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98文学网 > 女频言情 > 师姐们都是扶弟魔

师姐们都是扶弟魔

萝卜丁杀手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当初他一心求学,感化了师父,和师姐们跟随师父修炼多年,如今学有所成,带着一身本领,还有扶弟魔师姐们的庇护,沈峰找到了仇家开始展开复仇计划。正直仇人的大喜之日,没想到竟遇上了婚闹现场!

主角:沈峰,宋婉云   更新:2022-08-22 11:2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沈峰,宋婉云的女频言情小说《师姐们都是扶弟魔》,由网络作家“萝卜丁杀手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当初他一心求学,感化了师父,和师姐们跟随师父修炼多年,如今学有所成,带着一身本领,还有扶弟魔师姐们的庇护,沈峰找到了仇家开始展开复仇计划。正直仇人的大喜之日,没想到竟遇上了婚闹现场!

《师姐们都是扶弟魔》精彩片段

“那个瞎子怎么进来的?”

“今天可是沈家的大喜之日,邀请的人也有些杂,没准是乡下的穷亲戚。”

“这么年轻就瞎了,真是可惜。”

耳边传来一阵嘈杂之声,对上众人的打量,沈峰面无表情,似是没有任何情绪波动。

从服务员手中的托盘中取了一杯酒,顾自走到角落坐下,沈峰朴素的着装在这里显得格格不入。

这里是沈家别墅,偌大的别墅大厅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池子,这里装满了形形色色的人。

只是这些宾客们无一打扮的光鲜亮丽。

而将沈峰突显的更为突兀。

今日是沈家大少沈文阳的大喜之日。

沈峰费尽心思进入沈家,当然不是为了喝喜酒。

而是为了报仇!

当年因为他有眼疾,沈家骂他是煞星,将未满月的他丢至了狼窝。

连一直护着他的生母,也被沈家家主弃之敝履,抛弃在外,一直下落不明。

若不是老头将他抱上山抚养,这些年为他苦苦寻药,才救治好他的双眼。

不然,哪有现在的沈峰。

沈家也是仗着外室生了一子,才会舍得将沈峰抛弃,独留下那个私生长子培养,延续沈家血脉。

沈家可是极为看重这唯一的血脉。

他今日就要断了沈家的根,让沈家彻底断子绝孙!

要说这沈家家主真是有眼无珠,沈峰的眼睛哪里有眼疾,他那可是天眼!

抚了抚眼上的白纱,沈峰唇角勾起一抹冷笑,尽管隔着一层纱布,他也能看清楚眼前一切。

因为开天眼者,即能透视!

他的目光扫过眼前的每一个人,只为更为精准地锁定目标。

找到沈文阳!

“呜呜呜……”

“求求你放过我……”

被老头带在身边习武多年,沈峰的耳力更是不同常人,随即听到了一道女人惊慌的声音。

那声音……

好像就在隔壁?

随着沈峰向隔壁看去,隔着一层厚厚的粉墙,他清楚地看清了旁边房间里的景象。

这里是沈文阳的婚房。

只见婚床上的女人不停地反抗,她那精致的小脸上挂满了泪痕,裙子领口也被男人撕开大敞。

这男人正是沈文阳,他舔舐着女人如花的脸蛋,神情如痴如醉。

“上哪找来的伴娘,这小模样看着就让人心疼。”

周围的宾客非旦没有上前帮忙,反而皆为直咽口水,目光从女人身上挪不开眼。

这女人身材极妙。

那大敞开的领口,露出来精致的锁骨,再往下移,就是高耸的事业线。

被沈文阳压在婚床上,女人反抗的越激烈,身上的衣物越衣不蔽体。

她那双白花花的大长腿,不停地扑腾,看的在场众人心火难耐。

“我是新娘请来的伴娘,你不能这样对我!救命啊!有没有人救救我!”

无论她朝着周围看热闹的人们如何呼救,那些人却是袖手旁观。

周小倩绝望了,泪水如断线的珍珠一般,一颗接一颗不要钱地往耳后根掉。

看着头顶上方男人近在咫尺的脸,迎面扑来的酒气,熏地周小倩胃部痉挛,几欲作呕。

她后悔地肠子都青了,早知道碰上这种事,打死她她也不会来当伴娘。

方才她还在外头陪着新娘接客,新郎说他有些头晕,所以她这才扶着人进了房。

想着反正婚房里还有一群等着闹婚房的新郎好友,理应不会对她怎么样。

她还是大意了。

这个沈文阳就是一个禽兽!

他这些狐朋狗友更是没一个好东西!

“是不能这样对你吗?”

