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98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长姐有空间逃荒咣咣撞大运

长姐有空间逃荒咣咣撞大运

凌酒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一场意外,傅团团穿越到古代,成了逃荒路上活活饿死的小可怜。睁开眼,她就看到原主的四个弟弟正围着她哭得稀里哗啦,一个比一个惨。幸好,她有穿越金手指,系统给了她神秘的仓库空间。从此,傅团团再也不用担心家里人被饿死了,她决定要好好照顾四个弟弟。误打误撞,她结识了一个俊美男人,可等她如约去京城找他时,发现他竟是王爷!

主角:傅团团,萧璟城   更新:2022-07-15 21:3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傅团团,萧璟城的女频言情小说《长姐有空间逃荒咣咣撞大运》,由网络作家“凌酒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一场意外,傅团团穿越到古代,成了逃荒路上活活饿死的小可怜。睁开眼,她就看到原主的四个弟弟正围着她哭得稀里哗啦,一个比一个惨。幸好,她有穿越金手指,系统给了她神秘的仓库空间。从此,傅团团再也不用担心家里人被饿死了,她决定要好好照顾四个弟弟。误打误撞,她结识了一个俊美男人,可等她如约去京城找他时,发现他竟是王爷!

《长姐有空间逃荒咣咣撞大运》精彩片段

天启。

元初三年,大旱。

当朝皇帝虽念百姓困苦,然战后生息,无余粮,致饿殍千里。

……

夜半,丰县郊外五里处。

一身泥的傅团团坐在土坑边上,看着不远处四个正抱作一团,哭的眼泪鼻涕一大把的男孩,满脸黑线。

她,Z国陆战队队员,因为护送新型补给设备时意外身亡。

被迫现场观看了自己的追悼会后,又被一股莫名的力量拽到了这儿。

然后……她就被这四个小家伙给埋了。

原因很简单,她……

额,不对!

原主举家逃荒,路上粮食越来越少,极品亲戚趁原主爹不在,抢了她家的粮食,原主是活活被饿死的。

等四个小家伙发现的时候,人都凉了。

四个小家伙抱头痛哭后,捡了张茅草席裹着她,拖到乱葬岗埋了。

其实早在这四个小家伙拖她来的时候,她就已经醒了,并且融合了原主的记忆。

只不过她‘初来乍到’的,好像一时半会儿没办法控制这具身体,只能任由他们拖着走。

这一路听着四个小家伙哭的伤心,她都不由得想掉眼泪了。

这四个小家伙可是真乖啊,并且将原主视作自己的主心骨。

知道原主身体不好,但凡原主带回来吃的,先确认原主是否吃过。被欺负了也不吭声,生怕原主伤心。

总结一下,四个孩子是个聪明又乖巧的娃娃,只可惜生在这么个饥荒年代。

正看着四个小家伙回忆时,有人说话了。

“哥,团、团姐她现在……是人还是鬼?”傅二郎七岁,被突然坐起来的傅团团吓的牙齿打颤,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

傅大郎今年十岁,到底能大一些,他没吭声,只是捡起一块小石子,扔过去以做试探。

“团姐……团姐醒了。抱……”

要说委屈的话,恐怕就得傅四郎了,一个四岁的小娃娃,甚至连死亡都不懂是什么。

若不是六岁的傅三郎抱着他,他都要冲到傅团团怀里哭了。

傅团团看着四个小家伙,张开了怀抱。

想她前世保家卫国十几年,却没来得及见自己相依为命的弟弟最后一面。

这或许是上天给她一个重新当姐姐的机会吧?

一想到这儿,傅团团的眼睛就更红了。

“老大,老二,老三,老四。我没事。”

“呜呜,团姐——!”

一句我没事,四个男孩彻底绷不住了,朝着傅团团就奔了过去,险些没将傅团团又给掀到坑里去!

哭够了,几个崽就跟着傅团团一步步走回了家。

所谓的家,不过是一片破布支起来的帐篷罢了。

一群逃荒的人暂时在这儿安家,只是他们这家,却是被安排在最边上。

几个小家伙缩在角落,将稻草铺成的床让给了傅团团。

傅团团也没有客气,当下躺在了床上。

她现在饿的头晕眼花,貌似还发了烧,方才又走了那么长的路,满头的虚汗。

傅大郎和傅二郎安抚着老四,但小家伙还是哭的让人心酸。

“团姐,我……弟弟饿……”傅三郎擦了擦眼泪说道。

躺在床上的傅团团听的心里难受。

她也饿啊。

可是她能有什么办法……

挣扎又着爬起来,照顾四个饿肚子的小家伙睡着,傅团团这才开始发了愁。

这么多张嘴要吃的,偏偏又落到个饥荒年代……

早知道要穿越,她就应该把馒头都打包带上!

