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9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快穿大佬靠功德续命

快穿大佬靠功德续命

程似锦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桑柳杨出生后就被家人仍到了福利院门口,只因她命数不凡,家人罩不住她。直到二十岁生日那天,她因为救人而意外惨死,再睁眼时,来到了异世,做了时空管理局的临时员工,需要做不同的任务才能回到原来的世界,至此,桑柳杨开启了超强逆袭模式,玩转异世空间,扭转平凡人生……

主角:桑柳杨,封祁雾   更新:2022-07-16 03:10: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桑柳杨,封祁雾 的女频言情小说《快穿大佬靠功德续命》,由网络作家“程似锦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桑柳杨出生后就被家人仍到了福利院门口,只因她命数不凡,家人罩不住她。直到二十岁生日那天,她因为救人而意外惨死,再睁眼时,来到了异世,做了时空管理局的临时员工,需要做不同的任务才能回到原来的世界,至此,桑柳杨开启了超强逆袭模式,玩转异世空间,扭转平凡人生……

《快穿大佬靠功德续命》精彩片段

桑柳杨,阴年阴月阴日阴时生,取个名字也是及阴。

她生下来就有一双紫色的轮回眼,天生功德金光护体。

家里人罩不住她的命格,在她还在襁褓的时候就将她丢在了福利院门口。

二十岁生日那天,桑柳杨提着蛋糕路过一片施工空地,为救一个掉坑里的放风筝小孩,被从天而降的重锤夯实机的大锤给打成了肉泥,跟蛋糕融为了一体。

好家伙,这一下子给桑柳杨灵魂干出窍了。

桑柳杨还没反应过来,灵魂就被一道白光吸走了。

时空管理局。

【系统:桑柳杨,起来了,该做任务了。】

机械的电子音响了起来,桑柳杨猛然睁开双眸,紫色的流光在她的瞳孔中流转,很快便消失不见。

紫眸渐渐地也变成了琥珀色。

桑柳杨睁眼坐了起来,脸上的表情十分冷淡。

她望着空无一物的四周,冷声道:“你是谁?”

【系统:在下是功德系统主系统,三天前你已经失去了生命,身体成了肉泥无法使用,现在需要你完成一定的任务,获取功德值,即可享受复活的权利。】

在桑柳杨的双眸中,紫色的流光一次又一次地一闪而过,随即她将流光隐藏起来,她感觉到了,这东西在她的脑子里。

就蹲在某一处。

桑柳杨不动声色地问:“功德值是什么?”

【系统:完成原宿主心愿,获取功德值。】

“附加条件呢?奖励呢?”

【系统:无,完成任务即可。】

“好!”

随着好字落下,一个两米高,星空一样的时空之门突然出现,巨大的吸力直接让桑柳杨被吸了进去。

——

帝都大学教学楼女厕所。

“噗嗤!她这个样子好搞笑啊!”

“不过是个嚣张跋扈的千金罢了,有什么了不起的!”

“还不是随便我们欺负。”

“这么狼狈,我要拍照留念!”

“好!看她以后怎么嚣张!”

“扒光她吧!”

桑柳杨一醒来就发现自己浑身湿透,漂亮的碎花裙子用料比较薄,被水淋湿后,衣服下的身材凹凸有致。

就是自己散发着一股臭味,想来是因为不远处那桶潲水。

一来就玩儿点刺激的。

不满地皱了皱眉头,桑柳杨看见几个女生围着她,手机镜头都快怼到自己的脸上了。

其中一个更是举着拖把的棍子,准备挑开桑柳杨的衣服。

瞧见桑柳杨醒来,女生把拖把丢到一边,冷哼一声,讥讽地说道:“哟,你醒了?我们可什么都没做!”

另一个女生头发五颜六色,语气相当不好:“啧啧,看什么看!再看把你眼睛挖出来!”

桑柳杨:……

这几人像是有个大病。

还不等她开口,这时,一个女生手机响了。

“什么!”女生接了电话后脸色大变,对彩发女说道:“老大快走,听说今天封祁雾来了。”

几人对视一眼,心下有了主意。

“你记住,要不是看在封家和桑家的面子上,我铁定弄死你!”

