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98读书网 > 武侠仙侠 > 致命宠溺重生娇妻为所欲为

致命宠溺重生娇妻为所欲为

小阿凰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两年前,宋慈被妹妹算计,遭遇了一场车祸,危难之时,她看到傅止行向她跑来,随后便失去意识。两年后,她以全新的身份回归,进入了傅止行的公司,没想到,工作的第一天就遇到恶毒妹妹。经过两年的筹谋,宋慈学聪明了,她决定暂时隐藏身份,报复了妹妹之后,再公开真实身份。原以为这个计划天衣无缝,未曾想,傅止行看到她的第一眼,就认出了她……

主角:宋慈,傅止行   更新:2022-07-16 11:0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宋慈,傅止行 的武侠仙侠小说《致命宠溺重生娇妻为所欲为》,由网络作家“小阿凰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两年前,宋慈被妹妹算计,遭遇了一场车祸,危难之时,她看到傅止行向她跑来,随后便失去意识。两年后,她以全新的身份回归,进入了傅止行的公司,没想到,工作的第一天就遇到恶毒妹妹。经过两年的筹谋,宋慈学聪明了,她决定暂时隐藏身份,报复了妹妹之后,再公开真实身份。原以为这个计划天衣无缝,未曾想,傅止行看到她的第一眼,就认出了她……

《致命宠溺重生娇妻为所欲为》精彩片段

阴云密布。

环山公路崎岖弯道处,黄色卡宴被一辆大货车撞的面目全非。

宋心词坐在变形的驾驶室里,双腿被死死卡住,前挡风玻璃碎片刺入腹腔和大腿,鲜血如注,染红了座椅。

她脸色苍白,痛的紧蹙眉头,用仅能活动的左手,慢慢摸索向手机。

“贱人,死到临头,你还想给谁打电话?”就在宋心词的手指即将触碰到手机的前一秒,一双手从车窗伸进来,一把将手机夺了出去。

“宋心雨,傅止行不会放过你的。”

宋心雨冷笑一声,将她的手机丢在地上,用鞋跟狠狠碾碎:“可惜啊,止行永远都不会知道今天的真相了,他现在已经身在飞往澳洲的飞机上,更不会来救你。”

“宋心词,下地狱吧!”宋心雨恶毒的将手中烟蒂丢进燃油泄漏的发动机里,卡宴瞬间燃起熊熊大火。

浓烟滚滚,车子随时都会爆炸,宋心词的意识越来越薄弱……

难道,她就要这么死了吗?

不,她不甘心,不甘心就这么输给宋心雨!

……

傅止行带人赶到环山公路时,正看到卡宴悬空在山崖上,火光通天,摇摇欲坠。

“心词!”他发了疯一般的往上冲,下属程森拦住他,死死抱住他的腰。

“傅总,车子随时都有可能爆炸,别去了!”

“放手!心词还在里面!”

“车子受损那么严重,心词小姐绝无生还可能,傅总您不能再把自己也搭进去啊!”

“滚开——”傅止行双目猩红,额前青筋暴起,理智全无的将程森一脚踹开,大步冲了过去。

轰隆的雷鸣将悬崖瞬间照得透亮,傅止行推开身后的人,直接跳了下去,生与死的临界点,宋心词隐约听见有人在大声喊着自己的名字。

她用尽最后一丝力气睁开眼,男人的脸悬在视野侧方,满是担忧与痛心。

“止行,你终于来了。”

她宽慰一笑,想要将手伸出窗外摸摸男人的脸,可手刚伸到半空当中,还不等碰到男人,就突然无力的垂了下去……

“砰”一声震天巨响,巨大的蘑菇状焰火在卡宴上方腾空,浓烟滚滚,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后,世界重归寂静。

两年后。

傅氏集团人策划部门口,员工们围成一个圈,将一个纤瘦漂亮的姑娘簇拥在中央。

“她……她长得也太像心词小姐了吧。”

“世界上不可能有这么像的两个人,您就是心词小姐吧!”

“不可能,心词小姐已经在两年前那场车祸里丧生了,傅总还消沉了那么久,难道你们都忘了吗?”

