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98读书网 > 武侠仙侠 > 重生后我成了首富

重生后我成了首富

骄狂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上一世,林东阳是一个有志青年,带着一腔热血在商场摸爬滚打,他立志要成为真正的强者,哪知道事与愿违,打拼了半辈子,终究一事无成。上天眷顾,时光溯回到了几十年前,林东阳发誓要改变悲催的命运!他拿出所有的财产买了期货,并且因此赚到了第一桶金。经过了数月的暴涨,如今他已经是亿万富翁!

主角:林东阳,沈伊雪   更新:2022-07-16 11:0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东阳,沈伊雪 的武侠仙侠小说《重生后我成了首富》,由网络作家“骄狂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上一世,林东阳是一个有志青年,带着一腔热血在商场摸爬滚打,他立志要成为真正的强者,哪知道事与愿违,打拼了半辈子,终究一事无成。上天眷顾,时光溯回到了几十年前,林东阳发誓要改变悲催的命运!他拿出所有的财产买了期货,并且因此赚到了第一桶金。经过了数月的暴涨,如今他已经是亿万富翁!

《重生后我成了首富》精彩片段

“您尾号4699的储蓄卡支出12654992元,余额57694028.9元,由于交易数额较大,请时刻关注资金变动信息,预防诈骗。《工商银行》”

林东阳拿出手机,扫了一眼短信内容,双手抑制不住激动的颤抖起来。

一年前,他从2021年重生到现在。

上一世,林东阳带着满腔的热血在金融界摸爬滚打数十年,蹉跎半生,一事无成,本以为会平凡庸碌,度过一生。

可他似是受到了上天的眷顾,老天给了他一次重新再来的机会。

这一世,林东阳并不希望再像过去那样庸庸碌碌,凭着上市的记忆和金融经验,他抓住机遇,将所有的积蓄,投入股市,经过几个月的跌跌涨涨,他成功拿到了第一桶金。

尝到了甜头,他并未坐吃山空,而是义无反顾的将第一桶金购买了大量的期货,在短短的一年内,资产疯狂扩充了近万倍,成为了金陵市首屈一指的富豪!

有了这些钱,林东阳便着手建立起了自己的商业帝国。

不到一年的时间,他便以幕后老板的身份,成立了创世集团,产业链遍布全国,名动四方,他亲手执掌的风投公司,更是无数产业的命脉!

只要林东阳愿意,一个电话,就足以让任何一个企业瞬间瘫痪破产!

“再过一个月就是能源项目的招标,虽说胜券在握,但提前购买这些设备组建厂房却能已保万一。”林东阳喃喃自语道。

这个时代遍地都是黄金和机遇。

上一辈子穷怕了,他绝不放跑任何一个可以赚钱的机会。

更何况能源开发与金融界息息相关,是一个完整的产业链不可或缺的项目,这不仅能带来数以亿万的收入,还能让他在全世界站稳脚跟!

“喂喂喂,让你倒洗脚水呢,你愣着干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丈母娘娄晓娥刺耳的声音打断了林东阳的思考。

林东阳连忙端着开水壶走了过来,将洗脚水倒好。

“嘶!你特么是猪吗,这么热的水,你是想烫死我吗?”娄晓娥抽出脚,骂骂咧咧道。

林东阳吓了一跳,赶紧伸手到脚盆里试了试水温,赔笑着道,“妈,这水温度正好啊。”

娄晓娥“咣当”一声,将铁瓷洗脚盆踹翻在地,洗脚水溅了林东阳一身。

“狗东西,你是在跟我顶嘴吗?我说烫就烫,还不赶紧给我重新烧去!”娄晓娥一脸怨毒怨,看眼前这个废物哪哪都不顺眼。

林东阳抹了一把脸上滴下来的洗脚水,深吸一口气,心中的怒火在逐渐燃烧。

不等他发作,身后又传来了老婆沈伊雪的声音。

“林东阳,你怎么又惹我妈生气了?让你倒个洗脚水这点小事都做不好吗?”

