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9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之逆改人生

重生之逆改人生

枯木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上一世,楚天耀是成功的商业巨子,但与利益挂钩的就是危机,他在一夜之间破产,负债累累。再睁眼,他发现自己竟然重生在了1993年,成为了一个一无所有,还游手好闲的败家子。面对自己家徒四壁又遭人白眼的窘境,以及这现成的妻子和没血缘的妹妹,楚天耀咬牙坚持,他必定在这机会汹涌的九十年代纵横商界,再创辉煌!

主角:楚天耀   更新:2022-07-16 00:2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楚天耀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之逆改人生》,由网络作家“枯木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上一世,楚天耀是成功的商业巨子,但与利益挂钩的就是危机,他在一夜之间破产,负债累累。再睁眼,他发现自己竟然重生在了1993年,成为了一个一无所有,还游手好闲的败家子。面对自己家徒四壁又遭人白眼的窘境,以及这现成的妻子和没血缘的妹妹,楚天耀咬牙坚持,他必定在这机会汹涌的九十年代纵横商界,再创辉煌!

《重生之逆改人生》精彩片段

如果人生能够重来就好了。

车祸发生的时候,楚天耀脑子里只有这一个念头。

当他再次醒来的时候,只感觉脑袋昏昏沉沉,似乎还有些不太清醒。

“等等,这是哪?我不是应该在车上?”

楚天耀睁开眼,视线之中是一间不大的屋子。

四面墙壁泛黄的白色墙皮,上面还贴着一张玉女掌门周慧敏的老式海报,不太平整的水泥地面,整个环境与他之前的别墅,几乎是天差地别。

他明明记得自己正坐在车上准备去机场,可还没等到半路,一阵刺耳的喇叭声响起,迎面而来的一辆失速大货车便已经撞上了他的车头。

紧接着,楚天耀双眼一黑,再度睁眼时,便出现在了这里。

“我不是在做梦吧?”

楚天耀呢喃出口,下意识的伸手给了自己一个巴掌。

啪!

巴掌声清脆,还有几分火辣辣的疼,楚天耀这才猛然意识到。

这不是梦!

而他抬头之时,正好是看到了摆放在床头柜上的一面镜子。

镜子里,映出了一张略显年轻和苍白的脸,看上去大概也就二十岁左右,身上穿着一件露膀子的白色汗衫,有些凌乱的碎发,和一双微微充斥着血丝的双眼,都证明他似乎是刚刚经历了一场宿醉。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望着镜子里这张极其陌生的脸,楚天耀仍旧是难以置信。

可就在这时,脑子里一股杂乱的记忆涌现,霎时是让他感觉头疼欲裂。

直至几分钟后,这股痛感才逐渐消失。

而双手抱头的楚天耀,脸上那抹震惊之色却是越发浓郁。

两个世界的记忆在这一刻交织在了一起,他这才恍然明白。

自己这是穿越了?

而如今这具身体的主人,正好也与他同名。

只是,二人明显是同名不同命。

上一世,他是华夏商界的传奇,最年轻的百亿企业家,哈佛学院名誉校友,三十岁的商界弄潮儿。

只可惜好景不长,一场国际性经融危机爆发,股市大面积受灾,楚天耀的公司也受创严重,甚至濒临破产,他正忙着为公司的事情奔走,可不曾想到,竟然是在半路上发生了车祸。

一觉醒来,他还是楚天耀,只是整个世界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此时,楚天耀也逐渐理清了这具身体的记忆。

楚天耀,1972年出生,今年二十一岁,初中肄业,从小就不学无术,是这一片的孩子王,母亲聂玉芬,在楚天耀三岁时候就病逝了,只留下一个小楚天耀三岁的妹妹,父亲楚田山,是县城一家国营酒厂的车间主任。

这样的家庭,在九十年代已经算是富裕之家了,然而不幸的是,三个月前,就在楚天耀刚结婚后不久,父亲楚田山也终于扛不住病痛,撒手人寰了。

“等等,我结婚了?”

楚天耀面色一变,万万没想到,前世自己打了三十年光棍,怎么这突然穿越一回,竟然是直接领了个老婆。

就在楚天耀还有点无法接受时,隔壁屋子却是传来了一阵嘈杂的声音。

哐当!

