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9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后给渣男当婶婶

重生后给渣男当婶婶

幺蛾子大人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晏无悔嫁给了最爱的男人,可那个男人娶她的理由却并不是因为爱情,而是为了让她给白月光源源不断的提供血液。悲惨离世之后,晏无悔得到了一次重生的机会,此时悲剧还没有酿成,一切都有挽回的余地。她开局嫁给了负心汉的叔叔,自此成为了处处受尊崇的长辈……

主角:晏无悔,凤九霄   更新:2022-07-16 00:2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晏无悔,凤九霄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后给渣男当婶婶》,由网络作家“幺蛾子大人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晏无悔嫁给了最爱的男人,可那个男人娶她的理由却并不是因为爱情,而是为了让她给白月光源源不断的提供血液。悲惨离世之后,晏无悔得到了一次重生的机会,此时悲剧还没有酿成,一切都有挽回的余地。她开局嫁给了负心汉的叔叔,自此成为了处处受尊崇的长辈……

《重生后给渣男当婶婶》精彩片段

已是深夜,本该万籁俱寂,可辰王府的密室里却传来阵阵令人头皮发麻的哭喊声。

“王爷……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女子单薄的身体被绑在石床上,呈大字型,手腕和脚腕都因为挣扎而被绳索磨破了,流下鲜红的血。

站在一旁的男人,却面如寒霜,冷漠异常。

“无悔,我也没有办法,琴儿快不行了,如果没有你的血,她会死!”男人微微闭上眼睛,仿佛很疲惫的样子。

晏无悔不断地流泪,眼神充满了绝望和悲伤,道:“我才是你的妻子,我才是……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她会死,你要取我的心头血,就不怕我死吗?”

“闵神医的医术十分高明,你会没事的,我答应你,只要用你的血救了琴儿,从此以后我保你一世无忧!”

听着面前男人的话,晏无悔发出了凄厉的笑,道:“一世无忧?好一个一世无忧,凤之辰……你就这么爱上官琴吗?为了她,你可以娶我,也可以杀我,对嘛?”

凤之辰抿着嘴不说话,算是默认了。

他娶晏无悔的最重要的理由,就是因为她的血可以救上官琴,他最心爱的女子。

站在一旁拿着锋利刀片的闵神医走过来,看了一眼凤之辰,道:“王爷,时辰到了,要……动手吗?”

凤之辰最后看了一眼晏无悔,看到了她眼里的绝望和痛苦,微微有一丝犹豫。

“凤之辰,我恨你!”晏无悔决绝地道,她这一生最后悔的事情,就是爱上了凤之辰,还傻乎乎地求太后赐婚,将她嫁给了这个狼心狗肺的男人。

如今太后不在了,这世上再无人能守护她,他也终于露出了残忍的真面目,要取她的心头血来救上官琴。

天下怎么有如此心狠手辣的男人?她真的好恨,好恨……

凤之辰闭上眼,强迫自己不去看她此刻的样子,他知道晏无悔恨他,可是为了琴儿,他别无选择。

“动手吧!”凤之辰背过身去,挥了挥手,绝情地离开了密室。

晏无悔看着闵大夫,眼神充满了凶狠,咬牙道:“所谓医者父母心,闵神医美名天下传颂,没想到也只是个助纣为虐的屠夫罢了!”

闵神医叹息一声,道:“辰王妃,老夫欠了辰王一个天大的人情,不得不还,请你……恕罪吧!”

闵神医说完,就在晏无悔的头上扎了几针,晏无悔彻底晕了过去,如同待宰羔羊,任人宰割。

闵神医拿起刀,朝着晏无悔的胸口刺下去。

已然昏厥的人因为这剧烈的痛楚而抽搐了几下,然后头一歪,彻底安静下来。

闵神医吸了一口凉气,他好像失手了,额头渗出层层汗水,手有些发抖。

可是此刻已经容不得他犹豫了,如果不能取出晏无悔的心头血,他没办法向凤之辰交代。

闵神医果断地放弃了晏无悔的性命,而是用容器接住了晏无悔的心头血,直到透明的琉璃盏盛满了血,散发出妖异的猩红。

闵神医将琉璃盏交给一旁静候已久的辰王的亲信,道:“快点拿去给上官小姐服下,一定要趁热,凉了药效就不好了!”

