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9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替身鬼夫共枕眠

替身鬼夫共枕眠

月上夭灼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结婚一年,林姗姗独守空房。她的丈夫张文斌因一场意外车祸,断了四根肋骨,自此丈夫以身体虚弱为由不肯与她圆房。直到某天,张文斌突然对她索求无度,她本以为是幸福来临的开端,却不想有人告诉她,与她夜夜缠绵的人并非是她的丈夫,而是一只来自阴间的鬼……

主角:张文斌,林姗姗   更新:2022-07-16 01:4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张文斌,林姗姗 的女频言情小说《替身鬼夫共枕眠》,由网络作家“月上夭灼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结婚一年,林姗姗独守空房。她的丈夫张文斌因一场意外车祸,断了四根肋骨,自此丈夫以身体虚弱为由不肯与她圆房。直到某天,张文斌突然对她索求无度,她本以为是幸福来临的开端,却不想有人告诉她,与她夜夜缠绵的人并非是她的丈夫,而是一只来自阴间的鬼……

《替身鬼夫共枕眠》精彩片段

结婚一年,老公从未碰过我。

新婚那几天,我以为他是累着了,也没多问。婚假没结束又倒霉出了车祸,断了四根肋骨,休息了整整三个月。之后他的身体好像就一直特别虚,我当然也没多想。

可是转眼我们结婚半年了,他还是不跟我那个,我就觉得奇怪了。

他一个不到二十七的小伙子,作为一个正常人,难道就没有生理需求吗?宁愿自己一个人睡客卧,放着老婆不愿躺一个被窝?

可是我一个女的脸皮薄,又不好意思问他,好像我多么饥渴似的,侧面提了几次,老公每每都用身体还没缓过来敷衍我。

我觉得不对头了,怀疑他是不是有那方面的问题,所以结婚之前才表现的那么正人君子。在闺蜜的撺掇下,终于拿出勇气正面询问了他一次,结果被他一通冷嘲热讽,气的我再也没跟他说过这事。

婆婆催我生孩子,我妈也拐着弯儿的问我打算什么时候要孩子。每次说到这个问题我就生气,我从小家庭比较保守,跟我妈也不好意思直说。有次婆婆逼得急了,我有些不高兴的说了句,你儿子不肯,孩子我一个人也生不出来啊。

我婆婆一下就把脸拉的老长,斜着眼睛对我说:“自己是下不出蛋的鸡,还把错推到我儿子身上。”

我气的浑身发抖,感觉胸口里就什么堵了似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今年再怀不上,我就让斌斌跟你离婚!”婆婆甩了白眼,重重摔了门走了。

我一下就哭了出来,满腹的委屈,简直恨不得马上就去把结婚证翻出来,跟张文斌把这破婚离了。

当天晚上我跟老公为了这事大吵一架,他摔门离去,半夜我接到医院打来的电话,说我老公张文斌出事了,让我立刻过去。

我当时急了,揣上卡就去医院。张文斌昏迷不醒,满头都是血,我马上签了手术同意书。原想赶紧给他把手续补上,这才注意到他有个朋友一直在这,跟我说手续他都办了,钱也交了。因为不是亲属才耽误着一直没做手术,感觉还很内疚的样子。

他这个朋友我见过,婚礼上他是张文斌的伴郎,叫许磊。我不停对他道谢,要不是他及时把人送来,后果还不一定是怎样。

我想着不好继续麻烦人家,谁知许磊不肯走。他说他跟张文斌打小的交情,今天的事他也有责任,怎么能就这么走人,一定要等我老公好好出了手术室才能安心。

晚上我们俩守了我老公一宿,我老公醒来之后有些迷迷糊糊的,许磊立刻跑去把医生找来,给我老公检查了一下。

医生说一切正常,我长舒了一口气,同时跟我一起呼气的还有许磊,我们俩都愣了一下,相互看了对方一眼,笑的有点不自然。

天亮之后我去给许磊买早点,顺便给我婆婆打电话说这事。结果我回到病房的时候,却看到了令我震惊的一幕——我老公张文斌虚弱的躺在病床上,而许磊捏着我老公的手,放在嘴唇边不停的亲吻,一脸伤心的对我老公说着话。

我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脑袋“嗡”的一声一片空白,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已经冲到床前给我老公狠狠打了一巴掌,居然直接把他打晕了。

“你疯了啊!他伤了头你怎么能打他脸!”许磊突然就没了之前腼腆的模样,一把将我推倒在地,疯了一样冲出去找医生。

我愣愣的坐在地上,眼泪不知何时流了满脸,直到我老公重新被医生推去抢救,我才被护士拽了起来坐在了床沿上。

我终于明白我老公为什么从来不肯碰我,他根本不是什么身体不行,他是个gay!我不歧视同志,但是他既然是同志,为什么还要跟我结婚?

