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9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团宠千金又在打脸沈清梦

团宠千金又在打脸沈清梦

安安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沈清梦从小在寺庙中长大,在二十几年后,她回到了沈家。为了在沈家立足,她带着一份婚约找上了季家。季家大少是个火爆的性格,对这份婚约嗤之以鼻,并且扬言绝对不会迎娶她为妻!沈清梦并没有因此动怒,她稍稍用了些小手段,那个男人便心服口服。落魄千金与霸道少爷会擦出怎样的火花?

主角:季星河,沈清梦   更新:2022-07-16 00:0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季星河,沈清梦 的女频言情小说《团宠千金又在打脸沈清梦》,由网络作家“安安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沈清梦从小在寺庙中长大,在二十几年后,她回到了沈家。为了在沈家立足,她带着一份婚约找上了季家。季家大少是个火爆的性格,对这份婚约嗤之以鼻,并且扬言绝对不会迎娶她为妻!沈清梦并没有因此动怒,她稍稍用了些小手段,那个男人便心服口服。落魄千金与霸道少爷会擦出怎样的火花?

《团宠千金又在打脸沈清梦》精彩片段

华夏,帝都,沈家老宅,一阵阵的咆哮声在回荡着。

“让我娶那个尼姑?不可能,想都别想!”

“俗家弟子没落发,就不是尼姑了?不也是念了二十年经,拜了二十年佛么!”

“什么婚约不婚约,和我没关系,别想让我来履行。”

“我小时很喜欢她?我小时还喜欢陈家小玉,李家阿宁呢,难道我都要娶回家不成?”

沈清梦安静的站在门外,听着门内声声愤怒的咆哮,神色无悲无喜,手中的佛珠正在不紧不慢的捻着。

只微垂着的眸子里,泛着几许波澜。

“我是绝对不会答应的,谁爱娶谁娶,反正我不娶!”

屋内再次传来一声大喊,下一秒门被打开,从里面一阵风似的冲出一道身影来。

一出门,就看到了站在一边的沈清梦。

那人顿时脚步顿住,咬牙切齿的开口:“我告诉你,你别想着做嫁给我的美梦,就你这样的女人,就是给我擦鞋我都嫌你脏!”

沈清梦抬起头,看向近在咫尺的那张脸,俊朗帅气的容颜,眉宇间也尽是睥睨众生的骄傲。

那是她名义上的‘未婚夫’季星辰。

确实是如同星辰般耀眼的一个男孩子。

可惜眼中那浓浓的厌恶和居高临下的鄙夷,令她生不起一分的亲近喜欢的感觉来。

若是换个地方换个人,她定然不会忍了这无缘无故的辱骂。

但现在不能,她很需要这份婚约来在沈家立足。

她移开点目光,敛起眼中情绪,轻轻柔柔的开口,“婚姻之事,父母之命。”

“呵......是么?”季星辰直接冷笑一声,手一伸,一把捏住沈清梦的下巴,强迫她抬起头来。

目光在她脸上打了一个转,“父母之命?那在我眼里屁都不是,别想拿这个来压我!”

感受着下巴传来的痛感,沈清梦头一甩用力的偏向了一旁,摆脱了季星辰的钳制。

人在屋檐下的感觉,真是太憋屈了。

她手捏成拳头抬起来,努力压下一拳打歪季星辰脸的强烈冲动,变成揉着下巴,脸上适时的做出几分惧怕来,摆出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来。

“呦,还有点个性?还是想要和我玩以退为进?”

季星辰收回手,手指在自己外套上蹭了蹭,然后又将外套脱了下来,扔到地上一脚踩上去,“一股子狐狸味,实在是令人作呕。”

一边说着,又厌恶至极的盯着她的脸,“你这看似纯洁实则在勾引我的样子,是不是和你那个溅人妈学的?她当初靠着这下溅的手段迷惑了我爸,才让我爸应了这个婚约。”

“现在你又想要来迷惑我了?你打量着我是我爸呢?你骨子里的下溅,我已经看出来了,我告诉你,你再表演也没用!”

