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9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大明星要跟我结婚

大明星要跟我结婚

微了个信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徐杰与选秀歌手唐菲菲本是一对情侣,怎知,女人刚刚走红后,生怕男人耽误自己的前程,便毫不犹豫地与对男人提出了分手,这对于徐杰而言,绝对是一个不小的打击,毕竟他对这个女人,可是投入过真心。心情低落地徘徊在街头,突然一个女人来到了他的身旁,对他提出了闪婚的建议。

主角:徐杰,唐菲菲,苏芸   更新:2022-07-15 21:52: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徐杰,唐菲菲,苏芸 的女频言情小说《大明星要跟我结婚》,由网络作家“微了个信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徐杰与选秀歌手唐菲菲本是一对情侣,怎知,女人刚刚走红后,生怕男人耽误自己的前程,便毫不犹豫地与对男人提出了分手,这对于徐杰而言,绝对是一个不小的打击,毕竟他对这个女人,可是投入过真心。心情低落地徘徊在街头,突然一个女人来到了他的身旁,对他提出了闪婚的建议。

《大明星要跟我结婚》精彩片段

京城机场。

徐杰魂不守舍的从航站楼里面走出来,望着不知何时开始飘洒的雪花,眼中除了不知所措的慌乱之外,更多的是黯然失落的伤感。

“你没事吧?”走在前面的女人回头望着他,毛线帽、太阳镜、黑口罩、大围巾,女人被遮的严严实实,没有一寸皮肤露在外面。

“没事。”徐杰敷衍的回应了一句,脚下也加快了步伐,曾经熟悉的声音,如今听起来却那么陌生。

他和唐菲是大学同学,也是一对恋人,不过和那些毕业就分手的情侣不同,两人是在毕业后才正式确立关系。

然而甜蜜的日子仅仅过去一年,一眼望到退休的工作让唐菲感到人生枯燥乏味,于是在朋友的怂恿下报名参加了一档音乐选秀节目,直到通过海选不得不去外地参加全国赛的时候才将这件事告诉他。

一开始他坚决反对,现如今的选秀节目砸钱、比惨、炒作,没有选只有秀,满满的都是内幕,一不小心就容易被套路。

可唐菲跟他聊起了人生,聊起了梦想,他也是被对方的执着打动,于是决定成全女友,而唐菲也在临行前向他深情告白:不管结果如何,选秀结束之日,就是咱们领证登记之时。

唐菲生在一个艺术之家,母亲是京城歌舞团的演员,所以她从小就能歌善舞,再加上外形靓丽,风格多变,一登场就收获大量粉丝,后来一路五关斩六将杀进总决赛,最终斩获亚军头衔。

接下来的剧情发展不用做过多的猜测就能想象到,签约经纪公司,进入演艺圈,推出个人单曲和专辑,从此走向明星之路,前途一片光明璀璨。

可是就在他手捧鲜花来到机场迎接唐菲时,等到的不是携手去民政局领证登记,而是一句我们分手吧。

给出的理由也很简单,恋爱和婚姻会影响她的演艺事业,影响粉丝对她的喜爱。

“你去哪儿,我送你。”唐菲轻声说道,躲在太阳镜后面的两只眼睛藏着深深的愧疚。

生活就是如此,必须舍弃一些东西才能得到另一些东西,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不必了。”徐杰故作轻松的说道,对于两人今天的结局,他其实早有预感。

自从唐菲进入半决赛以后,跟他的联系就越来越少,有时连信息都不回一句,即使总决赛结束,也是拖了一个多月才回来。

想见你的人,跋山涉水也会来到你身边,不想见你的人,就算敞开大门她也懒得进。

死乞白赖的生拉硬拽会显得感情廉价,握不住的不如放下,让自己活的洒脱一些。

“今后有什么打算?”唐菲觉得自己辜负了男人的一片真心,所以想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帮对方,这样会让她的心里好受一些,至少不觉得亏欠那么多。

