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9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被调换的人生

被调换的人生

桑恩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叶轻吟的前世,从被送到叶家之后,便成了一个悲剧。被调换过了的人生,受尽折辱,连母亲的遗产也没能保住,最终还被恶毒继母渣爹安排的渣男,一刀穿心而死。重活一世,叶轻吟发誓要让狗男女血债血偿,要让渣爹和继母得到报应,夺回属于她的一切,公开他们的丑陋嘴脸。

主角:叶轻吟,顾御霆   更新:2022-07-15 21:1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轻吟,顾御霆 的女频言情小说《被调换的人生》,由网络作家“桑恩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叶轻吟的前世,从被送到叶家之后,便成了一个悲剧。被调换过了的人生,受尽折辱,连母亲的遗产也没能保住,最终还被恶毒继母渣爹安排的渣男,一刀穿心而死。重活一世,叶轻吟发誓要让狗男女血债血偿,要让渣爹和继母得到报应,夺回属于她的一切,公开他们的丑陋嘴脸。

《被调换的人生》精彩片段

C国,海城。

叶轻吟倚在咖啡的咖坐上,举止优雅,哪怕是拒绝的话,从她嘴里说出来也婉转动人。

“我说了不救,就是不救,天王老子来了我也是这个回答。”

电话那头的人急了,“Amanda,你不能这样,你们C国人不是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吗,我父亲只有您能救了。”

“种大麻的人本来就做的是折寿营生,用我们C国人的话来说,你父亲是阎王爷亲自发了请帖,我可没胆量冥土追魂,就这样。”

叶轻吟潇洒的挂了电话,眉头一皱。

一杯水把她从头浇到尾。

眼前的女人把水杯狠狠摔在地上,指着她的鼻子尖骂道:“叶轻吟,你这个当初不要脸爬芷兰未婚夫的床的贱人,你竟然还有脸回国!”

她身旁白莲花似的少女赶忙拉住她,嘴里劝着,“若男,你别这样,姐姐她当初……当初也是一时糊涂。”

整个咖啡厅的人都忍不住朝这边注目。

叶芷欢眼中闪过一丝畅快和得意,表面上依旧为难。

叶轻吟一把抹干净脸上的水,冷冷道:“说够了吗?”

叶轻吟抬起头,明明是坐着,眼神却如同俯视。

她眼神淡漠,仿佛盯着一块已经腐烂的肉。

蒋若男被这淡漠的眼神看得身子一抖,忍不住下意识的后退一步。

蒋若男抱住胸口,戒备的说:“你想干什么?”

‘咚’的一声。

蒋若男上一秒还气焰嚣张,下一秒就被踹的人仰马翻,整个人在地上滚了两圈,她下意识的想抓起什么站起身,却一不小心拽到身旁叶芷欢的脚踝。

‘啊’的一声。

叶芷欢被她拽的摔了个屁股蹲。

“你们当我还是七年前的叶轻吟?”叶轻吟居高临下看着这两人,一杯绿茶一条狗,嫌弃的‘啧’了一声。

“叶轻吟,你敢打我!”

叶轻吟弹了弹指甲,“我这叫正当防卫,不服,你可以报警啊。”

“就是不知道顾家听到这个消息,会不会提上礼物上门退亲?”

轻飘飘的一句话,砸的叶芷欢心中一抖。

要是因此导致她的婚事作罢,看她不剥了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的皮!

“姐姐,不至于为这种事闹上警察局。”叶芷欢缓缓站起身,做作的夹子音听得叶轻吟差点呕吐。

蒋若男看到叶轻吟那张过分美艳的脸,内心的妒色交杂怒意一同涌上心头,十根爪子磨得尖锐发亮,趁所有人都不注意,‘唰’的一声砸向叶轻吟的脸。

叶轻吟不躲也不闪,站在原地,静静的看着蒋若男的爪子向下狠狠一挠。

得手了!

蒋若男的脸上浮现出狰狞的快意。

然而,叶轻吟白净脸上连一丝划痕都没有。

剧痛顺着指尖一阵阵传到大脑的最深处。

“啊——我的手,我的手!”