沈清梦听他提到了自己的亡母,当即眼中寒芒一闪。

只针对她一人,她还可以忍,扯到了她母亲,她是万般也忍不得的。

她抬起头,在季星辰还要继续说更难听的话时,一巴掌立时狠狠挥了过去。

“啪”的一声,耳光声响亮。

季星辰被打蒙了,有了短暂的懵。

打完了人,沈清梦依旧是刚才的神色,一点也看不出刚才使用了暴力。

她素白的手指轻轻滑过季星辰的脖颈,缓缓往上,最后停在被打过的地方,手指收拢狠狠一捏。

在季星辰因疼痛而狰狞了脸时,她神色却是温柔似水,眨着一双水意朦胧的眸子,似是凝望着此生最深爱的人,声音更是放的温软至极,“这脸都肿了,很疼吧,我看着也心疼。但该说的话还是要说,你不满婚约,可以针对我,骂我母亲可是不行的哦。”

说着,她抬起头去看季星辰,脸上浮现出几分天真的好奇,“还有,我想再问你一句。你在季伯伯面前,敢说关于我母亲一个不好的字吗?”

话落后,她倏然轻笑一声,不等季星辰回答,依旧用甜甜的,细声细气的语气自行说出了答案,“不,你不敢的。”

若他敢,就不会在刚才在书房,当着他父亲的面闹翻了天,声音大的都恨不得掀了房盖去,闹腾着喊着不同意,却不敢往她母亲身上扯一个字了。

这就是个欺软怕硬的怂货,看她低眉顺眼的,就拿她当她是包子似的随便的搓圆揉扁了。

可要知道包子是有馅的,他敢来回的搓,就要有包子馅被捏出来糊他一脸的准备。

她之所以忍气吞声不在意他的恶劣态度,一是她才回到沈家,需要这样的柔弱傻白的形象让沈家减低对她的防备。

二也是希望这份婚约,尽量能以可以以一个比较不那么剑拔弩张的状态暂时存续着。

但季星辰这个态度,哪里又有和平共处的可能。

她再是处处忍让也是无用的,又何必委屈自己当个受气桶,自然该有气出气才是。

“我杀了你!”缓过神来的季星辰立马暴走,生平第一次被打的愤怒和被沈清梦戳破真相的难堪,让他瞬间失去了理智。

直接伸出了胳膊,一把就掐住了沈清梦的脖子。

“弄死你,我就不用娶你了,也能帮我妈报仇了。你去死去死去死!”季星辰猩红着眼,手上越发的用力。

沈清梦在他手伸过来时,就猜到了他要做什么。

她也不是不能躲开,却还是没动。

这里是沈家,她纵然再不受宠,也是沈家的长女,沈家大小姐。

这家里的人,会恨不得她死,但不能让她死在家里,更不能让季星辰以这种方式弄死她。

更别说,季家的人可不止只有一个季星辰在这里。

她最多吃点苦头,生命绝不会有碍的。

这笔账,她也会给季星辰记下来,以后定然会回报回去。

“季星辰,放手!”

果不其然,她刚感觉到呼吸渐渐困难起来,一道含着怒意的男声就在耳畔响了起来。

听到果然有人出来,她唇角含了抹清浅的笑,眼中尽然是嘲讽,对着那张已经狰狞的脸比出口型来,“你不敢。”


季星辰受了她的刺激,腥红着眼再次加大了手上的力气。

下一秒,一只大手按在了季星辰的手上,强迫着捏住季星辰的手移开了沈清梦的脖颈。

“季星河你给我滚开,用不着你狗拿耗子多管闲事!老子今天非掐死她,让她去下去见她那个溅人妈不可!”

季星辰手被攥着不得动弹,却不忘跳脚继续叫嚣。

“砰”的一声,季星辰直接被一脚踹倒。

干得漂亮!沈清梦在心里赞了一声。

季星辰不可置信的在地上嚎叫起来,“季星河,你竟然敢对我动手!”