“是!”

闵神医看着晏无悔,眼里微微有些不忍,摇头道:“没想到我闵怀一生悬壶济世,却晚节不保,用这双手害了你的性命,辰王妃……老朽给你下跪谢罪了!”

闵神医跪下来,砰砰砰……给晏无悔磕了三个响头。

接着起来,将白布盖在了晏无悔的身上,叹息一声,转身出去了。

那白布下原本已经开始僵硬的身体,忽然有了一些微弱的动静,胸口的伤也以缓慢的速度开始愈合。

这一切变化,静悄悄的,在无人的密室里,显得极为诡异。

而距离密室上面的屋子里,盛满晏无悔心头血的琉璃盏被人用托盘捧着,小心翼翼地送到了床前。

凤之辰坐在床边,将虚弱的女子扶起来,让她靠在自己怀里。

“琴儿,醒醒……该服药了!”凤之辰的声音温柔极了,仿佛生怕吓到了怀中娇弱的美人。

上官琴睁开眼,眼神有一丝迷茫,问:“辰哥哥……”

“喝药了,喝下了药,身体就会好了!”凤之辰心疼地道,说着就用手拿过琉璃盏。

琉璃盏的外壁还残留着血液的温度,让凤之辰的手微微抖了一下,差点儿洒出来。

“辰哥哥……怎么是血?”上官琴一脸害怕地看着凤之辰。

凤之辰道:“别问了,神医交代要趁热服下,否则药效就不灵了,乖……喝吧,一口喝下去,就不会觉得难受了!”

上官琴皱了皱鼻子,但还是在凤之辰的帮助下,将血一饮而尽,嘴角残留了一丝血,让她原本柔弱的形象平添了几分鬼魅。

凤之辰小心翼翼地替她擦去了嘴角的血,又喂她喝了水,让她漱口。

“琴儿,你很快就会好的,再也不用担心了!”凤之辰有些激动地抱紧了怀中的女子。

上官琴感动地道:“辰哥哥,谢谢你……我不怕死,我只怕我死了,就再也见不到你了,辰哥哥……我知道我不应该爱上你,你是无悔姐姐的夫君,可是我……我控制不了我自己的感情!”

上官琴眼泪婆娑地道,显得那么柔弱可怜。

凤之辰发出一声轻叹,道:“我也爱你!”

上官琴的嘴角露出一抹满足的笑容,道:“辰哥哥,就让我再任性一次吧,我愿意用我的一切和无悔姐姐交换你,如果我可以活下去,我什么都不要,只要你就够了!”

凤之辰沉默地拥抱着上官琴,可脑海里却不断盘旋着晏无悔那充满恨意的眼神,挥之不去。

正在此时,凤之辰的亲信吉利过来了,脸色稍显沉重地道:“王爷……敏神医走了!”

凤之辰点点头,没有吱声。

吉利也没有走,反而欲言又止。

凤之辰皱眉,问:“还有事?”

“敏神医说,王妃……死了!”吉利说完就有些不安地看着凤之辰。


凤之辰一愣,身体陡然僵硬。

伏在他怀里的上官琴立刻抽泣起来,问:“无悔姐姐怎么死了?发生什么事了?”

凤之辰看她哭的那么伤心,立刻安抚道:“别哭,你才服了药,不能伤心,好好休息……这件事和你无关,我会处理好!”

上官琴还是一直流眼泪,道:“我和无悔姐姐虽然不是亲姐妹,可一直情同姐妹,好不容易神医治好了我的病,我不用死了,她怎么就……呜呜!”

“不要胡思乱想,和你无关,乖……你先休息,我去看看,很快就回来!”凤之辰安慰道。

上官琴道:“我也……我也想去!”