蒋若男的十根指头关节青紫,活生生的被人掰断。

叶轻吟一边擦手,一边要了一杯热咖啡,就在叶芷欢想开口道德绑架时,这杯咖啡兜头淋下。

滚烫的咖啡烫的叶芷欢头皮发麻,顾不上体面,在餐厅里发出一声惨叫。

“惹我,也要看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叶轻吟把擦完手的纸巾揉成团甩到蒋若男的脸上,抬起脚在她的手上重重碾过。

尖头高跟鞋一脚塞进蒋若男的嘴里,把她所有的污言秽语全堵回了嘴。

叶轻吟收回脚,嫌弃的擦净鞋上的口水,她蹲下身,三指捏住蒋若男的下巴。

“蒋若男,管好你的嘴,否则我有的是手段让你生不如死。”

“姐姐。”一旁的叶芷欢传来弱弱的一声轻唤“你别这样对若男,我知道你有气,因为君越哥哥……”

她还没说完,叶轻吟掏出纸巾塞进她嘴里。

叶轻吟站起身,居高临下,眼神不屑,“叶芷欢,有些烂的脏东西你当个宝,我只觉得恶心,那种玩意儿,也就你当香饽饽捧着,以为全天下的人都想跟你抢。”

何况这种畜生,根本不配做人!

叶轻吟撩起头发走出咖啡厅,扶着路灯仰起头,心口一阵阵的疼。

一刀穿心而过,看着顾君越和叶芷欢这一对狗男女在自己面前恩爱不已。

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血流干,她死不瞑目!

这种痛,哪怕是重活一次,叶轻吟也忘不了。


叶轻吟是重生的,再次睁开眼时,她回到了18岁,被叶芷欢算计,和顾君越的残疾小叔顾御霆发生关系的当晚。

这一世她忍住浑身上下被碾过的痛,她平静的向那个不良于行,喜怒无常的男人说明一切。

“我会对你负责。”

哪怕过了七年,男人坐在床上,一脸认真的表情还是让叶轻吟无法忘记。

他送她出国,她还他健全人生,很公平的交易。

叶轻吟瞒着所有人去了古巴学医,如今是古巴最年轻,也是最优秀的外科手术医生,当过战地医生,也当过船医,被人称作‘女阎王’。

号称无常索命都能冥土追魂。

她不想过分引人注目,对外一直用Amanda这个烂大街的女名,至今都是最神秘的外科手术奇迹。

叶轻吟随手拦下一辆出租,打车到了顾御霆的私宅。

一进门就听到一个刻薄的声音。

“你是什么人?”

门口的少女穿了一身白裙,一双眼睛湿漉漉的,很是惹人怜爱。

却是叶轻吟最讨厌的的绿茶风。

“我是医生。”叶轻吟淡定的开口。

少女上下打量了叶轻吟一番,视线从S型的身材一直欣赏到两条笔直的大长腿,眼中闪过一丝妒色。

她咬着下唇,堵在门口不让叶轻吟过去,“一看就是个不正经的女人,你休想利用御霆哥哥往上爬!”

叶轻吟发微信的手一顿,利落的眉玩味的一挑。

啧,顾家是不是有基因遗传,怎么都喜欢这种小白花?

她清了清嗓子,尽量把薄怒都压进肚子里,“小姑娘,我是顾御霆从国外请回来的私人医生,如果不想妨碍我为顾御霆治疗,还请让一让。”

小姑娘双手一摊,拦在门口,叶轻吟走一步她就走一步,干巴巴的小身板始终挡在叶轻吟的身前。

叶轻吟从包里拿出一份文件递到小姑娘面前。

“这是我的外科医师职业证书。”叶轻吟在微信上发了个表情包,忍不住笑出声。

小姑娘以为她笑自己不懂英文,一张脸气的涨红。

平整的职业证书被撕的粉碎,雪花似的扬了漫天。

“你这个倒贴的不正经女人,我才不会让你进去,顾爷爷找我过来,就是要防着你这种人,现在给我滚!”