我没注意到婆婆什么时候来的,大约是从医生那儿知道我老公为什么又要抢救,冲上来就撕住了我的头发开始打我,一边打还一边骂,说我是丧门星。

最终我老公抢救过来了,却一直在昏迷,许磊搀着我婆婆的胳膊,和她一起对我怒目相视。

而我已经不在乎了,我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我要离婚!

我神情恍惚的回了家,到处找结婚证却找不到,躺在床上一直流眼泪。

婆婆来了,她面目狰狞的瞪着我大骂,说我是害了他儿子的凶手,想离婚门儿都没有,除非生下孩子,否则她就去跟别人说我偷人!

我气疯了,把她推了出去,又一个人大哭了一场,之后我就在网上查丈夫在医院的情况下我怎么离婚,还去律师事务所咨询了一次,结果却并不理想。

整整三天,我既没工作,也没接任何电话,就窝在家里头,从小没受过这么严重的打击,我觉得我快崩溃了。

我没想到的是,第四天婆婆又来了!这次她既没骂我也没给我脸色看,还一脸讨好的样子,不停的给我道歉。她说之前是她不对,让我别往心里去,态度是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我觉得大约是她知道了她儿子是同志的事,不过我一直拉着个脸,不愿意说话。

“姗姗啊,你和斌斌怎么说都是夫妻一场,他现在昏迷不醒,你就帮帮妈吧。”婆婆几乎是泪眼婆娑的看着我,“我就这么一个儿子,你行行好,要不妈给你跪下了。”

婆婆说着就要跪,我再怎么生气也不能真让婆婆跪下求我啊。

“妈,我又不是医生,我想帮也帮不上啊。”我抓住婆婆的胳膊,无奈的把她扶住了。

“能的能的,只要你愿意,就一定能让斌斌醒过来。”婆婆反手抓住了我的手臂,攥的死死的,就像攥着一根救命稻草,“姗姗,你跟我走。”

我跟着婆婆径直去了医院附近,我以为婆婆是想带我去张文斌的病房,没想到她让出租车司机停在了医院附近的十字路口。

婆婆先是在路口烧了些黄纸果品什么的,又点了三支香恭恭敬敬的拜了拜,将香插在了路边的砖缝里。

我感觉有些莫名其妙,张文斌虽然昏迷不醒可还没死呢,这个时候烧的什么黄纸?

“来,你拿着这个。”婆婆从她的包里掏出一张叠成三角形的黄纸塞给我,然后拿出了一把水果刀。

“妈,你这是要干什么。”我吓了一跳,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

水果刀寒光闪闪,虽然不长,这一刀划在要害也能要了人的命。难不成张文斌已经……婆婆伤心糊涂了,想让我给张文斌赔命?

“别怕,待会儿妈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妈不会害你的。”婆婆说着,在自己手掌上割了一个口子,将流出的血迅速滴在黄纸上,“跟妈走。”

我见婆婆的手还在滴血,慌忙掏出纸巾想给她先包上,婆婆却一把推开,让我别管这个,按她说的做。

我咬了下嘴唇,跟在了婆婆身后,眼睁睁看着鲜红的血珠一滴滴从婆婆指尖流下,从路口一直滴到医院,仿佛一条血滴形成的路标。

“儿啊,妈给你指了路,你可跟好了啊。”婆婆一边走一边念叨着。

我看的浑身直冒鸡皮疙瘩,想说婆婆愚昧,居然相信招魂指路这一套。又忍不住叹息,可怜天下父母心,为了孩子,当妈的真是什么都肯牺牲。

直到从住院楼大门走到病房门口,婆婆才颤抖着将手拿起来捏了个纸团在手里止血。

“快,把手伸出来。”婆婆看着我捧着那个三角黄纸的手。

我以为她是要这黄纸,立刻把手伸到她面前,没想到婆婆麻利的用水果刀划破了我的手掌。

我只觉得手心一疼,血立刻涌出来浸透了黄纸,我都没叫出疼来,婆婆将我一把推进了病房里。

“放到斌斌心口去,快点!”婆婆拽着我就到了张文斌的病床前,一把掀开了被子。

这时我才发现张文斌身上也不知用什么东西画了好多红色的细线,来不及仔细看,赶紧把黄纸放在了张文斌左胸上。

之后婆婆只顾紧紧盯着张文斌,我手心疼得的厉害,就悄悄出了病房去找护士包伤口。

只能说单人病房条件好,连值班护士都好说话,我包好伤口想回去叫婆婆,好歹让她把手也包扎一下。

推门进了病房,我立刻瞪大了眼睛。

刚才还在昏迷的张文斌居然真的醒了,他正靠在床头上,自己拿着杯子小口小口的抿着热水。

“文斌……”我愣愣的叫了一声。

张文斌抬起头,用着一种我从未见过的审视的目光,仿佛以前从没仔细看过我。

 


