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9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一胎五宝总裁爹地宠翻天

一胎五宝总裁爹地宠翻天

我把酒祝东风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慕辰辉,一个让京都上流圈子抖三抖的慕家继承人,神秘高冷,不近女色。方悦,方家见不得光的私生女,卑微狼狈,人人可欺。在其渣姐的婚礼上,恶人的算计使她意外来到了他的房间,爬上了他的床。四年后再次相遇,她的第一反应就是逃,可谁知男人却毫不犹豫地拦住了她的去路……

主角:方悦,慕辰辉   更新:2022-07-15 22:07: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方悦,慕辰辉 的女频言情小说《一胎五宝总裁爹地宠翻天》,由网络作家“我把酒祝东风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慕辰辉,一个让京都上流圈子抖三抖的慕家继承人,神秘高冷,不近女色。方悦,方家见不得光的私生女,卑微狼狈,人人可欺。在其渣姐的婚礼上,恶人的算计使她意外来到了他的房间,爬上了他的床。四年后再次相遇,她的第一反应就是逃,可谁知男人却毫不犹豫地拦住了她的去路……

《一胎五宝总裁爹地宠翻天》精彩片段

帝都,天梦酒店。

今天天梦很热闹。

不是因为帝都有名的豪门世家席家小少爷席凯皓和方家大小姐方文慧订婚。

而是因为方家私生女,那个声名狼藉的方悦,把她姐姐的未婚夫席凯皓给打了。

不是一个巴掌呼上去那种打,而是抡起椅子砸到头上那种打。

人直接就倒了,红的、白的流了一地。

酒店大堂瞬间就乱了起来。

“跟我走。”慕辰辉拉着满脸通红的方悦,当着众人的面走出大堂。

在场的人竟然没有一个人敢过去将他们拦下来,包括席家和方家的人。

“呼哧……呼哧……”方悦的呼吸越来越重,脸红得也不正常。

慕辰辉见方悦越走越慢,一个弯腰,就把人抱了起来。

“现在外面到处都是记者,我只能带你上楼……”慕辰辉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方悦牢牢堵住了嘴。

感受到她滚烫的呼吸,慕辰辉的目光越发深沉。

送上门的美食,没有拒绝的道理。

何况他把人从乱糟糟的大堂带出来,就已经算是还人情了。

此刻,方悦的身体虽然不听大脑的指挥,但是她的大脑还能思考,只不过……大脑和身体暂时分离而已。

她的眼前蒙上一层雾,可是透过他深邃锐利的目光,她依然认出了他。

一个冷傲俊美的男人身影在她的脑海中浮现,是慕辰辉。

如果今天注定她失身,她宁可把身失给慕辰辉。

有极品男人服务,她也不吃亏不是?

席凯皓和方文慧那一对贱人竟然这样害她,她必须要找个靠山才行,不然在羽翼未丰之前,她只能吃亏。

“砰”的一声。

随着总统套房的门被重重关上,方悦柔弱无骨地依在慕辰辉的怀里,生涩而热情地在吻着他。

“你这是个小妖精。”慕辰辉额头上浮出一层汗珠,直接把人按到床上。

方悦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浴室里传来水声,是他在洗澡。

“疼……”方悦眨了眨眼睛,咬着牙,忍着被拆散重组的身体疼痛小心翼翼地爬起来,拿起床头平躺着的男士钱夹,艰难地穿好衣服离开。

方悦小老鼠一样逃出去,钻进电梯里,靠在一边直吸冷气,腰仿佛要断掉了。

走出天梦,拦了一辆出租车,坐到里面的时候,方悦才完全冷静下来。

“小姐,去哪里?”

方悦打开从慕辰辉那里顺来的钱夹,看到一塌粉红色,松了一口气,“去晴阳别墅区。”

她必须回方家一趟……

四年后——

丽景小区一间公寓。

方悦戴着眼镜,盯着一头乱糟糟的毛发,嘴里叼着一根棒棒糖,对着十四寸屏幕敲打着键盘。

“噼里啪啦”的声音在书房里响着。

就在她激情澎湃地写到某个关键情节的时候,一声哭嚎,把她吓得直接跳了起来。

“哇——妈妈!姐姐打窝~~~”

大姐一品薅住五福的耳朵,“妈妈在工作!你再叫,再叫我还打你!”

