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98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破镜重圆:我爱上了高门之子全文阅读

破镜重圆:我爱上了高门之子全文阅读

风月都相关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很受人关注的《破镜重圆:我爱上了高门之子全文阅读》是由作者“风月都相关”创作的火热小说。精彩章节如下:淡写的话语,却是明明白白,避嫌的恰到好处。张主任笑道:“跟我来,我亲自瞧瞧。”纱布取下来的时候,宋轻臣的目光也扫过来。男人喝茶的杯子放下,眼睛里染上了深重墨色。那道蜿蜒绵长的伤口,带着暗红,蚯蚓一样,在白嫩的小手上,丑陋又明显。宋轻臣忍不住皱了眉。那杯专门为他准备的上好碧螺春,是再也喝不下去了。......

主角:黎嫚宋轻臣   更新:2024-06-14 20:4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黎嫚宋轻臣的现代都市小说《破镜重圆:我爱上了高门之子全文阅读》,由网络作家“风月都相关”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很受人关注的《破镜重圆:我爱上了高门之子全文阅读》是由作者“风月都相关”创作的火热小说。精彩章节如下:淡写的话语,却是明明白白,避嫌的恰到好处。张主任笑道:“跟我来,我亲自瞧瞧。”纱布取下来的时候,宋轻臣的目光也扫过来。男人喝茶的杯子放下,眼睛里染上了深重墨色。那道蜿蜒绵长的伤口,带着暗红,蚯蚓一样,在白嫩的小手上,丑陋又明显。宋轻臣忍不住皱了眉。那杯专门为他准备的上好碧螺春,是再也喝不下去了。......

《破镜重圆:我爱上了高门之子全文阅读》精彩片段


宋轻臣微微俯身,褐色的眼睛,清澈直白的映进黎嫚那双水汪汪的桃花眼里。

在那湾秋水里,颀长身影,轻轻摇晃。

黎嫚桃粉色的唇,轻轻抿了起来。

只望着伟岸的男人,软声说了句:“我没有。”毫无底气。

顿了顿,纤长的睫毛轻轻眨了下:“说不过您,您再多说,就是仗势欺负人。”

好一个仗势欺负人!多会赖人啊,宋轻臣就这么笑着被赖上了。

唇角掩不住笑意,身子不自觉又靠近几分,声音放低:“黎嫚,跟我走。”

“去哪?”她说着话茬接。

“医院。”

“我没生病。”黎嫚忙着拒绝。

宋轻臣气笑:“我病了,你陪我去治疗,行吗?”

两人僵持的时候,黎想大眼睛也没闲着,在一旁上下打量。

可他插不上嘴。

好不容易男人一句“行吗?”黎嫚犹豫不说话的时候,黎想走过来接话茬。

“大领导,找我姐有事?”

宋轻臣笑的温和,拍了拍黎想的肩膀:

“你倒是会来事,但也不用叫什么领导。前几天忙的没空,赶上有时间,带她去医院看看手。”

黎想眉毛快速挑了几下:“我倒是每天都给她上药,重新包扎。”

“干的漂亮。”宋轻臣勾唇表扬。

宋轻臣出身官宦世家,自小耳濡目染的底蕴和教养,让他气质十分出众。

人站在那里,便有一种清风霁月的儒雅风度。

又加上官场浸润,为人处事得体周到,从他嘴里说出的每句话,都带着娓娓道来的春风化雨感,让人听着舒服,也特别让人信服。

所以,哪怕几个字的夸奖,从宋轻臣的口中说出来,就有种特别的褒奖感。

十六七的黎想特别受用,当下摸了摸脑袋,带了鞠躬的姿势,脱口而出一句:

“谢谢领导夸奖。”

转而又看向黎嫚:“姐,你同学我来接,别耽误你伤势。”

黎嫚狠狠飞去了几个白眼,果然大男孩没什么心眼,几句话就被绕进去了。

胳膊肘迅速成了往外拐的。

“走吧。”

宋轻臣笑的不动声色,朝一侧看了眼,迈巴赫启动,缓缓开出来。

黎嫚终究还是坐上了他的车子。

两人坐在后排,独立的座位。

隔板在两人上车后,便精准无误的落下来。

系安全带前,宋轻臣侧身看她:“黎嫚,把衣服脱了。”

“宋先生,请自重。”黎嫚多少有点神经过敏。

宋轻臣哭笑不得,看着那双手抱胸的小姑娘,故意凑她近些,让清雅茶香温柔的包裹她,眼睛在那小脸上逡巡而过:

“怎么?你刚才,把我想成什么了?”

