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9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肆意沦陷

肆意沦陷

佚名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那一晚,喝了个酩酊大醉的曲玲珑与陌生美男春宵一度,本以为不过就是一场梦,怎知第二天,男人俊颜在面前放大数倍不说,而且真实又清晰。本以为他是男公关,在忍痛扔下一千五百块后,女人果断选择了离开,却不料没过多久,娃娃亲未婚夫来到了她的面前,看到男人那张熟悉的俊颜,她瞬间腿软……

主角:曲玲珑,厉君曜   更新:2022-07-15 21:34: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曲玲珑,厉君曜 的女频言情小说《肆意沦陷》,由网络作家“佚名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那一晚,喝了个酩酊大醉的曲玲珑与陌生美男春宵一度,本以为不过就是一场梦,怎知第二天,男人俊颜在面前放大数倍不说,而且真实又清晰。本以为他是男公关,在忍痛扔下一千五百块后,女人果断选择了离开,却不料没过多久,娃娃亲未婚夫来到了她的面前,看到男人那张熟悉的俊颜,她瞬间腿软……

《肆意沦陷》精彩片段

夜深。

女人睁眼,手掌放在微微凸起的腹部,双眼含露。

她撑了个懒腰,缓缓起身。

曲玲珑怀孕后,就和钟咏志分房睡了。

趿拉着拖鞋,她凝神倾听,那断断续续,悉悉索索的响动。

两百多平的大平层黑漆漆的,只有虚掩的厨房透出昏黄的光。

越是接近,声音越是清晰。

相互碰撞发出的沉闷声响,女人娇媚含糊的嘤咛,男人压抑沙哑的喘息……

眯起眼,她倒要看看,大半夜的,哪对狗男女在她家里苟且!

透过门缝能看见一个女人趴在料理台上,脸被长发遮掩,看不清五官。

女人身上的衣服。

真丝旗袍,黑底红花,腰收得极好,最显人曲线玲珑……

是挂在衣柜最显眼的地方的那套定制旗袍!

此时,旗袍的高叉下摆被撩起,露出女人的臀。

身后男人的手握住她的腰。

旗袍的盘扣散开,露出一片雪白的肌肤,锁骨下,纹着一朵妖娆的红花。

曲玲珑看着纹身,眼里闪过一抹了然。

江楚楚。

厨房里,江楚楚娇嗔的抱怨:“你轻一点……把菀菀吵醒了可怎么办?”

钟咏志沙哑的嗓音响起:

“吵醒?吵醒了不更好?正好让何菀见识见识,她情同姐妹的好闺蜜,是怎么勾引她的老公的!”

钟咏志调侃,顺手拍打她的臀,引得娇声连连。

曲玲珑在门口站了半响,精致的小脸一点点沉下来。

指尖轻轻一抖,桌上的水杯碎在灰蒙蒙的地砖上。

“哗啦!”

厨房里的响动立刻停止,等了没几秒,就听见有人开门的声音。

“菀菀……”

钟咏志衣裳潦草的穿在身上,望着背对自己站在不远处的身影,吞了口唾沫。“你,你怎么起来了?”

也不知道刚刚的响动……她听到没有?

她那双沉黑的眼眸,让钟咏志后背汗毛直立。

曲玲珑微微蹙眉,许久才轻声,有些嗔怪。

“我口渴,想喝水……”

眨了眨眼,无辜的指着地上一地的玻璃碎片,“太黑了,不小心把杯子打坏了。”

瞧着她一脸不知所措,钟咏志提到嗓子眼的心这才慢慢吞了回去。

看样子,何菀并没有发现……

钟咏志呼出一口气:“哦,你直接跟我说就行了。”

“我、我想着你最近照顾我太累了,不想麻烦你。”

曲玲珑抬眸,一双眼在月色下单纯无辜。

“对了!大半夜的,你在厨房做什么啊?”

她一边说,一边像是好奇一般,往厨房走。

钟咏志额角滴落冷汗,吓得赶紧拉住她的胳膊,“当然,当然是为了给你一个惊喜!宝贝,你总是不愿意麻烦我,可是我是你老公,更何况你现在还有着孩子,我不照顾你谁照顾你呢!”

“惊喜?”

曲玲珑挑眉,随即垂下眼眸,长长的睫毛掩住眼眸里的诡光。

“你真好!”

她再抬头,一脸感动的看向钟咏志,“知道我一早就想喝海鲜粥,现在就开始煲粥……”

“我真是幸福!”

钟咏志愣了一瞬,海鲜粥麻烦得要死,眼下却不得不硬着头皮接嘴:“是,是的,这粥要多煲一下,现在熬,到明天早上正好。”

“晚上凉,菀菀你先回去休息吧,明天一早就有你想喝的粥!”

“好!”

曲玲珑笑眯眯的应了,转身往回走。

一张精致的小脸瞬间冷了下来。

她紧紧握住手里的手机,微信的页面亮着,用户名是:菀。

眼里的冷光越发寒意逼人。

曲玲珑冷笑着,望向梳妆台的镜子,里面印出一张和何菀一模一样的脸。

然而,她根本不是何菀,她是何菀的双胞胎妹妹曲玲珑!

