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98读书网 > 武侠仙侠 > 霍总缠爱替身妻

霍总缠爱替身妻

司甜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一个月的时间,苏清悠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母亲病重,弟弟离奇失踪,而她则被继姐设计陷害怀上了陌生人的孩子,如今她被一个莫须有的罪名送进了监狱,不知道未来的日子该怎么过!五年后,苏清悠重获自由,在霍家老爷子的安排下,她刻意扮丑,成为了霍家小少爷的家庭教师。当初霍封诀扬言要让她牢底坐穿,如今她最害怕的便是被其发现真实身份……

主角:苏清悠,霍封诀   更新:2022-07-16 08:4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清悠,霍封诀 的武侠仙侠小说《霍总缠爱替身妻》,由网络作家“司甜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个月的时间,苏清悠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母亲病重,弟弟离奇失踪,而她则被继姐设计陷害怀上了陌生人的孩子,如今她被一个莫须有的罪名送进了监狱,不知道未来的日子该怎么过!五年后,苏清悠重获自由,在霍家老爷子的安排下,她刻意扮丑,成为了霍家小少爷的家庭教师。当初霍封诀扬言要让她牢底坐穿,如今她最害怕的便是被其发现真实身份……

《霍总缠爱替身妻》精彩片段

“你怀孕了,六周。”

狱医的话,令苏清悠本就苍白小脸更加血色全无。

只一个来月的时间,妈妈病死,弟弟失踪,她锒铛入狱,原以为不会更糟了,没想到老天还是不肯放过她。

见她不吭声,狱医瞟了眼档案,眉头一皱,“你才二十?还未婚?那要通知孩子的父亲吗?”

“不用了。”苏清悠垂着脸,看向还很平坦的小腹。这孩子本来就是个意外,连她都不知道那夜的男人是谁,要怎么通知?

“根据规定,孩子可以生下来,就你的身体情况,并不适合呆在监狱,正好,申请保外就医……”

“拿,拿掉吧。”苏清悠颤抖地打断狱医的话,捂住脸痛哭起来。

五年后。

苏清悠因表现良好,提前出狱。

穿的还是入狱时的白T恤和牛仔裤,在走出来的那一瞬,外面的阳光大到晃眼,她伸手去挡——

赫然发现,原本柔嫩灵巧的手指如今早已粗糙不堪,指节粗大。这双从小被妈妈当成钢琴家保护的手,再也弹不了钢琴了。

有些茫然地举目望去:外面这么大,她能去哪儿呢?

妈妈.的公司和房产早被继父和继姐给占走,要不然她也不会在妈妈重病的时候,连手术的钱都凑不到。

去找继父继姐讨回公道?

当年为了救妈妈,才满二十岁的她就被他们下药送到男人的床上。可当她的清白和尊严都被夺走之后,他们却不认账了,还极尽所能的羞辱她:

“苏清悠,你就是个出来卖的,比你妈更贱!贱.人就该去死啊,我们不会出一分钱救她,你别做梦了!”

那一夜,妈妈因为无钱手术,病死了。

也是那一夜,大受刺激的弟弟跑去找继父继姐理论,结果车子却误撞了霍氏总裁霍封诀。霍家可是江市第一财阀,他们岂肯善罢甘休?

为了不让未成年的弟弟人生尽毁,身为姐姐的她,毅然顶罪。

可她入狱后的第二周,弟弟就突然失踪了……

苏清悠痛苦地闭了闭眼睛。

几分钟后,再睁开眼时,唇角已经弯起一个小小的弧度,好歹最难的日子已经熬过去了,不是吗?

好友也帮她打听到弟弟失踪的线索,就在霍家——

那个让她坐牢的男人,霍封诀!

几天后。

经过好友的巧手改扮,苏清悠顶着黝黑的皮肤,一身土气地来到霍家别墅。

“苏一宝,25,高中文化?”女管家拿着那份假中有真的资料表和照片,竟然轻易地就通过了对她的审核,“跟我来。”

一宝是清悠的乳名,在她生父失踪以后,就再也没人叫过了。

“欸!”苏清悠急忙跟上。

低头跟着女管家走了大约五分钟,才来到二楼的一个房间门口。敲门前,女管家还特别叮嘱,“待会儿有点眼力劲。”

清悠诚惶诚恐地点头,内心紧张到了极点。

那个男人她只在法庭上见过一次,远比电视上要英气逼人。

只是那如刀刻般的完美俊颜中,带着一身骇人的肃冷杀气,无论她如何道歉哀求,他都坚持让她受到最严酷的惩罚……

思绪正乱,门打开了。

她随管家进去,脚刚刚迈开,就感到令人窒息的寒意扑面而来。

她甚至不敢抬头去看,只隐隐知道窗边有个冷戾的男人坐在轮椅上。他恨她,恨之入骨。

这个原本可以站在世界之巅拥有美满人生的霍家大少,就因为她弟弟的一时冲动,被撞断了双腿,这辈子再也离不开轮椅。

是她和弟弟对不起他。

“啧!”女管家轻扯了一把。苏清悠急忙鞠躬:“封少好!”