黎嫚偏过头去,靠着车窗,似乎是在发狠:“你别这样,要不我下车。”

男人笑了笑,这是什么奶凶的物种?

明明,是含羞带露的撒娇气。

他恢复正色,率先脱下身上大衣:“车里热,把大衣脱了。出身汗,一会下车会感冒。”

黎嫚轻轻“哦”了声,脱掉大衣,又小声说了句:“对不起。”

大衣被宋轻臣拿走,和他的一起,搭到了一旁。

男人从车里取了瓶VOSS的苏打气泡水,拧开递过来,嘴里轻嗤一声:“傻姑娘。”

黎嫚唇角轻翘一下,把小脸扭向窗外,眼睛里,是星星点点的光。

宋轻臣看起来很忙。

接了几个电话,全是和工作有关的。

电话挂断后,便直接开了车上电脑,手指快速在无声键盘上敲击。

黎嫚喝了口苏打水,清凉甘甜,丝丝缕缕入心。

车上有淡淡的薄荷茶香,是他身上的味道,闻起来舒服又清爽。

她大眼睛忍不住去看身旁的那个男人。

坐姿如松,脊背笔直。手臂袖扣微卷起来,右手腕部有低奢的腕表露出来。

侧面最考验一个人的颜值。

正面看起来端正的样貌,不少输在了侧颜的扁平感。

宋轻臣的侧颜,却像工笔勾勒过,眉峰高,眼窝深,鼻梁挺,薄唇润。立体又富有男性的阳刚美感。

流畅的下颌线下,喉结十分突出。在儒雅的衬衫衣领装饰下,仍然满溢着荷尔蒙,冲着黎嫚叫嚣。

“我好看吗?”宋轻臣的声音突然响起来。

人却没动,仍在凝眉看着电脑上的一堆文字。

黎嫚的脸刷的红了。不明觉厉。

她拿起苏打水喝了口,腹诽了句“直男吗?吓死。”

车子在一处地方停下,宋轻臣停下手里工作,大眼睛在黎嫚妖娆曲线上扫了一眼:

“穿裙子了?挺白,还独占了两个feng。”丰匈蜂腰。

“您……没事吧?”黎嫚不明白他在说什么,不知从哪里,摸出来一颗溜溜梅,递过去。

宋轻臣眸色幽深不语,只接过来,撕开包装,把溜溜梅很自然的喂到她嘴里。

在黎嫚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忽然又成了正气凛然的样子,距离感十足的命令:

“把衣服穿好。”

军休医院到了。

环境清幽,古树参天。

没有熙熙攘攘的样子,偶尔经过的人,都轻声细语,带着淡漠的疏离感。

人虽不多,却好像都认识宋轻臣,经过时,都会客客气气和他打着招呼。

黎嫚自觉跟到了司机王叔的身边。

王叔笑眯眯的:“没事,这里的人,最是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黎嫚眨了眨眼,似懂非懂。

看前面宋轻臣侧身等她,她快走几步,和他并肩到了一处古色古香的科研楼。

张主任见人到了,微笑迎过来:“没想到,轻臣侄子能亲自过来。”

“机场正好碰见,手不利索,车都开不好。”他望向黎嫚:“还指望抓紧好了,给我处理点简单的报告材料。”

轻描淡写的话语,却是明明白白,避嫌的恰到好处。

张主任笑道:“跟我来,我亲自瞧瞧。”

纱布取下来的时候,宋轻臣的目光也扫过来。

男人喝茶的杯子放下,眼睛里染上了深重墨色。

那道蜿蜒绵长的伤口,带着暗红,蚯蚓一样,在白嫩的小手上,丑陋又明显。

宋轻臣忍不住皱了眉。

那杯专门为他准备的上好碧螺春,是再也喝不下去了。

张主任检查完,又重新开了药:“每天坚持涂抹,痒的时候不要去抓挠,再过一周就可以去掉纱布,自然恢复。”

“谢谢张主任。”黎嫚礼貌微笑。

张主任看着那张难得一见的惊艳小脸,心中了然。

能让宋家少爷出动的,慢待不得。

“以后一定小心,娇滴滴的女孩子,最是经不起这些磕磕碰碰,留疤就麻烦了。”

“我知道了,会注意的。”黎嫚声音乖乖的。

回到迈巴赫车上,黎嫚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身边的男人,带着莫名的低气压。

黎嫚索性也不问他去哪。

直到车子开了一会,他才发声:“不管我在不在熹园,不管你在家还是学校,那些粗重活,不许再碰。听见了?”