她摩挲着自己的手机,微信的页面亮着,用户名是:菀。

对话栏里是一张照片,是苏菀给她发来的最后一条消息。

那时候她接了一台难度很大的手术,人在国外,等病人病情彻底稳定,已经是三个月后了。

如果只有这张照片,或许她还察觉不到什么,但苏菀给她寄了一份快递,那上头写满了她所有的账号密码,包括社交平台和银行。

曲玲珑这才发现不对。

但这时候已经迟了……

内疚,后悔,愤怒充斥她的脑海。

妹妹!等我!

我一定会找到你的!

那些伤害你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曲玲珑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

打了个哈欠,她看着屏幕上显示的“陈律”两个字,愣了一瞬。

这个人是苏菀失踪前请的私家侦探!

曲玲珑毫不犹豫的按下接听键。

听筒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曲玲珑的眉心越皱越紧。

“一会见面说。”

她和对方约好时间地点,立刻起床洗漱。

路过饭厅,钟咏志顶着一双一夜未眠的黑眼圈,诧异的看着她。

“菀菀,你这是要去哪里?”

要知道苏菀自从怀孕后,为了安胎,很少外出。

曲玲珑闻言,一抬头,看清眼前那双布满红血丝的眼,心里默默忍笑。

看来钟咏志真的煲了一夜的海鲜粥。

“朋友约我出去逛街。”

她随口扯了个理由,记挂着陈律说调查出的婚姻真相,急匆匆往外走。

“一大早的,你还没吃早饭呢!”

钟咏志端着一碗冒着热气的海鲜粥,有些幽怨:“你昨天不是说一早就想喝吗?”

看着献宝一般放在面前的粥,曲玲珑唇角微微翘起。

“可……我突然又不想喝了!”

无视钟咏志猛然黑沉的脸色,曲玲珑语调轻快:“你知道的,孕妇的胃口总是变来变去的……”

摸了摸微微突起的小腹,她一脸的无辜。

“老公,你不会生气吧?”

钟咏志眼底明显有怒气,苏菀这个贱人,害他熬夜煲粥,现在又不喝了,岂不是故意玩他?

深吸一口气,他还没有彻底掌握苏家的公司,此刻还不到和苏菀翻脸的时候!

他极力克制,摇了摇头,“怎么会,不想喝就不喝,没什么大不了的。”

“你真好!”

曲玲珑抛去一个飞吻,拿起包包直接出门。

门在身后关上,伴随着关门声,还有碗被重重砸在地面的碎裂声……

……

夜已经很深了,司君曜站在魅惑酒吧的门口,黑着一张脸。

“艹!”

他看着手机上的邮件回复,忍不住怒骂。

一旁的许言目光扫过手机屏幕,立刻明白司君曜为什么暴怒。

司君曜的奶奶脑子里长了个肿瘤,需要开刀动手术。会诊过目前世界上最好的外科医生,所有医生都一致推荐,说这种手术只有鬼医能做。

偏偏鬼医神秘至极。

那些接受过鬼医治疗的病患全部被催眠,谁也不记得鬼医的真面目,就连这个人是男是女都不知道。

想要找鬼医治疗,只能通过邮件申请。

然而鬼医脾气古怪,每年只接十台手术,简直就是一位难求!

为了自己奶奶,司君曜发了无数的邮件,终于收到了一封回复,却是拒绝的邮件。

站在他身边的几个好兄弟纷纷安慰他,这次司君曜到魔都不就是打听到鬼医也来了魔都吗?

“等我们查出鬼医的下落,绑也要把人绑去给奶奶做手术!”

南宫栾吊儿郎当的说,他就不信这个鬼医有三头六臂,能躲得过他们几大财团的搜寻。

捏紧手机,司君曜不置可否。

一双凤眸闪着冷光,他下定决心,掘地三尺他也要将鬼医找出来!

冷不丁,伴随着浓烈的酒味,一道身子撞进他怀里。

“我……嗝……你们是嫌命长!”

女子显然喝得有点多,步履歪歪扭扭,指着紧随她身后的两个流里流气的男人骂:

“敢动我?……鬼医……保证让你们从此成为好姐妹!”

司君曜正在气头上,刚想将人推开,却在听清她的话后,大手一转,紧紧拽住她的胳膊。

“你认识鬼医?”

曲玲珑费力的抬起头,眼前的男人声音低沉沙哑,十分好听,可……为什么他有三个脑袋?

“咦!你……怎么有三个脑袋?”她惊奇的问。

“你是不是认识鬼医!?”

司君曜拽着她的胳膊猛烈晃动,厉声问。

扶着脑袋,曲玲珑觉得好晕,她好想吐……

“我……”

话还没出口,曲玲珑“哇”的一声吐了出来!

司君曜闪躲不及,被结结实实吐了一身。

一张俊脸顿时黑得能滴出水来。


“你做什么!?”