宋心雨隔着好远,就听到了人群堆里的议论声,表情变得有些微妙。

人事部经理跟在她身边,煞有介事的道:“宋小姐,您不知道,真是见鬼了!那个新来的员工居然跟心词小姐长得一模一样,员工们都说一定是心词小姐回来了。”

“见什么鬼,我姐姐早已经死了两年了!”宋心雨眯起狭长的丹凤眼,眸底覆上一层阴冷,“我倒要看看,她跟一个死人究竟能有多像!”

宋心雨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浮现出那辆被炸的七零八落的卡宴车,据搜救队的人说尸体已经被炸成了灰,绝无生还的可能。

她踩着尖锐的高跟大步走了过去,人群缝隙中,宋心雨一眼就望见了那个气质单纯干净的姑娘。

宋慈穿着简单的白衬衣,柔软的长直发绑成一个高高的马尾,脸上妆容简单干净,反而将五官衬托的格外精致清丽,似乎注意到了宋心雨的视线,宋慈下意识的扭头看了她一眼。

这一眼,惊得宋心词脸色瞬间惊得惨白,捂住胸口往后趔趄了两步险些跌倒。

人事部经理赶紧扶住她:“心雨小姐,您没事吧?”

“不……不可能……”宋心雨推开人事部经理大步冲了过去,用力攥住了宋慈的胳膊:“你是谁?你究竟是谁!”

宋慈似乎被她给吓到了,后退了一步想要甩开她:“我……我是宋慈啊,策划部新来的员工……”

“不可能,一定是你,你回来了,对不对?”宋心雨双眼怒瞪着宋慈,手上的力道越来越重。

“你为什么要回来……你为什么总是这么阴魂不散!”

“住手!”

正在这时,门外传来一道寒气逼人的男声。

男人大步流星的走了进来,颀长的身形裹着笔挺的西装,西裤熨烫的没有一丝褶皱,五官优越俊逸,眉眼却锋利沉冷,气场强大不怒自威。

“都不用做事?”他冷着脸训斥。

听到他的声音,宋心雨瞬间清醒过来,松开了宋慈。

员工们低着头欲言又止,却都没胆量抬起头与男人强大的气场对视。

“再有下次,你们策划部集体递辞呈……”

傅止行的尾音戛然而止,他的目光不经意瞥见了乖顺静默在一旁的宋慈,喉咙里忽然发不出半点声音。

他死死盯着宋慈那张与记忆中的人儿一模一样的脸,呼吸都变得急促起来。

鬼使神差的,他走到她面前,凝神望着那张莹白的面容,忍不住伸出手来想要触碰,可手刚伸到半空中,他忽然深吸一口气将手抽了回去,面色恢复了如常了清冷:“程森。”

程森立即上前:“傅总。”

“通知人事部,将她从策划部除名。”傅止行伸手指向宋慈。

宋慈的心悬了起来:“凭什么……”

傅止行的下一句话,却令在场所有人大跌眼镜:“把她调到我身边,做我的私人助理。”

一众员工闻言,纷纷倒吸一口凉气。

总裁的私人助理,可不是人人都能胜任,多少年轻女员工挤破了头都想夺得这个美差,但宋慈之所以能胜任,其中缘由不言而喻。

宋心雨站在人群最后,恨的牙根发痒,她好不容易弄死了宋心词,眼看就要俘获傅止行的心了,半路居然杀出个程咬金!

不,她绝不允许任何人再将傅止行从她手里抢走!

宋慈抱着沉重的物品箱,亦步亦趋的跟着傅止行走进了总裁办。

关门的一瞬间,宋慈将怀里的箱子没好气丢给傅止行,脸上的怯懦霎时间荡然无存。

“傅止行,我们台词里可没有从策划部除名这一part,你故意吓唬我是不是!”

 


她一把抓下了高马尾上的皮筋,满头青丝铺陈,慵懒又随意的坐在了傅止行办公桌后柔软的真皮座椅上,噘嘴不悦的望着他。

看着她这个样子,傅止行紧绷的面部线条柔和了下来,唇侧牵扯起一抹浅淡的弧度:“有临场发挥,才能表演的更真不是吗?我刚刚表现的那么好,难道你不应该给我点奖励吗?”