“你现在还不能下地,等身体好了再说!”凤之辰按住上官琴,不让她起来。

上官琴只好作罢,凤之辰这才离开了。

凤之辰走后,上官琴的嘴角露出了一抹难以察觉的得意笑容。

凤之辰回到密室,一股浓浓的血腥味扑面而来,他微微皱了眉头,看到了白布覆盖下的石床。

凤之辰走过去,犹豫了一下,掀开了盖在晏无悔头上的白布,露出她的面孔。

她的脸色苍白地近乎透明,双目紧闭,仿佛沉沉地睡过去了。

凤之辰解开了束缚她手脚的绳索。

“晏无悔,算我对不住你,可是为了琴儿,我别无选择,你放心,我会将你风光大葬,算是给你的补偿!”

凤之辰喃喃低语,仿佛晏无悔还能听到似的。

而事实,晏无悔的确听见了,只是听到的却并非晏无悔本人,而是另一个来自异世的灵魂。

真正的晏无悔已经死了。

躺在石床上,一动不动的女子,其实意识已经清醒了过来,能够清楚地听到凤之辰说的话。

她的内心涌起一股强烈的愤怒。

原主真是可悲又愚蠢,怎么会爱上这样的渣男,用她的命去换取小三的命。

晏无悔只恨自己动弹不得,否则现在应该跳起来,杀了这个人渣。

她伤在了心脏,虽然智能医毒系统“蒲公英”正在修复她的创口,但因为受伤太重,修复的过程也非常缓慢。

而且因为失血过多,她现在特别虚弱,根本无法控制这具身体。

想她堂堂国际顶尖的制毒专家,竟然会沦落至此,晏无悔感到非常愤懑,最可气的是,她通过原主残留的记忆,了解到了她这短暂的一生所经历的荒唐事。

为了这个渣男,原主做了太多蠢事,最后人家心里所爱的却是原主的“好姐妹”。

就连娶她都是为了用原主的心头血救那个叫上官琴的女人。

明明曾经是权倾朝野的慈安太后最宠爱的“干孙女”,活得犹如众星拱月,可原主却傻乎乎地选择了和慈安太后对立派系的辰王为夫。

最终被辰王和上官家利用,坑了慈安太后一把,导致慈安太后在和皇帝的斗争中惨败,被逼自尽。

慈安太后死了,晏无悔把自己作成了孤苦无依的孤女,凤之辰和上官家翻脸无情,为了上官琴,不惜让她献出性命。

从头至尾,原主不过是被凤之辰和上官家摆弄的一颗棋子,亲手断送了自己的前程和性命。

一手好牌,被原主打得稀巴烂。

不知道剜心之痛,有没有让她清醒过来。

而取代她活下来的晏无悔,却清楚地知道,自己必须要努力活下去,还要活得像模像样,将所有敢于伤她害她之人,都一一推入地狱。

首当其冲,就是渣男和白莲花上官琴,这两个敢要她用命换命的,都必须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儿。

否则怎么能消解她此刻的心头之恨和正在经受的剜心之痛?

凤之辰并未发现晏无悔没死,他那一点点愧疚,不足以让他去试探一下晏无悔的脉搏。

“晏无悔,你死了也好,这样本王也就不必再为难了,你永远都这么体谅本王,如果没有琴儿……本王就算不爱你也会好好对你的,可是……天意难违!”

凤之辰重新盖上了白布,叹息一声,便走了。

这话听在晏无悔只觉得一阵恶心,渣男就是渣男,好一个“真爱无敌”的论调。

凤之辰出去之后,就命人处理晏无悔的后事了。

晏无悔在神志清醒的情况下,被人草草穿上了寿衣,塞入了木棺里。

好在古人都要等死者过了头七才会下葬,还不用担心被活埋。

她被放在木棺里抬入了灵堂,凤之辰没有食言,的确将丧礼办得十分隆重。

只是他隐瞒了晏无悔的死因,只说她是思念已逝的慈安太后,抑郁成疾,一时想不开自尽了。

晏无悔本就是孤女,慈安太后已经没了,派系党羽也被皇帝清理了个七七八八,前来悼念的寥寥无几。

只有几个皇子碍于兄弟情面,过来上了几炷香,便匆匆而去。

当然,上官琴的父母也来了,掉了几滴无关痛痒的眼泪,说了几句可怜,便好像已经仁至义尽。

“辰王殿下,琴儿在哪里?她还好吗?”上官琴的母亲,公孙氏问道。

凤之辰点点头,道:“服下药之后,已经无碍了!”

