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9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小值情怡

小值情怡

怪味皮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年少时,她对他一见钟情,恨不得马上告诉他自己的心意。但当她鼓足勇气去告白时,才得知原来他只把自己看成妹妹。心灰意冷后,她没有像往常一样闹腾,而是默默消失在他的世界。辗转八年再相逢,她避而不见,他却总找上门。甚至,他把她压在身下,语气温情似水:小孩,哥哥想你了!

主角:袁欣怡,唐值   更新:2022-07-16 02:59: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袁欣怡,唐值 的女频言情小说《小值情怡》,由网络作家“怪味皮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年少时,她对他一见钟情,恨不得马上告诉他自己的心意。但当她鼓足勇气去告白时,才得知原来他只把自己看成妹妹。心灰意冷后,她没有像往常一样闹腾,而是默默消失在他的世界。辗转八年再相逢,她避而不见,他却总找上门。甚至,他把她压在身下,语气温情似水:小孩,哥哥想你了!

《小值情怡》精彩片段

形单影只的路灯伫立在冬日的严寒中,微弱地灯光照射着女孩蜷缩颤抖地身体

一阵阵呜咽声在寂静漆黑的冬夜中响起,白雪飘落在女孩肩头很快便融化开,路边的人们急色匆匆,谁也没有过多的注意。一簇簇烟花在空中盛开,冲破了那寂寥地夜空!

“唐值,我不再爱你了!”女孩扬起那满是泪水的明眸,喃喃自语道。

不知何时,一个高大身影定定地站在女孩的身后,看着女孩蜷缩地身体,紧握地拳头更加用力,手背上青筋暴起!

“小鬼!哭什么,没出息!”男人将手中的棉服轻轻地盖在女孩的身上,低声责备道

“呜呜呜……哥,我再也不喜欢他了!真的好累,也好疼!”女孩扑在男人的怀里痛苦地哭诉道

“你还小,以后一定会遇到更好的!”

“不会了,没有人比他更好!”

青春时的暗恋在日志被点开地那一瞬间,就已经暴露于众!唐值坐在电脑椅上静静地翻读里面的内容,心中却始终久久不能平复

回想刚刚自已说的那些话,总觉得自已说的太过严重,更加坐立难安!終是拿起床上地棉衣夺门而出……

“小值,马上吃饭了!你去哪儿?”不是刚刚才回来吗?怎么又出去了?”

“你们先吃,我很快回来!”

雪很美,却越下越大,像柳絮般在空中飞舞;雪很美,却冰冷万分,雪中的人更是慌张不已!

此时路上更是不着一人,唐值望着灯火通明的小区,却始终未再朝前踏出一步微微地叹气:“这样也好……“便转身而去!

青春地暗恋并不是都能得到回应,人在不断地成长,情感也不会一尘不变!但青春的痛苦与后遗症却无时无刻不在提醒女孩,那锥心蚀骨痛感!

春节地余温很快便过去,每个人都继续奋斗在自已的岗位上与追逐梦想的路上,但本应一往无前的梦想现在还在吗?

望着庆艺,袁欣怡暗暗地握着拳头,不禁暗暗沉思着,心中无比迷茫踟蹰!

当初一心只考庆艺?只是因为离他近吗?还是……因为自已?

严冬已悄悄离去,春日的暖阳悄然而至,回首往事,却感觉已是过往云烟

“不就是被拒绝了吗?没事!”女孩站在天台上看着不远处那高耸地屋顶,喃喃自语道!

口袋里一阵阵震动,拉回了她已漂远地思绪,囫囵地擦了擦脸庞的泪水,整理好自已的情绪后这才接通电话,电话里关怀备至的声音响起:“你还好吗?”

女孩并不惊讶陈家楠为何会知晓她发生的事情,好像每次遇到困难和沮丧地事情时,他总是第一时间知道,好似在她身上装了监听器一般!

