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98读书网 > 武侠仙侠 > 鬼医门主

鬼医门主

小巫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自从坐上了鬼医殿殿主的位置之后,萧锋的生活便开始单调乏味起来。曾经一人横压当世,作为国之利器,如今一切尘埃落定,他名利全收,却又开始无聊起来。一通电话,萧锋从妻子那里得知,女儿去世了!这个惊人的消息,让他不敢置信,放下手中的一切,迅速重返都市。

主角:萧锋,江薇   更新:2022-09-14 12:2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萧锋,江薇 的武侠仙侠小说《鬼医门主》,由网络作家“小巫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自从坐上了鬼医殿殿主的位置之后,萧锋的生活便开始单调乏味起来。曾经一人横压当世,作为国之利器,如今一切尘埃落定,他名利全收,却又开始无聊起来。一通电话,萧锋从妻子那里得知,女儿去世了!这个惊人的消息,让他不敢置信,放下手中的一切,迅速重返都市。

《鬼医门主》精彩片段

米国,白殿中,一家直升机缓缓落下。

“恭迎殿主!”

草坪上,米国要员手捧鲜花,夹道欢迎,嘴里喊着蹩脚的龙国语。

机舱门打开,一个龙国面孔的青年走下来,这更是让人惊骇不已。

一个龙国人,居然让这么多米国要员等候,并且亲自迎接,恐怕总统都没有这样的待遇!

“殿主!”

草坪上,龙国战王卓云早已等候在这里,看到青年下来,齐齐弯腰喊道。

卓云在龙国战王中,也是名列前茅的存在,能值得他尊重,并如此对待的人,整个龙国不超过一手之数!

青年缓缓点头,卓云这才直起身,只不过望向青年的眼神中依旧充满尊重和崇拜。

而这原因,自然是因为青年乃是鬼医殿殿主,萧锋!

三年前,各国来袭,前线战事紧张,就在这个紧要关头,鬼医殿横空出世,殿主萧锋,一己之力让各国退兵,此后更是一发不可收拾。

他出手仅凭一根银针,为龙国在国际上换来无数利益,就比如眼下,米国奥统需要续命,以某一颗重要卫星才换来萧锋的出手!

“萧神医,奥统情况很不好,请您尽快出手。”

一个米国要员叽里咕噜的说了一堆米国话,旁边的翻译赶忙说道。

“殿主自有安排,用不着你们操心,带我们进去即可。”卓云语气冷漠的回答道。

听完翻译的解释,老拜脸色十分难看,但也不敢发作。

一行人进入奥统的房间内,人就躺在病床上,旁边摆满了各种先进的医疗设备,此时,奥统脸上没有一丝血色,气息更是萎靡的几乎没有,这情况,恐怕撑不了多久了......

萧锋来到床边,伸手摸了一下脉搏,随后便拿出银针准备开始治疗。

“殿主!”

忽然,高喝声传来,一道人影风风火火的闯了进来。

看到萧锋皱起的眉头,卓云脸色惊变,对着那道人影呵斥道:“站住,不是让你守在外面的吗,进来做什么!”

来人名叫天龙,于卓云同为战王存在,停下脚步后,焦急道。

“殿主,有星城来电,自称江薇,说您女儿重病,马上就要去世了,希望您能回去见最后一面!”

此话一出,房间里顿时寂静一片,所有人脸上都是写满了错愕。

萧锋怔住了,手里银针落地,往事如潮水般袭来。

五年前,他还是萧家的大少爷,但就在大婚当日,萧家突发变故,父母双双失踪,手下人背叛,萧氏一夜之间烟消云散。

就在整个星城都在为这个消息沸腾的时候,一个更劲爆的消息传出来,萧锋下药强迫江家大媳妇儿,也就是江薇的嫂子......