徐杰听了目光渐渐飘远,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开玩笑似的说道:“打算赶紧找个媳妇,户口簿都带了,不用可惜。”

唐雪的心里顿时变的不是滋味儿,好像针扎一样疼。

“别这样,咱们就算不能做夫妻,也还是最好的朋友。”她从兜里面掏出一张大明星苏芸的演唱会门票,到时她会作为表演嘉宾登台献唱,就在今晚,“这是VIP区的门票,记的来看我的演出。”

徐杰没有接,他觉得既然分手了就没有必要假惺惺的装亲密,那些说分手后还是朋友的,要不就是想把对方当备胎,要不就是还想找机会耍个流氓。

唐菲见到他不收,直接把门票硬塞进他的上衣口袋里。

这时从停在路边的商务车里走下来一个打扮时髦的中年女人,她警惕的观察了一下四周,然后踩着高跟鞋快速来到唐菲身边,压低声音说道:“你先上车。”

言语中透着毋容置疑的权威。

唐菲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听话的走了。

女人看到唐菲回到车里,这才把目光投向徐杰,眼中透着一丝高高在上的优越感,神气的说道:“唐菲形象好,嗓音佳,是近几年选秀中最具潜力的实力新人,未来在演艺圈的发展不可限量……”

徐杰的脸上露出一丝冷色。

这是唐菲的经纪人刘晶华,江湖人称“华姐”,是娱乐圈内响当当的金牌经纪人,带出过不少明星大腕儿,今晚举办演唱会的苏芸就是其中之一,唐菲会跟他分手,这人绝对脱不了干系。

“你跟我讲这些干什么?”徐杰冷冷的道。

“我的意思是,既然分了手,以后就不要去打扰唐菲。”刘晶华瞥了一眼徐杰的上衣口袋,那里装着唐菲塞进去的演唱会门票,有半截露在外面。

“我有去打扰她吗?”徐杰反问。

刘晶华轻笑了一声,有些事就是这样,分手在圈内人看来稀松平常,但对圈外人来说却是怨念极深。

“你知道吗,爱一个人最好的方式就是成全她。”

徐杰嗤之一笑:“别喂了,我不吃屎。”

他就是这样的毒鸡汤听多了才会落到现在这幅田地,其实类似的话他也曾对失恋的室友说过,那种反胃的感觉懂的都懂。

吃屎?谁让你吃屎了?

刘晶华不解,可是转而一想立马就反应过来,对方这是暗讽她说的话跟屎一样,直白点就是骂她满嘴喷粪。

“你……”

刘晶华气的双眼直冒火,这个男人简直不可理喻。

可在恼怒之余又发现,自己并不能把对方怎么样。

老话讲兔子急了还咬人,对方是记者,如果到处大嘴巴,爆出“唐菲选秀成名后与男友分手”这样的黑料,势必会影响到唐菲的口碑和未来的星路。

她思来想去,觉得还是要以攻心为上,于是压住心中的怒火语气缓和的说道:“其实我这样做也是为了菲菲,一旦你和菲菲的事情曝光,立马就会有粉丝倒戈,到时不光她的人气会下跌,连商业合同也会被取消,苏芸腕儿大吧,有男友一样凉凉,要是再嫁个像你一样的普通人,能凉透透的你信不?”

徐杰听了浑身不舒服,皱着眉头问道:“我这样的普通人怎么了?普通人就不配娶老婆吗?”

“配,当然配。不过老话说的好:龙找龙,虾找虾,乌龟找王八,普通男人只配娶普通女人,而菲菲注定不普通。”

刘晶华的目光变的犀利,神情也变的傲慢。

“所谓的婚姻,一定要建立在物质基础之上,你能给菲菲什么?住得起别墅吗?买得起爱马仕吗?开得了玛莎拉蒂吗?你不能,你给不了菲菲幸福,再说,唐菲已经把一个女生最好的青春都给了你,知足吧!”

