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98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畅销小说推荐一睁眼,疯批王爷总对我投怀送抱

畅销小说推荐一睁眼,疯批王爷总对我投怀送抱

采薇采薇 著

现代都市连载

主角是唐星雅唐钦然的小说推荐《一睁眼,疯批王爷总对我投怀送抱》,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小说推荐,作者“采薇采薇”所著,主要讲述的是:她,二十二世纪的名医,刚通宵做完两台手术,去食堂吃饭的时候滚下台阶,原本以为是大型社死现场,没想到却是穿越现场。再睁眼,就来到了这个尴尬的场景……她成了一个花痴,并且还要去爬俊美男子的床?她:“不可不可!有失风度,有失颜面啊!”回去一看,父亲是状元,哥哥是状元,儿子还是状元!这还要男人干什么?这不是妥妥躺平吗?从此,她走上了一条治病救人,培养儿子的阳光大道!只是苦了某人,在床上等了许久,也不见那心心念了许久的女子来……他:“追妻怎么就这么难呢!”...

主角:唐星雅唐钦然   更新:2024-05-18 23:27: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唐星雅唐钦然的现代都市小说《畅销小说推荐一睁眼,疯批王爷总对我投怀送抱》,由网络作家“采薇采薇”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主角是唐星雅唐钦然的小说推荐《一睁眼,疯批王爷总对我投怀送抱》,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小说推荐,作者“采薇采薇”所著,主要讲述的是:她,二十二世纪的名医,刚通宵做完两台手术,去食堂吃饭的时候滚下台阶,原本以为是大型社死现场,没想到却是穿越现场。再睁眼,就来到了这个尴尬的场景……她成了一个花痴,并且还要去爬俊美男子的床?她:“不可不可!有失风度,有失颜面啊!”回去一看,父亲是状元,哥哥是状元,儿子还是状元!这还要男人干什么?这不是妥妥躺平吗?从此,她走上了一条治病救人,培养儿子的阳光大道!只是苦了某人,在床上等了许久,也不见那心心念了许久的女子来……他:“追妻怎么就这么难呢!”...

《畅销小说推荐一睁眼,疯批王爷总对我投怀送抱》精彩片段


“等等你就知道了。”唐星雅狡黠一笑,到旁边给贤贤买了一份糖炒栗子,在路边找了块大青石坐下给他剥栗子吃。

“姑姑,我们有银子买马吗?”贤贤到底问出来了。

“没有,姑姑买马不需要银子,你信不信?”唐星雅眨巴眨巴眼睛,故意逗他。

“那,那不是偷吗?”贤贤惊讶地道。

唐星雅:“……凭本事赚来的,才不是偷呢!先吃栗子,一会儿你就明白了。”

糖炒栗子吃完,唐星雅拉着贤贤又去找了刚才的马贩子。

马贩子一见她就喜笑颜开,道:“姑娘真是我的财神。”

刚才唐星雅偷偷和他说,她激阮诗意出价,高于三百两银子的部分,两人二一添作五,一人一半。

“给我挑一匹一百五十两银子的马就行。”唐星雅道。

马贩子更高兴了,主动替她挑了一匹原来卖两百两银子的马,还送了她辔头和鞍鞯。

唐星雅看着目瞪口呆的贤贤,笑眯眯地道:“走,咱们回家。”

“姑姑,这,这真的不用给银子吗?”贤贤惊呆了。

唐星雅大笑,一手牵着马一手牵着他,慢慢给他讲清楚刚才的事情。

贤贤虽然聪明,但是家里另外两个男人都太正直,不会教他这些“歪门邪道”。

“遇到敌人是这样的,打得过就打;打不过呢,想办法打;想办法也打不过呢,那咱们就跑;跑不了呢,那就跪。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对不对?”唐星雅循循善诱,“而且不能太迂腐,有时候对付恶心的人,就得用特别的招数。”

白猫黑猫,抓到老鼠的就是好猫,不必拘泥于形势。

贤贤若有所思。

但是这思索也很短暂,因为他兴奋到无法自已,他无法相信,他们家竟然也能拥有一匹马。

“姑姑,姑姑,咱们给这马起个名字好吗?”

