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9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第一战龙

第一战龙

罗狮粉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苏震天当年犯下大错,竟然不知道,自己的女儿已经上幼儿园了,孤儿寡母因为他受了不少的委屈。肃杀之意骤然乍现,苏震天如修罗一般,步入人间,但凡是欺辱过她们母女的人,他一个都不会放过。且看世界第一战龙,如何搅弄都市风云!

主角:苏震天,宋珊珊   更新:2022-07-16 00:0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震天,宋珊珊 的女频言情小说《第一战龙》,由网络作家“罗狮粉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苏震天当年犯下大错,竟然不知道,自己的女儿已经上幼儿园了,孤儿寡母因为他受了不少的委屈。肃杀之意骤然乍现,苏震天如修罗一般,步入人间,但凡是欺辱过她们母女的人,他一个都不会放过。且看世界第一战龙,如何搅弄都市风云!

《第一战龙》精彩片段

“你就是个短命鬼!”

“我妈妈说你妈妈不检点,你是你妈妈跟野男人生下来的野种!所以你一生下来就有病!”

“滚!让她滚出幼儿园!”

青柠幼儿园门口,正立着一个脏兮兮的女孩,她的身上被泼满了五颜六色的颜料。

而她原本漆黑的头发上落满了白色的粉笔灰,左一撮右一撮能看到干瘪的口香糖残渣。

女孩委屈地咬着牙根,小脸涨的通红,似是用尽全身力气都在反驳:“我不是野种!我有爸爸!”

而在她的对面,站着一个趾高气昂的小男孩,男孩的身后都站满了小不点。

一方人多势众。

显得女孩越发寡不敌众。

“你要是有爸爸,他怎么不来接你?”

“你就是个没人要的破小孩!”

“谁让你画的画比肖少爷的好看,要是你钻了肖少爷的裤裆,他肯定会让你继续在这待下去的。”

被众星捧月的肖杰双手抱着胸,一脸倨傲地打开了双腿,招了招胖乎乎的手。

“还不快滚来钻!”

眼圈渐渐泛红,女孩的粉拳攥的泛白,全身气的发抖,她才不相信这些坏蛋的话......

妈妈说过爸爸一直会保护她。

只要琪琪想爸爸的话,爸爸肯定会出现的......

滚烫的泪水模糊了视野,女孩终究跪在了地上,小手蹭在了冰冷粗糙的地面,刮地她一阵心悸。

琪琪无时无刻不想爸爸......

可是为什么爸爸还不出现......

她真的很想反抗!

可是如果她反抗的话,妈妈又要跪着去求园长......

泪珠滚了一地,女孩半边身子穿过了裤裆,没想头皮一阵刺痛,她的头发被肖杰一把抓了起来。

“小野种,小爷请你喝饮料!”

迎面而来一股臭味,滋了女孩一脸,她的指甲抠在了地面上,泛白的指尖都挠破了。

留下了十道猩红的指印!

“羞羞羞!”

“苏琪琪在喝尿!”

“她喝的尿还少吗?哈哈哈!”

伴随着周围小孩子的起哄声响起,女孩的双目呆滞无神,仿佛成了一个令人操控的布娃娃。

“死!”

“给我去死!”

歇斯底里的怒火声咆哮而起,一道高大的身影笼罩在每个人的头顶,令人心生敬畏。

而肖杰如同一个布袋一样,被男人轻而易举地提在了空中,男人的手用力攥的泛白。

如若在苏震天手中的不是一个孩子,他只要稍稍一用力,就能轻易捏断这小孩的脖子。

周围的小孩被吓的连连后退,一脸惊恐地看着中间的苏震天,一个个害怕地狂吞口水。

被吊在空中的肖杰不停地扑腾着四肢,胖乎乎的圆脸涨的通红,气的直喘气:“你是谁!”

“还不快把本少给放下来!”

“我爸爸可是肖雄!整个阳洲没有一个人敢不给他面子!”

许是外面闹出动静太大,园长也不得不跑了出来,气势汹汹地冲了上来:“哪来的无知莽汉!”

“你知不知道你手里提着的人是谁!”

呵......

真是讥讽!

方才琪琪受辱之时,这个园长又身在哪儿!

目光陡然一凛,苏震天周身的肃杀之意骤然乍现,如同从修罗步入人间的杀神。

一手将手中的男孩朝着圆长身上丢去,他的双目猩红一片:“都给我听好了!”