徐杰张口结舌,面色如土,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被人怼的体无完肤,郁闷的是他竟找不到话反驳。

以前总觉得自己还年轻,所以面包会有的,牛奶也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可是刚才听了这个老女人的话才意识到,如今的姑娘要的不是一切都会有,而是现在就都有。

他突然自嘲的苦笑了一下,寒窗苦读十六载,说来也是前知生命起源,后知太阳爆炸,现在竟搞不懂女人,书都特么读到狗肚子里了。

活该单身狗!

“你也别怪我,要怪就怪自己没本事。”刘晶华抖了抖大衣上的雪花,走了几步回头道:“最后送你一句话,相见不如怀念,咱们后会无期。”

说完上了车。

徐杰呆呆地站在原地,面部的肌肉却在不自主的抽搐跳动,直到商务车渐渐远去,他终于忍不住用手捂住右边脸,嘴里面嘶嘶的抽着凉风。

牙痛!

……

……

徐杰是京城电视台生活频道《服务民生》栏目组的一名记者,每天的工作就是跑街串巷,走进百姓生活,挖掘有价值的新闻,为百姓解决生活中遇到的各类难题。

虽然进入这行只有两年,但他早已从初入社会的菜鸟蜕变成一名优秀的出镜记者,并参与策划多期节日特别节目,还客串过外景主持,职场前景可以说是一片光明。

然而今天当他赶回单位准备写点儿什么交差的时候,脑子里却是一片空白,双眼直愣愣的盯着笔记本电脑只知道发呆,偶尔机械式的写下几行字,等停下却发现狗屁不通,很明显人回来了,魂儿没带回来。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下班,同事们相继离开,办公室内很快就剩下他一个人。

因为节目是在晚上20点30分播出,为了避免意外出现,组内通常会留一个人直至节目结束,而今晚轮到他。

面对空荡荡的屋子,徐杰想了很多,逐渐的冷静下来。

他不是一个多愁伤感的人,既然分手已成定局,又何必苦苦纠结?

感情其实很简单,彼此喜欢就在一起,没爱了就分开,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撕扯的时候最疼。

最近组里打算做个冬日特别节目,大家都在忙,自己也不能落后。

感情什么的都是特么骗人的,只有工作能够使我快乐。

他打开电脑。

“前年的主题是疾病预防……”

“去年播的是科学健身……”

“今年……”

“嗯,今年就写它!”

想好之后,徐杰坐正身子,手指在键盘上快速的敲打起来。

……

文案就像粥,需要慢慢熬才能出味道。

等徐杰写完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凌晨5点多钟了,对他来说通宵写文案是常有的事,想要在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崭露头角,不多花费点儿心思怎么行?

他保存好文件就离开办公室,外面的雪还在下,这是今年的第一场雪,地面已经落了厚厚一层,踩在上面咯吱咯吱地响。

单位附近有便利店,他买了面包和牛奶,不知道是牛奶太凉还是面包太甜,刚吃了两口牙又开始痛了,跟针扎似的。

那是一颗长歪的智齿,最近半年总疼,牙医说最好拔掉,

这个时间牙科诊所都没开门,老话讲酒精是最好的止痛药,他在便利店寻找了一圈,最后买了瓶牛二,又拿了一提喜力,医学上管这叫中西结合疗效好。

他扭开盖子灌了一口,辛辣的滋味瞬间在口腔内弥漫开,牙还疼,但明显减轻了一些,于是又喝了一口。

一旁的店员小妹直接看傻,第一次见到有人把牛二喝成牛奶,这位客官你是准备等一下去哪打虎吗?

徐杰就这么一边喝一边走出便利店,等到单位门口的时候觉得这样有些不雅,有损自己在台里先进青年的正能量形象,于是来到附近的一个小公园坐在椅子上慢慢喝。

可是酒止了牙痛,却也入了愁肠。

郎才女貌的年代一去不复返,取而代之的是郎财女貌,有才可以俘获女人,但没财肯定啥也留不住。

像他这种一直靠才华行走于江湖的人,被抛弃也是一种必然。

时代的一粒尘,落在一个人的身上就是一座山。

“啊!”

