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98读书网 > 武侠仙侠 > 腹黑总裁不娶别撩

腹黑总裁不娶别撩

长木雨风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秦笙是个女总裁,同时,她也是一个魅力十足的性感女人。一次乌龙相亲,那个叫褚傅岑的男人强势又霸道的闯进她的生活里。某人太会撩,套路更是层出不穷,秦笙有点招架不住。项目被抢,暗箱操作之人竟然是口口声声说要追她的褚傅岑,这就没意思了吧!腹黑总裁,不娶别撩!秦大总裁不是谁都能随便招惹的。

主角:秦笙,褚傅岑   更新:2022-07-16 08:1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秦笙,褚傅岑 的武侠仙侠小说《腹黑总裁不娶别撩》,由网络作家“长木雨风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秦笙是个女总裁,同时,她也是一个魅力十足的性感女人。一次乌龙相亲,那个叫褚傅岑的男人强势又霸道的闯进她的生活里。某人太会撩,套路更是层出不穷,秦笙有点招架不住。项目被抢,暗箱操作之人竟然是口口声声说要追她的褚傅岑,这就没意思了吧!腹黑总裁,不娶别撩!秦大总裁不是谁都能随便招惹的。

《腹黑总裁不娶别撩》精彩片段

 哒哒哒……高跟鞋的声音在寂静的SC公司格子间里响起。

一个容色惊人,身姿高挑玲珑的女人袅袅而来。

她身着简洁又不失精致的黑色职业套裙,一头栗色长卷发随意披散在身后,眼波流转间,琉璃色的眸子透出淡漠疏离感。

看见这样一位美人,所有人却突然正襟危坐,如临大敌。

“安娜,这份报表赶紧做好明天中午十二点前给我。”走过来的阮黎将手上的文件交给下属。

“是,阮经理。”

得到肯定答案的阮黎点头,转身又对着另一个人说道:“陈同,到我办公室跟我谈谈你最近接触的两家公司怎么样了。”

看着那个美艳动人的背影远去,她下属的员工们齐齐松了口气。

新来的员工有些不解:“阮经理这么个大美人你们干嘛害怕成这样?”

老职员们笑笑,果然还是太年轻了。

有前辈就拍拍他肩膀善意的提醒:“不要以外表去判断一个人。”

说罢不再多言,大家留下不明所以的新员工各自散去工作。

阮黎处理完上午的事情后抬腕看了看表,刚欲起身去吃午饭,桌上的电话便响起。

“妈,有什么事吗?”

“这话说的,没什么事我这妈就不能给你打电话了?”

“没有,我工作呢!”以阮黎对她妈的理解,无事不登三宝殿。

“天天就知道工作,打算和工作过一辈子吗?你知不知道你马上就三十了?”阮妈妈不满的抱怨。

阮黎精致的面孔挂上黑线:“林女士,我纠正你一下,我还有四个月才满二十八。”

“和三十岁什么区别?一晃眼不就到了。”林如珍嫌弃。

“你要没事我就挂了。”阮黎已经放弃和她妈争辩,她在二十五岁以后就被林如珍女士自动四舍五入成三十了。

“等一下,是这样的,你黄阿姨有个远方侄儿在B市的某机关工作,听说一表人才年轻有为,你下班后有空去和人吃个饭。”

“没空。”阮黎干脆利落的拒绝。

“你这孩子,你要这样明天我就去B市了。”林如珍语气暗含威胁。

阮黎觉得有些头疼:“得,我去,一会儿您把名字地点发给我。”

挂了电话后,她烦闷的连饭都不想吃,又将电脑打开继续工作。

西舍餐厅。

阮黎看着对面滔滔不绝许久的男士皱了下眉,对方毫无察觉。

“好了,李先生,我知道你条件很优秀。”阮黎打断他。

那位自我吹嘘名校毕业,前途无量,人中龙凤的李先生终于意犹未尽的停下来喝了口水。

阮黎刚松了口气欲找个借口开溜,只听对面那位又开口,“既然你了解我了,那聊聊你吧,听黄阿姨说你在创投公司工作,是做文员吗?”