沈伊雪不过二十几岁,却有着S曲线身段,皮肤白皙玉,生着一张标志的瓜子脸,此刻却皱着眉头,一脸失望的盯着林东阳。

这阵子林东阳总惹娄晓娥生气,但沈伊雪不知道的是,每一次都是娄晓娥在捣鬼!

就拿刚才的洗脚水来说,林东阳知道自己的洗脚水温度根本没有问题!

一切,都只是因为娄晓娥想嫁祸自己。

“真特么是个废物,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够,养你还不如养条狗!狗还能看家护院,比你这个废物强多了,我不洗了!”娄晓娥顺手从架子上拿起林东阳的洗脸毛巾擦起了脚,“这什么玩意,糙的跟搓澡巾似的,用你的毛巾擦脚我都嫌膈应。”

说完将擦过脚的毛巾一把摔在了林东阳的脸上。

“我真不明白,你爷爷为什么非要让你嫁给这个废物!”娄晓娥厌烦的看着林东阳,嘴上继续不依不饶的埋怨:“你说老爷子是不是疯了?非得给你招一个一无是处的废物当女婿,还给他一万块钱彩礼,而且还不让你跟这个废物离婚,真不明白这废物的身上有什么特质。”

自从沈家的炼钢厂攀上了创世集团,业绩是水涨船高,不到几个月的时间,订单便源源不断,沈伊雪赚了个盆满钵满。

她越是成功,娄晓娥就越对林东阳这个入赘的上门女婿不满。

凭什么她女儿才貌双全,坐拥百万财富,却要嫁给一个一无是处的废物!

而沈伊雪也同样对林东阳充满了失望!

尤其是她饶身一变,成为了社会名流,去参加各种聚会的时候,别人问起她的老公是谁,她支支吾吾根本说不出口。

因为林东阳太掉她自己的身价。

如果让别人知道自己嫁给了一个废物,不知道得在背后怎样议论她,只能让林东阳在家里做一下杂物,可现在竟然每天连家里的一点小事都做不好,总惹自己妈妈生气。

每每想到这里,沈伊雪越觉得自己亏,越亏就越看林东阳不顺眼。

本就怒火中烧的林东阳,再也忍无可忍,将铁瓷脚盆“咣”的一声,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都特么给老子闭嘴!”

娄晓娥和沈伊雪被巨大的声音惊了一跳,当场愣在了原地。

林东阳在家里,向来是她们说什么就干什么,无论骂的多难听,从来都没有反抗过,她们还是第一次见到林东阳发脾气,一时间被镇住了!

林东阳怒视着沈伊雪和陈晓娥,眼里是无尽的失望。

他是创世集团的老板,是金陵市幕后财团的真正掌舵人,跺跺脚,整个金陵都得颤上一颤的大人物。

他拥有如此显赫的身份,为什么甘愿待在沈家做上门女婿?

这一切都得从一年前说起。

一年前,林东阳从2021年穿越到了1992年,恰好遇到了被仇家追杀的沈老爷子。

林东阳当时还在迷茫状态,凭着本能的一腔热血,抄起棍子打跑了仇家,救下了沈老爷子。

沈老爷子看他人品不错,想把女儿沈伊雪许配给自己。

当林东阳确定自己已经穿越以后,心情既复杂又无奈,他明白,在这个时代,金钱遍地走,机遇到处有!

贫穷了一辈子,既然有了重新再来的机会,他绝对不能重蹈覆辙。

但在这个遍地机遇的年代,就算深谙投资之道,他也需要一笔本钱。

从零开始赚钱,得攒到猴年马月。

林东阳想了想,向沈老爷子提出了一个要求。

他没车没房,一无所有,没有资格娶沈家千金,但可以入赘,但前提是沈家必须拿出一万块钱彩礼。

沈老爷子不太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林东阳无奈之下,只能将自己穿越来的这段离奇的经历和盘托出。

虽然听着像是个破天荒的玩笑,但望着林东阳真诚的眼神,老爷子并没有过多的质疑,答应了林东阳的要求。

林东阳承诺,用这一万块,带着前世的记忆,他必然崛起,到那时可保沈家飞黄腾达,不过这件事儿必须得保密。

如果他穿越而来的身份被暴露,那将引发什么样的后果,他不敢想。

沈老爷子一听,知道这是沈家的一场造化,之后便强迫沈伊雪嫁给了林东阳,并让沈伊雪对天发誓,无论如何都不能跟林东阳离婚,不然便是沈家永世不可饶恕的罪人!