还有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

滴——

滴——

滴——

刺耳的警报声响起,硬是打断了傅团团的遐想。

她四下张望:这、哪儿来的非诚别扰的灭灯声?

紧跟着,手上那不起眼的镯子,忽然弹出一块淡蓝色半透明面板,浮现在了傅团团的面前。

【越级操作,无法取出。】

当看到这块面板时,傅团团的瞳孔狠狠一缩,心更是激动的狂跳了起来!

这东西……是Z国最新研发的智能空间仓库!

她就是在护送这东西的时候出事的,没想到智能空间仓库居然跟着她来到了这儿!

傅团团迫不及待的用意识去查看。

当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这空间仓库里吃的、喝的、用的,医疗用品,应有尽有!

由于仓库里面太大,她没有时间去一一查看,只是盯上了货架上的几袋军粮。

可当手刚触碰到军粮的时候,她明显感觉到被电了一下。

面板再次弹出。

【由于精神力不足,您的权限无法取出高等物资!】

面板显示的同时,镯子上的红灯闪烁了几下。

这时候,傅团团才注意到了镯子上的红、黄、绿,三色小灯。

看来这三个小灯就是智能仓库设定的权限了。

最终在面板的提示下,傅团团取了些清水,馒头,和一些简单的防身工具出来。

而取出的同时,货架上的东西竟自动补齐了。

吃着馒头喝着清水,傅团团恨不得狂笑三声!

她愿称之为最强逃荒神器!

等恢复了一些体力后,傅团团这才将四个小家伙叫了起来。

“团姐,怎么了?”傅二郎揉着惺忪睡眼,疑惑问道。

眼尖的傅大郎则一脸惊恐的,看着傅团团面前放着的馒头清水。

吃的?

团姐哪来的吃的?

这个念头刚闪过就被傅大郎抛之脑后,他几乎是下意识的扑了过去,快速拉紧了帐子的缝隙,生怕别人看到。

“团姐,快藏起来!”

其他几个孩子也一脸眼冒星星,但也认真的点了点头。

逃荒路上,他们当真见了太多可怕的事情,深知这些人为了食物能做出什么样的事儿来。

孩子都懂的事,傅团团又怎么会不明白?

“放心吃你们的。”

傅团团笑眯眯的拉回傅大郎,随后将馒头塞到四个孩子手上。

见团姐这么说,几个小的也不在紧张,年龄最小的傅三郎和傅四郎更是直接抱着馒头狂啃了起来。

小小的脸上头一次露出了幸福的笑。

“别噎到了。”

傅团团拧开水递给他们,又转头看向傅大郎和傅二郎。

“你们也吃啊!”

两个孩子看了看馒头,又看了看傅团团,咽了口唾沫后,将馒头递给傅团团。

“团姐,你吃!”

“姐还有呢,你们看。”傅团团心里一暖,转头打开包袱。

见到果然还有馒头,两个孩子这才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就在大家吃的正欢的时候,门外忽然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傅团团立马警觉了起来。


她现在的身体,一个不过豆蔻年华的丫头。

带上四个弟弟,哪怕遇到个小小的危险,都有可能要了他们的命。

想到这儿,傅团团立刻将自己顺手从智能仓库里带出来的防身工具:防狼喷雾拿了出来。

原本傅团团是准备拿催泪瓦斯的,但因为等级不够所以失败了。

“老大,老二,这个拿好。”

这东西简单易学,而且也不会伤害到他们。

两个小家伙到底是聪明的,一学就会。

尤其是傅大郎,对防狼喷雾简直爱不释手。

“团姐,那你用什么?”傅大郎问。

傅团团神秘兮兮的笑了一声,“放心,你们姐姐我有更厉害的东西。”

不清楚是不是被人盯上了,傅团团让四个小东西先睡下,自己则一边守夜警戒,一边意识潜入空间仓库,检查了起来。

这个仓库按照显示灯,一共分红,黄,绿三个区域。

红区只是些简简单单的生活物资,比如速食以及简单的医药和防身用具。

黄区则高级一些,虽然由于等级缘故,看不太清楚,但依稀瞧见那似乎是个院子,里面还有些活物。

而绿区放眼看去,则是白茫茫一片,什么也看不到。

她试着将取出来的馒头往里放,没想到还真能放进去。

查看完后,傅团团不免惊讶咋舌。

穿越到这个饥荒年代固然不幸,但带着空间仓库,着实是不幸中的万幸!