他突然吼了一嗓子。

世道变了,人心也跟着变了。

有时候他挺羡慕电影中的那些反派,不为规则约束,不为感情牵绊,我行我素,爱咋咋地,哪怕遇到挫折也会哈哈一笑,念叨着“事情开始变得有趣了”之类的话。

就在徐杰快要黑化的时候,一颗冰凉的雪球狠狠的砸在他的脸上,“啪”的一下,呛了他一嘴的雪。

“呸,呸!”

徐杰一边擦嘴一边站起来,身上的雪花散落一地,他四下张望,发现不远处的雪地里站着一个人,手里握着一个雪球,并摆出投掷的姿势。

“干嘛呢?”他大声呵斥。

“你没死?”对方疑惑。

“会不会说话?”徐杰眉头一皱,听声音是个女的,心里也随之升起一种虎落平阳的悲哀。

以往他在异性缘这一块一直都是拿捏的稳稳的,可是今天却接连遭到女人的奚落和袭击,简直犹如过街老鼠一样。

等等!

天黑人静,四下空旷,突然冒出一个女的问他死没死,这场景实在瘆得慌,而且女人的这身打扮也相当可疑。

从头到脚一身黑,黑帽子、黑口罩、黑围巾、黑衣服、黑靴子,包裹的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眼睛在警惕的盯着他。

再结合刚才的偷袭,以及手上持有的武器,想来一定是在为下一次袭击做准备。

智慧的光芒在狗头中来回碰撞,徐杰很快就得出了一个结论。

这是一个打手。

对!

女打手。

……

 


“你跟唐菲是什么关系?”

徐杰目不转睛的盯着女人,雪花落在睫毛上,湿润了眼睛,他却没有眨眼。

高手过招,胜负往往只在一瞬间。

他猜想对方一定是唐菲的死忠粉,类似于古代的死士,为了守住偶像的秘密不惜以身犯险对他进行暴力威胁以绝后患,宫斗剧里不都是这么演的吗?

“唐菲?你也认识唐菲?”女子诧异的问道。

“装什么装,来吧,我是不会屈服于暴力的!”徐杰反手握住酒瓶。

什么就算不能做夫妻,还是最好的朋友,我呸!

女子疑惑的歪着头,看到男人丧心病狂的样子,忍不住问道:“你是喝假酒了吗?”

“什么?”

“要不然怎么会胡言乱语?”女子扔掉手中的雪球,说道:“我刚才经过这里,看到你坐在椅子那儿不动,身上还盖着厚厚的雪,以为你被冻死了,谁知道刚一靠近你就像精神病似的大喊大叫,当时我手里正好握了一个雪球,所以就下意识的扔了出去,事情就是这样。”

徐杰冷笑了一下,随后大声的质问道:“既然只是偶遇,你又怎么会认识唐菲?”

“唐菲啊,现在最火的新人歌手,谁不认识?我昨晚还在演唱会上看到她唱歌了呢。”女子兴奋的说道,像个小迷妹。

呃……

徐杰一时语塞,相比对方的理直气壮,此刻反倒显得他孤陋寡闻,不知道唐菲的影响力有多强。

女子抓到机会反问道,“你跟唐菲又是什么关系?听你说话的语气,好像有什么深仇大恨似的。”

徐杰没有答话,难道要说自己和唐菲是取长补短、互通有无的关系?

他抖了抖身上的雪花就准备走,女子见状快步的追上去喊道:“喂,别走,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

徐杰觉得没有必要跟一个陌生人解释自己和唐菲的关系,所以继续走自己的路,喝自己的酒。

女子却像是受了刺激一样,一把拽住他的胳臂,不依不饶的说:“今天你要是不说,我就不放你走。”

徐杰不耐烦的抬起胳膊甩开女人。

“别闲着没事找事,有病赶紧找地方治。”

也许是动作幅度太大,原本揣在兜里的东西也一并甩了出去落在雪地里。

女子一见是男人的钱包和户口簿,果断跑过去捡起来,拿在手中扬了扬,威胁道,“你要是不说,我就不给你。”

徐杰皱眉道:“给我。”

“不给。”

“快给我。”

女子不说话,转身就跑。

对,跑了。

徐杰嘴角儿抽搐,这特么是唐菲的脑残粉吧?