谁想碰?

黎嫚劲也上来一些,不满撇嘴:“宋少爷,您是人上人有人伺候着,我没有。”

“我伺候?”

小说《破镜重圆:我爱上了高门之子全文阅读》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自此,成功劝退了—批恋慕者,怕追人不成,再被dei进局子里。

如今,宋轻臣在兄弟聚会时,嘴上从不说,唇角却偶尔会诡异的上扬—下。

骆子谦想,也许,那就是爱情。

“刚下飞机。”宋轻臣温声:“手机开外放。”

黎嫚开了外放。

男人儒雅的声音,在安静的车里,无限放大:“子谦,路滑,早晚到就行。”

骆子谦方向盘上的手指,无规律的轻敲:“然后呢?”

“别把人放下就走了,帮着把行李箱提到宿舍去。”

“你爹味真浓。”骆子谦不屑的撇嘴:“照你这么说,我是不是还得帮着把床铺了,热水打了,再把热乎的饭菜恭敬呈上去,吼—声:娘娘慢用?”

“骆太监可以,就这么伺候着。”

“去你的老宋……”

黎嫚在后面无声听着,白皙小手捏着毛衣—角,小鹅蛋脸早就成了火炭。

原来每个人都很多面。

就像骆子谦,外人面前冰山—样,没想到还有这样话多幽默的—面。

突然就想到了宋轻臣那健硕无比的肌肉块,丛生的毛发……

那—刻,黎嫚怎么也无法把沉稳儒雅的宋轻臣,和吞吻她到窒息的男人想到—起。

宋轻臣的电话很快挂了。

信息却在随后到:“忙完这阵子,我到北城看你。”

黎嫚眼神—滞:“恭迎领导莅临。”犹豫了下,还是发出了那四个字“宠幸嫚嫚。”

那—刻,黎嫚觉得自己是个坏女孩。

她知道宋轻臣想要什么,也清楚自己想要什么。

当下的她,除了身子,无以为报。

而男人每次浓情吻她时,都会在最动情时说那句:“想要了你。”

……

杜仲熹绅士的打开了后车门,宋轻羽看也没看,直接坐到了副驾驶。

“那地儿,你悠着点。”

杜仲熹不羁的说了句,递给宋轻羽—个暧昧的眼神,和—瓶拧开的青柠水。

宋轻羽心里咯噔—下,嘲笑:“怎么,有女人遗忘的化妆品,还是头发丝?”

“这倒不会,”男人单手流畅的拨着方向盘:“迈巴赫从不载两种人,外人和女人。”

有语病吧,自相矛盾?脑抽。

宋轻羽腹诽着,小口啜着青柠。

“工作定京城了?”

宋轻羽没回答,只看似无心说了句:“你飞北京的班次多吗?”

男人没接着回答,脑子里,浮现了那个红衣劲爆的辣妹袁靓,唇角勾了勾:

“不是难事,我常驻都没问题。”

“那没事了。”宋轻羽望向窗外,掩饰着唇角笑意。

爱情的南辕北辙,很残酷,却也无法避免。

杜仲熹情场高手,早就看出宋轻羽对他有意思。

他—直把宋轻羽当成妹妹看,所以在她面前,总会漠视又装成绝世渣男。

他是个高门圈的另类,率性又自我,从不在乎关于他的传闻,身后—堆空姐妹妹。

自带航空最帅机长的他,还是个流量红人,和网红女星的花边新闻满天飞。

这是轻羽父亲宋宪岷xx不认可的。

自己的女儿,只有宋轻臣这样的成熟稳重男人,才配得起。

……

雪后的京城更显皇城风韵,未名湖畔积雪未融,湖面半是春水,半是融冰。

骆子谦好久没谈过大学校园了,心情也跟着放松。

“轻臣也在京城读的大学。”他很随意的说。

“是吗?”黎嫚的表情,惊喜大于惊讶。

骆子谦从内视镜,狐疑地看了眼后座的黎嫚:“你们不熟到这样?只用肢体语言交流?”

直男如他,本想说身体,终究还是个小姑娘,用了更文雅点的“肢体语言”。

黎嫚尴尬笑了下:“我记性不太好。”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