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9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异世从小兵开始当皇帝

异世从小兵开始当皇帝

为伊人酒醉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公孙羽代号“孤狼”,目前是一名侦查员,四年来立功无数,是当之无愧的王者。一次执行飞行任务期间,遇到了恶劣天气,再度醒来之后,他出现在了一个陌生的世界中。既来之则安之,曾经的侦查员摇身一变,成为了一名护城小兵。这里危机四伏,随时有可能丢掉小命!奈何运气来了挡都挡不住,公孙羽竟然意外中走上了仕途……

主角:公孙羽,南宫春水   更新:2022-07-16 01:5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公孙羽,南宫春水 的女频言情小说《异世从小兵开始当皇帝》,由网络作家“为伊人酒醉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公孙羽代号“孤狼”,目前是一名侦查员,四年来立功无数,是当之无愧的王者。一次执行飞行任务期间,遇到了恶劣天气,再度醒来之后,他出现在了一个陌生的世界中。既来之则安之,曾经的侦查员摇身一变,成为了一名护城小兵。这里危机四伏,随时有可能丢掉小命!奈何运气来了挡都挡不住,公孙羽竟然意外中走上了仕途……

《异世从小兵开始当皇帝》精彩片段

“公孙处长,我们已经进入沙漠地区,大约再有十分钟就能抵达。”直升机驾驶员通过对讲机说道。

“好的,麻烦你跑一趟。”公孙羽客气的说道。

“哪里哪里,你是国安,我是军人,虽然隶属不同部门,但都是为了国家工作,这都是应该的。”飞行员客气的说道。

公孙羽,男,30岁,代号“孤狼”,现任华国国家安全部反间谍侦查局侦查六处处长,22岁军校毕业后,公孙羽被选派到华国海军陆战队最精锐的“血锋”特种部队服役,长期在境外执行任务,并多次与海报突击队交手且从无败绩;五年后,26岁的公孙羽被时任的华国国家安全部部长看中,经过“威逼利诱”,这位昔日兵王脱下橄榄绿,穿上了警察蓝,成了安全部的一名侦查员,专职反间防碟工作;四年来,立功无数,侦破了多起针对华国的间谍行动,有着“昔日陆战队的顶梁柱,今日安全部的新人王。”的美名。

正当两人聊天时,原本阳光明媚的天气忽然阴云密布,也就是十几秒的时间,两人的直升机上空已经黑压压的出现了一大片乌云,将阳光完完全全的遮挡住,而且云层中还伴随着电闪雷鸣,轰隆隆的巨响让人心惊胆战,就算是久经沙场的公孙羽也不由得皱眉。

“这片地区经常出现这种极端天气吗?”公孙羽问飞机驾驶员。

“从没听说过,这事有点奇怪啊。”

驾驶员刚刚说完,空中开始出现落雷,一道、两道、三道…随着时间的推移,落雷越累越多。

“啪啦!”

一道落雷击中直升飞机,瞬间摧毁了上面的电子设备,飞机失去控制,开始急速坠落。

“公孙处长,飞机失控,准备跳伞吧!”飞行员大喊。

整个机身已经天旋地转,在飞行员提醒之前,公孙羽已经意识到除了跳伞别无他路。好在自己曾经做过特种兵,而且跳伞也是国安的训练项目,对公孙羽来说算不得什么难事,于是他背起降落伞,强行打开机门,毫不犹豫的跳了下去。

随着在空中不断地下落,一道一道的落雷从自己周围不远处打下,公孙羽已经将自己的死亡抚恤金算好了。

“我还没找老婆呢!咖啡还没喝完,老张欠我一顿饭,副局级的文件还没给我下,这下要光荣了,算是因公牺牲吧,不知道能不能享受盖国旗的待遇;他前几日下载的里番也没来得及看,早知道昨天不去酒吧了,应在直接回家看番……”

就在公孙羽胡思乱想的时候,一道落雷直接打在了他的身上,纵然是训练有素的特工,也抵抗不了如此强大的力道,公孙羽当场失去了意识。

而他身上的降落伞,在被雷劈中的一瞬间就燃烧起来,此刻的公孙羽正以自由落地的方式向下坠去,最终的结局,只能是变成相片。

……

“扑哧~”

