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98读书网 > 玄幻奇幻 > 穷男友是跨国总裁

穷男友是跨国总裁

澄茶作者 著

玄幻奇幻连载

温淼淼没想到自己这个豪门弃妇,还真的有人愿意要……本想着守着“穷男友”过着平淡简单的生活,没钱没房没车,被娘家人嘲笑看不起又有什么关系,她自己开心就好。就连渣男前夫都来看她的笑话,温淼淼怎能容忍,恰在此时她发现“穷男友”的真实身份。

主角:温淼淼,傅衍衡   更新:2022-08-22 11:4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温淼淼,傅衍衡 的玄幻奇幻小说《穷男友是跨国总裁》,由网络作家“澄茶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温淼淼没想到自己这个豪门弃妇,还真的有人愿意要……本想着守着“穷男友”过着平淡简单的生活,没钱没房没车,被娘家人嘲笑看不起又有什么关系,她自己开心就好。就连渣男前夫都来看她的笑话,温淼淼怎能容忍,恰在此时她发现“穷男友”的真实身份。

《穷男友是跨国总裁》精彩片段

温淼淼强忍着骨头酸痛从酒店大床上醒来,看到身边躺着还在熟睡的陌生男人。

凉意上脑,低垂着眉眼,看着满身触目惊心的吻痕,深吸了一口气,马上拢紧被子在身上,脑海里飞快闪过昨晚的片段。

闺蜜上门挑衅,她才知道,结婚三年的丈夫早就出轨闺蜜。

她气血上涌打了那小白莲花一巴掌,那狗男人居然反手一巴掌,逼着她和小三道歉。

一气之下才跑到酒吧要死不活的借酒消愁。

喝的迷迷糊糊,对糟糕的婚姻越想越觉得委屈。

凭什么?

既然狗男人你做初一,就别怪我温淼淼做十五。

“昨晚的事情,需要我负责吗?”身后薄凉低醇的男声传来。

傅衍衡已经准备好拿钱把昨晚趁他喝醉趁虚而入的女人打发走。

温淼淼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刚睡醒的男人,眼里掩不住的嫌弃。

“你在和我开玩笑?谁会要你负责,这天底下没男人了?我警告你,别耍这种把戏想讹上我。”

“???”

话音落地的下一秒,她的手腕就被抓住。

男人的呼吸从她头顶落下,嗓音冷的渗人。

“你把刚刚的话再重复说一遍,你说我是什么?”

肌肤表层传来的干燥热度,暧昧到发烫。

温淼淼不知怎么有点怂了,心里的紧张感被一寸寸捏紧。

她用力的甩开了男人的手,穿好衣服翻身下床,从包里找出仅有的现金丢到了枕头上。

“我没兴趣跟你这种人浪费时间,拿上钱马上走人,永远别让我见到你。”

傅衍衡看着皱巴巴的两张纸币,不耐烦深呼了一口气。

这些年想要勾引他的女人不计其数,就这种路数的还是第一次见,不确定这女人到底有什么目的。

把他当成了什么?做生意的男公关?

温淼淼皱眉,看他这样子明显是嫌少,就这,连个笑模样都没有,还指望从她这儿要多少。

“服务态度不好,别觉得委屈。”

看着在自己面前硬着脖子叫嚣的女人,傅衍衡彻底被激恼,稍一用力,就把人拽到自己腿上。

看到怀中人惊慌下意识想要避开的模样。

嗓音很低却带着森冷的嗜血。

“就这点胆子,还敢说出这种话?你有几条命让我伺候?”

温淼淼坐在男人的腿上和屁股挨在刀尖上似。

撕扯的时候,手一扬挎包里的东西也随着掉了一地。

这让她心里更拱火,鲤鱼打挺一样,从男人禁锢住她的手臂挣脱。

弯腰胡乱地将洒落一地的东西收进包里,没注意到,一条黑色绳子的玉佩也被她无意塞了进去。

她拎着挎包蹬着高跟鞋,走到门口,泄愤似的用力把门摔响离开,懒得和这男公关再多废话一句。

随着“咣当”一声的摔门声。

傅衍衡看着女人从他眼中消失的背影,俊颜森寒。

走出酒店房间,刚刚赶来的七八位保镖西装笔挺的在门口侯着,见总裁出来,恭恭敬敬的迎了上去。

傅衍衡带着上位者的森严冷寒,沉声吩咐:“把昨晚喝醉进我房间的女人,身份查清楚。”

“是!”

