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9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老公们好黑少你老婆到了

老公们好黑少你老婆到了

今歌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黑黔霆这个名字在豪门中无人不知,他是商界翘楚,掌控着商业经济命脉,行事果断,是无人敢招惹的存在。尽管他已经死了九个老婆,但依旧有众多名媛前赴后继。可是这样一个优秀的男人却娶了一个智商只有四岁的小傻子,并且把其当成了手中宝……

主角:景芝蕙,黑黔霆   更新:2022-07-16 00:5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景芝蕙,黑黔霆 的女频言情小说《老公们好黑少你老婆到了》,由网络作家“今歌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黑黔霆这个名字在豪门中无人不知,他是商界翘楚,掌控着商业经济命脉,行事果断,是无人敢招惹的存在。尽管他已经死了九个老婆,但依旧有众多名媛前赴后继。可是这样一个优秀的男人却娶了一个智商只有四岁的小傻子,并且把其当成了手中宝……

《老公们好黑少你老婆到了》精彩片段

黑少,你老婆到了。”

赵日天带着景芝蕙进入了位于江城天琴港别墅区中心的新中式别墅,径自走到正靠坐在沙发上看文件的黑黔霆跟前。

黑黔霆穿的黑色衬衣黑色长裤,没打领带。他是天生的衣架子,将这最普通的颜色演绎出无人企及的优雅尊贵。侧影就像是杂志里走出来的男模,让人过目难忘。

听到赵日天的声音,黑黔霆缓缓抬起那张仿佛是顶级工匠精雕细琢出来的英俊脸孔。但最勾人的,还是他那对如同鹰隼犀利黑眸。这转瞬间营造出扑面而来的威慑力,让人胆战心惊、不自觉想对其俯首称臣。

许是被黑黔霆的气势吓到,景芝蕙进门之后就一直躲在赵日天的身后。

直到赵日天无情的将她拽出来,命令道:“快点和你老公打招呼。”

黑黔霆微微挑眉,终于看清她的模样,景芝蕙看上去年纪不大,巴掌大的小脸上清晰可见细小的绒毛。

最为讨喜的还是她那双眼睛,眼瞳极大。

她快速掠过黑黔霆以及赵日天后,便怯生生的说到:“老公们好。”

景芝蕙的声音清脆悦耳,像百灵鸟一样动听。

可她的这一声招呼,让赵日天和黑黔霆的脸色皆有了微妙的变化。

而景芝蕙本人似乎还不知道自己犯了错误,正歪着脑袋看着他们。

这导致气氛一度非常尴尬。

为了躲避这不对劲的气氛,赵日天索性从西装里兜摸出了两个红本,往黑黔霆那边丢去:“赶紧持证上岗,造出小人。这样你家老爷子也不用每隔一段时间就使唤我都要往这边送女人!”

撂下这话的同时,赵日天立马往大门处走去,省得别人总说他们两个大男人整天勾搭在一起,怀疑他俩要相依为基。

分明是背对着赵日天的黑黔霆,像是后脑勺也长了一对眼睛,在赵日天往他这边丢来红本之际稳稳当当接下。黑黔霆的鹰隼快速掠过本子上的三个字——结婚证!

景芝蕙好奇的看了看黑黔霆手里的红本,又瞅了瞅朝着大门口走去的赵日天。呆愣不过几秒,她便挪着小碎步紧跟上了赵日天。

不过景芝蕙还没有靠近玄关,她背带裤的一根带子就被扯住了,紧接着她就被带进了一个人的怀中……

那人的胸膛很硬,景芝蕙捂着被撞得发红的小鼻子,可怜巴巴的抬头。

是黑黔霆。

他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她的身边,大掌紧握着景芝蕙的纤腰。

“没让你走。”