“还好!”女孩不诚实道

电话对面沉默好一阵磁性的男声才继续响起:“你还是不会撒谎!”

“……”

可事实上真的是女孩不会撒谎还是他太过了解女孩,只有他自已可知……

“后天我就回来了?不准备迎接一下老同学?”很快电话里的嗓音便活络起来

“好!后天去机场接你!我还有点事,先挂了!”还未等里面的人回应袁欣怡便匆匆挂了电话

“又是这样啊~”男孩迟迟举着手机迟迟不肯放下,嘴角泛起一阵苦笑无奈地摇摇头!

刚开学所有的策划与活动便重新启动,全国大学生舞蹈比赛也重新被提上日程,每年这个时候总是群英荟萃,人才济济!谁不想分一杯羹,博一层荣耀呢?

“哎~今年的舞蹈比赛看来只能到隔壁学校比喽!”议会厅中此刻七嘴八舌,好不热闹

“没办法,舞台翻修。逼不得已啊~~”

“不过旁边的医大那舞台倒也不错,布置倒是精美!”

“舞台我倒无所谓,大家都说庆艺美女多,庆医出靓仔,以前总是远观,现在终于能近赏喽!“

会议厅一时间人仰马翻,女生谈到这个话题更是停不下来!不知是谁却将话题引到了,去年庆医大因一张照片爆火地禁欲医生身上,一时间场面更是失控!

而此时坐在角落处未吭一声地袁欣怡倒显得格格不入

许是察觉到身边的气场不协调,刘媛媛轻轻地戳了戳她的肩膀低声询问道:“怎么样?和你那暗恋的人相比,不差吧?”

女孩盯着手机屏幕,久久移不开眼…

少年穿着一身白大褂,深褐色的眼眸暖意涌泉,却又有一种属于男孩独特的不羁,浅浅地梨窝扬起在那精致地五官上,还是那么的耀眼!

似是回忆起从前,女孩渐渐湿了眼眶,周围地喧闹声也逐渐远离,耳边只回荡着那句;“哥哥在呢!”久久挥着不去……


炎炎夏日,众湖西区响起绵绵蝉鸣声

众湖西区位于泗县工业区“咯吱咯吱”机械作坊声伴随着蝉语从各个纺间传出

“欣怡,就在这里玩,乖乖等妈妈下班好不好?”温柔的声音在严夏之日响起给人如沐春风之感

“哦!”女孩将手中的滑板放在地上落寞地回应道

“妈妈,哥哥今天会来吗?”过了一会女孩终于抬起头来言语与眼中满是希冀!

“妈妈也不知道……”

“……”女孩眼眸中的星光灿烂随着刘萍的语话逐渐消失

“哥哥会来……”突然身后一只温热的手掌轻轻地揉着她的小脑袋,倾俯着身体温柔地说道

“嗯!!!”女孩看着唐值嘴角上扬着幸福的弧度

“唐值,照顾好妹妹!”周阿姨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好~”

“怎么了?一直盯着哥哥?”

“因为哥哥好看!”

“哈哈哈……”

“可是即使夸哥哥好看,还是要监督你做作业!在这里花言巧语是行不通的!”

“哼!我才没有那样想!”

***

下午的骄阳照射在纱窗处,一格一格映射在寝室桌面上斑驳陆离

空气在安静的流动,时间在悄悄地流逝,只能听见笔在纸面上沙沙作响声与细微地打鼾声!

“噗……”少年微微地支起手臂看着酣睡地女孩无奈的摇了摇头,思韵了一会终究还是没忍心叫醒她,不知过了多久许是手脚麻了,袁欣怡这才慢慢地转醒

唐值托着下巴佯装苦闷;“看来哥哥要陪你加班了?”

“???”袁欣怡看向窗外,这时她才发现太阳已经快要落山懒懒道:“阿芒哥哥,我可不可以明天再写~”

“不可以哦!”

“……”

“可我好想学滑板,哥哥你不是答应我教我滑板吗?”

