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98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斩尽奸臣后,大明盛世三百年完整作品

斩尽奸臣后,大明盛世三百年完整作品

昆吾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小说《斩尽奸臣后,大明盛世三百年》新书正在每日更新中,作者为“昆吾”,主要人物有叶轩魏忠贤,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民间有句话说的好,不怕做错事,就怕不做事。魏忠贤的阉党虽然干啥啥不行,但抄家灭族、捞钱却是一把好手,让他和东林党之间狗咬狗,朕坐收渔翁之利,而且朕昨晚拿掉了田尔耕锦衣卫指挥使的位置,有这种震慑,锦衣卫中还是有部分人忠于皇权的。虽然不能全部控制锦衣卫,但至少能保证皇宫安全,朝局如此,朕也只得隐忍,所以,皇嫂,希望你能理......

主角:叶轩魏忠贤   更新:2024-06-11 20:1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叶轩魏忠贤的现代都市小说《斩尽奸臣后,大明盛世三百年完整作品》,由网络作家“昆吾”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小说《斩尽奸臣后,大明盛世三百年》新书正在每日更新中,作者为“昆吾”,主要人物有叶轩魏忠贤,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民间有句话说的好,不怕做错事,就怕不做事。魏忠贤的阉党虽然干啥啥不行,但抄家灭族、捞钱却是一把好手,让他和东林党之间狗咬狗,朕坐收渔翁之利,而且朕昨晚拿掉了田尔耕锦衣卫指挥使的位置,有这种震慑,锦衣卫中还是有部分人忠于皇权的。虽然不能全部控制锦衣卫,但至少能保证皇宫安全,朝局如此,朕也只得隐忍,所以,皇嫂,希望你能理......

《斩尽奸臣后,大明盛世三百年完整作品》精彩片段


“咳……咳……你们误会了!”

看着周皇后的疑惑眼神与张嫣微变的脸色,崇祯连忙解释道:“朕是真的有事想找皇嫂聊聊!”

“方正化,接下来的时间,这座大殿内十丈之内,朕不希望有人在,

胆敢随意靠近的,格杀勿论!”

方正化点了点头,右手一挥,大殿内的众太监、宫女退出。

见大殿内无外人后,崇祯道:“皇嫂,你是如何看待朝中局势的?”

“陛下,后宫不得干政,这是太祖定下的,臣妾不敢妄言!”

张嫣猛然跪了下去,花容失色。

“凤儿,扶皇嫂起来!”

PS:皇帝叫皇后应该为梓潼,但咱们就不咬文嚼字了。

崇祯有些无奈:“皇嫂,朕是真心有想听听你的意见,你就当是咱们家关起门来私下聊聊,老百姓们都能聊聊,咱们为什么不能?”

见张嫣还是不说话,崇祯只得换了个话题。

“皇嫂,你是不是觉得朕软弱无能,昨晚没有抓住机会除掉魏忠贤等人?”

不待张嫣回话,崇祯继续道:“朕知道,魏忠贤联合客氏把持朝政,让朕的侄儿夭折,更是让您无法怀孕,

您恨不得生吃二人肉、喝二人血。”

“可你知道大明朝如今的局势吗,第一,朝中党争在不断升级,魏忠贤的阉党、以钱谦益为首的东林党的斗争已经愈演愈烈了,

其中还有山东人的齐党,湖广的楚党,南直隶的宣党、昆党,为了各自的利益,相互倾轧,置国家利益于不顾;

其次,百姓赋税日益严重,国库空虚;

第三、军队吃空饷、战斗力低下,各地部队有军阀的趋势……”

崇祯每说一条,张嫣和周玉凤两人脸色就变了一分。

“二十几天前朕进宫的那天晚上,你让朕不要吃宫中的食物,朕在袖子中藏了王府的麦饼度过了一晚上,

在皇极殿继位的时候,若不是英国公等人亲自抬轿,朕可能都无法登基,你恨他们,朕更恨他们。”

