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9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医妃是名门贵女

重生医妃是名门贵女

悠悠南山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柳舒颜前世努力了一辈子,终于熬成了名门闺秀之典范,可到头来,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落得一个凄惨而死,尸骨无存的下场。再睁眼,她重生到人人嫌弃的京城第一女纨绔的身上。重活一世,柳舒颜不再勉强自己拘泥于形式,她吊打渣男恶女,一路逆袭崛起,成为人生赢家。小日子混得风生水起时,她发现自己身后跟着一个不怀好意的男人。

主角:柳舒颜,秦封辰   更新:2022-07-16 00:3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柳舒颜,秦封辰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医妃是名门贵女》,由网络作家“悠悠南山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柳舒颜前世努力了一辈子,终于熬成了名门闺秀之典范,可到头来,却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落得一个凄惨而死,尸骨无存的下场。再睁眼,她重生到人人嫌弃的京城第一女纨绔的身上。重活一世,柳舒颜不再勉强自己拘泥于形式,她吊打渣男恶女,一路逆袭崛起,成为人生赢家。小日子混得风生水起时,她发现自己身后跟着一个不怀好意的男人。

《重生医妃是名门贵女》精彩片段

“轰隆!!”

雷声轰鸣,夜雨滂沱。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般对我?!我平日里待你不薄啊……柳瑾霜!!”柳舒颜匍匐在地,撕心裂肺地仰天大吼。

黑色的血迹从嘴角流下,她满是污泞的背上扎着一支三角毒镖,在暴雨冲刷之下,血水不断淌下,顺着低处汇聚成一条红河。

一道电闪雷鸣划过,将她那张脸照得惨白恐怖,犹如厉鬼一般。

“呵呵……”一袭蓑衣的高挑纤细身影缓缓走到柳舒颜面前,低头时,满脸的得意与嘲弄!

“姐姐,要怪就怪你自己太蠢!引狼入室,识人不清!你这般只识‘仁德柔嘉’的大家闺秀,最是惹人讨厌了!!”

说着,柳瑾霜抬起脚,狠狠地踩在柳舒颜的右手腕上!

“啊!!”

柳舒颜的身体一僵,迅速地蜷缩成一团,试图推开柳瑾霜的左手青筋乍现,血管突起,面部扭曲!

“哈哈哈哈——”柳瑾霜笑的猖狂,俯下身,一把揪住柳舒颜的头发,用力往后一扯,“对了,姐姐,我还要告诉你一桩喜事呢。”

“我有喜了,是三皇子的骨肉。”

“什……什么?!”柳舒颜双眸猛然瞠大,僵直着脖颈,目光落在柳瑾霜的腹部,而后飞快地移开视线,不断摇头,声音沙哑透着颤抖,“我不信!你骗我!子皓怎会与你在一起?!”

“哈哈哈,姐姐,你再仔细看看,这上面刻着的字是什么?”

柳瑾霜伸手,一把拔下柳舒颜背后的飞镖,在柳舒颜的面前轻轻摇晃,眉眼间皆是得意。

即使是黑夜,可那个朱红色的‘皓’字,无比清晰地撞进柳舒颜的眸底,砸在她的心上!

“不!”柳舒颜疯狂摇头,眼底翻涌起巨大的风浪,癫狂地想要推开那个取她性命的毒镖!

不是的!

这是柳瑾霜的栽赃!

子皓那么爱她!

“啧,你还想自欺欺人到什么地步?若不是皇上赐婚,子皓早就毁了这婚约了!”柳瑾霜一脸厌恶,将飞镖扔在柳舒颜的面前。

她嘴角微微翘起,“你真以为,子皓就喜欢你这样?呸!他一看见你那副大家闺秀的死板样子,就觉得你无趣,甚至想吐!!”

“而且,以你的聪明,又怎能猜不出来,没有子皓的授意,他贴身的飞镖,别人根本就拿不到呢!”

原来,最爱她大家闺秀的模样,最爱她柔情似水的眼眸,通通都是在骗她!

原来他与别的男人都一样!

“呵呵……原来一切都不过是裹毒的蜜糖……”

看着柳舒颜万念俱灰的眼眸,灰暗得连绝望都已经消失,柳瑾霜畅快的勾勾唇,忽然向后退了几步,朝身后抬了抬手

只一瞬间,万箭齐发,夹着夜雨袭来,落在柳舒颜身上!

