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98读书网 > 武侠仙侠 > 爱情也曾眷你我

爱情也曾眷你我

小蜜蜂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阮汐从喜欢上顾亦琛开始便注定了如今的悲剧。她千不该万不该,不该飞蛾扑火,不该撞了南墙也不知道回头。如今她腹中的孩子即将临盆,可是身为她丈夫的男人却不管不问,甚至以孩子的命威胁她离婚。此时此刻,身体上的疼痛远不如心灵上的疼痛来得厉害。阮汐爱上的男人,竟然是一个嗜血的魔鬼……

主角:阮汐,顾亦琛   更新:2022-07-16 09:1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阮汐,顾亦琛 的武侠仙侠小说《爱情也曾眷你我》,由网络作家“小蜜蜂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阮汐从喜欢上顾亦琛开始便注定了如今的悲剧。她千不该万不该,不该飞蛾扑火,不该撞了南墙也不知道回头。如今她腹中的孩子即将临盆,可是身为她丈夫的男人却不管不问,甚至以孩子的命威胁她离婚。此时此刻,身体上的疼痛远不如心灵上的疼痛来得厉害。阮汐爱上的男人,竟然是一个嗜血的魔鬼……

《爱情也曾眷你我》精彩片段

“司夜擎,我求求你,让我去医院吧,我真的要生了啊……”夏晚凉跪在漫天冰雪里,对着别墅里的男人,卑微哀求,“孩子已经八个月大了,是一条会动的,活生生的生命啊……”

别墅的大门敞开着,却不见人影,只有两个强壮的保镖,立在门口。

盯着夏晚凉,不让她进屋取暖,也不准她擅自离开别墅院子。

腿间一阵阵湿润,是她的羊水破了,分娩的阵痛一阵阵传来,她夏晚凉几乎跪不住,身体软软的往冰雪里倒。

“司夜擎,求你了,让我去医院好不好?”

她一遍遍的哭喊,直到嗓子沙哑,肚子也疼得几乎晕过去,那个男人的身影,才终于出现。

他就站在门口,厌恶的远远盯着她。

“司夜擎,孩子也是你的亲生骨肉,现在她马上就足月了,我求你让我去医院,把她生下来!”夏晚凉扶着凸起的大肚子,艰难趴过去,想要拉着司夜擎的腿,被他恶心的躲开。

“夏晚凉,你愿意离婚了吗?”

夏晚凉一愣,喃喃道:“我们的孩子就要生了啊……”

司夜擎嫌恶的皱眉:“那对于我来说,只是一个贱种!夏晚凉,我从来不想要这个孩子的,是你自己,背着偷偷怀孕!现在要生了,有本事你就在这里生下来!生不出来,闷死了那个孩子,就是你活该!”

夏晚凉睫毛一颤,掉下冰冷泪水。

“司夜擎,你怎么能这么狠?不管怎么说,这也是你的亲生骨肉啊!”

“夏晚凉,你以为你算什么都东西?”司夜擎表情残忍而冰冷,像是地狱里走出来的恶魔,“从你肚子里生出来的东西,只会让我恶心!这个孩子,我不会要!你想去医院生下来,更是做梦!”

一句话,彻底踩死了夏晚凉的希望。

铅灰色的天空,无声的飘起了雪花,旋转的落在夏晚凉乌黑凌乱的发丝,以及卷翘的睫毛上,绝美而凄惨。

“司夜擎,我求求你还不行吗?”肚子疼得厉害,即将出生的孩子,不停的踢踹着她的肚皮,腿间羊水渐渐流干了,猩红的血,徐徐涌出。

刺目的染红冰雪。

夏晚凉捂着肚子,艰难的跪起身,对着司夜擎不停磕头。

“我求求你,我跪下给你磕头!”她额头用力的撞击着冰雪,“司夜擎,让我把孩子生下来吧,我求求你。”

司夜擎垂眸,眼底仍旧没有半分感情,冷冷的注视着夏晚凉。

“真是贱啊,想到我的血脉,竟然跟你这样的贱人融合了,我就反胃恶心。”

夏晚凉指甲用力的抠住了冰雪,额头抵着地面,眼泪倒流。

“对,我就是贱人,我根本不配嫁给你。”她闭紧眼睛,抛弃了所有尊严,“司夜擎,让我把孩子生下来,我同意离婚,马上就离,只要你,让我的孩子,平安出生。”

她已经做出了最后的妥协,可司夜擎回应的,却是一声充满嘲讽的冷笑。

“呵。”他字字清晰而残忍的开口,“夏晚凉,你现在才同意离婚,晚了。我不会让你去医院,生下这个碍眼的孩子,就算你今天自己在雪地里生下来了,我也会毫不犹豫的掐死她!”