“咳咳~~”

公孙羽缓缓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居然漂在一个湖泊里,而头顶的天空中,已经恢复了阳光明媚的状态。

顾不得其他,公孙羽赶忙游到岸边,上岸之后,他只觉得自己头疼的厉害,脑袋似乎要炸了一样。

坐在湖边的草地上,公孙羽一遍揉着自己的太阳穴,一边观察着周围的情况。

瞬间,他意识到问题不对。

沙漠里怎么会有湖泊?而且不仅是湖泊,湖泊周围是一大片茂密的树林,打眼一看,似乎是很大的一片,完全看不到尽头。树木均是高大异常,没有个几百年是不可能长成这样的。

“难道我飘到邻国来了?不可能啊,这片沙漠虽说不在华夏腹地,但是离着国界线也有几百公里呢,嗯~~空气似乎异常的清新,而且带着丝丝甜味,比我去过的任何地方都要干净的感觉。”公孙羽看着周围,自言自语的说。

揉了一会太阳穴,头疼有所缓解,公孙羽打算到周围看看情况,找个相对显眼的地方呼叫支援,总不能一直困在这里。

当他站起来时,正好一阵微风吹过,他不由得打了个冷颤,此时公孙羽才意识到自己全身都湿透了。

无奈之下,公孙羽简单的对身上的衣服做了脱水处理,随即向视线之内一棵最为高大的老树走去。

公孙羽做特种兵时,常年在外执行任务,进入深山老林如同家常便饭;转行国安之后,更是接受过专门的野外求生特训,所以,眼前的景象只是让他有些意外,丝毫没有紧张或者害怕的情绪。

来到树下,公孙羽抬头看了看,随后熟练的爬了上去,一直爬到制高点,举目四望。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这片森林不仅面积极大,关键是树的种类完全没见过”

爬上树顶的公孙羽除了视线变广之外,没有任何收获。

“算了,总归是能借着太阳和树木的长相,勉强辨别方位,走走看看吧,找个空旷地带摆个SOS求救,现在身无长物,就算我再怎么训练有素,也是巧妇难成无米之炊,先活下来再说吧。”

公孙羽从树上下来,折了一根粗壮的树枝,将一段磨成尖头,当做防身武器,然后朝着东方走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公孙羽越走越奇怪,这片森林不仅树木种类他没见过,一路走来,遇上的不少小动物也是闻所未闻,这让他怀疑自己是不是被那道落雷给劈的穿越了。

“不会真的穿越了吧?按照网络小说的尿性,我必须得有个系统啊,难道不是应该叮的一声,恭喜我激活某个系统吗?这得半个多小时了,怎么还没来,系统?系统?快出来。”

公孙羽就这么边走边胡思乱想,忽然听到前面传来熙熙攘攘的吵闹声,虽然模糊不清,但是能判断出是人类发出的声音。

“有人!”

随后,公孙羽小心翼翼的快步向着声音传来的位置跑去,随着距离越来越近,声音也越来越清晰。

有着多年从军和从警经验的公孙羽敏锐的辨别出,声音当中包含着人类的喊叫声、棍棒的敲打声、铁器的碰撞声,好像是有一群人在打群架。

随着距离越来越近,森林的茂密程度越来越稀疏,慢慢的浮现出一片草地,由于不知道前面的具体状况,公孙羽小心翼翼的弓着腰向前走去,由于注意力都集中在前方,他一不小心踩到了一个柔软的东西,当即被绊倒在地。

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公孙羽一个激灵,赶忙回头查看,发现绊倒自己的居然是一个人,不过此人大部分身体被密厚的落叶所遮挡,如果不仔细看很难发现。

不过这也让公孙羽老脸一红,这种程度的隐藏虽然很隐蔽,但以他的水准来说,也应该轻松识破才对,看来这里扑朔迷离的情况让公孙羽也有些紧张,只是自己一开始没发现而已。

“喂,哥们,你趴在这里干什么?”公孙羽小声的对树叶底下的人说道。

十几秒过去了,对方一点反应也没有。

“喂,别装了,我都看到你了。”

