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98读书网 > 武侠仙侠 > 一代帝师

一代帝师

立天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一代帝师周辰,教化众生,屹立于世界巅峰之上,他可能不是最为强悍的存在,他所能调动的力量,却是别人想都不敢想的。一通求救电话,在周辰平静的生活里,掀起了巨大的波澜,他竟然有女儿了,女儿命悬一线,惨遭蹂躏。强者一怒,世界震惊,男人一声令下,无数强者,从世界各处,奔赴而来,欺辱帝师之女,必让他们付出惨痛百倍千倍的代价!

主角:周辰,叶明溪   更新:2022-07-16 09:1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周辰,叶明溪 的武侠仙侠小说《一代帝师》,由网络作家“立天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代帝师周辰,教化众生,屹立于世界巅峰之上,他可能不是最为强悍的存在,他所能调动的力量,却是别人想都不敢想的。一通求救电话,在周辰平静的生活里,掀起了巨大的波澜,他竟然有女儿了,女儿命悬一线,惨遭蹂躏。强者一怒,世界震惊,男人一声令下,无数强者,从世界各处,奔赴而来,欺辱帝师之女,必让他们付出惨痛百倍千倍的代价!

《一代帝师》精彩片段

“喂,你是爸爸吗?爸爸,我好想你!”

“爸爸是不是不要璐璐和妈妈了,爸爸,你快回来吧,坏蛋把妈妈抓走了。”

“他们还一直打璐璐,璐璐好疼,好害怕,好想你啊,呜呜......”

......

京都,天子讲殿。

周辰身躯颤抖,面如重云。

话筒中依旧传来稚嫩的求救。

“妈妈说爸爸叫周辰,是个大英雄。”

“璐璐快坚持不住了,这里好高,风好大,坏蛋们说要把我推下去。”

“爸爸,大坏蛋来了,你快回来保护璐璐吧。不要!啊!”

“砰!”

伴随着重物落地的声音,对面的小女孩儿已被推下高楼,手机也因此摔碎。

随后,电话挂断。

滔天怒气在心中酝酿,周辰双目冰寒。

这是他的私人电话,六年未曾响过。

如今,竟然被一个喊他爸爸的小女孩儿拨通,对方还知道自己的名字。

他怎能安心?

肃杀的气氛蔓延而出,众学生冷汗淋漓。

不知从容镇静的帝师,为何会突发怒火。

到底发生了何事?

二十四名弟子,二十四位大佬。

在座学生,皆位高权重,涵盖了大夏各个领域。

有权倾朝野的上级,有骁勇善战的军神,有挥金如土的巨豪,也有名满天下的明星......

但在周辰面前,却都乖巧无比,敬畏有加。

“夜莺,召集天卫,立即锁定这个号码。”

“我要返回云城!”

“是。”

天卫领袖夜莺重重点头,连忙应诺。

片刻后,一辆辆军用越野车如钢铁长流,奔向远方。

众弟子面面相觑,目露担忧。

他们已做出决定,无论发生何事。

哪怕杀个血流成河,也会一直支持周辰。

毕竟,周辰是他们师尊,更是大夏帝师!

......

越野车的发动机不断嘶吼,冲锋向前。

夜莺拿着手机,操控天卫远程搜集资料。

许久后,忐忑开口。

“帝师,亲子鉴定结果已出。”

“郑妃雪的孩子并不是您的。”

“您的女儿,很可能是电话中那位......”

轰!