那一夜,萧锋重伤狼狈的被赶出江家,要不是有幸遇到上一任鬼医殿的殿主所救,怕是早就死在街头。

原本以为江薇对他恨之入骨,甚至改嫁别人,可没想到,她居然为他生了一个女儿......

这五年来,她一个人默默的承受了多少?

萧锋身躯颤抖起来,五年前那都是江家的设计,背上出轨,强迫的罪名,逼迫江薇和他离婚,净身出户,将萧家的不动产尽数霸占!

“薇薇,还有我的女儿,你们等着我,我绝不会让你们任何一人出事!绝不!”

嘶哑的声音从萧锋喉咙间传出,随即起身对着卓云低吼道:“我要立刻去星城,立刻!”

“是!”卓云和天龙齐齐应声道。

素来稳如泰山,游走各国之间,那些总统女王都无法让他动容分毫,而现在,他居然情绪如此激动,事情有多严重,根本不用去想!

“你们不能走,奥统还在等着治疗呢!”

救治奥统唯一的希望要走,老拜急了,跳到众人面前想要阻拦。

“滚!”

一声咆哮犹如惊雷,整个大殿为之颤抖,所有人在这一刻都是心跳加速,露出惊惧的神色,看着面前那个满身杀气的男人。

似乎救人太多,世界上所有人都忘了,他最擅长的不是救人,而是杀人!

在一众要员惊恐的目光下,萧锋登机离开。

“老拜,我们怎么办?还要拦截吗?”一个要员小心翼翼的问道。

话音刚落,便受到了老拜劈头盖脸的怒骂:“混蛋,你想害死我们所有人吗?放行,全力配合他离开!”

这一日,米国上空发生了很费解的一幕,一家私人飞机起航,无数架米国战机护航,场面比总统出行还要壮观......

“太慢了,我要立刻回到星城!”

飞机上,焦急不安的声音传来,萧锋的不停催促,飞机上的所有人都是面色愈发凝重,一股风雨欲来的感觉。

“还是太慢,快一点,再快一点!”

飞机已经是最快速度飞行了,但萧锋还是不满意,以往一切尽在掌握中的感觉早已崩溃,有的只是无尽的焦灼。

若连自己的女儿都救不了,还有什么资格做神医呢!

“我的女儿,你一定要等我,爸爸马上就回来救你了!”萧锋眼睛逐渐通红,布满血丝,拳头不断握拢。

“半小时,不,十分钟,我要到星城,快!!!”


战机如同流星般划过,很快来到龙国边境。

此时,龙国防空中心乱作一团,突如其来的几十家米国战机,他们难道是想直接开战吗?

“拦截准备已就绪,需要现在开启吗?”

偌大的会议室里,一个工作人员神情肃穆的询问,现在的龙国可不是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只需要一声令下,这几十家战机顷刻间便能灰飞烟灭。

“稍等,我们接到米国的传讯,这些战机是护送萧神医回国的,正在确定消息的准确性。”会议室里,看上去年龄最大的男人神色严肃道。

“萧神医?鬼医殿的那位吗?”

众人面面相觑,不约而同的想到了一个人。

“除了那位,谁还能称得上萧神医。”男人回答道,伸手接起电话,开始核实消息是否准确。

这时,会议室靠门口的位置上,一个神情有些倨傲的青年,不满的语气说道:“就算他是鬼医殿殿主,也不能搞这么大的阵仗,必须拦截下来,待调查完才能放行。”

“调查萧神医?让你去你敢吗?”旁边一人冷笑道。

整个龙国谁不知道,萧神医乃大国重器,为国家争取无数的利益,这些功绩且不说,光说四方边境的战王,无不对萧神医敬若神明,谁敢动他,明天四方铁骑就将其踏成齑粉!

那青年脸色顿时涨红一片,憋得说不出话来,看他的反应,旁人无一不是泛起白眼,一个拉进来凑数的草包,也敢对萧神医指指点点?

“哼,消息还不确定呢,万一是米国的阴谋!”