“等你考进班级前五的时候,哥哥一定教你!”

“……”

“好,不过得拉勾勾!”

“好~拉勾勾!”

“拉勾,上吊,一百年不许变!谁变谁是小懒猪!”

“现在这可算我们之间的约定了哦?谁反悔是小猪!”

“行,既然哥哥答应你了,你是不是应该答应哥哥认真写作业?”

“嗯!”

***

时钟的时针很快就指向六点楼道里的脚步声越来越近,熟悉的嗓音在楼道里响起“哎~小王!”这是妈妈特有的打招呼方式

“小值,欣怡今天还听话吗?”

唐值看着一脸努力的袁欣怡淡笑着“嗯!很听话”

“妈妈带你去广场玩好不好?”刘萍看着女孩乖巧懂事的模样心中一阵欣慰

袁欣怡:“嗯!”

“那哥哥会去吗?”女孩期望的看着他深怕他会拒绝

“那小朋友愿意让哥哥一起吗?

袁欣怡立马回应:“当然愿意!”

唐值宠溺地看着她拍了拍她的小脑袋低声道:“好!”

夜晚广场上歌舞四起,有乘凉的老爷爷老奶奶,也有跳广场舞的大爷大妈,再往前下个楼梯,便有许多摊位:打枪,套东西,娃娃机,美工,雕刻,写字!应有尽有,也算是个小夜市!

袁欣怡一路上紧紧地攥着身旁人的衣角,一刻也不肯撒手!

唐值察觉到她的紧张,便蹲下身来轻轻地拍打着她的肩膀温声道:“别怕!告诉哥哥想玩什么?”

“那个!”细嫩的小手朝着打枪的摊位,眼中有抑制不住的兴奋

“等着哥哥给你拿个大仔熊回来!”

“好~!!!”

“老板!给我来个20元的!”

“得嘞!”

“呦!小伙子,姿势还挺标准!”

“砰砰砰……!”

气氛陷入一阵尴尬……

“篮子里的安慰奖随便挑一个,欢迎下次光临!”

“……”

“哥哥,我突然不喜欢这个了,我们换一个吧?”女孩望着一脸黑线的男孩试探性的询问道

“……”

快来看看呦!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只要十元,无错别字,大仔熊带回家!

“我不去!”小欣怡坐在地上抗拒回绝道

“哥哥你要高考了,你去!”

“可小欣怡要小升初,更需要锻炼一下!如果不答应哥哥的话,哥哥就将你抄答案的事情告诉刘阿姨!”

“……”

“你……你欺负小孩!”

女孩愤愤不平地坐在课桌上,望着几张字帖,委屈地泪水在眼眶打转!

身旁的大男孩也不知去了何处,只留她一人在这里勤勤恳恳地抄写!

“大坏蛋!希望你永远找不到女朋友!”小欣怡愤怒地发泄道

“再这样写,笔就坏了!给你!”黄色的灯光照射在男孩俊俏的脸庞,尽显温柔!

“哼!我要告诉周阿姨说哥哥谈恋爱了”

“那这草莓冰激凌小欣怡不要了吗?”

“还有哥哥什么时候凭空冒出来一个女朋友了?”男孩微微倾身上扬的嘴角如三月春风触动人的心弦,温柔地眼睛里有着满天星光璀璨,夺人心魂!

“就是有!”女孩嘟着嘴倔强地反驳道

“……你这小脑袋里装的是什么?”一记脑袋敲在脑门,小欣怡委屈地看着他!泪水随之而来!

“呜呜呜……哥哥欺负我!”

唐值没想到她真的会哭,一时竟不知所措,蹲下身来手忙脚乱的擦拭着眼泪:“错了,哥哥错了。别哭了好不好?”

“呜呜呜……!”

噪杂的环境下有一两道目光朝这边看来,很快充满怒气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唐值,你干什么呢?为什么欺负妹妹!”