“叫什么?”霍封诀仿佛漫不经心地睨了一眼过来,却尽显操控生死的王者冷酷。

“一宝,”女管家忙夸道,“我瞧这姑娘挺老实——”

“姓苏?”他的声音陡然一凛。

女管家一阵心虚:“大少……”

这五年来前前后后被他赶走的保姆都上千人了,最短的一个只呆了十五秒,最长的也不过两个月。除了一些刚进入保姆市场的外来务工者,已经没人愿意到霍家做他的保姆了,哪怕给的钱再多。

“我说过,霍氏绝不聘用姓苏的人。”

话音未落,一只白瓷花瓶就朝她们砸了过去。

哐当一声巨响,花瓶在她们脚边爆裂,顿时瓷片四溅。


苏清悠仿佛见惯了这样的场面,只是淡然后退一步。

倒是女管家吓得尖叫出声,然后赶紧道歉:“大少您别生气,我马上带她走。”

上手就来拉苏清悠,没想到她竟不动,“请等一下。”

女管家吓得心惊肉跳,这蠢货,在霍家没人可以违逆大少!果然,惹来霍封诀一声低吼,“出去!”

苏清悠却顶着那震怒,执意蹲下身,极快地拾起了碎片,“我收拾好就走。”

“滚!”他不想看到任何一个姓苏的人,哪怕是跟那对苏氏姐弟完全没有关系的苏姓人。

“严格来说,我现在还不是霍家的佣人,应该不用听您的话吧?”苏清悠把话说完,也已经麻利地把那些碎片都装进了她的花衬衣口袋里。

“对不起,打扰了。”她起身后,又鞠了一躬,退出房间。

女管家也急忙退了出去,关上门,她就气急败坏地数落起来,“你脑子有病啊?想什么呢?”

清悠不语,她没必要跟旁人解释,她就是想为霍封诀做点什么,哪怕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毕竟他会变得今天这么暴戾可怖,都是她和弟弟的责任,她愿意赎罪,只求他能好过一点。

“你想死没关系,别拉我一起啊。”女管家狠狠地剜了她一眼。

“对不起。”苏清悠习惯了道歉,哪怕不是她的错。正是这种低到尘埃里的谦卑和谨慎,才让她活着从监狱里走出来。

“你说声对不起就行了?你知不知道——”余惊未消的女管家,恼怒地拿手指去戳苏清悠的头!

清悠正要躲开,不想一个萌萌的奶音从拐角处闯了出来:“刘巫婆,不许动,不许欺负人!”

清悠莫名的心弦一动,循声望去,就见一个三四岁的小包子,正背着一双小手,迈着小方步朝她们走来。

特别精致漂亮的五官,要不是酷酷的短发以及一身帅气的衫衣加背带裤,清悠在第一眼看到他时,几乎要以为他是个漂亮的小仙子。

“小少爷,您来了?”女管家立即满脸堆笑地迎上去。

霍封诀的儿子?

苏清悠细看他的长相,只觉得这孩子与霍封诀不过四五分相像而已,她寻思着应该是像母亲更多一些吧?

外界盛传霍封诀有位神秘未婚妻给他生了一个儿子,但不知由于什么原因,霍老爷子就是不允许那女人进门。最后还把她打发去了国外,连亲生儿子都不给她见。

好像为着这事,霍封诀与他爷爷的关系还闹得特别僵。

“巫婆退散。”小包子伸出小肉爪,刚朝女管家做了个推的手势,女管家就赶紧退开了。

小家伙径直朝苏清悠走来,黑晶石般的大眼睛好奇地盯着她,仿佛跟她很熟似的,抿着小嘴一个劲地冲她笑。

清悠心脏最柔软的地方,一下子被击中了!

这孩子笑起来的样子,和她弟弟小时候太像了。四年前她产子的时候,也曾幻想她的儿子,会不会像弟弟小时候一样可爱……可惜那孩子竟没能好好生下来!

“姨姨?”小包子甜甜地喊她,把另一只小胖爪递向她,“来,送你。”

心脏一阵阵狂跳,清悠就蹲到了他的面前,甚至有些失态地盯着他看,“真的吗?谢谢你。”

她激动地把双手奉上。这么可爱的孩子,哪怕是要拿她的命,她也是肯的吧!

“别动哦。”小包子神秘兮兮地把小手放到清悠粗糙的手掌上,柔软又微妙的触感,刺激着苏清悠的每一根神经——

原来有个孩子是这么幸福的感觉,为什么她当年没能保住自己的孩子?

“看好喽,将将将——”小包子松了手,里面竟是只拇指大小的癞蛤蟆!