“魏忠贤提督东厂,更是司礼监秉笔太监,而且锦衣卫也已经投靠了他,朝中六部九卿中有一半都投靠了他,

如此局势,朕别说杀了魏忠贤,可能连政令都出不了皇宫,逼急了很可能会谋反,

你也应该听说过皇兄召我入宫后,魏忠贤联合锦衣卫指挥使田尔耕密谋想要发动宫廷政变的事吧,

还有想效仿狸猫换太子、另立福王世子朱由崧继大统的传闻,

朕现在弄死魏忠贤也简单,但他的党羽看到老大死了,自己做了那么多恶事,会不会孤注一掷,

弄死我们或者弄死一大批的官员?这些我们都不能赌。”

两女脸色骤变,这种事情不是没有可能发生。

周皇后忍不住道:“陛下,不是还有英国公吗?他掌控着京营,还拥护您,这……”

“凤儿,你太单纯了,英国公忠于的是皇权,谁当皇帝对他们来说不重要,

如果不是有皇兄的遗诏,他们完全可以拥立福王世子朱由崧,

他们手中有京营以及传承了八代的爵位,谁是新君,他们都是从龙之功,

从万历年开始你们就能发现了,他们根本就是中立者和利己者,不参与党争,

否则只要英国公出面,魏忠贤的阉党和东林党至于斗的这么激烈吗?”

看着脸上血色顿失的两女,崇祯安慰了几句,继续分析着。

“朕在位时间多一天,皇权就稳固一分,现在朕需要时间,即便以后彻底掌权了,但依旧不会杀魏忠贤。”

见张嫣想问说话,崇祯摆了摆手,继续道:“现在这对朕来说不算是坏事,魏忠贤掌管票拟披红之权,这也制衡了东林党的权力,

朕如果冒然杀了魏忠贤,那么势必会造成巨大的权利真空,东林党趁势而上,东林党那群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说到这里,崇祯眼中满是杀意。

前期的东林党还算是想真的为国家做点事情,但现在的东林党,说全部就有些过了。

但百分之九十的就是一群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文人。

口号喊的响亮却是一点实事都不做,争权夺利倒是很积极,

虽然没干什么大的恶事,但也没有提出任何可行性的救国治国纲领。

空谈误国,实干兴邦,若是朝政被东林党把持,那对整个的社会风气是重大打击。

感受到崇祯的暴怒,周皇后走到崇祯身旁,握着崇祯的手,崇祯才渐渐的平静了下来。

历史记载,崇祯继位后用了三个多月,利用东林党的势力就将魏忠贤的阉党就整垮了,足可见皇权和东林党的势力之大。

但现在崇祯不想这么做,他想将涉及党争的人一起干掉。

“所以,朕必须要在确保皇权和自身安全的情况下,慢慢过渡权力核心,让魏忠贤发挥好“看门狗”和“打手”的作用,

民间有句话说的好,不怕做错事,就怕不做事。

魏忠贤的阉党虽然干啥啥不行,但抄家灭族、捞钱却是一把好手,

让他和东林党之间狗咬狗,朕坐收渔翁之利,

而且朕昨晚拿掉了田尔耕锦衣卫指挥使的位置,有这种震慑,锦衣卫中还是有部分人忠于皇权的。

虽然不能全部控制锦衣卫,但至少能保证皇宫安全,

朝局如此,朕也只得隐忍,所以,皇嫂,希望你能理解朕的苦心。”

自始至终,他都没有提白杆兵进京和锦衣卫新指挥使的事情,这种事情少一个人知道,成功率就大一分。

说到这里,崇祯不再说话了,给张嫣消化的时间,同时也在感叹朱由检的愚蠢。

朱由校在死前叮嘱他,一善视中宫,二忠贤宜委用,第一点崇祯做的很好,继位后立即册封张嫣为懿安皇后,居住慈庆宫。

第二点却没做到,他哥哥朱由校虽然痴迷木工,但不傻,扶持魏忠贤就是为了平衡党争。

可朱由检刚继位就迫不及待的除掉了魏忠贤,虽然可以振奋人心,但却是打破了平衡,

让东林党钻了空子,把持了朝政,以致误国。

说实话,将明朝灭亡归咎到魏忠贤身上也不对,虽然是干了很多坏事,

但至少他在的时候,国库充盈,从未欠过辽东军饷。

有军饷才能保证军队的战斗力,后金等一些外敌才未能突破关宁防线。

而且他出身平民,知晓百姓疾苦,推动了矿业和手工业的税,降低了农业税。

周玉凤听的两眼放光,看着崇祯的眼神满是崇拜之色。

过了好一会儿,张嫣深深的吸了口气,下定了决心。

“陛下,臣妾知晓了,您不必考虑臣妾感受,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国运要紧!

