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98读书网 > 其他类型 > 初夏问柳周泽宇

初夏问柳周泽宇

贺林朝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我暗恋的男生跳楼自杀了。重来一次,我将爱意讲给他听。他却威胁我,要让我殉情。一觉醒来我发现我穿越了。回到了贺林朝自杀前的一个月。我暗恋了三年的贺林朝跳楼自杀了。他的尸体摆在殡仪馆没有人去认领。

主角:贺林朝夏楠   更新:2023-01-06 17:0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贺林朝夏楠的其他类型小说《初夏问柳周泽宇》,由网络作家“贺林朝”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我暗恋的男生跳楼自杀了。重来一次,我将爱意讲给他听。他却威胁我,要让我殉情。一觉醒来我发现我穿越了。回到了贺林朝自杀前的一个月。我暗恋了三年的贺林朝跳楼自杀了。他的尸体摆在殡仪馆没有人去认领。

《初夏问柳周泽宇》精彩片段

我暗恋的男生跳楼自杀了。


重来一次,我将爱意讲给他听。


他却威胁我,要让我殉情。


一觉醒来我发现我穿越了。


回到了贺林朝自杀前的一个月。


我暗恋了三年的贺林朝跳楼自杀了。


他的尸体摆在殡仪馆没有人去认领。


整整七天,没有一个亲人朋友出现。


我用光身上所有的钱付清了所有的费用。


那一刻,他好像属于我了。


在他手机里,警察找到了一条对所有人封闭的朋友圈:这个世界没人爱我。


这一次我要向全世界诉说我对他的爱意。


但他听完我的告白只是礼貌地微笑,然后表示谢意。


「能给我你的微信吗?」


我死缠着他不放,他最终无奈妥协。


贺林朝是我大二暗恋的学长,因为他太优秀,我一直没敢向他表白。


为了跟上他的脚步,我废寝忘食地学习才勉强和他一样考上了本校的研究生。


但我还没来得及叫他一声「师兄好」。


他就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


【贺林朝,我是来爱你的。】


打招呼的第一句话,我就单枪直入。


那边却迟迟没有回应。


猜测他肯定害羞了,我准备再发一句话,却发现对面把我删掉了?


红色的感叹号提醒我刚刚的言辞像个变态。


再次添加他,他把我拉黑了。


我被禁止加好友。


出身未捷身先死,我的时间只有 29 天了。


当晚我做了个梦,梦里循环他死去的样子。


我拉不住他,他总是穿过我的身子一次次往下跳。


直至我最后崩溃,随他一起跳了下去。


强烈的失重感将我从梦里惊醒。



室友问我做什么噩梦了,汗流不止。


「梦到小时候养的鱼被我舅舅炖汤喝了。」


室友明显不信,一条鱼而已。


初见贺林朝就是因为一条鱼。


他蹲在卖鱼的小贩面前,让老板卖给他那条炸鳞的小鱼。


老板不卖,说他是个傻子。


这鱼活不了多久。


我好奇地看着这个傻子带着炸鳞的鱼绕了大半个城市。


最后来到一个湖泊边。


「最后的时光快乐去吧。」


那时候我以为他是个单纯善良的人。


现在回想,那句话何尝不是他对自己说的呢?


那他呢?最后的时光快乐吗?


学校并不大,我找到贺林朝简直轻而易举。


「你到底想干嘛?」他终于对我的跟踪行为忍无可忍。


我扬了扬手机:「加回我。」


「不加。」


「那我就一直跟着你。」


贺林朝瞥了我一眼也没妥协:「随你。」


就这样,我成了贺林朝的小跟屁虫。


就算他不理我,我也乐得自在。


假如他一直不理我,至少会因为我盯着而不会自杀吧?


