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98读书网 > 武侠仙侠 > 都市至尊弃婿

都市至尊弃婿

刑道荣作者 著

武侠仙侠连载

母亲重病离世,父亲又另寻新欢,杨凡一怒之下离开了家族。隐姓埋名,他做起了上门女婿,三年的时间,他受尽了来自丈母娘家的人的嘲讽其辱。终于面对着心上人的质疑,杨凡再也坐不住了,他不能继续沉默,借助家族的力量,重新崛起。

主角:杨凡,李清涵   更新:2022-09-14 12:21: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杨凡,李清涵 的武侠仙侠小说《都市至尊弃婿》,由网络作家“刑道荣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母亲重病离世,父亲又另寻新欢,杨凡一怒之下离开了家族。隐姓埋名,他做起了上门女婿,三年的时间,他受尽了来自丈母娘家的人的嘲讽其辱。终于面对着心上人的质疑,杨凡再也坐不住了,他不能继续沉默,借助家族的力量,重新崛起。

《都市至尊弃婿》精彩片段

入夜,纪州市。

“少爷,你就跟我回去吧!我杨家在国内也算数一数二,你想要什么,家里都能给你。”

街边,侧停着一辆纯黑色劳斯莱斯,四只车灯不时闪烁着亮黄色的光芒,站在车旁的老者已是语声哽咽。

“葛老,我是你看着长大的,你应该知道我的脾气,我是不会回去的,杨世贤当时不是骂我废物后悔生了我么?你回去告诉他,我过得很好,就是当一个窝囊赘婿也不再花他一分钱。”

说着,杨凡便自顾走进一个巷口,只留下老者一脸苦涩的站在原地。

上京杨家,跺一跺脚整个大陆都要抖三抖的巨擘,而作第三代第一继承人的杨凡,更是中州贵族圈的超级大少。

三年前,因亲生母亲患病离世,父亲另娶新欢,而杨凡更是从此在家族中遭受各种不待见,一气之下毅然选择离开家族。

落魄之中,意外被纪州李家的老爷子李天威相救,从此做了他们李家的上门女婿。

但三年来,他也受尽了来自李家族亲的各种冷热嘲讽。

“咔擦!”

小心翼翼地打开房门,突然被门口一道人影吓了一跳。

“妈,还没睡呢?”

只见自家的丈母娘杜秋兰正双手抱拳,两眼宛如冰刀一瞬不瞬地剜视着自己。

杜秋兰脸若寒霜,声音仿佛万年寒冰一般道,“这么晚,干什么去了,厨房的碗到现在都还没洗,我养条狗都比养你有用!”

“我......”

杨凡张了张嘴,刚想说话,一个五十岁左右、两鬓已经斑白的中年男人忽然从房间里跑了出来。

“秋兰,你一直跟这小子废话什么,明早九点老太君的寿宴就要开始了,你还不赶紧过来帮我打理礼服。”

“好好好,我就来了。”

杜秋兰一听到寿宴两字,赶紧从沙发上弹了起来,临走的时候还不忘狠狠地剜了杨凡一眼。

杨凡看着二人离去的背影一言不发。

李显荣只是李家的第四子,加上人也没太大本事,所以在李家的地位一直很低。

要是还不能讨好老太君,那日后李家的产业估计都没他的份了,所以两人寿宴前一晚就开始准备。

半个小时后,杨凡来到二楼,透过妻子李清涵闺房的玻璃窗,只见她正盖着一床薄被,还在酣睡中。

虽然夜色下光线很暗,但还是能隐约看清李清涵那曼妙的曲线。

在纪州大学时,李清涵就是校花,所以大家才对杨凡成为李家上门女婿愤愤不平,觉得他就是癞蛤蟆吃了天鹅肉。

而后,杨凡很自觉打开属于自己卧室的那间杂物室,掀开被子躺了下去。

“赶紧起来,本来就没什么能力,人还这么懒,真是无可救药!”