“妈妈!救命啊!姐姐要打洗窝啦~~~”五福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话都说不清楚了。

二锦、三元和四喜老老实实站在一边,吃瓜。

四喜把磕出来的瓜子皮放到三元手上,“二哥、三哥~你们猜,等下妈妈过来,会揍大姐,还是揍小五?”

二锦吸溜一口酸奶,“吸~布吉岛,吸溜~”

“又怎么啦?”方悦一把推开游戏间的门,看着散落一地的抽纸和玩具,再看一眼厮打在一起的一品和五福,还有站在一边吃瓜的三小只,立刻脑壳疼得不要不要的。

五福小短腿用力踢开一品,“啪嗒啪嗒”跑到方悦面前,伸手抱住她的腿,满是鼻涕眼泪的小脸在方悦的睡裤上蹭啊蹭,“大姐~打窝~”

如果这不是她亲身的,方悦肯定一脚踢出去。

她已经感觉到黏糊糊的一滩透过薄薄的水裤贴到腿上的感觉了……

“我没有!”一品爬起来,也不哭,“小五擦鼻涕,抽光了两包抽纸,我批评他,他居然敢反抗!”

“那系因为你动手打窝!”五福躲在方悦身后,肉嘟嘟、湿乎乎的爪子紧紧抓着方悦的裤子。

那力度,如果方悦不手快地一把薅住裤腰,裤子都要被五福给扯掉。

“吸溜!啪嚓!”二锦一口气把酸奶盒子吸扁,又吸了几下,发现吸不出东西,才咬了咬吸管,说:“不是啦~五福有点小感冒,一直流鼻涕啦~”

三元点头,“对对对,然后四喜说把抽纸用光,鼻涕肯定就不流啦~”

四喜眼睛一瞪,“和我有什么关系?”

那一脸被出卖的生无可恋,让方悦险些笑出来。

“好了!”方悦一拳头砸在门框上,发出“咚”的一声,“五分钟内,如果你们没有把屋子收拾,那么就一起受罚!”

她打开手机上的读秒器,“三百秒倒计时,迟一秒全体加一斤豆子。”

“啊?又分豆子?不要啊!”四喜和三元立刻飞身出去,小短腿倒腾得飞快。

方悦低头看着五福,弯起眼睛笑得分外慈爱,“小五,你知道哒~妈妈非常公平,不分完各种豆子,窝系不费听你解释哒哟~”

五福愣了一秒,仰天长哭:“哇!妈妈坏,学人家说话!”

“已经过了四秒了……”

“哼!”五福扭搭着肥屁屁,加入清理战场。

看着五个小宝贝齐心协力收拾游戏间,方悦心里幸福满满。

四年前,她从慕辰辉的床上跑掉,直接回了方家。

因为这个男人,方悦有机会和贪婪的方家人讨价还价,拿到一笔钱离开。

大学毕业后,她发现自己怀孕了。

五胞胎……

这五个孩子就像是老天对她的补偿,让她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家庭。

反正她有学历,有能力还有钱,养五个孩子绰绰有余。

方悦当机立断,带球出国。

不要男人只要宝贝,她觉得自己走上了人生巅峰。

一品、四喜是小公主,二锦、三元和五福是小王子,一下子五个,多少人羡慕都羡慕不来。

“女王,接电话啦!女王,接电话啦!”

方悦回神,拿出手机,“喂?……什么?我一网络段子手,为什么要去见客?不去!帅哥也不去!”

 


“你是不是我们策划公司的一员?你还想不想工作忙的时候,让我妈帮你带孩子?你……”魏诗一顿连珠带炮,就是不想给方悦反驳的机会。

不过方悦是不会上当的!

“你老实交代,这次被采访人到底哪里不对劲儿,否则我见到阿姨的时候,会让宝贝们告你黑状的,我家宝贝们的战斗力,你仔细掂量掂量。”

魏诗:“这么无情?行吧,我坦白。峰跃传媒股票动荡,昨天已经换主,听说新董事长是个黑白两道通吃的狠人,而且审美异于常人,你这次的任务就是做个花瓶,防止我们问了不该问的问题之后被突突掉。”

“呵!你这是在明涵我的美貌异于常人?我有五个孩子,丰满点儿怎么了?还有,法治社会了姐姐,你的脑洞能不能朝着正常的方向开?”方悦没有被魏诗带跑偏,“你说了那么多废话,还没有告诉我,被采访的人到底是谁?”