看来那黄阿姨也没有介绍的太清楚,阮黎不欲多说,敷衍道:“是的,普通职员。”

那李先生优越感又来了:“唔,你年纪这么大了还只是个普通职员,能力不行啊!不过好在长的不错,我妈说了,找媳妇就要良家妇女。”

阮黎看着窗户上反射出的自己,头发挽得一丝不苟,全身黑色的职业套装,脸上还架着副黑框眼镜,看起来又土气又古板。

早知这位审美如此奇特,她何必特意去换成这样,应该穿的要多风情有多风情。失策!

“你应该也没多少工资,那我们结婚后,我希望你把工作辞了安心在家做全职太太带孩子你没意见吧?我认为我一个月八千块的工资足够养家了!”

“还有听说你父亲是教授,那应该有退休工资,就不用我们赡养了,我每个月拿五百块给你买衣服和化妆品,但是我也希望你能尽心照顾我父母。”

阮黎感觉太阳穴一跳一跳的,她皮笑肉不笑,声音里已然带上些不悦道:“李先生还有什么条件吗?”

可惜面前这位毫无眼色,听到她的话继续兴高采烈的说:“你果然是个明事理,懂持家的女人,婚后如果我们有矛盾我希望你能理解我,主动认错,我可能有时候会是个不成熟的男人,不过我想以你的年纪,应该也是懂得包容的!”

很好,这是第二次拿她的年龄说事。

阮黎冷笑,这哪是个不成熟的男人,这就不是个人。

她到底为什么要花费宝贵的半小时来听一个蠢货自说自话。

阮黎刚欲发作,却听得旁边传来噗嗤一声轻笑。

牧韫彦实在没想到自己刚回国就能遇见传说中的华国式相亲。

他在听到良家妇女时就在憋住笑意,直至刚刚听完最后一句实在没忍住。

一直在跟他说话的好友方子安不解的看向他:“我刚刚是说了个笑话?”

“没事,你继续!”说罢他装作无意的扫视了一眼阮黎那桌,却刚好和阮黎的眼神对上。

从进来开始,他就觉得这个女人很眼熟,却又想不起来在哪见过。

坐在隔壁的阮黎摸爬滚打这么些年,自然听出了牧韫彦笑声中的揶揄。

我的笑话这么好看吗?看的这么开心,不如亲自上场更有意思。

这边,牧韫彦还不知自己撞上了阮黎的枪口。

阮黎收回目光,似笑非笑看着面前的奇葩相亲对象:“你的要求我觉得都很合理。”

看着对面那个男人露出一副理所当然的得意表情时她又话锋一转:“不过我只有一个条件。”

她芊芊玉指向旁边一指,“你长成他那副模样时再来娶我吧!”

奇葩男李灿,顺着她的手指看去,目光停伫在牧韫彦那张帅的让人移不开眼的俊脸上,倒抽一口凉气:“你疯了吗?怎么可能?”

“所以想娶我?你又凭什么认为可能?”

“阮黎你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年纪,快三十岁的老女人还想找个这样的小白脸?”终于意识到自己被耍的李灿指着牧韫彦恼羞成怒,“我呸!”

“……”突然卷入战场的小白脸牧韫彦怔愣了一瞬,阮黎?SC公司的阮黎?

他黑如墨玉的眼绽出意味深长的笑意。

有趣!

“别说三十岁,我就是六十岁也喜欢这样的男人,至于你这种货色?到九十岁老眼昏花了我都看不上。”阮黎嘲讽的勾起嘴角。

牧韫彦忽然转过身冲着阮黎道:“谢谢,我很荣幸。”

“客气了!”阮黎没料到他自己加戏,敷衍了一下。

看着这两人当着自己面“勾搭”起来,李灿愤怒道:“什么良家妇女,大庭广众勾引男人,伤风败俗不知廉耻!”

听见这话,阮黎终于忍不住端起酒杯向李灿泼去,嘴里冷漠的吐出两个字:“傻X!”