女子一边跑一边回头看,见到徐杰没有追上来,于是逐渐放慢脚步,当她好奇的翻开钱包时,里面的照片立刻吸引了她的注意。

“唐菲?你怎么会有和唐菲的合影?”女子诧异的问道。

“不是,你看错了。”徐杰追过去,女子又开始跑。

女子把照片从钱包里面取出来,虽然天还黑着,可是借着公园里亮着的路灯,照片上的人清晰可见。

“我又不瞎,明明就是你和唐菲,怎么还不承认呢?”

徐杰没有理会,闷头在后面追,在距离女人还有两三米远的时候,一个饿虎扑食抓住对方的羽绒服,直接把人扑倒在雪地里。

二锅头也飞了。

“快把东西还我。”

“哎呦!”

女子摔了个狗吃屎,满脸都是雪。

可她没有乖乖地束手就擒,而是快速的把钱包户口簿一股脑地塞进衣领里,然后回头看向徐杰,挺胸说道,“你拿呀,你来拿呀,你要是敢把手伸进来,我就喊非礼。”

徐杰盯着躺在雪地上的女人看了半天愣是没敢下手,先不说公园有没有人,单是监控摄像头就有好几个。

“你到底想怎样?”

徐杰有些恼怒。

“看你着急的样儿,肯定和唐菲有事,我想听听。”女子说道,为了达到目的,她又伸手拍了拍胸膛,“你说了,我就给你。”

徐杰紧紧的握着拳头,此刻任他有千般本事万般能耐,也只能望胸心叹。

“行,我说!”

他认栽了。

“真的?”女子眼睛一亮,麻利儿的从地上站起来,一边拍着身上的雪一边说道:“早知如此,何必嘴硬?”

说着走到一旁的公园长椅坐下去,随手拿起一罐徐杰之前扔在那里的啤酒,兴致勃勃的看过来。

“你干嘛?”徐杰问。

“听故事呀。”女子扬了扬手中的啤酒,眼含笑意的说道:“你有故事又有酒,等你说完我就走。”

记者“啪”的一下打开啤酒,从下巴搂起口罩开喝。

徐杰望人兴叹:“你还真不拿自己当外人。”

懂小说套路的人都知道,跌落悬崖会有女神相救,迷失荒野会有村姑引路,归隐桃源会有红颜相伴,独醉街头会有艳鬼相随,这女人艳不艳不知道,但肯定是个鬼,酒鬼。

“说归说,你得答应我,不准把今晚的事告诉别人,否则……”

没等徐杰把话说完,女子就把手举起来,伸出三根手指。

“否则让我一辈子找不到男朋友,结了婚也是克夫命。”

徐杰张口结舌,竟然对自己这么狠,还用未来老公的性命发毒誓,他隐约在对方身上看到金莲的影子。

谁跟这女人结婚算是倒八辈子霉了。

他在女人身边坐下,打开一罐啤酒在手里握着,过了一会儿声音深沉的说道:“其实,唐菲是我妹。”

“打住!”女子突然叫停。

徐杰的眉梢向上一挑,刚酝酿好的情绪就被打断,心里极度不爽。

女子目不斜视的盯着徐杰,不解的问道,“你姓徐,唐菲姓唐,她怎么会是你妹?”说完还露出一副‘你是不是有病’的眼神。

“啊?你认识我?”徐杰惊到了。

“不认识。”

“那你怎么知道我姓徐?”徐杰做贼心虚,屁股向旁边挪了挪,怕不是真遇到女鬼了吧?