公孙氏欣喜地点点头,道:“真的吗?太好了……闵神医果然名不虚传,琴儿呢,我能去看看她吗?”

凤之辰点点头,道:“我让人带您过去!”

公孙氏正要出灵堂,就看到上官琴被两个丫鬟扶着走来了。

“琴儿!”公孙氏忙过去迎她,看到本来已经奄奄一息的女儿竟然已经能下地走路了,欣喜若狂。

上官琴含泪道:“娘,女儿不孝,让您担心了!”

“说的什么话,你没事了,真的太好了,琴儿……娘终于可以放心了!”公孙氏抱住了上官琴,心肝宝贝地叫了一通。

上官琴道:“娘,我来送送无悔姐姐,辰哥哥本来不许的,可是我和她毕竟姐妹一场,不来实在太不像话了!”

公孙氏却满脸无所谓地道:“你身体才刚刚好转,不来也没关系,没人会怪你的!”

公孙氏说这话的时候,却全然把晏无悔用心头血救了上官琴的事情抛之脑后。


母女俩就在灵堂前说着体己话,全然不顾这里是晏无悔的灵堂。

上官琴的父亲上官邢感慨道:“能再看到琴儿生气勃勃的样子,多亏了王爷啊!”

凤之辰回头看了一眼晏无悔的棺木,道:“琴儿平安无事,也是我最大的心愿!”

上官邢道:“殿下,虽然在这里说这件事有些不合适,但老臣还是想提醒一下殿下,琴儿没名没分就住到了辰王府,这件事已经引起不少议论了,虽然殿下是为了救琴儿,可她还是个未出阁的姑娘,这名声……还是不好听啊!”

凤之辰当然能听出上官邢的意思,随即表示道:“无悔已经去了,本王自会和父皇求娶琴儿,不会让她背负任何污点!”

上官邢立刻舒展了眉眼,摸着胡须,点头道:“有殿下这句话,老臣就放心了,琴儿是我和夫人的掌上明珠,交到殿下手里,才不算明珠暗投啊!”

凤之辰不知为何,总觉得心里有些难以言喻的憋闷。

晏无悔死了,他和琴儿的障碍彻底没了,应该高兴的,可为什么高兴不起来呢?

此刻躺在棺木里的晏无悔,已经恨不得跳起来诈尸了。

但是伤口还是没有修复完成,系统提示她,至少还要三天时间才能恢复行动能力。

幸好智能系统里有营养液,她不至于因为断水断粮而活活饿死。

只是因为一直不能动,身体很不舒服。

她试图调整一下姿势,棺木里发出了些许响动。

“王爷……您……听到什么动静了吗?”上官邢的耳力倒是不错。

凤之辰正在出神,并没有听到,摇头,道:“没有啊,怎么了?”

“哦……也许……也许是我听错了!”上官邢摇头,觉得自己太疑神疑鬼了。

上官琴听到父亲的话,才终止了和公孙氏的谈话,走进来给上官邢和凤之辰行礼。

“父亲,王爷……”

凤之辰道:“不是让你好好休息么?怎么不听话?”

“无悔姐姐人都没了,我若不来送她最后一程,实在于心难安!”上官琴乖巧地道。

凤之辰眼里有一抹暖意,道:“琴儿还是那么善良,可她未必领情!”

早在凤之辰把上官琴接到了辰王府接受治疗,晏无悔就和上官琴彻底决裂了。

上官琴温柔浅笑,道:“我只是做我该做的,人活着,不就求个问心无愧吗?不管无悔姐姐怎么想,我都希望她能走得安心一些!”

上官琴走到了灵位前,点了三炷香。

“姐姐,你我姐妹一场,可你却走得这么早,我们之间的误会没有办法解开了,只求你地下有知,不要再心怀怨恨。听说心怀怨恨的,都无法投胎做人,会变成孤魂野鬼,琴儿希望你能够早日投胎转世,投个好人家!”