半天,青年憋出这么一句,可他刚说完话,那年长的男人便开口了。

“消息确定,飞机上就是萧神医,随行还有卓云,天龙等战王,立刻放行,龙国境内全力配合,不得有丝毫阻拦!”

确定飞机上的人后,都不需要再向上级请示,直接便可放行。

众人似笑非笑的瞥了一眼那青年,随后开始联系自己负责的区域。

青年顿时恨不得找一条地缝钻进去......

十分钟后,在战机的护送下,私人飞机来到星城范围内。

飞机上,卓云来到萧锋身边汇报道:“殿主,已经调查清楚。”

在萧锋离开星城后,江薇便不顾江家人的全体反对,坚持生下了一个女儿,江家人为此大发雷霆,甚至把江薇赶到一间偏房里住,更让所有人隐瞒江薇生女的消息,生怕影响了江家的名声。

因为江家的排斥,江薇没办法照顾好女儿,从小女儿体弱多病,一年前,女儿突然重病昏迷,江薇没办法,在大雨中跪在江家人门前,苦苦哀求,头都磕破了,江家才同意给她安排了一家私人医院。

本以为住进了医院,还是在大哥江骁的照顾下,女儿一定能好转,但江薇不知道的是,江家压根没有打算帮她,而是为了稳住她,让女儿在医院里慢慢拖死,根本没有过任何治疗!

卓云小心翼翼的将消息汇报完,手机上点开一张图片,递到萧锋的面前,照片上,是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儿,模样俏丽,但却消瘦不堪。

“江家,你们好狠的心,这次我就和你们新仇旧恨一起算!”

看到照片上的女儿,萧锋整个人都要疯掉了,他是鬼医殿殿主,萧神医,这个世界列强国家的座上宾,他的女儿,本应与公主同尊!

“殿主,我们到地方了,但是有个不好的消息......医院宣布死亡,江家人逼迫江薇把人送去火化......”

“轰隆!”

卓云的话刚说完,便是一阵地动山摇的感觉,还未降落的飞机一阵摇晃......

“谁敢碰我女儿一下,我要他十族陪葬!”

一声怒吼中,机舱门被暴力打开,萧锋一步踏出,几十米的高空一跃而下,看得人头皮发麻。

医院的停车场被砸的布满蜘蛛网,漫天飞扬的灰尘中,一道人影快步走出。

病房里,一阵女人的抽泣声。

江薇死死抓着病床,用身体护着床上的人,声嘶力竭道:“走开,都走开,谁都不许动我女儿。”

病房内,江家所有人聚集在一起。

然而,面对江薇的女儿,他们反而一脸的冷漠和嫌弃,好像这孩子有多么的晦气一样。

江薇捧着多多的脸,一遍又一遍地呼唤:“多多,你睁开眼,看看妈妈好不好......”

“够了!”

这时,一个严肃的声音从一旁传来,江薇的祖父,也就是江家当家人,江策,他神色不悦,敲着手中的拐杖,语气很是严厉。

“人既死了,就早点安葬,别浪费时间,今天江骁约了很重要的人来我们医院,好好迎接招待对医院有好处,别因你误了事。”

“不可能,多多没死!”

江薇含泪怒吼:“多多可是我的女儿,你的亲外孙女,她身上流着江家的血,你们就算不喜欢,也不能这么残忍,我已经给萧锋发短信了,说什么他也是多多的父亲,必须等他回来。”

“什么,你通知了那个强迫犯?”

站在一旁的江家小女儿,江思思脸色剧变道:“你还敢让他回来,你难道忘了他做过什么事了?你让大哥面子往哪里放!”

当年的事情没人愿意提,江薇更是不愿意,可她没有办法。

“小薇!”

这时,江薇的母亲,贺兰秋着急道:“你别忘了,多多的主治医生就是你大哥,他能不计前嫌,给这个强迫犯的种治病,已经够仁义了,你现在还让那个强迫犯回来,你是想害死我们一家啊!”