夏晚凉后背狠狠一颤,不可置信的抬眸,绝望悲戚的望着司夜擎。

“至于离婚的事情,你今天不同意,以后,我有的是办法,逼你跪着给我同意!”

他不带丝毫感情的扔下这句话,转身,哐当关上别墅门。

再不看一眼,雪地里,挺着大肚子,半身鲜血的夏晚凉……


肚子越来越疼,夏晚凉真的要生了……

她爬行到别墅门口,拼命砸门。

“司夜擎,你开门,我求你,让我去医院……”她哭得满脸眼泪,腿间献血不住涌出,打湿裙摆和落雪的地板,触目惊心的一片。

连守着门口的两个保镖,神色都有些动容。

“司夜擎,你开门啊!”夏晚凉手指渐渐没了力气,虚弱的敲打着门板,“我求求你……孩子快要出来了……你让我去医院,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

门板仍旧紧闭,里面没有一点声音。

司夜擎根本不理会她。

夏晚凉最终无力,爬在地板上,被腹部的一阵阵绞痛,折磨得满头冷汗,脸色惨白。

真的好疼……

要是再不去医院,她会不会与孩子一起,一尸两命的死在这个院子里?

不要……

夏晚凉手扶着小腹,她死了就算了,但孩子不能这样跟她一起死。

她还没有出生,还没有看一眼这个缤纷多彩的世界,不能就这样胎死腹中。

夏晚凉艰难爬行,往别墅的门口走爬去。

她要出去求救……

两个保镖互相看了一眼,想到司夜擎那雷霆狠辣的手段,终究还是不敢让夏晚凉就这样离开,几步上前去,拦住了夏晚凉的去路。

“夏小姐,对不起,没有少爷的允许,我们不能让你离开这里。”

夏晚凉脸色青白,眼泪几乎在脸颊结上成了薄冰,模样凄惨到了极致。

“我跟孩子,都要快死了……你们这是谋杀!”

两个保镖神色微微动容,但终究还是道:“对不起,夏小姐。谁叫您,招惹上了少爷呢……要是您从一开始,就跟少爷保持距离,就不会有今天的下场了……”

夏晚凉绝望而痛苦的闭上眼睛,是啊,都怪她自己。

从喜欢司夜擎开始,那个男人,就没给过她一次好脸色,是她自己愚蠢,以为日久可以生情,这个男人,终究会有被自己感动的一天。

但等她沦陷得越来越深时,才发现,这个男人的心,根本就是石头做的。

永远也不会被打动,永远也不会对她柔软。

他就是要弄死她,要弄得她痛不欲生,生不如死!

“好疼……”夏晚凉蜷缩起身体,被鲜血的染红的裙子,在雪地里拖出长长的痕迹。

两个保镖各自移开了视线,不忍心再看。

腹痛一阵比一阵强烈,迫切想要出世的孩子,在她肚子里不停挣扎……

但那挣扎的动作,也渐渐变得微弱……

没了羊水,又不能及时出生,孩子开始在窒息了。

夏晚凉虚软的身体,忽然涌出了力气。

她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

一定要把孩子,生下来!

撑起身体,夏晚凉继续往一旁的保安室里爬,她要自己独自把孩子,生下来!

她浑身血水,头发凌乱,狼狈凄惨如地狱里爬出来的冤魂,保安室里的人一见到她,就立即远远避开,正好将房间,空给了夏晚凉。

恰好,保安室里,有联通到外面的座机。

夏晚凉连忙抓起座机,拨通了急救电话。

片刻后,急救车的鸣叫声,尖锐响起。

夏晚凉扶着墙壁,艰难站起,托着小腹,步步往门别墅的铁门走去。

“救命……”她用尽全力的呼喊,“救命啊!”

救护车里的两个护士朝着夏晚凉跑来,看她一身鲜血,惊讶询问道:“怎么回事?”

“救命!”夏晚凉抓紧护士的手,喃喃重复,“救救我和孩子,我们要死了!”