宋慈觉得他说的有道理,沉吟了一会儿:“那傅总想要什么奖励?”

她狡黠一笑,忽然转过身来扯住傅止行的领带,将他拽到自己面前,伸直了脖颈,凑到他唇边蜻蜓点水般的一吻。

“这样的奖励,傅总觉得可以吗?”

“还不够。”

男人缱绻磁性的声音刚响在耳边,大手忽然覆了上来,扣住宋慈的后脑勺,垂首深吻了下来。

他灵活撬开她的唇齿,带着淡淡薄荷清香的气息瞬间充斥满了宋慈的鼻息。

“唔……”宋慈毫无防备猝然瞪大了双眼,男人似不满她的晃神,扣住她后脑勺的手指微微施力将她贴近一些,提醒她要专心。

宋慈呼吸被动,毫无招架之力,只能乖乖蜷缩在他怀中,任他拿捏。

下午,宋慈被傅止行安排到管理部门打印文件,宋心雨正是管理部的总经理,宋慈初来乍到,是应该好好去打个“招呼”。

来到管理部,宋慈随手将文件放在打印机,伸手去莫打印纸,才发现纸筐里空空如也。

还不等宋慈反应,身后突然传来热心的声音:“宋小姐,是不是没打印纸了?我这儿有,先用我的。”

宋慈转过身才发现,几个管理部门的员工手里拿着打印纸争先恐后的想要递给她。

她随手从一个员工手里接过,羞涩的道过谢,却发现她们仍没有离开的意思。

“宋慈妹妹,你渴不渴啊?要不要我去给你倒杯咖啡?”

宋慈刚摆手拒绝,又有员工语气艳羡道:“宋慈妹妹,你的皮肤也太娇恁了吧,我们部门经理每个月花大几万做皮肤管理,状态都没你好……”

“砰”的一声,复印室的门被人重重敲了一下,与其说敲,宋慈听来更像是高跟鞋用力踹了一脚的声音。

“公司养你们一群废物,为的就是让你们上班时间就是让你用来讨论我花多少钱做皮肤管理的是吗?”

“都给我滚回到自己工位上,再有下次让我听到这种话,你们就别想在管理部待了!”

众员工不敢明面上得罪宋心雨,心里却不服气,边走出复印纸,边小声交头接耳:“还真把自己当老板娘了,总裁根本就没把她放在眼里过。”

直等最后一个员工走出去,宋慈冲宋心雨意味深长的笑了笑,正要往外走,却被宋心雨伸手拦住。

她妒忌的看着宋慈白恁细致的肌肤,恶狠狠道:“你们这种小绿茶我见多了,脸上不知道动了多少刀打了多少针,妄想着留在止行身边麻雀变凤凰,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货色!”

宋慈委屈的红了眼眶,红唇一扁,泪眼婆娑的模样惹人怜爱,说出的话却是要气死人不偿命:“可我是纯天然的。”

宋心雨一噎,抬手便攥住了她的手臂:“你的意思是,我不是纯天然的?小贱仁,你把话给我说清楚!”

她尖锐的长指甲故意狠狠扎进宋慈的肉里,推搡之间,宋慈手里复印好的文件落雪般纷纷扬扬撒了一地。

宋慈惊呼一声,赶紧俯身去捡,宋心雨垂眸看她一眼,唇侧扬起一抹冷意,抬起尖锐的鞋跟,就要往她手背上踩……

“宋心雨!”男人声音隐含薄怒,“你在做什么?”

宋心雨脚底一顿,看着地上着急捡文件的宋慈,立马恶人先告状:“止行,她拉着我部门的员工造谣说我是整容脸……”

“够了。”

傅止行一把将她甩开,“刚才发生了什么,我在走廊里听的一清二楚。”

宋心雨掀唇正欲狡辩,宋慈却不给她这个机会,站了起来便向傅止行道歉:“总裁,都是我的错,不怪宋经理,我不只有错还没完成好你交代的任务。”

说着,她故意将被宋心雨踩褶皱的文件“展示”给傅止行看。

“你没错。”傅止行看她一眼,随后将文件从她手里抽出,冷冷丢到宋心雨身上:“你现在、立刻、把这些重新打印一份给我送来。若下次你再这样胡作非为,管理部门经理的位置也不要坐了。”

