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98读书网 > 武侠仙侠 > 我和女上司的海岛生涯

我和女上司的海岛生涯

久伴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闫明是公司中的一名普通职员,公司安排技术人员去国外进行考察,因此给了他第一次坐飞机的体验。他身边坐着的是顶头上司林可,这个女人只比他大两岁,却已经身处高位,不得不佩服其工作能力。原本以为会是一场非常愉快的旅途,哪知道竟然遭遇了空难!闫明醒来之后,发现被海水冲到了荒岛……

主角:闫明,林可   更新:2022-07-16 03:39: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闫明,林可 的武侠仙侠小说《我和女上司的海岛生涯》,由网络作家“久伴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闫明是公司中的一名普通职员,公司安排技术人员去国外进行考察,因此给了他第一次坐飞机的体验。他身边坐着的是顶头上司林可,这个女人只比他大两岁,却已经身处高位,不得不佩服其工作能力。原本以为会是一场非常愉快的旅途,哪知道竟然遭遇了空难!闫明醒来之后,发现被海水冲到了荒岛……

《我和女上司的海岛生涯》精彩片段

闫明是第一次坐飞机。

如果不是公司让他到国外考察,估计这辈子也不会有出国的机会。

靠近飞机窗户的位置,坐着是他的顶头上司,林可。

年仅二十五岁的她只比闫明大上两岁,已经是公司的主管了。

她穿着一袭红色长裙,雪白的双肩外露,饱满的胸部呼之欲出,将长裙撑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闫明忍不住偷看了两眼。

这么极品的身材,长得还好看,如果能把她娶回家……

闫明平时不是没有想过这种事,但也只能想想了,不是一个阶层的人,注定走不到一起。

这一幕刚好被林可见到了,四目相对,她恶狠狠的说,“再看就把你眼睛挖出来!”

闫明眨巴眨巴眼睛,故作无辜道,“看风景也不行吗?”

林可本来有些困,这下直接气精神了,“不然你还想看什么?”

闫明嘿嘿一笑,目光落在林可的胸部,“我就一俗人,大美女在身边,我怎么忍得住?”

“要怪,只能怪你太漂亮了。”

明明是偷看,闫明却说的理所当然一样。

最重要的是,他的夸奖让林可很受用,一时间不知道应该生气,还是应该骂人。

就在这时,飞机忽然震动了一下,紧接着快速下沉。

闫明整个人都贴在了靠背上,如果不是安全带拉着他,估计这一下能撞破脑袋。

闫明有些慌张,连忙问旁边的林可,“主管,飞机是不是要爆炸了?”

林可神色淡然,“只是遇到气流,你……”

她的话还没说完,飞机又一次巨震。

紧接着飞机广播传来消息,意思是让乘客们安心,飞机遇到了乱流。

闫明没有听广播,他的目光都落在了窗外。

“主管,气流有颜色吗?”

林可没好气的说,“气流怎么会有颜色?”

闫明指着窗外,惊慌了喊道,“那你回头看看,是不是飞机冒烟了?”

闫明从来没有想到自己第一次坐飞机就遇到空难。

伴随着林可的一声尖叫,飞机忽然从中断裂,闫明感觉身子一松,整个人都被甩了出去。

下落的过程中,他看到飞机正在快速解体,里面的乘客好像下饺子一样往下落。

“扑通……”

几百米的高空,即便有座椅和海水缓冲,闫明也摔的口鼻溢血。

好在飞机解体的时候高度正在下降,座椅又足够结实,让他捡回了一条命。

但是危机并没有解除,冰冷的海水挤压着他的身体。

他用尽最后的力气,拼了命的解开安全带,朝着海面上游。

“哗啦……”

闫明露出脑袋,擦干脸上的海水,向着四周张望。

浑身剩下的骨头好像断了一样疼,就连呼吸都要用全身的力气。

辽阔的大海上,他就像是沙漠中的一粒沙子,毫不起眼。

天空中,一团火球下落,砸在了远处的海面上。

“轰隆……”

爆炸声响起,一道海浪汹涌而来,将他拍昏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闫明感觉昏昏沉沉的,喉咙里火辣辣的疼。

睁开眼睛,头顶强烈的阳光差点将他的眼睛晃瞎。

“这里是哪?”