只要能重振大明国威,臣妾个人恩怨算不得什么。”

听见张嫣的回应,崇祯松了口气。

朱由校病危时,张嫣力劝朱由校将皇位传给朱由检,

当时朱由校说后宫有两人怀孕,日后若是生男孩可以作为张嫣的儿子将皇位传给他。

但张嫣不同意,一直劝说朱由校将皇位传给朱由检。

而后魏忠贤等人派人向张嫣吹风,想阻止朱由检继位,张嫣明确拒绝了,

还说:从命与不从命都是死,那就不从,这样还能去见列祖列宗之灵。

在朱由检继位的当晚,张嫣提前派人告诉朱由检不能吃皇宫中的食物,

更是在继位后几天,朱由检吃的食物都是张嫣亲自所做。

再者,长嫂如母,周皇后就是张嫣亲自为他选的。

若不是张嫣,朱由检不一定能登基,或者说登基了不一定能活下来。

这后宫之中,真正对他好的也只有两人,一个是皇后周玉凤,一个就是这位皇嫂了。

所以,他不想张嫣因为阉党的事情耿耿于怀。

他今日来找张嫣谈心,就是要打开张嫣的心结。

“皇嫂,魏忠贤,朕暂时还不能杀,但客氏朕还是可以杀的,一来先收点利息,二来也算是震慑魏忠贤。”

“但您放心,等朝局稳定后,魏忠贤,朕必杀之!”

崇祯说到这里,眼中闪过一丝狠色。

至于说利用完了就干掉别人有些不厚道,但魏忠贤所犯罪过杀一百次都足够了,能让他多活一些日子已经算是格外开恩了。

“皇叔……呜呜……”


随后道:“方正化,找个徒弟进来。”

片刻后,方稳就进来了:“你秘密出宫,昼夜兼程去河南商丘见,赶在翰林承旨的人之前见到袁可立,见到他后就将这六个字告诉他。”

说完,便在提笔写了六个字。

一边的王承恩、方正化看着字迹,浑身一震,脸上满是震惊之色。

“平党争,收广宁!”

这是崇祯写在龙案上的六个大字。

崇祯自然是知道袁可立为什么要致仕,一是相交长达三十七年的好友高攀龙被阉党整死,二是好友孙承宗被罢免、三是厌倦了无休止的党争。

既然知道了,那对症下药就是了。

这封信就是表面文章,想单凭这封信说动袁可立回来不现实,但崇祯有把握,只要告诉袁可立这六个字,他一定会回来。

哪怕是没有圣旨,他都会上书请求回来。

平党争是让朝廷吏治清明,收广宁是大概率收复失地,甚至有可能反败为胜消灭后金的三方策略之一。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只要袁可立回来,东江岛毛文龙那边就能稳住了,因为毛文龙和袁可立的关系非同寻常。

可惜这么一位能力挽狂澜的能文能武的老臣被昏聩的朱由检给寒了心,三上辞疏。

他既然穿越过来了,自然不能错失了。

“方稳,若是袁可立问近日发生的事情,除了秦良玉和白杆兵进京之事外,其他的只要他问,你就如实回应就是了。”

“奴婢领旨。”

方稳叩谢后离去。

他累吗?自然是累的,前几天去忠州,昼夜兼程每天只休息两三个时辰,现在去找袁可立也是如此,这种关系国运的事情皇爷让他们去做,那是信任他们。

他们是太监,若是没有崇祯,那一辈子就是端茶送水的阉人,现在有机会自然做事情自然是要努力了。

所谓士为知己者死,莫如是也。

东暖阁内,崇祯盯着墙壁上的大明王朝的地图,眉头轻皱,陕西缺粮的事情得必须解决。

内帑还有三百余万两,但那是练新军和打造禁卫军的钱,这关系到改革的事情,绝对不能动用。

“大伴、方正化,你们在京城有没有认识的比较可靠的商人?”

