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9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将门弃女王妃她自请下堂

将门弃女王妃她自请下堂

过敏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陆憬欢是陆将军家的女儿,不过这么多年来她一直跟随父亲征战沙场,将士们只当她是男儿身。一道圣旨将她从边关召回,皇帝为她安排了一桩婚事,对方是名满京都的纨绔七王爷。皇命难违,陆憬欢不得不换下戎装嫁为人妇。在婚后,她被一个身份不明的小团子给缠上,同时还有一大帮莺莺燕燕吵闹,每天都处在水深火热之中……

主角:陆憬欢,孟沛琛   更新:2022-07-16 00:2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憬欢,孟沛琛 的女频言情小说《将门弃女王妃她自请下堂》,由网络作家“过敏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陆憬欢是陆将军家的女儿,不过这么多年来她一直跟随父亲征战沙场,将士们只当她是男儿身。一道圣旨将她从边关召回,皇帝为她安排了一桩婚事,对方是名满京都的纨绔七王爷。皇命难违,陆憬欢不得不换下戎装嫁为人妇。在婚后,她被一个身份不明的小团子给缠上,同时还有一大帮莺莺燕燕吵闹,每天都处在水深火热之中……

《将门弃女王妃她自请下堂》精彩片段

盛戊五年,初春。

尽管已经是三月份了,但是边境的天气却依旧恶劣。

呼呼的大风像是不要命一般的刮着,扬起的沙土笼罩着整个边境,让人几乎无法呼吸。

“陆校尉!陆校尉!”

陆憬欢寻声回头看去,她的亲信姚煦正顶着能把人吹散架的风艰难的向她跑来。

姚煦似是要说些什么,但刚一张口,才唤了她两句,便被灌了满口的黄沙。

无奈,他只得闭了嘴迎着风拼命的跑来。

陆憬欢站在一堆光秃秃的石头上,恶劣的天气让这里很难再长得出绿植。

所有的石头就那么赤裸着伫立在贫瘠的土地上,成为了这一片儿唯一能阻挡风沙的东西。

风迎着陆憬欢的面直直的吹过来,将她的大氅战袍吹的猎猎作响,猩红色的战袍向后飞扬着,趁的她本就白皙的面庞更加的惹人怜惜。

“什么事?”待姚煦跑到跟前儿了,陆憬欢才背着手缓缓的问道。

姚煦站定后行了个规整的军礼,说道:“陆府来信了,说是家中有急事让您速归。”

“陆府?是大将军的意思吗?”陆憬欢皱了皱眉,从那石堆上纵身一跃跳了下来。

“不知道,来传信儿的人只说是陆府的意思,别的便没再多说了。”姚煦有些担忧的看着陆憬欢,他知道这对于她来说并不是什么好消息。

“驻守边疆期间无诏不得擅自回京,这规矩大将军不可能不知道啊......”陆憬欢一边拧着眉自言自语,一边往驻地的方向走去,一股非常不妙的感觉涌上了她的心头。

陆憬欢,临渊王朝镇疆护国大将军陆盛启的第四女。

也是那个陆府从不为外人道的四姑娘。

她本名陆憬欢,可在这里,在临渊王朝的最西面,临渊王朝最强的护国军队里,她是陆涯,是驻军的第四梯队的一个区区校尉——陆涯。

陆憬欢还在襁褓之中的时候就被陆大将军带来了边疆。

在这里她的阿爹将她当男孩儿一样的养活、操练,与边关的万千将士一般看待,从未因为她的身份而改变什么。

这十六年来陆憬欢过得是跟着边境将士们一般的风吹日晒的苦日子,直到当上了校尉,军队里的人都还只当她是陆大将军的远房侄子。

虽身为陆家女,她却没享受过一天陆家女该过的舒坦日子。

这么多年来,陆憬欢从未去过京城,也从不知道那传说中风头极盛的陆府到底长什么样子,她见过的只有吹不尽的黄沙和埋不完的死人。

从她懂事起就知道要想在这男人堆儿里活下去,那她就得比这些个男人更强更豁得出去。

就这样更豁得出去的陆憬欢得了个铁血冷面的称号,临渊王朝边境的陆小将仅12岁就已经在沙场上威名赫赫震慑四方了。

现在突然让她这个陆家的编外人员回家,用脚后跟儿想都知道没什么好事儿!

