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9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前夫原来深爱我

前夫原来深爱我

仙女不讲李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二十五岁那一年,周悦还是众星捧月的千金小姐,呼风唤雨无所不能。程竞之这个没有家世背景支撑的普通心外科医生,竟摇身一变成了自己的未婚夫。结婚当天,周悦便将拟好的离婚协议给他,再三声明他们只是合约夫妻,未成想程竞之拿到后竟把协议给撕了!

主角:周悦,程竞之   更新:2022-07-15 21:28: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周悦,程竞之 的女频言情小说《前夫原来深爱我》,由网络作家“仙女不讲李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二十五岁那一年,周悦还是众星捧月的千金小姐,呼风唤雨无所不能。程竞之这个没有家世背景支撑的普通心外科医生,竟摇身一变成了自己的未婚夫。结婚当天,周悦便将拟好的离婚协议给他,再三声明他们只是合约夫妻,未成想程竞之拿到后竟把协议给撕了!

《前夫原来深爱我》精彩片段

夜凉如水。

酒店里VIP套房,充满了喜气。

如果不是气氛有些剑拔弩张的话,一定是另一番良辰美景。

而此时,新娘周悦早已换下了婚纱,而她的脸上也没有丝毫初为人,妻的喜悦,手里拿着一份协议,递到了坐在落地窗前的男人面前。

“上面的条款你看一下,都是对你有利的。”

说到这里,她一瞬不瞬的注视着男人,见他棱角分明的脸上并无喜怒,才放下心接着道,“我无法接受余生与一个自己并不爱的人在一起,更何况我们在一起本就是一场误会,所以在经过反复思考以后,不如我们先把离婚协议签了,以后就做名义上的夫妻,如何?”

她的话说完,男人终于有了一丝反应。

他幽深的目光轻飘飘扫了一眼她手中的离婚协议,却并没有打算伸手接。

见状,周悦捉摸不准他的想法,只好继续循循善诱着,“当然,我也不会亏了你。房子车子,我也可以给你,包括你想要的升职,我都可以帮你。只要,你答应配合我把字签了。”

话音刚落,男人稍稍一挑眉。

末了,总算开口,可却带着若有若无的嘲讽,“想不到商圈龙头周氏集团涉及范围竟然这么广泛?就连现在的医院也成为了你们的爪牙?想要什么便可以给什么?”

无疑,他的话,犀利又直接。

周悦的脸没来由的一红。

大眼睛眨巴了好几下,才好半天说了句,“当然,我也没说一定可以。但是我能给的一定尽量满足,比如房和车子什么的,只要你想要。”

闻言,男人再次发出一声极其不屑的嗤笑。

传在周悦的耳朵里,听起来却刺耳极了。

下一秒,程竞之再次开口,声音十分冷淡,“既然周小姐从头至尾没有这个诚意,何必答应结婚?这样做,不觉得你这是在自欺欺人?”

“你也很清楚的不是么?我爷爷虽然很喜欢你,可从不强迫我做什么,而如果不是我当初进错了房门,被他看到我和你共处一室,那么这一切都不会再发生。”

“即便如此,可我凭什么要配合你呢?”程竞之反问一句。

周悦噎了下。

接着,程竞之垂眸扫了眼手中的协议,情绪不明的脸上勾了一丝笑容,然后就将协议撕了个粉碎。

周悦的脸色霎时一白。

然后瞪大眼睛满是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你这是在做什么?”

只见男人缓缓站起身来,表情难得的带着一丝认真,“周悦,婚姻既然开始,就不是轻易可以结束的。你在利用我圆谎的时候,就应该想到,不是每个人都会按照你的想法来生活。尤其是我。”

说完之后,他就越过她要走。

见状,周悦急忙上前一步拦着他,语气里仍然带着不可思议,脸色也因为着急而变得更加通红,“我真就不明白,你为什么要不答应呢?和我结婚有什么好处,值得你选择一个不爱的人结婚?”

面对她的质问,程竞之只是目光淡淡。

末了,他说,“你不也说了,你周家房子车子应有尽有,我娶了你,周家的东西不都是我的了?”


周悦一怔,可她又不甘心这么算了,于是再一次据理力争,“程竞之!我其实并没有要炫耀我家多有钱的意思,而我只是觉得,我们既然没有感情基础,那么待在一起就不合适。”

闻言,程竞之却并没有否认,只是语气幽幽的说,“那谁合适?你的那个竹马?可我分明记得,他明知道你不想和我结婚,也没有打算和你在一起,就那样的人,才叫合适?”

“我不许你这么说他!”周悦登时恼羞成怒了,“他根本就不知道我对他的心思,而我们之间也一直清清白白,才没有你想的那样。”

“哦?那看来是我误会了。只不过,我也只是随便一提而已,值得你这么认真的跟我辩解?”

说到这里,程竞之压根没有理会她的怒意,语气也越发冷淡的说,“周悦,你不觉得自己应该对我态度要和善一些,因为若不是我,豪门小姐深夜爬了家庭医生的床,这就是一大丑闻。你的爷爷,不被你气死,也要气病。懂么?”