面对崇祯的问题,两人面露思索之色。

片刻后,王承恩摇了摇头,方正化却是轻声道:“皇爷,奴婢在进宫前,与芜湖巨店的少东家阮康文有过几面之交,

其人乐善好施,重情义、讲义气,现在在在北京城的分店中历练。”

崇祯皱了皱眉头,印象中并没有这么一个人。

反倒是王承恩若有所思,随即道:“方大人说的可是家里经营浆染业的,万历二年,以一人之力承修芜湖西城门之资的徽商阮弼的后人?”

“王中官知道此人?”

“知道一些。”

王承恩面露回忆之色:“我记得当时兵部侍郎汪道昆称赞阮弼‘独以榷赋最天下’,凭借一己之力让芜湖迅速跃入大明五大手工业中心区域。”

崇祯在一边听完脸色大喜,阮康文爷爷都能捐银造城门,孙子继承家风捐银助陕西百姓度过难关,实在是太正常不过了,谁都无法挑出毛病。

当即轻声道:“方正化,朕修书一封给他,你秘密送给他。”

“奴婢领旨。”

崇祯在龙案上提笔急书,片刻后便写完了,将信递给了方正化。

方正化看完后,脸上满是惊讶:“皇爷,这、这……”

小说《斩尽奸臣后,大明盛世三百年》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重吗?”

崇祯冷笑:“现在还只是个贡生就能煽动数百人聚集闹事,若是等以后为任一方,岂不是要聚众造反了?

现在就能利用特权发财,那以后为官了,岂不是大贪特贪?

与其等到以后祸害百姓,不如现在就以绝后患。”

一些还想出来求情的大臣们立刻打消了想法。

陛下连造反的话都说出来,他们再去求情,那估计要被陛下拉出去砍了。

“苏茂相、孟绍虞,你们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一个月没有结果,你们就可以回家养老了。”

“还有,彻查完后,礼部做一份地方州县推送秀才进国子监的方案,别什么人都往里面塞,再出现这种污烟脏气的事情,别怪朕砍了你!”

“臣领旨!”

两人齐齐躬身回应,一个月完期都是小意思,即便北京国子监就有贡生三千多人。

若是平时,他们可能会头疼,因为无法用刑,现在陛下开口了,那就好办多了。

将这些贡生集中起来,挑几个刺头各种刑罚都招呼上,其他人不用他们去逼供,贡生们就会争先恐后的坦白。

如果一切顺利,上午用刑的,下午就能完成工作,还能赶上晚上回家吃晚饭。

“你们不要怪朕无情,怪就怪这些吃饱了撑的闹事的贡生吧!”

现场所有人顿时我艹了一声,皇帝的这句话彻底的将这群闹事的贡生们卖了,今天之后这群人将会被全国的读书人们视为敌人。

崇祯再次扫了一眼国子监的众贡生和在场的百姓后,转身上了龙撵。

今日这种举动算是对天下读书人的一种试探,他是真想借着这个机会废了太祖定下的读书人的特权,可惜不是时候。

全国不论年龄有近60余万名秀才的群体已然绑架了大部分的百姓。

说白了就是掌控了大部分的舆论导向,在这文化水平不高的时代,秀才对于普通百姓来说就是高级知识分子,他们的一句话往往能让百姓们相信。

其次,想废除太祖定下的东西,可不是一句事情,如果他执意要做,估计会被大臣们给喷死。

什么大逆不道、大不敬、不孝、昏君、暴君等等大帽子都会扣在他的头上。

若是曲阜孔家来引导一下,那乐子可就大了。

“等着,最迟一年,朕必做到!敢反对,那就直接屠了。”

“不仅是读书人特权,连科举制度、选拔人才朕都要改革!”