呵!不远处的女管家哼笑一声。

她家这位小少爷是出了名的爱捉弄人,佣人们见了他都是能跑多远跑多远,偏这个新来的还上赶着送人头。

要知道来伺候霍大少的保姆,至少有一半是被小少爷的恶作剧给吓跑的。

什么小蛇,蜈蚣,各种虫子,反正只要女生怕什么,小少爷就“送”什么。


“啊——”苏清悠果然惊叫出声,却是一脸惊喜,“这么小啊,哇哦,好可爱。”

“你都不怕吗?”这个姨姨跟以前的都不一样,小包子反而对她更好奇了。

苏清悠轻笑道:“它这么小,有什么好怕的?”这种小男孩的把戏,她儿时就从她弟弟那里见识过了。

她双手笼起,将小蛤蟆扣在手心,然后放到耳边去听,还煞有介事地点头,“嗯……知道了。”

小包子惊得两眼放光,“它还会说话?”

“当然了。它说,它这么小就离开家,它妈妈好难过呀。”清悠笑道,“你陪阿姨一起把它送回家好不好?”

“好不容易才抓到的……”小包子撅撅小嘴,可望着清悠那双水灵明眸流露出来的恳求,他居然同意了,“好吧。”

不远处的女管家瞳孔剧震:除了她家老爷子,小少爷还从来没有这么听过谁的话!

花园的池塘边,苏清悠蹲着身,与小包子一起把那只小蛤蟆给放了。

“跑得好快。”看着那个小东西愉快地蹬着水滑走,小包子感到了一种以前从没有过的满足和快乐。

“当然了,它想妈妈了呀。”话一出口,清悠才深觉不妥,可惜已经收不回来了。小包子的脸果然沉了下来,“有妈妈就这么好吗?”

苏清悠的心被这孩子的眼神蜇得生疼,她一把将他搂到怀里,有些哽咽地安慰道:“阿姨也没有妈妈了,但是阿姨相信妈妈没有离开我们,她就在天上看着我们呢。”

对于清悠的拥抱,小包子起初还有点不太适应。

但不知为什么,她的怀抱不仅暖暖的,香香的,还有一种在爸爸和太爷爷身上都找不到的舒适。

难道这就是他们说的……妈咪的味道?

小包子这样一想,开心极了,忙伸出小手搂住了清悠的脖子。因为太过舒适,还越搂越紧。

二楼,霍封诀的房间窗户正对着花园。

这五年来,他几乎一大半的时间,都坐在轮椅上对着窗外发呆。他天天盼着最爱的女人来看他,可那天她真的来时,他又不得不亲手把她赶走。

现在,他与她唯一的联系,就只剩下他们的儿子了。

除了他的宥娜,谁都没资格抱他们的儿子,尤其是姓苏的女人!

“管家,”他阴郁地低喝一声,“去把那女人赶走!现在!”

马上,女管家带着一众女佣凶神恶煞地赶到池塘边。二话不说,直接从苏清悠手里抢孩子。

“干什么?你们轻点,会弄伤他的……”她心疼地大叫。

她知道自己没资格抱霍家的小太子,可女佣用如此粗暴的方式抱走孩子,她不能接受。

“走开走开,别碰我,我要姨姨!”小包子也紧紧巴着苏清悠的脖子,奋力地蹬着小腿,表达强烈的不满。

“小少爷,这可是大少的意思,您可要听话呀。”

女管家没想到这么快小少爷就对一个新来的乡下女人这么依赖,这种祸害要是留下来,那还不得骑到她头上去?

于是带领女佣们更加蛮横地抢夺,还对清悠又拧又掐。

混乱中,不知是谁推搡了一把,小包子直接从一个女佣的手里滑落出去,掉进了池塘。

女管家吓得尖声大叫“救人”,清悠已然纵身跳入池塘里。

小时候清悠就没少带弟弟下河摸鱼,所以水性很好,三两下就救起了小包子,一边柔声安慰他,一边把他往池塘边送。

小家伙重新回到清悠的怀抱,顿时感到了安全,小手小脚也不乱蹬了。两人平稳地向岸边靠去。

偏在这时,清悠突然游不动了,她的双脚划不开,好像是被水草缠住了。

她多方尝试,想要把腿拔出来,可她越用力,水草就缠得越深,大有把她往水里拖的趋势。

“快,救孩子!”关键时刻,她高举双手,极力地把小包子托举出去,好让岸边的保镖救人。

好在已经离池塘边很近,刚赶来的保镖合力把小包子救了上去。而清悠却因为体力消耗过大,慢慢沉进了水里。

恍惚中——

她仿佛看到了病床上的妈妈,妈妈拉着她和弟弟的手:

“阿悠,以后你要照顾好弟弟;阿邺,你要保护姐姐,听她的话,可不能再冲动了。妈妈不行了,以后就只能你们姐弟相依为命了。”

又仿佛是她自己躺在产床上,她看到医生将一个漂亮的男婴抱到她的面前,“恭喜你,生了个小王子,你看看他,长得多像你啊……”

她刚伸手,想摸一摸自己的孩子,那只小包子就被抱走了,她什么都没抓到!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