如果她能将智能仓库尽数掌握,那她不分分钟暴富,还逃个der的荒。

一边想着,一边守夜,直到天色渐明的时候,傅团团才沉沉睡去。

阳光透过帐子上的破洞,斑驳的照进了屋子。

傅团团本以为自己起了个大早,岂料等醒来的时候,傅大郎和傅二郎已经出去了。

饿着肚子的傅三郎和傅四郎,正捡着昨晚不小心撒在地上的馒头屑。

傅团团上前抱住两人,“乖,这东西脏。”

“吹吹。不脏,不脏。”傅四郎捧起捡到的馒头屑吹了吹,小心翼翼的递到傅团团面前,“团姐吃。”

傅团团眼窝一热,干脆将傅四郎手上的馒头屑接过来包好,随后拿起一块破包袱皮站起来,“三郎,你照顾好四郎。姐姐出去给你们找吃的去。”

她的吃的不用找,只需要从空间里拿出来即可。

但凭空出现食物,让小家伙们看到了,难免会吓到他们。

更何况小家伙们没什么防备心,稍微被人一恐吓,一吓唬,只怕就回暴露。

到时候怀璧其罪,她和小家伙们会成为众矢之的。

傅三郎拍了拍干瘦的小胸脯,“团姐放心,我会照顾好四郎的。”

傅团团点了点头,这才走出了帐子。

她的脚步很快,生怕晚到一会儿,弟弟就会受罪一样。

一路走来,满地焦黄。

大地干涸开裂,放眼一片荒凉,偶尔遇到几个骨瘦如柴的流民,那昏黄的眼珠里尽是死寂,看的人揪心。

找了个没人的背阴地儿,傅团团这才沟通仓库,取了二十几个馒头和水。

傅家人多,也不知道这点东西够不够。

用破包袱皮包好,看着这满满一堆物资,她却有片刻失神。

不知道可不可以收拢一些心腹来,开个馒头棚什么的。

倒也不辜负她带着智能空间穿越过来。

“停,快停下!”

遐想间,一队车马忽然停在了不远处。

那些人一看就是不好惹的,身上带着配刀,以一个最佳防守的队形站着。

而为首的则是一身穿玄色劲装,头戴黑纱斗笠的男子。

傅团团的心一下子就紧张了起来,她悄咪咪的起身,想离这些人远一些。

可还没走一步,就听到那边有人喊了起来。

“公、公子,不好了!小姐她、小姐她噎着了!”

傅团团脚步一顿,转身看向那边。

噎住了有什么不好了?咳出来不就行了?

不等这念头消散,就瞧见那劲装男子急急的翻身下马!

紧跟着,从马车中钻出两个侍女,其中一个,怀里抱着个约莫五六岁,一身华贵服装的粉嫩小姑娘。

即便是离了些距离,傅团团也看到那怀中的小姑娘脸色发紫,双臂下垂,像是晕了过去一样!

傅团团愣了一下。

这是噎住了?

这特么是噎死了吧!

一群人瞬间乱做一团。

又是拍后背,又是顺气。

可忙是忙,却丝毫不见成效,那小姑娘的脸越来越青。

看着小姑娘命悬一线,傅团团本不想多管闲事,可让她眼睁睁看着这么个小姑娘被噎死,她确实有些做不到。

更何况这群人……瞧着非富即贵。

说不定能给她些好东西呢。

“喂,那边儿的,需不需要帮忙?”傅团团一边说,一边抱着破包包袱,走向那群人。

还没靠近,一群人齐刷刷的抽出了佩刀。

佩刀泛着寒芒,剐在傅团团的脸上,她的心跳也不由得加快了。

“我、我是大夫!”傅团团赶忙解释,随后又装模作样的在包袱里翻找,实则从仓库中取出一盒针灸针来,举在那群人面前晃了晃。

四下寂静。

“大夫?”劲装男子上下打量着傅团团,淡淡开口。

嗓音如玉石之声,性感的可以。

“是的是的。”傅团团不耐烦的点头,“别废话了,再晚一会儿真该噎死了!”