崇祯在心里默念着。

回到皇极殿后,崇祯继续问道:“施凤来,你身为内阁辅臣,陕西民变和大灾之事该如何解决?”

施凤来当即出班,有了刚刚学子们闹事的缓冲,这会儿他也有了对策。

“陛下,臣以为,想要彻底解决陕西的问题可以采用抚剿并用的方针,抚以郭大人的提议为主,剿以成国公的提议为主,两路齐下。”

“施大人倒是会总结!”

面对别人的嘲讽,施凤来没有反驳,继续道:“从大同镇、山西镇、延绥镇、固原等四军镇各抽调五千精锐合围主要民变区白水,四镇共计两万精锐,

要给这民变的队伍一种压力,要么投降,要么我直接干掉你,二选一,

如此压力之下,再结合陛下不追究的圣旨,以及开仓赈粮等措施,这些人只要不傻,那就一定会放下兵器接受投降。”

“施大人,请问哪来的粮食?成国公算的那笔账中的缺口,你如何解决?”

小说《斩尽奸臣后,大明盛世三百年》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乾清宫,东暖阁外。

崇祯双手背负看着慈庆宫的方向,面色阴沉。

一个太监,竟然将手伸到朕的后宫了,简直是不知死活,是不是哪天要给他带几顶有绿色的帽子?

愤怒过后,崇祯平静了下来,内心更是疑惑。

历史记载,陈德润闯入慈庆宫是在魏忠贤倒台后发生的,当时陈德润胆大包天竟然趁着懿安皇后沐浴时闯入,想霸王硬上弓。

结果懿安皇后拼死反抗,被其他人发现,陈德润才没有得逞,事后懿安皇后告诉了崇祯。

崇祯帝急于巩固帝位,不敢把陈德润杀了,只是发配到孝陵守墓。

但现在怎么会提前发生了?到底是他穿越过来导致了蝴蝶效应,还是发生过两次,这是第一次,懿安皇后没有告诉崇祯?

九月的京都,夜凉如水,崇祯就这么静静的站着,身前四名壮硕的太监警惕的看着四周,手中的长刀在灯笼的照射下闪烁着寒光。

一刻钟后,王体乾、魏忠贤来了,跪在了地上,崇祯没有搭理两人。

又一刻钟后,田尔耕、许显纯来了。

“锦衣卫指挥使田尔耕、都指挥佥事许显纯参见陛下!”

崇祯看都没有看跪在在地上的两人一眼,也不说话。

皇帝不说话,他们四人自然不敢抬头,四人一脸的懵逼,他们四人正睡的香就被人给叫了起来,听说是皇帝找他们,马不停蹄就赶了过来。

又是一刻钟后,方正化回来了,身后还跟一位绑的严严实实的、身穿便装的男子。

“皇爷,陈德润抓回来了!”

跪着的田尔耕和许显纯一听是陈德润,心中猛然一惊,这位大太监的爱好他们清楚的很。

如今皇帝震怒,那就说明陈德润可能调戏后宫某位娘娘,被皇帝知道了。

但这事和他们两个有啥关系?锦衣卫负责皇宫安全不错,但他们只负责前廷和外围安全,后宫安全跟他们两个有什么关系?

“陈德润,你好大的胆子!”

“陛下,臣只是误入慈庆宫,望陛下恕罪!”

“误入?呵呵……”

崇祯气的笑了出来:“你是说懿安皇后,朕的皇嫂在诬陷你?还是在欺骗朕?”

跪着的魏忠贤低声道:“陛下,这其中或许……”

“闭嘴,朕问你了吗?”

崇祯怒喝一声,打断了魏忠贤的话,继续道:“方正化,将这个狗贼拖下去严刑拷打,让他将所犯罪行全部交代清楚,朕允许你动用所有手段。”

方正化抓起陈德润就朝着外面走去,片刻后,陈德润的惨嚎声就传了过来,众人浑身一个哆嗦。

细皮嫩肉、养尊处优的陈德润哪里受的了这种苦,只是打了几下就开始倒豆子般的交代着。

只是盏茶的功夫,方正化就拿着一叠纸走了过来,崇祯接过一看,被压下去的怒火再次被点燃了。

这厮竟然娶了九个媳妇,这还不算,后宫中与他结成对食的宫女竟然多达数十个,利用权力收取的财物多达数十万两。

“来人,将这个狗贼绑起来,朕明日有用,若是夜里死了,朕诛你们三族!”