客厅里,一个穿着保卫制服的中年男人一把摔碎了手里的杯子,恶狠狠地冲面前的女人喝道:

“刘娜,别忘了你是什么身份,现在老楚那家伙已经死了,我限你三天之内带着那个混蛋从这里搬出去,还有,你们还拖欠了三个月的房租水电,要是不交,小心我叫保卫科来搬东西!”

听到这话,站在原地的刘娜不禁面色一白,当即连忙是又倒了一杯水,给身前之人递了过去。

“周组长,求您再多宽限几天,等我一发工资,一定先把房租交上。”

刘娜用几乎哀求的语气说道。

而看着面前女人那张姣好的面容,刚刚发火的周勇军则是又露出了几分笑容。

“小刘啊,不是周大哥逼你,这是厂里的规定,你们家现在已经没资格住家属楼了,再说了,你一个月工资才多少,又养了这么一个败家子,早晚得跟着他睡大街。”

周勇军一副惋惜的样子,叹了口气,继续劝道:

“你看看,那包装车间里的工作多辛苦,这才几个月,你的手都皱了,周大哥看在眼里,也是替你心疼。”

闻言,刘娜开口道:“周组长,这是我的工作,就不劳烦你费心了。”

听到刘娜如此回答,周勇军眼里露出一丝不满之色。

“别硬撑了,楚天耀那个王八蛋是什么人我还不清楚?你跟着他能有好日子过?”

说着,周勇军的目光落到了刘娜脸上,望着那张散发着年轻气息的俏脸,周勇军一伸手,看似要接过刘娜手里的水杯,实则却是紧紧地将刘娜的双手握住。

“小刘,别说周大哥不帮你,我有个亲戚是在城里开舞厅的,只要你点头,我随时可以推荐你去那里上夜班,只需要陪客人喝喝酒,工资可比你做包装工强多了。”

周勇军一边说话,手上却是加大力度。

而感觉到周勇军的一双咸猪手抓着自己,刘娜顿时是面色一慌,想要挣脱。

“周勇军,你放手……”

刘娜慌张喊道。

而周勇军却是不管不顾,楚天耀经常在外面喝酒,夜不归宿惯了,他可不信那小子今天在家。

为了得到刘娜,他这段时间可是使尽了手段。

今天,说什么也要弄到手。

而就在周勇军色心大起之时,自客厅一侧的卧室里,突然蹿出了一道人影。

“你找死!”

还没等周勇军反应过来,楚天耀冲进客厅,一拳头便砸在了周勇军的脸上,将其砸倒在地。

眼前这一幕发生的太过突然,即便是刘娜也愣在了原地,呆呆的看着护在她面前的楚天耀。

“楚,楚天耀,你怎么会在这里?”

周勇军一屁股坐在地上看着楚天耀,眼神中带着一丝惊慌。

他怎么也没想到,楚天耀这个混账今天正巧在家。

“废话,这是我家……我看你真是嫌命长了,敢动老子的女人。”

楚天耀冷声出口道,眼神中透出一丝让人发寒的冷意。

听到楚天耀这话,周勇军心里也是有些畏惧。

毕竟楚天耀这家伙虽然是个十足的败家子,但平日里总是和几个地痞流氓混在一起,打架斗殴的事情可没少做,周勇军也是怕楚天耀会对自己下黑手。

当即,周勇军连忙从地上爬起,目光恶狠狠地看着面前的楚天耀和刘娜,放声道:“楚天耀,你别嚣张,你老子都已经死了,我看这厂子里还有谁能罩得住你。”

周勇军放下狠话,自知今天被楚天耀坏了好事,也不敢久留,便连忙跑了出去。

“小畜生,不把你们一家从这家属楼里弄走,我就不姓周!”

径直是出了楼道,走到家属楼下,周勇军一脸怒意的咒骂道。

说话之时,嘴里竟然有些漏风,周勇军下意识的伸手一摸,这才发现自己竟然被楚天耀砸掉了一颗大门牙,让他一阵窝火。

若是楚天耀的父亲楚田山还在世时,周勇军自然不敢这么闹上门去。

毕竟楚田山再怎么也是个车间主任,不是他这个保卫科的小组长敢得罪的,不过如今楚田山已经死了,他自然也就没了顾忌。

只有将楚天耀这一家子弄走,他才能顺理成章的走后门,住进这厂部家属楼。


周勇军被楚天耀打走之后。

客厅里,刘娜脸上并没有半点开心的表情,反而是更加忧愁了起来。

“你怎么能打他?周勇军的姐夫可是厂财务科的李科长,你这下子惹了他,我们往后的日子就更不好过了。”

