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9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花溅泪

花溅泪

佚名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花舞语是妖皇之女,可她却爱上了魔王之子君无邪。为了帮他坐上魔君的位置,她甘愿献祭自身本源,给他提供灵力。可在他眼中看到的,只是她为了嫁给他,以魔君帝位相要挟。婚后的君无邪开始折磨花舞语,他堂而皇之的把她当成别的女人,却又不停的吸取她身上的精力灵元。临死之前,花舞语才明白,自己这一生,根本不值得!

主角:花舞语,君无邪   更新:2022-07-15 21:3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花舞语,君无邪 的女频言情小说《花溅泪》,由网络作家“佚名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花舞语是妖皇之女,可她却爱上了魔王之子君无邪。为了帮他坐上魔君的位置,她甘愿献祭自身本源,给他提供灵力。可在他眼中看到的,只是她为了嫁给他,以魔君帝位相要挟。婚后的君无邪开始折磨花舞语,他堂而皇之的把她当成别的女人,却又不停的吸取她身上的精力灵元。临死之前,花舞语才明白,自己这一生,根本不值得!

《花溅泪》精彩片段

魔界,葬魔渊。

万魔埋尸之地,除了魔界地位最为低下的背尸人之外,从不会有人涉足此地。

但是就在这地方不远处,却有着一座桃花遍地的桃山,显得异常突兀。

那是一界魔后花舞语的居所。

花舞语双眼带着期盼,站在桃山山巅,遥望着桃山外,今日,又是十年之期,是君无邪十年一次来桃山的日子。

桃山虽是魔界难得一见的幽静秀丽之地,但是,地处葬魔渊,即便再秀丽又如何?这就是一个囚禁她的牢笼罢了。

在她期待的目光中,一辆八匹魔龙共拉的华盖马车从天边驶向桃山。

花舞语的目光一直停留在马车上那个不言自威的威武男人身上,男人一身漆黑的锦袍散发着黝黑的光芒,他冰冷的目光扫了花舞语一眼,让她心神一颤。

“魔尊,你来了。”花舞语连忙上前,想要将男人扶下来,却被他冷漠推开。

君无邪自顾下了马车,向桃山顶的宫殿走去。

花舞语咬着唇,眼神苦涩,抬脚追了上去。

五百年了,她来到桃山已经整整五百年了。

这个男人每隔十年才来桃山一次,不为别的,只为了吸取她的精元。

她本体乃是妖界本源之地诞生的彼岸花,精元对三界任何人都有奇效。

君无邪进了宫殿,大手一挥,一壶壶醉魔酿出现,他伸手一拍,冰凉的醉魔酿灌入他的喉间。

他没有动用修为驱散酒气,很快眼神就迷糊了起来。

花舞语神色暗淡地看着他,每次来,他都会将自己灌醉,因为他说,他不想在自己清醒的时候……

待君无邪彻底醉了,他眼里红芒一闪,直接将花舞语带入怀中,挥手间,衣物散落,看着她呢喃说道:“敏儿……”

花舞语身躯一怔,眼里流露出痛苦,他,又把她当成了那个女人……

一股精元从花舞语的体内被剥离而出,缓缓流进君无邪的体内,随着那股精元的进入,他的动作更加激烈起来。

精元剥离给花舞语带来了巨大的痛楚,再加上君无邪的摧残,她的脸上全是痛苦扭曲的神色。

最终,君无邪终于结束了精元的吸取,眼底神色恢复了清明。

花舞语只觉得自己的身体都快破碎了,被他随意扔在地上,身子还因痛楚一颤一颤着。

君无邪冷眼看着她,嘴角露出一丝残忍的笑意:“怎么,本尊的魔后,后悔了?”

君无邪不带感情的声音让她从苦痛的海洋中回了过神,艰难起身,拉过破碎的衣物披上。

“无邪,五百年了,你,什么时候让我离开桃山,离开葬魔渊……”她低声说着。

“离开?当初你以娶你为条件,才助本尊登顶魔界至尊的位置,不就是想在本尊身边吗?”

君无邪转身,一把钳住她的下巴,微微抬起,看着她,继续说道:“你不是喜欢桃花吗?这漫山的桃花,难道,你还不知足?”


他的语气微凉,穿过花舞语的肌肤透进心里,让她跌落谷底。

她是以助他登顶魔界为条件让他迎娶了她,但是那是因为她爱他啊!因为他的身体里流淌着她一半的本源啊!

她是喜欢桃花,但是这五百年的孤寂……根本就不是她想要的!

花舞语沉默,她知道君无邪不爱她,每次来看她也只是因为她体内的精元能够精进他的修为。

每次精元离体的痛苦都犹如万蚁噬心般,但,她依旧甘愿为他供给精元,只因,她爱他……

“无邪,我只是想多见见你……”她痴痴看着面前这个神色冷漠的男人。

“呵。”君无邪一甩手,转身出了宫殿,对宫殿的仆人吩咐道:“今晚本尊要留宿。”

花舞语难过的神色为之一顿,这是五百年来,君无邪第一次要留宿。

她换好了衣物,甚至精心给自己扮了个妆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笑了起来,君无邪终于在这过夜了,他是不是对自己的态度变了?

