樱桃app色

可这时候已经晚了。

许若悠的头在抬起的一瞬间被冷雪慕的手按住了后脑,整个人不自觉的前倾一些,冷雪慕的俊脸便透过水汽伸了过来。

那如菱角一般形状姣好,又色泽淡粉的唇便这样印了下来。

许若悠哪还有心情欣赏帅哥,惊慌失措的慌忙闪避,可这时候的闪避却已然是无用了。

冷雪慕的力道比起许若悠大了十倍不止,仅仅一只手的力道,便让她的唇无处逃窜。

冷雪慕的动作有一点粗鲁,吻了她。

呼吸不畅,人因为缺氧而有些晕晕沉沉,浑身便有些发软。

就在许若悠觉得马上要瘫软在地的时候,一只手环住了她的腰,将她整个人从地上抱了起来。

冷雪慕不知何时从浴缸里站了起来,跨出一条腿抵着她的身体,那条没有受伤的胳膊环着她的腰,将她紧紧的贴在自己身上。

许若悠在家里,原本就只穿了一件质地轻薄的家居服而已,那衣料在沾到冷雪慕身上的水渍时瞬间湿透,贴在身上,好像不存在一样,让她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冷雪慕温热结实的胸膛。

原本因为缺氧而迟钝的脑子在这时候却忽然清晰起来,所有的感官好像都敏捷了数倍,让她可以清楚的感觉到冷雪慕身体的每一个碰触,每一分接触到她身体的肌肉触感。

他的唇,他的气息,好像在一瞬间和她融为了一体,让她分辨不清,却又清楚的感觉到那是不属于她自己的一部分。

养眼小美女午后咖啡馆清新小憩享受温馨时光

好像有外敌强势入侵一样,让许若悠条件反射的挣扎,却又因为太过弱小,所有的挣扎在冷雪慕看来,都变成了若有若无的意味。

浴室里的空气越来越沉闷,冷雪慕跨出另一条腿,将许若悠整个人半推半抱的往浴室外移动。

许若悠却已然变成了别人的牵线木偶,身体好像已经不是自己的了,完由着冷雪慕支配操纵。

和冷雪慕的接触并不是第一次,可其中两次都是在她意识不清楚的时候,另外一次却并不是什么愉快的记忆。

可这一次,或许是因为怀孕关系感觉变得灵敏,又或许是冷雪慕的动作太过突然,却也越来越温柔。

不知什么时候,她被放在了床上,身体因为和冷雪慕身体短暂的分离而略过一丝凉意,她禁不住抖了一下。

冷雪慕看着微闭着眼睛,稍稍瑟缩的许若悠,目光落在她因为他身上水渍而沾湿的衣服上。

然后……

“不!不行,小心……小心孩子!”许若悠红着脸吐出几个字眼,整个人羞耻的只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将这样的自己隐藏起来。

冷雪慕情动不已,正在兴头上,被许若悠这一推,整个人好像被一盆冷水浇了下来,也顿时清醒过来。

看着她着急护着小、腹的样子,冷雪慕有点气急败坏,半响,咬牙切齿的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来:“出去!”

许若悠急忙翻身起来跑了出去,冷雪慕低头看着自己依旧高昂的某处,咬着牙骂了一声,转身粗暴的推开浴室门走了进去。

回到屋里的许若悠,在梳妆台的镜子里看到自己狼狈的模样,整个人顿时凌乱了。

她刚才在做什么?对冷雪慕有感觉?

天哪,要不是她有孕在身,是不是今天就这被他这样吃掉了?最让她觉得羞耻的是,她居然觉得感觉不错!

不错!

天哪,她是疯了吗?

那是冷雪慕,法西斯,专横跋扈,无耻,没脸没皮的大混蛋!

她怎么会对他有感觉呢?

简直……简直还要不要脸了!

呜呜呜……许若悠趴在床上,将头埋在被子里,觉得自己已经没脸见人了。

青天白日,她居然春心萌动,欲求不满,差点和她最讨厌的人那啥了!

这简直荒谬,可笑,可耻嘛!

可刚才的一幕幕,她所有的感觉,甚至连冷雪慕的气息都在她的脑海里,鼻息间不断的萦绕。

许若悠觉得自己一定是着了魔,急忙冲进浴室里,将自己认认真真,从头到尾的冲刷了好几遍,换了件保守的衣服,才觉得舒服了一点。

“宝贝快接电话,电话来了,电话来了,快接电话……”一串急促又跳跃的音乐中夹杂着一个熟悉的女音从电话里响起来。

这是上官芊绵亲自给她录的铃音,为了防止她再不接电话,特意嘱咐她给她专门设置的专属铃声。

许若悠拿起手机,接通了电话。

“悠悠,快上微博,看看,上热搜了!”电话那头,上官芊绵焦急的声音传了过来。

许若悠有点懵,迟钝了半秒才问道:“什么热搜啊,我怎么会上热搜呢,看错了吧!”

“什么看错了啊,我还能认错,快去看,的所有私人信息都被白乐笙的粉丝人肉出来了,现在几乎世界都在微博上骂,到底怎么惹到那个白乐笙了,居然被爆出这种事来!”上官芊绵焦急的说道。

许若悠猛地回过神来,想起那天在宴会上的事情,几乎可以猜到被爆料出来的是什么。

“好,我去看,先挂了!”许若悠说完,挂了电话。

许若悠挂了电话,急忙打开微博,刚一打开,便听到一阵让人头皮发麻的“叮铃叮铃”的提醒声,紧接着便是成千上万的私信涌了进来,在一瞬间,许若悠的手机几乎被这突如其来的讯息挤得当机。

许若悠吓得急忙找到设置,将微博私信消息关闭,那让人头皮发麻的声音才终于安静下来。

不用看也知道那些私信都是骂她的,许若悠便统统不看,把私信的消息部清空,手机这才恢复了正常的运转。

她打开微博热搜,便看见置顶的第一条上就便是她那天参加宴会拒绝白乐笙的红酒,然后她摔倒,双手被划出血的照片的一组照片。

照片是配着文字的,上面很清晰的展示出了,白乐笙礼貌的端着酒给她,她一再拒绝,然后气急之下将白乐笙推倒,害她双手被玻璃划伤,血流不止的一应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