刚走出酒店门口,温淼淼就看到几个穿着制服的警察迎面朝她走来。

以为是自己挡路了,还特意往后让了几步。

年轻的小警察眼神犀利,以为犯人要跑,冲上来一个擒拿,直接将她的肩膀锁住。

“温淼淼,有人举报你,跟我们走一趟吧。”

温淼淼闻言,骇然睁大了眼。

心底一个声音在说:完犊子了......


审讯室里温淼淼紧张到手心冒汗,就怕让她交代犯罪细节。

细节,她也不是那么好描述。

被关了一晚上,越想越生气。

心里已经笃定肯定就是那人,狗急跳墙报的警。

“温淼淼,你朋友来接你了,出去签个字。”审讯中途,年轻的警察敲门进来。

从审讯室里出来。

温淼淼看到走廊尽头站着的林小柔,心里凉了半截。

“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么重要的高光的时刻,我怎么能错过呢?温淼淼你还挺有本事的,家里男人不碰你,出去花钱寻欢作乐,你就贱到这种程度。”

林小柔啧啧嘴,毫不掩饰的嫌弃。

温淼淼一脸茫然。

“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你可别血口喷人,证据呢?”

林小柔笑容凝固在脸上,纳闷这死女人怎么运气这好。

昨晚明明她在酒吧里亲眼看到温淼淼找男模。

她马上报警,谁知道警察会来的那么慢,没能人赃并获,听说昨晚的酒店监控,也被人给抹了。

“做没做过,你自己心里清楚,我真的搞不懂都已经这样了,你还死赖着不离婚干嘛?指望着周子初能对你回心转意,别做梦了!他的心和身体从来就不在你这里。”

面对林小柔的挑衅,温淼淼从喉咙里发出冷笑。

“等不及我离婚了?只要我不死,你永远也别想小三上位。”

虽然她对这段扭曲的婚姻已经绝望,也不甘心,就这么成全了这对渣男贱女。

“我怀孕了,我能等,肚子里的孩子不能等。”

林小柔抚着已经微微隆起的孕肚,明艳的脸上带着母爱。

原本还拿的出高姿态的温淼淼,瞬间像是被人扼住喉咙。

“什么时候的事?”

“已经快三个月了,是个男孩,其实早就想跟你说的,但是老人家不是总说,怀孕三个月才可以告诉别人。”

提到孩子,林小柔嘴角扬着得意。

“现在情况不同了,我要做妈妈了,子初也跟我说过,他很想要这个孩子,只要你主动点提出离婚,子初肯定会答应,我不希望我的孩子在单亲家庭里长大,这对他不公平,你怨我也好,恨我也罢,孩子是无辜的。”

林小柔说着说着故意语气软了几分,眼眶泛红,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看着哭的梨花带雨的女人,温淼淼掩饰住了眼底翻滚的情绪。

“你们真不要脸,就你们最无辜,怀孕的时候,怎么就不觉得无辜。”

她不愿意再面对林小柔那张让人憎恶的脸,不知道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

从结婚开始她就没想过有一天会离婚,可笑曾经的海誓山盟,让一个女人搅合的溃不成军。

刚走出警局门口,温淼淼绷不住心里的绝望,忍不住蹲在路边哭了起来。

不远处,一辆黑色的宾利车停靠在路边,特助降下车窗,看见在路边哭泣的女人,愣了愣。

“傅总,前面哭的那位小姐,好像就是您要找的人。”

后面闭目养神的尊贵男人睁开眼睛看过去。

黑眸微眯的看着温淼淼哭的和泪人一样站在路边。

委屈的样子和昨晚在他面前叫嚣使唤的态度判若两人。

“傅总,我要把那位小姐叫上车吗?”

