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9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重生世子妃太高冷

重生世子妃太高冷

麻衣如雪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朝穿越,二十一世纪中西医天才神医尹素婳,穿成了不受宠的丞相府嫡女。原主身份尴尬,亲爹不疼,继母不爱,还被姐姐妹妹欺辱刁难。原主的爹地竟然逼她嫁给病秧子世子冲喜,原主一气之下,服毒自尽。尹素婳魂穿而来,无缝对接,嫁给病秧子,做个望门寡,也好过继续在丞相府受气。于是,她果断跟娘家断绝关系,转身嫁进了世子府……

主角:尹素婳,莫君夜   更新:2022-07-16 03:0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尹素婳,莫君夜 的女频言情小说《重生世子妃太高冷》,由网络作家“麻衣如雪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朝穿越,二十一世纪中西医天才神医尹素婳,穿成了不受宠的丞相府嫡女。原主身份尴尬,亲爹不疼,继母不爱,还被姐姐妹妹欺辱刁难。原主的爹地竟然逼她嫁给病秧子世子冲喜,原主一气之下,服毒自尽。尹素婳魂穿而来,无缝对接,嫁给病秧子,做个望门寡,也好过继续在丞相府受气。于是,她果断跟娘家断绝关系,转身嫁进了世子府……

《重生世子妃太高冷》精彩片段

大雍朝,帝都。

宁王府的花轿已经到了丞相府门前。

“恭喜姐姐,从今日开始,就是尊贵的宁王府世子妃了。虽然世子时日无多,妹妹也同样羡慕。”

“既然你这么羡慕,那你来嫁,这样你那个不要脸的娘就真正是宁王府世子的丈母娘了。”尹素婳穿着火红的嫁衣,头戴金冠,眼神极冷。

自己堂堂中西医双料天才,更是世界首屈一指的传染病学专家,竟然穿越了。

原主跟自己同名,因为亲娘去世,继室把持丞相府,她这个尴尬的嫡女在府中常年被人欺负,后来又要被那个冷血的丞相父亲当成棋子送去宁王府给那个活不过一年的世子冲喜,所以在成婚前夜服毒自尽了。

眼前的尹妙雪虚伪的面容,袖口掩嘴那做作的手势,充满讽刺的眼神,都让她觉得恶心。

“尹素婳,你别不知好歹,你这个克死亲娘和亲弟弟的不祥之人,能活到今天,就该谢天谢地了。”

尹妙雪一奶同胞的哥哥尹天德,在旁边大声呵斥。

尹素婳也没有惯着他,直接回了一句:“我命这么硬,怎么你们这些败类还活的好好的?难不成是因为命太贱,所以经得起折腾?”

听到尹素婳骂自己命贱,尹天德想都没想,直接扬起手,要给她一个耳光。

尹素婳嘴角含着一抹冷笑,一脚踹在尹天德的小腿上,让他直接控制不住跪倒在地。

“你竟敢打人!”旁边的尹妙雪吓了一跳。

尹素婳的气场全开,眼神像是复仇的冤魂,直接左右开弓,又是两个耳巴掌,狠狠甩在她脸上。

“提醒你们一句,我现在是宁王府世子妃,如果拜堂的时候让他们看到我的脸上有伤,你觉得宁王府会不会放过丞相府,放过你们?”

尹天德气得脸上直哆嗦,看着尹素婳那个像是要吃人的眼神,却终究畏惧宁王府的权势不敢还手。

这时,门外传来高亢的声音:“吉时已到,请世子妃出门上花轿喽!”

尹素婳霸气的从他们身边走过,看着他们不敢置信的眼睛。

“趁着还能享受的时候,就好好享受,莫要辜负了好时光,毕竟做了坏事,总是有报应的!”

坐在花轿上,听着外面的吹吹打打,尹素婳头有些眩晕,她知道,原主昨晚自杀喝的毒,还有残留。

再不解毒,估计没到宁王府,又要死在花轿上了。

如果能够把自己的工作室和小药房带过来就好了,不管是中医还是西医的问题,自己都能完美解决。

尹素婳正在想着,眼前竟然真的浮现出工作室和小药房的景象。

她一脸茫然,莫不是花眼了?