刘娜脸上愁云密布,似乎是为刚才没有阻拦楚天耀而后悔。

周勇军可是厂里出了名的记仇,她不过只个包装工人,怎么敢得罪这号人物。

看着面前的女人,楚天耀这才仔细的打量起来。

身上穿着的虽然是一身厂子里发的劳保服,但依旧遮掩不住刘娜曼妙的身形,为了方便干活,一头长发被她束在脑后,一张精致的瓜子脸便出现在楚天耀的视线里。

放在前世,楚天耀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过。

那些女网红、女明星,在楚天耀眼里都不过只是整容医学下的批量产品罢了。

不得不说,眼前这女人,却着实让楚天耀有了几分不一样的感觉,哪怕是放到三十年后,刘娜的颜值也绝对不输给那些女明星。

不仅仅是长得漂亮,刘娜更是这厂子里出了名的勤快人。

每天在包装车间做活不说,每逢闲暇时,刘娜还得帮家属楼里的邻居缝缝补补,洗洗衣服,贴补家用。

可偏偏这样一个女人,却嫁给了楚天耀这个败家子。

“算了,我明天申请去制曲车间上班吧,那里每个月能多二十块工资,再加上给邻居们洗洗衣服,应该能交上房租了。”

客厅里,刘娜的声音将楚天耀的思绪又拉了回来。

只见刘娜提着扫帚,开始打扫起了这一地的碎玻璃渣子。

“咱们连房租都交不起了?”

楚天耀听到刘娜的话,却是愣在了原地。

这家属楼是厂里分配给干部家属的,楚田山是车间主任,自然也有资格分到一套,不过这家属房也不是免费的。

房租四十块钱一个月,不包括水电费。

这个价格,放在外面那可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算是厂部给干部家属的福利。

不过在楚天耀看来,刘娜可是在国营企业上班,哪怕是个最普通的工人,一个月也该有个一百多块钱,不至于连个房租都交不起才对。

此时,听到楚天耀这话,刘娜握着扫帚,手中的动作一僵。

她抬起头来,第一次直视楚天耀的眼睛,眼里藏着一丝失望,不过却并未表现出来,只是面无表情的说道:“钱……钱都被你给抢走了!”

刘娜抬起头来时,楚天耀这才注意到了她右眼眼角处的淤青。

心头一震,脑子里一股记忆顿时涌现。

随即,楚天耀也是露出了一脸的苦笑之色。

原本,这家里是有些钱的,即便是楚天耀败家成性,楚田山也偷偷的藏了一笔钱,交给了刘娜保管。

怕的就是他走了以后,楚天耀会把这个家彻底败光。

而让楚天耀自己都没想到的是,这身体的原主人不仅仅是个败家子,更是个不折不扣的混账。

三天前,为了出去跟那帮狐朋狗友打牌喝酒,他便趁着刘娜上班时,在家里找到了刘娜藏钱的地方。

一共九百块钱,加上刘娜三个月的工资。

而正好下班的刘娜撞破了楚天耀偷钱的事,自然是极力阻拦,然而却是被楚天耀一顿收拾。

一分钱没留不说,刘娜还被楚天耀家暴了一回。

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动手了。

刘娜并未习惯,但却只能忍着。

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楚天耀不管怎么说都是她的丈夫,更何况公公楚田山待她却是如同亲女儿一般。

照顾好这个家,是楚田山临死前唯一交给刘娜的事。

刘娜感恩楚田山,自然也不希望这个家就这么败落。

“咳咳……那个钱的事情,是我不对,放心,我一定会还你的。”

虽然这些事情都并非是楚天耀做的,但既然借助别人的身体又重活一回,楚天耀只得咬牙抗下这些黑锅。

客厅当中,听到楚天耀说出这番话,刘娜脸上非但不开心,反而是更加紧张了起来。

她看着楚天耀,下意识的攥紧了自己的上衣口袋。

“我告诉你,要钱已经没有了,这点钱是我给小荷准备的生活费。”