戾气喷涌,周辰面白如纸。

一口鲜血喷吐而出,染红了衣袍。

此刻,他悔不当初,彻底看穿了郑妃雪恶毒的心肠。

他出身名门,自小聪慧。

年仅八岁便学贯中西,修得一身杂学,被族人称为天神转世。

也由此埋下祸根。

被继母嫉妒,为给儿子铺路。

设计将他逐出家族,并派人赶尽杀绝。

寒冬腊月,周辰颠沛流离。

只能隐姓埋名苟活,在最艰难的时刻,遇到了郑家,郑妃雪。

此女表面温婉,内心恶毒。

之所以收留周辰,只是想偷学周辰的一身学识。

利用完后随手丢弃。

眼见周辰不想配合,她便在宴会上给周辰投下了烈性春.药。

周辰心智模糊。

一夜后以为真和郑妃雪发生了关系。

却不知郑妃雪早早脱身,并把叶家嫡女叶明溪设计引入房间,被心神混乱的周辰糟蹋。

事后,叶明溪失魂落魄离去。

周辰却误会加深,对郑家产生了愧疚之心。

而郑妃雪借机利用,声称怀上了他的孩子。

逼迫他传授了诸多医学圣经,失传秘方。

凭借着这些方子,郑家青云直上。

成了云城第一医药世家。

为了保守秘密,她百般打压叶家,更将叶明溪宣传成了厚颜无耻的荡.妇。

凄惨寥落......

而这些,周辰都一无所知。

离开云城后,他的动向就被郑妃雪卖给了继母派来的刺客。

颠沛流离。

凭借着腹中锦绣,万千沟壑。

教化苍生,传授一身学识。

终有了桃李满天下的帝师之名,当今圣上,也是他的弟子。

可谓,功成名就。

本以为郑家只是一场华梦,了无痕迹。

却万万没想到当初的无意之举。

竟养出了一条披着羊皮的恶狼!

看着夜莺调查出来的详细资料,周辰愧疚难当,颤声询问。

“叶明溪如今怎么样?”

“穷困潦倒......”

夜莺小心翼翼拿出一摞照片。

“这就是她为您生的女儿,很可爱。”

“只是,一直被人骂为野种......”

稚嫩的身躯,熟悉的眉眼。

周辰只看了一眼,就确定这正是自己骨血。

看到女儿那黯淡无助的双眸,他不由心如刀割。

泪水流淌而下。

他几乎不过敢想象,在郑家的接连打压下。

这一对母女是如何活下来的。

“爸爸,我好疼啊!”

“这里好黑,好高,大坏蛋想把我推下去。”

“爸爸,我好想你......”

女儿的哭泣依旧在耳边萦绕。

周辰捂紧胸口,痛不欲生。

万千戾气化为一吼。

“啊啊啊啊啊!!”

“快点!!再快点!!”

“我要返回云城,看到我女儿!!”

越野车轰鸣而起。

驾驶员将油门踩到底部。

而周辰则心如刀绞,好似万箭穿心。

身为帝师,位高权重。

却连自己的女儿都守护不好,要之何用?

念及至此,他面色惨然,咳血开口。

“夜莺,传帝师令!”

“昭告天下,我要返回云城。”

“是!”

九州沸腾,风云涌动。

一时间,周辰的无数弟子齐齐向云城奔赴,只为听从帝师调遣。


轰隆隆!

越野车如钢铁长流,席卷一切。

周辰眼睛通红,心如刀割。

血泪斑斑落下,触目惊心。

护卫见状,慌忙将油门踩到底部,以更快的速度,向云城奔去。

夜莺更痛心无比。

“帝师,此事已调查清楚。”

“三日前,小主被一群歹徒绑架,放置在了工地的脚手架上,饿了三天。”

“百般折磨之后,又被人推了下去,摔在沙堆上,吃了很多垃圾,生死未卜!”

“......”

轰!

暴虐的杀机冲天而起,周辰恨意滔天,满目癫狂。

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该死!一群卑贱的蝼蚁。”

“伤害我女儿我女儿者,杀无赦!!!”

残暴的嘶吼,遁入云海。

一场杀戮,即将绽放!

......