在这电光火石间,牧韫彦脑海里闪过一个身影和面前的女子重合,他终于明白对阮黎的熟悉感从何而来……


 躲闪不及的李灿被劈头盖脸浇了满脸红酒,他手指着阮黎气的浑身发抖:“你……你……”

阮黎没再看他,起身拿包欲走。

李灿眼睛一斜,瞟到桌上的浓汤就想泼回去。

注意到他动作的牧韫彦脸色变冷,长臂一伸将阮黎揽入臂弯。

突然撞进一个温热胸膛的阮黎抬头,猝不及防对上一双深邃眼眸。

牧韫彦剑眉一挑示意阮黎看向身后,她这才看见自己刚站的地方早已是一片残羹,而李灿正面容扭曲的看着她。

那汤刚送上来,还冒着热气,若是被泼中后果不堪设想。

此时西舍里用餐的客人都被这边的动静打扰,纷纷皱眉望过来。

“脑残果然没得治。”牧韫彦扶着阮黎站定,瞥了眼站在一旁饶有兴味看着他的好友,“方子安!你这法国餐厅档次太低,人渣也能进?”

突然被点名的方子安感觉自己遭了无妄之灾。

老大啊,我开店是为了赚钱,客人进来我还要一个个查人品?你这个人好无理取闹喔。

不过方子安还是示意保安赶紧将李灿带走,又拉住侍应生低声吩咐:“把钱给我收了,还有赔偿费,清洗费一样不要少!再拉进黑名单。”

门口,李灿嘴里依旧骂骂咧咧:“老板了不起啊?这就是你们对待客人的态度?还说什么高级餐厅,我要打消协的电话投诉你们,还有阮黎我一定把你做的好事告诉黄阿姨,让她转告你爸妈你有多不自爱,和陌生男人……”

看着越说越没谱的李灿,阮黎觉得自己有些头疼,她真是受够了这一场闹剧!

正欲说话时,只见牧韫彦冷眼一扫,声音有些危险:“把人扣着给我报警,我要告他故意伤害及侮辱他人罪。”

李灿也不是个彻底的蠢材,被牧韫彦这身气场一惊,就知道他不是个简单人物。

再者自己若进了局子只怕工作要受到牵连,嚣张的气焰立时弱下来。

牧韫彦斜睨一眼方子安:“要我教你怎么做事?”

方子安叹口气为李灿默哀,得罪这哥算你倒霉。

不过这极品也确实碍眼!他吩咐经理去安抚客人,自己则带着李灿出去,认命的做苦力。

看着那奇葩男终于被带走,阮黎摘下眼镜揉了揉太阳穴,缓和了情绪后对牧韫彦礼貌的说道:“谢谢!”

牧韫彦不以为意:“举手之劳,不用客气!阮黎是吗?”

怔了一瞬,阮黎答道:“对!”

“牧韫彦。”他伸出手道。

阮黎盯着那只白皙修长,骨节分明的手晃了下神,反应了几秒才意识到面前这个男人在介绍自己的名字。

她伸手握住:“你好,牧先生!”

“今天也算有缘交个朋友,有空一起吃饭。”

“好,到时候我请你!”

“嗯!”牧韫彦倒不在乎谁请这个细节,他只看重结果。

留了张名片给牧韫彦后,疲惫的阮黎道别离去。

……

西舍门口,牧韫彦握紧手中的名片看着阮黎远去的背影,若有所思的喃喃道:“真不记得我了!”

方子安从旁边凑了个脑袋过来:“韫彦你换口味了?长的倒不错,就是土了点,你这审美有些独特!”

牧韫彦懒得理他:“事情办好了?”

“你放心,狠狠吓唬了这人渣一顿。”

“我说了要告他,你把我话当耳边风?”

“你来真的?”

“把监控截下来,找几个人证,告他蓄意伤人,把传票寄到他单位。”牧韫彦漫不经心道,随后又冷笑一声,“小白脸。”

啧啧啧,果然还记着别人骂他的事儿,方子安再次默默感叹千万不能得罪牧韫彦,这就是个芝麻馅的汤圆,外面看着白,内心全是黑的!