“我死了吗?”

闫明用了半个多小时才爬起来,长时间的海面漂流导致他的嘴唇已经变成了白色,起了一层厚厚的死皮。

金黄色的沙滩一望无际,远处是蔚蓝色的海水,海浪不断的涌上沙滩,他的两条腿已经泡的浮肿。

这时闫明才看到原来自己不远处站着一名少女。

少女的衣服破破烂烂,看起来有撕扯过的痕迹,锁骨靠下的位置,还有一块淤青。

少女见了他,好像受惊的小鹿一样扭头就跑。

这时闫明才清醒过来,原来自己没死,而是被海浪冲到了海岛上。

他刚准备去追,忽然发现不远处的海面上漂浮着一个黑色的行李箱。

犹豫了片刻,闫明跳到海里,朝着行李箱游过去。

海岛上还不知道有没有人居住,行李箱代表着物资,里面的东西或许能保障他活下去。

拖着行李箱回到沙滩上,竟然还是密码锁。

闫明用力在行李箱上面踹了个大洞,里面全都是女人的衣服和化妆品。

一次性纽扣毛巾,面膜,防晒霜……

他翻找了一阵,在行李箱下方的夹层里发现了一小包饼干,还有一个很精致的打火机。

看得出来,行李箱的主人一定是一个很精致的女人。

闫明尝试了一下打火机,发现已经没有了打火功能,只是一件装饰品。

不过好在行李箱里,有一副眼镜,至少以后不能担心取火。

除此之外,还有两瓶矿泉水,金银首饰等。

这里面都是极其宝贵的物资,闫明将行李箱拖到不远处的椰子树下,又在附近收集了不少干柴,在阴凉处借助眼镜升起了一堆火。

少女刚刚没有走远,她内心挣扎了一会儿,朝着闫明走了过来。

她浑身上下只剩下几根布条在遮挡隐私的部位,似乎是遭遇到了袭击。

少女在距离闫明还有五六米的距离停下,怯生生的问,“那个……能不能给我一点水喝?”

少女显然比他清醒的更早,闫明拍了拍自己身边的空地,“可以啊,过来坐。”

这句话却让少女露出惊恐的表情,慌忙抱住胸,后退了两步。

闫明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很无语的问,“我就这么像坏人吗?”

少女盯着地上的水,舔了舔干裂的嘴唇,转头跑了。

他摇了摇头,有些无奈。

在一个陌生的环境,少女警惕一些很正常。

可是她未免也太小心谨慎了。

而且看少女的模样,似乎是经历了什么。

闫明不是圣人,力所能及之下他愿意帮助陌生少女,多管闲事儿就算了。

往火堆里填了几根干柴,闫明跑到海边捡了点贝壳回来,丢在火上烤。

过了会儿,少女又回来了,她抱着膝盖坐在闫明的对面,因为不安浑身都在发抖。

从这个角度,闫明发现她布条状的裙下什么都没有穿,顿时感觉呼吸一滞。


闫明虽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但也不会趁人之威。

来日方长,慢慢培养感情,机会有的是。

他从行李箱里取出一条女性的内衣和一瓶矿泉水,递给少女。

少女愣了下,脸色顿时一红,小声骂了句,“流氓。”

闫明迷糊了,他明明是想帮忙,怎么会流氓呢?