上官琴的慷慨大度,引来了凤之辰赞许的目光。

她朝着灵位三鞠躬,丫鬟要帮她将香插在香炉上,上官琴却拒绝了,自己过去插。

香没有插上去,却踉跄了一下,打翻了晏无悔的灵位。

灵牌好巧不巧掉入了正在燃烧纸钱的火盆里,瞬间被点燃。

“啊……”上官琴惊叫一声,跌坐在地上,惶恐地回头看凤之辰,“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说着眼泪就落下来了。

公孙氏故意道:“琴儿,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辰王妃的灵位都被你毁了!”

凤之辰看着那在火盆里燃烧得正旺的灵位。

那上面他让人刻了——辰王妃晏氏之灵几个字,算是承认了晏无悔的正妃地位。

如果这灵位摆进了祠堂里,从此以后,不管凤之辰再娶谁为妻,都只能算是续弦。

凤之辰本不愿意这样做,但是想到晏无悔是因为上官琴才死的,他心有愧疚,才最终做了这个决定,没想到被上官琴打翻了。

看着上官琴自责哭泣的样子,凤之辰终于上前,扶起她,道:“算了,也许是她自己不愿意挂上辰王妃的头衔吧,灵位可以重新做,不碍事!”

上官琴流着泪自责道:“都是我不好,明明身体不好,容易头晕,还要去上香,一不小心就扫到了灵位,我真是太笨了!”

“别这样说自己,无心之失,怎么能怪你呢,你觉得不舒服就快回去休息,好吗?”凤之辰关切地道。

上官琴点点头,公孙氏也陪她一起走了。

凤之辰也陪着上官邢离开了灵堂,这里重新归于冷寂。

三日一晃而过,晏无悔的身体也彻底恢复了,她本来可以堂而皇之地走出棺木,可是晏无悔不甘心,她要先讨回一点利息才行。

晏无悔故意等到了天黑,先从拿祭品充饥,吃饱喝足恢复力气之后,才趁着四下无人,溜出了灵堂。

凭着记忆,她找到了上官琴住的听雨阁。

这听雨阁是辰王府最奢华最舒适的一座院子,当初晏无悔嫁到辰王府,本想住在这里,但凤之辰一口拒绝了。

因为这里是留给上官琴的,只是当时晏无悔不知道而已,这里的一草一木都是按照上官琴的喜好来的。

这么明显的征兆,晏无悔愣是看不穿,这么蠢,难怪会被人利用到死。

晏无悔看着听雨阁,露出一抹苦笑。

此时已经天黑,虽然掌了灯,但光线依然昏暗。

晏无悔悄然走到了上官琴屋子的窗口,窗户用一根木棍支起来,上官琴还没睡,屋子里的红烛点着,她正和她的丫鬟玉珠在说话。

“小姐,那天我可听见了,王爷说过些日子就去求陛下赐婚呢,您终于盼来了这一天!”玉珠喜滋滋地道。

上官琴羞涩一笑,道:“不要胡说,无悔姐姐才死呢,她尸骨未寒,不好这样说的,人家还以为我多着急取代无悔姐姐呢!”

“小姐,话可不能这样说,本来您和辰王殿下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晏无悔只是个没爹没娘的孤儿,要不是仗着慈安太后,她凭什么嫁给殿下?不管怎么说,您都比她有资格当辰王妃!”

玉珠一副替上官琴鸣不平的样子。

上官琴眼里闪过一抹得意,但还是谦虚道:“不要这样说,姐姐毕竟是姐姐,这话要被王爷听见了,他会不高兴的!”

“王爷心里只有小姐,才不会在乎晏无悔呢,否则……王爷怎么会逼着晏无悔取心头血来救小姐?可笑晏无悔还以为王爷喜欢她才娶她的!”玉珠嘲讽道。

晏无悔躲在窗下,听了这话,按捺不住内心的愤怒,朝着屋内喷出了致幻剂。

然后迅速掩鼻蹲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