云城,黑医院内。

璐璐仿佛破旧的布娃娃,被绑在手术台上。

骨骼破碎,浑身鲜血,不断吐着血沫。

一团团沙子被她吐了出来,恶臭难闻。

而在其旁边,一名医生贪婪望着这一切,满目狰狞。

“小野种,别哭了,哭是没有用的。”

“我一会儿把你这双眼睛摘下来,再把你的器官都给割下。”

“想必能卖个大价钱。”

“啧啧,这次可要发大财了。”

冰冷的笑意,让人遍体生寒。

璐璐痛不欲生,泪流满面。

“不......不要杀我,我还要等我爸爸。”

“然后,把礼物送给他。”

她呢喃着,手中紧紧攥着一幅画,满目憧憬。

事实上,在她被绑架在高楼上时。

就已得知,坏蛋们要把她的器官给卖了,还特意给她选了座下方有沙堆的高楼。

不至于让她当场身死,器官失活。

她知道,自己马上要死了,死之前,只想见到爸爸一面。

医生手握手术刀,冷然一笑。

轻而易举便便看到了璐璐手中的铅笔画。

拿起来瞥了眼,随手扔进垃圾桶。

“小野种,画得不错啊!”

“只可惜你注定是个野种,没有爸爸!”

“不!你......你胡说,璐璐有爸爸的,爸爸一定会来救我,把我的画还给我......”

小萝莉努力反驳,不小心扯动伤口,鲜血淋漓。

而医生却是一巴掌抽在了她脸上,留下五个鲜红的指头印。

“兔崽子,别做你的春秋大头梦了。”

“谁不知道你是叶明溪那贱人和野男人偷情生的野种?”

“等张少把你妈拿下,再生个孩子。”

“你这野种留下来也没什么用了!”

医生狞声一笑,刚想在小丫头绝望的目光下,剖开对方的心脏。

下一刻!

轰!!!

汽车轰鸣之声响起,好似钢铁巨兽的嘶吼。

紧接着,医院的墙被瞬间撞塌。

一辆辆军用越野车停在了门口。

车门轰然炸裂,周辰满腔怒火从车上冲下。

一眼便看到了躺在手术台上鲜血淋淋的璐璐,杀气冲天。

轰隆一声便来到医生身旁。

“你......你是谁?!”

医生惊慌失措,话还未落下。

一道拳头便轰在了他胸口,砰地一声将其砸飞。

“一群畜生,都该死!!”

周辰满目狰狞,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低头望着躺在手术台上的女儿。

面黄肌瘦,伤痕累累。

身上的衣服已被鲜血染红。

仿佛随意被丢弃的小猫,即将死去。

“啊啊啊啊啊!!!!!”

周辰泪水崩流,胸腔传来撕心裂肺的疼痛。

几乎无法呼吸。

他的女儿,他在人间唯一的骨血。

竟然被人凌虐至此,随时随地都会死去。

“不!!谁也不能抢走我的女儿!”

“哪怕,死神亲至!!”

他嘶吼着,眼睛猩红,几下便将所有人撵出急救室,开始抢救起女儿。

身为大夏帝师,他教导出了无数神医,医术通天!

只要一息尚存,他就一定能把女儿救好!

“夜莺,封锁医院,不要让一个渣滓逃走。”

“伤我女儿者,我要将其千刀万剐!”

“是!”

夜莺恭敬回应,再抬首已泪流满面。

一刀刀砍在这些人渣腿上。

“跪下!!”

“你们这群畜生,不配站着!”

惨叫声络绎不绝。

在冲天血腥气下,众医生已惶恐到了极致。

手术室内,周辰还在卖力抢救,声音都颤抖起来。

“璐璐坚持住,你不是想爸爸了吗?”

“爸爸回来了,会一直守护在你身边。”

手术刀如幻影闪烁。

周辰一边接骨,一边处理复杂的伤口。

当他看到女儿吐出来的沙子时,杀机滚滚,眼眶通红。

拳头几乎攥出血来。

该死!都该死!!

一群人渣,连孩子都下得去手!

周辰还在卖力抢救,病房外,中年医生害怕得瑟瑟发抖。

他万万没想到,这小野种竟真的有爸爸。

而且还是如此大人物。

身为医生,他很清楚小野种伤势过重,已经救不过来了。

到时候,自己等人该如何承担怒火?

完了,全都完了。

正当他惶恐不安时,咔嚓。

急救室的灯熄灭,周辰抱着女儿走了出来。

此刻,小丫头身上的伤已被他处理完毕。

或许是周辰的怀抱太温暖,璐璐缓缓睁开眼来。

晦暗的眼眸亮起璀璨的光芒。

“是......是爸爸吗?”