他的声音很好听,低沉浑厚又富有磁性。

景芝蕙呆呆的盯着跟前近在咫尺、格外英俊的男人,懵懂的小脸上写满了彷徨无措。

那无害激萌的感觉,让黑黔霆伸手挑起了景芝蕙的下巴,仔细端详。

此时,景芝蕙的关注了又被那红本吸引了过去,垂眸好奇的盯着,像是要盯出花来。

从黑黔霆的角度看下去正好可以看到女孩过分纤长的睫毛如同两把小扇子,眨眼间扑扇着像是猫爪挠着黑黔霆的心。

这清贵逼人如同王者般尊贵不可一世的男人,即使恶名在外,但只要他出现的地方几乎所有人都会主动靠近他、讨好他。哪怕他死了九个老婆,想要爬上他床成为他老婆的女人更是数不胜数。

习惯被奉承、谀媚的男人生活里忽然闯进了一个待他漫不经心的异类自然有些不适应。

黑黔霆甚至怀疑这是景芝蕙想要引起他关注的手段!

这让黑黔霆一度产生了想要捉弄景芝蕙的心思……

“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丈夫。”黑黔霆悠然收紧了环在景芝蕙腰身上的那条胳膊,让女人柔美的身段完美的贴在他的怀中。

伴随着这成熟而富有磁性的声线落下的,还有黑黔霆的吻。

不过,黑黔霆的吻并不是落在景芝蕙的唇或是脸颊,而是……眼睛!

被吻的景芝蕙,抬起头呆呆的盯着黑黔霆。

几秒钟后,她的视线又落在她那正忙着抠裤腿的小手上。

依旧不和他说话,也不多看他一眼?

很好!

他倒是要看看她还能装到什么程度!

黑黔霆的吻开始向下偏移。从她嫣红的小嘴,移向她迷人的天鹅颈。

不似其他女人身上带着浓烈的香水味道,景芝蕙的身上只有沐浴乳的芳香,淡淡的却出奇好闻。

再者,她的皮肤白皙细腻,碰着如水煮鸡蛋,让如同沾染罂粟,沉溺其中不能自拔。

可以说,这个女人拥有让男人宠入骨的标配,对极了黑黔霆的胃口。

将景芝蕙逼到角落,越发肆无忌惮的品尝着,然后……

黑黔霆原本以为入手会是一片软绵绵的,可却是一个类似塑料包装的东西,一握还爆了浆,冰冰凉凉的。

等黑黔霆感觉不对劲,将手撤出才发现自己竟然掐爆了一个果冻,一手的粘糊。

这个女人干嘛在身上塞了果冻?

黑黔霆盯着手上那滩果冻一头雾水之时,刚才那怎么被他欺负都没有反抗的家伙忽然号啕大哭了起来:“呜呜,蕙蕙的果冻……”

“你赔我你赔我……”她像是发了狠的小兽,边哭边往黑黔霆那边扑了过去。

正准备拆骨入腹的女人,这会儿竟然冲过来抓他挠他和他玩命,就为了一个果冻!

事情朝着黑黔霆预料之外的方向发展,让他当场愣住了!


赵日天这会儿才离开不久,就接到黑黔霆的夺命连环call。

十分钟后,他就风风火火出现在天琴港新中式别墅。

“有什么事情不能明天再说么?我最近为了那个CASE……”

赵日天推开门后就念叨着,直至他来到了黑黔霆的跟前,看清楚了黑黔霆的模样,那些抱怨的话语即刻被他咽回肚子里,变成了这么一句:“我靠,你这是被人非礼了?”

听到了赵日天的话后,黑黔霆那张俊脸更是阴沉不说,那犀利的鹰隼还狠狠的剐着赵日天。

那眼神好像在和赵日天说,你他妈的要是敢再瞎几把说,你的老命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但赵日天觉得,这不能怪他说话难听,谁让现在的黑黔霆看起来那么糟糕。

衣冠不整也就算了,连那头墨发也是乱糟糟的跟鸡窝头差不多。

更重要的是,黑黔霆的脸和胸口上都有不少的抓痕,一副刚被人糟蹋过的模样。

至于这新中式别墅里的另一个人……

嗯,她正贴在落地窗玻璃上,好奇的张望着窗外的景致。那精致的五官因为过分挤压贴合玻璃成了一滩。

“到底怎么了?”赵日天看了黑黔霆后,视线又若有似无的瞟过落地窗那头如同壁虎的女孩。

虽然赵日天还是很想八卦一下这黑黔霆到底经历了什么,但最后还是憋住了,他可不想英年早逝。

黑黔霆直接就将壁虎景芝蕙拽到了赵日天的跟前:“半个小时内,给我这家伙的资料。”