虽然只相处了三个月,但刘娜太了解面前这个人了,每次楚天耀在外面花光了钱后,都会腆着脸跟她道歉,然后又死皮赖脸的从她这里骗钱。

对于楚天耀说的话,她现在一个字都不会信。

此刻,感受到刘娜眼神中透露出的几分惶恐不安,楚天耀心中亦是有些同情了起来。

刘娜口中的小荷,便是楚天耀的妹妹楚荷。

小楚天耀三岁,在县城高中上高三。

虽然是亲生兄妹,但与楚天耀完全不同的是,楚荷打小就品学兼优,而且格外懂事。

在这个家里,除了已经过世的楚田山外,就属小姑子楚荷与刘娜的关系最好,而刘娜自打进入家门后,也将楚荷当做是自己的亲妹妹看待。

楚荷现在在上高三,也不知是为了躲避自家这个混账哥哥,还是其他原因,总之楚荷选择住校了。

以前楚田山还在的时候,是他定期给楚荷生活费,每到周末放假的时候,楚荷才会回来一次。

自从楚田山走后,楚荷的生活费便是由刘娜一手负责。

为了保住家里唯一有可能上大学的好苗子,刘娜自然不允许让因为楚天耀的事情,影响到楚荷的学习。

“所以,你去帮人洗衣服挣的钱,都是为了给小荷存生活费?”

客厅里,楚天耀看着誓死捍卫上衣口袋的刘娜,有些不忍心的问道。

看着楚天耀,刘娜少有的严肃了起来。

“小荷是咱们家里唯一的希望,爸爸临走前希望她能考上大学……”

哪怕是在九十年代,家里要是能出一个大学生,也是一件光宗耀祖的大事。

望着面前的刘娜,又想到还有一个正在学校里念书的妹妹,楚天耀心中一软,却是径直开口道:

“我没记错的话,你跟我还没办过结婚证吧!”

楚天耀这句话,让刘娜微微一怔。

“你这是又想出什么幺蛾子?”

楚天耀没有说错,他才二十一岁,而刘娜比他还小一岁,按照法律规定,他还没有到法定结婚年龄,是办不了结婚证的。

只是,在这个年代,像楚天耀这样先上车后补票的人可不再少数。

“我现在说的都是真心话,你跟我并没有实际关系,只要你愿意,随意可以离开,我也不会怪你。”

重活一世,楚天耀怎么可能需要依靠一个女人。

更何况,知道了刘娜的遭遇,他的内心对于这个女人,只有同情。

所以,他反倒是希望刘娜离开,去过自己想过的生活。

只是,楚天耀万万没想到,自己这一番话刚出口,面前的刘娜却是忽然情绪激动了起来。


“你,你这是要赶我走?”

哪怕是楚天耀偷钱、家暴,刘娜都未曾有过这般伤心。

直到楚天耀说出这句话,刘娜一双眼睛里,顿时流出了两行泪水。

这个年代,离婚都是个让人忌讳不已的话题,更何况还是被男方撵出家门,这样的女人,只怕是都没脸回娘家。

“你误会了,我不是要赶你走……你能不能先别哭了,就当我没说过这句话行吗?”

楚天耀最见不得女人哭哭啼啼,此时见到刘娜泪如雨下,只感觉一个头两个大。

刚穿越过来,三观还有些不适应。

楚天耀后知后觉的才明白,在这个时代,离婚对于女人而言意味着什么。

“我知道你在外面花天酒地,心里根本没有我,可我答应了爸爸,既然嫁到了你们楚家,就是楚家的人,而且我不放心把小荷交给你。”

刘娜摇了摇头,抹掉脸上的泪水,紧接着便是看着楚天耀又说道:

“我也知道你早就想摆脱我了,没事的,只要等小荷考上大学,到时候你想怎么样都随你。”刘娜看了楚天耀一眼,捡起了桌上的袖套说道:“我先去上班了,你昨晚喝了一夜的酒,桌上有我做好的饭菜,家里没钱买肉了,你就将就着吃吧。”

说完这句话,她便转身朝着门外走去。

看着刘娜离开,楚天耀心里更不是滋味。

想当年他也是白手起家,从一无所有到身家百亿,何曾这般亏欠过别人。

“你放心,那些钱我会还你的。”

客厅里,楚天耀的声音传来。

刘娜一脚踏出门外,身影不禁一僵。

若是换做往常,她根本不会相信楚天耀说的话。

但不知为何,她总感觉今天的楚天耀似乎有些不太一样了。

只是希望这家伙真的能洗心革面吧!