司君曜大吼。

曲玲珑根本不理他,一把推开他,摇摇晃晃的想要离开。

厉君曜极力克制住自己想杀人的冲动。

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这个人有鬼医的信息,为了奶奶,他不能冲动。

压下怒火,司君曜直接在旁边五星级酒店开了总统套房,打算等明天这个女人酒醒,从她嘴里套出鬼医的信息。

被硬拽着走进房间,曲玲珑醉眼朦胧。

一看见床,她想也不想整个人扑倒在床上,打了个滚,就这么睡过去了。

看着她像没事的人一般,厉君曜额角青筋直蹦。

将套房门反锁,他决定先去清理一下自己。

过了一会,哗啦啦的水声渐渐停歇。

厉君曜裸着上身,仅仅裹了块浴巾走出来。

本该躺在床上的女人,此刻不见了踪影!

眼底划过一抹厉芒,这个女人!敢装醉骗他!

心头火起,疾走几步,厉君曜刚要开门追出去,却发现门锁依旧是反锁的。

“嗯……”

墙角的位置传来一声嘤咛,夜色里听起来分外撩人。

厉君曜拧眉,自成年后,他都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今天……这个莫名奇妙的女人随口的呻吟,却让他心头忍不住一阵燥热。

站在原地深呼吸,好半天,厉君曜才向墙角走去。

曲玲珑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床上滚下来,一路滚到墙边,撞在了茶几脚上。

“好疼……”

她跪坐在地上,睡眼朦胧的揉着腰。

身上的连衣裙因为她的动作,往上拉扯,露出一双又直又白的腿。

睡得迷迷糊糊,她酒精上头后,觉得热,一双手胡乱扯着自己的领口。

胸前大片雪白,随着她的呼吸,呼之欲出。

本来想骂人的厉君曜,陡然看见这满目春色,只觉得呼吸一窒。

“你……”

他想斥责,脱口而出的声音却暗沉沙哑。

曲玲珑闻声抬起头来,歪着头打量他半天。

“哎~”

她惊喜的叫了一声,手脚并用的爬起来,还差点摔了一跤。

厉君曜看不下去,伸手扶住她。

她浑身跟没骨头一样,直接倒进他怀里。

仰头,温热的气息全部喷在厉君曜脖子上,引得他一阵颤栗。

“小哥哥~~你长得真好看!”

曲玲珑声音绵软,“来~亲一个!”

说完,“吧唧”一下。

……

晃了晃脑袋,曲玲珑只觉得脑子里一片混沌,浑身像被卡车碾过一样。

脑海里闪过破碎疯狂的记忆,让她明白昨夜发生了什么。

深吸一口气,她看向大床的一侧,那里躺着一个光溜溜的男人。

黑亮的发凌乱的垂下,浓浓的剑眉,长而微卷的睫毛,高鼻薄唇,下颌棱角分明,一张脸比明星也不逊色。

而他稍深的肤色,精壮的肌肉线条让,他整个人充满阳刚之气,男性荷尔蒙爆棚。

曲玲珑吞了口唾沫,昨晚的疯狂让她汗颜。

手机响起,曲玲珑下意识挂断电话,定睛一看有几十个未接来电,全部是钟咏志打来的。

想到陈律昨天给她看的资料,钟咏志这个外人眼里的好老公,在和何菀婚后不到半年就与江楚楚勾搭在一起。

他不仅出轨,还各种侵吞挪用何氏企业的资产,甚至何菀父母的死都和钟咏志脱不了干系!

何菀看似美满的婚姻下全是渣男绿茶的算计。

曲玲珑懊恼自己没能保护好妹妹,因为愤怒和心疼,昨晚才会在酒吧喝得酩酊大醉。

揉了揉额角,曲玲珑悄悄起身,去浴室洗漱。

她可要好好谋划,一定要让这对狗男女付出代价!

拉开门,对上一双狭长的凤眼,深邃的目光看得曲玲珑背脊发毛。

“呃……”曲玲珑心里琢磨着,她也没干什么呀,为什么这个男人一副她欠了他钱的模样?

目光游弋,眼尖的瞟见掉落在衣物旁的小卡片,露出几个字:白马会所。

她愣了一瞬,这是专供富婆玩乐的会所,传说里面的公关是一绝。

想到昨夜,曲玲珑在心里默默给白马会所点赞,随即又觉得有些惋惜。

这个男人长得人模狗样,年纪轻轻干什么不好,做这一行……

犹豫了一会,她从钱包里抽出一千元递过去。

“给!”

厉君曜一时间不明白这个女人什么意思。

见他不接,曲玲珑误会他是嫌少,一脸心疼地又多抽出五百:

“不能再多了!”

她看着眼前的俊脸,苦口婆心的规劝:“找份正经工作吧,做这行,容易折寿。”

厉君曜怔了怔,反应过来。

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以为他是从事特殊行业的男公关?

他堂堂厉少,只值一千五?

目光凛冽,他正要发飙,曲玲珑的手机响起。

曲玲珑一边接通电话,一边干脆利落的将钱塞进他唯一穿着的内裤里,

“拿好!我们两清了!”

在厉君曜来不及反应前,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