第二天一早,杨凡被李清涵给叫醒。

她已经梳妆打扮好了,冷眼看着杨凡。

杨凡也没多说,赶紧爬了起来。

虽然离宴会开始还有近两个小时,但李显荣夫妇早就做好了准备,华丽的礼服穿得一丝不苟。

“秋兰,你看我这领结系歪了没有......”

李显荣不安地又去拉了拉自己的领带,杜秋兰则在旁边一脸笑意给他抚了抚衣领。

但当他们看到杨凡出现时,都是不由自主变了神色,就像看见一只臭虫从房间里爬出来了一样,会给他们带来霉运。

“待会我们走后,你给我把碗刷了,再把房间都打扫一遍,听明白没有?不然这个月的例钱你别想要了。”

闻言,李清涵纤眉一蹙,淡淡地瞥了杨凡一眼,对着杜秋兰道:“妈,这次毕竟是奶奶的寿辰,不然也让杨凡一起去吧。”

“这个窝囊废去了能做什么?”

杜秋兰笑语盈盈地走过来把李清涵牵了过去,看着她身上的白色连衣裙,不住赞道:“还是我们家清涵漂亮,这要是让人家发现了,怕是整个纪城的富家公子都要跑断腿了。”

“妈,说什么呢。”李清涵娇嗔道,那一瞬间的风情令杨凡差点失神。

这时,旁边的李显荣放下手机,催促道:“走吧,二哥刚来短信催了,另外他说不能少人,指明让这小子也去......”

李家虽然在纪城只能算二流,但相对于普通人而言,也是可望不可即的名门望族。

自从上任家主李天威一年前去世后,李家如今是李清涵的奶奶谢老太君在掌舵,今天办的就是她的八十寿宴。

此时,李家的客厅已是一片喜庆、宾客满座。

老太君正在一个古董架旁给客人兴致勃勃介绍她的藏品。

李显荣带着妻儿去见过礼后,便规规矩矩地找到了一处位置坐下。

“小子,这里的东西你碰碎一件,卖了你都抵不上,你就给我站在这里别动,听到没有!”

杨凡听到老丈人的告诫,点了点头,心中却是轻笑一声。

他好歹也是顶级家族的少爷,从小不知见过多少奇珍异宝,这里的古董他随便扫上一眼,就发现了不少次品。

“四弟,怎么站这里,大宴可是马上就要开始了。”

一个中年男子忽然大笑着走了过来,拍了一下李显荣的肩膀。

“二哥,看你这意气风发的样子,今天是要拿开门红呀。”

李显荣一边说,一边拱手恭喜起来。

李朝阳笑了笑道:“这次我就不出风头了,你侄子精心给老太君准备了一份礼物。今日这个头彩估计要让给他了。”

说着,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走过来,叫了一声四叔,眼睛却是在杨凡身上一晃而过。

“听说天赐来了,快赶紧过来让奶奶看看。”

这时,客厅中忽然传来一道充满威严的声音。

那个年轻人脸上立即堆满笑容,飞跑了过去。

其他人听见说话,也都停止交谈,走了进去。

“天赐,我刚刚听你父亲说,你为了送奶奶这件礼物,可是足足准备了两个月。”

老太君拄着龙头拐杖,一脸欣慰。

“只要奶奶开心,孙儿准备再久也值得。”

李天赐说着,让人取来一幅画卷,待徐徐展开时,包括老太君在内的几乎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

“《秦府十八学士图》,唐代神笔——阎立本作!”

此言一出,众人皆是张大了眼睛,面露震惊之色,大厅瞬间安静了下来。

“噗嗤。”

一道不合时宜的笑声忽然响起,显得甚为刺耳。

笑声让所有的惊叹声戛然而止,客厅所有人的焦点集中在了杨凡的身上。

“是你笑的?”

李天赐转头看向角落的杨凡,目光当中满是冷意。


“抱歉,没憋住!”杨凡止住笑声,面对微笑的回应着。

听闻此话,旁边的李清涵立马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李显荣夫妇两人则是皱起眉头来,这个废物做事不成,闯祸倒是一把好手。

“没憋住?我倒是觉得你对我送给奶奶的礼物,有什么别的看法啊?”

