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98文学网 > 武侠仙侠 > 总裁的亲密爱人

总裁的亲密爱人

水沐耳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夏乔叶知道丈夫不爱自己,他们的结合,完全是因为利益。她做梦都没有想到,丈夫会出轨,在医院看见丈夫跟一个大腹便便的女人在一起,她失控了,将小三推下楼梯。一朝入狱,夏乔叶以为这是噩梦的结束,却不成想,这是她此生噩梦的开始。白景衍在她最绝望的时候出现,给予她一丝希望,然后再将她的希望狠狠的敲碎,最终害得她身败名裂,生不如死!

主角:夏乔叶,白景衍   更新:2022-07-16 11:58: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夏乔叶,白景衍的武侠仙侠小说《总裁的亲密爱人》,由网络作家“水沐耳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夏乔叶知道丈夫不爱自己,他们的结合,完全是因为利益。她做梦都没有想到,丈夫会出轨,在医院看见丈夫跟一个大腹便便的女人在一起,她失控了,将小三推下楼梯。一朝入狱,夏乔叶以为这是噩梦的结束,却不成想,这是她此生噩梦的开始。白景衍在她最绝望的时候出现,给予她一丝希望,然后再将她的希望狠狠的敲碎,最终害得她身败名裂,生不如死!

《总裁的亲密爱人》精彩片段

A市妇女儿童医院,人流如织。

夏乔叶做梦也没想到,自己是陪闺蜜来医院抓她男友出轨的现场,结果更先看到的却是一个大腹便便的女人挽着自己的老公,从产检室出来。

“我想,你需要给我一个解释!”乔叶尽量稳住声线,但她发现说话时,喉咙好痛好痛,连接着身体内最柔软最脆弱的位置。

该死,她怎么会在这里?

秋良峥英挺的眉微微皱着,心头划过一抹郁闷。

“我做事,从不解释,尤其是你!”他避开乔叶的目光,有些不耐烦的说。

他没承认,但也没否认。乔叶胸口堵得发慌,像要喘不过气。

秋良峥感觉烦躁,正要走,谢希撸起袖子冲上来,指着他鼻子破口大骂,“姓秋的,咱叶子学历高,模样俏,家世好,她哪一点配不上你?你这人渣放着这么好的老婆不捧在手心好好爱着,偏去搞骚狐狸的肚子,你还是人吗?”

谢希这一咋呼引来不少人侧目。

大家议论纷纷,都在谴责秋良峥与他身旁的孕妇。

秋良峥向来高高在上受人簇拥,哪里有过如此尴尬狼狈的时候?

锋利的目光恶狠狠剜了谢希一眼,秋良峥没看僵僵地站在跟前的乔叶,对身旁的孕妇也是理也未理,他只是迈开修长的腿,往电梯方向去。

孕妇跟上,与乔叶错身的那刻,乔叶清晰地听见她从鼻腔里重重一记冷哼。

是嘲讽,是不屑,也是挑衅!

乔叶本就充血发胀的脑子,瞬间犹如一颗炸弹被人拔掉引线。

侧眸,看着几步远的孕妇,乔叶想也不想,快步上去。

“啊......”

就在孕妇快要追上秋良峥的时候,她一头乌黑柔顺的长发被人粗暴地扯起,孕妇不得不躬着身子顺着那股力量去,旋即身体又被人猛地一推。

圆乎乎的身体在楼梯的台阶间滚动时,惨叫声变得断断续续。

众人惊呼。

事发突然,秋良峥根本来不及阻止,只一双狭长的眼瞪大了不可置信地看向乔叶。

乔叶的手还在发抖,但她却用尽身体里所有的力气,对已经冲到面前的丈夫吼,“秋良峥你听好,就算你再喜欢她,但今天,我还是你老婆。你们的孩子能不能生,我说了算!”

秋良峥只觉得身体内的血管都在疯狂扩张,“夏乔叶,你就是个疯子!”

没时间理会乔叶,他飞快冲下楼,奔去痛苦呻吟的孕妇跟前。

乔叶闯了大祸,谢希也顾不得去找男友对质,拽着乔叶匆忙从楼层的另一个通道离开。

......