傅衍衡慢条斯理地整理着袖口,胳膊上赫然可见几道已经结痂的指甲划痕,一看就出自女人之手。

淡声吩咐,“先去公司!她现在的状态不适合见人,再等等。”


“敲敲敲,敲什么敲,带把钥匙出门会累死啊,非要等人开门,了不得了,我是你佣人吗?”

温淼淼换好拖鞋进门,没理婆婆林月华的阴阳怪气。

“周子初呢?”

“当然是去公司忙了,哪里像你这么清闲,大小姐的命,一分钱也不赚,全等着我儿子养活。”

温淼淼充耳不闻。

她已经习惯了林月华拿不赚钱这件事数落她,哪怕周家根本不缺她那点钱。

结婚三年,林月华天天把她当免费佣人一样使唤,哪里给她出门找工作的机会。

天不亮就要起来为一家人准备早餐,一日三餐一顿不落。

林月华吃穿用度又都很讲究,为人挑剔,每顿饭必须六个菜打底

咸了不行,淡了不行,太素不行,太荤也不行,要求荤素均衡,营养搭配,菜品还不能重样,比老佛爷都难伺候。

为了维护来之不易的婚姻,她都忍了下来,觉得这是在为家庭付出。

周子初出轨以后,温淼淼这才如梦初醒,她为家庭付出的牺牲,一文不值,就像个笑话。

你把人家当家人,人家把你当成免费的老妈子。

傍晚,听到敲门声。

林月华马上放下遥控器,朝卧室方向嚷着,“你死房间里不出来干嘛?到现在还不做晚饭,我儿子真是命苦,在外面工作辛苦了一天,回家连口热乎饭都吃不上,真不知道这老婆是怎么当的。”

说完又秒变脸,一脸笑模样的去门口给儿子开门。

“怎么今天回来这么早?也不提前打个电话,妈刚买了条黄鳝晚上让她红烧给你吃,瞧瞧最近工作辛苦瘦的哦,也不知道有人是怎么伺候你的。”

温淼淼在卧室里听的一清二楚,人也没从卧室出来,继续收拾着行李,准备今天搬走。

周子初阴沉着脸从客厅回到卧室。

门还没关上,就拽起正坐在床上叠衣服的温淼淼,用力把她甩到墙边。

周子初的力气太大,单薄的背撞在冰冷的墙壁上,让温淼淼痛的闷哼一声。

“温淼淼你长本事了,敢在外面瞎搞,别忘了你是什么身份?”

“身份?”温淼淼冷笑,“你受不了那还不赶紧跟我离婚,你那个什么柔不是巴不得要这个身份?”

面对周子初气进来就气急败坏的质问,温淼淼一股报复的快感涌上心头。

她过去就是太老实,才会让这一家人欺负,什么都是稀里糊涂,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过。

她从没有像现在这样清醒过!

她深吸了一口气,从包里掏出早就准备好的离婚协议书。

她已经签好名字,就等着周子初签字。

周子初接过那份离婚协议书,额角紧绷。

“长本事了?当初是你死乞白赖的嫁给我,现在的结果你就该承受!”

“等爷爷死了,你爱去哪里去哪里!温淼淼我警告你,如果你敢这个节骨眼上坏我的事儿,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周老爷子一生正派,和周子初奶奶相濡以沫,最讨厌的就是家风不正。

假如让周家人知道周子初出轨离婚,一定会拿来攻击他,那现在他这个总裁稳不稳得住另说。

毕竟,周家的子子孙孙多着呢!

“如果我非离不可呢?”

她不想再无条件的妥协将就,只想尽快做个了断。

“啪!!!”

面对油盐不进的温淼淼,周子初愤怒的走到床边,居高临下的甩了她一个耳光。

“你敢!”

温淼淼气得浑身轻颤,抬手指着他,“周子初你就是个畜生,这日子我再也过不下去,我要离婚!”

周子初没想到,一直听话的蠢女人,现在有胆子开始学会忤逆自己了,也不知道是谁给的底气。

看着温淼淼无可奈何的狼狈样子,让周子初的笑容更深。

“想要解脱?除非你去死,温淼淼,你记住没人能救的了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