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98读书网 > 武侠仙侠 > 护国神婿秦洛

护国神婿秦洛

洪七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十年前,秦洛是秦家弃子,江家赘婿,身份卑微,地位低下的他,惨遭秦家江家两大家族,无情驱逐,不得不背井离乡,远赴战场。十年后,他是人人敬仰的至尊战神,权势滔天,无所不能。十年前,那个女孩救他一命,成为他的初恋,十年后,秦洛携万千权势,王者归来,只为履行当年的承诺,许她一世繁华。谁能想到,当年人尽可欺的窝囊废,会以另外一种至尊无上的身份,荣耀归来?

主角:秦洛,冯婉瑜   更新:2022-07-16 07:12: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洛,冯婉瑜 的武侠仙侠小说《护国神婿秦洛》,由网络作家“洪七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十年前,秦洛是秦家弃子,江家赘婿,身份卑微,地位低下的他,惨遭秦家江家两大家族,无情驱逐,不得不背井离乡,远赴战场。十年后,他是人人敬仰的至尊战神,权势滔天,无所不能。十年前,那个女孩救他一命,成为他的初恋,十年后,秦洛携万千权势,王者归来,只为履行当年的承诺,许她一世繁华。谁能想到,当年人尽可欺的窝囊废,会以另外一种至尊无上的身份,荣耀归来?

《护国神婿秦洛》精彩片段

自踏入娱乐圈开始,慕秋寒就是炙手可热的明星,她拥有绝美的容颜,婀娜丰满的完美身材,被誉为大夏四大美女之一,无论在哪里,都绝对是在场所有男人瞩目和搭讪的对象。

但这一次例外了。

在飞往江都的航班上,坐在头等舱的慕秋寒,一直注意着坐在她左边靠窗的那个男人。

自上飞机后,这个男人就一言不发,手里拿着一张照片,目光看向窗外,好似在沉思。

以至于她这个绝色美丽的大明星,与他比邻而坐,竟然完全被忽略掉,甚至,这个男人自上飞机后,似乎都没有看过她一眼。

慕秋寒此时忍不住看了男人一眼,心里竟然莫名生出一种失落的感觉。

男人长得不算是非常帅的类型,但是他的侧脸棱角分明,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与众不同的气质,这种气质,让得他即便沉默,即便一言不发,但也没有人能忽视他的存在。

这也是慕秋寒注意到这个男人的原因,他身上的气质,实在是太特别了。

“难道他是GAY,不喜欢女人?”

慕秋寒心里想着。

“小姐,快看报纸,大新闻,大新闻!”

坐在慕秋寒右侧的助理李小静突然拿着报纸惊叫起来。

慕秋寒此时心思仍在旁边这个男人身上,心说,我就不信你没注意到我,你就装吧,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小静,什么新闻,你念来听听。”

“小姐,是你梦中情人的消息呢,你听好咯。”

李小静将报纸端直了,认真念道:“根据最新消息,帝都昨日发出‘封神令’,目前国内最负盛名、最年轻的将军,秦无双,获封西州战神……”

“历时三年的西州战争在本月结束,我军大获全胜,秦无双将军率领十万赤虎军,一夜占领敌国十五城,迫使敌国割地赔款,请求议和停战……”

“这是我国历史上第一次打得西部敌国落花流水,毫无还手之力。秦无双将军继西州剿匪之后,再一次名扬海内外……”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封神令一出,秦无双将军也成为我国九大战神之一,成为国内最具权势的人之一。不过,与其他战神年龄都在40岁以上不同,传闻秦无双年仅26岁,一举打破我国历史上最年轻战神记录,前无古人……”

“记者从军方多方打探到消息,传闻,26岁的秦无双将军,目前仍是单身……”

“小姐,是你最喜欢的秦无双将军耶,居然获封战神了,正式成为我国九大战神之一,太厉害了!太帅了!”