这几年,黑黔霆所有的工作重心都偏向意大利那边。国内的事情,几乎都是赵日天帮忙打理。

再有,赵家掌管这个城市的信息系统。赵日天想要知道一个人在江城的信息和活动轨迹,比谁都要快。

“她?那些资料都在你家老爷子那边,你要的话我现在就去给你拷贝……”

赵日天打量着那头发乱糟糟,背带裤也只系了一根的女孩两眼说道。

只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呢,就被黑黔霆打断了:“我要的不是景家做出来的资料。”

赵日天正打算继续问点什么。

他和黑黔霆当了多年基友,几年前又一起悄悄到意大利开拓事业,对于黑黔霆的隐忍也最是了解,所以赵日天也很是好奇黑黔霆到底和这刚进门的媳妇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连之前他们的计划都不顾了。

可赵日天还没有来得及开口,黑黔霆那边便给了他答案:“我怀疑她是傻子。”

“不可能吧?”赵日天显然不信,将视线转移到景芝蕙那边,继而还发现了景芝蕙的手上还拿着一根棒棒糖。

景芝蕙正拆着糖纸,一抬头发现赵日天正盯着她还有她手上的那根棒棒糖……

她立马将棒棒糖捂好,还一个劲儿的往黑黔霆的身后躲去,一副生怕被赵日天抢走了棒棒糖的没出息样儿。

黑黔霆正在气头上,对她难免有点嫌弃。见她一个劲儿的往他身后钻去,黑黔霆直接将她从身后拽出,推到一侧。

景芝蕙不满,再度往黑黔霆的身后钻去,然后再度被黑黔霆推开,如此重复!

看到这,赵日天也察觉到了她的不对劲,随即出门调查。

半个小时后,赵日天就将景芝蕙的一些资料送到了黑黔霆的跟前。

“车祸之后智商下滑到四岁的程度,这糊弄谁呢?”

衬衫扣子没系上,精致锁骨暴露着的成熟男人蹙起了眉头,冷峻成熟的侧影瞬间冰封。

老实说,赵日天拿来的这份病历报告没有半点说服力。

车祸之后变成植物人、半身不遂或是失忆之类的倒是见过。可谁见过智商下滑的?

这简直是无稽之谈!

“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人类大脑是最复杂的器官,科学界至今都没能研究透彻……”

看着男人如同冰封而冷硬彻骨的面部线条,赵日天说到一半就瞎掰不下去了。是的,他同样对这份病历持怀疑态度。

半响后,这大厅里终于再次传出了声音。

“喂,出去玩沙子!”

开口的是黑黔霆。他指着隔壁西式别墅前方那个和天琴港别墅区有些格格不入的沙坑,对景芝蕙说道。

“阿霆,天气这么热……”听到最先反应过来的是赵日天,他试图劝阻黑黔霆。

现在正值六月,一年中最炎热,太阳也最为毒辣的季节。

尤其是大中午,地表温度都能煎蛋煎培根。

这温度让景芝蕙出去玩沙,肯定会中暑的。

可赵日天的话还没有说完,景芝蕙就跟被放飞的鸟儿差不多,欢快的朝着沙坑飞奔了过去……

几分钟后,看着在沙坑里挥汗如雨,却还兴高采烈到处刨的忙碌小身影,黑黔霆面如死灰:“看样子诊断没错。”

赵日天:“好像是这样。”

不是傻子的话,谁会顶着艳阳刨沙?