李天赐早就想找机会教训一下杨凡这个废物了,现在这个废物找上门来,他自然不会轻易放过。

“这个废物他能有什么看法!”

“一个只打扫卫生的废物,有何资格评价这幅名作!”

“真不知道老太君是怎么想的,竟然会允许这个废物出现在自己的寿宴上。”

周围的人小声议论着,字字诛心,句句刺耳。

杨凡已经习惯了被周围的人嘲讽耻笑,他的目光投向了李清涵。

李清涵连忙解释:“表哥,实在是抱歉,杨凡的笑声只是无心之举,还望表哥不要难为他!”

李天赐目光如霜,冰冷的有些可怕。

“表妹,你说我是难为他,可我分明从他的笑声当中听出了别的意思。我只是让他说出心里话而已,怎么能叫难为他呢?”

场面一度尴尬,隐隐透漏着一丝紧张。

李清涵不知道该怎么去接话,心里将杨凡恨个半死,果然带杨凡来这里,就是一个错误。

就在这个时候,老太君突然说话了。

“老朽也想知道,杨凡心里到底在想什么,想说就让他说吧!”

好了,现在老太君的金口也开了,李清涵就算是再怎么解释也无济于事了,她只能是寄希望于杨凡不要说错话了。

“既然奶奶都开口了,那你就说吧!”李清涵失望的道。

此刻,所有人的动作都停了下来,全都竖起了耳朵,想要听听这位众人皆知的废物,到底能放出来什么样的狗臭屁。

杨凡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指着那副画说道:“这幅画,是赝品!”

“什么,赝品?”

“这家伙真还敢说啊?”

“天赐少爷辛辛苦苦花了两个月准备的礼物,竟然被这小子说成是赝品,他脑子坏掉了么?”

李天赐更是冷哼一声,说道:“你知道这幅画我花了多少钱么,不多不说,整整八十八万,为的就是给奶奶祝寿。

对了,你这种废物恐怕根本不知道八十八万是什么概念吧?”

杨凡无奈一笑,心想道:“莫说八十八万,就是八十八亿他也不曾放在眼里。不过拿八十八万买一副地摊货,也真的是够财大气粗的!”

转过身去,李天赐又可怜巴巴的对老太君说道:“奶奶,这幅画可是孙子给您辛辛苦苦准备的,这个家伙竟然质疑这幅画的真假,您可一定得给孙儿做主啊!”

不得不说,李天赐在老太君面前撒娇得宠是很有一套的,他不仅嘴巴甜,而且在各个方面都表现的很出众,深得老太君欢心。

老太君很是宠溺的拍了拍李天赐的头顶,随后冷眼看向杨凡。

“你倒是说说,这幅画怎么就成了赝品了?”

老太君一发话,顿时就有一群人跟着附和。

“狂妄无知!”

“不知死活!”

“不懂装懂!”

刺耳的声音接连响起,杨凡苦笑一声,这种不受人待见的滋味他早就免疫了。

杨凡穿过人群,走到了那幅画前面,指着这幅画说道:“《秦府十八学士图》乃是阎立本的代表性作品,可惜的是这幅画已经失传了,我不知道你这副价值八十八万的假画是从哪买的,但你拿这幅假画来糊弄奶奶,到底有何居心?”

杨凡毕竟是出生在大家族的人,家族里做的生意十分广泛,自然就有专门鉴宝的,杨凡耳濡目染的也没少接触这些古玩字画,所以是不是赝品一眼就能看出来。

而杨凡这一声言语落地,如同惊天之雷,在整个客厅当中炸响开来,字字震耳。

李天赐更是吓得脸色大变,连连跟老太君解释。

“奶奶,你不要听那小子胡说,这幅画可是我。”

老太君看着看李天赐不像在说假,转头淡漠的看着杨凡问道:“传世之作流落民间的故事多的数不过来,你怎么就肯定这幅画不是真品呢?”