他顺利的拿到了一万块钱,也成为了沈家的上门女婿。

林东阳凭着上一世的记忆将这一万块毫不犹豫的投入了股市,经过一年的经营,他顺利的成立了创世集团,并积累了数以亿计的财富!

这一年,他富裕了,却仍旧待在沈家任劳任怨,他知道,自己之所以能有如今的成就,就是因为沈老爷子无条件信任的给他一万块钱,没有把他当成神经病。

这期间,沈家的企业频频遭遇危机,林东阳在暗地里替沈伊雪挡下了无数的麻烦。

这一切,沈老爷子都看在眼里,他知道,沈家之所以能有如今的成就,一切都因为林东阳。

沈老爷子更加坚定自己当初的决定是对的,他没看错人。

直到半年前,沈老爷子病重离世,临走的时候死死的攥着沈伊雪的手,嘱咐她,无论如何都不能跟林东阳离婚。

沈老爷子走了,他在家里没有了依靠,娄晓娥变本加厉,对他非打即骂,将一切的不如意全部发泄在了他的身上!

虽然两人的婚姻更像是一场交易。

但林东阳也曾付出过真心,哪怕是出自对沈老爷子的感恩之心。

他这一年,对沈伊雪,对沈家无微不至的照顾,可换来的是什么?

在她们的眼里,自己不过是一条低三下四,任人践踏的舔狗!

现在林东阳决定不忍了!

伴随着他逐渐冷却的心,还有他准备摊牌的决心!

林东阳“咣”的一声又将脚盆踢出去四五米远,娄晓娥这才清醒过来,她哆嗦着手,指着林东阳大骂道,“你……你……翻了天了你!竟然敢在我家摔东西!谁借给你的狗胆!既然你这么有本事,那……那你现在就跟伊雪离婚,早点滚出我们家!我每天看着你都觉得心烦!”

林东阳无视了撒泼的娄晓娥,转身走向沈伊雪,红着眼睛道,“沈伊雪,本以为我的付出,能换来你起码一丝的好感,可我没想到,从头至尾你们都没把我当人看,只把我当成一条呼来喝去的哈巴狗,呵呵,既如此,我就如了你们的愿!我跟你离婚,然后滚出这个不属于我的地方!”

沈伊雪眼神中掠过一丝惊喜。

爷爷不让她主动提出离婚,但林东阳主动提出来就跟她没任何关系了,并不违背当初的誓言。

想到这里,沈伊雪冷笑道,“这是你说的,可不是我主动提出来的!”

林东阳对沈伊雪的反应很失望,原以为沈伊雪多少会对这段感情有一丝的在乎,可她不仅没有一丝的在乎,甚至表现出却对离婚的强烈迫切。

林东阳知道,她是不愿违背当初对沈老爷子发下的誓言。

自己主动提出来,就跟沈伊雪没关系了。

林东阳更加失望了。

“是我主动提出来的,明天民政局见。”林东阳失望的回答道。

“好。”沈伊雪激动的道。

娄晓娥笑着道,“哈哈,伊雪,你总算要摆脱这个废物了,这些年你一直和他分房睡,从没同过房,等你明天跟他离了婚,我就给你介绍几个高富帅!凭你现在的身材和气质,随便找个人都比这个废物强上千倍万倍!之前来我们家做客的王公子就跟我提过这件事儿,他当时说,如果你跟这废物离了婚,他绝对不嫌弃,还要给你办一个空前绝后的婚礼!”

林东阳苦涩的摇了摇头,他转过身,准备离开这个让他伤心的地方。

“等等,你小子要去哪儿?我告诉你,你是上门女婿,就算离婚,也得把你扫地出门,你是被我们撵出门去的,而且当时伊雪的爷爷给了你一万块钱,你得把这笔钱吐出来!加上一年的利息,你最起码得给我两万!你刚才不是很牛吗?你有钱吗?你再牛一个给我看看啊!”