“我是苏琪琪父亲苏震天。”

“命你一个小时内,把在场所有辱我女儿的小孩家长找来。”

“记住!只有一个小时!”

怀中突然被丢进了一个孩子,园长连同肖杰双双身子被抛空倒退,直砸进了园内的墙壁上!

轰隆一声巨响!

墙面倒塌!

园长哇地吐出了一口黑血,而他怀中的肖杰翻了一个白眼,倒头陷入昏迷。

这一幕看的所有小孩呆若木鸡,他们害怕地想哭,却不敢哭出声音。

接一连二地吓尿了一地。

全场鸦雀无声!

跪在地上的苏琪琪,听到名字的那一刻,终于有了反应,她的小身板微微一颤。

“爸爸!”

“真的是爸爸吗?”

肩上突然一沉,一双大手笼罩在了女孩的肩头,苏震天激动地泪流满面,声音发颤:“是…是我…”

没想下一秒却被女儿一把推开,苏震天有些受伤,疑惑地看向女儿。

琪琪这是在怪他吗?

苏震天目光黯然,当初他犯下大错,竟不知道女儿这么大了。

委屈了她们母女俩这么多年。

也难怪会对他失望......

“爸爸......”

“琪琪身上很脏......”

心口一阵抽搐,苏震天猛地一把将孩子搂在怀中,按住了女儿的头颅,他沉了一口气。

“爸爸不嫌弃琪琪,爸爸再也不会离开你了......”

“再也不会让别人伤害你一根汗毛!”

只是父女两重逢未持续太久,终是被一道刺耳的刹车声打破。

为首的一辆是加长版劳斯莱斯,车子刚一停稳,从车上下来一帮黑压压的保镖,无不身材魁梧。

最后下来了一个男人。

那男人环视了一圈,目光落在了地上昏厥不醒的肖杰身上,瞳孔骤然一震。

肖雄当场震怒:“谁!”

“谁打伤了我的儿子!”

园长连滚带爬地跪到了肖雄面前,恶狠狠地反手指着身后的苏震天:“是他!就是他!”

“他把小少爷打的不省人事了!”

“还有其他的孩子,也是被这个男人打的屁滚尿流!”

后头的豪车上接一连二地下来了家长,都是阳洲数一数二的贵族。

而青柠幼儿园,也是数一数二的贵族幼儿园。

能在这里读书的,背景都不一般。

今天苏震天就是捅了整个阳洲的上流圈层!

“他还说,他是苏琪琪的家长。”

其余的家长相继朝着自家孩子涌了去,果见孩子们尿了一地。

各个怒不可遏。

“原来是小野种的爸爸,难怪小的没教好,大的也是个贱骨头。”

“肖家主,贵少爷伤的最惨,这贱骨头打算怎么处置?”

“竟然把小少爷打成这样,这种刁民死不足惜!”

几乎所有人齐刷刷地看向了肖雄,仿佛他才是这里的主心骨,也是最有说话权的人。

朝着身后的手下递了一个眼色,肖雄露出了一抹狞笑,手指骨按地啪啪作响,口吻淡然。

“好!好样的!”

“竟把我儿子打成这样,今天你跟你女儿都别想活着离开这里!”


只见凶神恶煞的保镖一一上前,转眼就将苏震天父女两包围,周围的家长抱着孩子退至一旁。

“爸爸......”

琪琪害怕地抬着头,小脸上写满了担忧,紧紧地抓住了苏震天的大掌。

这些坏人这么多,爸爸要打不过了怎么办......

安抚地揉了揉女儿的头,苏震天递给她一个放心的眼神,俯身单手将女儿抱了起来。

他的神情淡漠:“一起上吧。”

周围的家长嗤之以鼻,觉得这就是一个疯子,对上这么多人跑都来不及,竟还要抱着一个孩子。

而肖雄自是容不得被人挑衅,朝着手下摆了摆手,一帮人一窝蜂冲了上去。

苏震天周身的气势陡然一变,目光冰冷,全身仿佛充满了膨胀的力量。

一个保镖刚近他身前,就如同断线的风筝被他踹飞了出去。

“砰!”

“砰!”

“砰!”

园内的整整一面墙上,嵌上了一个又一个人的身子,灰尘漫天飞舞。

恐怖至极!

