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9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冰山宫主惹不起

冰山宫主惹不起

手写我心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三个月前,陆断风是大家族陆家高高在上的少爷,可如今他只是一个丧家之犬!家族衰败,他费尽心思才得到了进入学院修炼的机会。令人没有想到的是,之前与他情深意切的未婚妻如今却依偎在死对头的怀里!受尽羞辱的陆断风立志变强,只有成为强者才能一雪前耻,才能被人瞧得起!

主角:陆断风,寒冰月   更新:2022-07-16 01:2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断风,寒冰月 的女频言情小说《冰山宫主惹不起》,由网络作家“手写我心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三个月前,陆断风是大家族陆家高高在上的少爷,可如今他只是一个丧家之犬!家族衰败,他费尽心思才得到了进入学院修炼的机会。令人没有想到的是,之前与他情深意切的未婚妻如今却依偎在死对头的怀里!受尽羞辱的陆断风立志变强,只有成为强者才能一雪前耻,才能被人瞧得起!

《冰山宫主惹不起》精彩片段

“明哥,这冰海学院的日出实在太漂亮了。”一道悦耳的少女声。

夕阳之下,一对男女相依着,女的更是很兴奋地指着灿烂的天空一阵欢笑。

却不知道同样有一位身穿黑衣的少年在他们身后站如喽喽。这名叫陆断风的少年约十四岁,身体偏瘦,肤色黝黑,略微稚嫩的脸庞却流露出坚毅的表情,漆黑的瞳仁中散发出股狠劲。

正是这声音轻轻拨动了陆断风藏在心里最深处那根琴弦,一旦碰及便打破了他心里的沉静,在心中浮起道道涟漪,随之扩大,最终像脱缰的野马那样澎湃的撞向心头,令他身体和心灵都颤抖不已。

眼前这少女还是一如既往的俊俏秀美,雪白细嫩的肌肤,乌黑透亮的双瞳,纤细柔软的腰肢,袅娜多姿,娉婷玉立。

这是他思夜想万般牵挂恨不得将她揉进心里的女孩——刘雪。

他没想到三个月前还和自己你侬我侬的女孩,居然会在这个学院小鸟依人那样躺在别人的怀里,这一幕令他心碎一地。

太多的话语难以说出,全部堵塞在心头。其实在他家族衰败之后就再没见过她的芳踪,去她家找她的时候,发现她家空旷一片,人影散尽。

以前和她的偶遇他惊喜万分,可现在只有伤只有痛,因为现在与她厮守相对的不再是自己,她投入的怀抱不再是自己的,而是自己曾经的死对头,陈家少爷陈明。

“哈哈......”的确有点天意弄人,陆断风自嘲的笑了。

陆断风笑了,三个月来第一次笑了,笑得阴森恐怖,让四周的环境都诡异起来。

陆断风的笑声惊醒了在甜蜜纠缠的两人,待两人抬头一望,才发现眼前之人正是以前的熟人。

在陈明看来,他陆断风家族衰败后只不过是一块他随意踩踏的石头,根本毫无意义可言,在心中更是对他不屑一看。

而对刘雪来说,他不再是以往有财有势的他了,可能连曾经那点点滴滴的爱意也随着岁月流逝,随着物质的追求慢慢泯灭而去。

“哦,原来是陆家大少爷啊,没想到你也会来到这里,恐怕这个参加冰海学院观光的名额是你家人砸锅卖铁换来的吧?”陈明眼睛一挑讥讽道。

陈明知道陆断风背后陆家的实力现在不如自己家的实力,本人更是远不如自己,想到这里他恨不得将陆断风的尊严一点一滴践踏而去。

其实陈明和陆断风的家族同处于一个城镇,所以平时明争暗斗,磕磕碰碰总少不了,以至于两家的关系闹得很僵,两人因此关系更是恶劣。

陆断风并没有理会陈明的嘲讽和狂傲,也没有这个心态去理会。

“为何?”

陆断风真没想过在这里能遇到刘雪,更加没想到他曾经喜欢的女孩会跟他的死对头待在一起,家族衰败,感情背叛,双重打击下,他仿佛感觉天几乎要塌下来,险些站不稳脚步。

但他想要个理由,一个值得她背叛自己的理由,即使对他而言非常的残酷。


陆断风犹如巨鹰那样犀利的眸光死死盯着眼前这个被视为他全部的可人儿,用平静而低沉的语气说道。

面对陆断风的责问,刘雪并没有作答,低着头保持沉默,也许她对陆断风还是有些愧疚之感,毕竟她曾经是个心地善良的女孩,只不过抵不住岁月和残酷的现实摧残而沦陷在荣华富贵之中。

“为何?就凭我现在家世比你陆断风的强,修为比你强,什么都比你好,这一切还够不够?”陈明狂傲的道。

他说完便搂住刘雪纤细柔软的腰肢,向陆断风摆出一副挑衅的姿态。

此时的陆断风脸色变得有些苍白,目光随之黯然,拳头还是紧紧攥着,她没有反抗没有挣扎,眼前一切对他来说是那么的残酷。

“为何?”陆断风对着刘雪的俏脸突然狂吼一声。

此话一出,立马把周围的众人都吸引过来,议论纷纷,他们作为看客当然喜欢看这样的热闹。

这吼声彻底把刘雪惊呆了,这以往迷醉于自己石榴裙下的少年,万万没想到他居然敢在众目睽睽之下这样对自己嘶吼并怒视自己,她的心不禁燃起一股怒火,犹如火山爆裂一般涌上心头,刚才还存在少许的愧疚和善良便一消而散,俏脸即刻抹上震怒之色。

加上众人之间还有些人指着她说三道四,她终于忍耐到极限,忍无可忍。

“对!陈明就是什么都比你强,比你好,比你优秀!”