说话的同时,沈文阳咧嘴一笑,粗糙的大手把住了女人的双腿,左右岔开拖到了近前。

大手笼在女人的腿上,掌下的肌肤滑嫩有弹性,让沈文阳越发沉醉。

“别紧张,哥哥又不会对你怎么样。”

“今天是哥哥的大婚之日,这婚闹当然是要越闹越喜庆,你尽管放声地叫。”

“叫个痛快,看大厅的宾客们能不能听到!”

“看谁会来救你!”

双手被男人仅用一只手固定在头顶,周小倩拼命地挣扎,奈何她的双腿扑腾的幅度越来越小。

男人就像一座高山,压在了她的身上,快让她喘过气来。

尤其是身后垫着的红枣花生这些彩头,更是硌地周小倩吃痛不已。

不……

不要……

无论她多么苦苦哀求,却只会让周围沈文阳的狐朋狗友更为亢奋。

眼看着沈文阳在解皮带,周小倩绝望地闭上了眼,没人愿意救她吗……

她真的要被这个男人玷污了吗……

“沈少展现雄风的时候到了,沈少真是威武啊!”

“这小妞越看越带劲。”

“沈少肯定不会亏待咱们兄弟几个的。”

“……”

那些看热闹的人还不忘将房门关上,守在了门口,配合沈文阳的禽兽行为。

跟这些男人们不同的是,在大厅里看到这一景象的沈峰,却只有愤慨。

他手中握着的高脚杯啪地一声碎地四分五裂。

他当沈家精心培育出来的长子是个什么样的人才。

没想竟然是一个在大婚之日,将伴娘强上的混账。

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娘们,嫁给这么个东西。

沈峰的透视天眼,本就能穿透一切阻碍之物,如今更是将女人的身材全貌一览无遗。

完美的事业线……

纤细的小蛮腰……

还有那白皙修长的双腿之间……

所有的风景一一看下来,沈峰的鼻头发热,老脸也忍不住一红。

看地他口干舌燥,都想摘颗桃子解解渴了。

虽然他老是看那些师姐们洗澡,但是头一次这么打量山下的女人,实在是各有千秋啊。

该死!

可千万不能忘了正事!

猛然回过神来,沈峰的眼中闪过了一抹骇人的光芒,起身便走出了大厅。

沈家就这么一个传家子,要是让他们知道,他们的宝贝长子在大婚之日断子绝孙。

又会不会如同当初抛弃沈峰一样,抛弃沈文阳?

呵……

他还真是拭目以待。

“不要……不要!”

这边的周小倩已经绝望了。

无数次求救让周小倩的声音变得嘶哑,铺天盖地的无助感快让她窒息。

一时间,她眼中光芒也跟着暗淡。

她停止了反抗,如同死鱼一样硬挺挺地躺在床上。

看来没人救她了……

闭上眼的那一刻瞬间,她等待着恶魔突破她的底线,只是那冒犯迟迟不曾到来。

那个禽兽竟然停手了?

沈文阳的眉头一皱,裤子早就滑了大腿根处,但是不知是不是他的错觉。

他总觉得有一股瘆人的视线一直盯着他,似是看着他的一举一动。

等他一回头,身后只有他的那些狐朋狗友。

难不成是他的错觉?

看着眼前的美人,沈文阳再度艰难地吞了一口唾沫,来不及追究那股异样之感。

他如狼似虎地朝着女人扑了上去,突然身后传来一道炸响,接一连二的痛嚎声响起。

原本守在门口的那些人皆为倒地不起,他们身上还压着两块千斤重的双开门板,一一动弹不得。

惊尘飞扬之间,而门口逆光正站着一个人。

一个男人!

不!

准确地说,这家伙好像是个瞎子?

“你……是什么人!”

自家的门,沈文阳还是有所了解,那可是十个人踢都踢不坏。

这人到底什么来头,竟然能一脚踢飞大门?

方一问出口,沈文阳的身子一轻,整个人竟被拎着丢在了地上。

不等他回过神来,他的瞳孔骤然一震,额角的青筋密布。

他怔怔地看向了自己的下盘。

一只有力的大脚正踩在了他的下腹!

“我是来毁你子孙根的人。”


居高临下地看着脚下的男人,沈峰如同王者俯瞰。

他,就像是在看一只蝼蚁。

而床上的周小倩也连忙惊恐地躲到了床角,死死地捂着胸口瑟瑟发抖。

“啪!”

离地最近的她,猛然听到这个声音时,突然回过神来。

她的目光微微一颤,这怎么跟鸡蛋破壳的声音如此相像?

“啊啊啊啊!”