“别忘了你的户口簿在我这里。”女子拍拍胸口。

徐杰松了一口气,是人就不怕,不过这女人远比看上去机灵,他本准备随便编个故事应付过去,没想到开局就被识破。

嗯,淡定,只要我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

他开始发挥自己的职业特长,一瞬间脑海里就出现了三四个解释方案。

这个时候绝对不能怂,更不能露怯,要趁着女人还迷糊的时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抛出答案给予恍然一击,让对方羞愧难当心生惭愧:对不起,怀疑你是我的错。

“她是我……”

“别跟我说是表妹。”女子再次打断徐杰,盯着他的眼睛看,“也别说是干妹妹,同父异母、同母异父、跟随母姓、重组家庭都不行。”

“怎么就不行呢?”徐杰摊牌了,他总共就想出这么几个理由,结果全被对方否决了,故事接下来还怎么编?

“因为我是唐菲的铁粉,知道她父母健在,身体安康,而且她是家中独女,在京城也没有其他亲戚,所以,你休想骗我。”女子洋洋得意的说道。

徐杰惊讶的合不拢嘴,确定是铁粉不是查户口的?

他给自己灌了一口啤酒,苦涩的滋味缠绕舌尖,想着对方既然是唐菲的铁粉,应该不会去刻意抹黑唐菲,于是缓缓开口。

“我和她是大学同学……”

徐杰就像去超市买菜一样,挑挑拣拣的讲起了自己和唐菲的事。

其实两人和千千万万当代大学生情侣一样,只不过把毕业就分手的时间点向后延续了两年。

如今回头再去审视这段关系,仿佛冥冥之中早已注定。

没有生活磨合的感情是经不住考验的,特别是当名气如洪水般奔涌袭来时,脆弱的堤坝往往会一冲而散。

至于那些平常看到的令人羡慕的感情,多半也没有什么山盟海誓,所谓的轰轰烈烈,不过是在经历了无数的考验和磨难之后还能走在一起。

花开如梦,风过无痕,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不知不觉中,啤酒罐空了,徐杰也讲完了自己和“她”的故事。

“别憋着,尽情的嘲笑我吧!”

他又打开一罐啤酒,脸上除了无奈之外,还露出些许的自嘲,毕竟被人甩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女子却一改之前的兴妖作怪,出人意料的没有嘲也没有笑,只是痴痴地看着徐杰,仿佛还沉浸在故事当中。

雪花落在她的睫毛上,很快就化成水。

女子用手搓了搓,眼中少了几分针对,多了几分柔和。

“你也别太伤心,其实能不能走到最后无所谓,经历了人生也就无憾了。”女子温柔的说道:“也许你现在经历的一切在你来到这个世界之前就已经看过,这个剧本里面必定有你觉得珍视的东西,所以你才会选择以这个身份来到这个世界,你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徐杰一脸错愕,女神经突然变身文艺女青年,猝不及防的程度堪比母猴突然进化成人。

女子被看的不好意思,于是变了一个坐姿,换了一个话题:“对了,你刚才说就算苏芸那种大明星嫁给一个普通人也会凉凉?”

“不是我说的,是刘晶华那个老女人说的。”

一想起这个人,徐杰就恨的牙痒痒。

“不会吧?”女子疑惑道:“苏芸被誉为华语乐坛的流行天后,还参演过一些影视剧的拍摄,虽然近两年作品不多,出镜率也随之减少,可依然是一线女艺人,如果说喜欢她的粉丝只因为她结婚就脱粉,我觉得这样的行为既幼稚又自私,真正的粉丝是一定会尊重和祝福她的。”

“你非要这样说我也没办法,老话讲萝卜青菜各有所爱,谁还没几个死忠粉?秦桧还有追随者呢。”徐杰冷笑了两声,随后又叹了一口气,“如果真像你说的那么简单,我和唐菲这会儿已经领证了。”

特么的,户口簿都带了。

女子听完后锁起眉,眼睛盯着雪地发呆,好像在想什么,而且想的非常认真。

天色渐亮,路上渐渐有了人和车。

徐杰今天还要上班,没时间在这里闲聊,于是冲着女人伸出手,“把钱包和手机还我。”

女子下意识的将手伸进衣领里,在钱包露出一角的时候突然停下来,转头看着徐杰问道:“哎,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什么忙?不会是想让我办健身卡,或者买保险之类的吧?”徐杰眯着眼,仿佛已经看穿一切。

“和我结婚。”

“什么?”