“王承恩,即刻带人抄家,家中男眷全部处死,女眷流放,所获财产充入内帑,宫中结成对食的宫女也全部流放。”

崇祯说完,看着跪在地上田尔耕和许显纯,冷冷道:“被窝里暖和吧!”

随后上前一脚将跪在地上的许显纯给踹倒地上:“先帝皇后,朕的皇嫂的寝宫都有人敢擅闯,你们锦衣卫是做什么的?”

“是不是哪天朕的寝宫也有人闯进来,将朕的杀死了,你们才过来?”

“陛下,我们锦衣卫只是……”

“你是不是想说你们锦衣卫只负责外围安全,后宫不归你们管?”

崇祯冷笑:“朕问你,后宫的景运门和隆宗门每天下午什么时辰上锁?”

田尔耕和许显纯瞬间就明白了问题所在,瞬间额头满是豆大的汗珠。

陈德润不属于后宫所属人员,景运门和隆宗门已经上锁了,那陈德润是从哪里进去的?

“陛下,臣死罪,请陛下恕罪……”

“陛下,臣御下不严,臣立即彻查!”

田尔耕和许显纯两人连忙磕头谢罪。

崇祯发泄了怒火后,看着王承恩:“王承恩,这两人所犯过错按照大明律该如何处置?”

“皇爷,锦衣卫是皇帝亲军,任免杀伐都是陛下说了算,按照两人的过失,死罪!”

“死罪?”

崇祯轻声重复了一句,方正化瞬间抽出长刀看着田尔耕和许显纯,两人浑身直哆嗦,一个劲的磕着头,喊着求陛下饶命。

“来人,拉出去砍了!”

崇祯说这话的时候,眼睛瞟了跪在地上的魏忠贤一眼,这两人投靠了魏忠贤,他倒是要看看魏忠贤是不是要为这两人求情。

果然,他刚说完,跪在地上的魏忠贤立抬起头:“陛下,可否容臣说几句?”

“说!”

“陛下,皇宫内二十四衙门,截止到昨天太监有14835人,宫女3216人,负责景运门和隆宗门值守的锦衣卫不可能全部认识,稍有疏忽这很正常;

其次,陈德润在两门落锁前进入未出来,两门值守卫士有失察,田大人和许大人御下不严,如果因为这事被斩,会让锦衣卫众将士内心惶惶,容易激起变故;

此事主要责任是后宫中巡查的内操卫队,他们作为后宫最后一道屏障竟然为察觉到危险,可见内卫的松散,

因此,臣叩请陛下,饶恕两位大人的死罪!”

崇祯听完,心中冷笑不已,后宫有后宫的运转机制,怎么可能因为人多就疏忽。

再者,你们外围安全没做好,倒是怪罪到内卫头上了,简直就是强词夺理。

还有那句容易激起变故,简直就是赤z裸裸的威胁他。

由此可以看出魏忠贤的不甘心。

他忠心吗?这是肯定的,可他忠心的是天启帝,而不是他,一朝天子一朝臣,这个道理他懂,魏忠贤更懂。

魏忠贤说了这么多,还不是因为田尔耕和许显纯是他的五彪之一,死了这两个就失去了锦衣卫大半的控制权。

当皇帝当到他这个份上也是很憋屈的,但谁让他接手就是个烂摊子呢,皇宫都没有几个能信任的人,他爹、他哥的非正常死亡就是教训。

崇祯装模作样的沉默了一会儿:“今日景运门和隆宗门外轮值的锦衣卫全部革职查办,永不录用,另领二十军棍!”