杨凡挠了挠头,继续说道:“奶奶您懂收藏,自然知道阎立本化作的特点。阎立本善作人物肖像,其作品线描画部刚劲圆润,画衣物简练粗重,颜色浓重,多用朱砂、石绿,有时还会用到金银等贵重矿物。

这幅《秦府十八学士图》乃是阎立本应召,为秦王李世民属下的十八位文人谋士所绘的画像,其重要性和毋庸置疑。

可是这幅画上面,用料都是一些低级的颜料,在下等做旧纸上绘图,完全看不到任何的贵重用料。

再看这化作的线条构图,没有体现做阎立本画作的任何特点。还有上面的题字,阎立本善于隶书,可这上面却写的是草书。如果奶奶您信不过我所说的,大可找一位国画大师来鉴赏此画!”

此话一出,方才那些质疑杨凡的人全部闭上了嘴巴。

就连李清涵也是充满了惊讶,在她的印象当中,杨凡就是无能的代表词。她从来没有见过一个男人会像杨凡那样窝囊,洗衣做饭端茶倒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甚至连一份像样的工作都没有。

但是现在,杨帆的一番高谈阔论,却深深的震慑到了她。

单不说杨凡说的有几分真假,就是这番敢于开口的胆气,都让她有些刮目相看。

一直在等着看笑话的李天赐,整个人都傻眼了,没想到这个废物竟然还懂鉴赏古画。

李天赐的额头上开始往出冒冷汗,他杵在那里眼神当中透漏着畏惧,她看到老太君的脸色已经变了,心想这下完了。

李清涵则是松了一口气,原本以为杨凡会被李天赐逼得下不来台,却没有想到给她带来了一个惊喜。

可不等她脸上的笑容凝固住,就又听到了老太君的一声责骂。

“混账东西!”

老太君指着杨凡骂道:“当年老爷子收留你,是想让你留在李家有口饭吃,可你现在倒好,别的没有学到,尽学会了满嘴胡言!

这幅画是真是假我还能看不出来么,我孙子天赐送给我的礼物怎么可能是假的?反倒是你,把那些瞎编乱造的言语拿出来卖弄,彰显自己的才能,分明就是想当众让我老太婆蒙羞!”


事情的反转,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原本李清涵以为杨凡方才的惊艳表现,能够在奶奶面前留下一点好印象,现在看来她错了,杨凡这是闯了大祸。

奶奶脾气她是知道的,要是奶奶发火了,要想平息下去可不容易。

“奶奶,杨凡他哪懂什么古画收藏啊,他那纯粹就是胡说的。在您面前班门弄斧,那不是自取其辱么!”

虽说李清涵也从内心不相信杨凡,但杨凡毕竟是自己的老公,所以当下连忙替杨凡解释道。

“自己做错了事情,还要我孙女给你擦屁股,简直是丢尽了你们男人的脸面。真不知道,当初老头子为何要将清涵嫁给你这样的废物,你现在还不快给天赐道歉?”

老太君一番数落之后,冷哼一声。

杨凡摇摇头,只能苦笑。

这幅画的真假,老太君不可能看不出来。说到底,自己在她眼中终究还是一个外人啊。

李天赐此时要多得意有多得意,一脸的笑容仿佛在那里炫耀着自己作为李家嫡系的身份。

自己的亲孙子,再怎么错那都是对的。

“小样,跟我斗,废物永远都是废物!”李天赐走过去,小声在杨凡耳边嘲讽道。

杨凡暗自将拳头紧紧的攥了起来,内心复杂至极,不经意之间他看到了一旁已经对自己失望透顶的李清涵。

自己忍了这么多年,根本不差这一次,比起自己的委屈,恐怕清涵她才是真的委屈吧!罢了,杨凡深深的吸了口气,无力的说道,“我是废物,对不起,刚才是我看走眼了,我向你道歉!”

李天赐冷哼一声,说道:“跟我道歉就不必了,你惹怒了奶奶,应该向奶奶道歉才是!”

杨凡看向那位手拄着拐杖的老太君,心中无限愤恨,但也不得不去向她低头。

“对不起!”

老太君偏过头去,根本不愿意再多看杨凡一眼。

“道歉的话就不必了,自己掌嘴,以后涨涨记性!”