因为当年的事情,贺兰秋一家在江家的日子也不好过,而现在江家最得老爷子看中的人,便是老大江骁,要是江薇把萧锋叫回来,惹恼了江骁,一句话便会将他们一家扫地出门。

即便现在日子不好过,那也比普通人强太多了,这样的生活,贺兰秋哪里能舍得放弃。

但江薇却拼命地摇着头,哭喊道:“我不管,萧锋是多多的爸爸!他有权利知道多多的情况。”

“简直胡闹!”

江策勃然大怒,一拍桌子吼道:“人呢,现在就给我推去火化了!”

本来就是一个不该出生的野种,活着便会给江家带来无尽的羞耻,现在好不容易死了,还有什么可等的。

门外走进来一群工作人员,朝着病床走来,江薇立马像是发怒的母狮,疯狂的目光盯着这些人,不肯让他们靠近。

工作人员没办法了,扭头看向江策,却见江策脸色阴沉无比。

“愣着干什么,把她给我拉开!”

江策吼了一声,江思思等人上前,把江薇死死摁住,看着病床被工作人员推走。

“谁敢碰我女儿,我让他十族覆灭!”


顺着那声音的来源望去,当众人目光聚集在那道身影上时,所有人都是愣住了,出现在门口的人,赫然便是萧锋!

“你还真敢回来!”江策率先开口,怒不可遏的道。

看到他气愤的样子,不知情的人,恐怕还真以为萧锋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

五年前的事情,作为江家的话事人,江策怎么可能不清楚原因呢,只不过那些人都是自家的晚辈,他自然不能向着外人。

对于只知道包庇自己小辈,没有丝毫德行的可言的老头,萧锋更是懒得多看他一眼,这直接无视的表现,把江策气得吹胡子瞪眼。

看着萧锋一步步走进来,江家人也是流露出激烈的反应。

“王八蛋,你害得我女儿这么惨还不够吗,你还回来干什么,给我滚!”贺兰秋第一个跳出来,指着萧锋的鼻子就是怒骂。

望着病床上,那和自己像极了的小丫头,憔悴苍白的脸庞,萧锋不由就是一阵揪心的疼痛。

“让开!”

萧锋声如惊雷贯耳,双眼的目光仿佛两把利刃扫视在场的众人,从踏入病房的那一刻,全身的杀气爆射而出。

强悍的气势瞬间将在场人全部镇住,首当其冲的贺兰秋更是脑袋一片空白,身体不由自主的挪开。

这一刻,在萧锋的视线中只有女儿,朝着女儿走去。

女儿,爸爸来了,一定不会让你有事的!

就在萧锋来到病床前的时候,旁边的江思思一咬牙挡在他面前,冷冷说道:“萧锋,你女儿已经死了,你来了也没用,识趣的话,赶紧离开这里,要是我大哥过来看到你,有你好果子吃!”

“啪!”

回复她的却是一巴掌,江思思直接飞到角落里,脸像是馒头一样肿了起来。

“当年打我的那些人是你和江骁找来的吧,让他尽管来找我,正好我也想调查一下当年的事情!”

萧锋面无表情,语气冰冷,让所有人都打了个寒颤,角落里的江思思更是面露惊恐,没想到萧锋这都知道了。

“还有,有我在这里,我女儿绝对不会死的!”萧锋来到病床前,伸手抓住女儿的手腕。

呼吸,心跳全部都已经停止了,但他超强的感知,还是能探测到,还有一丝微弱的脉搏,所以还有救!

“哼,你算个什么东西,还能起死回生不成!”