我被张文斌看的浑身上下都不自在,总觉得眼前这个张文斌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可他还是那个鼻子那张嘴,一时间又说不出到底哪儿不对劲来。

“你醒了?”我傻傻的问张文斌,感觉自己脑子不够用了。

婆婆还真把张文斌的魂儿给招回来了?这也太扯了吧!

“嗯。”张文斌淡淡点了下头,目光垂了下去,看样子好像在考虑什么。

“斌斌啊,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我去叫医生来给你看看。”婆婆这才想起叫医生,赶紧出去了。

我还傻站在原地,感觉有些怪异有些尴尬。

张文斌昏迷之前发生的事情也不过三天,我可还记得清清楚楚。这三天我是怎么过来的,婆婆之前又是怎么说我的,我一个字都没忘。

可让我现在立刻拉下脸跟张文斌说离婚,我一时又说不出口,至少得等他出院了,我们再坐下来慢慢谈吧?

我正想着,婆婆急匆匆拉着医生回来了。我退到一边看着医生给张文斌检查,心里盘算着待会儿怎么跟婆婆开口说我要回去,让我留下照顾一个坑了我这么久的混蛋,我可没那么伟大。

医生说张文斌没什么大碍了,慢慢养着就会好起来。婆婆又激动的眼泪流了满脸,千恩万谢的送走了医生。

“你们都回去吧,我有些累,想一个人好好休息。”医生刚走,张文斌就赶人了。

“那怎么行,妈留下,妈不累,妈不出声不打扰你休息。”婆婆喜滋滋的拉过椅子坐下。

“你在这里我怎么可能当你不在?”张文斌脸色淡然,语气微微有些不悦。

婆婆怔了怔,一脸不情愿的站了起来。

“你呢?”张文斌把脸转向我。

“我回家。”我十分干脆的开口。

“嗯,都去吧。”张文斌点了下头。

我搀着婆婆一起往外走,心里感觉有些怪怪的。张文斌是不是刚醒脑子还不清楚,他的模样也太淡定了吧,而且他说话的口吻怎么和以前不大一样了?

第二天大清早,婆婆打电话叫我和她一起去给张文斌送早饭。我不想去,我现在只等着他出院就跟他离婚。

“姗姗啊,我知道以前斌斌对不住你。可是你想想,人心都是肉长的,你好好对他,他会知道感激的。”婆婆苦口婆心的劝我,“你们年轻人性子倔,动不动就把离婚啊分居啊挂在嘴上。就算你真和斌斌离了,你能保证再找个男人比斌斌对你好?”

或许我是一时被婆婆绕了进去,回想结婚这一年来,觉得张文斌除了不跟我那个之外,对我还是不错的。给我买东西从不心疼,对我爸妈也很好,人长得帅工作又上进,如果我能把他掰直了那我们的婚姻就完美了。

我林姗姗长得不丑身材也不错,受过高等教育人品更没问题,我不信我就比不过一个男人了!

于是我拿出昂扬的斗志跟着婆婆去了医院,却正好撞到红着眼睛的许磊从病房冲出来,差点儿跟我撞个满怀。

我眉头刚皱了一下,许磊就狠狠剜了我一眼,自顾跑了。

我心里这火气简直不打一处来,你个男小三还觉得自己牛逼了么,我才是张文斌的老婆!

这一生气脸色就不好了,进了病房将保温桶重重放在床头柜上,斜着眼睛瞪张文斌。

“你来了。”张文斌的语气很平常,好像老夫老妻相互打招呼那样。他真以为他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我就会顺着他的意思就坡下驴?呵!

我拉着脸:“怎么回事,惹你从小到大的好兄弟伤心了?”

“好兄弟”三个字我咬的特别重,我不信张文斌听不出我讽刺的意思。

张文斌居然脸不红气不喘:“那是他的事,以后他的事情,与你与我都无关。”

“是嘛。”我冷笑,“我已经上过一次当了,你指望我会再被你骗一次?”