唐值:“……”

“给我过来!我非得教训你这小子!”周阿姨揪着他的耳朵,将他往外带去,过了一会也没见回来。

“好啦!欣怡,唐值哥哥和周阿姨已经走了!别哭了,明天还得上学呢?哭成小狸猫就不好看了哦!”

“嗯!”小心怡擦了擦眼泪,视线却一直注视着远处

床上的女孩看着那丑萌丑萌的大仔熊,更是爱不释手的抱在怀里喃喃道:

“哥哥,会喜欢你吗?”

叮咚!手机里的短信不断传来……

“欣怡帮妈妈看看是谁发来的短信?”妈妈的声音从厨房传来

“好~”女孩从床上跳了下来,刚想要点开信息,一张赫然醒目的图片便跳了出来

一个笑容明媚的女人和一个憨态可掬的男人!从图片上看这个女人似乎很幸福,是她从未见过模样

“怎么了?欣怡?是谁发来的短信?”似是察觉客厅没了声响,刘萍便从厨房出来

“妈妈,这个男人是谁?是未来的爸爸吗?”女孩将手机举到她面前询问道,稚嫩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是袁叔叔!!”

“哦!”

那……欣怡喜欢他吗?”妈妈蹲下身来温声地解释道,却在询问自已是否喜欢这个叔叔时紧张万分!

小欣怡慢慢地放下手机,看着妈妈的眼睛认真的说道:“只要妈妈喜欢我就喜欢!”

“妈妈和袁叔叔在一起以后,欣怡会有弟弟妹妹吗?”

“可能会有吧!”刘萍摸着她的小脑袋耐心的回答道

“那妈妈还会疼我吗?”

“当然会啦!你是妈妈的宝贝!妈妈怎么会不疼你呢?”

“哦!”默默地回到了自已的房间,蹲坐在地上,不知小脑袋里在思索着什么,脑中却突然冒出一句:“那我以后是不是就变成了最多余那个……”

****

一晃眼已过了一个月,袁欣怡已经上课许久而唐值也早已投入到忙碌且紧张的高二

“叮铃铃……上课时间到了,请同学们回到教室准备上课!”

育英小学的铃声已敲响而六年级(3)班的教室门前却意外的安静

“袁欣怡你竟然上我的课看小书,怎么?语文都学会了?古诗会背了?“

“不是说要多读书的吗?所以我读了呀?”女孩从自已的凳子上站起道

“我让你们读书是让你们读名著,你读的这是什么?言情小说?那你说说你能从中得到什么?”

“这书有什么不好的!!”

“你说什么?”许是没想到她会反驳,女人满脸通红愤怒地说道:“行,我还教训不了你了!晚上放学留下!”

终于下一节课老师的到来打断了她的话语,这才拿起她的教科书愤愤地离开!

“唉,这都多少次了?怡怡,你都整整五天没和我一起回家了!”最后一节课下课,好朋友苗佳佳便凑了上来

“佳佳你先走吧!我还要去补课~”欣怡收拾着课桌上的书本对身旁的人说道

“……”

“怡怡,你不会是故意的吧?难道你是为了躲陈家楠?”蒲雅不知什么时候从窗边探入脑袋瞬间瞪大眼睛,仿佛发现了什么猫腻一般朝前凑了上去

“怎么可能……!”袁欣怡白了她一眼,背上自已的书包便朝门口走去

“我也觉得不大可能……”蒲雅晃了晃自已的脑袋思索道

“等等我呀!话说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男孩子?我觉得陈家楠就挺不错的!“蒲雅追了上来,用胳膊撞了撞她的肩膀示意道

“……”

办公室门口

“袁欣怡,过来!”女人坐在办公桌椅上,头都没抬手里的工作也一直没停下!

看着那宽大的厚厚眼镜框罩住那犀利的眼睛,白净的脸上却依旧的不苟言笑!

“老师……”

“将这张卷子做出来就可以回去了!”

