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9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前妻翻身总裁他罪该万死

前妻翻身总裁他罪该万死

她是梦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郁晚晚和周斯衍青梅竹马,但也到了两看生厌的地步。她始终都不明白,他为什么会突然恨上她。明明她陪伴了他十年,他都没有回心转意。直到第三者怀孕,她终于肯放下这段没有意义的姻缘。可当她真要离开时,周斯衍却不放手。他说他爱她,但她已经不信了。

主角:郁晚晚,周斯衍   更新:2022-07-16 02:1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郁晚晚,周斯衍 的女频言情小说《前妻翻身总裁他罪该万死》,由网络作家“她是梦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郁晚晚和周斯衍青梅竹马,但也到了两看生厌的地步。她始终都不明白,他为什么会突然恨上她。明明她陪伴了他十年,他都没有回心转意。直到第三者怀孕,她终于肯放下这段没有意义的姻缘。可当她真要离开时,周斯衍却不放手。他说他爱她,但她已经不信了。

《前妻翻身总裁他罪该万死》精彩片段

“雨柔怀孕了,你来照顾她。”

周斯珩推开门,凉薄的吐了一句。

郁晚晚正在盛汤。

本就虚弱的她吓了一跳,瞬间被被热汤溅到手背,还来不及冲水,周斯珩已经走了进来。

“她身体虚寒,吃的用的要格外注意保暖,我已经给你报了网上培训班,这些天你别出门了,在家学习怎么护理。”

男人的语气像是在做工作部署,郁晚晚好半天都没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空气陡然陷入安静,直到周斯珩继续说道,

“孩子出生后会落在你的名下,所以你的肚子,必要的时候也要装作快生的样子”

郁晚晚愣了。

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为什么?”

“因为你是周太太”

一句周太太,让郁晚晚哑然失声。

男人眼神冰冷,理所应当道,“在雨柔隐退之前,由你来照顾我们的孩子再合适不过,不过放心,你不是白做,这栋市值三千万的房子届时会过户到你的名下,除此之外,五百万也会转入你的户头,算是慰劳你的辛苦.”

郁晚晚怎么有种错觉,自己压根不是什么周家的少奶奶,而是周家的保姆?

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郁晚晚只怔怔的看着眼前的男人。

“你们都有了孩子所以.你们早就在一起了?”

周斯珩脸上尽是寒霜。

径直掏出钢笔,将空了的支票本放到郁晚晚跟前,“多余的话我不想说,钱可以再加,换我和她的未来,数目自己填吧!”

“未来.?"

郁晚晚笑的苦涩,半晌才抬起头来,氤氲的眸子哀伤遍野,眼圈瞬间就红了:

“一直以来没有未来的不是我吗?从始至终你的心里只有那个女人.这两个月,你说你去出差了,其实是都和她在一起?”

“与你无关。”

周斯珩冷淡眼神满是轻蔑。

郁晚晚的眼泪突然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与我无关?你计划周详,人都要带回家来,不就是让我做这孩子名义上的母亲,好给他铺路吗?你以为世人都是傻子?我跟你结婚两年一直没有怀孕,就突然蹦出一个孩子,你说是我亲生的,谁会信?”

“你不用管这些.”

周斯珩双眼微眯,干脆直截了当,“据我所知,你爸昨晚似乎又申请追加了研究款项,我想,我们可以各取所需。”

“各取所需哈哈”

郁晚晚无力的笑着。

她本以为周斯珩娶了她,除了外公的干涉以外,对她总有些情义在。

没想到啊没想到.

为了戚雨柔他竟可以做到这个地步。

他是不是忘了,爸爸的研究成果周家也是共享的,两家实际上算是合作,郁家并不卑微。

还有

娃娃亲也是周家当初定下的。

一切都是因为老一辈种下的友谊。

为了这个,郁晚晚才会从高中就搬到周家,美其名曰跟周斯珩培养感情。

将近十年的感情付出被无视,就算个傻子,也会心痛的

郁晚晚抬头,“难道你以为我做这些只是为了钱?”

“难道不是?”周斯珩眼神实在冰冷。

“呵!"

郁晚晚突然觉得自己好可笑。

这么多年,她究竟是在做什么?