说着,放下包袱就走向了小姑娘。

原本那婢女还一个劲儿往后缩,可瞧见劲装男子点头,这才将小姑娘给到了傅团团怀中。

只见傅团团从小姑娘背后抱住,双臂环绕在小姑娘的腰部,一手握拳,另一只手压在拳头上,快速又连续的向上推压,冲击!

一开始,那小姑娘丝毫没有起色。

可如此反复了十多次,小姑娘忽然咳了一声。

紧跟着,一块冰糖‘噗——’的一下,被喷在了劲装男子面上的黑纱上!

黏糊糊的糖块,带着些许口水,沾在那黑纱上。

空气有那么一瞬间冷了下去。

“咳,咳,咳——”小姑娘又是几声咳嗽,随后,那紧闭着的眼睛竟再次睁开,“本……我怎么了……”

傅团团笑了,将小姑娘塞到婢女怀里,“好了,没事儿了。”

但紧跟着,她的笑就僵在了脸上。

并不是吓到,而是被惊艳到了。


只见那劲装男子嫌弃的将黑纱斗笠摘下,扔到了一旁,随后看向傅团团,“你想要什么?”

只是一个简单的动作,却让傅团团着实电了一下!

这这这、这一下子就戳到了她那个心……心、心巴啊!

陆战队里的帅哥不少,可……可就没一个有眼前的男人好看的,剑眉星目,贵气逼人。

说他清秀,却又英武。

说他狂放,却又生的那般精致!

傅团团怔愣愣的看着面前的男子,脑子里好像有两个小人儿在说话。

一个说:

白玉谁家郎,回车渡天津。

看花东陌上,惊动洛阳人。

这男人他……好看,真好看。

说是高岭之花也不为过,不若敲晕了抱回去吧?

另一个说:

好啊好啊。

见傅团团发愣,劲装男子开口又问了一句:“你想要什么。”

傅团团回神,害羞的抹了抹嘴角那根本不存在的口水,“那个……我暂时不缺什么。不如公子留个姓名住址?往后我若是遇到难处,也好找你呀。”

暂时不缺什么?

真是笑话!

饥荒之年,一个菜饼都可换一条人命,这个又黑又瘦的小丫头居然说自己什么都不缺?

劲装男子的眼中划过一抹鄙夷之色。

只怕是个挟恩图报的。

但他也没说什么,璟王府也不差被人敲个竹杠的钱。

更何况这黑不溜秋的乡间女子,着实救了当朝公主的性命!

与是淡淡开口:“萧璟城。”

说着,他卸下了腰间玉佩丢向了傅团团。

“若要找我,拿着玉佩去望京。”

“好嘞。”傅团团小心翼翼的将玉佩放好,头也不回的离开。

随手一救,往后若真有解决不了的事情,去望京找他就行。

即便找不到,这玉佩当了也值不少银子,总之她不亏。

心情大好,傅团团喜滋滋的朝着根据地走去。

可就在她快到的时候,从根据地的方向传来愤怒的咆哮声。

“傅老大家的,给我滚出来!”

傅团团紧走几步靠近,就看到人影窜动,好不热闹。

三郎四郎像是被拖出来的,满眼惊恐的缩在一旁。

傅团团心里一紧,强压着问候外面儿人族谱的冲动,走了过去。

她倒要瞧瞧,这小嘴儿嘚吧嘚吧,跟抹了开塞露一样的女人到底是谁。

就看到一个穿着粗布麻衣的妇人,正死死的抓着傅二郎的胳膊,

而她的脚下,则是挣扎着的傅大郎!

原来是逃荒路上同路的刘二家媳妇。

她用力之大,那满是泥垢的指甲,都深深嵌进傅二郎的肉里。

而刘二媳妇身后,傅家老爷子正小心翼翼的赔着笑,赔着礼。

可刘家人压根儿就不拿正眼瞧,刘老爷子甚至好几次命刘家人动手,险些将傅老爷子推倒。

傅团团所在的田坪村只有傅刘两姓,村子人少,一路逃荒至此,两家人合起来也不过六十来口。

而这俩老爷子又娶了对姐妹花,两家是沾些亲故的。

本应该团结才是,可奈何刘老爷子压根儿就不打算给傅老爷子面子。

傅二郎一边挣扎着,一边喊着‘放开我’!