“田尔耕、许显纯,以你们两人的过失,朕能诛了你们全族,但念你二人忠心耿耿,又有魏忠贤替你们求情,暂不杀你们,但……”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声音之大和急切,瞬间让暖阁内的王承恩、李若涟跪了下来。

崇祯起身,快步走到挂有地图的墙壁前,看着密密麻麻的标注,眉头轻皱。

“李若涟,从忠州到北京,若是有六百里加急的公文传递,会从哪条路走?”

听着皇帝的问话,李若涟心中猛然一惊,六百里加急只有地方发生重大变故时才能启用,如紧急军情、特大天灾等。

难道四川忠州发生变故了?

来不及多想,李若涟立刻道:“陛下,六百里加急走的是驿站,从忠州出发,必须要经过陕西,只有这么一条路;

从陕西开始,有两条路,一条是经过潼关到卫辉府、真定府进入北京,

另一条则是从平凉府进入兰州,然后走宁夏、大同、宣府进入北京,但这一条会远上数百里。”

身为锦衣卫的千户,对全国的驿站的路线图再清楚不过了,也走过太多次了,因此,崇祯一问就立刻回应了。

“若涟,让你的心腹,带一百户锦衣卫分别在两条路线上,离北京五百里外的驿站上驻守,截住所有从四川沿路入北京的六百里加急公文,其余的放任不管。”

“臣领旨!”

“对了,顺便调查一下司礼监的司礼系笔太监(秉笔太监的跟班)李永桢,朕要的是实锤的证据,一旦亮出证据,没有任何人能挽救。”