李小静话音刚落,慕秋寒激动地将报纸抓过去,从头到尾认真看了一遍。

看完后,慕秋寒合上报纸,语气无比崇拜,喃喃道:“秦无双,真不愧是我心中的当世第一男人……26岁得到封神令,史上最年轻战神……唉,可惜,我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这一次去西州,也没能有幸见上他一面。”

“小姐,根据《绝密法》,我们国家所有将军级别以上的人,他们的任何信息,都会被当做绝密封存,以前所有的痕迹,也会被抹除。你看网上有关他的报道,都是没有照片的……你就别犯花痴了。”

李小静笑嘻嘻道,“虽然我心目中小姐和战神大人是绝配,但是,咱们连见战神大人一面的资格都没有呢……”

“是呢,我真的很想见一见我们国家的战神,大英雄,即便不能够嫁给他,能跟他一起共进晚餐,我也满意了……”

慕秋寒若有所思,侧头,又是看到旁边那个沉默的男人,顿时心里一阵郁闷,心说,见不到我心中的战神也就算了,你这个家伙,居然也敢无视我?

“先生,我能看看你手里的照片吗?”

慕秋寒理了理腮边秀发,主动向男人搭讪道。

“不能。”

男人目光看了看照片,回答得言简意赅。

这个回答让慕秋寒完全没有料到,从来都是男人主动向她搭讪,今天她头一回向一个男人搭讪,居然被拒绝了?

“先生,我叫慕秋寒,是一名演员,也是今年最佳女演员的获得者,我对你这张照片很感兴趣,如果能让我看一看的话,我可以在照片上,给你签个名……”

“不感兴趣。”

唰!

慕秋寒自报家门,结果话没说完,又被拒绝了。

“你……”

慕秋寒气得抿了抿嘴,嘴角梨涡若隐若现,即便生气的时候,她也是美得无比动人。可旁边这个男人,还是没有哪怕看她一眼。

被男人拒绝了,还是两次,作为当红女明星,慕秋寒当然不可能再硬着头皮搭讪,只是看到男人在飞机上一路都是面色冷峻,仿佛世间没有任何人任何事能够让他换个表情似的,慕秋寒心里面就很抓狂,暗暗赌气,到了机场,一定要让这个冷冰冰的男人震惊一回。

“哼,你就装吧,飞机马上就要降落,我父亲能够直接到机场内部来接我,到时候,我就不信,你的表情,还是冷冰冰的,一点不惊讶。走着瞧。”

慕秋寒在心里气呼呼道。

她的父亲是江都城守备军统领慕宗南,官至虎威将军,乃是江都城少数几个手握重兵的权势人物,一会儿他亲自来机场接慕秋寒,按照以前的情况,她父亲一定是带着亲兵和机场的领导而来,威风八面,排场极大。

这种场面,任何人看到都会震撼,她相信,旁边这个男人也不例外。

二十分钟后,飞机降落江都机场。

慕秋寒刻意跟那个男人一起下飞机,她发现,男人只带了一个很小的行李箱,飞机降落后,男人小心翼翼將照片放进衣兜里,等到几乎所有人都离开之后,他才下飞机。

作为明星,慕秋寒为了怕被粉丝认出,也戴上鸭舌帽和墨镜,刻意和助理排在男人前面下飞机。

走出飞机后,慕秋寒远远的便是看到,停机坪上,他的父亲慕宗南,带着上百全副武装的特种兵,等候在出口通道外,场面壮观,就像是在等待领导检阅。

甚至,机场上空,竟然有着十几架战斗机,封锁护航!

“咦,奇怪了,往日父亲来接我,虽说排场很大,不过也是带十来个亲兵而已,今天怎么带了一个连过来了?”

“不对,跟父亲站在一起的,那不是城主吗?嘶,江都大将军也来了?!”

站在出口,此时慕秋寒有些发愣。

因为,不仅是他父亲慕宗南,江都城城主萧振东,江都大将军谢安邦,都来了!

后两人,可是江都城一号人物和二号人物!职位比他父亲高了两级!