沈文阳爆发出了杀猪般的叫声,拼命地不停挣扎,奈何沈峰的那只脚如同泰山压顶,他根本挣脱不了半分。

痛!

好痛!

剩下站着的那几个沈文阳的朋友,吓得更是冷汗淋漓,腿肚子打颤。

明明外面是六月天,艳阳高照,他们只觉一股寒气直往脚底冲至头顶。

如今沈峰在众人的眼中,宛若从地狱而来的死神修罗!

若不是下盘剧烈的疼痛感,席卷着沈文阳的全身,他这会儿早就被吓昏了过去。

随着沈峰抬开了腿,沈文阳如同虾米一样蜷缩着身子,抱着肚子在地上翻来滚去。

慢悠悠地坐在了婚床边,沈峰嘴角微微一勾,愉悦地欣赏着眼前这一幕。

殊不知,他欣赏风景的同时,别人也在欣赏他。

看着男人宽厚的后背,周小倩心想这男人虽然穿着朴素,但是气质斐然。

她的双颊微微一红,如果不是这个小哥哥出手,她早就失身了……

只是当她的目光落在青年的眼上缠着的白纱时,周小倩心中一阵惋惜,这么好看的人,竟然是个瞎子?

“我……同你无冤无仇!”

“你为何要对我下如此狠手!”

地上的沈文阳苟延残喘,他一脸愤恨地瞪着沈峰,一口银牙都恨不得咬碎了。

每说一个字,都用尽了他全部的力气。

痛!

实在是太痛了!

他竟然被一个瞎子毁了后半生!

看着这同父异母的哥哥,痛苦成这般模样,沈峰嘴角浮现一抹讥笑。

“你跟我有没有仇不重要。”

“沈家大少只需要记住,我是沈家的报应,我会覆灭整个沈家。”

“而让沈家断子绝孙,只是我复仇的第一步。”

这是哪里来的神经病?

真是好大的口气!

谁不知道沈家那可是魔都的第一家族,光是跺跺脚,都能让整个魔都震上一震。

一个瞎子还想要覆灭第一家族?

他怕是活在梦里!

沈文阳气地呼吸急促,顿时汗如雨下,抱着肚子跪地歇斯底里地吼着:“来人……”

“来人啊!”

“你们都是废物吗!赶紧叫人啊!”

“给老子上!”

“老子管你是什么人,你敢动老子的命根子,老子今天就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周围的那群富家子弟的心尖一颤,吓地回过神来。

今日/本就是沈家大喜之日,沈家里里外外增加了不少保镖,被围地密不透风。

房门被踢开,进来了一群气势汹汹的保镖,皆为凶神恶煞。

这些人只听沈家大少的号令。

“上啊!给老子弄死这个瞎子!”

随着沈文阳一声令下,保镖们一个个如同恶虎一般,朝着沈峰扑了上去。

本以为这家伙就是一个胆大包天的瞎子,再怎么样两拳也难敌四手。

就连缩在床角的周小倩,也是惊呼出声,替沈峰捏了一把冷汗。

没想众人压根还没看清沈峰如何出手,只见他的影子竟形同鬼魅。

“啊!”

“啊!”

“啊!”

沈峰出手利落干脆,下一秒这群威猛的保镖们竟全被撂翻在地。

抱头的抱头。

抱肚子的抱肚子。

痛地直打滚。

要知道沈家的保镖,可都是经过安保公司的专业训练,其中还有兵王。

哪个不是以一敌十?

现如今却连一个瞎子都打不过?

众人一阵膛目结舌。

“你……真是盲人吗?”

身后响起了女人的惊呼之声,随着沈峰一回头,就对上了周小倩疑惑的目光。

他在心中忍不住自嘲。

他虽开了天眼,行动同常人无异。

但是他的眼睛却天生只有眼白,没有黑眼珠,所以还是盲人一般。

老头花费这么多精力,也算是治好了他的眼睛。

只要等他满二十二周岁,就可摘下这块白纱,他可重见光明,与常人无异。

也不会影响使用天眼透视。

如今距离他二十二岁,只剩下三个月了。

冷不丁一见沈峰同自己对视,周小倩心跳加速,双颊更加羞红。

却也是这时,一道怒不可遏之声传来。

“这到底怎么回事!”

看着婚房里一片狼藉,婚床上不仅破了个洞,地上还瘫倒了一大片的人。

沈家家主沈傲山一进来,冷不丁看到这一幕,脸色唰地变地阴沉无比。

而他旁边的夫人陈美艳,一看宝贝儿子脸色煞白,更是急地团团转。

“儿啊,你这是怎么了!”