林东阳转过身,恶狠狠的瞪着娄晓娥,如果不是因为沈老爷子的恩亲,他肯定会将恶毒的娄晓娥大卸八块,他从兜里摸出一张银行卡,“啪”的砸在了娄晓娥的脸上。

“呵呵!两万是吧?我特么给你十万!密码是伊雪的生日!”

“十万?你小子做什么梦呢?就凭你这个废物也会有十万块钱?你要有这钱还做什么上门女婿?”娄晓娥继续嘲讽道。

林东阳双眼如龙目开阖,顿时爆发出恐怖的杀气,身上睥睨天下的气势骤然而发!

“如果不是因为沈老爷子,你已经死一万次了!”

惊人的气势,森寒的语气,惊得娄晓娥身体一颤,一股彻骨的寒意油然而生,她的心里浮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惧!

娄晓娥吓傻了,愣在原地,双腿微微打着颤。

林东阳不再理会娄晓娥,复杂的看向沈伊雪,“明早八点,不见不散。”说完,他转身就走,在即将走出大门的时候,身子一顿,头也不回的道,“安神药放在床头柜第一格,你睡眠不好,记得吃。”

话语完毕,林东阳带着无尽的失望,转身扬长而去。


金铭山角落,一座墓地前。

寒风瑟瑟,秋雨连绵。

此刻,林东阳一身着黑色西装,跪在墓碑之前,将一沓又一沓的冥币,丢进了火盆。

在她的身后是一个身材婀娜,穿着职业套装,黑丝高跟的女人,正双手持伞为林东阳挡下风雨!

在林东阳烧完纸钱起身的时候,黑丝美女拿出一份合同,递给林东阳恭敬的道,“林董,这是你要的,我们创世集团这一年来,默默帮助沈家的合作记录。”

这黑丝美女是她的高级副总裁兼秘术,李晓苒。

林东阳接过合同,挨个看了一眼,遂表情肃穆的看向沈老爷子的墓碑说道,“爷爷,当年答应你的事情,我做到了,这一年来,我帮助沈家完成了一个很好的跨越,所有的辅助合同都在这里,对沈家,对您,我都问心无愧,但从今天起,我跟沈伊雪离婚了。”

说完,林东阳将与沈家合作的所有合约全部扔进了火炉里,他要让九泉之下的沈老爷子看一看。

做完这些,林东阳转身就走。

就在此时,李晓苒鼓足了勇气,妖娆性感的身体靠向了林东阳,她两颊微红,贝齿轻启:“那个……林董,你等一下……”

“我……我现在可以做你女朋友吗?”

林浩皱了皱眉,推开了李晓苒,“以后再说吧,我现在心里很烦,你回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李晓苒咬着嘴唇,点了点头,然后跟着一起离开。

……

通天大厦,位于金陵市的正中心,层高六十四,是金陵第一高楼,宛如一把锋锐的利剑,直入云霄。

这座大楼原本属于金陵第一富豪的大厦,如今成为了创世集团的总部。

此刻,在六十四楼的办公楼中,林东阳背着手,在宽大的落地窗前,望着东南方向,神色越发的落寞。

那里曾经原本应该是他的家,可现在什么都不是了。

就在刚才,连最后的一丝眷恋也没有了。

林东阳拿起一瓶红酒,“咕咚,咕咚”猛灌了两口。

就在此时,穿着黑色高跟鞋,一身紧致制服的李晓苒迈着猫步走了进来,她蹙了蹙眉,连忙夺过了林东阳手里的酒瓶,放在桌上,“林董,你不能再喝了。”说完,傲人的身姿刻意的朝着林东阳贴了过去。

林东阳重重一叹,目光中的落寞顿时消失无踪,“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李晓苒见林东阳毫无兴致,也不再自找没趣,她拿起文件夹,严肃的说,“林董,按照娄晓娥的经营手段,如果不是您暗中帮助,沈家的厂房早就该垮了,郊区的厂房,已经堆积不下沈家的产品,急需清除库存。”