宋心雨一愣,不可思议的抬起头来看向傅止行。

男人却冷漠的错开她的视线,带宋慈径直出了打印室的门。

宋心雨站在原地,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死死咬住后槽牙,薄薄的几张文件在她手里被捏的变了形。

殊不知,宋慈在背对她的方向,娇俏的小脸上露出了一抹毫无温度的笑意。

这才仅仅只是个开始。

……

中午休息,宋慈独自来到了员工食堂。

傅氏集团伙食不错,想到中午让宋心雨吃瘪的样子,宋慈胃口大开,要了一大份炸猪排,故意找了个显眼的位置坐下来慢慢吃。

约莫只过了五六分钟,宋心雨的身影就出现在了餐厅门口。

宋慈刻意艇直了后背,温静脱俗的出尘气质,令宋心雨一眼就注意到了她。

宋心雨面露得意,这会儿傅止行不在,她非要好好惩治一番这个小贱仁,让所有员工都知道,在这个公司里应该讨好的人是谁!

想到这里,宋心雨踩着高跟加快了速度走进餐厅,打了满满一托盘饭,还有一碗滚烫的罗宋汤。

端着汤饭,她直接往宋慈的位置走。

不锈钢果汁杯如明镜一般,映出女人越发靠近的身影,她的手牢牢把住托盘,眼看走到了宋慈身边,她身子前倾,作势就要把那满满的汤饭朝宋慈兜头浇下。

宋慈却早有防备,看着果汁杯壁反映出的宋心雨的动作,默默将一只脚伸了出来。

 


“啊——”宋心雨毫无防备,惊呼一声过后,四仰八叉的摔在了地上,滚烫的热汤泼了满身。

宋慈惊的捂住嘴巴倒吸了一口凉气:“宋经理,你没事吧?”

“你到底安的什么心,故意绊我害我出丑是不是?”

宋慈跌坐在地上,手足无措的解释:“不是的,我不是故意的,是你走的太着急了……”

“你还装!”宋心雨怒火更盛,理智全失,“看来我今天不好好教训教训你,你这张嘴里是吐不出实话来了!”

她一把攥住宋慈的手腕将她拽了起来,另外一只手高高举起便要往她脸上招呼。

然而还不等她碰到宋慈,她的手腕被一只修长有力的大手死死捏住。

“宋心雨,这里是公司,不是你放肆的地方!”男人面无表情,嗓音却带着彻骨的冷意。

“止……止行,你怎么会来……”看着男人紧紧绷起的侧脸线条,宋心雨心一沉,表情凝固了。

今天怎么偏偏这么倒霉,她发怒的模样都被傅止行看的一清二楚,这两年好不容易在他面前维系起的形象通通都毁于一旦了!

傅止行嫌恶的甩开她的手:“我再不来,难道还眼睁睁看着你打人吗?”

他眯起幽深晦涩的瞳眸看着宋心雨,看的她心里发虚,背脊一冷。

“止行,不是你看到的这个样子。”宋心雨愤然指着宋慈,“是她故意把汤推到我身上,还伸脚绊我害我摔倒!”

宋慈眼里噙着泪花,小声的说:“总裁,我没有绊宋经理,我只是担心她被烫伤。”

“我信你。”沉稳的三个字毫不犹豫的从傅止行唇齿间溢出,掷地有声。

他拉住宋慈,将她护在身后,关切的问:“怎么样,你没受伤吧?”

宋慈委屈的摇了摇头,侧开傅止行的身体,看向目眦欲裂的宋心雨:“只是宋经理,刚刚被烫又崴脚,恐怕会很疼。”

“你没事就好。”傅止行微微侧身,眉头紧蹙,语气不善的对宋心雨道:“餐厅地滑,以后别再穿高跟鞋,免得摔倒再怪到别人头上。”

话毕,他语气又放缓了数倍,口吻变得异常温和:“宋慈,你跟我走。”

宋慈抹了一把眼角泪花,点点头,迈着小碎步追上傅止行离开了餐厅。

周围议论声四起,不少人对着宋心雨指指点点。

宋心词死死攥紧了十指,尖锐的指甲戳破皮肉,没入掌心,她却仿佛感受不到半点痛意。

宋慈是么?当年她能够让宋心词从这个世界彻底消失,如今亦能够将宋慈置于死地!