“你不要吓妈啊!”

沈文阳扑进了陈美艳怀里,哭地撕心裂肺:“妈!你可一定要给我报仇啊!”

“就是他!”

“这个瞎子竟然废了我的子孙根!”

沈家的香火就靠沈文阳延续。

一听他的子孙根被人废了,沈傲山怒火中烧,气涌翻升直往头顶冲。

他的眼睛里都在冒火,咬牙切齿道:“来人!”

“给我拦住他!”

就凭一群废物还想拦住他?

同老头在山上修习这么多年,没一个人是沈峰的对手。

沈峰哂笑:“沈家家主不妨看看我是谁?”

眉头微微一皱,沈傲山打第一眼,也莫名觉得这瞎子有种熟悉之感。

瞎子……

还有这五官……

似是联想到了什么,沈傲山的瞳孔骤然一震,身形有些摇晃:“你……竟然是你!”

“煞星!是你这个煞星!”

看着沈傲山的反应,陈美艳也艰难地吞了一口唾沫,脸色难看至极。

这小孽种竟然还活着?

不仅还活着,还回来报仇了?

那可是狼窝啊,这都不死,那小孽种命可真大!

“当年你抛妻弃子,着急将这个贱女人接回来做正室,将我母亲赶走,让她生死不明。”

“又将我丢在狼窝。”

“沈家家主,你的好日子到头了。”

“只要我活着一天,沈家就无一日安稳!”

强压下心中滔天的恨意,沈峰迈步走到了沈傲山近前,声线都有些发抖。

他恨不得杀了这个男人!

血洗整个沈家!

但是……

仅有的一丝理智告诉他,绝对不能这么便宜了沈家。

他,要成为整个沈家的噩梦!

“煞……煞星……”

嘴唇一阵哆嗦,迎面扑来的威压更是让沈傲山大失分寸,他扑通跌坐在地。

直到目送着沈峰离开的背影,沈傲山的双目充血,艰难地舔了舔干枯的嘴唇。

不!

他一定不能让这个煞星危害沈家!

安然无恙地出了沈家庄园大门,沈峰长吐了一口浊气。

索性沈傲山他们这会儿忙着处理沈文阳的伤,估计不会再追上来了。

沈傲山难登大雅之堂。

别看他是一家之主,真正主事的还是沈傲山的哥哥。

那个人,才是沈峰的对手,也是当初口口声声说他是煞星之人。

更是能让沈峰最忌惮之人。

“谢谢你救了我。”

“你这是想去哪儿,我有车可以载你一程。”

恰在这时,身后响起了一道软糯的女声。


身后正站着一个衣衫不整的女人,她一脸娇羞地注视着沈峰。

因为领口的衣服被撕坏了,所以周小倩不得不用手捂着胸口。

似有似无之间,依稀可以看到那呼之欲出的风景。

沈峰忍不住老脸一红,他的本意也没想救人,只是为了报仇而已。

“你误会了,我……”

似是明白沈峰接下来要说什么,周小倩神色感激,率先打断了他的话。

“我知道你只是为了报仇,而不是专门救我……”

她的双颊爆红,就跟熟透了的苹果一样,毕竟这个报仇的方式太刁钻了一些……

“但今天如果不是你的话,我可能清白就没了。”

“还是要感谢你。”

对上她那炙热的目光,沈峰也难以推脱她的热情,无奈说道:“那送我去云峰集团吧。”

沈峰下山的时候,老头就交代了,大师姐在魔都开了一间公司。

他正好可以去投奔大师姐。

细算下来,他跟大师姐也有五年没见了。

“云峰集团?”

周小倩的眼前一亮,激动地有些语无伦次:“我……我就在这个集团上班!”

因为沈家新娘同她是大学同学,所以她这才请了半天假过来当伴娘。

正巧她下午就要去集团上班。

“我先去把车开过来。”

“还得换个衣服……”

很快就有一辆有些年头的大众到了沈峰近前,他利落地打开副驾驶门坐了上去。

倒是让周小倩差点以为沈峰根本就不是盲人。

盲人的动作能有这么干净?

随着后座的周小倩坐下来时,沈峰明显也感觉身下的车子一沉。

身后响起一阵刺耳的声音。

原是前座同后座之间,装了一块帘子,方才是周小倩将那帘子拉上。

沈峰嘴角止不住一阵抽搐……

就算拉上,也不顶用。

他可是会透视啊……

非礼勿视!

强迫自己不往回看,随着沈峰这一转移视线,后面那窸窸窣窣的脱衣声让他一阵心痒痒。

要不看一眼?