一道冷笑声从门口传来,江家人听到后顿时露出喜色,是江骁来了,现在的他,俨然就是江家的主心骨,家里的大小事情,即便是江策有时候都要和他商量。

而当年让萧锋声名狼藉的事情,正是江骁的老婆。

门口的江骁满脸冷笑,却见萧锋坐在病床前,压根没有搭理他的意思,不由心中盛怒。

“装模作样,萧锋,你女儿已经死了,我签的字下的死亡通知书,别在这里自欺欺人了!”江骁言语恶毒的道。

这时,萧锋已经把脉完毕,缓缓转过头来,看着眼底充满得意的江骁。

“你比五年前还要蠢,激怒我对你没什么好处,我的怒火,你承受不起!”

江骁故意说那种恶毒的话,无非就是想把萧锋激怒,然后做出点出格的事情,给他发难的由头,可是现在的萧锋,若是真的怒了,别说一个江骁,就是江家,整个星城都承受不起!

心中的想法被揭穿,江骁的脸色瞬间难看了下来。

萧锋懒得搭理这个跳梁小丑,从怀里拿出来一个古朴的铁盒子,上面刻画着一朵妖异的曼陀罗花,打开盒子,里面是长短不一,摆放整齐的金针。

取出一枚最短的金针,萧锋手腕一抖,金针便是扎在女儿的脖颈上,然后又是稍长的一根银针,隔着衣服直接扎进了胸口的位置。

看到萧锋直接动手施针,旁边的江家人脸色各异,江骁更是满脸的嘲笑。

“呵呵,江薇,这就是你找回来的男人,你女儿都是死了,还要被他折磨,你看他的样子,像是真会医术吗?”

江思思从地上爬起来,眼底尽是怨毒,故意用嘲讽的语气刺激本就失魂落魄的江薇。

旁边的江薇打了个哆嗦,这才反应过来,她叫萧锋回来就是看女儿最后一面的,从来没指望过别的,再看萧锋下针随意的样子,似乎......真是在胡来!

“你......在干什么,多多都这样了,你怎么还能这样做!”

江薇发疯一样,冲到萧锋面前,想要将他推开,但他的身躯却是纹丝不动,手里的金针一根一根扎在女儿身上,下针的手法依旧是那么的随意......

当最后一根金针落下,萧锋才转过头,内疚和歉意的眼神看着江薇解释道:“薇薇,我在救女儿啊,你别这么激动,相信我!”

“你让我怎么相信你!”江薇咬牙切齿的质问道。

从她认识萧锋,就没听说过他会医术,也从来没学习过,消失了五年回来,突然要给女儿治病,还扎了那么多针,谁能相信他呢?

“女儿本来就没事,是他们硬拖着不给治疗,病情恶化才变成这样的,薇薇,你难道一点都不相信我吗,这也是我的女儿啊,我怎么会伤害她!”萧锋语气恳切的说道。

这话让激动的江薇略有些平静下来,是啊,虽然萧锋声名狼藉,可她依旧还存有那么一丝幻想,而对于萧锋的态度,她更是不会怀疑,他哪怕是个禽.兽,也做不出伤害女儿的事情。

所以......真的还有希望吗?

“萧锋,你少血口喷人,如果不是我不计前嫌,给她一直用药的话,人恐怕早就死了!”门口的江骁怒斥道。

其余的江家人也是一脸义愤填膺,恨不得将萧锋打死。

“呵呵,你说的药指的是葡桃糖吗?”

萧锋冷笑一声,眼中杀意绽放出来,随手将放在床头的了一个输液袋扔了出去,袋子砸在江骁的脸上,里面的透明的液体飞溅出来。

江骁捂着脸怒视着萧锋,其余的江家人也是傻眼了,没想到连这些都被萧锋发现。

江薇不是傻子,从女儿住院,江骁一直都给用这一种没有说明书和包装的药,现在被萧锋揭穿,再看那些人的脸色,很明显,萧锋说的都是真的!

“爷爷,这是怎么回事?”江薇身躯颤抖的问道。

江策脸色有些不自然,最后淡淡的说了一句:“你大哥这么做,自然有他的想法。”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