这也不怪他,平日里从来没见过女性内衣,为了维持自己的正义形象,看都没看就随便拿了一件。

结果一伸手,就拿了套情趣的。

少女犹豫了两秒,还是接过来,不安的看了他一眼,“你能不能不要看。”

闫明反应过来,慌忙转过身子,“不看,我不偷看,放心吧。”

身后传来栖栖索索的声音,闫明不由得心猿意马起来。

如果这个时候回头,肯定能看到平日里从来没见过的风景吧。

少女的身材看起来很青涩,但实际上还是很有料的,透过布条一样的衣服,隐约能看到白皙的皮肤和一对掩盖不住的硕大。

属于童颜巨ru类型。

如果说林可是美艳不可方物的女神,少女就是能激起男性保护欲的合法萝莉。

就在闫明的胡思乱想中,少女用很小的声音说,“好了。”

闫明回过神,眼珠子差点掉了出来,感觉血液上涌,鼻子里流出一道暖流。

他用手一擦,忍不住骂了句,“我擦,最近上火了,都流鼻血了。”

少女扭捏着不敢看他,因为这套内衣实在是太诱惑了,看起来青涩的她,反而变得情se起来。

红色的蕾丝布料隐藏在白色的布条下方,隐隐约约能看到下面浑圆嫩白的胸部。

笔直的双腿上,是一双半遮半掩的黑色渔网袜。

配合少女害羞的表情,集清纯性感于一身,让闫明险些心神失守,直接扑上去。

“呲溜……”

闫明用力吸了下鼻子,眼睛都看直了。

他忍不住赞叹道,“真漂亮!”

少女低着头,脸红的能滴下血,小声说,“谢谢,你可以叫我小玉。我还以为你是坏人,没想到你和他们不一样。”

闫明心想我差点就成坏人了,要不是老子定力强,换个人非得把她就地正法了。

他问道,“他们是谁?”

提起他们,小玉脸上浮现出一丝恐慌,“我不知道,好像也是飞机上的旅客。我醒过来的时候,就感觉有人在脱我的衣服。睁开眼睛看到两个男人,其中一个很胖,手里拿着我的内衣,另一个男人在脱我的裤子。”

“我踹了他一脚,就赶紧朝着海里跑了。那个胖子不会游泳,另一个很凶的人追着我游了好久。我后来游得累了,就昏迷了,醒过来的时候是在岸边,然后看到了你。”

说到这里,小玉露出一抹愧疚的表情,“我还以为你死了,不敢过去。后来你醒了,我害怕再遇到那样的事情,所以就跑了。”

了解到事情的起末后,闫明的心里对小玉升起了一抹同情。

他拍着胸口保证说,“你放心吧,从今天开始我保护你。”

小玉欣喜道,“真的啊!谢谢你,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闫明说,“我姓闫,和阎王爷是亲戚,单名一个明字。信不信我碰到他们,让我大哥阎王爷派黑白无常把他们勾走,拔舌头下油锅。”

小玉被逗得咯咯直笑,笼罩在心头的阴霾也消散了不少,“闫大哥,谢谢你,我心情好多了。”

闫明将烤好的贝壳推到小玉面前,“诺,吃点吧,我再到海边找点。”

小玉紧张的抓住他的手腕,“闫大哥,别丢下我自己,我害怕。”

冰凉柔滑的小手握在手心,闫明整个人都为之一振,轻轻拍了拍小玉的手背,用手指顺手摸了一下,“别怕,我不走远,你有事儿就喊我,最多十几秒我就跑回来了。”

感觉到他的小动作,小玉迅速抽回手,刚刚消退的红脸再次飞上一抹红霞,“好,那我等你。”

“有戏!”

小玉没有推开,闫明心中一喜,看来以后有就会和她更进一步。

放在以前,他这样的普普通通的男人,只是有点小帅,虽然可能会吸引到不少女生,但是真正的女神级别的美女,肯定看不上他。

现在不一样了,这里是荒岛,拳头才是硬道理。

闫明一直注重健身,还练习过拳击,他有信心在不持有武器的情况下一个打三个。

从落下飞机,到荒岛,中间不知道间隔了多远,救援队估计要很久才能找到他们。

或许,永远也找不到他们了。

留给闫明的时间还有很多,他可以一步一步俘获小玉的芳心。

想到这里,闫明的内心就一阵激动。

这时他忽然想到,如果他和小玉都被冲到荒岛了,那么其他人呢?