“放开你?你个有娘生没爹养的贱种,偷了我家口粮还想跑?反了你了!”妇人说着,又朝着傅二郎身上狠狠的拧了几下!

傅二郎疼的龇牙咧嘴,胳膊被拧的一块青一块紫,可愣是没喊出一声痛来!

听到这句话,傅大郎忽然暴起,回头一口就咬在了刘二媳妇的腿上!

趁着刘二媳妇吃痛松脚,更是爬起来怒吼,“让你抢粮,让你欺负老二!”

只听嗤的一声,防狼喷雾一下子就喷到了刘二媳妇的脸上!

“啊——!”

一声惨叫。

刘二媳妇捂着脸哀嚎着,一脚踢开了傅二郎,刘家的人更是气愤的提起傅大郎的衣领,朝着一旁的石头上摔去!

“住手!”傅团团的心一下子就提到了嗓子眼儿,飞扑上去将傅大郎抱在怀里,而自己则充当了肉垫,重重撞在了石头上!

这一撞,傅团团只觉得五脏六腑都要移位!

这一摔,也吓坏了傅家的人。

傅老爷子红着眼睛往傅团团这边小跑,“团丫,大郎,你们没事儿吧?!”

傅老太太更是吓到腿软,一屁股就坐到了地上,“奶的团丫,奶的大郎啊!”

“没、咳咳,我没事。”傅团团摆了摆手,龇牙咧嘴的爬了起来,“有话好好说,用得着对一个小孩子下死手吗?”

此话一出,刘二媳妇忍痛喊道:“好好说?你个小贱蹄子还好意思让我好好说?!让这小杂种偷了我家的馒头,现在倒是装起人来了?!大头,二壮!去把她窝棚里的馒头拿回来!”

偷馒头?

傅团团愣了一下。

要说这刘家,着实是人丁兴旺。

他们屁本事没有,人丁兴旺全靠俩字儿:能生!

以至于为了养活一大家子,没少坑自家亲戚,而忠厚老实的傅家则首当其冲。

这次原主被饿死,就是刘家人抢了傅家原本就少得可怜的口粮!

看来昨晚的脚步声,是刘家人的啊。

他们这是盯上了她包里的那几个馒头了。

眼看着两个驴高马大的小伙子走过来,傅团团阴着脸冷声一句,“谁敢过来!”

刘二媳妇瞧傅团团那架势,冷着一张脸就像要动手似的,当下也撸起了袖子,“怎么,还想动手?我告诉你,我男人可是童生……”

话还没说完,就听到‘嗤,嗤’两声。

傅大郎和傅二郎人手一个防狼喷雾,朝着刘家那俩人的脸就喷了过去!

这还不算完。

傅团团一撩帐子,竟直接从里面提出来一把工兵铲,朝着两人的腿就削了过去!

咚——!

两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铲子削出一道大血口子,当场倒地哀嚎了起来!

谁也没想到,昨天看起来还吊着一口气即将要饿死傅团团,竟然能撂倒两个驴高马大的半大小伙子!

而傅家人瞧见刘家人欺人太甚,而且对孩子们动手,当下也不忍着了。

这些天里的怨气一下子就撒了出来,但凡是能动的,几乎都像饿狼一样朝着刘家人扑了过去!

“连小辈都不放过,你们真是恶心!”

“我们家五口人,只分了两份粮,剩下的全让给你们了,你们还敢打我们的娃?!Cnmd,谁都别活了!”

“团丫,保护好弟弟们。谁敢动你们,二叔第一个不答应!”

一边儿倒的爆锤!

刘家人一个个好吃懒做惯了,紧要关头竟没一个顶用的,没揍几下,就丢盔弃甲,跑的无影无踪了。

刘家媳妇和俩半大小伙跑的最慢,但嘴上还骂骂咧咧,“你们给我等着!等我家掌柜的回来收拾你们!等着!”

而傅家这边,大家却是一副大仇得报的样子。

若不是大家没吃饱饭,他们怕能将刘家人追二里地去!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