苦笑着摇摇头,郁晚晚脱下了围裙,将支票本直接扔在还冒着泡的汤锅里。

这一刻,突然有种释然的感觉。

“就当是吧,这几年权当谢谢你们周家的帮助,孩子的事恕我爱莫能助,我是个有感情的人,做不到心胸宽广地去养自己丈夫和第三者的孩子我的孩子,我自己会生。周斯珩,我们离婚吧!”

所有对他的付出,连同这场荒唐的婚姻,她全都不要了。


郁晚晚失望转身。

手,突然被周斯珩一把抓住,“你自己生.和谁?”

男人眼底闪过晦暗,怒气缓缓升腾。

郁晚晚懵了。

心中有种错觉,或许周斯珩也是在乎自己的。

只是下一秒,却听周斯珩凉凉道,

“不管是谁,现在你需要你做好周太太的本分,在雨柔生产之前,休想离开!”

郁晚晚心如死灰。

从始至终,周斯珩对她只有利用。

利用再利用,利用到毫无价值.

手机在这个时候响起,

男人阴狠的表情在这一刻瞬间融化,没有丝毫犹豫的接起,甚至没有避讳在他身前的郁晚晚。

“放心吧,她非做不可,为了我们的将来,她同意也得同意,不同意也得同意。”周斯珩无情宣告。

郁晚晚看着周斯珩紧紧抓着自己的大手。

这一刻终于明白,这世上压根没有什么是非对错。

只有爱与不爱罢了。

他爱戚雨柔,甘愿为她辜负一切。

他不爱自己,所以哪怕牺牲了她的全部尊严他都不会在乎。

郁晚晚心如刀绞,咬了咬牙,拿起汤勺不顾一切奋力一挥.

周斯珩额角顿时鲜血直流

“周斯珩,这是你欠我的!”

郁晚晚眼泪纵横,眼前尽是两个月前那个迷醉的夜晚,周斯珩醉了,他说过会对她好.也说过她会是永远的周太太。

一切都错了。

错在她爱上了他,相信了他。

“婚我离定了,你和戚雨柔死了这份心吧!”郁晚晚大吼。

不再留恋,头也不回的冲出大门。

门外,一片晦暗,就像她的人生。

小雨缠绵,郁晚晚什么都没带,又只穿着拖鞋,等到了凌灵家全身都湿透了。

看着门外女鬼一般的郁晚晚,凌灵第一时间都没敢认。

“.晚晚?你这是怎么了?”

她这一问,郁晚晚就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直接扑倒凌灵身上,哭的撕心裂肺。

“灵灵,我要和周斯珩离婚”

“恭喜你啊,终于想开了.”

凌灵叹了口气,丝毫没有感觉意外。

从高中开始,郁晚晚和周斯珩的之间的一切凌灵都看在眼里。

所谓旁观者清,周斯珩这种人,做事弯弯绕绕,怎么可能会是真心对待晚晚,凌灵心疼的将她拉进屋,等洗完澡又换好衣服,才问起发生了什么事。

郁晚晚麻木的将下午的事情说了一遍.

“呸!我早就说过周斯珩是个大渣男,真亏他想的出来晚晚,他婚内出轨也就罢了,竟然还想让你伺候情人和私生子?

真的是疯了,听我的,这种垃圾桶里的男人咱们不捡!但是你对周家贡献那么多,周斯珩的财产至少要分你一半,还有车子房子,一样都不能少!”

凌灵气的直捶被子。

郁晚晚一句都没有听进去,满脑子全是和周斯珩的过去。

他们小时候明明很要好

为什么,为什么现在会变成这个样子

眼泪不知不觉又流了一宿。

第二天下午,没等郁晚晚起床,凌灵就将她从家里拽了出来。

“去哪?”

“还能去哪,乖,逃避解决不了问题,既然周斯珩不仁也别怪咱们不义,我约好了律师了,咱们先见见。”

凌灵车速飞快,直接将她带到了律师事务所。

律师已经等在这里。

一番打量之后,小个子律师没有丝毫客气,

“周太太,我听凌小姐说您丈夫似乎外面有别的女人,还有家暴?这些问题虽然严重,不过婚姻嘛,总是没有对错的,尤其是像是徐先生这种身份,您也提出一半财产实在是不太可能,所以为了避免人财两失,我建议赡养费还是要有个合理的范围,比如.一千万,如何?”