“嗯,我敢。”季星河站在沈清梦和季星辰两人中间,一边将因为打人而有了点褶皱的袖口慢条斯理的抚平,一边薄唇轻启,淡淡的扔给了季星辰三个字,丝毫没将季星辰的气急败坏放在眼中。

靠,这淡然却睥睨众生的气势,真的帅爆了。

这人要么自身是个十分强大的人,要么就是个超级会装逼的存在。

沈清梦在心里分析着,目光也不由放到了季星河脸上,当即差点吹一声口哨。

呦吼,这长相可真对她的胃口。

坚毅,硬朗,眼神深邃,周身散发着自信且强大的气质,上眼仔细一看就能看出是个十分成熟且富有魅力的男人,非是季星辰那种幼稚的小白脸能比的。

就这一眼的印象,她便可以确定,如若她的婚约当初是和季星河定下的,此时沟通起来,定然会方便的多。

真是可惜了。

在她满心遗憾时,她的便宜大伯子也看了过来,眼中的冷厉迅速褪去,深不见底的黑眸中闪过丝丝暖意,“梦儿,你没事吧?”

梦儿???

沈清梦被季星河这两个字给震得三魂七魄齐齐一晃,作为第一次见到未来弟媳妇儿的大伯子,就用这么亲近的昵称和语气来称呼弟妹真的好吗?

看出她的震惊,季星河唇角微不可见的一勾。

“我还好。”沈清梦手捂着脖子,声音如旧柔和,却带了几分之前不曾有的暗哑,眼中还带着几分惊恐和心有余悸。

柔柔弱弱的女孩儿,苍白着小脸儿,软软的说着自己无事,声音却带了中本不属于她的粗哑。

按在颈间的小手又无法完全遮住被狠狠掐出的指印,偶尔露出的红痕,越发的看着触目惊心起来。

季星河目光她脖颈处流连了几秒,剑眉微挑,这小东西倒是不忘时时刻刻都装柔弱,凹她那人畜无害的人设。

要不是他早就知道她的底细,怕也会被她给骗过去。

既然她都这么努力了,他不配合一下,怎么才能对得起她这份卖力的表演。

下一秒,他将唇角笑意一收,故意在脸上浮现出几许怒意,又将声音放柔了,“一会要去医院看看,别损伤了声带。”

沈清梦垂着头,没应也没拒绝。

只眉头不受控制的跳了跳,这便宜大伯子也未免对她太关心了点。

季星河见她不做声,只怯怯的半垂了头站在那里,身上肥大的缁衣显得她娇小又无依,睫毛也还在微微颤着,这幅情景看着便令人心生怜惜。

啧,这小丫头演戏天分真不错,当初没送去演戏真是可惜了。

季星河心中玩味,故意手指微动了动,似乎想要摸摸她的头,安慰她一声,但最终大概是碍于身份之别又强忍了下来。

他相信沈清梦是能看到他这番小动作的,会认为他对她是抱有善意的。

果不其然,沈清梦的目光闪了闪,飞快的抬了下头,在看到他为她特意准备的疼惜眼神时,神色复杂了一瞬,又飞快低了头。

季星河知道火候差不多了,这小东西警惕性还是很高的,再下去怕就要过犹不及了。

于是,他转开了眼神去看季星辰,眸光泛着冷意,硬声开口,“爸让你进去。”

季星辰当即就脸色一变,眼神里不受控制的多了分惊慌。

沈清梦唇角翘了下,心头升起几许讽刺。

她看的没错,季星辰果然就是只会欺软怕硬的存在。

季星河说完,偏头再去看沈清梦时,声音又温和了下来,“梦儿,你也来。”

沈清梦点了点头,算是应了。

季星河便转身,走在了前面。

沈清梦跟在他身后走了两步后,将头抬起,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一下季星河的背影。

宽肩窄腰,行走间步子错落有度,不疾不徐。令人一看便知这人是个很沉稳,不浮躁的人。

“沈清梦!”季星辰在两人身后大吼了一声。

沈清梦和季星河同时回头,季星辰狰狞着一张俊脸,咬牙切齿的又喊出一句,“想要我娶你,除非我死了!”

话落,人迅速往楼下跑去。

沈清梦:“......”

这是什么情况?被亲爹吓跑了?