“哦~”

本以为是一些及其简单的题目,未曾想到却是一整套《怨情难结》填选题

“请问《怨情难结》中男女主角是什么时间什么地点?认识彼此的?”

“刚才她还看的津津有味来着,现在就已经忘记了他们到底是如何相恋的!”

“……”时针一分一秒流逝,而女孩也渐渐地急躁起来

“怎么样?填出来了吗?”

“……”

“看自已喜欢的书都填不上来吗?既然喜欢看书那为什么连里面最基本的问题都无法回答?”

“……”

看着她这副模样一脸恨铁不成钢的某样终是摆了摆手:“你先回去吧!”


或许是回家晚了妈妈已经去上班了,桌上的饭菜都已经做好,家中此时也只剩袁欣怡一人

听妈妈说同组的阿姨生病了,所以这两天总是昼夜颠倒,每天到凌晨才下班。原先小欣怡放学后总是先到妈妈的宿舍里,等她一起回去,可因为第二天还要上学,就被妈妈命令扼制放学后不许再跑来……

夜晚老式的小区楼里总是格外的安静,时不时的还有野猫觅食发出奇怪地声音,因为年久失修的电路总因不稳而跳闸,窗外一片漆黑如同掉入染了墨的桶里

女孩蜷缩着躺在床上呆呆地望向黑暗中唯一一束光亮

一枚玩具戒指,黑夜中戒指灯光映照在天花板上,画面中男孩眼中满是温柔,嘴角微笑地看着女孩好似在说“别怕,哥哥在呢!”

这样的黑夜好像并不可怕了,黑暗也不再笼罩着女孩,心中的落寞逐渐被填充,梦中女孩仿佛又回到了那个午后……

青葱树木一排排屹立在两侧道路上,左边的树木后是一片花园,女孩穿着一身白色的蓬蓬裙匍匐在草地上,耐心的翻找着什么……洁白无瑕的裙子拖落在泥土上,很快便被染脏。唐值悄悄地走近,微俯着身体看着女孩认真的模样,笑意侵染了脸庞

“在找什么?”

那是袁欣怡第一次见到唐值时的模样,欺霜赛雪地脸上满是尘土,一副脏兮兮的模样,水灵灵的大眼睛里满是不解

“厂里的姐姐说这片草地里有四叶草,我想找到它!”女孩稚嫩地声音响起,扬起纯洁无瑕般地脸庞对他说道

“那哥哥可以加入吗?”

“嗯!”

春日的暖阳打照在男孩俊俏的脸庞上浑身懒洋洋,找了许久终于在一片零零稀稀地角落里找到了那棵极小的叶子

而另一边被暖阳照射的女孩原本还很积极参与到后面已经缴械投降,眼皮很快耷拉下来,进入了梦乡……

四仰八叉的躺在草地上,肉嘟嘟的小脸上沾满了泥土,像只在泥土里打滚的小花猫

“噗嗤!”唐值坐在女孩的身边,看着她流口水的模样终是笑出了声

“还真是毫无防备。你说哥哥趁你睡着,把你拐卖了怎么样?”唐值戳了戳女孩红彤彤地脸颊小声地说道

袁欣怡皱了皱眉毛,似乎对外界一直打扰她美梦的人及其不满,终于睁开了那双满是幽怨的美目

“嘶!”突然唐值感觉一阵刺痛,猛地将手指缩了回来

“……”

很快又是一批轮换班,道路上陆陆续续的吵闹声遮盖住草地上两人的嬉闹

“你……你欺负小孩!”袁欣怡捂着被捏红的脸颊委屈地控诉着他的恶行

“刚刚哥哥被猫咬了,是不是要找那只小猫讨回来?”唐值微微地俯身嘴角更是笑意满满

“……”女孩委屈地泪水在眼眶里打转,看着比她高很多的男孩顿时潸然泪下

“等一下,小孩!你要不哭的话,哥哥给你一样东西!”