两个保镖站在夏晚凉的身后,当着医院的人,也不敢伸手去拉夏晚凉。

“开门!让我们带这位小姐走,不然我们报警了!”一个医生小跑了过来。

两个保镖迫于无奈,总不能真的让医生们报警,把事情闹大,正要开门,司夜擎却忽然开门,长腿走了出来。


“夏晚凉。”司夜擎一开口,就让整个院子的气氛,瞬间冷寂。

他身量修长高挑,面冷如霜,那双冷沉的眼眸,更是威严摄人,随意一扫,就教人从心底里冒出一股寒意。

“你今天若是刚出去,把你肚子里的那个贱种生下来,不仅是你,连你父母,我也不会让他们好过。”他站定在一米远的地方,就那么阴沉沉的盯着夏晚凉,脸上没有半点柔情。

夏晚凉按着小腹的手指缓缓用力。

隔着柔软的肚皮,孩子轻轻的踹了踹她的手心……这是她的孩子,她不能妥协……

“救我。”夏晚凉错开了司夜擎可怕的视线,乞求的看着护士和医生,“求你们,救救我肚子里的孩子……”

“这位先生。”护士不由开口,“不管你跟这位小姐有什么恩怨,但人命关天,我们不能就这样坐视不管,麻烦开门,要不然我们立即报警,叫记者过来!”

司夜擎根本没有看一眼那些护士,他只是冰冷狠戾的,扫了一眼夏晚凉。

“夏晚凉,记住你今天的选择,以后,别后悔。”

说完,他转过身,消失在别墅里。

“开门,快开门!”夏晚凉顾不得他态度里的冰冷威胁,只想立即逃走。

两位保镖随即打开了门,夏晚凉被护士们扶着,送上救护车。

一路狂奔,冲向医院。

腹部的阵痛越来越强烈,但肚子里胎儿的动静,也越来越虚弱……

“来不及了!”护士看了看夏晚凉的情况,抓着她的手问说,“你还有力气吗,我们要在车里生孩子!”

“有力气!”夏晚凉咬牙,抓紧了救护车的扶手。

就算她之前在雪地里被困了太久,体力几乎耗尽,但现在,就算是拼命,她也要把孩子,平安生下来!

手背上挂上输液水,夏晚凉就这样在救护车里,开始生孩子。

“用力!”护士按住她的腿,不停呼喊,“再用力一点,孩子再不赶紧生出来,就危险了!加油,快再用力一点。”

夏晚凉咬紧牙关,满头冷汗,被那股撕裂一样的疼痛,折磨得嘶吼出声。

身下,渐渐有鲜血涌出……

“不好,你开始出血了,不能再继续生了……”护士不停的擦拭她腿间的鲜血,“不然你可能会大出血而死!”

夏晚凉摇头,脸色青白,冷汗打湿脸颊边上的发丝,狼狈又惨烈。

“我没关系,孩子一定要生下来!求你们了,让我把孩子生下来!”

护士犹豫道:“但这样,你真的可能会死……”

“死我也要把孩子,平安生下来!”夏晚凉眼神坚定决绝。

护士叹了口气,只能让夏晚凉继续生。

救护车摇摇晃晃,眼看就快要到医院了,又遇见堵车,长长的车流,彻底用堵住了公路。

夏晚凉扣紧救护车栏,嘶声力竭的奋力尖叫……

“哇——”孩子,终于生下来了。

但夏晚凉的腿间,也随之涌出大量的鲜血。

“不好,产后大出血!”护士惊慌大喊,连忙催促司机,“快去医院!给病人输血!”

“车流还堵着呢,一点也走不了啊!”

司机十分无奈,焦急之下,只能不停的按喇叭。

但这点催促的声音,消失在嘈杂的公路里,没有半点作用。

只有夏晚凉腿间的鲜血,不停的涌出……

“让我看看孩子……”她虚弱的伸手,脸上毫无血色,“让我看一眼,我的孩子……”

护士连忙将孩子送过去。

夏晚凉看着女儿粉红的小脸,温柔的勾唇一笑,眼睑,却无力的缓缓合上了……

“夏小姐,你不要睡过去!”护士抓住她的手,试图让夏晚凉保持清醒。

但夏晚凉浑身的体力,早在那生产中,被彻底耗尽了,她实在没有力气,再保持清醒……

腿间的鲜血,将救护车,醒目的染红……

拥堵的车子,终于开始移动了。

司机狂踩油门,一路冲进医院里,推着昏迷的夏晚凉,送到抢救室。

病危通知书,很快下达出来,医院按照规矩,联系了夏晚凉的丈夫,司夜擎。

“司先生,您好,这里是医院,您的妻子产后大出血,刚刚病危,您能现在过来医院吗?”

“夏晚凉要死了?”电话那边,传来醇厚而冰冷的男人嗓音。

“对,她……”

“那就让她死吧,我不关心。”一句话扔完,司夜擎,直接挂掉了电话。

绝情至极。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