“你看看你以前的样子,不求上进,天赋本身就不高,还整天游手好闲,你有想过自己的前程,自己的未来吗?还口口声声说喜欢我?那你想过我未来的日子吗?”

“若你不是陆家大少爷,你陆断风算个什么东西?”

“对没错,你是我小时候最大的朋友,但你已经十六了,你想过自己作一番事业吗?你想过为家族出力吗?你想过如果没有你族人的庇护,你活成什么样子吗?”

“陆!断!风!你摸着自己的良心回答我啊!”

刘雪此刻如同发怒的母豹,每句话都咄咄逼人,板着脸对断风一次又一次苦苦逼问道。

随着旁边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听了刘雪的话语后,都在底下向陆断风指手画脚。

“原来这只是个纨绔子弟,现在家里衰败了,成为落魄的穷小子一名。”

“就是啊,自己不好好努力去珍惜人家,还敢问人家为什么。”

“被甩不问问自身原因,还要脸不?知廉耻不?活该被甩!”

“姑娘你做得不错,你这模样怎么能委身于这样的纨绔子弟呢?”

“......”

陆断风现在即使有千言万语,也说不出,死死的卡在咽喉,吞咽不得,极其难受。

面对众人的指责,陆断风才开始意识到自己以往都多么的不成熟,总以为自己认为最好的东西给了她,便是对她爱意最好的表现,她就会开心快乐,其实不然,对她来说根本不需要,就像堆积在墙角上的腐朽烂铁般一文不值。

掏心掏肺为她默默做了那么多,原来她丝毫不领情,感动不了她,到头来唯有感动这样傻乎乎的自己罢了。

也许这段恋情从头到尾就是一种错误,自己却不敢承认,而一错再错,最终错得无可挽留,错得全盘皆输。

此刻他能做的只有沉默,不愿意出声也不敢出声,藏在卑微的后头。


“陆断风啊陆断风,这样的自己不要说她会喜欢,就连你都会看不起自己......”陆断风紧攥拳头,无声在心中自嘲。

就在这沉寂的一刻,刘雪的声音再次响起。

“陆断风你说喜欢我对吧?愿意做一切令我开心的事是吧?那么请你跳进前面的这个荷花池,我不想见到你,我就会很开心,那么我就真的相信你很喜欢我,你敢吗?”

刘雪对陆断风自取其辱感到异常愤懑,所以得势不饶人,要让他清楚意识到他由始至终都是个自以为是的蠢货,他什么也不是,想把陆断风最后的尊严狠狠践踏下去。

不得不说,女人可以爱人得疯狂,也可以恨人得入骨。

“跳!”“跳!”“跳!”“跳!”“跳!”

“赶紧跳啊!”陈明更是带头拍手高喊道。

这次陈明就要把陆断风的人和心,都要践踏个粉身碎骨,让他犹如鹰犬一般跪倒在自己的脚底,永远站不起来。

这些看客都向陆断风投出鄙视的目光,甚至更有的对他指手画脚,毕竟看热闹的哪会怕事大呢?不就是图个热闹吗?这火越烧越旺才好。

陆断风越是这样想,他的内心愈发的难受,彷如被刀割一般,痛入骨髓,每一刻都是煎熬,整个人显得憔悴颓废,如同行尸走肉流浪在人世。

他曾想过和她静看日落日出,细数繁星星星,轻踏葱绿草坪,一同携手,相依相亲,白首不相离,多么沁人心脾的一副画面啊。

而当下,她都不曾给自己一个机会,就算是暗淡如烛火的希望也好,自己只要有那么一点点星火,也可以为之去奋斗,哪怕是星星之火,也可能有燎原的希冀,可惜她没有,在自己落魄的时候,甚至连一句诀别的话语都没留下,就投入别人的怀抱中去。

而自己呢?无论在什么环境下,首先想到就是她,他只想听她一个答复,哪怕一句不喜欢也好,无需多言,自己便可以鼓起勇气故作大方潇洒转身离去,也不至于现在在众目睽睽之下露出这般狼狈的模样。

“陆断风做男人做得像你这个熊样,你还好意思活着吗?你干脆按她的话去投河自尽算了,省的在这里丢人现脸。”陆断风在内心对着自己狠狠数落了一番。

即便外面充斥着满满的嘲讽声,但此刻陆断风的心却是平静了许多,也许是心死了,静如幽潭之水,凝视着眼前的荷花池。

“那就以自己的心死给从前的自己做个了结吧!”陆断风无视众人的目光,默哀叹了口气,喃喃自语道。

随之便向荷花池缓缓走去,每一步都显得异常沉重,仿佛每一步都有千斤之重,虽在肉眼中看不出什么,但在他的心灵上印下一个个深沉的脚印,很清晰,难以磨灭,痛很痛,这伤口恐怕连岁月这疗伤剂都难以救治。

而围观的众人逐渐为他让开一条路,若是平常有人愿意为他让路,他或许会很开心,但目前而言,只是为了看自己小丑般的表演,令人无可反驳的是难道自己现在不就是小丑吗?都不要做任何打扮,也可以将这个角色演绎得淋漓尽致,不是吗?

“小丑?演绎?就让你们看个够!”陆断风对天一笑,心里咆哮着。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