说着,公孙羽用手中的木棒戳了戳对方,依然没有反应。

这让公孙羽有些生气,索性来到这人跟前,伸手抓住他的胳膊,将他从树叶里边拉了出来。

当公孙羽触碰到对方身体的一瞬间,他敏锐地感觉到,这人全身冰冷,丝毫没有活人该有的温度,而且拉出他之后,公孙羽发现此人身上满是血迹。

“应该不是拍电视或者什么整人节目吧。”

公孙羽缓缓地将手伸向对方的脖颈处,体温冰凉,一点脉搏也没有,毫无疑问这是个死人。

随后他仔细观察这具尸体,这时公孙羽才发现这人身穿漆黑色的类似华夏春秋战国时期的铠甲,不远处还有一支长矛,应该是此人的兵器。

“难道我真的穿越了?不行,我得到前面看看,现在还有人在那里打斗,我得弄清楚状况。”

公孙羽站起身,准备继续向前走去,没走两步,他又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

“兄弟,对不住了,江湖救急,借你衣服一用。”

随着这具尸体上的衣服也不干净,到处沾满了血迹,但总好过公孙羽身上那件被湖水完全湿透的西装,毕竟这里情况不明,如果意外着凉发烧,说不定回事致命的。

只见公孙羽三下五除二的将此人身上的铠甲脱下,简单的擦拭一下上面的血迹,干脆利索的穿在了自己的身上,又拿起不远处的长矛当做武器。

好了,现在衣服有了,兵器也有了,公孙羽深吸一口气,悄无声息的向前走去。

随着树木越来越少,浮现在他眼前的是一片不大不小的草原,而当他来到草原上时,差点被眼前的景象吓傻了。

在公孙羽的记忆中,草原的景象是头顶上是蓝天白云,脚下是青青嫩草,远处是风吹草低现牛羊的一片祥和景象,而此刻他所看见的,完全是人间炼狱。

到处是残肢断臂,鲜血淋淋,青绿色的草已经被染成了血红色,而且还有两伙人正拿着兵器叮叮当当的打着。

看样子不是一般的冲突,更像是两个国家之间的战争,因为两伙人穿着不同的铠甲,虽然都类似春秋战国时期,但是彼此之间各不相同,最明显的是颜色,可以清晰地将双方区别开来。

一方是身穿金色铠甲,头戴金色头盔,手中拿着的武器也做了特殊处理,呈现出一种暗金的色调,与公孙羽身上的一样。

另一方则是银甲银铠,武器也是明晃晃的银色,这样公孙羽想起了几年前看的一部国产大片“满城尽是黄金甲”的部分镜头。

双方人数相当,各有四五百人的样子,此刻正杀得不可开交,公孙羽当过特种兵,知道双方对垒是需要阵型的,而眼前这两拨人可以说毫无队形可言,完全是乱打一气,再加上地上的尸体,他判断双方已经再次争斗了很长时间了,阵型不是没有,而是互相冲散了。

就在公孙羽偷偷地趴在一旁的草丛中打算急速观察情况是,忽然听到一阵急促的马蹄声,然后觉得后背一凉,有一股阴风袭来,凭着多年的经验,公孙羽意识到有人正在袭击他,于是他顺势往前一滚,而在他原来所处的位置,一位身穿银甲的骑士正骑着高头大马出现在那里,手中的长矛正插在公孙羽所藏身的位置。


银甲骑士见一击为中,颇有些意外,驱马向前一手拔出插在地上的长矛,然后调转马头,缓缓地向公孙羽而来。

见自己已经暴露,公孙羽索性也不再隐藏,手握长矛,对准了迎面而来的骑士。

他心里明白,因为自己穿着金色铠甲,对方已经将自己认做是敌人了,就现在这种情况来看,解释时是解释不清的,留给自己的只有三条路,一是加入金甲队伍当中,一起干掉敌人,二是跑路逃命,三是解释清楚。