“我说,和我结婚!”

女子又重复了一遍。



 

 


“你喝多了?”

徐杰疑惑的打量着女人,突然从对方手中抽出啤酒罐,里面不知何时已经空了。

“酒量不好就别喝。”

他将空罐扔进旁边的垃圾桶,假装什么都没听见。

“我没醉。”女子目不转睛的盯着徐杰,眼中流露出一丝坚决,“我是认真的,没有开玩笑。”

徐杰听了不停的摇着头,失望和气愤也随之浮现在他的脸上。

“我把你当听众,你却馋我的身子!”

他一直以为对方只是唐菲的粉丝,单纯的想要了解唐菲的过去,没想到隐藏的如此之深,竟然是想向唐菲曾经战斗过的地方致敬,没十年脑血栓绝对想不出这种主意。

“呸!”女子一秒破防,营造出的气氛也直接垮了。

她索性解开围巾,拿掉挡住鼻子的口罩,随着帽子的摘掉,一头黑直的长发也随之散落出来。

徐杰吓了一跳,以为对方准备就地开光,可是仔细一看,却发现不是那么回事。

之前公园里光线太暗,再加上口罩和帽子的遮挡,他并没太留意对方的长相,可是现在不一样了,骑兵变步兵,模糊变高清,分辨率直线上升。

女人长着一张初恋脸,眉似远山,眼如秋水,挺直的秀鼻,红润的小嘴,五官整体精致而柔美,淡雅中又不是风情,不仅粉面桃腮,而且肌肤嫩滑透亮,就像一股温婉的清风伴随着花香扑面而来。

恍惚间让人想起过去,夕阳下的奔跑,那是逝去的青春。

“你……”

徐杰回过神后眼中露出一丝诧异,不是因为对方有多美,也不是因为想起初恋,而是这张脸实在太眼熟了。

“你长的怎么像苏芸?”

没错,就是大明星苏芸。

徐杰本来对娱乐圈没什么兴趣,连娱乐新闻都很少看,可是因为演唱会的关系,最近到处都是苏芸的海报,公交站、地铁站、商场、超市,想不看都不行。

“哎呀,被你认出来了。”苏芸假装惊讶,随后挺胸抬头、扬起下巴,露出一副得意的表情,“摊牌了,没错,我就是苏芸,和我结婚吧。”

徐杰听到对方承认,非但没有惊喜,反而把眉头皱的老高。

唐菲能够在苏芸的演唱会上作为表演嘉宾出场不是没有原因的,两人不仅同属一家经纪公司,就连经纪人也都是刘晶华。

一丘之貉,都是坏人!

“哼,没兴趣!”徐杰声音变的冷漠,并顺手赠给对方一本百年孤独。

“我知道你配不上我,但也不用这么自卑吧?”苏芸笑着说道。

“谁自卑了?”徐杰灌了口啤酒,满脸不屑。

“当然是你呀,你在唐菲面前就自卑,所以轻易的就接受分手,还不是怕被人说配不上唐菲,怕被唐菲的粉丝吐吐沫淹死?你不仅自卑,还胆小、懦弱……”苏芸开启了嘲讽模式。

“你放屁!”徐杰恼羞成怒破口大骂,手中的易拉罐被握的扭曲变形,“我说过,我是想成全她。”

“呵呵,漂亮话谁不会说?”苏芸仰着头,戏谑的看着徐杰。

“噗!”