“哈哈哈哈,你都不知道,宋心雨摔跤的时候脸色多精彩,就跟那盘里的西红柿炒鸡蛋一样,红白交错……”

黑色迈巴赫副驾上,宋慈兴高采烈的比划着刚才宋心雨的丑态。

傅止行但笑不语,看着她变得异常有生气的脸,心情也跟着变得舒畅起来了。

当年,宋慈虽然在那场车祸当中侥幸死里逃生,可身上却被不同程度的烧伤。

这两年里,傅止行一直默默陪在她身边,知道她强忍植皮割肉的痛苦,都是为了撑住回来复仇。

等宋慈说的有些累了,终于停下,傅止行这才伸手过去揉了揉她的脑袋:“想吃什么?带你去吃好吃的。”

宋慈心情大好,少不了宰他一顿:“我要吃富悦楼下新开的那家日料。”

“好,都听你的。”傅止行宠溺一笑。

两人吃过午饭后回到公司,宋慈特意买了一支烫伤膏,来管理部“探望”宋心雨。

“什么,宋经理请假了?”

“是啊,你要没别的事,我就先进去工作了。”那员工回答完宋慈的话,躲闪着她的眼神,飞快走入了办公室里。

宋慈也不拦他,见管理部的员工个个敛声屏气,都没有要跟自己搭话的意思,她把玩着手里的烫伤药,慢慢往总裁办走。

中午一个个的还都巴结自己,下午却连话也不敢跟自己多说,这其中必定有鬼。

想到这儿,宋慈多了分谨慎,回到总裁办后,将中午自己接手的工作重新又整理了一遍。

次日下午,余晖散尽时,员工们纷纷整理文件,准备下班。

一嗓子石破天惊的咒骂声,惊的员工们纷纷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

“负责在建材报价单上签字的负责人,就是你这个*的?”一男人怒不可遏的将手机的合同甩到刚整理完文件准备下班的宋慈脸上。

“你把高端防水建材的价格定的跟廉价材料混为一谈,要是我不防备,还以为你们傅氏按之前的价格给我,签署下这份合同,我这几年的老本怕是都亏进去了!”

宋慈脸上生疼,看着男人凶神恶煞的脸,一眼便认出他是傅氏东郊地产项目的建材供货商。

“先生您先消消气,这里面可能有什么误会。”宋慈耐着性子,弯腰一张一张捡起地上的合同纸,粗略看了一眼,心中便有了大概:这份文件,跟自己昨天签署的那份,确实有些不太一样。

“先生,昨天建材的价格我都一一比对确认过了,绝对不可能出问题。”宋慈态度诚恳,“而且我留有底稿,可以拿出来给你看。”

“好啊,你有本事就把底稿拿出来,我倒要看看你还要耍什么花样。”供货商气焰嚣张。

宋慈感叹自己昨天多留了个心眼,在从管理部出来以后,将所有经手过的文件重新整理了一份。

找出报价底稿后,她检查了一遍无误,立即交给了供货商。

供货商仔细翻看,眉头皱了起来:“怎么会……居然都是对的。”

宋慈松了一口气:“我想,这其中或许是别的环节出了问题……”

“你别想给我推卸责任!”供货商凶神恶煞的打断了她的话,“我不管你的底稿对不对,总之我拿到的合同就是错的!我告诉你,如果今天你们集团不把你开除给我个交代,我就去告你们傅氏制作阴阳合同!”

楼上围了一圈员工看热闹,纷纷感叹宋慈这次只怕在劫难逃了。

傅氏人人都知道,总裁傅止行是出了名的严谨苛刻,就算是他傅家自己人犯了工作上的错误,他也照开不误,从未有过先例。

何况这次,还涉及到了公司的名声问题。

宋慈咬了咬下唇,温声细语俨然一副好脾气的模样:“我昨天整理好明明就放在办公桌上了……或许有人趁我不在故意修改了。”

“现在死无对证,随便你怎么说都成!”供货商一脸不忿,一副誓要将宋慈正法的样子。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