“小姐,咱们家老爷也太小题大做了吧,把城主和大将军请来机场,专门来给你接风洗尘?什么时候咱们这么有面子了?”

李小静看到前方的架势,也是震惊得瞠目结舌。

“我也搞不懂,江都有军权的大领导,来了好几个呢。”

说归说,但此时慕秋寒心里美滋滋的,忍不住侧头瞥了一眼身后的男人,心说,这阵仗,这排场,我看你还怎么装得下去。

“爹,你今天怎么带这么多人来接我啊,我都说了,我现在是明星,要低调呢……”

慕秋寒一面向慕宗南走去,一面刻意提高嗓音,就是要说给身后的男人听。

不过,当她和李小静走向慕宗南的时候,却看见慕宗南、萧振东和谢安邦,都是瞬间站直了身体。

随后,慕宗南朗声道:“敬礼!”

哗哗哗!

一声命令,身后所有军官,全部齐刷刷敬礼!

甚至,连慕宗南、萧振东和谢安邦,都是同时神色崇敬,举起右手,敬礼!

“这……”

站在中间的慕秋寒,吓到了。

愣在原地,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她看傻眼了。

懵了。

城主大人和大将军给我敬礼?

这唱的是哪出啊?

这个时候,她才发现,慕宗南一直在冲她眨眼,示意她赶紧让开……

“难道,城主大人、大将军和父亲,不是来接我?”

想到什么,慕秋寒美眸一凝,回头,向身后那个男人看去。


男人的脸色,依旧很平静。

他拖着行李箱走向江都大将军谢安邦,依旧忽视了慕秋寒,直接从她身边走过。

“末将谢安邦,在此恭迎大人,专程为您接风洗尘……”

谢安邦年龄接近50岁,器宇轩昂,精神饱满,但此时在男人面前,却是低着头,毕恭毕敬。

他话没说完,男人直接打断他的话:“我此次是秘密出行,你们怎么知道我的行踪?”

“这……大人,是白无常大人给了我们消息,要我们务必保证您的安全。”

白无常,是男人最贴心的管家。

如果是西州的人,听到这个名字,一定会震惊,因为白无常正是新晋西州战神秦无双的心腹!

这个沉默的男人,便是如今国内炙手可热的,西州战神,秦无双!

没有人知道,为何他一个人,会乘坐飞机从西州来到江都。

“我现在叫秦洛,我的任何信息,你们不准外泄,否则,后果你们应该很清楚。至于接风洗尘,免了,我回江都是休养,你们不用再来打扰我。”

男人低声说完,拖着行李箱,径直离开。

旁边的江都城城主萧振东、慕宗南等人,甚至跟他说上一句话的机会都没有。

“这就,走了?”萧振东看着男人离开的背影,惊诧无比。

慕宗南却是叹道:“小小年纪,这等气势,当真是无双战神啊!在他面前,我方才,居然感到有些双腿无力……”

谢安邦道:“诸位,现在他叫秦洛,他的消息,绝密。既然他让我们不要打扰,我们就必须遵照,否则,惹恼了他,后果,那可是相当恐怖。”

“西州秦郎,绝世无双;纵横天下,万古流芳!”

萧振东吟诗道,“听闻这是封神令上对他的描述,今日一见,他当得起绝世无双之名,走吧,咱们也撤了。”

萧振东和谢安邦带着部队很快离开。

今晚的行动,是绝密,甚至连这些士兵都不知道,要来迎接的,是哪一位大人物。

停机坪上,慕宗南远远望着远方秦无双消失的方向,出神。

“爹,那个家伙,到底是谁呀,连你们都不放在眼里?”

慕秋寒走上来,好奇问道。

“人中之龙。”

慕宗南道。

“我心目中能称得上人中之龙的男人只有秦……嘶,飞机从西州来……爹,难道、难道他是,西州战神秦无双?!”

“……不是。秋寒,咱们回家吧。”

“爹,如果他是秦无双,你能介绍我跟他认识么?我、我好后悔,方才在飞机上,跟他挨着坐呢,忘了要他联系方式……”

“秋寒,忘了罢。你,配不上他。还有,今日之事,不准泄露有关他任何一个字,否则,我们慕家,恐会招来,灭门之祸!”