眨眼的功夫,肖雄便陷入了孤立无援的状态,他怔怔地后退了几步:“人......来人啊......”

可是他的身后空无一人。

眼睁睁地看着苏震天步步逼近,肖雄忙拽着一旁的园长挡在了身前。

园长的老脸苦作了一团,双腿一软直栽在了地上,跪伏在地祈求连连:“琪琪爸爸,您消消气。”

“欺负琪琪这件事跟我可没关系,都是这些家长们的孩子,不管我的事啊......”

“啊啊啊!”

杀猪般的叫声响起,还伴随着一道骨头断裂之声,让人听了不禁头皮一麻。

苏震天捂住了女儿的双眼,从他抬开脚的那一刻,在场所有人倒吸了一口冷气。

园长的左手已被踩成了肉碾!

血肉模糊!

极其恐怖!

说这人如同杀神降临,也不足为过!

接一连二好几道扑通的声音响起,所有家长吓得跪在地上,反应过来后,就朝着怀中孩子打了一巴掌。

不少孩子号啕大哭。

哇哇声响彻在整个幼儿园。

“琪琪爸爸,我们都教训孩子了,你就大人有大量放过我们吧。”

“是啊,小孩子小打小闹。”

“大不了你开个价,我们可以弥补一下......”

小打小闹?

嘴角拉扯出一抹讥讽的弧度,苏震天搂紧了怀中的女儿,双眸一阵充血。

这时候,恐怕这些人后悔都晚了!

头顶上方忽然轰隆一阵声响,数十几架直升机在众人头顶徘徊,底下的人一个个面露惊骇。

就连肖雄也吓的缩紧了身子。

几乎每个人都感觉到了威压!

从直升机上放下来一个个软梯,训练有素的武士齐刷刷地坠落在地,整齐划一地排列单跪在地。

“属下来迟!”

“请天王恕罪!”

天王!

是在阳洲新上任的天王吗?

就是琪琪的爸爸!

不仅仅是园长,还有其他的家长,皆为你看我我看你,都如同做梦一样。

而肖雄早吓的一屁股跌坐在地,一个劲震惊地呢喃:“不可能,这怎么可能?”

他竟然得罪了一手遮天的人物,若有可能的话,整个肖家都会唰唰人头落地!

一个个家长争先恐后地跪着到了苏震天的脚边,磕头磕的头破血流。

“求求天王饶我们一命!”

“这就是一个误会啊!”

“天王,是我等有眼不识泰山!”

苏震天的眼里容不得一粒沙子,他也绝不会容忍这些欺辱他女儿者,能够安然自若!

“传令下去,将这些所谓的贵族家族记录在册,一律废除贵族之名,通通赶出阳洲!”

“此生皆为庶民!”

不再理会身后的叫喊连连,苏震天带着女儿寻到幼儿园休息室,将琪琪小心翼翼地放在软发上。

方才琪琪在他怀中并无动静。

让他很不放心。

原是琪琪早已昏迷过去,苏震天的脸上满是心疼,微探手落在了女孩的手腕上,脸色唰地一沉。

琪琪竟然中毒了!

何人下手如此刁钻!

而且这毒发之症怎么会如此熟悉......

从怀中取出了针包,苏震天轻捻着细针,扎在女孩的每一处穴位,引起女孩的一阵阵微颤。

大概耗费了半个小时,苏震天长吐了一口浊气,总算是将所有毒素清除了。

“爸爸,真好。”

“琪琪还以为这是一个梦,幸好我醒来还能看到爸爸......”

女孩的声音极其虚弱,听的苏震天心头一刺,他抓紧了女儿的小手:“爸爸在这。”

“妈妈到哪里去了?”

“她怎么能忍心将你一个人丢在这里受欺负!”

说到了最后,苏震天的心陡然一沉,不得不把女儿受的所有哭归咎在宋姗姗的身上。

宋姗姗,也就是他的妻子!

此时。

宋家。

“你这扫的是什么地!”

“是没吃饱饭吗?”

看着地上怎么扫都扫不干净的瓜子壳,宋珊珊紧了紧手中的扫帚,埋头继续扫着地。

饶是如此,她对面的女人依旧不放过她,挑衅地踩在了瓜子壳上,扫帚压根扫不动半分。

“扫不动,不知道用手吗?”