闫明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自己顶头上司,林可。

那可是真正的女神啊!

全公司上下,没有男人敢说自己没有对林可有想法的。

平日里迫于上下级原因,不敢展露,最多在晚上回家在被窝里的时候对着偷拍下来的照片动动手指。

如果能找到她……

脑海中在想着,闫明脚步却没停下,已经来到海边了。

捡了点贝壳,他准备回去了,小玉因为害怕已经喊过他好几次。

抬头看了眼远处的海面,太阳即将落山,将海平面映照成的火红色。

这样的美丽的景观,平日里根本见不到。

闫明忍不住冲着大海大声喊叫。

反正这里是荒岛,没有人能听到,他可以尽情的释放自己。

这时,他隐约看到海面上有人冲着自己招手。

起初闫明还以为看错了。

直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闫明,救救我!”

闫明的心顿时颤动了一下。

林可,海面上飘着的竟然是林可!

她还活着,而且自己游到荒岛了!

闫明将手中的贝壳往沙滩上一丢,衣服都没脱就跳到了海水里。

他已经预感到自己未来丰富多彩的日子了。

游了两百多米,闫明到了林可身边,伸手搂住了她的腰肢。

手上传来的柔软触感让他激动的耳根子都红了,咧开嘴一笑,“主管,你相信光吗?”


林可落到海里后,没有和闫明一样昏过去。

那场爆炸,险些将她卷进去。

多亏一块金属的飞机挡板帮她挡了一下火焰,顺带着掀出去三百多米远。

这两天她随着洋流一直在海面上漂流。

绝望的她,心想着再找不到生还的希望就自杀了事。

然而,就在她即将放弃的时候,远方出现了一个海岛。

可是越是接近沙滩,海浪越大,她两天滴水未进,早已经筋疲力尽。

就在这个时候,闫明出现了。

他脸上阳光般的笑容给了林可希望,“主管,你相信光吗?”

林可说不出此刻内心的感觉,五味杂陈,这个曾经自己看不起的穷小子,竟然成了救命恩人。

海水中,海浪一波波的将两人推离海岸线。

闫明自然不知道林可此刻想着什么。

手上传来的柔软触感,林可灼热的呼吸打在脸上,触发他男性的本能,备受煎熬。

闫明将林可带回岸边,用海水轻轻拍打她的脸。

林可身上的红色长裙紧贴在身上,曼妙的身姿一览无余。

无意中,他的目光扫过林可的胸前,心脏不由的抽动了一下。

海水使红色的连衣裙几乎变成了透明。林可,竟然没有穿内衣,里面只是两片薄薄的乳贴。

小闫明瞬间敬礼。

他赶紧侧过头,心里默念着,“非礼勿视,非礼勿视……”

然后忍不住又朝着林可的双腿看过去。

还好,里面穿了安全裤。

然而平坦的小腹下,是一双笔直白皙的双腿,再次将闫明的眼睛牢牢吸引住。

小玉担心他的安危,早就跑到海边等候了。

见他带回来一个女人,脸色有些难看。

而且看样子,两个人还是认识的,这样小玉感到了深深的危机感。

她小跑到林可身边,将闫明挤开,“闫大哥,男女授受不亲,交给我吧。”

说着,小玉还冲他甜甜的一笑,“闫大哥,能麻烦你把行李箱拿过来吗?”

闫明恋恋不舍的看了林可一眼,恨不得将自己的眼睛留在这里。

在接触到林可带着怒意的目光后,他瞬间清醒过来。

这可是自己的顶头上司,在无法确定能否回到大陆前,暂时还是不要惹她比较好。

饱饱眼福就行了,真要动手,怕是会被林可打死。

但是如果能确定救援无望……嘿嘿嘿……

那来日方长,下手的机会可有的是。

闫明挠挠后脑勺掩饰尴尬,“嗨,我也是这么想的,你们等我。”

等他离开后,小玉的笑脸瞬间就拉了下来,冷冷的盯着林可威胁道,“不管你和闫大哥是什么关系,离他远点!”