显然,二和三是不可能的,剩下的只有第一个办法了。

公孙羽是上过战场的,也是真的与敌人交过火的,在进入安全部之前,身为特种兵的他曾经多次与外军交手,也亲自动手杀过敌人,所以,战场杀敌对他来说不算什么,唯一的区别就是热兵器换成了冷兵器,不过华夏不仅文化博大精深,功夫同样也是博大精深,公孙羽可以称得上是一个高手,短兵相接未必不能制服对方。

骑士本来是慢慢的骑马靠近公孙羽,但是当两人之间的距离缩短到三米之内时,他猛然加速,同样身穿银甲的战马一个越步就来到了公孙羽面前,骑士借着战马冲锋的力道举起长矛再次杀向公孙羽。

面对来势汹汹的长矛,公孙羽站在原地动也没动,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被吓傻了,其实他在寻找机会,寻找一个一击必杀的机会。

战场杀敌并不将就招式有多华丽,只要能杀死敌人就可以。

在骑士的长矛距离公孙羽不足半米时,公孙羽闪身一躲,同时手中长矛刺出,直指对方的咽喉所在。

由于骑在马上惯性太大,再加上长矛较重,自己也用了很大的力气此处,此时的银甲骑士在面对公孙羽刺来的长矛时,可以说是毫无应对的办法,眨眼之间,他的喉咙就被刺穿,当场身亡,从马上跌落下来。

公孙羽漂亮的击杀,不仅成功的干掉了对面的骑士,更是成功的引起了对方士兵的注意,眨眼之间已经有数个银甲士兵朝着公孙羽这边围过来。

“来吧,我堂堂龙的传人还能怕你们。”

公孙羽的热血也被激了起来,面对数个敌人,他不退反进,扛着带血的长矛便冲了上去。

这几个银甲士兵显然是一个作战小组,站位及其合理,而且分工明确,公孙羽一看就知道他们受过战术训练,不过,战略上藐视敌人,战术上重视敌人可是公孙羽自进入军校第一天就听到的话,论陆军小队战术,还没有哪支军队能超过华夏陆军,而公孙羽又是其中的特种兵出身,对方的这点小伎俩他半只眼睛就看穿了。

走到近前,公孙羽全力刺出长矛,直接将对方阵容核心位置的成员刺穿,随后他大力挥舞长矛,连带着这名银甲士兵一起甩出,又砸晕了不远处的另一名士兵。

见己方战术站位被迫,对方也及时调整,其中有三名士兵扔下长矛,抽出腰间佩刀冲向公孙羽,打算开始近身搏斗,这正和公孙羽的意。

长矛这种东西基本上是古代双方军队方阵互冲时用的兵器,到了现代基本已经放弃,公孙羽不均是在陆战队还是在安全部,接受的格斗训练基本都是短兵器,而他最喜欢的则是唐刀。

三名士兵眨眼之间已经杀到近前,其中一人举刀砍向公孙羽的脑袋,他迅速侧身躲避,紧接着扭腰松垮,一记上勾拳朝着对方下巴全力打出,只听得“砰”的一声,这名士兵的下巴骨立刻粉碎,当场死亡。

刚刚解决掉这一个,公孙羽就感到后背冷风来袭,不用想,肯定是第二名士兵砍过来了。

只见他双膝微曲,下蹲身形,巧妙地躲过这第二刀,随后朝着身后猛然一个肘击,这名士兵的胸腔在被击中的瞬间就塌了下去,口吐一股鲜血,昏死过去。

第三名士兵更惨,举起佩刀的手还没落下,就被公孙羽一个高鞭腿踢断了脖子。

公孙羽的这一连串动作可谓是“快准稳狠”,将华夏功夫的精髓发挥到了极致,周围的金甲士兵看到后,士气得到了极大的鼓舞,战斗力似乎也得到了提升,而公孙羽本人似乎也杀红了眼,从地上捡起一把刀,怒吼着冲入银甲士兵当中。