“陆校尉,要不......您想个法子不回去了?”姚煦跟在陆涯后面挠着挠头。

这突然传来的消息,别说陆憬欢了,就连他都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儿。

姚煦不仅是陆憬欢的亲信,更是这片土地上除了陆盛启之外,唯一知道她真实身份的人。

陆憬欢沉默了半晌后轻轻摇了摇头。

“这是临渊王朝,陆家军遍布这里的每一寸土地,他们若是真有心找我,那我定是无处可逃。”

姚煦看着陆憬欢,她的面庞还是如往常一样的平静。

半月后,临渊王朝的军队里死了个叫陆涯的校尉,陆家多了个从未露面的陆憬欢。

陆憬欢站在这个为她专门准备的闺房里,环顾着这里雕梁画栋的装饰,摸着身上如水般丝滑的衣服,看着镜子里那女儿家装扮的自己,只觉得浑身都难受极了。

这极是修身的衣裙,这穿在身上轻飘飘的绫罗绸缎,还有那精美的宛若天工的刺绣,每一样都让她觉得别扭极了。

“这简直就是个穿着女儿家衣服的伪娘子。”陆憬欢忍不住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吐槽道。

“四姑娘,老爷和夫人在前厅唤您过去呢。”

这个毫不客气推门进来的丫鬟叫赵儿,是夫人贴身大丫鬟的女儿,有着夫人在背后撑腰,赵儿自然也就不把她这个莫名其妙的四小姐放在眼里了。

那赵儿连个揖都懒得作,直鼻孔朝天的,一看平日里就是惯会拜高踩低的主儿。

陆憬欢没说话,只乖乖的跟着去了前厅,她心里对这些子事儿是极厌烦的,也懒得理会旁人是如何看待她的。

“将军!夫人!”

陆憬欢的声音不大却十分的有力,她下意识的行了个军礼。

“噗......”

“哈哈......”

就在她单膝下跪,双手抱拳的同时,耳边也传来了夫人丫鬟们清晰的笑声。

所有人都看着厅中央这个身着绢衣罗裙,行事做派却活脱脱一副糙汉子模样,没有半分大家闺秀的四姑娘。

每个人都抬手掩面,那聊胜于无的遮掩后面藏着的是挂在脸上明显的讥笑,放肆而又张狂。

“咳!”座上的陆盛启脸色尴尬的开了口,“憬欢啊,这是京城是陆府,你是陆家的四姑娘!快起来吧!这是成何样子啊!”

陆憬欢的脸上有些微微发红,但她依旧平静的道了声:“是。”

随后她才不缓不慢的起身,垂首站在了一边。

座首的陆夫人冲着旁边的嬷嬷使了个眼色,那嬷嬷便心领神会的从一旁那出来了个锦霞盒子,那盒子上面的雕花攀龙附凤的看起来好生漂亮。

嬷嬷将那匣子打开,陆憬欢纵使是用余光,也看到了那金灿灿的明黄色卷轴。

全天下能用这种形制,这种颜色卷轴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当今圣上,临渊王朝的真龙天子。

陆憬欢虽一直都长在边疆蛮夷之地,但也是见过圣旨的,她认识这东西并不足为奇。

只是眼下她心里却像是热锅上的活鱼一般,翻腾个不停。

咱们座上的这位将军夫人可不是个善茬,突然将她这个眼中钉叫回京中,现下又突然拿了份圣旨出来,很明显这一切的举动都是冲着她来的。

这圣旨里面到底写了什么了不起的事情,陆憬欢虽不清楚内容,但心里也明镜儿一般的晓得,等着自己的必定不是什么好事儿。


将军夫人抖了抖衣袖,将那圣旨递给了身边的嬷嬷,扬了扬下巴,示意嬷嬷将其递给陆憬欢。

陆憬欢心头有些无奈的想到,既然是这样不待见,又何必死气白咧的非要将人叫回这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来。

在回京都之前,姚煦已经同她千叮咛万嘱咐过了。

从姚煦的口中,陆憬欢知道这京都是个比战场上更残酷的地方,这里的人随时随地都在想着法子能够不见血的取人性命。

她不喜欢这样的谋算,相比之下,两军对垒,痛痛快快的打上一场,生死由天的倒是更和陆憬欢的脾气。

只可惜这里是京都,不是她的第四梯队,并不能如她所愿了。

一想到这儿,她便不由分的打起了十二分精神,来面对那份充满了未知的圣旨。

她刚起身要跪,又被陆盛启给阻止了。

只见陆盛启冲她挥了挥手道:“不必跪了,已经宣召过了,你自己打开看便是了。”