老太君一开口,周围的嫡系之人都开始议论起来。

“一巴掌怎么够,我看就应该把他的嘴给打烂!”

“应该让他滚出客厅,这样的人我们不屑和他处在同一屋檐下!”

“应该直接摘掉他李家女婿的头衔,将他逐出李家!”

“对,逐出李家!”

周围的声音越发的吵杂,老太君的脸色变得越发的难看。

“够了,当初的亲事是老爷定的,别人不得随意指责。杨凡你还愣在那里干什么,难道想要老婆子我亲自动手么?”

一声怒喝,让整个客厅都安静下来。

杨凡成为了众矢之的,犯了众怒的他站在原地微微失神。

啪!

就在此刻,一道清脆的巴掌声响彻整个客厅。

杨凡抬头,站在他面前的是眼眶泛红的李清涵。

沉默许久,杨凡低下了头。

“对不起!”

“杨凡,你是不是只会说一句对不起?”李清涵哭声道,她的样子很委屈,满脸的苦涩更是让杨凡深感内疚。

抬起头,杨凡看到了李清涵满脸的泪痕,想要说什么但却欲言又止,因为他知道自己说的再多也无法弥补李清涵的创伤,这一切都是自己咎由自取,怪不得谁。

“杨凡,三年了,咱们结婚三年了,你除了做家务以外,还会干什么?你还是个男人吗?

杨凡,我真的是受够你了。你能不能像个男人一样改变自己,证明一次给我看!”

这些话李清涵几乎是哭出来说的。

杨凡心里万分愧疚,他紧攥着手指,甚至指甲都扎进了掌心当中。

疼么?

当然疼,可是这些疼又怎能比得上李清涵为他所受的痛苦!

“清涵,咱不哭,不用为了这个窝囊废流眼泪!”杜秋兰一把推开杨凡,连忙过来扶着李清涵。

李清涵甩开杜秋兰的胳膊,小跑着离开了大厅。

此时的杨凡心中满是自责,百般感受。

“混账东西,你还站在这里想把我们老两口的脸给丢尽么?”李天威骂道,若是这里没有人,他恨不得将杨凡给揍个半死。

“还不快滚!”

杨凡自知再在这里待下去,只能是受到更多的冷眼和嘲讽,加上有点担心李清涵,所以连忙走了出去。

走出大门,看到李清涵站在院子的一棵大树前抹着眼泪,这是她和杨凡认识以来第一次情绪奔溃。

李清涵很想再坚强一点,可她毕竟是个女人啊,为什么要她承受这么多的委屈?

杨凡轻轻的走到她的身后,沉默了片刻之后开口说道。

“清涵,刚才我不应该乱说话的,让你受了这么大的委屈,你要打我要骂我都可以。”

李清涵转过头来,抹干了眼泪,对杨凡冷眼相对。

但是这目光在冷漠了短短三秒之后就转而变成了平淡,她走到杨凡身前,很认真的在杨凡的身上看了看。

“你说,我还能相信你么?”

杨凡低头不语,不知道该怎么去回答这个问题。

“杨凡,知道我刚才为什么帮你说话么,那是因为在我心里还认为你是我李清涵的丈夫。

我觉得我应该去信任自己的丈夫,我相信他会改变。可你,带给我的是什么?

是你当家庭主妇,是你卫生打扫的好,是你洗脚水端的勤快,还是一次又一次的低头说对不起?这些都不是,我想要的是你能改变自己,能让我们所有人看得起你!”

李清涵很认真的看着杨凡,说出来的每一个字都很沉重。

听到这里,杨凡将李清涵的每一个字都深深的记在了心里,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默默的转身离开。

最终走到一处没人的地方,杨凡红着眼抬头看着天空,沉默许久后,拿出手机拨通了一直埋在自己内心深处的电话号码

“葛叔,我同意回去,但我有个条件!”

听闻此话,电话里传来一阵异常开心的笑声,连忙答应说道。

“少爷,你终于肯回心转意了,不管什么条件只要你提出来我都争取办到!”

杨凡再次抬头看了看天空,声音平静的说道。

“帮我,送一份大礼!”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