“过去是过去,现在是现在,过去的事情我已经不记得了,以后我不会再见他。”

张文斌的脸色很淡然,就像在说什么与自己无关的事。没有苦求原谅,更没有赌咒发誓,与我想象中完全不同。

他的平静的语气和表情,反倒有点震住我了,直觉他没有撒谎。而婆婆也在一边打圆场,东拉西扯的各种夸张文斌的好。

我还没有想到该说什么,张文斌居然掀了被子下了病床,他说他已经没事了,要出院。

婆婆当然不肯,他这次伤的严重,一次手术一次抢救,刀子都动在脑袋上,现在还在留院观察期。可张文斌非常坚持,一定要出院,婆婆是拗不过张文斌的,只好同意了。

我冷眼旁观,决定以静制动。

从医院出去的时候,我在角落里看到朝我们张望的许磊,他盯着我的眼神无比怨毒,就好像我是抢了别人老公的小三。

我假装没看到他,故意搀了张文斌的胳膊,趾高气昂的走了。我是恨张文斌欺骗我,不过能气一下许磊,我更乐意。

婆婆跟我们一起回的家,看样子是怕我不肯好好照顾张文斌,准备留下住几天。

“你先回去吧,我跟姗姗有话说。”张文斌淡淡瞥了婆婆一眼。

婆婆看着我们欲言又止,最后只叮嘱张文斌注意休息,就走了。然而婆婆走了之后,张文斌却没说什么别的,而是翻了翻冰箱里的食材,拎出一只鸡来让我炖上。

“我看你这几天肯定没有休息好,也没好好吃饭,从今天开始,你要注意保养自己的身体。”张文斌说这话的时候没看我,而是一样接一样的把冰箱里的食材往外拿,“生气伤的是自己的身,别人可没法替你受罪。”

或许是张文斌最后那句话起了作用,我觉得没错,我何必为了别人伤害自己呢?

张文斌进了卧室,我在厨房剁鸡,手机忽然传来短信提示,是个陌生号码,我没多想就划开了。

“林姗姗,他根本不爱你,娶你不过是把你当成生育工具,何况他根本没碰过你。你知道我们多久做一次吗?你知道每次我都让他多爽吗?哦,不好意思,我忘了你是个处女,不知道个中滋味。不过就算你知道,你也永远不能明白他跟我在一起是什么感觉。”

我的脑子“轰”的一声,捏着手机的手抖得不成样子,我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叫嚣着愤怒,这短信上的每一个字,都像刀一样剜在我心上。

我从不知道原来这种事情也可以成为别人羞辱自己的理由,虽然我名义上是张文斌的妻子,可从来跟他翻云覆雨的另有旁人!

我想也不想就冲进了卧室,狠狠把手机摔在了躺在床上的张文斌胸口。

手机“咚”的一声砸在他身上,弹起来又落在地下,张文斌居然没喊疼,只是微微皱了下眉,将手机捡了起来。

张文斌正在看手机,短信居然又发过来了。

“别以为你婆婆真向着你,你等着瞧吧,你生下孩子那天,就是阿斌回到我身边那天!”

我狠狠瞪着张文斌,眼泪蓄满了眼眶,却努力的不想让它们掉出来。我紧紧的咬着嘴唇,咬的自己满嘴血腥味。

张文斌伸手点了拨号键,当着我的面,将电话打了回去,还打开了扬声器。

“怎么,忍不住想来骂人了吗?不过我倒想问问,我有哪句话说错了?”许磊讥诮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

“我不是来骂你的,我只是来警告你。”张文斌淡漠的张口。

电话那边的许磊似乎怔住了,喃喃的叫了声“阿斌”,张文斌也没管,只继续跟他说,如果他敢再继续对我纠缠不清,就不要怪他不讲情面。

“阿斌,你,你说什么,你怎么能这么跟我说话?”许磊像个小媳妇似的在那边嘤嘤哭泣起来。

张文斌好像根本没心情和他多说话,“记住,这是最后一次警告。”说完,张文斌就把电话挂了。

我有些愣,没想到张文斌对许磊的态度居然这么冷漠,如果真是演戏,那他的演技也太好了。

“别以为这样我就会信你了!”我迅速回神剜了张文斌一眼,跑出了卧室,将没憋住流出来的眼泪立刻擦掉。

林姗姗,你可得警醒点儿,如果发现有任何蛛丝马迹表明你老公真的怀了许磊说的那些心思,你就赶紧跟他离婚,别再浪费一秒钟的感情!