目光微微一颤,宋珊珊放下了手中的扫把,听话地蹲下了身子。

指尖刚一触碰到瓜子壳,女人将脚抬了起来,直踩在了宋珊珊的手背上。

嘶!

宋珊珊倒吸了一口冷气,脑中闪过了女儿的那张脸,却也不敢反抗半分,咬牙忍了下来。

为了琪琪。

她也必须得忍。

忍一忍,就过去了......

哗啦啦的瓜子撂在了地上,宋熙也懒得剥了,拍了拍手抱在身前:“宋珊珊,你装给谁看呢?”

“整天摆着一个死人脸,不知道的还以为爸妈死了,你真是个不孝子。”

说完了这话,宋熙捂唇娇笑了一声:“要说你还真是个不孝子,当初可不就是你怀了个孽种,败坏我们宋家的风气!”

“不然你也不会从好好的一个二小姐,变成了一个白天做仆,晚上去酒吧卖唱的贱种!”

仿佛所有的话语都攻击不了宋珊珊半分,她的神情依旧不为之所动。

偏偏她这副模样,落在了宋熙眼里,就是在挑衅,她不由得加重了脚下的力度。

手背被碾压地快失去了知觉,宋珊珊的眉头一皱,语气不卑不亢:“姐姐说的是。”

宋熙这才满意地松开了脚,轻挑起脚边女人的下颚,一阵上下打量。

头顶上方的目光宛若蛇蝎一般凌厉,让宋珊珊头皮一阵发麻,她艰难地吞了一口唾沫。

没想那只手突然落在了身上玉佩上,宋珊珊的瞳孔骤然一缩,紧张地抓住了宋熙的手。

“这么在乎这块玉佩?”

“不会是在酒吧卖唱的时候,哪个客人送的吧?”

“我看来看去,你身上也就这块玉佩值点钱了,倒不如放我这保管吧。”

就在宋熙准备拽下玉佩时,一只有力的大手,盖在了她的手腕上,让她动弹不得半分!


送琪琪回家的这一路上,苏震天想过会遇上宋珊珊的可能,甚至还想责问她到底是怎么当母亲的。

琪琪又怎么会中毒!

还任凭女儿在幼儿园如此被欺辱!

只是当苏震天隔着落地窗,看见别墅客厅中穿着仆装的宋珊珊时,他的满腹责怪竟成了心疼。

同他记忆中的那个人相比,宋珊珊这些年的变化变的太多,如同成了一个令人摆布的木偶。

那双明亮的双眸里没了光。

而且她整个人都瘦脱了形,面颊双双凹陷,连手也瘦成了枯柴一般,不用说肯定过得不好。

如若不是她脖上带着的玉佩,苏震天还不一定认得出来。

宋珊珊好歹也是宋家二小姐。

短短几年的光景,又怎么成了这般模样!

竟沦落成当女仆的局面。

而且听宋熙那话,苏震天的心下赫然一惊,一手紧着怀中的琪琪,怔怔地倒退了一步。

宋珊珊还去酒吧卖唱?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哪来的下三滥,竟敢碰本小姐!”

猛地将手抽了出来,宋熙嫌弃地别了苏震天一眼,鼻中冷哼了一声。

“难不成是这人的骈头吧?”

怀中的琪琪突然挣脱跳下地,将宋珊珊给扶了起来,一看到妈妈手背上的伤,气呼呼地一把推开了宋熙。

“滚!”

“你这个坏女人!不准骂妈妈!”

“我爸爸回来了,以后你别想再逼着妈妈做她不喜欢做的事,你们这些大坏人!”

同苏震天对视的那一刻,宋珊珊目光微微一颤,当场震惊在原地。

心口骤然一紧。

泪水顿时模糊了她的视野。

回来了!

这个男人终于回来了!

随即她的目光渐渐暗淡,可是回来了又有什么用呢?

“你爸爸?”

冷呵了一声,宋熙抱着双臂上下打量了苏震天一番,脸上的讥讽放大。

“我就说怎么这么眼熟,原来是当年那个野男人。”

“当年就是你这个好爸爸抛弃你们,要不是宋家大发慈悲收留你们,你们早就饿死街头。”

“现在还有脸回来?”

“可笑至极!”

怒火骤然被点燃,苏震天目光微微一暗,他承认当年之事皆是他犯下的错。

但是他如今回来。

就是想确认他们母女俩过的好不好。

如果说宋珊珊重组家庭,女儿过的幸福的话,他一定不会打扰。

可如今......