“景洺和他名下的动产不动产资料,明天我要看到。”

景芝蕙到外面刨沙后,黑黔霆便吩咐着。

“没问题。”赵日天回复道。

从发现景家竟然把景芝蕙这傻子弄来糊弄他们后,赵日天就猜到黑黔霆是绝对不会放过景洺。

说到这,赵日天自然也想问一下关于景芝蕙的处置问题。

“这是我的,不准你在这里玩。”就在赵日天开口之际,外头忽然传来了声响。

赵日天与黑黔霆循声望去之际便看到那一幕……

刚才顶着烈日刨沙的小傻子和一个穿着皮卡丘连体裤、年龄看上去不超过五岁的小男孩扭打在一块!翻滚中,两人身上脸上头发上都是沙子。

“啧,年纪轻轻的,怎么成了傻子呢?”赵日天正为景芝蕙感叹惋惜之际,身侧一道黑色身影一闪而过。

担心傻子会没命,赵日天只能快步跟上去。

唉,这劳碌命!

黑黔霆与赵日天一前一后赶到案发地点的时候,胜负已揭晓。

景芝蕙拿着那到手的小铲子,继续挖着金色的沙子,操着胜利者的姿态玩得不亦乐乎。

打不过傻大个的小男孩则看着景芝蕙手中的小铲子,红了眼眶。

“把铲子还给他!”

受过高等教育的黑黔霆见不得这种恶劣的蛮横争夺以大欺小,冷声训斥着景芝蕙。

“就不,这是我的。”

景芝蕙非但不听劝,还握紧了手上的小铲子将其藏到了身后。

她小嘴撅着,还振振有词:“别的小朋友都有玩沙子的小铲子,就蕙蕙没有。蕙蕙也想要小铲子……”

那一瞬,男人抬手按着被气得发疼的太阳穴,整个人如同冰雕。

“你……”赵日天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弄得火冒三丈。

黑黔霆刚才训斥她的声音是不大,但暗藏着滔天怒火。

这会儿再不将景芝蕙弄走,赵日天真担心会血溅当场!

可赵日天的话还没有来得及说完呢,刚才被抢了小铲子、红了眼眶的小男孩竟然趁着景芝蕙不注意将她藏在身后的小铲子抢回。

“我的小铲子……”痛失心爱小铲子的景芝蕙直接一屁股坐在沙坑中,歇斯底里的哭起来,像是受了天大委屈。

豆大的泪水,不断从她被太阳炙烤得红彤彤的脸蛋上落下。

黑黔霆死死的盯着那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双腿还乱蹬溅得他整条裤腿都是沙子的女人,身上那种阴戾逼人的气势越演越烈。

艳阳高照,赵日天却感觉到背脊发寒。

这股寒气的由来,自然是他身侧那个眼神自带冰刃的男子。

如果他是景芝蕙的话,这一瞬赵日天直接选择狗带。

赵日天一度屏息等待着。

可料想中的血腥场面迟迟没有上演,倒是……

黑黔霆直接上前,动作极其利落的将地上的景芝蕙往肩头上一扛,然后朝新中式别墅迈开那双比例完美的大长腿。

景芝蕙安静了片刻,才似后知后觉的发现被黑黔霆扛走,即将和心爱的小铲子分离,“呜呜,小铲子……蕙蕙的小铲子!”

她不止哭,还在黑黔霆的肩头上闹,乱蹬着腿。

这举措,一度让边上的无辜群众赵日天遭殃,整张脸和头发上都是景芝蕙身上溅下来的沙子。

“我给你买,闭嘴不准哭!”不管景芝蕙如何歇斯底里哭嚎,黑黔霆那边仍没有停下步伐。

“他的铲沙工具有13种,我要比他还多的铲子。”可能是听到黑黔霆承诺要买小铲子,景芝蕙的哭声小了不少,还用带着哭腔的小嗓音提要求。

“好,买最多铲子最豪华的套餐……”男人明显带着怒意的嗓音中隐藏着无奈和妥协。

“我还要他身上那种衣服!”

“晚上让人给你定做……”

随着黑黔霆渐行渐远,景芝蕙的哭声也越来越小。

边上无辜群众赵日天抹掉了鼻子上沙子后,又郁闷不已的瞅了那渐渐远去的两道身影。

这莫名其妙被塞了一肚子狗粮撑得慌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在线等,挺急的!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