杀红了眼的公孙羽犹如出海蛟龙、下山猛虎,在银甲士兵的队伍中横冲直撞锐不可当,直杀的他附近的士兵丢盔卸甲、屁滚尿流。

眨眼之间,倒在他倒下的银甲士兵已有十数人,公孙羽的疯狂进一步刺激了身穿金色盔甲的这一方,他们同样怒吼着加入其中。

由于士气大振,金甲士兵这一方慢慢的由劣势变为优势,渐渐地掌握了战场的主动权,反观另一方,则是且战且退。

就在公孙羽领着这帮人追杀对方时,他忽然觉得地面在轻微震动,他下意识的抬头向远处看去,只见在草原的不远处,正有一大群骑兵赶来,从对方的衣着来看,是对方的援兵。

这时,也有一些金甲士兵看到了,其中一人大喊道:“快撤,往森林里撤,对方的援军到了,至少有数千人,再拖下去只能死路一条。”

这如同炸雷一般在金甲士兵中想起,看到远方越来越近的骑兵部队,他们知道这句话有道理,立刻纷纷撤退,疯狂的往森林中跑去,刚才那股热血瞬间消失不见。

此刻的公孙羽也清醒过来,看着对面如同秋风扫落叶一般的队伍,他也转身往森林里跑去。

“看来我真的穿越了,只是这是哪里?看这些人的衣着打扮,难道我回到了春秋战国?”公孙羽边跑边想。

“嗖嗖嗖”

“啊”

“啊”

骑兵在森林里边行动不便,外面的银甲军队便派出弓兵,疯狂的像他们这边射箭,虽然有树枝树叶的遮挡,但是对密如雨点的箭雨来说是杯水车薪,跑在公孙羽周围的士兵一个接一个的倒下。

“难道命丧于此?我还没搞清什么状况呢。”

公孙羽郁闷得不得了。

“兄弟们,往这边跑!”跑在前面的一个士兵大声喊道。


公孙羽根本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对附近的地形更是没有任何信息,别无其他选择,只能跟着这群金甲士兵跑路,他在心里祈祷着,希望前面带路的士兵给力一点,能领着他们逃出生天,然后无形的现实狠狠地扇了他一巴掌。

跑了没多久,公孙羽面前呈现的是一个深不见底的断崖。

“我去,这是谁领的路?老子弄死你。”

“对啊,不认识路就别瞎哔哔,这下全完了。”

“带路的,我问候你全家人!”

……

其他的士兵同样绝望起来,看着面前断崖,很多都崩溃了,公孙羽也是眉头紧锁,面色凝重。

怎么办?难道要跳崖?这悬崖深不见底,就算是欧皇掉下去也得死的不能再死,更何况自己还有点黑;不跳?等后面追上来,说不定来个万箭穿心,还不如跳崖来的痛快;投降?这还是算了吧,刑讯逼供他太熟悉了,关键是自己真的没什么可以交代的…

就在公孙羽一众人进退两难时,银甲士兵们已经追了上来。

“看你们在往哪里跑,弓箭手准备,放!”

随着领头的士兵一声大喊,密如雨点的箭雨再次袭来,此时如果不跳崖,立马被射程筛子。

“拼了,华夏万岁。”公孙羽大吼一声,直接从悬崖边上跳了下去。

其实,公孙羽并不是漫无目的的随即一跳,早在刚才众人都在抱怨时,站在悬崖边上往下看的公孙羽发现,距离崖顶不远的峭壁上有一棵足有一米粗歪脖子树,树边上似乎有个山洞,山洞周围仿佛有些石阶,公孙羽这次是冲着歪脖子树跳的,如果能成功挂在上面,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而且,根据他三十年来看电视剧的经验,“被人追杀、掉落悬崖、大难不死、习得神功”几乎是一成不变的剧本;所以他决定赌一把,既然让自己穿越而来,不可能就这么落地成盒吧。

随着公孙羽自由落体运动的进行,那棵名叫“救命稻草”的歪脖子树离着他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当仅仅有几十米的垂直距离时,公孙羽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水平距离太远。