魏诗有些泄气,“很神秘,听说和慕家有关。”

“慕家?”方悦脑海里忽然出现一张冷峻的脸,她晃了晃头,不会那么巧的。

以峰跃传媒的市值,应该吸引不了慕辰辉才对。

魏诗皱眉:“喂喂喂?还在吗?难道你知道慕家?”

“没吃过猪肉,还没看过猪跑?”方悦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别磨叽了,直接说时间。”

“我知道幼儿园放暑假了,刚好我妈也想几个大宝贝了,你明早送孩子们来我家刚好在我家吃早饭,到时候我蹭你的车去峰跃传媒。”

“知道了!”方悦挂断电话,就看到五个小宝贝们虽然是肥屁股对着她,但是耳朵全都支棱着,收拾东西的小胖手动作也是缓慢无比,偷听姿态明显。

方悦走过去,摸了摸五颗毛茸茸的小脑袋瓜,“收拾好了?”

“昂~”五福抱住方悦的手,“妈妈,可不可以不捡豆子?肚肚饿啦~”

“妈妈,我们知道错啦~”四喜笑嘻嘻地蹭过去,“我只是看小五的鼻涕总是吸溜吸溜没有尽头么,才随口一说的哟!”

方悦笑得一脸和善,“妈妈知道你们不是故意的,可是做错事情,就要受罚的呀!你们在规定时间内收拾好了房间,这说明了什么?”

“我们勤快!”

“厉害!”

“能干!”

“聪明!”

五福看了看姐姐哥哥们,挺胸凸肚:“我们威武!”

姐姐&哥哥:“……”

方悦一乐:“嗯,值得表扬。不过……”

她这个不过的语气一转,五个孩子立马夹紧双腿,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来!”方悦鸡妈妈一样带着五只小鸡走进厨房。

只见淡黄色的地砖上放着一个大木盆,盆里面是各种各样的豆子……

方悦拍拍手,“喏,这里是五斤彩豆,自己去一边拿属于你们的小板凳和小盆,然后乖乖把豆子分拣好,就可以吃饭咯!”

“妈妈!”一品一脸“你怎么可以这样”的表情。

方悦摊手,“没办法,和你们斗智斗勇修炼出来了嘛!我一听到哭声,就立刻跑向厨房,准备好了这一切!”

她打开冰箱,“我现在准备做饭了,如果你们动作快,闻到香味以后,也就差不多能吃了。如果你们动作太慢,那就只能我吃着,你们闻着啦!”

五个大宝贝:好气哦!妈妈好无情!

不过他们不敢说出来,谁让妈妈是妈妈呢?

看着乖乖站排拿着小板凳和小盆子开始分拣豆子的宝贝们,方悦心情愉悦地哼着小调,开始做意大利面。

第二天一早,方悦带着五个宝贝洗漱好,让他们背上自己的小背包,带着他们开车去了魏诗家。

“哎哟,我的宝贝们来啦!”魏妈妈刚做好饭,摘下围裙就朝着小宝贝们跑过去,蹲下来抱住他们。

“魏奶奶好~我们好想你~”

魏诗真是搞不懂,性格像只刺猬一样的方悦是怎么生出这五个可爱的小宝贝来的。

简直没天理了!

方悦走到魏诗面前,丰满傲然挺起,“哼!再看你也是飞机场。”

“飞机场得罪你了?”

“是你得罪我了!”方悦看着魏诗妈妈带着宝贝进去,“峰跃传媒到底怎么回事?咱们公司一向不碰触这些敏感话题的。”

魏诗怎么会不知道峰跃传媒如今是烫手山芋,她叹息道:“没办法,为了生活。你也知道,诗雨舍虽然有我的股份,可是我不占大头,现在小雨家出了点儿问题,我们现在指望峰跃的消息翻身呢!”