阮黎刚到家,林如珍的电话就打了过来询问她情况如何。

“若是不错就赶紧带回来看看,老大不小的了。”

“是不是年轻有为不知道,自信心倒是挺膨胀,一个月八千块工资就敢让我把工作辞了在家当全职保姆伺候他爸妈,还说我爸是教授有退休工资就不用赡养你们了,林女士你们倒真是好眼光!”阮黎想起那个奇葩还有些恶心倒胃口。

林如珍听闻,也暗骂这黄阿姨不靠谱。

想了会儿又讷讷道:“那咱再找,好男人多的是。前两天你大姑还说她同事的儿子是个博士呢!钱少一点没关系……”

阮黎厌倦不已:“我是养不了您,还是哪里让您碍眼,非要用这么廉价的方式把我像货物一样推销出去?这一年我一直顺着您,您也该知道适可而止,这已经影响到我的正常工作和生活!”

“怎么跟我说话呢,我难道会害你?”

“以后我不会再去相亲了,你要来B市也行,我下个月就申请调到国外去。”阮黎身心俱疲的下最后通牒。

林如珍本想发火,不过想到女儿雷厉风行的性子又忍住,有些委屈的道:“好好好,我不管了行了吧!你不许出国!”

他们两口子就这么一个闺女,本来就整天忙于工作,这要出国了就更见不到人影了。

……

终于吓唬住林女士的阮黎心满意足去洗澡。

躺在浴缸里时,脑海里不自觉就浮现出了牧韫彦那张棱角分明的帅脸和刚才的场景。

“看起来是和别人不一样!”热气氤氲的浴室中阮黎闭上眼嘴里暗自呢喃。

突然,手机铃声响起,阮黎擦干手接通电话。

“经理,我们一直跟的成鑫集团的大单被抢了……”


 “M·K集团?”阮黎坐在办公室里看着资料头也不抬的询问。

对面的助理回答:“是的,M·K集团大中华区最近空降了一位新任总裁,原以为是美国总部派下来镀金的,没想到手段凌厉,我们一不小心……”

“行了,不要找借口,大中华区这么大的市场,M·K怎么可能派个蠢材过来。”阮黎合上资料看了眼对面站着的三人。

这么大的单丢了,她也免不了罚。

“这位新总裁什么来头?”

“这位还没在公众面前露过面,只知道叫ArthurMu,其他的,什么信息都没查到。”

得,连对手是谁都搞不清楚,阮黎真想一个眼刀弄死这几个下属。

“下去吧!这个季度假期和奖金都不要想了!”

几人赶紧如释重负的离开。

留下阮黎一人在办公室扶额,她还要收拾收拾去总监那儿挨训。

走到总监办公室门口时,正好遇见莫琪从里面出来。

莫琪是另一个组的经理,也是她目前在公司最大的竞争对手。

“阮黎你也太不小心了,没有金刚钻,你当初又何必揽这瓷器活,现在害得公司遭受损失你开心了。”莫琪一脸的得意,当初这个单她和阮黎抢没抢到,现在阮黎出事她自然幸灾乐祸。

“怎么公司受损失你很高兴?”阮黎面无表情的看向她。

“哼!又不是我手上丢的单。”

“那你要小心,说不定下一个就是你。”

“我可没某些人那么没用,到嘴的鸭子还能飞了。”莫琪一脸不屑。

阮黎懒得再耗精力跟她打无谓的嘴仗,绕过她推开了总监办公室的门。

莫琪在后面暗啐一声:“装什么清高。”

SC的投资部总监杨介是一个年近四十,很儒雅的中年男人,也算是阮黎在这个公司的师父。

一看见阮黎他就露出无奈的神色,温声问道:“这次这么不小心?”

阮黎把整理过的资料交给杨介:“技不如人。”

杨介翻开一看轻笑出声:“原来是他,那你倒是输的不冤。”

“总监您认识?”