说完这句话,他面无表情的越过她去了浴室。

而等他洗完澡出来的时候,周悦已经不见了踪影。

地上的文件也清理的干干净净,扔在茶几上的包也带走了。

显然,她在用行动表示抗拒。

此情此景,程竞之勾唇无声笑了笑,随后拿着手机拨通了周森林的电话。

而在他打完电话的半个小时之后。

门被一股力推开了。

然后露出周悦气急败坏的脸。

她插着腰怒瞪着程竞之,好半天才说了一句,“都什么年代了,还动不动打小报告?”

程竞之听了,缓缓放下手中的杂志,淡淡的扫了她一眼,随即若无其事的说,“爷爷担心你认床,问我你在酒店睡得习不习惯,我便如实的告诉他,你应该很不适应,所以提前回去了。”

周悦听了,原本不悦的脸色又是一阵难看。

但到底没有胆子再负气离开,末了,只能在心里默默地骂了句,卑鄙。

就丢下包,掀开被子躺了下来。

然后直接是背对着他,一副气的不轻的样子。

程竞之从始至终看在眼中,也不生气,伸手将灯关了,也跟着躺了下来。

而就在他躺下来的那一刻,周悦忽然转过身来,一边就开始脱身上的衣服。

程竞之见状,微微眯起眼睛,却是静静地看着她动作不说话。

很快,周悦的衣服脱得就剩一件衣服,而她却突然停了手,然后目光充满挑衅的看着他,“不是要做夫妻么?这个样子,岂不是浪费了这个新婚夜?”

原本以为,接下来会受到程竞之的一番奚落。

结果,却没有。

他在沉默几秒之后,直接翻身过来,然后整个人压在了她的身上。


周悦被突如其来的举动,吓得瞪大了眼睛。

眼看着下一秒,程竞之的吻就朝自己印了下来,她反应迅速的把头偏到了一旁。

那个吻果真没有下来。

只是空气却变得静谧,甚至是漫长。

就在周悦不知该如何是好的时候,身上忽然一轻。

只见程竞之直接背对她睡了。

周悦,“......”

就在她出神之际,程竞之淡淡的说了一句,“睡吧。我对心里装着别人的女人没有兴趣。”

不知道过了多久,周悦才慢慢缓过神来。

但更多的是难堪。

她当然知道程竞之介意的是谁,而她也不打算否认,谁又能保证自己目的单纯呢?比如他,到底是为什么愿意这么配合自己?

明明是一个待人很冷淡的人,尤其是他们总共见面不到五次,所以,她才不会单纯的相信他是为了自己。

而随着时间一点点过去,明明很困了,可她怎么也睡不着。

恍惚间,她记起她和程竞之第一次见面的情形。

就在三个月前,她的爷爷,周氏集团掌舵人周森林突发心脏病,被送入医院紧急治疗,当时最好的权威心外科医生教授全都为他诊治,却始终没有商量出一个好的方案。最重要的是,周老爷子年事已高,根本经不起等待。

眼看着大家全无办法的时候,仁心医院心外科忽然传来一份手术方案,上面清晰地记录着周老爷子的手术方案,可风险系数很高,等于在死亡线抢人。

这么冒险的一个计划,遭到了所有专家教授反对。

可就在这时,这位制定方案的心外科医生自告奋勇的站了出来,表示愿意拿上自己的职业生涯,赌上这一次。

话一出口,诺大的会议室里,所有的专家教授都不可置信的看着这个年轻人。

与此同时,周悦也目光审视的看着眼前这位面容俊朗的男医生,她和所有人一样,都抱着怀疑的态度。

但是顾及到爷爷还在生死一线,她不能犹豫太久,于是她一瞬不瞬的看着他,“如果我将爷爷的手术交给你,你有多大的把握?”

这句话一出来,立即震惊四座。

有人初生牛犊不怕虎愿意承担风险,更有人愿意给他这个机会。

多么疯狂的举动!

然而,那个备受瞩目的男医生一脸荣辱不惊,只是淡淡的看着她说,“交给我,他有三成活下来的机会,如果不做手术,一成都没有。”

周悦眉心一蹙。

但她只迟疑了一秒,就毅然拍板做了决定,“可以。”

话一出口,所有人都开始议论纷纷。

周悦恍若未闻,她仍然注视着面前的这位男医生,语气变得郑重许多,“我爷爷,就交给你了。”

闻言,男医生冲她颔首了一下,“我会尽力。”

直到会议结束,周悦才知道,她拍板决定的这位主刀医生叫程竞之。

是仁心心外科最新崛起的优秀医生。

巧合的是,她和他还是同一所大学的校友。

只不过她是学的金融管理。

那一次初见,周悦做梦也没有想到他们之后的渊源竟然会这么长。

到现在,竟然还成了同床共枕的夫妻。

要是换做三个月前,想想都是不可置信。

想到这里,她再次深深叹息了一声。

翌日是回门。

由于周悦睡得晚,所以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十点钟。

而程竞之早已不见了人影。

因为周悦的父亲是独子,所以周森林的膝下就只有周悦这么一个孙女。他对程竞之唯一的要求就是,婚后要住在周家。

这等同于是入赘的形式了。

原本以为程竞之不会答应,可他偏偏同意了。

这也是周悦对他捉摸不透的一个原因。

在疾病研究会上,他不卑不亢的与她对话,哪怕事后手术成功,也没有表现出一丝骄傲,这样的人,要多么的荣辱不惊才能如此镇定。

可就在这样,他愿意入赘。

他的骄傲呢?实在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就在她出神间,门开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