临渊王朝这位威震四方的陆老将军终于对着自己的女儿说出了回京之后的第一句话。

那语气却也不似在军中一般了,往日里本就不多的和蔼在将军夫人的面前更是消失匿迹,有的只是无尽的冷漠和疏离。

好在陆憬欢对这些并不怎么在意。

既得了话,她也懒得再站起来做规矩,只坐着接过了圣旨一言不发的瞧了起来。

那圣旨上的话罗里吧嗦的说了一大堆,陆憬欢没耐心去看那些虚词,只顺着往下挑了重点出来。

原来是当今圣上要将陆家的女儿指给韶安王,也就是皇七子——孟沛琛。

陆憬欢看见韶安王这三个字的时候,没忍住的挑了挑眉,心里总算是猜出了堂上高坐着的这二位是为何不情不愿的将她叫回来了。

纵使她从前在边疆的军营里讨生活,远离京都,但对这位韶安王也算是略有耳闻了。

韶安王孟沛琛,京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浪、荡王爷。

今上的这些儿子里,有诗书出众的,有骑射出众的,单单这位韶安王,偏以浪荡闻名天下。

虽生的极为俊俏,一双桃花眼更是含情脉脉让无数姑娘着迷疯魔。

只可惜这位韶安王成日里不是宿在这个姑娘那儿,就是醉倒在那个姑娘那儿,寻花问柳的本事更是众皇子里最出众的了。

这般的放浪形骸,就算是在一般的大户人家那也是行为极是不端的,关于这位韶安王的非议简直多如牛毛一般。

但怎奈何,圣上对于韶安王的生母——瑭吟夫人专宠至今,便连带着对这个不着调的儿子也格外的宽容。

只可惜,京都的大户人家,但凡自家的姑娘到了待嫁的年龄,家里的长辈各个都是提心吊胆的,生怕被这位韶安王给看上了。

这不,这等“好事”就这么精准的砸到了陆家的头上。

精明如陆夫人,她是断断不会让自己的女儿嫁给这样一位“才俊”的。

这好事儿便又“精准”的落到了她陆憬欢的头上。

纵使心里万般的不愿意,但公然抗旨陆夫人还是不敢的,这不才死马当活马医的将陆憬欢给叫了回来。

好在,那圣旨上只说是要陆家的女儿,也并未指明说是要陆家的哪个女儿。

按道理来说,陆憬欢一个外妾所生的女儿给韶安王做妾都算是积了大德了,更别说能嫁进王府做个正头嫡妻。

“圣上的旨意你可看明白了?”陆将军开口问道。

“憬欢明白。”陆憬欢闻言收了手里的圣旨又递还给候在一旁的嬷嬷,规规矩矩的应道。

“明白就好,以你这样的身份能嫁给皇子也不知道是撞了什么天大的横运。”陆夫人的白眼恨不得要翻到天上去了。

陆憬欢的出现就像是一根无形的刺,不停地刺痛着陆夫人的自尊心,不停地提醒着她陆将军的背叛。

“憬欢啊,夫人已将你计入了她的名下,往后在名份上你也算是陆家的嫡女了,对于自己的身份你自己还是要做到心中有数的。”

眼瞧着陆夫人的心气儿又不顺了,陆盛启便忙不迭的赶紧转移话题。

只可惜他偏是哪壶不开提了哪壶。

今上给韶安王指婚,指的是韶安王妃,七皇子的正妻。

韶安王就算再怎么胡闹、陆家就算是再有军功傍身,他们也万万不敢随意的讲个庶女送过去搪塞。

万般无奈之下,陆夫人这才将陆憬欢记在了自己的名下,为着这事儿更是同陆将军闹了好久,就差要把陆家祠堂给砸了。

“憬欢谢过夫人,谢过将军。”陆憬欢起身伏在地上扣头。

一个姑娘家的,却扣头扣得着实实在,硬是在冰冷的青砖上扣出了声响来,没有半分大家闺秀的样子。

陆夫人瞧着她这幅没见过世面的粗俗模样,十分轻蔑的用手中的绢帕掩住面庞,露了一丝轻蔑的笑意出来。

“夫人,这事儿既然交代清楚了,你看......”陆盛启见自家夫人终于露出了笑容,心里的石头便也落了下来。

“将军,昭韫那孩子一直念叨着要阿爹给他指点武功呢,将军您这会儿要不要过去看看?”

陆夫人口中的昭韫是陆家最小的儿子陆昭韫,也是陆盛启最疼爱的儿子,没有之一。

“昭韫这孩子从小就是用功啊!”听到陆昭韫的名字,陆盛启一脸欣慰的模样,他眼里的疼爱之情都快要化成水从眼眶里溢出来了。

“走!夫人和我一同去瞧瞧昭韫,我们一家人也好久没坐下来一同吃顿便饭了!”