方悦瞬间明白她的意思,“放手一搏?”

魏诗点头,从身后拿出个档案袋,“你先看看。”

“我说,我不只是去做花瓶吗?难道你要让我主导采访?”抱怨是抱怨,可是并不影响方悦专业的眼光,要知道,她大学可是学新闻专业的。

如果不是意外怀孕,她搞不好出国后就直接去一线做战地记者了呢!

别看她小巧玲珑的,可是她有一颗追求自由的心。

“摄影呢?这次谁跟着?”说到这里,方悦忽然反应过来,怎么魏诗要蹭她的车?诗雨舍的采访车呢?

魏诗瀑布汗,“那个……为了不泄露消息,保护新闻的隐秘性,我来扛摄影机!”

“你?”方悦上上下下地打量着魏诗麻杆一样的身材,“呵呵,摄影机呢?”

“在公司……”魏诗立马上前挽住方悦的手,转头对着屋子大喊:“妈!你看好小宝贝们啊,我和方悦有事出门啦!”

“什么?方悦还没吃早饭呢,你们……”魏诗妈妈出来的时候,只看到方悦车子潇洒的尾气……

陪着魏诗趁着公司大家都还没上班,偷渡出了采访设备,方悦一边开车一边骂人。

魏诗蔫儿成一直鹌鹑,躺平任骂。

到了峰跃传媒,方悦的左眼皮儿就开始跳个不停。

她难得有些怂:“要不然……我扛摄像机吧?”

“不不不!”魏诗拼命摇头,忽然,她眼睛瞪大。

方悦一脸鄙视地朝后退,转身准备按电梯,就撞到一个人身上。

铁板吗?这么硬?

方悦捂着鼻子抬头,就看到一张锐利深沉的脸。

慕辰辉!!!


四年了。

方悦已经从一个干瘪的豆芽菜升级为珠圆玉润的小冬瓜了。

这个男人,还能认出她?

应该不能!

绝对不能。

啊——

方悦的心里住了一只尖叫鸭。

为什么慕辰辉会出现在这里!

不就一个峰跃传媒吗?慕辰辉大佬这是想要从实业转行?

“慕总!”前台小姐注意到这边的情况,立刻过来。

不等慕辰辉开口,他身边的秘书周迈开口:“让保安去地下停车场把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拖走。”

前台小姐脸一白,立刻跑去叫保安。

“叮——”

被方悦按住的电梯从负二层上到一层。

魏诗悄悄在方悦背后伸手,戳着她僵硬的脊背,小声说:“嘶嘶,嘶嘶,电梯到了,上……”

不上啊?

她话还没说完,就从里面怕出来一个人。

魏诗尖叫:“鬼啊!”

她连人带摄像机已经贴到方悦身上。

方悦被她一撞,一个没站稳,直接撞到慕辰辉的怀里。

被吓得浑身紧绷的人,这下变成了方悦。

此时她心里已经把魏诗千刀万剐无数次。

方悦一手抵在慕辰辉胸前,一手反过去撕魏诗。

结果她动作没有魏诗快,居然被魏诗拉着踉跄得差点儿倒下去,还好慕辰辉伸手拉住捏住了她的脖子。

捏住了……

她的脖子!

感受着贴在脖子后面散发着热度的掌心,闻着慕辰辉身上淡雅的香水味,方悦的脖子一动,仿佛听到骨节“咔咔”的响声。

慕辰辉一眼都没看扑出来的男人,他只是专注地敛下眼,幽深的眸子意味深长地看着方悦。

被这样一张放大的棱角分明的俊脸怼在眼前,纵然方悦不是颜狗,也想舔一舔。

可惜这是慕辰辉。

她有心没胆。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方悦最害怕谁,那必然是眼前的慕辰辉了。

诡异的气氛蔓延开来。

周迈不愧是金牌秘书,他淡定地抬手叫保安过来,“不用去地下停车场了,人已经爬上来了,过来把人弄走。”

说完,他绕过方悦,看向扛着摄影机的魏诗,“诗雨舍?”