袁欣怡的泪水说收就收,干净利落,声音也软糯起来:“不哭了,给我吧!”说着还将脸上遗留的泪珠也抹擦干净

“小机灵!”唐值揉了揉女孩乱糟糟地头发眼中满是宠溺

“给你~~”唐值将那小片四叶草轻轻放在女孩的手心中

“谢谢哥哥!”女孩终是化干戈为玉帛被一片四叶草和美色所收买

***

晨起的阳光穿透纱窗温柔地打照在女孩身上

屋外刘萍的声音传来“袁欣怡,快点出来要迟到啦!”

“哦,好!”女孩刚学会扎头发,绕着皮绳半天,这才歪歪扭扭的将头发扎好

“过两天带你去把头发剪了!”刘萍看着那随意团成一坨的小啾啾,只好动手将它扯去重新梳理

“不要”

育英小学与一中离得很近,只隔着一条马路,每天早上袁欣怡都会经过一中的门口.那时的校园里总是充满了浓郁的学术氛围,所以即使这样袁欣怡也从未碰到过唐值,即使她刻意的等待过

一中是泗县的重点高中,望眼省里其他高中能与之一较高下的也屈指可数,所以一中明年总有有许多慕名而来的人,尤其是近两天中考成绩刚出来,更是有许多家长争先恐后地争抢着那有限的名额

相比之下一中的附属小学的学生生活倒也是多姿多彩

这不古筝,葫芦丝,钢琴,军体拳每人学一样,所有的课外辅导班全部改成雕塑班,绘画班,毛笔字班每个学生参加一项,当然袁欣怡也囊括其中:古筝,绘画成了她小学生活的全部色彩

所以每到晚会活动,或者拍一些学校宣传片的时候总是站在最前面外加乖巧听话,长的水灵,更是老师的首选对象!

正是毕业季,学校又要准备招生简章,而每年最直接也是最省事的招生方法就是将学校特色印在本子封面上,或者录段视频放到官网上所以一大早社团便忙的不可开交。

“孩子们,记得将乐器搬到操场!”

民乐团此时乱成一团,老师忙着给学生化妆,学生忙着搬琴一时间人仰马翻,情况百出。

早就化好妆的袁欣怡,此时正用那纤柔弱小地肩膀扛着比她人还高一截的古筝,吃力的朝操场挪步。

小脸憋的通红,一股脑的往前走也不知道前面有没有人,渐渐地袁欣怡感觉压在身上的重力消失了,错过古筝女孩惊讶的朝前望去,高大的身影将女孩笼罩在阴影之下,唐值逆着光将琴所有的重量都拖在双手上,扬起那带有梨窝的笑容极尽温柔道:“我来!”

“阿芒哥哥?”

“嗯?怎么了?”男孩疑惑地回头,看见她那欲言又止的模样忍不住空出一只手揉着她的脑袋

“哥哥你怎么在这里?”

“因为哥哥优秀啊~”唐值打趣着揉了揉她微卷的秀发

袁欣怡似乎很认同他的回答点了点头看着他的眼睛:“哥哥,以后你也会一直在我身边吗?”

唐值倾身直视着她的眼眸温声道“原来小朋友这么依赖哥哥?”

“我才没有!”女孩着急的反驳,原本退下的燥热便又袭来

“噗嗤!逗你的!真可爱!”唐值弯下腰来平视着她的眼睛,捏着她那红通通的脸颊打趣道

“……”女孩望着前面高大的身影,要跟上他的脚步,袁欣怡基本上用跑的,好不容易追上他,袁欣怡摸着自已狂跳不止的心脏

***

操场上此时只有寥寥无几地几人,在这里百无聊赖的摆弄着自已的物件,而这些人里除了低年级的同学还有一位长相秀丽的女孩,看似与阿芒哥哥一般大,想来应该是与阿芒哥哥一道来的姐姐!

“唐值,你来了”看见唐值的身影女孩立马迎了上来

“我等你很久了,我们拍完照就回去吧!”