地上的桑柳杨冷眸看着她们,四个女生当做没看见一样,拿着手机就往外面走,完全无视桑柳杨。

好家伙,竟然敢就这样走了。

“等等!”

桑柳杨站了起来,也不管自己身上多难闻,闪身到门口,修长雪白的腿伸出来踩着门框,一脸冷漠地堵住厕所门。

污水从她白嫩的腿上划过,留下臭味熏天的黑色痕迹。

【系统:滴,已植入各剧情人物基本姓名,已修改原宿主名字为桑柳杨,背景调整为桑家,已代入。】

脑海中响起机械声,桑柳杨的脸色更冷了。

“桑柳杨,你干嘛?!”

说话的正是刚才准备扒衣服的女生,根据刚才植入的记忆来说,这人叫做林雪,是桑柳杨一个宿舍的,有社会关系。

其他人眼生,都是外校的。

伸出手,桑柳杨扬了扬下巴,一幅嚣张的样子:“手机拿来。”

“我凭什么给你!”林雪下意识就把手机收了回去,放在怀里抱紧。

桑柳杨收敛起嚣张的表情,语气森冷:“拿来。”

“桑柳杨,你不要仗着你……”林雪话都没说完,桑柳杨直接起身,伸手就把她的手机抢过来,一个精准的投篮,将林雪的手机丢到了洗拖把的小水池里。

林雪愣了愣,随即发出刺耳的尖叫:“啊!我的手机!”

她跑到了小水池将手机捞出来,手机屏幕闪了闪,黑了一半,接着出现几条彩色的横线,然后就是电视机的雪花麻子状,最后便全黑了。

这是林雪新买的手机,特别贵,就这样报废了。

林雪现在正满眼恨意地看着桑柳杨,那眼神恨不得将桑柳杨给吃了。

“呵。”

桑柳杨轻嗤一声,勾唇冷笑:“我就喜欢你这个眼神,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

林雪还想冲过来,桑柳杨一个眼神,便将她定在原地。

那眼神实在是太过冷漠,犹如寒冰刺在她身上,让林雪后脊发麻。

冷笑一声,桑柳杨将视线转向了另外三个人。

桑柳杨眉头轻挑,眼神淡漠,语气平静地反问:“你们的手机,也想要洗一洗?”

“不不不!”三个外校没见过这种场景,害怕地吞了吞口水。

她们接任务的时候不知道这人那么恐怖啊!

桑柳杨说道:“那便把你们刚才拍的,都删掉。”

“老大,她就一个人,我们还怕她?”旁边的女生不太服气,小声地挑拨了一下。

桑柳杨听得清清楚楚,直接就笑了出来:“看来是要把你们打趴了才能好好交谈。”

彩发女听了也有些意动,毕竟桑柳杨这语气太嚣张了,就是看不爽。

她看了眼桑柳杨,心里打定了主意。

“打!”小眼神一撇,彩发女抄起一旁的拖把,和她的小妹们就一起冲了上去。

三打一,胜算很大!

冲了!

桑柳杨也懒得多说,直接上手了。

一打三,她觉得胜算很大!

莫约一分钟后,地上趴着几个鼻青脸肿的女生,疼得想打滚又不敢打滚。

狼狈极了。

桑柳杨狠心,也不顾面子直接下手。

没有动手的林雪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声都不敢吭……


帝都大学女厕门口。

桑柳杨站在原地,手上拿着抢来的拖把,将一团乱的头发往后一拨,挑衅道:“怎么样?还想要再打一顿吗?”

这样一句带着挑衅的反问,却再也没有人敢回答。

桑柳杨面不改色地继续挑衅着:“说话啊,怎么不说了?”

这话听起来没什么,却让几人都害怕地摇摇头,不敢再说话。

她们可不想自己的手机跟着一起报废,更不想自己也报废了。

刚才可太疼了!