白花花的一场雪让她错过了叶轻吟脸上的错愕和眼中杀意毕露的阴寒。

白净的手一片片捡起地上的碎纸。

这个证书是她在生死一下中才换来的,却被这个黄毛丫头毁的一干二净。

叶轻吟吐出一口浊气,整理好碎纸,伸手一把揪住小姑娘的头发,狠狠往下一拽,“没家教还敢惹我,你就是找死。”

‘啊——’

私宅门口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顾御霆赶到门口时,只看到小白花林笑笑被叶轻吟单手提起来,一打碎纸硬生生塞进她嘴里。

叶轻吟逼得她不得不把碎纸片嚼烂了咽进肚子里。

“住手!”顾御霆冷下脸,让身边的助理拦住还要动手的叶轻吟。

林笑笑一边吐纸屑,一边咳嗽,才跑到顾御霆身边,就忙不迭的告起状。

“御霆哥哥,这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女人好凶,竟然这样对我。”一边说,一边哭的稀里哗啦。

直到发现顾御霆一直都没做声,林笑笑心里发虚,可怜巴巴的趴在轮椅扶手上。

顾御霆面容冷峻,说出的话也和他的脸一样冷,“你不惹她,她也不会同你动手。”

林笑笑听顾御霆不向着自己,心里委屈急了,眼泪掉的更厉害,“御霆哥哥,顾爷爷说了不能......”

听到顾爷爷三个字,顾御霆的手心一紧。

“林笑笑,道歉。”

简单的五个字,如烈火烹油,烧的林笑笑浑身都炸毛。

“我不,我才不向这个狐狸精道歉!”

她站起身哭着跑开。

顾御霆叹了口气,看着一脸怒气的叶轻吟说:“你何必和一个小孩子置气。”

叶轻吟翻了个白眼,冷笑道:“那可是无国界组织给我签发的证书!补办很麻烦的!”

“你要是找林笑笑的麻烦,老爷子就该找你麻烦了。”

“老爷子?”叶轻吟脑海里闪过那个和叶家老头一样,一脸僵尸样的顾家老头,嫌弃的皱了眉。

“他怎么舍得从新西兰跑回来。”

“因为叶家老爷子要做寿了。”顾御霆的目光变得深远,停在叶轻吟身上时,染上几分戏谑。

“听说你妹妹和我侄子的订婚宴,也在当天。”


叶轻吟的牙上下摩擦,恨不得自己摩擦的是顾御霆的肉。

“老不死的做寿和那个绿茶订婚同一天?真是流年不利,喝凉水都塞牙。”

“所以,你打算怎么办?”顾御霆的扑克脸上看不出表情变化,就连询问,听起来都像是通知。

叶轻吟一撇嘴,无奈的一摊手,“要我说,我打算把叶家老底都给扬了。”

她一顿,又泄了气似的狠狠一跺脚,继续道:“但我心里清楚地很,我现在还没这个资本,所以,我只能当什么都不知道,帮你治好了腿后,我就回国外,等我有了资本,一定回来杀他们一个片甲不留。”

“百足之虫,死而不僵。”顾御霆淡然的提醒。

叶家和顾家是海城的两座庞然大物,和整个海城的经济深度绑定,政商通吃,要扳倒这种怪物,从外面来讲几乎没有任何可能性。

唯一的途径,就是任其内部自杀自灭。

这个道理顾御霆懂,叶轻吟自然也懂。

只是,无可奈何。

叶轻吟跟着顾御霆进了屋,一路上引的周围仆从都侧目而视。

毕竟,这是九爷亲自带进门的,第一个女人。

“九爷这是动心了?”

“我看是的,老爷送来的林小姐,九爷搭理都懒得搭理,但是这个女人,九爷可是亲自去门口迎接的。”

周围的讨论声刻意压低了音量,听在林笑笑耳朵里,却显得无比刺耳。

林笑笑狠狠咬住指甲,醋溜溜的想:就因为长得比我好看,还读过书,御霆哥哥就对她动了心吗?

醋意在心口一阵汹涌,直到听两个佣人说,“就业说不定就要成婚了。”

心间的醋意像是毒蛇一样,一条条一串串蔓延成深刻的嫉妒。

“你们在说什么!”林笑笑红着眼从门后跳出来。

两个佣人吓了一跳,捂着胸口互相对视一眼,赶忙弯下腰道歉。

林笑笑咬着牙,狠狠骂了两句,又哭着跑不见了踪影。

两个仆从被骂的一头雾水,愈发觉得这个送来的林小姐委实摆不上台面,对视一眼后,似乎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和自己一模一样的心情,头摇的像是拨浪鼓。