她试着伸出手,放在小药房中标有解毒丸的抽屉上。

抽屉竟然真的拉开了。

里面的解毒丸,也很快就到了她手里。

收起思绪,尹素婳看着自己手里的药丸,惊喜连连。

老天带她不薄,竟然把工作室和小药房一起给她带过来了。

她没有浪费时间,赶紧把药丸吃下去,然后等着自己身体恢复。

很快,花轿到了宁王府门口,结果宁王府的大门前,却站了一圈人,不让他们过去。

偌大的宁王府,世子的婚礼,这是在搞什么名堂?

“世子妃的花轿已到,请各位让出一条通道。”官媒摇着手里的团扇,尽量保持淡定。

前面挡路的人,却无动于衷。

“世子有令,世子妃若要进门,需要先当众签了此承诺书。”

承诺书?

尹素婳在花轿之上,听得清楚,看来这个宁王府,未必很欢迎自己。

官媒有些迟疑,看着毫不退让的侍卫们,又没有办法。

花轿中的尹素婳开口了:“不知世子想要让我签下什么承诺?”

侍卫听到世子妃的声音,也没有太放在心上。

他们心里都很清楚,这位世子妃,在丞相府并不得宠,这次嫁过来,只是攀龙附凤的棋子而已。

“承诺进门之后,跟丞相府断绝联系,否则就回去吧。”

侍卫的话,自然代表莫君夜的意思。

尹素婳听了之后,明白了,这世子怕自己仗着世子妃的名号帮自己老爹争名夺利。

这位世子,虽然还没有见面,竟然跟自己想到一块去了,只怕自己那个丞相亲爹,要气死了。

不过这么大阵势威胁她,真当她是好惹的?

尹素婳很是镇定的挑起轿帘,对侍卫说着:“既然如此,也请世子给我一个承诺。”

侍卫听了之后,有些震惊。

一个冲喜的世子妃而已,还敢提要求?

“怎么,只许你们世子对我提要求,我不能跟世子提意见?”尹素婳并没有一点犹豫。

侍卫觉得好笑:“我们世子是什么身份,你又是什么身份,自己心里很该清楚。”

尹素婳知道,他们这个态度,其实也代表了世子对自己的轻视。

她并没有退缩,越是这样的时候,她反而越发有斗志。

丞相府,她不会再回去。

既然要决裂,那就彻底一些。

“落轿。”她的声音,非常沉稳。

什么吉利不吉利,都是狗屁。

花轿落在地上,尹素婳直接从里面走出来,步履轻盈到了侍卫跟前。

侍卫蒙了,这位世子妃,果然貌美无双,如谪仙下凡。

围观的百姓们看到尹素婳的相貌,也是惊叹连连。

“马上去禀报你们世子,要我签下承诺书,简单,他须得答应我,只要我跟他一日还是夫妻,他就一日不许纳妾。”

侍卫蒙了,这位世子妃,真是好大的胆子,莫不是脑子有病?

“你们世子爷若是不敢应下,即刻写了和离书来,我们各自安好,此生不复相见。”

侍卫们面面相觑,他们虽然想要为难世子妃,这门婚事也是皇族大事,他们不敢真的弄出什么乱子出来,所以还是派人进去通秉了。

宁王世子莫君夜悠闲的坐在自己的房间,并没有换上吉服。

听到侍卫通传的话,他冷冽的眸子,闪过一道精光,嘴角也挂上一抹冷笑。

“有意思,看来她这是看到丞相府攀附宁王府无望,顺便断绝了其他府门的念想,这样也好,我也省的麻烦,她愿意当这个坏人,我自然不会拦着。”


侍卫听的不是很懂,不能纳妾,怎么就扯上这么多事。

莫君夜不准备解释太多,只是冷漠的告诉侍卫,传话答应尹素婳的要求,只要她签了保证书,前门就可以放行。

侍卫领命而去,莫君夜的眼神却变得悠远。

这个尹素婳,有点意思。

新婚第一天,他们互相要了保证,也互相帮对方当了坏人,两全其美。

莫君夜的话带到前门,守在那里的侍卫,也都惊呆了。

“这样无礼的要求,世子真的答应了?”