正当沈峰回过头时,迎面撞上一层柔软,整个人顿时被幸福包裹。

香……

太香了……

突然脸上一痛,原是女人身前的衬衫纽扣绷开了一粒,直弹在了沈峰的脸上。

定睛一看,这女人身材未免也太好了。

上身白色职业衬衫,下身包臀黑色短裙,修长的双腿上套着黑色的丝袜……

简直就是赤裸裸的诱惑啊!

意识到自己还在女人怀中,沈峰赶紧退回了身子,尴尬地笑了笑。

周小倩这会儿不仅脸红了,就连如同天鹅般的脖颈都红了。

她从后座跨坐到了驾驶座,启动了车子,准备前往云峰集团。

好在一路人,两人虽是交谈甚少,但是好歹说话了,缓和了不少气氛。

不一会儿,就到了云峰集团。

仰头看着头顶上方高耸入云的大厦,沈峰嘴角止不住一阵抽搐。

大师姐竟然把公司做到这么大了?

他还以为就是一个小作坊……

踩着高跟鞋的周小倩,明显更高挑了许多,她让沈峰跟在她后面进去。

“对了。”

“听你说你姐姐也在这办公,她叫什么,我看我认不认识。”

两人刚进入了一楼大厅,正当沈峰要说话时,一道冷喝声打断了他的话。

“周小倩,你又迟到了!”

迎面走来一个怒气冲冲的胖男人,逮着周小倩劈头盖脸地就是一顿臭骂。

“你就请了半天的假,看看现在什么时辰了,是不是想来公司吃晚饭!”

周小倩委屈地埋着头,弱弱地回了一句:“就距离下午上班时间迟了三分钟而已……”

哪想一听周小倩还敢顶嘴,胖男人更为气恼了,插着腰骂地唾沫横飞。

“迟到三分钟不也是迟到?”

随即他的目光落在了沈峰身上,一看是个瞎子,鼻中冷哼了一声。

“你还当公司是你家不成?什么样的阿猫阿狗都敢带公司来!”

“我不管他是你哪门子的穷亲戚也好,还是什么人,还不快点把这个瞎子给我赶出去!”

“还有,这个月的工资扣一千!”

周小倩还想要解释:“不……不是的……”

“他是我的朋友,他姐姐也在这上班。”

“王总管,我求求你,可不可以不要扣这么多……”

要说这周小倩身材真不错,王总管上下打量了一番周小倩,脸色缓和了几分。

“要想不扣这么多也可以……”

看着眼前这一幕,沈峰在心中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大师姐公司里招的是什么人。

这么飞扬跋扈的吗?

一看这死胖子没什么好心眼。

“你不用求他。”

“区区一个总管,公司又不是他开的,他有什么资格扣你工资。”

王总管平日里在公司里嚣张惯了,却没有人敢这样顶撞他,哪个不是对他客客气气的。

头一次竟有人敢这样说他。

尤其是一楼大厅里人来人往,不少人都驻足观看他们这边的情况。

这让王总管觉得他特别没有面子!

“周小倩,你这瞎子朋友什么意思?”

“老子不想跟你多说废话了,你赶紧给我把这家伙赶走!”

周小倩也没想到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她咬了咬嘴唇,还想要继续为沈峰求情。

“总管,他不是故意这样说你的……”

求助性地看向了沈峰,周小倩都快哭了:“你快道歉,得罪了王总管,你也进不去公司找你姐姐了……”

道歉?

沈峰眼中满是讥讽,看着眼前一脸倨傲的王总管,他冷笑道:“我就是故意的。”

“我还没见过哪个集团的主管这么能装,能够越俎代庖克扣员工工资了。”

这个瞎子真是好大的胆子!

左右看了一眼周围的员工,王总管怎么会让自己颜面扫地,恶狠狠地瞪着周小倩。

“滚!赶紧给我带着这个瞎子滚出去!”

“从今天开始,你也不要来这上班了!”

恍若一个晴天霹雳在周小倩的头顶炸响,进入云峰集团一直是她的梦想。

好不容易进来,还没踏实干几年就被辞退,她以后该怎么办。

更重要的是,她母亲还躺在医院,正是最需要钱的时候……

“主管……不要……”

“求求你……”

“我母亲生病了,我需要一大笔医药费,这个时候我万万不能没有工作啊!”

“我有什么不对的,求您包容,我以后会改的。”

见苦苦哀求无果,周小倩咬了咬牙,朝着地上就要跪了下去。

没想,一只手拉住了她。

耳边响起了一道傲然的声音。

“该滚蛋的人是他。”

“我让你们董事长开除他!”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