刘娜心中一叹,随即脚步不停的走了出去。

而客厅里,楚天耀望着已经离开的刘娜,总感觉心中像是憋着一团火无处发泄。

砰!

一拳砸在身旁的墙上,楚天耀吐了口气道:

“我楚天耀从没亏待过别人,更何况还是一个女人。”

他已经决定了。

虽然那个混账楚天耀已经不复存在,但他既然继承了这具身体,这个家,便也是他的责任。

看了一眼桌上摆着的饭菜。

一盆豆腐青菜,还有一盘炒白菜。

就这两个菜,便是这个家一天的伙食。

哪怕不为任何人,楚天耀也不能允许自己这辈子活得如此窝囊。

只是,刘娜说的没错,刚经历过一场宿醉,楚天耀现在确实有些饿了。

虽然是两个简单的素菜,但楚天耀也并未嫌弃,前世他并非是没有过过苦日子的人,当年在创业初期,他也曾天天吃泡面,睡过公司的办公桌。

此时,一边吃饭,楚天耀一边在寻思着该怎么在这个陌生的年代去挣到第一桶金。

毕竟,他话已经放出去了,若是做不到岂不是在自己老婆面前丢脸。

看了一眼桌上摆着的一台老式收音机,楚天耀随手便将其打开。

家里原本是有台电视机的,只是楚田山刚死后没多久,那台电视机也被楚天耀偷着给卖了拿去赌钱。

滋滋……

随着楚天耀拨动频道,一阵白噪音后,收音机里顿时有了声音。

“听众朋友们早上好,今天是1993年2月28号星期天,农历二月初八,欢迎收听新闻和报纸摘要栏目,今日新闻有……”

收音机里响起的是一阵甜美的女声。

而听到这声音后,楚天耀也是一楞,作为一个现代广播爱好者,这新闻和报纸摘要节目他可不陌生,若是没记错的话,当年主持这个节目的主持人,应该还是于芳老师。

“随着购粮凭证取消之后,全国粮价大幅度上涨,老百姓过上了不用粮本、粮票的好日子。”

“西山省汾酒集团再获喜讯,清香型汾酒自上市后,颇受市场好评。”

“预计下个月,中科院高能物理研究所64K专线正式开通,标志着我国将接入Internet第一根专线。”

楚天耀放下手里的碗,听着收音机里的新闻,整个人却是陷入到了沉思当中。

这是九十年代初。

随着粮票取消之后,标志着国内市场经济的建立,物价上涨、货币贬值,商品经济的时代正式到来了。

拥有着未来三十年历史记忆的楚天耀,此刻只感觉自己的心脏正在怦怦直跳。

仿佛全世界都在告诉他。

欢迎来到九十年代。

这是个野蛮生长的年代,也是国内经济快速发展的年代。

对于楚天耀而言,若是不做出点什么,那也太对不起自己这个穿越者的身份了。

1993年,杭城的马爸爸还只是个英语教师,南方的小马哥才刚刚从深大计算机系毕业,而那位喜欢吃小米的老实雷,不过只是金山公司的小职员。

这个年代,对于楚天耀而言,那就是一个遍地都是黄金的世界。

心中激动不已,回过神来看着面前的饭菜,楚天耀顿时是感觉有些索然无味。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眼下他需要做的,是解决这家人的窘境。

……

随便扒拉了两口,楚天耀也关上门离开了家。

临出门时,楚天耀明显感觉到四周不少人看向他的眼神颇有些异样。

都是在一栋楼里住的,今天周勇军上门来闹腾了一番,这事自然也瞒不过这些左右邻舍。

不过楚天耀也懒得理会这帮人,锁好门便径直朝着厂部走去。

他今天要做的第一件事,便是搞钱。

至少,先得把刘娜的钱还上,帮这个家撑过眼前的难关才行。

而楚天耀没记错的话,厂子里应该还欠着一笔六百块的抚恤金没发给他。

楚田山好歹也是个车间主任,放在这永宁酒厂里,也算是个不大不小的中层干部,按规定,这个级别的干部死后,家人能领取一笔六百块的抚恤金。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笔钱拖了三个月,一直没发到他的手里。

楚天耀怀疑这其中有人在搞鬼,所以他打算亲自去一趟厂部,要是不行,就厚着脸皮闹一闹。

毕竟都是为了生活,不丢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