“爸爸,你终于回来了。”

“可惜,璐璐要死了,你快去救妈妈吧,妈妈快坚持不住了......”

稚嫩懂事的话语,让周辰撕心裂肺。

他死死将女儿搂入怀中,承诺道。

“璐璐放心,你不会死的。”

“爸爸也一定会将救出来。”

“这,是我的诺言。”

语毕,周辰示意夜莺接过女儿。

一步步走到手术台的医生面前,杀机凛然。

他很清楚,自己如果晚来一步,女儿就会被冰冷的手术刀解剖。

器官一一被摘除。

“你想怎么死?”

冷冰冰的话语,让医生打了个寒颤。

扑通一声趴倒在地,苦苦哀求。

“别......别杀我。”

“我......我是医生,我能救很多人的。”

“医生?”

周辰冷然一笑,仿佛听到天大的笑话。

“一个满手鲜血,罪孽深重的刽子手,也配称医生?”

“你,不配为人!”

唰!刀光闪烁。

夜色如幕,医生重重躺倒在地,死不瞑目!


人头滚滚,血流成溪。

看到如此惨烈情景,黑医院的其他医生毛骨悚然。

连头都不敢抬。

而周辰已握着带血的刀,走到了第二名医生面前。

“是谁想杀我女儿?”

“要么说,要么死!”

简单的选择,医生打了个寒颤,慌忙趴在地上。

“这一切都是张家所为,我们是无辜的......”

“张家吗?”

周辰微微眯上眼睛,冷漠而笑。

滔滔杀机弥漫,把逼问的任务交给了夜莺。

伴随着一阵阵惨叫声,周辰漠然而立。

而此时,小丫头也终于回过神来。

挣扎着从一名护卫怀中爬下,强忍疼痛在垃圾桶里翻出皱巴巴的画。

“爸......爸爸,这是璐璐给你的礼物,老师还给了我小红花。”

忐忑希冀的话语。

小丫头紧紧攥着衣角,满目期待。

纸张已经很破旧,上面染满了鲜血。

但依旧能模糊看到是一家三口的合照。

上面标注着爸爸,妈妈,璐璐。

阳光下,笑容璀璨。

啪嗒!啪嗒!

大滴的泪水滚落在地,周辰眼眶通红,胸口闷得几乎窒息。

他知道,这幅画是女儿最期待的情景。

只有在自己的笔尖,小丫头才能一家团聚。

而且最关键的是,合照之中,只有自己没有五官。

答案很简单,从出生开始。

自己就缺席了女儿的一切人生。

他的女儿,连一面都没见过爸爸。

疼痛!撕心裂肺的疼痛!

此刻,周辰追悔莫及,痛恨自己的愚蠢。

如果他能早些知道真相,女儿就不必如此孤独了。

身为大夏帝师,他曾南征北战,宠辱不惊。

可此刻,却是泪如雨下,如孩子般哭泣着。

小丫头看着周辰哭泣的模样,以为周辰担心她疼痛。

一边替周辰擦着眼泪,一边故作坚强。

“爸爸不哭,璐璐一点儿都不疼的。”

“能见到爸爸,璐璐好开心啊!”

乖巧懂事的笑容,让周臣心如刀割。

而小萝莉则继续忐忑道:“爸爸,你能不能参加一次家长会再走呀,同学们都说璐璐是野孩子......”

“爸爸不走了,爸爸以后会永远守护在露露身旁!”

周辰死死抱着女儿,满面泪水。

“真的吗?”

小丫头眼睛陡然明亮。

“当然是真的!”

“爸爸永远不会骗璐璐的!”

“嘻嘻,我相信爸爸!”

夜风中,一大一小两身影靠在一起,笑声清脆。

......