见桑柳杨纹丝不动,没有放行的痕迹,其中一人脑袋一转,立马想通了关键问题。

“我们立马删!”她大声回答,然后操作起来。

其他人也立马跟着行动起来。

不止手机,连垃圾桶的也一起删了,就差格式化了。

桑柳杨见她们删完,挑了挑眉冷声说道:“你们哪个学校的?”

“我们几个是有人从外校雇来的。”

经过了解,桑柳杨得知,这里面除了林雪,都不是本校生。

是专门,冲她来的吗?

呵,有意思。

逼着几人老实交代了一番,桑柳杨这才让她们离开。

不远处,一个长得十分吸引人眼球,五官精致得不可挑剔,身材高大的男子冷眸望着这里。

漆黑的双眸中流淌着不知名的情绪。

没想到自己这结婚的夫人,还有这样一面。

他以为,她的身体真的不行了。

这不挺生龙活虎的?

“封少在看什么?”校长笑眯眯地站在封祁雾旁边,对于封祁雾和自己学校里面的学生结婚了这件事,他全然不知。

他只知道,这可是往学校捐赠了十栋教学楼的封少,大贵人!

封祁雾收回视线,语气冷淡:“去礼堂吧。”

今天他来这里,是作为荣誉校友过来演讲的。

事先也并无通知过桑柳杨,没想到恰好能撞到这一幕。

跟以前不太一样了。

不过依然是个骗子。

不择手段。

似乎察觉到了什么,桑柳杨皱了皱眉,抬眸四处张望,目光所及之处并无他人。

难道是多心了?

没再多想,桑柳杨站了起来。

浑身黏腻和肮脏让她极为不舒服。

就在这时,一个人匆匆跑进来,说话温声细语中还带着点儿害怕:“小姐,你没事吧?牛管家让我过来看看。”

桑柳杨看过去,对方是个长得比较乖巧可爱的小姑娘。

看起来十八九岁。

此时桑柳杨没有继承任何故事背景,但是却本能的知道面前的小姑娘叫小岚,应该是自己的侍从一类。

小岚一脸的害怕,面对桑柳杨仿佛就是什么大魔鬼。

“找个地方洗澡。”桑柳杨面色平静的说道。

似乎没想到桑柳杨会那么安静没发怒,小岚立马说道:“旁边的老师更衣室有淋浴设施,我去给您购置新衣服,您看这样行吗?”

“嗯,拿条裙子吧。”

二十分钟后,桑柳杨换了身鹅黄色的裙子出来了。

小岚立马识趣的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风筒,给桑柳杨吹头发。

桑柳杨神色平静的望着镜中的自己。

镜中少女看起来十分的嫩,睫毛又卷又翘,双眸是漂亮的浅褐色,鼻子微挺,嘴巴小巧嫣红。

她的皮肤白得发光,即使现在未施粉黛,头发乱飞,也不能掩饰她是个活脱脱的小公主。

这人跟自己眉眼相似,但不是自己,更像是原来的美貌plus,比原来的自己更加的精致。

可以说,像是磨皮美颜过后的模样。

“没有故事背景?”桑柳杨在脑海中试探地问了声。

以前她曾跟一个吊死鬼一起看过小说,据说人家每个世界做任务都有前景提要,能了解到事情的始末,方便做任务。

【系统:你可以想办法问一下原主遗落在这个世界的魂体。】

桑柳杨:?

【系统一本正经地说道:管理局不是垃圾回收厂,要魂体愿意贡献自己才能回收,现在原主的魂体还在呢。】

桑柳杨没见过这么无语的事情。

“人在哪里?”

许是桑柳杨的语气太冷了,系统也不好继续藏着掖着。

【系统:在家。】

说完,系统便沉寂了。

桑柳杨没追问,出门后看见了在门口等候多时的牛管家。

这是封祁雾的贴身管家,此刻像是早就在这里等着一样。

“少夫人,少爷来这里演讲了,你要等他吗?”牛管家试探的问了句。

他给少夫人递台阶,最后少夫人都会留下来的,不管用什么办法。

因为少夫人十分喜欢少爷。

喜欢到近乎有些病态的地步了。

不过这次,牛管家猜错了。

“回家吧。”