尹素婳眼含笑意:“既然我都能答应他不但无礼而且过分的要求,相应的让他答应我一个要求,有什么不对?今日王府门前的人,都是见证,我尹素婳进入宁王府之后,会跟丞相府断绝关系,绝不会为尹家谋任何福利,也请世子谨记,只要我尹素婳还在,他就别想纳妾。”

说完之后,她抢过愣忡的侍卫手中的承诺书,直接撕了个粉碎,扬在天上。

“你这是做什么?”侍卫回过神来。

“这么多人见证,这个承诺已经生效,还要一张冷冰冰的承诺书回家烧火么?我提醒你一句,以后跟我说话,要称呼世子妃,这个‘你’字,会给你带来祸患。”

尹素婳的气场,让在场的人,都大为惊叹。

“前面带路。”

大家还没有反应过来,尹素婳很冷静的跟官媒说了一声。

侍卫们虽然不服,不过也没有理由再拦着,只好放行。

莫君夜并没有出现拜堂,只要尹素婳给宁王和王妃敬了茶,这门婚事就算是成了。

尹素婳没有觉得意外,这位世子,还挺把自己当回事。

对她来说,这门婚事,也只是她离开丞相府的一个跳板罢了,他不想见到自己,自己也未必想要见到他。

是以从头到尾,她的表情都没有半分委屈,甚至有些脱离苦海的欢愉。

宁王对这个儿媳妇,倒很是满意,只是到最后莫君夜也没有出现,他有些尴尬,觉得到底是委屈了尹素婳。

王妃脸上的笑容,也有些不太自然。

她打量着尹素婳,果然一副祸国殃民的模样。

尹素婳笑容很自信,她并没有因为自己是被父亲当做棋子摆布来冲喜这个身份,而有任何自卑。

离开丞相府,是她新生活的开始。

敬茶之时,她也全程保持这份淡定。

王妃看着尹素婳,笑容和煦,她暗暗打量着尹素婳,只觉得眼前这个儿媳妇貌美得过分!

她真的不知道丞相府那边送一个如此祸水的女儿过来冲喜是什么意思。

还是指望着真的能冲喜成功,让那个病痨鬼好起来?

“委屈你了。”

王妃接过尹素婳的敬茶,叹息了一声。

“不委屈的。”

因为这一句话,尹素婳对于这个婆婆还是挺有好感。

王爷瞧着这一幕,微笑吩咐道:“好了,带世子妃下去吧!”

尹素婳怡然自得,坐在新房之中,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果然是皇家的气派,果真是高端大气,一砖一瓦,一桌一椅,都无比考究精美。

明蕊忍不住叹了口气,于她而言,他们家小姐,不过是从虎口到了狼窝,境遇并没有多大改变。

“明蕊,该高兴才是。离开那一窝豺狼虎豹,至少我能活下去。”尹素婳轻声说着。

跟她一起长大的明蕊,原本被继母扣在丞相府。

尹素婳临出门之前,威逼她如果不带上明蕊就不出门,才解救了她出来。

之前没有护住母亲给自己留下的人,让他们一个接一个被迫害,是她没本事。

从现在开始,不会再有那样的事发生。

“小姐,你这是怎么了?”明蕊对于尹素婳突然的改变,也是一头雾水。

“从今天开始,我已经不是我。”尹素婳颇为神秘的说了一句。

明蕊还想问点什么,却被尹素婳打断了:“今晚那位世子爷应该是不会过来了,我们敷个面膜,早点睡吧。”

尹素婳已经从小药房里把自己常备的面膜拿出来了,她自己亲手调配的,纯植物草本精华。

莫君夜的房间,侍卫正在那里等着指示。

“世子爷,王爷方才派人来提醒了一句,拜堂虽然免了,洞房总要过去看看。”

“既然她有这个勇气踏入宁王府的大门,就要有成为弃子的觉悟。”

莫君夜的表情很是平静,似乎今日大婚的人,另有其人。

“那世子妃那边......”