……

十年生死两茫茫,时隔十年,秦洛再一次踏上了家乡江州的土地。

十年之前,他作为秦家弃子,江家赘婿,被两大家族,无情赶出家门。

十年之后,谁能想到,当初江家人眼中吃白食的窝囊废,会以另一种无上至尊的身份,荣耀归来?

走在江家别墅外的林荫小道上,秦洛的心情五味杂陈。

作为威震天下的无双战神,他这一次回江州的目的,居然是离婚。

上周,刚从西州战场凯旋而归的秦洛,收到江州江家寄来的信。

十年来秦洛第一次收到江州来信,结果,是命令他立刻回江州和有名无实的妻子,江家大小姐江秋池,离婚。

“秦洛,15号之前你若不回江州离婚,江家将登报全城,公布你被江家逐出家门,让你屈辱如狗、身败名裂!”

江家在信上的措辞,咄咄逼人。

今天是15号,也是江家命令秦洛回来的截止日期。

秦洛向京城告假,回来了。

当秦洛踏入熟悉的江家别墅花园时,江家的仆人们,全都瞠目结舌的盯着他。

“秦洛?他居然真的回来了?”

“我还以为他参军战死了呢,最近几年西州兵荒马乱,他居然没有死?”

“死不死没什么区别,现在回江州,他依旧是秦家和江家眼里的窝囊废,和秋池小姐离婚之后,他会过得连流浪狗都不如!”

“是啊,如今的江家,已经是江州赫赫有名的大家族了,连秦家都要仰望,这家伙现在回来,简直自取其辱。咯咯……大小姐就在家里,一会儿有好戏看咯!”

几个仆人当着秦洛的面窃窃私语,一如十年之前,连江家最低等的仆人,也完全没将秦洛放在眼里,肆意嘲讽。

秦洛目光如炬,拖着行李箱走进客厅,刚一踏入,里面两道目光同时投来。

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两名雍容华贵的女人,一人二十多岁,容貌绝色,冷若冰霜,便是秦洛的妻子,江秋池。

她如今是江州三家上市公司CEO,身家10亿,闻名江州的美女总裁。

江秋池旁边坐着一名打扮精致的贵妇,秦洛的岳母李曼芸,她看到秦洛走进客厅,先是一惊,旋即,脸上露出不屑、鄙夷的神色。

“看来你还是怕江家登报把你休了,让你身败名裂,”李曼芸看到秦洛穿着打扮朴实无华,轻蔑一笑,“出去当兵十年,我看你现在,还是跟以前一样窝囊嘛!”

李曼芸让仆人将拟好的离婚协议拿出来,放到客厅茶几上。

“离婚协议已经拟好了,秦洛,你净身出户,以后跟江家毫无关系。签字!”

指了指离婚协议书,李曼芸在沙发上翘起了二郎腿,盛气凌人。

自始至终,秦洛没看李曼芸一眼,他目光凝视江秋池,思绪仿若回到十年之前。

十年时光,江秋池变得更加漂亮、更加出尘脱俗了。

依稀记得,当初他们结婚,两人都还未成年,因彼时弱小的江家需要攀附秦家,而秦家也想早日将秦洛这个私生子扔出家门,两大家族,一拍即合。

秦洛和江秋池成了家族联姻的牺牲品,结婚之后,秦洛受到江家所有人羞辱嘲讽,但江秋池倒从未羞辱过他,当然,她也从未和秦洛同床共枕,甚至手都没让秦洛碰一下。

她是江家乃至整个江州有名的大美女,自小众星拱月,成绩优秀,发誓要带领江家成为江州第一大家族,为了家族利益她下嫁秦洛,但她看向秦洛的目光永远带着俯视,以及对卑微的同情。

婚前婚后,他们相敬如宾,甚至生活都没有交集。

这不幸的婚姻,直到秦洛难以忍受江家人羞辱,离家出走。

“这么着急让我回来离婚,你是另有新欢了?”