不顾牛管家错愕的神情,桑柳杨直接往外走去。

这人跟她没多少关系,自己完全可以不用等他。

不喜欢还眼巴巴地贴上去。

贱不贱呐。

这也是桑柳杨不理解原主的地方。

回到家后,桑柳杨悄悄地拿了把小刀,去到了原主的房间。

她将门反锁,利落地抽刀将手指划破,往眼睛上面一抹。

轮回眼开启。

一个魂体出现在她面前。

对方先是吓了一跳,得知里面已经是新的灵魂后,这才将自己的故事徐徐道来。

原主是顶级豪门大佬封祁雾的夫人。

同时自己又是豪门世家的孩子。

是个活脱脱的豪门小公主,很多大佬争着宠。

她被人陷害给大佬带绿帽子,离婚时全是黑料,备受折磨的她割腕自杀,吓得父亲中风。

身为影帝的哥哥突然间跌落神坛,被人抹黑吸违禁品、涉黄、涉黑,被网暴得很惨,最后得了抑郁症自杀。

作为建筑设计师的姐姐被迫出去‘下海’,结果染病离世。

她自己最后身体虚弱,怀着孕,冻死在冰天雪地的一个垃圾桶旁边,怀里还抱着薄被,身下淌着血,怎一个惨字了得。

“你真出轨了?”

魂体愤怒的吼道:“我没有出轨,我喜欢他整整八年,结婚两年多了,他对我避如蛇蝎。

我那天只是出去喝了杯酒,被人拍到爆出,却导致整个家支离破碎。还有我肚子里面的孩子,我根本没有跟人上床的记忆!”

魂体双眼空洞,眼睛的地方竟然流出了眼泪。

单单只是喝酒,根本不会造成那么严重的后果。

封家跟原主的家庭,多少还是有情分在的。

最棘手的大概是原主失去了跟人上床的记忆。

难道是……


想起以前看的警察叔叔推送的什么失忆水,桑柳杨有了大概的猜测。

她看着原主,语气肯定道:“还有别的原因吧?对你下手的那个人,还不一定是封祁雾。”

魂体晃了晃,似乎在遮遮掩掩。

桑柳杨冷声说道:“既然你不说,我便自己看了。”

紫色的眸凝视着魂体,魂体吓得尖叫一声,之前的记忆全都进入了桑柳杨的脑海中。

大量的记忆让桑柳杨差点脑死亡。

剧烈的疼痛让她叫出了声。

“小姐,怎么了?”

门外响起敲门声,桑柳杨扶着东西,慢慢地走过去。

撑着门,桑柳杨透过猫眼看到外面是个穿着休闲服的女人。

根据桑柳杨的记忆,这人是桑家派来保护桑柳杨的。

女人名叫冷芹,是个散打冠军,智商也很高。

桑家也给她开了不俗的工资。

抹了把额头的冷汗,桑柳杨扭开了门。

桑柳杨收敛自己的痛苦,漂亮的眉眼带着冷厉,微微一挑,冷声道:“我没事,你去休息吧,没有我的命令不准过来。”

“是!”

对于桑柳杨的命令,她只有服从的份儿。

将人赶走以后,桑柳杨反锁门跌坐在地上。

她紧闭双目,然后猛然张开,脑子里的疼痛也少了很多。

这时她才能够仔细地梳理剧情。

在她看来,原主后来的下场,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她自己作茧自缚!

就是因为她被宠得无法无天了,才会把一个看不顺眼的女生关在美术教室,还找人扮鬼吓她。

可怜那个女生因为这事儿差点儿心梗,要不是抢救及时估计直接没了。

但原主不知道的是,这女生背后的男朋友可一点儿都不简单。

她不显山不露水,没人知道她的男友是温家的大少爷,温书钦。

温家不好跟桑家对上,但是对付在学校的桑柳杨还是轻而易举的。

被报复的原主也不是个好惹的。

她知道那女生是表演系的,梦想是进入演艺圈。

因为原主的大哥是当红影帝,她便从中作梗,跟自己的大哥撒娇卖萌,哭诉安晨晚的罪行,让女生彻底断送了演艺之路。

不仅如此,当时还有人铺天盖地的黑她。

女生最后受不了压力,还没出道就被封杀,还被温书钦家里人威胁,最终离开了温书钦,然后自杀了。

当时,她怀了温书钦的孩子。

温书钦因为这事儿疯魔后,经过算计和打击报复,才让原主落得这个下场。

但在原主的记忆中,桑柳杨发现了很多疑点。

桑柳杨瞧着魂体,勾唇冷笑:“很多事情,你都是当局者迷。但不否认,你不是个好人。”