顾御霆私宅的佣人们怎么想,叶轻吟不清楚,也不想清楚,她这次来只为给顾御霆治腿。

西装裤下的两条腿因为常年不见阳光,白的几乎病态。

但肌肉并没有萎缩,可见主人并没有懈怠对双腿的保养。

“怎么样?有感觉吗?”叶轻吟的指甲修得光滑圆润。

在触碰到大腿根时,顾御霆忍不住浑身颤抖,自腿根处传来几分战栗。

顾御霆的耳根微红,咳嗽了一声,道:“有基础的触感,只是没办法站起身。”

叶轻吟拿过病例扫了几眼,在几张图片上停住眼。

“你这骨瘤长得有够巧的,刚好压迫到了神经,只要把肿瘤去掉,半年内就能恢复行走。”

听到这个答复,顾御霆的心情并没有轻松多少,“我之前的所有医生也是这个判断,只不过,没人敢做我的手术。”

“他们不行是技术问题。”叶轻吟合上病例,潋滟的容颜上闪着自信的光,“你可以让你的人去打听打听,哈瓦那女阎王的名头,手术成功率百分之百。”

顾御霆摇了摇头。

“你不信我?”

顾御霆的表情凝在脸上,少顷,他自嘲的一笑,“顾家人不会让我手术。”

想到自己这双腿是怎么得的肿瘤,顾御霆的双眼里扬起一片血丝。

“顾君越是嫡系,老爷子最看重的就是一个嫡字。”

他狠狠攥紧拳头,一拳打在扶手上,不甘心的紧咬牙关,“我做的越多,在老爷在看来就越碍眼,只有我残废了,老爷子才放心。”

“也就是说,从一开始,顾老爷子就是把你当工具人培养,让你给顾君越那个畜......那个玩意儿当垫脚石?”叶轻吟饶是见过叶家的山头内讧,也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虎毒尚且不食子,顾老爷子怎么狠得下心对幺子下这么狠的手?

顾御霆没出声,沉默就是最好的答案。

叶轻吟看着他的背影,没来由的一阵心疼。

顾家九爷,看起来风光,是最受顾老爷子宠爱,悬赏一个亿也要寻求名医的幼子,实际上不过是个身不由己的工具人。

和她上辈子好像。

上辈子,好像也只有这个九爷对她有过几分善意。

叶轻吟轻咬唇肉,两步跨到顾御霆的身旁。

特助伸手阻拦时,被顾御霆拦下。

一股清新的栀子香扑了满怀。

叶轻吟侧头附耳,轻声道:“我这个人很任性,就是很想报恩,给你治腿,怎么办呢?”

“我劝你放弃。”顾御霆摇摇头,“我不想给你惹麻烦。”

“我这个人不怕麻烦。”

反正她是要报复叶家的,也不介意多撼动一个庞然大物。

何况眼前的这个男人,还是上辈子最终掌握顾家的大佬,她抱紧这条大腿也不亏啊。

叶轻吟想了想,突然想到七年前的一句话。

她从身后环住顾御霆的脖子,亲昵的娇声道:“顾御霆,你不是说要对我负责吗?”

“你不会说话不算话吧?”

话语绕在耳畔,顾御霆忍不住一怔。

他侧头去看,眼前的女人眉眼弯弯,像是一只在算计筹谋的狐狸。

也罢,他一个半废之人,还有什么是她能算计的?

“我说过的话,不会反悔。”顾御霆的语气坚定“我说过会对你负责,就会负责到底。”

“那好,作为女阎王的男人,你可不能一直待在轮椅上,不然外人会执意我的专业性。”叶轻吟叉着腰,嘿嘿笑了一声。

顾御霆对上那张笑盈盈的脸,从心里生出一股冲动,“陆然,准备一辆车。”

叶轻吟还以为顾御霆要送她去酒店,毫无防备的跟着上了车。

眼前的景物从郊区清静怡人的别墅逐渐变成闹市,就在路过帕里斯国际酒店的时候,叶轻吟理了理衣裳,准备下车。

哪知道漆黑的宾利丝毫不带减速,从酒店旁的十字路口硬生生拐了个弯。

叶轻吟满头问号,“顾御霆,你这是要开哪儿去?”

男人冷峻的脸上难得出现一抹笑意,眼角的泪痣随着桃花眼的上弯,彻底释放出该有的禁谷欠诱惑。

叶轻吟只觉得手指一凉。

一枚古朴的戒指套在无名指上。

她抬起头,男人温和的说出三个字。

“民政局。”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