林东阳这才想起来,这半年,他一直以公司的名义与沈家合作。

沈家工厂所生产的产品,由于质量问题,根本找不到买家,之前以他上门女婿的身份,连个提建议的机会和资格都没有,所以只能将这些残次品,以公司的名义收购并囤积在郊区的厂房。

林东阳淡淡的道,“将这些产品以废品回购的价格低价出售,清除货仓。”

李晓苒急声道,“可……这样一来,我们起码要赔……”

“按照我说的做,这点钱,我还赔得起。”林东阳的声音带着不容置疑的口吻。

李晓苒贝齿轻启,点了点头又道,“还有一件事情,我们跟沈家的合作已经到期,经过销售部门的风险评估,已经没有和沈家工厂继续合作的价值。”

林东阳眉头一皱,沉默了良久,重重叹了口气,“如果现在中断和沈家的合作,沈家没有资金,将会立即破产,眼睁睁的看着她流落街头,我做不到。”

李晓苒挑了挑眉说,“那以您的意思?”

林东阳道,“再跟她们续约一年。”

李晓苒本要说些什么,想了想却又没说出口,她轻抿了嘴唇说,“好,我这就按照您的吩咐去做。”

说完,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林东阳大步走向落地窗,抬起头望着漫天的繁星,带着无尽的落寞道,“沈伊雪,这是我最后一次帮你了……”

李晓苒来到项目部,心理五味杂陈,沈家如此对待林董,林董竟然还要跟沈家合作?”

李晓苒知道林东阳这一年来为沈家付出了多少,堂堂创世集团的董事长,却甘愿待在沈家做上门女婿,毫无尊严的活着!

沈家的工厂出现过多少次危机,他数都数不过来。

如果不是林东阳,沈家必然会沦落街头。

“沈伊雪,你永远都不会知道自己失去了一个多么优秀的男人,我希望你永远都不要后悔!”李晓苒话语完毕,将与沈家继续合作的合同,撕了个粉碎。

………………

民政局。

林东阳早来了半个小时,他蹲在大门口,平静的望着往来的人流。

很快,一辆黑色的桑塔纳轿车疾驰而来,停在了民政局。

沈伊雪和娄晓娥从车上走下,一看到林东阳,娄晓娥的眼神里就充满了鄙视和厌烦。

娄晓娥昂着头,鼻孔看着林东阳,嘴角浮现出讥讽的笑容,“你看看这穷小子,今天来离婚也不穿的像样一点,等会要进了大厅,人家还以为你嫁给了一个收破烂的,跟他离婚都嫌丢人!”

沈伊雪神色有些复杂,本以为今天跟林东阳离婚,她就解脱了,可昨天晚上,翻来覆去愣是睡不着。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难道是不舍得?

当这个想法在心里浮现的时候,沈伊雪都觉得好笑。

林东阳神色平静的道,“证件都带了吧。”

沈伊雪“嗯”了一声。

娄晓娥讥笑道,“你以为都跟你一样丢三落四啊,昨天晚上想着你跟我女儿要离婚,我高兴的一晚上都没睡着,早上我把检查了三四回证件,生怕忘了带,等会只要你进去,出来就跟我沈家没任何关系了,我还联系了王公子,他说马上带着证件过来跟伊雪结婚。”

林东阳死死的攥着手,一双眼睛充斥着抑制不住的愤怒。

娄晓娥的恶心程度,简直没有下限。

他还没跟沈伊雪离婚,娄晓娥就已经找到了下家。

沈伊雪蹙了蹙眉道,“妈,你胡说什么,我跟王公子又不熟,哪有没见过面就直接结婚的?我又不是货物,下了这趟车,就上那趟车。”

娄晓娥焦急的道,“女儿,王公子是鸿运集团的总经理,人家的父亲又是公司董事长,人长得又风流倜傥,玉树临风,你嫁给他,那是你十辈子求之不得的福分!就这么说定了,等会他人一到,你们就进去领结婚证。”