季星河嘴角微抽,他知道季星辰没用,不知道这么没用。

不过这更方便他行事了,他极快的蹙了蹙眉,瞬间进入沉稳兄长角色,看都没看脚底抹油溜掉的弟弟,而是看向了沈清梦,“星辰小孩子脾气,你别往心里去。”

听出季星河语气里的柔和和安抚之意,沈清梦心思急转。

不过一瞬之间,她便微微仰头,面上适时的露出几分难堪来,贝齿咬了咬下唇,声音低低的说了句,“嗯,我知道了。”

季星河眉头蹙的更深,心底却微晒,看来沈清梦是打算回应他的善意了。

鱼儿有上钩的意思了,他自然更要再接再厉,让鱼儿将饵咬的结实些。

他看着沈清梦精致如画的小脸,只微叹了口气,再没说什么,又转身往书房走。

沈清梦跟在他身后,独自在心里思考他这份善意到底是从哪来的,她又该如何去借力。

书房内,坐着两个中年男子,一个是季家兄弟的父亲,季如钧。一个是沈清梦的父亲,沈逸之。

沈清梦对他们都很陌生,本着少说少错不动不错的想法,一直低着头不抬起来。

就是落座,也是被季星河带着坐的。

季如钧对于季星辰的胡闹,当着沈逸之的面很是说了几句狠话,接着又对着沈清梦怜惜不已。

沈逸之自然不能计较,连声说着孩子还小,结婚后成熟了就好了,非常懂得如何给季如钧递台阶下。

两个爹接着很快就商量起订婚日期,没人问过沈清梦的想法和意见。

她也安静的坐着,一点存在感都没有。

季星河分着神,始终注意着她。

见她听着事关她自己订婚之事,还那么漠然也不意外。

这些年他对她的关注,早已让他了解她是个什么样的性子了。

在看到季星辰是那副德行后,她要是还能对这份订婚有一丝的好感和期待才是有鬼了。

沈清梦对于别人投注在她身上的目光一向敏感。她能感觉到,季星河的视线一直若有似无的落在她身上。

这道目光初时是柔和的,是善意的,后来就多了点疑惑。

疑惑?沈清梦蓦地的心中一惊,她太过事不关己,怕是让季星河起疑心了。

不行,她得赶紧想办法打消这份怀疑。


想了下,她找准时机侧过头,恰好对上了季星河的目光。

即便是季星河早已知道她的真面目,还是被闪的一愣。

这双眼睛清澈如山间清泉,纯净的不见一丝尘埃,仿佛能一眼看到底。

此时,这双澄净至极的眼睛里,弥漫着浓浓的水汽。

在眼底的深处,还闪着几分认命般的哀伤。

在发现对上他的目光的一刹,她慌乱再次低下头。同时,一滴水珠也悄然落在了她紧紧交握着放在身前的手上。

这丫头还真是个天才型演员。

季星河心里飞快闪过这句话,反应也不慢。

将手抬起来一些,似是下意识的想要拭去她眼角的湿意。

却在刚抬起时,又生生的放了下去,眸光也恰到好处的黯了黯。

最后只将桌子上放着的茶水,往沈清梦那边推了推。

沈清梦没做出任何的回应,却在心底吁出一口气,过关了。

看她整个人眼见的又放松下来后,季星河似笑非笑的将目光自她身上彻底收了回来。

在两个爹定下订婚日期后,季如钧又无比慈爱的再次表达了对沈清梦的喜爱后,才携了季星河离开。

季星河出了沈家后,并未急着离开。

他坐在车里,看着沈家门口的父女二人,眸光深邃不见底,唇畔噙了抹极淡又极冷的笑意,“游戏,正式开始。”

沈家这边,在送了季家父子走后,沈逸之就彻底放松下来,接着下一秒手就抚上了沈清梦的发顶,带着几分小心的语气开口,“梦梦,回家了,这身缁衣就别再穿了吧?”

沈清梦强忍着沈逸之的手放在她头顶后给她带来的强烈不适感,垂着头不安的搅了搅手指,努力为她那被送去关了深山二十年,已经彻底被关成傻白的人设舔砖加瓦,“我......我没穿过别的衣服,我......我也没有别的衣服穿。”

一句话,差点让沈逸之抱着她嚎啕哭一场。

他可怜的女儿,明明出生在金银窝,却受尽了苦头。

“梦梦......是爸爸对不起你。”沈逸之哽咽的说不出话来,一把将沈清梦搂在了怀中。

接着沈清梦就感觉脖子一热,接着又变得冰凉。

“......”

沈清梦身子彻底僵住,这是什么该死的父女情深戏码!