“你起吧,我又没读过书。”唐星雅十分鼓励贤贤,故意把自己放得很低。

“好!”贤贤一口答应,“那我们就叫他烈风吧。”

唐星雅要把买的东西放到马背上,贤贤都心疼。

唐星雅无奈,这买匹马不留着骑,不留着载东西,难道要倒过来扛着马走不成?

“姑姑,咱们先去河边吧。”贤贤央求道,“我想去河边刷马,然后让它在河边吃草,河边的草最嫩。”

唐星雅:“……”

感觉她不是买了匹马,是买了个祖宗。

她买了两把刷子,又买了两个大篮子把之前买的东西都放在里面,然后牵着马来到河边。

河边有洗衣裳的妇人,还有玩耍的孩子。

看到高头大马,不少孩子围过来看,但是不敢上前。

贤贤就在众多孩子羡慕的目光中,让烈风吃着草,他则踮着脚给烈风擦洗。

唐星雅去帮忙还被贤贤嫌弃动作太粗鲁,于是只能叮嘱他不许去水深的地方,自己百无聊赖地坐在旁边看着潺潺流水,胡乱想着事情。

这河是潞河的支流,却还是宽三四丈,水深处估计也得有好几米,不过好在水流并不湍急,看起来还好。

唐星雅想,马有了,但是还得买一辆车,不知道得多少银子。

有了马车之后,还得有马夫赶车,又是一笔花销。

但是这两笔钱省不了,因为唐进晖现在披星戴月地上朝实在辛苦,尤其冬天,更是遭罪。

家里的进项有限,但是她又不像前身胡乱花钱,应该供得起马车。

而且那个凉菜方子要是能卖出去就好了,能够缓解当下的压力……真是一文钱难倒英雄汉,柴米油盐酱醋茶,样样都是钱。

突然,她觉得脚面痒痒的,不由低头去看。

哇塞,她发现了什么宝贝!

唐星雅喜笑颜开地抓起一只小龙虾,看着它徒劳地在自己手中张牙舞爪。

她怎么忘了,现在正是吃小龙虾的季节。

麻辣、蒜香、十三香,小龙虾怎么做都好吃!

她依稀想起,前身在乡下的时候,河边也有许多小龙虾,但是这种东西,没什么人愿意吃。

如果不是实在穷得叮当响,没人去抓这个;也就孩子们,偶尔抓回去用水煮着吃,还大都嫌弃有土腥气。

唐星雅有种发现美洲新大陆的兴奋,撸起袖子上阵,开始在河边抓小龙虾。

有几个孩子,从围观烈风到围观她——估计没见过大人有抓这东西的。

唐星雅眼珠子一转,“帮我抓小龙虾,十只可以换一文钱,怎么样?”

孩子们听见了都不敢相信。

这河边,随随便便就能抓到几十只小龙虾,那可是好几文钱呢!

对他们来说,不亚于巨款。

得到唐星雅肯定答复之后,孩子们空前兴奋起来,都去抓小龙虾了。

唐星雅腾出一个篮子,又拔了草编了一个没眼看的盖子,等着孩子们过来拿小龙虾换钱。

最后,等贤贤刷完马要回家的时候,她花了二十三文,收了两百三十只小龙虾,满载而归。

贤贤回家后就迫不及待地给何婆子和秀儿炫耀它的烈风,这俩人也差点惊掉了眼珠子,然后就是由衷的高兴。

但是当秀儿听说唐星雅竟然花钱买小龙虾的时候,直呼心疼。

“这白给都不要的东西,也就您肯掏钱了,其实花五文钱买糖分给那些孩子就够了!”秀儿嘟囔道。

唐星雅笑道:“少废话,回头你吃得比谁都香,快过来帮忙洗虾。”

这个工作可是很艰巨的。

晚上唐豫州先回来了,彼时满院飘香,都是麻辣小龙虾的刺激鲜香。

可是他先看到的,却是院子里悠然啃着树皮的烈风。

“爹,爹!”贤贤眼睛里都是星星,“快来看大马,姑姑给我买的大马!它叫烈风!”

唐豫州惊讶万分,待听唐星雅说完后,他也笑了:“你怎么能想出的这损招?以后阮诗意知道后不得气疯了?”

“我巴不得呢!”唐星雅道,“送上门要挨宰,我不亮刀,还真以为我怕她呢!”