秦洛盯着江秋池,问道。

“没有。”

“那为何要离婚?”

“秦洛,你是个好人,但,我们已经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

江秋池起身,目光直视秦洛,高傲道:“我现在是三家上市公司的总裁,每天筹划的是上亿的投资项目。我的生活,有更高的目标和追求,我们现在的身份,云泥之别,已经不合适做夫妻了,离婚罢。”

云泥之别?

好像还真是!

秦洛嘴角勾起一抹弧度,看着她:“你确定要跟我离婚,不后悔?”

“哈哈哈……后悔?秋池跟你离婚,普天同庆,怎么会后悔?窝囊废,你未免也太看得起你自己!”

李曼芸大笑,“秦洛,你看看你现在落魄的样子,哪里来的自信问这句话?实话告诉你,现在江家实力已经超过了你们秦家,是江州首屈一指的大家族,连你们秦家,秋池都没放在眼里,你一个窝囊废,有什么资格让她后悔?!”

“我不会后悔,永远都不会。”

江秋池目光凝视了秦洛两秒钟,俯身将桌上的签字笔亲自递给秦洛,“在离婚协议上签字吧,秦洛,念在夫妻一场,离婚之后,我会给你10万块补偿费,让你不至于流落街头。”


补偿费?

10万?

果然还是那个冷傲的江家大小姐!

“10万块钱就免了,你不后悔就行。”

秦洛接过签字笔,潇洒的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上了名字。

如此洒脱,没有哀求,也没有讨价还价,这就签字了?江秋池和李曼芸都是一怔,有些意外。

这仿佛不像是当初那个唯唯诺诺、谨小慎微的秦家私生子。

离婚协议书一式两份,江秋池签字之后,两人各拿一份。

“你确定不要补偿费?”

签好离婚协议书后,江秋池欲言又止,“秦洛,秦家现在已经今非昔比,当初他们看不上你,现在你回去,恐怕更没有容身之地。”

“我不会依靠秦家,但我父母还在秦家,我必须回去。”秦洛道。

“你父母……”李曼芸轻轻一笑,“哦,你离家出走十年了,应该还不知道秦家发生的事吧?”

“什么事?”秦洛眉头一皱。

“就在你离家出走的第二年,你爸就出车祸死了,属于你爸的家产,也被你们秦家的人全部瓜分咯!”

唰!

秦洛脸色一凝,眼神之中,一股愤怒的杀气,外放而出!

“我妈呢?!”

他声音低沉,盯着李曼芸。

“你妈呀……嗯,听说被秦家人当成最下贱的女奴,圈养在秦家,这十来年,从未出过秦家门半步,也不知道……是死是活。”李曼芸看着秦洛,眼神里充满鄙夷、可怜。

江秋池抿了抿嘴,看向秦洛的目光中,透露着同情:“秦洛,所以那10万元的补偿费,你还是收下罢。我现在是江州十大杰出青年企业家之一,而你毕竟曾经入赘过江家,要是流落街头,被媒体拍到了,对我和江家的声誉,都会造成影响……”

施舍10万,江秋池想的,竟是为了维护她的声誉、江家的声誉!?

秦洛心里一沉。

“你我已离婚,从此是路人!”

他直接拒绝,心里泛起一股愤怒,目视江秋池,郑重道:“江秋池,你会后悔离婚的!”

扔下一句话,秦洛疾步走出江家客厅。

看着秦洛远去的背影,江秋池若有所思,神色复杂。

“秋池,你不会真后悔离婚吧?”

李曼芸看到江秋池看向秦洛眼神中的奇怪神色,不屑道:“以前他在秦家多多少少还有点家产,现在什么都没了,连父亲都没了,你觉得他还能有什么出息?他现在是真真正正的窝囊废一个,你可别同情他!”