“你在开玩笑吗?”

凌灵拳头捏的咔咔响,推了郁晚晚一把。

却见郁晚晚正看着窗外发呆。


玻璃墙外,一对夫妻正把自己的孩子高高牵起。

小宝宝笑的前仰后合。

他们可真幸福!

郁晚晚羡慕不已,这个画面让她不自觉的带入周斯珩和她自己,可是看着看着,那女人的样貌突然切换成了戚雨柔明艳的模样。

她闹,他笑,这才是他们在一起的常态。

可周斯珩对自己,只有一张冷脸。

他的身边本不该是自己。

自己也不该自讨没趣。

“郁小姐,您在听我说话吗?”律师不耐烦的敲了敲桌子。

郁晚晚回过神来,坐直了身体,像是下了什么决心似的,

“离婚!”

“咳咳.”

凌灵示意她现在已经开始讨论离婚后的财产分割问题了。

郁晚晚却像是想通了,

“我只想离婚,我相信他也不想把这件事闹大,如果可以我想麻烦你出面和他谈一下,我净身出户,只要他抽点时间和我去民政局签个字,这样就够了。”

“这这么简单?”

律师吃了一惊,豪门婚变这么简单的诉求他还是第一次听见。

“那怎么行!晚晚,当初你为了帮他得到周氏,甚至不惜去抽骨髓救他外公,到现在你的身体都不好,他还让你去照顾那个贱.”凌灵在一边气个半死,眼看就要全盘托出,郁晚晚立马拦住她,“灵灵,别说了!”

“怕什么,都要离婚了难道还要帮他考虑名声?晚晚,现在你就应该把他的料全都爆出来,还有那个贱女人,她不是很爱出名吗,你就把她干缺德事统统说出来,我倒是要看看,她还怎么在娱乐圈维持清纯佳人的才女人设,到时候奸夫淫妇人人喊打,看他们还会不会在一起!”

凌灵气的跳起来。

这一跳就险些撞到人。

“卑鄙!“

冰冷的男声突然响起,嫌恶的将凌灵推开。

是周斯珩,他头顶着纱布,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他们身后。

“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不管你们如何中伤,我都会和她在一起。”

周斯珩高高在上的宣布。

郁晚晚没有任何反应。

这种话,她早就听麻木了。

“你你从哪里冒出来的,偷听人说话要不要脸!”凌灵大吼。

“傻妞,曦市没人敢接周氏的官司的”周斯珩的好哥们楚悠扬适时地出现,二话不说将她提起来起,“再说,两口子的事外人别管。”

将一个厚厚的信封扔到律师跟前,楚悠扬潇洒一笑,“你可以走了”

然后将目瞪口呆的凌灵拎小鸡似的提了起来。

“晚晚,正好说清楚,周斯珩欺人太甚,和他一刀两断,别让我瞧不起你”临走前凌灵大喊。

包厢内,又只剩下周斯珩和郁晚晚两个人。

郁晚晚再傻也明白,是律师通知了周斯珩。

这个小律所规模很小,又怎么得罪的起庞大的周氏集团,因为惧怕周家的势力,所以他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接这单生意。

所以对抗周斯珩,她只能靠自己。

“离婚吧!”

不等周斯珩说话,郁晚晚直直的对上周斯珩锐利的眼,无比认真道。

“怎么,没完了?”

周斯珩轻蔑的看着她,“我可以允许你的小脾气,不过你知道的,该做的事情你必须做完,你没得选。”

郁晚晚拧眉。

气的不行,

“周太太的工作,还包括照顾怀孕的小三?以往不管是工作还是生活,我都听你的,可是我受够了!”

郁晚晚淡淡的眸子轻轻抖动,不自觉的后退了一大步。

“结束吧,周斯珩,就从现在开始,你是你,我是我,外公那边我会去说,我也会净身出户,如果你不需要律师,那我们就约好时间,直接民政局见。”

“呵呵.”周斯珩垂首,磁性的笑声毫无温度,像是听到了什么可笑的事一般。

“郁晚晚,你是不是以为周家由得你随意进出?耍尽手段嫁进了周家,总要付出点代价吧,只是照顾个人而已,这就受不了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