带着期待,她招呼桃山的仆人准备丰盛的晚宴,仆人恭声称是,眼里确是带着嘲笑。

花舞语也不在意,她知道这五百年来君无邪对她的冷淡,让这些仆人背地里根本就没把她放在眼里。

夜晚,星空降临。

君无邪端坐在位上,眼神深谙,将手中的酒饮而尽,薄唇轻启:“敏儿的天魔劫就要到了。”

花舞语闻言一怔,东方敏的天魔劫到了,跟她有什么关系?

看着花舞语疑惑地看着他,君无邪继续说道:“当年你以迎娶你为条件要挟,让敏儿的魔心有缺,这次的天魔劫她难以渡过。”

花舞语心里苦涩,迎娶我,对你来说,就只是我对你的要挟吗?

“魔医说,解铃还须系铃人,敏儿要想渡过天魔劫,需你的本源。”君无邪深深看了她一眼,在花舞语难以置信的目光中,说出了她最不想听到的话:“所以,本尊要取你一些本源,给敏儿渡劫之用。”

轰隆隆……

花舞语只觉得自己的识海被九天魔雷劈开。

他,竟要取走她的本源?!

他难道不知道,本源之力与性命是息息相关的吗?!

她痛苦,她绝望,最后爆发。

花舞语愤怒地断然拒绝:“不可能!”

“嗯?”君无邪双眉一凝,神情不悦,“这由不得你!”

“绝不可能!我不会将自己的本源给东方敏的!”

花舞语凄笑着,“你每隔十年就来采取一次我体内的精元,但那是你修炼所需,我给你。但是,凭什么要我把本源给她!你关了我五百年还不够,你还想要我的命去救她吗?!”

她眼里蓄满了泪,神情激动,泪花洒在了君无邪的脸上,让他冰冷的表情为之一松,但他想到东方敏如果没有花舞语的本源,就会香消玉殒,随即狠狠盯着她。

“那是你自找的!要不是因为你,敏儿怎么会魔心有缺?怎么会渡不过天魔劫?这一切都是你自找的!”他生冷的话一句一句扎进花舞语的心,把它搅的支离破碎。

“君无邪,我会死的啊……”她看着面前的君无邪,是那么的陌生,当年她给他献出了一半的本源,本就已经寿元减半,现在他又要取她本源,她都不知道她还能活多久了……

“不就取你一点本源,要不了你的命!”君无邪不屑一顾,又对她的故作姿态心生厌恶,“不用在本尊面前装模做样,你这做作的样子,让本尊恶心!”


恶心?

他说她恶心?

她知道君无邪一直不喜欢自己,但是她万万没想到,他居然觉得她恶心!

他一点都不在乎自己,他只在乎东方敏一个人。

花舞语一下子失去了力气,怔怔地看着君无邪:“你果然心里只有东方敏……”

“当然。”君无邪理所当然的回应她,说道:“当初本尊落难在人界,是敏儿一直陪着本尊,更是在本尊危难之际,用尽全身魔力救了本尊,本尊心里没有她,有你不成?”

东方敏用尽魔力救了他?

“当年在人界,是我救了你!东方敏骗了你!”花舞语激动的反驳着。

“你?”君无邪鄙夷的看着她,不再说话,但其神色所表达的意思已经不言而喻。

“真的是我,她是骗你的,是骗你的……”她被君无邪的目光再次深深刺痛。

见她还在往东方敏身上泼脏水,君无邪更加厌恶:“够了,当年的事,本尊自有定论。”

“半年之后,本尊就会带敏儿来取你本源。”君无邪站起身子,踏空而起,一段越来越飘忽的声音响彻桃山,“别想逃,这桃山,就是你的终老之地!”

随即,他双手掐诀,冷喝一声:“桃山阵灵听令,花舞语终生不得出桃山!”

“诺!”

随着君无邪一声令下,整座桃山顿时起了巨大的震动,一道生涩的声音自桃山内传出。

花舞语瘫坐在地上,她知道,那是桃山的护山大阵阵灵,以它的修为,要是不让花舞语出桃山,那她就一辈子都得被困在桃山!

看着早已没有了君无邪身影的天空,花舞语惨笑中想起了她母后在得知她要嫁给君无邪时说的话。

当时妖后心疼地摸着她的头发,“语儿,你怎么就这么傻,为了一个魔界之人,甘愿献出自己的本源呢。”

她在妖后怀里蹭着脑袋,说道:“母后,您不是说若爱上一个人,那就甘愿为他付出一切吗,孩儿现在找到那个人了,他就是君无邪,就算是为他付出再多,孩儿也愿意。”

她坚毅的目光让妖后长叹一口气,她知道自己女儿的性子,认定了就不会悔改。

“可是,他是魔界之人啊……”妖后有些哀伤,妖魔之恋虽没有仙魔之恋来的稀少,但是大多也是没有好结果的。

“母后,孩儿爱他!”花舞语语气透露着坚定,让妖后怅然无语。

“唉……”长叹一声,魔后最后对她说道:“语儿,母后不劝你了,但是你要记住,如果有一天,他对你不好,你就回妖界来,父皇母后一直在你身后。”

“母后,您放心吧,孩儿会幸福的。”她一脸憧憬的笑着,看的妖后神伤不已。

“母后,孩儿,想您……”回想起妖后的劝告,花舞语的泪落了下来。

五百年了,她的泪还没流干。

她,有点后悔当初的选择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