沈伊雪心情越来越浮躁,她转身走进了民政局,很快两个人就各自带着离婚证,出来了。

沈伊雪手里攥着离婚证,望着林东阳匆匆离去的背影,心中有一丝落寞涌现。

很快,一辆黑色的帕萨特轿车停在了路边,穿着白色西装,带着墨镜的青年夹着黑皮包,在周围扫了一眼,然后满脸笑容的走向娄晓娥,“阿姨,我是王少聪,这就是你女儿吧,果然比照片还要漂亮。”

王少聪瞟向沈伊雪,眼睛顿时一亮。

娄晓娥笑得合不拢嘴,“女婿,我的好女婿,你赶紧去跟我女儿把结婚证给领了,妈的眼光错不了,你们俩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沈伊雪皱着眉头道,“妈,哪有刚离婚就结婚的,这件事儿以后再说吧。”

听到沈伊雪的话,林东阳怔了怔,心里浮现了一丝丝的暖意。

而此刻,王少聪一眼就看到了林东阳,他大步一晃,挡住了林东阳的去路。

王少聪将头发往后一撩,审视的目光将林东阳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一脸轻蔑的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就是沈小姐的前夫吧?果然是要模样没模样,我实在搞不明白,伊雪怎么会嫁给你这种三无产品?”

娄晓娥讥讽道,“哼,要怪就怪他那个死鬼爷爷,非指名道姓要伊雪嫁给他,还不准伊雪主动提出离婚,真是人老眼瞎,白白耽误伊雪的大好青春。”

林东阳脸色顿时一变,冲着娄晓娥,怒气腾腾的道,“如果你再敢对沈老爷子有丝毫的不敬,我把你的脑袋拧下来当夜壶!”

森寒的语气,惊得娄晓娥脸色一阵煞白。

王少聪皱了皱眉,轻蔑的道,“小子,脾气倒是挺大,不过我奉劝你,说话做事要动动头脑,我是鸿运集团的总经理,日后是整个集团的接班人,我们每年跟创世集团的合作最起码也得一千万往上!一千万是什么概念?恐怕你小子从来没见过这么多钱吧?如果你跪下来,给阿姨道歉,没准我能动动关系,让你去我们集团做保安。”

林东阳冷笑道,“让我去你们集团做保安?你请的起吗?”

王少聪不可思议的看了一眼林东阳,嘲笑道,“真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愣头青,我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说完,王少聪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紫色的锦盒。

锦盒上有一个YX的标志。

这个标志,林东阳再熟悉不过。

这是他专门为沈伊雪创立的钻石品牌,本想着在结婚一周年的时候,给她一个惊喜。

可现在,已经没有必要了。

王少聪将锦盒打开,里头躺着一枚闪闪发光的钻戒。

“这是创世集团旗下,银雪优品的钻戒,拥有着世界著名的切割工艺,恐怕你小子这辈子都没见过钻石吧?”王少聪拿起钻戒,刻意的转悠了一圈,在林东阳的面前足足停了七八秒。

娄晓娥一看到钻石,眼睛里射出了毫光,她激动的拍着手道,“我的好女婿,妈没有看错你,伊雪嫁给你,那是她一辈子的福气!”

沈伊雪看到钻石,眼睛也微微一亮,不过她仅仅只是出自对钻石天生的喜欢。

林东阳冷笑道,“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你这枚戒指上镶嵌的钻石,不过0.9克拉,在银雪优品的钻石专柜里,属于下等货,也就三四万块钱而已。”

王少聪诧异的瞪着林东阳,随后放声大笑起来,“三四万块钱,还而已?你小子脑子是有毛病吧,你知道你不吃不喝攒三四万块钱得多久吗?起码得几十年!竟然还敢在我面前装逼!我告诉你,这颗钻石还是我花老鼻子关系才买到的,人家是私人订制,没有关系,根本买不到!”

娄晓娥跟着嘲笑道,“这小子脑子有问题,别跟他一般见识,女婿,你赶紧跟伊雪进去把结婚证领了吧。”

王少聪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捧着钻戒单膝跪地,真诚的道,“沈小姐,你愿意嫁给我吗?只要你答应我,我绝对会给你办一个举世无双的婚礼!让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新娘!”