莫君夜连头都没有抬:“就当府里养了个闲人,吃穿用度不缺就行了。”

“是。如果王爷问起......”侍卫也确实有些为难。

莫君夜终于抬起下颌,眼神更冷:“我想去的时候,自然会过去......”

侍卫没有再问了,只要不是损害王府名声的事情,王爷连问都不会问。

就算是世子爷把王府都给掀了,只要世子爷能堵住悠悠众口,让人说不出一句错来,王爷都能当无事发生。

明蕊眼睁睁看着尹素婳当着自己的面,把那些黑色的粘稠的东西涂在脸上,张着嘴说不出话来。

“小姐,你何可这样作践自己......”明蕊根本不懂面膜是什么。

尹素婳看着铜镜中的自己,很是满意,却也不忘纠正了明蕊一句:“以后,不能叫我小姐,要叫世子妃。”

明蕊刚想应下,却听到砰的一声,吓得她一个哆嗦,门被粗暴地踢开了。

尹素婳深吸了一口气,这是不把她这个世子妃放在眼里了啊!

明蕊回头便看到一个头戴银簪,身穿绸缎的婆子,还带着两个端着东西的婢女。

看着这个婆子,明蕊是敢怒不敢言,这个婆子根本就不把世子妃放在眼里!

婆子端着一张笑脸,看着尹素婳背对着自己坐在梳妆台前,眼里满是不屑,一个冲喜的世子妃而已,摆什么谱?

扫了一眼见世子爷不在,婆子心里冷笑一声,果然跟王妃料想的一样,这世子根本就看不上这个世子妃!

“世子妃别等了,世子爷今晚不来了,吃点东西吧!”

婆子从跟着来的婢女手中端过东西,直接哐的一声放在了梳妆台前,饭菜汁液溅了尹素婳一身。

刚才她进门,没有敲门,更没有通传,还是踢门进来的,尹素婳就很火大。

“你这是在找死么?”尹素婳阴冷的声音响起。


婆子闻言,抬头看到敷着面膜的尹素婳,被吓了一大跳。

“你......你是什么人?”

尹素婳镇定自若的看着她,慢慢起身,语气平缓:“我自然是世子妃,不过我倒是很想知道,方才没有我的允许,你是怎么进来的?”

“世子妃?自己到底什么来路,心里应该很清楚。为了巴结我们宁王府,丞相大人竟然连脸都不要了,把你送过来,可见你也不是什么高贵的人。”

听着婆子这样戳心的话,明蕊都为尹素婳心疼。

尹素婳却完全没有被打击到,她慢慢站起来,走到了婆子跟前。

“没错,你刚刚说的丞相不要脸,我也很认同,不过你一个下人奴婢,公然辱骂朝中大员,这样的话传出去,你觉得你们世子会保你,还是王妃会看在你伺候多年的份上,连宁王府的脸面都不要了?”

婆子没想到她这么伶牙俐齿,稍微迟疑了一下,又镇定下来。

“老奴方才也是受了惊吓,一时口不择言,还请世子妃见谅。”

这位世子妃初到王府,身边只有一个不起眼的小丫鬟,想必也是翻不起什么风浪。

尹素婳却没有惯着她的毛病,突然伸手揪着她的头发,狠狠朝着地上带了过去。

婆子扑通一声再次摔倒在地,手也杵在刚刚的碎瓷片上,鲜血直流。

尹素婳整个动作一气呵成,没有一点拖泥带水,旁边的明蕊都看呆了。

如果是过去的小姐,一定没有这个力气,更没有这个勇气。

“你竟然敢打我?我可是世子爷身边的人!”

婆子说着想从地上爬起来,尹素婳直接一脚踩了下去,婆子又是哀嚎了一声。

“世子妃杀人了!”

老妈子脑子一热,直接喊了一句。

附近的侍卫,很快赶到。

看到脸上涂着奇怪东西的世子妃,还有趴在地上叫唤的老妈子,这个场景,也太匪夷所思。

“怎么,这就是宁王府的规矩?刚才是谁在外面守门,没有通传一声,就放这个不要脸的老货进来,当我这个世子妃是摆设不成?”