柳舒颜瞬间被射成了刺猬!

她死死盯着柳瑾霜,血泪从眼眶流下,口中鲜血不止,用尽了最后一丝力气,一字一句地道:“柳、瑾、霜,秦、子、皓!我绝不……放过你们!!”

她话音一落,双眸依旧大瞠,已然没了气息……

黑夜中,手上的玉镯被雨水洗涤的熠熠生辉,泛着柔和的光泽……

柳瑾霜冷笑一声,大步上前,将化尸粉洒在了柳舒颜的尸体上,眼中不由闪过一抹快意,“呵呵,终于死了……”


痛!

浑身刺骨的疼痛!宛若身体被拆开,正在重新组装一样!

耳边响起一阵阵嘈杂混乱的声音。

柳舒颜睁开眼,便看见了头顶大红色的帷幔。

她愣了一瞬,目光逡巡周围,床头站着的尽是陌生的面孔,房中满是各式各样的兵器和暗器……

怎么回事?!

她不是被柳瑾霜那贱人害死了么?!

为什么会在这里?!莫非是被人所救?

此时,耳边突然响起一道激动的声音,“小姐醒了!!太好了!!快!快去禀告老将军!!”

她凑上前来,双眼含泪:“小姐,您总算醒了,吓死奴婢了……”

只见眼前的小丫头十四五岁的模样,梳着花苞双髻,穿着一身翠绿色的衣裳,再加长得白白胖胖的,像极了一个刚打开的粽子。

“你是何人?”柳舒颜微蹙着眉头,眼底疑惑重重。

小丫头愣住了,一脸震惊地道:“小姐,您不认识奴婢了么?!奴婢是您的贴身丫鬟翠竹啊!小姐……”

她话音未落,被吼得头晕的柳舒颜连忙抬手打断她的话,揉了揉眉心。

“小姐……”翠竹仰头可怜巴巴地看着她,呜咽地喊着。

柳舒颜皱了皱眉,扶着床柱起身,不顾头晕目眩,推开众人,踉踉跄跄地朝着房中那梳妆镜前走了过去。

此刻正值晌午,一张巴掌大的小脸被清晰地映照出来。

镜中的少女眉眼如画,神色清冷,肤如白雪,小巧的鼻子又尖又翘,红唇如凝,清冷中倒映出几分俏皮来。

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额头左侧那块泛红的伤疤,茶盏那般大小,看着十分突兀。

柳舒颜心中惊骇无比!

她轻抚这张脸,愕然地看着镜中人同自己做着一样的动作,瞪大了双眸,脑海中顿时闪过一个人影……

那个在北邺秋猎上,唯一一个敢身骑骏马纵横驰骋的女子,结果在众人狩猎的时候闹出了乱子,身下的白马差点将尚书大人才七岁的小儿子踢死……

仗着自己的父亲云逸君功赫赫,就无法无天礼数全无的将军府嫡女,一个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的纨绔少女,一个嚣张跋扈倒几乎整个北邺皇城都知道的少女……

云璎珞!

即便这张俏皮艳丽的脸上多了一道疤,她也不会认错,当年在秋狝围场上看到的那一身红色戎装的娇艳少女!

她竟魂穿到了这个纨绔少女的身上?!

“小姐,呜呜……您莫要难过了,大夫都说了,您这烫的疤痕不重,定然会好的……”翠竹见她发楞,忙小心翼翼地上前安慰。

“这疤痕究竟是怎么回事?”

“小姐当真不记得了?”翠竹瞪大了眼睛问。

柳舒颜点点头。

翠竹抿抿唇,犹豫半晌才开口道:“五日前,小姐夜探秦王府……偷……偷看秦王沐浴,被秦王发现,秦王怒极,用茶盏直接将您打晕在了凤栖池外。”

“秦王……不屑安置您,派人通知了老将军,老将军也觉得丢人,让赵虎赵勇二人将您从王府给抬了回来,那日之后,您便一直昏迷到现在……”


秦王秦封辰?

秦王此人,是当今北邺皇上瀚景帝最小的儿子,排行第九,自小聪慧过人,最得皇帝盛宠!