林可不怒反笑,“放心吧,没人要抢你的闫大哥,真没想到他那种人还会有你这样的漂亮女人喜欢,也不知道他上辈子积了什么德。”

小玉还想说什么,闫明已经拖着行李箱回来了。

闫明从行李箱里拿出第二瓶矿泉水递给小玉,“诺,先给她喝点水。”

小玉顺手扯过一件衣服盖在林可身上,“闫大哥,我要帮姐姐换衣服了,麻烦你回避一下。”

半个小时后,三个人围坐在火堆旁。

小玉本就暴露的衣服,此时更加敞开,毫不遮掩。

她用木棍做了一双筷子,从火堆里夹出一只螃蟹,扒开递到闫明嘴边,“闫大哥,这个给你。”

闫明接过来放在嘴里,眼睛一亮,“好吃,你们也一起吃!”

说话间,他扒开一个贝壳,递给林可,“主管,给你的。”

林可穿的是一件是白色T恤和水洗牛仔裤,光着脚丫,一双白嫩的小脚裸露在沙滩上。

不是很暴露,却有着一种让人难以抗拒的诱惑感。

闫明看的眼睛都直了。

“那我就不客气了,谢谢。”

林可接过来,顺势白了他一眼,挑衅般的看着小玉,接过贝壳肉放在嘴里,还故意吧唧吧唧嘴。

小玉脸上的笑容顿时就凝固住了。

片刻后,她换了副笑脸,坐在闫明身边,抱着他的手臂,用力积压在自己的胸前,撒娇般的说,“闫大哥,我也想吃。”

闫明赶紧又扒了一块扇贝,将白嫩的肉放在小玉的嘴里,“好,也给你一块。”

小玉这才高兴起来。

火堆的另一侧,林可的脸阴沉了许多。

吃饱喝足,天也快黑了,闫明将收集到的木柴在海边搭了一个简单的帐篷。

然后在沙子上挖个坑,将还冒着烟的木炭倒在里面,上面铺上石头。

这样躺在上面,就不会着凉了。

但是里面的空间不大,三个人躺下会很挤。

林可眉头一皱,发号施令说,“这么小的帐篷,你今晚睡在外面吧,我们两个女生睡在帐篷里。”

不等闫明说话,小玉就气势汹汹的怼道,“凭什么,闫大哥辛辛苦苦的搭帐篷,你什么都没做,应该你睡在外面才对,我和闫大哥睡在里面。”

林可讥讽了一句,“行啊,这才不到一天时间你们就搞到一起了,闫明我小看你了。”

女人吵架,男人头大。

现在身处荒岛,不知道有多少危险等着他们,竟然自己先内讧了。

闫明说,“我睡在外面,你们两个睡里面。”

小玉气的嘟起了嘴,“闫大哥!”

闫明摆摆手,“就这样决定了,别说了。”

小玉一跺脚,“那我也不睡帐篷里了,闫大哥你去哪睡,我陪你一起。”

最终,林可妥协了,她也很害怕被孤立。

目前荒岛上的幸存者除去对小玉动手的两个男人之外,就只剩下他们三个人了。

林可说,“一起睡吧,小玉你睡中间,我不要挨着他。”

小玉的脸在火光的映照下有些红润,也不知道是害羞还是热的。

说起来容易坐起来难,真正躺下的时候,小玉的心脏砰砰直跳,好像要跳出嗓子眼了。

长这么大以来,她还是第一次和男人离的这么近。

闫明也没好到哪去,他背对着小玉躺着。

小玉灼热的呼吸打在脖颈,后背紧贴在他的胸口上,只隔了两层薄薄的布料。

而小玉穿着的又是蕾丝的情趣内衣,几乎和没穿一样,他甚至能感受到两个小小的凸起。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