易拉罐直接被徐杰捏扁,里面的啤酒狂喷而出,他真希望苏芸没把帽子口罩摘下来,这样就可以像刚才那样把人扑倒在雪地里按着摩擦,现在看到这张脸,根本下不去手。

苏芸没有害怕,反而主动贴近徐杰的脸,相隔不到两指,一双美目眨呀眨,表情神秘的说道:“其实,这是一个考验。”

徐杰被恶心到了,伸手一把将对方的脸扒拉到一边,没好气的说道:“别跟我在这扯犊子,你以为你是谁呀,考验我?告诉你,在这个社会主义国家,只有人民才有资格考验我。”

“谁扯犊子了?我告诉你,结婚这件事对你来说不仅仅是一项考验,更是一个机会。”苏芸捋了捋头发,正色道:“唐菲之所以跟你分手,是觉得你会影响她的事业,而你同意跟唐菲分手,也是怕自己会耽误唐菲的前程,我说的没错吧?”

徐杰撇撇嘴,这都是他之前说过的,没什么新意。

“如果你和我结婚,那将是对你能否胜任女明星另一半的重大考验,而你也多了一个向唐菲证明自己不是累赘的机会。男人嘛,吃得了苦,受得了累,但绝对不能允许有人把他的无私和忍让当成软弱无能来践踏。”苏芸慷慨激昂,声音铿锵有力,充满了感染性。

徐杰一下子就被震住了,对方的话简直说到他的心坎里,内心中的委屈和不忿更是一股脑的涌现出来。

“啥也不说了,你就是我肚子里的蛔虫!”

他又打开一罐啤酒跟对方碰了一下,一口气就喝了大半罐。

苏芸觉得有点儿恶心,到底是夸她呢还是骂她呢?

冰凉的啤酒入了肚,徐杰这时却突然转过头,醉眼朦胧的问道:“先把这些好听的抛到一边,你和我结婚又有什么目的?像你这样的大明星,一般不都应该找那些低头洗澡看不见脚,刷牙看头没几根草的工程大哥接盘吗?”

他反应慢了,可脑子没乱,大明星向他求婚,难道仅仅是为了成全他?老话说的好,有所予必有所图。

苏芸没料到男人竟清醒着,还以为拿下了呢。

她打算敷衍了事,可一想到今后可能会长期合作,一咬牙把实情说了出来。

“实不相瞒,华姐的话伤到了我的自尊,我就想知道自己结了婚以后是否会凉透。”

“啊?”

徐杰有些难以相信,为了一句话就结婚,这不就是置气吗?

“至于为什么找上你,很简单,别人我不放心。”苏芸平静的说道。

“你就这么信任我?”如果徐杰没有记错,两人今天是第一次见面,陌生人之间何来信任?

“因为我们同病相怜。”苏芸很坦然,“你想证明自己,我也想证明自己,我们有着共同的目标,所以心能往一处想,劲也能往一处使,齐心协力,同向同行”

徐杰下意识的点点头,对方的话倒也有几分道理,古人云:道不同不相为谋,志同道合的人在一起才能干成大事。

“而且刚才听了你的故事,我觉得你是一个心地善良、通情达理、侠肝义胆的人,跟你合作,我一百个放心。”苏芸满口赞誉。

徐杰不自觉的挺起腰杆,嗯嗯,他确实是这样一个人。

“请你认真考虑一下我的提议。”苏芸面露真诚。

“结,这婚必须结。”

徐杰一反之前怀疑的态度,眼神决绝。

他需要这个机会,就像英雄本色中小马哥说的:我要争一口气,不是要证明我比别人了不起,我是想告诉人家,我失去的东西一定要拿回来。

这就是一个男人的尊严!

他猛的站起来,也许是坐的时间太久,又也许是喝了太多的酒,一时间只觉得眼前天旋地转,身子更是踉踉跄跄。

苏芸赶紧扶住男人,“你没事吧?”

徐杰摆摆手,看着女人关心的样子,忍不住问道:“我再问一遍,你确定不是因为我的善良和颜值才和我结婚的?”

苏芸茫然的呆立着,对方的迷之自信到底是从何而来?

“你多虑了。”

徐杰重重的松了一口气。

“那我就放心了。”

“……”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