这样下去,他必然会与歪脖子树擦肩而过,随后跌入崖低,摔成相片。

“我去,刚才太紧张,没找对位置。”此时的公孙羽心里有一百多万只羊驼扑哧扑哧的跑过。

说来也巧,就在公孙羽即将绝望的时候,悬崖下刮起了一阵旋风,凑巧将一条缠在歪脖子树上的树藤吹了起来,好巧不巧,树藤的另一端正好打在公孙羽的脸上。

幸运女神还是垂青了他,尽管面颊被树藤打的火辣辣的,但是公孙羽成功的抓住了它,此刻在公孙羽眼里,这条树藤比志玲姐姐还美。

随后,公孙羽顺着树藤,成功爬上了歪脖子上。

“呼~大难不死,差点交代了。”坐在树上的公孙羽长舒了一口气说道。

此时的他看到,和自己同样穿着金色铠甲的士兵纷纷从崖上落下,有些身上插满了箭支,有些则是和他一样,中箭之前就跳下来了。

这哪是战争,简直是一场屠杀!

休息了一会的公孙羽顺着歪脖子爬去,在崖壁上果然找到了一个山洞,根据洞口的石阶来判断,这个山洞不是天然形成的,肯定是人工凿出来的。

“算了,进去看看吧,休息一会我就顺着石阶往下走,试试不能不能走到崖底。”

洞口很大,公孙羽目测直径约有四五米,山洞也很浅,大约只有十来米深,借助着洞外的光线,里面视线还算良好。

山洞里面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

“哎,电视里果然都是骗人的,休息会直接去崖底看看吧。”

因为山洞很小,一目了然,略有失落的公孙羽来到洞口一个阳光能照到的区域,打算躺下休息一会,毕竟刚才又是激斗又是逃命的,体力消耗很大。

山洞里边虽然阴嗖嗖的,但是公孙羽所在的位置由于能受到阳光的照射,倒是有些暖意,闭目养神的他不知不觉中睡着了。

睡梦中,公孙羽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中的场景就是这个山洞,在山洞的尽头出现了一个白胡子老头,老头自我介绍名叫道风,是一名练气师,五百年前与一位名叫少阳子的练气师决斗,本来能获胜的他因遭人暗算而落败,重伤之下逃到此处,临死之前用秘法将部分修为封印起来,待有缘人能在洞中对着他的尸体拜上三拜,便可获得他的传承。

不知过了多久,躺在地上睡觉的公孙羽猛然惊坐而起,瞪着一双大眼警惕的看着周围,似乎是在寻找什么,环视一周后,略有失望之情跃然脸上。

“呼~看来真是累坏了,居然不知不觉睡着了,还做了这么个奇怪的梦,哎,没有系统,我应该怎么混,现在我基本确定自己穿越了。”

公孙羽从地上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伸了个懒腰,转身准备离开山洞,沿着石阶走去,当他走到洞口时,还有些依依不舍得回头看了一眼。

“咦?不对,梦里的老头是在山洞尽头出来的,他说是五百年前死在这,如果这是真的,现在他的尸体早就成了一堆白骨了,而且这么多年了,应该已经被尘土掩盖了,我还是过去挖挖看,说不定就激活系统了呢。”

就这么一边自言自语的说着,已经走到洞口的公孙羽又折回来,在山洞尽头东挖挖,西找找,没多久,还真让他找到了一副白骨。

“我去,真的有,难道梦里的事情是真的?管他的,试试再说。”

于是,公孙羽将半埋在尘土之下的骨架全部挖出,按照骨头位置摆放整齐,随后对着骨架恭敬地拜了三拜。

一秒钟过去了…

十秒钟过去了…

半分钟过去了…

一点反应也没有。

“上当了啊,什么狗屁传承,怎么一点反应也没有。”

公孙羽忍不住吐槽道。

他话音刚落,情况出现了,只见白骨上缓缓地浮现出一层紫色幽光,慢慢的汇聚成一个拳头大小的光球,然后嗖的一声从公孙羽的眉心处进入。

瞬间,公孙羽又失去了意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