李若涟退出东暖阁后,脸色平淡,实则内心欢喜。

他从这位少年皇帝身上看到了大明的希望,各种安排详细之极。

他现在就是要去找田尔耕,接手调查周奎的事宜,这是皇帝的安排。

皇帝找他总得有个理由吧,至于田尔耕等人信不信,那就不是他能决定的了。

走了几步后,李若涟突然愣在了原地,脑海中闪过一个可怕的想法——皇帝调白杆兵进京了。

再结合让他调查锦衣卫的事情,他能敏锐的察觉到皇帝要搞事情了,到底是对阉党还是东林党,或者两者一起就不得而知了。

无论是哪一方,朝堂就要清明了,大明还有救。

这个念头只是刚出现,李若涟就立刻将其扼杀了,这事牵扯甚大不是他能参与的,他必须得加倍小心完成皇帝交代的事情。

出了差错,他就是大明的罪人。

看着离去的李若涟,崇祯皱着的眉头舒缓了一些。

以前的崇祯在干掉了魏忠贤以后被东林党给忽悠瘸了,东林党说锦衣卫干了很多丧尽天良的事情,再用恐被朝官百姓厌恶,不得民心。

崇祯这位年少的帝王竟然信了,从此锦衣卫形同虚设,悬在文官头上的利剑消失了,东林党势力越来越大,反过来刁难皇帝,以下犯上。

更重要的是没有了锦衣卫、东厂这些情报机构,他就成了睁眼瞎,以至于百官欺上瞒下。

袁崇焕擅自斩杀毛文龙就能看出来,崇祯的权威已经逐渐消失。

再有一点是,锦衣卫个个都是好手,虽然战力可能不及关宁铁骑,但绝对比地方府、卫军战力要强。

以一当十有些夸张,但训练的好,以一当三问题不大。

掌控了锦衣卫,皇宫才真正的安全。

所以,崇祯才会急于掌控这么一支力量,

一个月后,秦良玉的白杆兵进京,就是重组腾骧四卫和锦衣卫的时候。

到时候,白杆兵、御马监腾骧四卫、锦衣卫,三股力量在手,腰板就硬了,他就能放开手脚做一些事情了。

不做则已,一旦动了,那就是雷霆之力,任何人都无法阻挡。

但前提是得有钱,所以他刚刚让查李永桢。

李永桢也是个狠人,五岁自宫,进宫后伺候皇后,随后得罪了明神宗,被关押十八年,出来后依附魏忠贤,一月五连升,成为司礼系笔太监。

你想想,别说是明代了,就算是现代被关了18年,出来后不得缓上一两年的,可这货出来就特么的直接起飞。

魏忠贤斗大的字不识一筐,李永贞与王体乾共同为魏忠贤更改内阁票拟,后被崇祯诛杀,其他财产不计,光现银就有29万两。

以当时的锦衣卫的作风,肉过手留油,肯定都截流了一部分,崇祯现在期待到底能抄出来多少。

他让李若涟查李永桢,一是抄的钱,二是震慑魏忠贤,三是安插自己的心腹进去。

现在是局已经布下了,静待一个月后收网了,至此,崇祯心情才算是放松了许多。

宫内这边搞得差不多,现在还有两件事情,一是如何搞死客氏,二是搞死几个六部九卿的人,好为孙承宗等人入阁做准备。

弄死客氏这件事情,事关重大,一则是她的身份的特殊,二则是和魏忠贤不清不楚,贸然动她,容易出事。

客氏,名为印月,又名巴巴,十八岁入宫为朱由校的乳娘,姿色妖媚,为人狠毒残忍,生性淫z荡。

传闻朱由校大婚之前,她就已经‘先邀上淫宠’了,被天启帝封为奉圣夫人。

魏忠贤为了切权,花了500两银子搬了一桌六十道菜的酒席,客氏想利用魏忠贤巩固自己的地位,魏忠贤则是想获取天启帝信任,于是两人一拍即合,狼狈为奸。

朱由校三个儿子以及他自己的死,都是出自这两人之手。

反正,这事不能他主动提出,得找其他人提,他顺势去解决。

自己皇兄刚死大半个月,现在就主动对他亲自封的奉圣夫人、魏忠贤的对食对象动刀子,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

相比客氏这件事情,六部九卿的事情会更难一些。

六部分别是吏、户、礼、兵、刑、工六部,在职级上是平等的,没有贵贱之分,没有谁更重要谁更差之说,要结合现实情况。

崇祯的手指有规律的敲打着。

和平时期,举国太平,礼部和工部比较重要,礼部掌管掌典礼事务、全国教育、外国往来、科举考试等等。

特别是科举考试,主考官一般都是礼部尚书出人,在出任主考官的时候出来的进士都可以说是自己的门生,官场讲究师生关系,运用的的好,这就是一股强大的力量。

当然这只是理想状态,因为最终的任命还是在吏部手上。

而工部则是管全国的工程,和平时期,修桥铺路、建设宫殿居多,这个时候他们是最重要的。

战时,兵部和户部则是最重要的,其他朝代兵部掌武职选授、处分及兵籍、关禁、军械、驿站等兵务,无权调兵。

但明朝因为外患最严重,北边从北元到瓦剌、鞑靼,后来又有倭寇、女真、农民起义等等就没消停过。

而户部则是管的比较多,但总结出来就是一句话——掌管天下钱粮,其他部门再牛逼,官员要不要俸禄?干活要不要银子?

没钱、没粮,一切都是白搭。

相比之前的四部,主管天下刑政,审定和执行律例的刑部则是就不是那么的重要的,这一点在明后期特别明显。

而六部中,无论是和平时期,还是战乱时期,唯一的老大就是吏部,吏部掌管全国文系官吏的任免、考核、升降、调动等事务。

最重要的是负责办理京察、大计,能直接判四品以下官员的政治生命,权力极大,吏部尚书能对抗内阁首辅。

要知道,皇帝除皇帝亲军、内廷等除外,是无法直接任命朝廷官员的,吏部不同意,皇帝都没有办法,当然了,明太祖和成祖除外,那可是两个狠人,不听话直接拉出去砍了。

“其他几部都先等等,得先将兵部给拿下!”

梳理完了六部的职责后,崇祯有了决定。

拿下兵部有两个原因,其一,兵部尚书崔呈秀是魏忠贤的阉党“五虎”之首。

其次,兵部已经架空了五军都督府,京师周边的二十一卫等皆归兵部辖制,他后期想要改革军队,就一定绕不开兵部,不如直接弄死。

阉党和东林党是死对头,自己想弄死阉党的崔呈秀,东林党应该会很开心。

舞台他已经给东林党搭好了。

静待明天的朝会!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