“他的眼神,跟以前,不一样了。”

江秋池喃喃道:“以前他甚至都不敢和我对视,更不敢顶撞,现在我感觉他完全变了个人,那种感觉,很奇怪。”

……

秦洛心急如焚,走出江家别墅后,立刻叫了一辆出租车,往秦家别墅去。

十年之间,没想到,自己的母亲,竟然会沦落至此!

父亲,更是天人永隔!

他的父亲秦正明本就身体不好,几十年靠服药度日,在秦家除了应得的一份家产,再无其他。

母亲林雨书曾经是一名医院的护士,在医院照顾秦正明时,两人日久生情,生下秦洛。

但,秦家人并不承认林雨书秦家媳妇的身份,也从未让秦正明将林雨书明媒正娶回秦家,甚至林雨书生下秦洛之后,秦家人都是让她从秦家后门进入秦家,视林雨书为外人,视秦洛为见不得人的私生子。

父母都是脾气温和的人,对秦家另外三房的人一再忍让,一忍再忍。

没想到,到头来,竟然会是如此凄惨结局!

秦家三房,欺人太甚!

出租车停到了秦家别墅外面,秦洛下车直接按响门铃。

“谁呀!”

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是秦家的老管家李福。

“秦、秦洛!?”

李福慵懒走到大门口,打开门,看到秦洛站在门口,当场愣住。

“开门。”

李福将大门打开,还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秦洛直接往别墅大院里面走。

“秦洛,我还没有通报,你不能进去!秦家别墅,你不能擅入!”

李福欲阻拦秦洛,但秦洛已长驱直入,来到别墅前方的喷泉花园。

此时的花园里,音乐欢快,人头攒动,正开着一场豪华派对。

今日恰是秦家老太太赵淑兰寿辰,秦家亲戚朋友,都来祝寿,高朋满座,热闹非凡。

赵淑兰如今是秦家家主,是秦家绝对权威,一众后生小辈,纷纷献上贺礼,对她歌功颂德,赵淑兰笑得合不拢嘴。

“你们今日好好玩,秦文上个月花极大代价请到了大明星慕秋寒来为我庆生,现在正在路上,一会儿慕大明星会来宴会献唱,大家可别错过追星的机会。”

赵淑兰将礼物一一手下,心情大好。

管家李福急匆匆来到她身旁,低声道:“老祖宗,秦、秦洛回来了。”

“谁?”赵淑兰眉头一皱。

“秦洛……大房那个私生子秦洛。”

唰!

赵淑兰脸色微变:“这个丢尽秦家颜面的野种,竟然还没死?”

说话间,秦洛已经出现在喷泉花园中间。

他依旧拖着古朴的行李箱,傲然站在花园之上,孑然一身。

音乐,停止了。

周围的喧闹,停止了。

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落到秦洛身上!

秦家的人,看到秦洛突然出现,皆皱起了眉头,满脸轻蔑,低声议论。

“各位,不好意思,这个人硬闯进来,我们没来得及拦下他,这就把他轰出去。对不住,对不住。”

李福笑脸走下来,招呼两名保安,要把秦洛轰出去。

秦洛眼神微动,凝视坐在正上方的赵淑兰,往事历历,他心中,怒气骤起!

这个秦家家主,所谓的老祖宗,蛇蝎心肠,心狠手辣,当年,正是她下令,不给秦洛母亲秦家媳妇名分,且,剥夺了秦洛父亲的家族继承人之位!让秦家族人对他们一家,极尽羞辱!

也是她下令,让秦洛做江家上门女婿,被全城人嘲笑!

秦洛父母,以及他,当年在秦家的屈辱,全拜这个老太婆所赐!

“我母亲在哪里?”

秦洛丝毫不理会旁人,面带怒色,一面说话,一面走向赵淑兰,朗声道:“赵淑兰,把我母亲交出来!”

唰唰唰!

在场所有人,听到秦洛的话,皆是震惊失色!

秦洛这个卑微的私生子,竟然胆敢,直呼秦家老祖宗的姓名!?

活得不耐烦了吧!?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