魂体:“……”

“你有什么心愿,说吧。”桑柳杨坐在椅子上,神情淡漠地看着魂体。

魂体被吓得抖了抖才说道:“我,我只想要成为首富,我想要很多的钱,当然,如果能够让封祁雾喜欢我就更好了。”

“哦。”

桑柳杨的紫眸不含一丝感情地盯着魂体:“你只能有一个愿望,那就选成为首富吧,你可以走了。”

“诶……”

魂体话都没说完就被管理局的人给收了回去。

只要说出愿望,就是完成了交易。

桑柳杨坐在原地等眼睛恢复后,这才去洗了个澡,躺上舒服的大床好好地睡了一觉。

——

第二天一早,桑柳杨在天刚亮的时候就穿着运动服下楼了。

“少夫人,今天是周六,怎么起得如此早。”站在门口,牛管家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笑眯眯地看着桑柳杨。

老年人起得倒是挺早的。

桑柳杨低着头做拉伸运动,一边做一边说道:“一日之计在于晨,这里环境很不错。”

从前的原主,从未注意过这些。

冷芹蹲在不远处的树上,淡定地看着这一切。

“少夫人喜欢便好。”

桑柳杨做完了热身运动后,便围着封家的别墅跑了起来。

不得不说,别墅还是非常大的,跑一圈至少也要十几分钟。

整片别墅区不仅有主楼,周围还有温室花房和泳池,两座附属楼,还有个很不错的园林区。

简单说,这里一整个山头都是封家的。

桑柳杨跑着步,脑子里却想着如何才能赚钱。

六点多,封祁雾冷眸站在门口,正巧看见一道身影快速跑过。

有些眼熟。

封家的地盘,是不会有外人的。

于是封祁雾挑眉问道:“那是谁?”

牛管家立马说道:“是少夫人,她五点多就下来跑步了。”

“她,跑步?”封祁雾眉头轻蹙:“她不是身体不好吗?”

点点头,牛管家说道:“少夫人之前都跑得很慢的,医生说适当的锻炼对身体好,只要不是太过于大喘气就行了。我在这里看了很久,少夫人目前呼吸吐纳都比较平稳。”

“刚才可能是有些急切了,所以快了一点。”牛管家贴心的帮桑柳杨找好了借口。

“嗯。”

封祁雾垂眸,让人看不清他眼底的想法。

他不知道桑柳杨这样做,到底是不是打算换个方法接近自己。

毕竟一想到以前她的所作所为,可真让人不敢恭维啊。

算了,走一步看一步。

桑柳杨是跑着跑着觉得身边不对劲的。

她摘下耳机,扭头一看,身材高大,长相俊美的男子就映入眼帘。

在原身的记忆里,这男的不喜欢任何人的靠近。

像是得了什么病。

一有人靠近就会出现强烈的不良反应,甚至还会呕吐,起红疹,晕厥。

在桑柳杨看来,这就是男主综合征。

迟早遇到个女人就全好了。

不过这样正好,她也不喜欢别人靠近。

见封祁雾离自己不远不近的,淡淡地沐浴露香味却刚好钻进自己的鼻孔,桑柳杨皱了皱眉,直接打了个招呼:“早。”

说完,她便加速跑开,一会儿就溜得没影了。

至于身体不适什么的,好像也没有想象中的严重。

封祁雾愣了愣,也没有追上去。

“少夫人,可以不用跑了。”

牛管家在桑柳杨跑步一小时后,阻止了她。

桑柳杨停了下来,没走两步就头晕目眩,险些晕倒……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