说罢陆盛启就牵着陆夫人的手走了出去,身边的仆人们也跟着鱼贯而出。

没有任何一个人去扶一把还跪在地上的陆憬欢,甚至没有人肯瞧她一眼。

仿佛这厅里根本没有这样一个人,有的只是一粒惹人生厌的灰尘一般。

跪在地上的陆憬欢一直没有抬头,还保持着扣头的姿势,直到所有的人都从前厅中走了出去。

装饰的贵气逼人的前厅,此时空唠唠的,刚才那满满一屋子的人仿佛是梦境一般。

陆憬欢扶着膝盖从冰冷坚硬的地板上站了起来,她这才光明正大的抬起了头来,有些好奇的瞧着这个陌生的“家”。

前厅的上方挂着的牌匾是今上亲赐的,上面写着的“镇疆护国大将军”七个字亦是今上亲书的。

说来,这块儿象征着陆家荣耀的牌匾同她陆憬欢还是有着很大的联系的。

这块儿匾,是她陆憬欢舍了命豁出去才换来的,这匾不仅给陆家带来了无上的荣耀,更让陆盛启的眼里对这个女儿有了三分的关注,更是因为这块儿匾,她才能成为边疆受将士们敬重的陆渊,陆校尉。

只可惜这些现在都没什么用了。

今上的一道圣旨断了陆憬欢的军营梦,给她原本就不受自己掌控的人生又规划了一条全新的道路。

“镇疆护国大将军。”

“呵。”

陆憬欢的嘴里发出了一声冷笑,她瞥了这块儿匾一眼后,便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前厅。

背影决绝又洒脱,仿佛是在跟陆涯真正的告别。


陆府对于陆憬欢来说是个极其陌生的地方。

陆夫人因厌恶,索性将她如牲畜一般的圈养在了最西边的院子里。

成日里不许其外出,也免了她的晨昏定省。

只每日里按时按点儿的派人去给她送去吃穿用品。

陆憬欢已将陆家的态度看的十分明白了。

陆家哪里是需要她陆憬欢,他们需要的不过是个活着的新娘罢了,一枚乖乖听话的棋子而已。

她瞧着镜子里的自己,绫罗绸缎的箍着那纤纤细腰,头上沉甸甸的朱钗更是坠的陆憬欢头疼的紧。

“要这样的体面有什么用?不过像个物件儿似的被人随意摆弄罢了,远不如在边境自在。”

陆憬欢有些苍凉的看着镜子自说自话。

“四姑娘可别说什么胡话,您从小体弱多病一直在家小心养着,何时去过边境那种苦寒的地方呢?”

门口突然出声的嬷嬷吓了陆憬欢一跳。

这西园地方偏僻,还有些阴冷。

平日里出了饭点儿根本没人来,她刚才沉浸在自己的纷乱的心绪中,全然没有注意这位嬷嬷是何时出现的。

陆憬欢的面上有些尴尬,随即又做出一副乖顺的样子,低着眉眼道:“嬷嬷教训的是,是憬欢胡说了。”

“四姑娘知错就好,如今您可是记在夫人的名下,往后出了陆府的门那也是代表着将军和夫人的脸面,可万不能再像在家中一样了。”

这位嬷嬷是陆夫人身边的人,当日拿圣旨的那位就是她。

嬷嬷夫家姓赵,便是那位名叫赵儿的丫鬟的母亲。

她们一家都是陆夫人从娘家带来的家奴,签了死契的,最是忠心不二。

陆憬欢认出了这位嬷嬷,她无意与陆家的任何人起冲突,便又做出了那副乖巧的模样。

“请问嬷嬷前来,是有什么事嘱咐憬欢吗?”

这幅眉眼低垂的模样倒是刚好和赵嬷嬷盛气凌人的架势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这要是让外人瞧见了,还真是要分不清谁是主谁是仆了。

“四姑娘还不知道婚期吧?”那赵嬷嬷见她乖顺,便也没再难为她,自行坐到了桌前,摆出了一副长者的款儿来。

“憬欢不知。”

陆憬欢摇了摇头,陆家和韶安王联姻的事儿可谓是整个京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唯独她这个当事人一问三不知。

“婚期就定在六月十六,老奴我这次来呢,就是来教姑娘些礼法,毕竟姑娘您往后可是要代表着陆家。”

赵嬷嬷皱着眉上下打量着她,陆憬欢虽身穿的绸缎华服,但身姿做派却仍是一副不拘小节的样子。

“六月十六?”陆憬欢小声的惊呼,“怎的这样快?那岂不就两个月余的时间了。”