目光落在了女人的手背上,白净瘦骨的手背上,赫然可见一个青红一片。

心如刀绞。

他承认,他心疼了。

苏震天微眯了眯眼,周身气势陡然攀升,声音掷地有声:“我今天来,就是要带走她们母女俩。”

一听到这话,宋熙顿时就慌了,她下意识去拽宋珊珊的手腕,没想一只更有力的打手扣住了她。

其力之大!

痛的宋熙呲牙咧嘴,她急地一阵大喊:“爸!宋珊珊要造反了!”

楼上的宋父匆匆忙忙地赶下了楼,看到大厅里的场景,双双一慌。

“宋珊珊!她可是你姐,你怎么能喊外人对付她!”

“来人啊,快来人!”

“给我把这个疯男人赶出去!”

不一会儿,从外面冲进来了很多保安,个个凶神恶煞地朝着苏震天围堵了上去。

一把将宋熙甩到了沙发上,苏震天神情坚定地挡在了母女俩身前,拉住了一旁宋珊珊的手。

“宋珊珊今天我必须要带走,今天谁也拦不住我!”

宋父宋继先气红了脸,呼哧呼哧地喘着热气,指着苏震天的鼻子就是一阵破口大骂。

“你算个什么东西!”

“真以为宋家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宋珊珊生是我们宋家的人,死是我们宋家的鬼!”

就在那群保安双双扑围上来时,苏震天的气势陡然一变,一拳便将一人砸在了落地窗上。

后者哇地吐出一口鲜血。

玻璃窗碎片洋洋洒洒落了一地。

当场昏厥!

气氛陡然变得冷凝,众人纷纷倒吸了一口冷气,再也没人敢上前一步。

那就是找死!

这人也太恐怖了吧!

宋继先惊恐地瞪圆了一双眼,吓的一屁股跌坐在地,仿佛体内的血液也随之冷却。

他的嘴唇一阵哆嗦,他无法想象,要是他刚刚冲上去......

会不会下一个倒霉的就是他!

至于沙发上的宋熙脸色也好看不到哪里去,身子忍不住微微一颤。

其余保安我推你你推我。

纷纷退却。

扣紧了宋珊珊的手腕,苏震天拉紧了琪琪的手,目光冰冷地看向了宋氏父女。

“人,今天我带走了。”

“从此她跟宋家无关!”

只是等苏震天抬腿之时,便发现宋珊珊的身子杵在原地,压根不随他动弹半分。

心下一阵疑惑。

苏震天不解地看向了身旁的女人,他只觉女人的手越发冰凉,让他心里有些发寒。

“我不会跟你走的。”

利落干脆地甩开了男人的手,宋珊珊面无表情,顺带着将琪琪拉了回来。

“而且女儿也不会跟你走的。”

琪琪哇地一声哭了出来,朝着苏震天的方向扑腾,她哭的撕心裂肺:“爸爸!我要爸爸!”

“妈妈!为什么不跟爸爸一起走!”

“你还想留在这里被坏女人欺负吗!她天天让你干活,还不给你饭吃!”

“坏爷爷还逼着你去酒吧那种地方,琪琪不喜欢那种地方,你不去了好不好!”

对上女儿泪眼朦胧的双眼,宋珊珊沉了一口气,滚烫的泪水从眼角滑落。

她安抚地揉了揉女儿柔顺的发丝:“琪琪不哭,妈妈受这些委屈都没事。”

只要你没事就好了......

在心中默默地补充了一句,宋珊珊用力地摁干了眼泪,已然下定了决心:“苏震天,你走吧。”

难怪......

难怪她成了这般模样。

苏震天随即看向了宋氏父女两,冷冽的眼神恨不得将他们当场生吞活剥。

后者吓的目光纷纷躲闪。

“宋珊珊!”

“他们压根没把你当亲人,这一桩桩一件件,压根就能把你当人看!”

“亲生姊妹怎会对你如此心狠手辣,亲生父亲怎么会逼着你去......”

后面的话难以启齿,连苏震天都觉得这种父亲,简直就是畜牲不如!

“够了!”

一个清亮的耳光甩在了苏震天的脸上,巴掌声在耳边回荡,他的脑瓜子一阵嗡嗡作响。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