奈何身体羸弱,整日以汤药加身,所以未被封为太子!

瀚景帝为补此憾,在秦封辰五岁的时候,便封为王,更是大兴土木,建造府邸。

常听京中人传言,秦王府堪比皇宫华贵,亭台院落,无一不是金雕玉砌。

秦王最得瀚景帝宠爱,又不夺皇位,所以成了皇城中所有皇子甚至是大臣们的巴结对象。

奈何秦王此人,不爱珍宝,不近女色,又无甚嗜好,为人矜贵冷傲,秉性又阴晴不定,委实是难以接近。

所以,她是因着秦王将云璎珞打伤,才借着她的身体重生的么?

那……真正的云璎珞呢?

柳舒颜看了眼翠竹,“今日是的何年何月?”

“回小姐的话,今日是瀚景帝三十七年六月初五。”

什么?!这已经是三年后了么?

昨晚她被万箭穿心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可她竟已经死了三年了么?!

柳舒颜闭了闭眼,颤声道:“柳丞相家的嫡女柳舒颜……可有什么消息?”

“啊?”翠竹好似没听懂似的,好半晌才反应过来,“小姐怎么突地提起她了?”

“奴婢听说她不愿意嫁给三皇子,同旁人私奔了,柳丞相和三皇子几乎派人找了几个月,可却音讯全无,听说三皇子还因因此颓废了许久呢……”

“哈哈哈……”柳殊颜大笑起来,笑得极其讽刺,笑得泪水隐隐。

秦子皓啊秦子皓,你为何不去做戏子?!

这‘深情似海’可演得真好啊!连将军府的一个小丫头都给骗了过去!害死她也就算了,还要给她扣上一顶‘私奔’的帽子!!

“啪!!”柳舒颜一掌拍在了桌上,翠竹吓得一抖,“小姐,您怎么了……”

柳舒颜并未回答她的话,平复一番情绪后淡淡地道:“后来呢?”

“后来人没找到,皇室受辱,皇上本想将柳家满门抄斩的,柳家二小姐请命替嫁,三皇子也替柳家求情,柳丞相将柳家大小姐的名字逐出了族谱,皇上这才消了怒气。”

柳舒颜闻言,只觉得浑身冰冷!

她被人迫害而死,被逐出族谱,可这两个贱人却双宿双栖!!

呵呵,她真的太痛太恨了!!

“他们的孩子呢?”

“小姐是说如今三皇子的侧妃柳妃的孩子吧?听闻是个早产儿,是个小世子,三王爷对他宠爱有加,皇上也是十分喜爱,每回入宫都赏赐许多宝贝呢!”

呵呵,什么早产儿?!

那不过是这两个人背叛迫害她的孽种罢了!!

柳舒颜怒急攻心,脑中眩晕,脚步踉跄,竟一个没稳住,朝一侧栽去——

身侧顿时响起了翠竹的惊叫声,“不好了!!来人啊!小姐又晕过去了!!”

“爹!不要赶走我!!”

柳舒颜大喊一声,猛地惊醒,她看了眼周围,这才松了口气。

她竟做了个噩梦,梦中她回了丞相府,丞相府上上下下的人都在指责她!

最终她爹爹的柳权出来了!

她本想上前同他说清楚一切,可是柳权根本不听她的解释,直接让人将她拖了出去,还大喊道:“我没有你这般不知廉耻的女儿!!”

此刻脑海中尽是梦中场景!

曾经她爹爹那般器重她,可却因为那把误解,将她扫地出门……

尽管是在梦中,柳舒颜亦是无比心痛。

不行,她一定要回丞相府,将这一切同她爹说清楚!

思及此,她忙要起身,此刻翠竹慌忙地走过来,大步上前道:“小姐方才是在唤老将军么?将军如今在校场,晚些便归。”

柳舒颜没理会她,起身便道:“更衣,我要出门。”

“啊?!小姐,老将军临走前吩咐了,说若是您醒了,不能让您随意出去,免得惹是生非……”

翠竹话还没说完,柳舒颜便冷声打断了她,“更衣!若是再啰嗦,我定不饶你。”

她的眉眼间透着凛冽的寒霜,如同刀刃一样刮过翠竹的脸庞。

翠竹心中一颤,惊恐地低下头!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