乔叶拒绝了好友陪伴的建议,一个人回到家。装修得奢而不俗的屋子静得可怕,乔叶陷在柔软的大沙发里,回想两年的婚姻生活。

丈夫不爱自己,乔叶知道。会娶自己,仅仅是因为利益而结合。但这一切乔叶不在乎,她想,只要成为他的妻,成为离他最近的女人,有一天,他会发现自己的好,会像自己爱他一样深爱自己!

可现在,乔叶才知道自己是多么愚蠢又可笑,一个连精神都无法给予你的男人,肉体出轨还会远吗?

“夏乔叶,你的婚姻就是一个天大的笑话。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大笨蛋!”乔叶仰面,卸下伪装,失声痛哭。

这一刻,从没有过的无助像大山压在乔叶肩头,快要将她压垮。

倏地,手机响——

老公


看着屏显上跃出的联系人,乔叶只觉得头痛得更加厉害。

“......”,乔叶接听,不语。

“......”通讯连接,电话里却没有人声,对方默了少顷,才问,“在哪儿?”

“在家。”

他挂断了电话。

乔叶对着依旧亮屏的手机发呆,接下来她要面对什么?乔叶不知道,也不想思考。事到如今,走一步算一步。

几十分钟后,秋良峥回来。

他看乔叶一眼,在沙发的另一端坐下。抽出兜里的烟,取出一根叼在唇间。点火,深深吸食,吞云吐雾。

沉闷的死寂之后

“孩子没了,她的子宫也没保住。”说这话时,秋良峥声音很沉很沉。

乔叶心里咯噔一声,感觉太阳穴突突作跳,她木然地看着秋良峥夹在指端快要燃尽的香烟,说不出话,连呼吸都停止。

秋良峥抬手,烟头直接在柚色的大理石茶几上摁灭。

“这一切,你就没话可说?”他语气含了责难,目光冷锐。

“想听什么?”乔叶迎向他略微猩红的眼,没有躲避。

“夏乔叶,你凭什么做出不可饶恕的事情之后还能像现在这样平静?你杀死的不仅是一条生命,更毁了一个女人的一生!”秋良峥突然暴躁,声音拔高了几分。

乔叶深呼吸,说,“我只是用自己的方式惩罚破坏我婚姻的女人,我哪里错了?倒是你,早知今日,又何必当初?要我说,造成今天这局面的罪魁祸首就是你。若说错,那也是你的错,不是我!”

第一次,乔叶丢掉小媳妇温柔娇俏的姿态,像头被惹怒的小兽怒视自己的丈夫。

秋良峥的印象中,乔叶一直是温婉可人的,即使再冲她发火,摆脸色,恶言相向,她都好脾气的照单全收。

如果不是老爸拿公司执行权要挟娶她,自己和她不会结婚吧?

如果与她的开始不是因为受制于人,自己会爱上她吧?

秋良峥搞不清楚都到了这个时候他还想这些做什么?

此刻,他烦躁得快要抓狂。

秋良峥大步过来,他的手,猛地掐住乔叶净白的双颊,狠狠用力,“给你机会再说一次,究竟你错没错?”

乔叶漂亮的面部轮廓在他指间扭曲,她痛苦地眯起眼,腿边紧握的小手,指甲深深陷入掌肉之内,“要我说多少次也一样,错的那个人,是你!”

掐在颊上的指,愈发用力。

但身体的痛不及心里一分一毫。

乔叶无视他越来越铁青的脸色,继续说,“秋良峥,你有什么资格要求一个被你们逼入绝境的女人道歉?自始至终,我也是受害者,我视如生命的老公背着我和别的女人上床,更连孩子都有了。你有想过我的感受么?是不是因为你不爱我,你就一点也感受不到深爱你的我心有多痛?我有多苦?”

望着他深邃的眼,乔叶泪眼婆娑,声声质问令秋良峥的脸色沉得出水。

缓缓,乔叶扯开一抹虚弱的微笑,一针见血道,“你妄想利用我那些你自以为的过错减轻内心的愧疚!害她变成现在这样的,是你。错的人,也是你这个婚姻的背叛者。是你,是你!”