“嗯,随后就到!”

“啊~好痛!”袁欣怡捂着被敲了一记地脑门,眼泪汪汪的看着身前的男孩

“你干嘛打我!”

“一直盯着人家的背影干嘛?”唐值好奇的俯身贴近,精致地脸庞离她不过一尺之远

“没有!”

揉着刚刚额头被敲的那个地方此时正火辣辣地疼,那只好看的大手便轻轻地贴近她的额头,与想象中温暖的笑容不一样,冰凉的指节轻轻地揉着哪一处。

“还疼吗?”充满磁性地声音从头顶传来

“……”袁欣怡呆呆地望向他久久没有回应

“小朋友?”

许是发觉到自己失礼的行为,袁欣怡连躲开他的手,连忙转移话题“哥哥,那个姐姐在叫你,你快去吧!”

“好~那哥哥先走了!”唐值揉了揉她的脑袋宠溺道

“……”不知为何,袁欣怡打心底不喜欢唐值总是动不动就揉她脑袋的习惯,总觉得怪怪的!

渐渐地操场的人越来越多,到最后袁欣怡已经找不到唐值的身影

“应该已经回去了吧……”袁欣怡失落的转回了头,看着眼前的摄像机再次想到刚刚人人称赞的唯美画面,女孩的裙角微风拂过,秀发也轻轻地扬起,秀丽的脸上洋溢着快乐的笑容,抱着课本与男孩并肩而行,青春靓丽,无比般配!

明明只是一张简单的照片在却在袁欣怡看来是那么的与众不同……下面的演练不知排了几遍,袁欣怡已经记不清了,灵魂早已飘到隔壁的一中,如今只剩躯壳和肌肉记忆还在,撑到结束!

幸好回去的搬琴任务老师已经交给了他人,也不要她一步一步挪着走。

***

傍晚刚放学袁欣怡便接到了妈妈打来的电话

“欣怡,妈妈这几天有事,你这两天放学去爷爷奶奶家住两天!”刚放学刘萍的电话便打来,背后吵吵囔囔的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哦~好!”

夕阳的光辉打照在女孩纤弱的身影上,努力地回应着门口被家长接走的同学的问候

渐渐地校园里安静了下来,门口也只剩一个孤独的身影在门口来回的徘徊……

不知怎地,就来到了那个位置及其不显眼的小卖铺,小卖铺周围都是刚建的商铺,渐渐地这个小铺便被越压越小,最后只剩一个具有年代感的木门

“丫头,还没回家啊!”躺椅上的爷爷缓慢地起身,似乎是想要拿桌子上的水杯!

“还没……”

“你这小丫头,一不开心就往我这店里跑。跟爷爷说说怎么了?”孙爷爷拿起身旁的芭蕉扇扇打着此时虎视眈眈的蚊子,另一只手拿着水杯,好不惬意!

“孙爷爷,有吃的吗?”

“丫头,不是明知故问吗?我这小卖铺里不卖吃的还能卖什么?”

“可我……没钱!”

“娃子,吃了我多年霸王食,今儿个倒是扭捏起来了?”

“……”

“那我就不客气了,爷爷!”不停伸头张望着货架上的小零食全是她喜欢吃的,瞬间两眼放光!

“哈哈哈,想吃什么就拿吧!”

夕阳照下,晚霞千里,天边树若荠,江畔洲如月。爷孙俩并排而坐,望着远处湖面上的飞燕,生活惬意满满。

“爷爷,你想奶奶吗?”

“想啊~无时无刻不在想”

“那段时间您是怎么熬过来的?”

孙爷爷看这比起周围的高楼大厦更加破旧的小卖铺慈祥地笑容映在满是沧桑的脸上:“可能因为这小卖铺吧!这几年啊,这里的商铺不断地翻新重建,我这小卖铺的生意也就一年不如一年喽~”

“好了,娃子你那个快回去喽~我这里也要关门了!”