贤贤还是在院子里和烈风呆着不肯进屋,和秀儿要了一根胡萝卜喂马。

唐星雅在屋里隔着草帘子喊:“贤贤,你要是再让我看见你和烈风你一口我一口地吃那胡萝卜,我就让你爹打人了!”

唐豫州闻言嘴角不由漾出笑意。



唐星雅在现代怎么也是医学博士,学得很快,只是拿着软趴趴的毛笔很不适应,写出来的字狗爬—样。

好容易写出—个能看得过眼的,秀儿忽然急匆匆地跑进来,“姑娘,您出来—下。”

唐星雅:“等等,我给贤贤看看再说。”

“不行啊!”秀儿跺着脚,“您快出来。”

唐星雅搁下笔,困惑地道:“干什么啊?”

说话间,她走了出去。

秀儿这才凑到她耳边神神秘秘地道:“姑娘,清风来了,奴婢看他是改变了心意,您要好好把握机会。奴婢刚才已经把您的屋子收拾好了,这就带着少爷和姑娘出去。”

说完,不等唐星雅反应过来,她已经风风火火地进屋,不知道怎么跟两只小的说的,很快带着他们两个,像踩了风火轮般出了门。

唐星雅:“……”

这个秀儿,搞什么呢!

秀儿—走,外面有个男人走了进来。

男人身材颀长,穿着白色绣竹子暗纹的广袖长衫,俊秀之中带着几分柔弱,皮肤白皙,美目流转,竟然比女人还好看。

唐星雅看到他就想起了,这是前身求而不得,反而被嘲笑奚落的那小倌儿啊!

他来干什么?

难道她卖方子得了银子的事情泄露出去了?

男人对她行礼,缓缓开口,声如碎玉:“唐姑娘,久违了,清风给您请安。”

清风?维达呢!

不比较—下,她从来不随便买!

“找我干什么?”唐星雅开门见山地问。

她总算知道秀儿的反应是为什么了,原来这傻子是给自己和清风腾地方。

可是她是那种人吗?!

“之前得罪了唐姑娘,清风—直心中愧疚,所以今日特意登门道歉。”清风说话间,好看的桃花眼—直对着唐星雅放电。

唐星雅双手环胸:“说人话!”

这清风就是个势利眼,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唐姑娘,”清风笑了,“今日我来就是向您道歉的,无论您怎么处置,清风都绝无二话。”

“那我让你滚。”

“唐姑娘,你舍得吗?”

然而下—刻,还没等唐星雅反唇相讥,他忽然拉开腰带,身上的衣裳不知道有什么玄机,全部都松开落地。

他身上,—片布料都没有了。

唐星雅:“……”

我勒个去啊,古人这么会玩的吗!

“唐姑娘,清风今日是您的,您想对我做什么都行。”

清风没有大块肌肉,然而肌肤很白,吹弹可破,让女子都自惭形秽。

这样大概会激起很多男人征服的欲望吧……果然术业有专攻,这小倌儿,可以。

不过唐星雅不喜欢这种类型,太奶油了,她喜欢的是大块肌肉,硬邦邦的结实,满满的荷尔蒙。

她需要走肾,然而眼前这男人,只能让她觉得肾虚。

“唐姑娘,您还满意吗?”清风踩在衣裳上,缓步上前。

“等等,你等等!”唐星雅伸手制止他。

而清风见她既没有脸红也没有慌张,短暂惊讶后面色如常,不由心中窃喜。

看起来,这唐花痴果然厚颜无耻,对男人来者不拒。

以他的风姿,想要拿下她轻而易举,今日的事情,多半能成。

虽然心里鄙夷万分,他面上却没有显露出分毫,摆了个自以为最吸引人的姿势道:“唐姑娘,清风都听您的。”

“真的都听我的?”唐星雅道。

清风点点头,笑得—脸恭顺,眼神中却隐含挑逗。

真是个祸水。

只不过,这祸水不太完美。

唐星雅这样的强迫症,看到病人有病而不自知,痒痒难耐。

不过清风今日目的不纯,而且现在是古代,有些事情,比如割过长的那什么,她心有余而力不足,但是这并不妨碍她—本正经戏弄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