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9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原来他老婆这么难哄

原来他老婆这么难哄

糖不甜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贝琳身为沈家的继女,身份尴尬,惨遭未婚夫抛弃后,她居然搭上了林衍笙这颗大树,摇身一变,成了人人羡慕的林太太。所有人都说贝琳有手段,殊不知,她被林衍笙算计的多惨,逼不得已,才带孕嫁到林家,做了林太太。新婚后第二天,某人就跟旧爱闹出绯闻,轰动全城,对此,她完全不在意,反正她只是想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

主角:贝琳,林衍笙   更新:2022-07-16 02:46: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贝琳,林衍笙 的女频言情小说《原来他老婆这么难哄》,由网络作家“糖不甜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贝琳身为沈家的继女,身份尴尬,惨遭未婚夫抛弃后,她居然搭上了林衍笙这颗大树,摇身一变,成了人人羡慕的林太太。所有人都说贝琳有手段,殊不知,她被林衍笙算计的多惨,逼不得已,才带孕嫁到林家,做了林太太。新婚后第二天,某人就跟旧爱闹出绯闻,轰动全城,对此,她完全不在意,反正她只是想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

《原来他老婆这么难哄》精彩片段

北城。

快凌晨,朝歌会所内依旧灯火通明,VIP包间内更是一片纸迷金醉,贝琳坐在软的快要把人埋进去的沙发上,有好几次都想直接起身走人。

经过一周等待,本以为当时面试的剧组已经没戏,却没想一小时前她接到制片人电话,说如果她能帮忙搞定一个很重要的资方,那么副导演的位置就是她的。

“贝琳……贝琳!”

略微走神的空隙,贝琳手臂被人撞了下,回过神就见制片人在拼命冲她使眼色,“发什么呆?贺总问你话呢!”

贝琳努力找回状态,但眼底茫然骗不了人,她确实没听见贺明光问了她什么。

贺明光趁机发难,“梁制片,你手底下人都这么拽的么?我看投资的事情就算……”

“别啊贺总,您大人有大量,小姑娘不懂事您多担待着点儿。”梁制片一边陪笑一边抬头,“贝琳你还不快过来给贺总道个歉!”

贝琳看一眼贺明光冒着油光的脑门,心底涌上一阵反感,但眨眼的功夫脸上却堆起了笑,“您别生气啊贺总,您可是咱们北城的明星企业家,我这也是见到偶像太激动才有点走了神……”

贝琳差点被自己的声音嗲吐,及时拿起酒杯,想压一压喉咙里的呕吐感,“我先自罚一杯,贺总您消消气。”

红酒滑过喉咙入胃,那阵不适并未缓解。

“一杯怎么够?”梁制片直接往贝琳手里塞了只红酒瓶,“贝琳你去给贺总也斟杯酒,正好贺总今晚没带女伴,你好好陪陪贺总。”

陪陪?

贝琳脸上笑容一下就有些挂不住了。

贺明光对她的心思路人皆知,从前有林一凡挡着,他都能见缝插针的骚扰不断,如今……

当了好一阵鸵鸟,贝琳也在此刻真正清醒过来。

林一凡已经不要她了。

“梁制片,我身体不太舒服,你还是给贺总找别的女伴吧。”心脏刺刺疼了下,贝琳将手里酒瓶酒杯一股脑放在桌上,转身去沙发上拿包。

来这之前她并不知道今晚要见的资方是贺明光。

更不知道……

贝琳余光不经意瞥过包间一角,来不及多想什么,手臂已经被梁制片给扯住,“贝琳你什么意思?副导演的位置你不要了?”

“我……”

“嘶,我说梁制片你这么粗鲁干什么?”

贝琳手臂被人抽走,贺明光肥胖的身躯逼近,装腔作势到这会,所有意图都不再掩藏,“副导?小贝只要你点个头晚上跟我走,这个项目我立马注资,不要说副导演,你就是想当女主角,我保证也没人敢说一个不字。”

贝琳躲过腰上揩油的手,又急着去抽被他拽住的手臂,动作之中有些狼狈,“贺总,请你自重!”

她不顺从,拉扯中贺明光多少有些下不来台。

“贝琳,趁我还给你脸的时候你最好识趣点。”贺明光压低声音警告,“今儿晚上既然进了这个门,就给我把该做的都做到位,又当又立,你真当自个儿还是林一凡的心头肉?”


贝琳脑袋微微后仰避过他说话时嘴里不好闻的味道,“我以为是正常应酬我才来的。”

“行,正常应酬是吧?”

贺明光冷笑着撒了手,但却一转身拿起桌上一瓶白酒,“正常应酬是不是得喝酒?我话放在这里,你喝一瓶酒我多投一千万。”

贝琳酒量一般。

但现在的情况是,不做点妥协想全身而退几乎没有可能。

好在她喝酒不是丢了酒杯就倒的那种,这瓶酒喝下去怎么也能有半小时的清醒时间。

贝琳抬手拿了桌上酒瓶,“是不是喝完这瓶酒我就可以走?”

“你想留下来继续喝也不是不行。”贺明光眼底闪过一丝阴毒的算计。

贝琳知道这话没有多少可信度,“希望贺总说话算话。”

包间里人多,她这一块此刻几乎成了目光汇聚的焦点,贝琳在赌一种可能。

希望那人……

视线这次有意识落到包间一角,那里光线昏暗,男人身形几乎完全隐匿在那片阴影里,冷漠的事不关己。

“你到底喝不喝?磨磨蹭蹭等着林一凡来救你?”贺明光一脸不耐烦。

林一凡……

林一凡!

姓林的都是王八蛋!

没得到回应,贝琳收回视线,抬手将瓶口送到嘴边。

凛冽酒气瞬间钻进鼻腔,辛辣液体已经碰到唇瓣,一片鸦雀无声中,突然有道嗓音冷冷清清响起,“一瓶酒一千万,贺总一向这么大方?”

那声音不大,却不怒自威。

有些人生来如此,注定睥睨苍生。

好事被打断,贺明光原本有些不高兴,但等他意识到说话的是谁,也只能立马陪笑,“四爷您见笑了,我这也就买个乐子,这点小钱肯定不敢在您面前班门弄斧的。”

咔嚓。

被称作‘四爷’的人拨动了下手里的打火机,幽兰火焰凑到他嘴角不知什么时候叼着的一根烟上,下一秒幽兰火焰消失,白色烟雾袅娜散开,剩下一点橙黄光点。

林衍笙的声音就是这时再次传进众人耳中的,“我看你挺敢。”

贺明光一时难以从入耳的寡淡音调中听出太多信息,只能上前两步继续陪笑,“四爷,我这也就是追个自个儿喜欢了挺久的女人,要是您不喜欢看,那我立刻带她走?”

橙色光点缓缓吞噬烟身,林衍笙却没给贺明光半个多余眼神。

更准确来说,他是直接略过贺明光将视线落到贝琳身上,“你想跟他走?”

贝琳唇上还残留着白酒的辛辣,闻言几乎想也不想的摇头,“不想。”

“听见了么?”林衍笙收回视线,一句反问丢给贺明光。

贺明光虽然好色,但他不傻,一来二去有些回过味来,林衍笙要坏他好事。

但他也不打算就此罢休,今儿晚上他对这个垂涎已久的女人势在必得!

“四爷,你这就有点不厚道了吧?”贺明光脸上没了笑,“你刚回国可能不大清楚国内形势,平日里你大哥凡事还要给我三分面子,如果我没记错的话现在林氏还是他说了算。”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