说着便缓缓起身,慢吐吐地将靠椅收起

“爷爷我还会来看您的”

“去吧,去吧!也只有你还记得我这把老骨头~”

路旁的灯光缓缓亮起,照亮了回家的路,太阳也逐渐落幕,夜色无边,看着河对岸灯火通明的人家,心中一片孤寂!

还未进门,屋内年迈的声音便响起:“小心跑,别摔着!”

握着门把的手顿了顿,努力调整好情绪后这才进去,可原本的欢声笑语在她进门的一瞬间截然而止

奶奶率先打破了这气氛道:“大宝,快收拾好,欣怡姐姐来了!”

“……”

气氛终是活络了起来,袁欣怡坐在沙发上静静地看着妹妹在摆弄着洋娃娃,大人们也各自忙活手头上的事,没有朝这边注意。

“你要什么姐姐去帮你拿?”看着蹒跚学步的妹妹,袁欣怡连忙起身询问道

“谢谢姐姐,不过佳慧要自已拿”

“好~那你慢点”袁欣怡轻轻地松开她,刚准备在沙发上坐下,便听见嚎啕大哭

袁欣怡还没明白时怎么一回事时就被人指着鼻子一阵臭骂,没有理由,没有人问过究竟是不是她做的好像在他们的心中已经认定自已就会做伤害佳慧的事情,百口莫辩。

佳慧此时更不知道说什么,想要为姐姐解释却又不知道怎么说,哭的更加凶狠。看着阿姨怀里嗷嗷大哭的妹妹,袁欣怡连忙从书包里拿出刚买的洋娃娃挂件想哄她开心,可却被人一把推开,劈头盖脸的指责再次袭来,所有难听的话语从老人的口中吐出,直到那句“她妈妈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传入她的耳膜时,袁欣怡彻底忍不住放声嘶吼道:“你们凭什么这么说我妈妈,你没有资格这么说她!”说完拿起沙发上的书包摔门而去!

夏日的夜晚泛着一股沉闷的气息,压的人喘不过气来。袁欣怡漫无目的在马路上行走,路上全是三三两两的行人,有刚吃完饭的一家三口,爸爸妈妈相伴在孩子左右,手牵着逐渐走远。她以前多么期待这样的画面会发生在自已的身上,可自她记事以来,她的记忆里只有不断地争吵还有妈妈的痛哭!直到七岁那年他们终于离婚了,争吵也彻底的结束了!

温柔地晚风拂过脸颊,女孩坐在运河河岸的长椅上,望着河面上的行舟不知过了多久,久到运河灯火已经熄灭,行人也把家还,而独自在黑暗中的女孩这才发出呜咽的哭泣声,许是哭的累了,哭的久了,支起早已麻痹的双腿一瘸一拐的朝前走去!

走了很久,袁欣怡这才回到了家,看着家中此时依旧的灯火通明袁欣怡不禁十分好奇,妈妈不是上夜班吗?直到看见门上的“囍”字无时不在提醒着她此刻到底发生了什么!

原来今天是妈妈结婚的日子啊~~稚嫩地小手摸索着字上纹路,两条腿瞬间失重地软了下来,蜷缩成一团,将自已紧紧地围裹住。

楼梯间健壮的脚步急匆匆地朝上跑来,再看见女孩蜷缩成一团的时候,唐值终是放轻了脚步,蹲在她的身边轻轻地顺着她的头发

女孩黯然失色的眼睛里满是伤痕,抓着男孩的衣角恳求道:“哥哥,我不想进去,我也不想爸爸那里,你能收留我一晚吗?”

“可以”唐值将女孩抱了起来,轻声安慰道:“住多久多行”

“哥哥,我现在只有你了……你会一直陪着我的对吗?”

“嗯!”温柔地嗓音从头顶传来如冬日里的暖阳照耀着袁欣怡那片正在被黑暗侵蚀的内心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