尹素婳虽然敷着面膜,并不影响她眼神的凌厉。

侍卫们互相看了一眼,这种话传出去,确实是他们不对。

“回世子妃的话,这位是府里的管事王妈妈,深得王妃的信任,还请世子妃恕罪。”

“仗着王妃信任,就能以下犯上,公然议论朝臣?这是她的意思,还是世子爷的意思?”

侍卫们虽然心里不服,事情上升到了这样的高度,他们也不敢胡乱应下。

尹素婳直接从自己的小药房里拿出一颗响声丸,塞进她嘴里,强迫她咽了下去。

“你给我吃了什么?”老妈子这下慌了,她可不想死,一边干呕一边大叫。

“世子妃,她固然有错,但罪不至死......”

“死?我还不想脏了我的手,只是这样的刁奴,恃宠而骄,口出狂言,将来定会因为这张嘴招来祸患,刚刚给她吃的药,不过是让她三日之内不能开口说话,带下去吧。”

“是,带下去。”侍卫看着老妈子那个呜呜咽咽却说不出话的样子,对身后的人说着。

“等等,磕头谢了恩再走。”尹素婳平生最讨厌这些狐假虎威,欺软怕硬的东西。

她初来乍到,正好这个老妈子撞到枪口,那就别怪用她来立威了。

尹素婳都这么说了,侍卫便让王妈妈给尹素婳磕头谢恩。

王妈妈心里那是一千个一万个不情愿,可她知道自己斗不过尹素婳,也只能跪下恭恭敬敬的给她磕了头。

侍卫带走王妈妈,尹素婳让明蕊帮忙把身上的衣服给换了,这衣服脏的,她简直无法忍受!

“王妈妈被打了?”

此时,莫君夜的房间。

侍卫把新房的尹素婳做的那些事情,全部都跟自己家世子爷说了一遍。

听完莫君夜嘴角勾起一抹淡笑,侍卫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他们家世子爷居然笑了!

“倒是怪了,不是说她在丞相府胆小懦弱,人微言轻,任人欺凌么?”

侍卫额头上顿时冒出了豆大的汗珠,关乎尹素婳的事情都是他在调查。

如今这个世子妃是胆子大的很,跟胆小懦弱,任人欺凌根本就沾不上边。

这位世子妃,倒也是个人物。

“不只是被打了,世子妃好像给她吃了什么毒药,据说三天不能开口说话。”

莫君夜眼神稍微变了变,语气冰冷:“毒药?”

“世子不过去看看那边的情况?”侍卫又问了一句。

“王妃身边的走狗而已,不值一提,倒是这个会下毒的世子妃,有趣。”

在自己提出条件后,她反过来还给自己提了条件,如今她这手段怕是还有惊喜!

此时,明蕊还在为刚才发生的事情担心:“世子妃,那个妈妈既然是府里的老人,我们刚来,就把人得罪了,是不是不太好?”

她的思维,还停留在之前在丞相府被人欺负的时候。

“得罪?没有让她以后一直当哑巴,她都应该回去烧一炷高香感谢祖宗保佑了。”

尹素婳洗了脸,重新露出绝美的容颜,比之前还要明艳动人。

明蕊在一边已经看呆了,这面膜果然神奇。

“明蕊,把这盆水端出去,你也去睡吧。”

躺在舒服的大床上,尹素婳并没有因为新婚之夜独守空房而伤心,谁知道这个世子长成什么样,一面都没有见过,一纸婚书,没有感情的洞房,她才不会接受。

......

她刚要睡着,就听到窗子有动静。

一个黑衣人翻了进来,躺在床上的尹素婳不禁感慨,这宁王府的护卫,也不怎么样,随随便便就有人能潜入到自己这个世子妃的房间。

新婚之夜,是不能熄灭蜡烛的,所以屋子里很是光亮。

莫君夜来到床前,他是第一次见到自己的世子妃,竟然如此出众,如皎皎明月,即便闭着眼睛,也能感受到那份光芒。

突然,尹素婳睁开眼睛,趁着他没有反应过来,将开始从工作室里拿出来的针管插在他身上,一推到底。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