这会是眼泪落在她脖子里,一会会不会鼻涕也落下来?

“买,爸爸这就带你去买,爸爸要补偿你!咱们立刻马上就去!先给你买上一百套衣服,再给你提辆车。乖女儿,你喜欢什么颜色?”

沈清梦正在努力要挣脱这突如其来的澎湃父爱,她不光是怕沈逸之的鼻涕掉在她脖子里,还因为她快要被捂窒息了。

还没等她成功,就听到了沈逸之买买买的话。

想象了一下沈逸之一边流着泪嚎啕着一边拉着她逛街的美好,她非常干脆的眼睛一闭,晕死了过去。

反正她还没进家门时,就已经被打了一个因为山中生活太过清苦而导致身体柔弱的标签。

现在再加个随时就会晕倒,怕是会让沈家人更高兴。

“梦梦,你是喜欢小巧迷你的车型,还是喜欢大气霸道的?哦,对你还不会开车,我马上就给你安排学车,你喜欢什么脾气的教练?梦梦,梦梦?”

沈逸之喋喋不休的说了一堆,发现没有得到丝毫的回应,这才感觉到不对。

偏头一看,立时大惊失色,摇晃着沈清梦的肩膀仿佛死了爹一般凄厉嚎叫起来,“梦梦,我的女儿啊,你怎么了,你别吓爸爸啊!”

装晕的沈清梦:“......”

这到底是谁吓谁啊......

一阵鸡飞狗跳后,沈家人在沈逸之紧张兮兮中,齐齐被他聚在了沈清梦的房间中。

沈清梦躺在床上闭着眼,也能感觉到有灼灼的目光一直打在她的脸上。

她悄悄将眼皮往上翻了翻,用一条缝隙看了下床边。

床边一共四个人,此刻神色各异。

沈逸之是担忧又紧张的,站在他身后一步的女人,目光没放在她这边,却掩不住厌恶之中带着的几分痛快。

嗯,这是她的继母林芳雅。

在往后点,站了一对年龄差不多的男女。

这俩人就是她的一双便宜弟妹了,沈乐水和沈乐山。

智者乐水,仁者乐山,倒是一对好名字。

沈乐水是姐姐,神情是充斥着厌恶和嫉妒的。

沈清梦知道沈乐水对她的厌恶是来自她是原配长女,而嫉妒是因为她和季家有婚约。

沈乐山就有点意思了,一脸的这里一切与他无瓜,从眼神和神色上都写满了漠然。

沈清梦悄然闭上了眼,真是有趣的一家人啊。

等到家庭医生来了后,观察了观察她,也没说什么有营养的话。

大概意思就是可能她身体真的有点弱,才会在情绪过于激动的时候晕过去。

沈清梦听了后,直接放心的睡了过去。

等到醒来时,屋内已是一片黑暗,还没等她的眼睛适应,一道幽幽的声音就在耳边响了起来,“梦梦,你醒了。”

沈清梦无言,她要是个真胆小的,怕是能被这一句再给吓晕过去。

下一秒,屋内灯亮了起来,沈逸之那张慈父脸同时出现在沈清梦视线内。

“梦梦,你还好吗?”沈逸之满眼的慈爱,眼神温柔的都快能滴出水来了。

沈清梦很不适应,她在记事之前就被以祈福的名义送到了尼姑庵里当俗家弟子。

这一去就是整整二十年,在这期间她从未见过任何一个沈家人。

昨天是整整二十年到期的日子,她才被沈家人派人从山里接了下来。

一夜的奔波,今天才到了沈家,还没等坐稳,就去见季家的父子了。

沈家人的资料,她有,见到人她都能对上。

可谁能告诉她,资料上的沈逸之为什么和她实际接触的出入这么大?

除了长相一样之外,简直就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人。

这是一个于她而言不太喜欢的意外情况,沈清梦微皱了皱眉,随即又隐去。

现在重点不是这个,她最主要的用最快的速度在沈家站住脚,然后......她的计划就可以正式开始了。

“梦梦,哪里难受可千万要和爸爸说,千万别忍着。”

沈逸之还在散发慈父之光,希望沈清梦能接受到他发出的友善信号。

沈清梦眨了眨眼,正式恶心沈家人,就从沈逸之这里开始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