魏诗虽然不知道眼前这两个男人的身份,但是不妨碍她从前台以及保安的态度看出这两个男人的身份地位。

她轻咳一声,刚要开口。

那个鼻青脸肿的男人凶狠地推开保安,以一种决绝的姿态跑朝着方悦的方向而来。

慕辰辉和方悦同时行动了。……

撕心裂肺的惨叫就把魏诗吓得再次躲到方悦身后。

慕辰辉伸出带着劳力士右手,一把捏住丑男的脖子。

方悦同时抬腿,一脚提向男人的跨下。

在场的男士除了慕辰辉之外,全都某处一疼。

方悦把踢人的右腿以一种怪异地姿势藏到左腿后面,“咳,我们是诗雨舍的,同周秘书约好过来采访峰跃新任总裁。”

周迈看了慕辰辉一眼,见慕辰辉点头,他立刻上前,“我是周迈,请二位先同我来。”

方悦和魏诗跟着周迈去等旁边的电梯,可是他们的注意力依然不由自主地放到慕辰辉那里。

丑男捂着胯下,跪在慕辰辉面前:“慕先生,慕先生!您饶了我吧!我不是故意要出卖公司投标信息的!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他抬手想要抓慕辰辉的裤子,可是看到男人冷漠的脸,犀利的眼神,他伸出的手又缩了回去。

原来跪地求饶不是只有电视里才有的啊……

“既然做了,就要付出代价!”慕辰辉的声音不带一丝欺负,就仿佛面前的不是人,只是一只蝼蚁。

男人浑身发抖地蜷缩在一起,痛苦非常。

忽然,银光一闪。

男人从怀里抽出一把匕首朝着慕辰辉刺去。

方悦不由自主地喊了一声:“小心!”

“啊!”公司大厅顿时有人发出尖叫。

慕辰辉快如闪电地伸手捏住男人的手腕,男人惨叫一声,匕首跌落在地,在保安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慕辰辉一脚踢出,将男人踢飞。

不巧,男人的嘴跌在电梯旁边的白钢垃圾桶上,牙齿掉了几颗,血沫飞溅。

人疼晕在方悦脚下。

电梯“叮”的一声打开。

方悦淡定地跨过横在脚下的男人走进电梯,又把魏诗扯进来,“这部电梯是直达总裁办公室那一层,我们先上去,不耽误周秘书处理公事。”

说完,方悦一脸冷漠地按住“关门”键。

周迈很快在合拢的电梯金属门上看到自己的倒影。

慕辰辉抬手理了一下头发,有些意味深长地说:“有意思……”

方悦和魏诗在电梯再次开门之后走了出去。

电梯外的小助理应该是收到了消息,正等着她们呢。

魏诗本来想和方悦说什么,这会儿也没找到机会开口。

两人直接被带到了会客室。

魏诗像身上有虫一样蛄蛹两下,“那个……”

方悦头都每天,“看你左上角的监控,这种监控是有收音功能的。”

魏诗顿时熄火。

十分钟过去了……

三十分钟过去了……

就在方悦耐心用尽的时候,会客室被推开,周迈一脸微笑地看着她们,“慕总在总裁办公室等着二位。很抱歉,因为一些意外情况,采访时间只有十分钟。”

“什么?”方悦不爽地想要说话,却被魏诗按住手。

魏诗扛起摄像机,平静地说:“好的,我们知道了。”

她已经从惊吓中回过神,天哪!是慕辰辉啊!

别说是采访时间只有十分钟了,哪怕是只有一分钟,也行啊!

那可是从来不在媒体上公开露面的男人!

“你……”

魏诗笑:“哎呀,十分钟也够了!快点快点!那个本子上的内容,你一会儿就文问关键性问题就好了嘛!”

方悦:“……你要不要这么狗腿?”

“你懂什么?”魏诗凑近方悦,小声说:“那可是多少女人心中梦寐以求的男人,多少男人心中想要攀登过的高峰?”

方悦一对白眼送过去,让魏诗自己领会。

推开总裁办公室的门,方悦深吸一口气,走上前淡定地伸出右手,“你好,我是诗雨舍的记者方悦,感谢您对我们的信任,给了我们这次采访机会……”

“方悦?”慕辰辉握住方悦的手,不知道是不是方悦的错觉,她总觉得这男人手在离开之前,手指在她的掌心勾了两下。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