我收拾心情回厨房做饭,婆婆居然又回来了,见我炖了鸡汤,大约是觉得我和张文斌和解了,笑呵呵的从包里拿出一个纸包来。

“这是我去老中医那给斌斌开的补药,你就放鸡汤里一起炖上就行,很方便的。”婆婆把纸包放在了流理台上,凑到我耳边低声说,“不过他刚出院,这两天你们先别同房,日子还长嘛。”

我被婆婆说的闹了个大红脸,我根本没往那方面想。婆婆朝我眨了眨眼睛,说不打扰我们小两口二人世界,连口水都没喝就走了,真是为他儿子操碎了心。

婆婆前脚刚走,张文斌后脚就进了厨房,他把婆婆留下的纸包拿起来闻了闻,直接扔进了垃圾桶。

“别让她知道。”张文斌丢下这句话转身就走,似乎是特地来做这个的。

我觉得有些奇怪,张文斌以前对他妈相当言听计从,怎么会扔了她拿来的补药?这母子俩到底出什么事了,还瞒得我滴水不漏,以前可从没有过啊。

我悄悄把那个纸包从垃圾桶里又捡了出来,用塑料袋包好,藏进了橱柜里。

 


晚上我洗完澡准备睡觉,才想起张文斌今天一直在大卧室里,而且看他的样子,似乎不准备回客卧。

难道他今晚想跟我一起睡?

门忽然被拉开了,张文斌穿着睡袍出来,见我在发呆,似笑非笑的看了我一眼。

我不知怎么的就被他这表情惹恼了,一把拨开他进了卧室,直接钻进被窝,背朝门躺下了。

张文斌也没说话,不多时浴室里传来水声,我忽地就从床上坐了起来,他脑袋上的伤口可不能见水!

我赶紧跑去敲浴室门:“你去浴缸泡泡就行了,别淋浴,小心伤口发炎。”

水声没停,张文斌倒是把门打开了:“我自己也看不到,要不,你帮我洗?”

我的脸猛地就红到了脖子根,他应该是打算洗澡还没洗,身上一丝不挂。浴室里有缭绕的水雾,但是该看见的不该看见的都能看的一清二楚,这家伙居然,居然也不遮一下!

张文斌身材很好,身上没有一丝赘肉,肌肉结实而不夸张,宽肩窄腰形成一个完美的倒三角。他长得也很好看,剑眉星目鼻梁高挺,脸部线条利落而不僵硬,一米八五的个头再配上一副好身材,绝对的帅哥一枚。

我心跳有些加快,这家伙,该不会特意给我使美男计呢吧!

可惜是个弯的。

我恶意的想着他到底是零还是壹,瞬间驱散了那点旖旎的心思。

“你又没残疾,我自己的手还伤着呢。”我冷笑着丢了个白眼,转头回了卧室。

我已经快迷糊着了,忽然感觉身边一凉,带着几分湿气的身体挨了上来,激得我忍不住抖了一下。

紧接着,张文斌的手臂横过我的腰,将我转了过去,面对着他。

我已经被他吓得清醒了,屋子里没开灯,只有窗帘缝隙里漏进来的光线落在他脸上,反而映出重重阴影。

这家伙今天是脑子抽筋了?他不是喜欢男人么,对着个女人能有冲动?还是说许磊说的没错,张文斌就是想让我赶紧生孩子给他?

我警惕的看着他的脸,身子不自觉的往后缩:“干嘛?”

“你说呢?”张文斌轻轻笑了笑,忽地把我拽到怀里吻了起来。我瞪大了眼睛,想反抗却被他轻而易举攻入口腔。

张文斌以前不是没有亲过我,只是蜻蜓点水般的轻轻一吻,带着点青涩的美好。可这一次,他就像要把我生吞进肚子里一样,舌头在我嘴里横冲直撞,将所有的空气都攫取到他口中。

我感觉头晕目眩,几乎就要窒息,张文斌忽然一个翻身压了上来,狠狠揉了一把我的身体,嘴唇也挪到了胸口上,用力咬了一口。

我疼得倒吸一口凉气,刚想骂人,他的嘴唇又堵了上来,生生把我的话吞掉了。

我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被他扯散了睡衣,当疼痛贯穿我的身体,我一口咬在了张文斌肩膀上。凭什么只有我疼,他也别想单纯爽!

张文斌抬起身体,两手撑在我脑袋旁边,扯出一个暧昧不清的笑容:“看来有些人在床上的表现是天生的,根本不用教。”

我又羞又气,抬手就想打他,却被他一把抓住手腕压过头顶:“你这么卖力,我怎么能让你失望呢。”

密密麻麻的吻铺天盖地的落下来,从额头到胸口,似乎哪里都不肯放过。我从前也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三两下就被张文斌撩拨的浑身酥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