沈伊雪慌忙摆了摆手道,“王公子,我们初次见面就领证,太唐突了。”

王少聪激动的道,“我们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我对你情有独钟!”

林东阳摇了摇头,“娄晓娥,你比我预想的还要恶心,伊雪是人,不是你想卖就卖的货物!”

娄晓娥指着林东阳大骂,“要你管,有多远滚多远!”

林东阳目光一肃,冷冷道,“娄晓娥,我希望你永远都不要为自己今天的所作所为而后悔!”

话语完毕,林东阳拂袖离去。

“哼,后悔?也不看看你什么德行!”娄晓娥冷哼一声道。

就在林东阳刚刚走下台阶的时候,一辆黑色的奔驰S500行政轿车,笔直的停在了他的面前。

身着黑色丝袜,一身紧致套装的李晓苒从轿车走下。

李晓苒一把揽住了林东阳的胳膊,湿热的嘴唇朝着他耳畔吐了口气,温柔的道,“东阳,你总算离婚了,你不知道我等这一天等的有多辛苦。”

娄晓娥、沈伊雪以及王少聪望着这一幕,神色顿时狂变。


沈伊雪目不转睛的盯着身姿婀娜的李晓苒,脸上布满了不敢置信。

李晓苒是创世集团董事长的执行秘书兼副总裁,在集团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现在却跟自己的废物前夫挽着手,十分的暧昧亲热,这大大的出乎了她的意料。

“沈小姐,谢谢你将这么优秀的男人送给了我。”李晓苒湿热的红唇吻向了林东阳的额头,傲人丰挺的身体,紧紧贴着林东阳。

沈伊雪眉头顿时皱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李晓苒跟林东阳越亲热,她的心就越堵。

娄晓娥讥笑道,“呦呦呦,林东阳,你为了今天这一出,花了不少钱吧?我看她这身段,起码也是个三线模特,一天不得二三百块钱?这可下了老鼻子血本了吧?”

沈伊雪目光有些复杂,李晓苒是创世集团的执行秘书,身价在百万以上,两三百块,根本入不了她的眼。

何况以她对李晓苒的了解,李晓苒绝对不是一个会为了钱为别人出头的人。

刚才的亲热,虽然有几分演戏的成分,但李晓苒看林东阳的眼神,确实有几分耐人寻味。

林东阳并不想搭理娄晓娥,坐进了奔驰轿车。

单膝跪地的王少聪却惊出了一身冷汗!

他不认识林东阳,却认识李晓苒。

李晓苒是创世集团董事长的秘书兼副总裁!

他每次与创世集团合作都要找前台提前预约,之后再与项目部的负责人见面洽谈!

有一次项目部负责人不在,就是李晓苒负责接待他的。

创世集团所有的人都对李晓苒非常客气和恭敬,创世集团幕后的神秘董事长有任何决策也由她负责宣布。

身份如此尊贵的人,竟然会喜欢上一个上门女婿,而且还专门开了公司的奔驰轿车来接待。

这不由令他大吃一惊。

他坚信,以李晓苒的美貌和身份,绝对不会为一个平平无奇的上门女婿出头.

尤其当林东阳坐进奔驰轿车的后排以后,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在心里油然而生。

看林东阳刚才坐进奔驰轿车的动作,十分的娴熟,一上车就操作起了老板键。

只不过他仍然不敢确定林东阳就是那位。

毕竟一个大集团的董事长怎么可能会甘愿在一个小家庭里做上门女婿,除非这个人的脑子有病。

王少聪在商界摸爬滚打数年,他眼睛滴溜溜一通乱转,便想明白了一个合理的解释。

林东阳可能与李晓苒是朋友关系,林东阳在沈家受了欺辱,所以请李晓苒帮忙,在离婚当天,扮演一个追求他的人,替他找回一些面子。

而刚才在车上的熟练操作,一定是事先排练好的。

王少聪越想越明白,他满脸笑容快步朝着李晓苒走了过去,恭敬的道,“李秘书,您还记得我吗?我是鸿运集团的总经理,我们集团目前跟贵集团还在密切合作。”