“嗯......”乔叶突然一声闷吭,整个人被推得斜斜地趴在沙发上。

“夏乔叶,我会叫你为此刻的嘴硬付出沉重的代价!”秋良峥收回推开乔叶的手,寒冷的眼盯着俯在沙发里的女人,动作优雅扣着袖上跳脱开的铂金袖口。

乔叶听得出来,他在威胁。

能在商场上混得风生水起的男人,手段不会温柔。

但乔叶宁死也不遂他所愿,她用双手努力的撑起身体不让自己倒下,迷人的大眼睛里还含着几分水润,唇角却噙着不屈的挑衅弧度,“我等着!”


暮春的黄昏,晚霞在天边勾勒出万千动人的色彩。

乔叶想过万千种秋良峥报复自己的方式,独独没想到他会亲自带警察上门把自己押走。

走廊上的秋良峥膝盖微弯背靠着墙,他的目光并没与乔叶交汇,只是盯着地上的某处,大口大口抽烟。

“我随时接受你的反悔!”迈进电梯的前一秒,乔叶听见他这么对自己说。

乔叶觉得可笑,是不是只要自己认错道歉,他就撤销起诉?

“绝不!”乔叶死死地睁着眼,不准自己流下软弱的泪水。

不再做任何思考,乔叶迈进电梯。

事情闹得太大,秋、夏两家长辈都要秋良峥立即把乔叶放出来。面对各方施压,秋良峥搁话,“只要她认错,她还是秋太太。”

意思明确,就要乔叶服个软。

“我死都不会向他低头!”乔叶也是有骨气的人, 她的确把自己的丈夫视为生命来爱,但那不表示她可以卑贱到毫无原则。

秋良峥想,千金大小姐的她在里面多待几天,熬不住,骨气自然也就磨光了。

秋良峥一直在等,等来等去,开庭的日子到了。

秋良峥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在婚姻里逆来顺受的乔叶固执到近乎于愚蠢的地步。宁愿坐牢也不向他求饶!

庭上,受害人哭得好不凄楚,撕心裂肺痛骂乔叶手段残忍,判她死刑都不为过。

尖锐的声音像利箭贯穿乔叶的脑子。

她觉得晕,天旋地转。

失去意识的最后一秒,她听见妈妈的惊呼。

醒来,乔叶听到一个令她震惊的消息。

她有宝宝了~

如果是以前,她一定欣喜若狂,但现在......

妈妈说,只要有孩子,她就是受法律保护的特殊人群,即使不向秋良峥服软,一样不用坐牢。

正在乔叶心乱如麻的时候,秋良峥进来。

“生下孩子,我们重新开始。”他站在床侧,声音听不出喜怒,但看向乔叶的目光,却是含了几分柔。

斜靠在病床上的乔叶看他,就像听到不可思议的话,“重新开始?”

“你爱我不是吗?”他反问。

“是,我爱。”但那是从前......

“所以就当一切没有发生,我会和你好好过日子,我们的孩子,也会有个完整的家。”

秋良峥承认,抛开这桩婚姻结合的动机不谈,至少他还是享受身旁有她的存在。

见乔叶不表态,秋良峥又道,“没有什么是接受不了,与你的婚姻,我认为可以继续。你还可以是人人羡慕的秋太太,日子和之前比,不会有太多变化。但我想,有了孩子,我会变。”

说这话真是难为秋良峥了,算是间接承诺会对乔叶好。

乔叶扯开嘴角,含了几分讥讽,“如今,你可以接受我了,怎么就不问问,我愿不愿意再接受肮脏的你?”

秋良峥剑眉紧皱,替自己辩解,“我只是做了大多男人都会做的事,往后,我会注意。”

迟了,我和你,不会再有往后。

乔叶慢慢躺下去,拉高被子将自己娇小的身体遮掩,翻身背对,“我要休息。”

秋良峥还想再说什么,但看着乔叶决绝的背影,嗓子眼又发堵,什么都说不出来。

但他知道,乔叶喜欢孩子,很喜欢很喜欢,只要有孩子,他们之间就能继续。

听他离去的脚步渐行渐远,乔叶手心抚上平坦的肚皮,似乎可以感受到子宫里小小胚胎旺盛的生命力。

宝贝,告诉妈妈,妈妈该要怎么办?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