十分钟后,伴随着一阵惨绝人寰的尖叫。

夜莺向周辰禀报道。

“帝师,都招供了。”

“凶手乃云海张家嫡子张狂远。”

“此人嚣张跋扈,骄纵好.色。”

“一个月前盯上了师母,百般威胁,师母誓死不从。”

“便派人将小主绑架,想威逼师母。”

“在这期间,张狂远命令属下百般凌.辱小主,还联系上了这家黑医院,贩卖器官,毁尸灭迹。”

咔嚓!咔嚓!

杀机荡漾,地板片片破碎!

周辰眼眶瞳孔,杀意冲霄。

光听描述,他就知道女儿这三天受到了怎样非人的折磨。

堂堂大夏帝师。

此仇不报,枉为人父!

而且,在夜莺的描述中,他也得知。

这群黑医生没有半点的无辜。

他们同样是张狂远的帮凶,助纣为虐。

已经贩卖了很多孩童的器官,堪称罪行累累。

“帝师,这些人该怎么处置?”

夜莺小心翼翼询问。

“剖心裂胆!”

“以血还血,以牙还牙!”

周辰咬牙切齿,杀机奔涌!

而那些医生则失魂落魄倒在地上,满目惊悚。

迎面撞上了一双双冷漠的眼眸。

“不......不要,别杀我们!”

“我们知道错了,求您放我们一条生路吧!”

“生路?”

周辰狞声一笑,仿佛天大的笑话。

“给你们一条生路。”

“那谁给死在这黑医院的孩子生路?”

“像你们这样恶贯满盈的人渣,本就该死无葬身之地!”

冷厉的言语,周辰挥了挥手。

唰唰唰!

刀光闪烁。

众天卫拔刀而起,这些人渣顿时倒在了血泊之中。

眼见这些人死去,周辰面无表情,只是抬首望向苍穹。

“张家,一群躲在后面的蝼蚁。”

“接下来,就轮到你们了。”

语毕,他抱着女儿上车,留下一句冷冽的话语。

“夜莺,昭告天下。”

“即日起,我将在云城召开收徒大礼。”

“三教九流之辈,都可拜我为师。”

“是!”

夜莺低下头,心中掀起惊涛骇浪。

帝师之名,声震四海。

无数大佬想拜帝师为师,却求而不得。

这条消息传出去,必是风起云涌。

介时,张家再怎么嚣张,也是魂飞湮灭的下场。

风暴,要来临了。

一令风云动。

随着周辰的命令下达,九州四海顿时沸腾。

游龙集团,国际最大公司,掌控经济命脉。

年迈的董事长满脸振奋。

“给我调用私人飞机,我要飞往云城。只要能和帝师结交一二,凭借他的通天医术,延年益寿不在话下。”

黑暗帝国,阎罗殿。

阎罗王闻此讯息,直接出关。

“传令,三千阴兵过境,这次,我一定要拜帝师为师,学得黑暗绝学。”

军部,血龙军座也得到消息,没有办句废话,调动队伍前往云城。

“帝师之威不可辱,哪怕将云城夷为平地,也绝不能让任何人冒犯帝师。”

刺客,雇佣兵,医者,军官......

各行各业的大佬纷纷出动,汇聚云城。

只为拜入帝师门下,一睹圣颜。

这些年,帝师教化四方,培养出了无数大佬。

若是能跟随在帝师身边,耳濡目染,定能平步青云。

一场沾满杀戮的龙争虎斗,在所难免。

山雨欲来风满楼。

大夏,信息局。

署长李定山大汗淋漓,焦急万分。

“我让你们调查的事调查清楚没?”

“百万雄师,数千刺客,还有无数商贾学者齐赴云城。”

“整个世界都闹翻了。”

“大夏信息局却一无所知,简直荒谬至极。”

“告诉我,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

“......”

众属下低眉顺眼,不敢抬头。

唯有一名人站起,满目忧虑。

“署长,刚刚得到消息,云城发生了一起恶性刑事案件。”

“一名女孩儿被推下高楼。”

“而她,乃是帝师的唯一血脉。”

唰!

会议厅陷入了死一般的宁寂,落针可闻。

众高层满目震撼。

大夏,要变天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