李晓苒淡淡的“哦”了一声便关上了车窗。

王少聪虽说尴尬,但仍旧厚着脸皮拍了拍车窗道,“李小姐,你犯不着为这种人出头,多掉身价啊。”

李晓苒没多说什么,她发动轿车,载着林东阳,眨眼消失在了公路的尽头。

沈伊雪望着轿车离去的方向,心里像是有什么东西丢了,空落落的。

娄晓娥焦急的道,“女婿,你赶紧去领结婚证,再晚一会儿,人家就该下班了。”

沈伊雪不耐烦的道,“妈,我没心情。”

说完她一个人走向了人形道。

“唉,你真是死脑筋,今天不行,那就明天,王少爷,咱们不急这一时半会儿,你迟早是我的好女婿。”沈伊雪赔笑道。

…………

奔驰轿车上。

林东阳望着窗外变换的景色,喃喃道,“晓苒,你刚才的举动有些过了。”

李晓苒轻哼了一声道,“我就是要让她感到后悔,你看看娄晓娥嚣张跋扈的样子,我恨不得抽她一巴掌,林董,我很难想象,你这一年是怎过来的。”

“就那样过来的。”林东阳平淡的道。

林东阳低着头,将手里的离婚证随手扔在了一旁,这个证件彻底断绝了他与沈家的关系。

李晓苒一边开着车一边说,“林董,你觉得我们还有必要鸿运集团合作吗?”

林东阳目光微微一眯,冷冷道,“你觉得呢?”

李晓苒笑着说,“以刚才王少聪对您的态度,让他家的集团破产十次都不为过!我立即中断与鸿运集团的所有合作!我们是甲方,拥有单方面撕毁合作的权利,而且不会损失一分钱。对了,如果鸿运集团的董事长问我们为什么终止合作,该怎么回答他?”

林东阳龙目开阖,锋锐之气显露无疑。

“你就告诉他,因为你的儿子得罪了一个惹不起的人!”

“好!”

………………

从民政局离开的的王少聪坐进了轿车里,心里美滋滋的,沈伊雪是金陵市出了名的大美女,以娄晓娥的态度,他跟沈伊雪的婚事跑不了。

每每想到能跟沈伊雪这样的美女同床共枕,王少聪就激动的不行。

最为主要的是,他今天遇到了创世集团董事长的秘书李晓苒。

王少聪自认为是风流倜傥,气宇轩昂,今天一定给李晓苒留了个好印象!

只要能从创世集团拿到更多的订单,他在家族里的地位就会水涨船高,或许有机会成为董事长的继承人!

想到这里,王少聪乐开了花。

他将车子发动,油门踩到底,开着音乐哼着歌,享受着速度带来的激情。

就在这个时候,手机响了。

被打断节奏,王少聪有些恼怒,可当他看到来电显示以后,连忙恭敬的接了起来。

“爸,您这个时候找我有事吗?”王少聪赔笑着道。

“臭小子,你到底做了什么?刚才创世集团跟我们断绝了所有的合作!”电话那头传来了王长文歇斯底里的咆哮声。

“什么?!这怎么可能!”

王少聪猛地急刹车,由于剧烈的惯性,头直接撞向了方向盘!

他现在完全顾不上脑门上的疼痛,颤着嗓音一脸恐慌的问道,“您知不知道,创世集团为……为什么终止与我们的合作?我想知道原因!如果我们哪里做的不好,可以改正!”

王长文咆哮着道,“人家说,因为你得罪了一个惹不起的人!臭小子,你给我滚回来!这次终止合作,我们公司起码损失几千万!”

王少聪懵了,手机从他哆嗦的手里滑了下来。

创世集团终止与鸿运集团的一切合作,是因为他得罪了一个惹不起的人?

王少聪诧异的回想着自己最近这段时间都与谁接触过,可他思来想去,自己并没有得罪过任何人,尤其是与创世有关的人。

难道是他?

王少聪想到了刚才的经历。

但很快就被他否决了。

一个甘愿入赘受辱的上门女婿,绝对不可能跟创世集团有任何关系!

王少聪郁闷的发动车子,回家复命。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