“怎么?四姑娘嫌快?这可是瑭吟夫人亲自像圣上求来的。”赵嬷嬷没好气的道。

这位瑭吟夫人,陆憬欢也是略微知晓一二的。

边境的军队里都是男人,男人和男人之间的话题,那必定是绕不开女人。

除了自家的媳妇之外,他们讨论最多的就是那些长相倾国倾城的女人,瑭吟夫人便是那些倾国倾城的女人中最是貌美的那一个。

陆憬欢对这些是不怎么兴趣的,但听得多了,便也知道了这位瑭吟夫人是当今圣上最宠爱的妃子,没有之一。

瑭吟夫人凭借自己的美貌和讨人喜欢的性子,愣是宠冠二十余年不衰,如今虽已不再年轻却依然是圣上心尖尖上的女人。

陆憬欢要嫁的这位韶安王孟沛琛就是瑭吟夫人的儿子。

这样好的荣宠,无论是母凭子贵还是子凭母贵,都本应飞黄腾达的,怎奈何这七皇子孟沛琛实在是个扶不起的阿斗。

瑭吟夫人大概是怕自己的儿子吃亏受欺负,这才忙不迭的为孟沛琛找来了陆家这棵枝繁叶茂的大树。

只可惜,她也没想到,陆家这棵大树的后面竟还藏着陆憬欢这棵歪脖子树苗。

从那日起,赵嬷嬷每日下午都按时按点的来到陆憬欢的西院,一脸嫌弃却又不得不交给她一些大家闺秀该学的礼数。

陆憬欢也就这样日复一日的重复着这枯燥的日子。

直到这天的深夜,陆憬欢在睡梦中隐约感应到院子里有人进来。

多年来行军的经验让她瞬间清醒起来,警惕的听着门外的一举一动。

那人不慌不忙的从院子里走进来,脚步声很是沉稳,听起来倒不像是来干什么杀人越货的买卖的。

正当陆憬欢疑惑的时候,她的房门被那人推开了。

“谁!”陆憬欢一个利落的起身从床上翻了起来,顺势抄起放在一旁的发簪紧紧地攥在手里当做武器。

“是我!”

一个孔武而有力的声音在黑暗中响起。

“将军深夜到访,是有什么事吗?”

陆憬欢手中的簪子松了松,利落的点燃了桌子上的油灯。

陆盛启看着这个披头散发在慌乱中赤脚站在地上,背脊挺得笔直的女儿心下有种说不清的滋味儿。

这里是京都陆将军府,城里数得上名的富贵人家。

可在这里,在这西院儿里,却只有陆憬欢孤零零的一个人。

朦胧的月光混着昏暗的灯光像一个无形的罩子将陆憬欢笼罩其中,她的面庞就隐在这幽幽的光线之下。

身上穿的虽也是绫罗绸缎织成的上等衣物,但连陆盛启都看得出来,这已然是很久之前的款式花样了,就连府上稍有些头脸的丫鬟也比她这个四姑娘穿的更娇俏时兴些。

纵是这样粗略的打扮,又长于饱经风霜的苦寒之地,可却依旧掩不住陆憬欢那出水芙蓉一般超仙脱俗的样貌。

只可惜,碍于陆夫人的面子,陆盛启也只能深夜偷偷潜进来,来同这个陪伴他最久也同他最不像父女的女儿聊上两句。

“你这些时日规矩学的如何了?”陆盛启背着手,缓缓的说到。

“赵嬷嬷教的很好,很是尽心,我也在努力学习当中。”陆憬欢低着头,一副敬畏的模样。

陆盛启问什么,她便答什么,规矩的像是又回到了军中一般,并无半点女儿对父亲的姿态。

“嗯,你好好学规矩便是了,至于嫁妆你不必担心,夫人都会按规矩帮你置办好,你往后去了韶安王府也要时时刻刻的记得你姓陆,记得你是陆府的人。”

陆盛启对着陆憬欢这个女儿也是有几分尴尬的,她不像陆盛启其他的儿女那样会使小性子撒娇生气的,反而到像是个没有亲情血脉关系的同僚。

客气而又疏远。

“憬欢明白。”陆憬欢顺从的应道。

在她得知来人是陆盛启的那一刻,心里也不是没有感动的,只可惜,她的这位父亲也不过是来叮嘱她要老实本分的做好陆家的棋子罢了。

其实棋子不棋子的,陆憬欢真的没那么在意,她所求的也不过就是顺从本心,安安稳稳的度过这一生罢了。

看来陆家是不能如她所愿了。

只盼着那位韶安王能真正的将她当个人来看待罢......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