“就算在精英聚集的华尔街里,这可都是出了名的人物!”

“嗯,迟早还有交手的机会,下次我未必会输。”阮黎有着自己的傲气。

“你多学着点,比起他来,你还嫩的很!”杨介说归说,但对自己一手带出来的阮黎还是有很大期望。

谈了许久后,阮黎回了自己办公室。

这个单没了,那就只有从其他地方补回来,阮黎开始处理短短一天就堆积了许多的文件。

在专心的工作中,突如其来的铃声打断了她。

阮黎这才发现天色早已暗下,外面的霓虹已经亮满全城。

她看了下,是个陌生号码。

接通电话,一个清越磁性的男声从对面传来。

“阮黎小姐?”

“您是?”阮黎刚说完,混沌的脑子里就闪过一张让人过目不忘的脸。

“牧韫彦。”果然,下一秒对面的男人就说道。

“牧先生有事?”阮黎扭了扭酸痛的脖子,向后靠在椅子上。

“明天周末,想问阮小姐有没有空。”

“这么迫不及待想要我兑现那顿饭?”

听出了阮黎声音里的一丝调侃,牧韫彦眼里漾出一抹笑意,“再晚点,怕你忘了我。”

以阮黎的年纪心性当然知道男人说出这样的话意味着什么,无外乎两种可能,一是想从她这儿得到什么东西,二就是想泡她。

在还没清楚他的目的以前,阮黎没打算对他敬而远之,至少他还没让自己厌恶,甚至,有那么一些好感。

“明天白天我加班,吃晚饭吧!你有想去的餐厅告诉我。”

“好,明天联系。”

奢澜会所的包房里,牧韫彦挂完电话后将手机放在桌面。

周围全是八卦的眼神。

“哟!没见过牧小爷这么温声细语的主动约人,这哪家天仙啊?”任晞一脸好奇。

“有机会带出来给你们见见。”牧韫彦端起酒杯喝了一口。

“刚听你说阮小姐?昨天那位?”方子安没想到牧韫彦动作这么迅速。

“子安你见过?长的怎么样?”

其他人酒也不喝了,对牧韫彦的新欢充满期待。

方子安犹豫了一下,斟酌道:“长的倒不错,就是衣品吧,有些难以形容!额,很……良家妇女。”

方子安一副词语匮乏的艰难表情,引得众人遐想连篇,再看向牧韫彦的眼神就有些无法言喻的意味。

牧韫彦也不解释,心情颇好的起身:“走了。”

第二天。

阮黎一进约好的餐厅就看见一个惹人注目的男人坐在窗边。

她走过去在他面前坐下。

“等了很久?”

“刚到没多久。”牧韫彦看着穿着打扮与那一日在西舍判若两人的阮黎,眼里闪过惊艳。

突然又想到昨天方子安的评价,他嘴角忍不住勾起。

“你笑什么?”阮黎问道。

“还以为认错了人!”

阮黎愣了下,想到那一日的老土打扮自己也忍不住笑。

她一边接过菜单一边玩笑着说:“牧先生想吃什么随便点,我可要好好谢谢你那天帮了我大忙!”

“你怎么就不问问我为什么帮你?”

“难道不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阮黎有些不以为意。

“你还不如直接说英雄救美。”

美?这和那天的她好像不太沾边。

阮黎抬头看着面前的牧韫彦,含笑的眼睛似乎让人很难猜透。

“什么都无所谓吧!这顿饭我欠你的。”阮黎神打开菜单也不再问询牧韫彦的意见,自己就点了菜。

牧韫彦看见她眼里淡下来的笑意,凑近和她对视:“我会帮你,是因为我认识你!”

“可我不认识你。”阮黎向后退了下,拉开距离,又将手中的菜单还给侍应生。

“我们见过,在一年前。”

阮黎皱眉,这样的男人她如果见过不可能毫无印象。

牧韫彦看着她似乎在努力搜索记忆的样子,又提醒了一句,“你男朋友出轨那一天……”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