一大早我就蹲在他寝室楼下。


和以往不同,他这次没有直接无视我,而是停在我旁边。


「吃早饭了吗?」


我摇头。


怕他躲我走得太早,我六点就在楼下蹲点了。


一瓶牛奶砸在我怀里,「快过期的,不喝浪费。」


我当然知道这是他口是心非的关心。


屁颠地爬起来跟在他后面。


「今天可以加微信了吗?」


「不行。」


「贺林朝!」


他回头皱眉看着我:「干嘛?」


「我比昨天更喜欢你了哦!」


他赏了我一个白眼自顾自地去找自己导师去了。


等送完他,我才慢慢回寝室补觉。



室友不解,贺林朝对所有人都谦卑有礼,怎么对我就偏偏小气得很。


可这才是原原本本的他,没有伪装成一个正常的人的贺林朝。


因为早上起来得太早,导致我直接睡到了中午。


完全错过了贺林朝开会结束的时间。


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我跑到了他教学楼。


站在教学楼前被太阳直晒的傻子不是贺林朝是谁?


我小步跑过去将伞举在他的头顶:「怎么不去遮阴处等我?」


他扭头睥睨着我问:「谁等你了?」


OK,fine~


没有等我,只是有人喜欢晒六月的太阳而已。


也不知道贺林朝闹哪门子的脾气,走得飞快。


一路小跑我才勉强跟上他的步伐。


看着他餐盘里全是炸鸡块,我语重心长地劝导他要饮食营养均衡。


「哦。」他虽应着,但完全没有理会我的意思。


继续往餐盘里夹炸鸡块。


「贺林朝,炸鸡吃多了会上火。」我贼心不死地劝诫他。


「夏楠,你不要在一个医学生面前糊弄你那并不高的生活常识。」他端着餐盘像盯着一个白痴一样盯着我。


学精神医学也是医生吗?


望着他找座位的背影,我悻悻闭嘴。


只好给自己打了双份的菜,准备一会分给他。


只是我没想到,打个饭的工夫,位置就被别人占了。


原本应该属于我的位置,现在坐着别的女生,还是三个!


也不知四个人在聊啥,其中一个女生笑得合不拢嘴。


对她们,贺林朝完全没有对我的毒舌,反而体贴得很。


时不时也会附和地笑两下。


我望着他的方向,明明看上去这么正常的人,究竟为什么才会自杀呢?


正出神,胳膊被人撞了一下,绿豆汤洒在我胳膊上。


「同学,不好意思。」撞我的男生连忙道歉,替我捡起了掉落在地上的汤碗。


「我帮你再去打一碗吧。」没等我拒绝,他就重新拿了个碗跑去排队打汤。


贺林朝那边已经没有空位置了,我只好就近坐下,顺便擦擦被打湿的胳膊。


察觉到对面坐了个人,我还以为是刚刚的男生。


抬头一看是不知何时注意到这边的贺林朝。



项目占的时间越来越多,我跟贺林朝单独相处的时间越来越少。

以前是我等他,现在是他等我。

室友说我这叫苦尽甘来,但我的心每一刻都悬在刀尖上。

直到罗浩找到我。

我本不想跟他有太多的交集,因为贺林朝会不开心。

好巧不巧,他找我来的目的就是贺林朝。

我再一次骗了贺林朝,说我要忙到通宵让他早点回去。

「你知道贺林朝的爸妈吗?」罗浩开门见山地抛出了我一直以来的疑虑。

「他爸妈是亲兄妹,不过好像他爸在他出生后不久就跑了。我觉得他心里多少有点变态,学姐你以后还是……」

「谢谢你告诉我他的事。」没等罗浩说完我就打断了他,「但他是怎样的人,我比你更清楚。」

「你说他为什么学精神医学,难道没有自己有病的原因?」罗浩越揣测越离谱。

我实在听不下去他对贺林朝的污蔑:「我很谢谢你告诉我他的事,但是我们也不是太熟,你这样恶意的诽谤过界了。」

原本还在喋喋不休的罗浩不解地瞪大了双眼,慌忙解释是为了我好。

「学姐,我只是让你防范一点。」

知道他是一片好心,我也不好再说重话,只好敷衍地回答我会注意防范着。

偏偏这句话让贺林朝听到了。

「防范什么?防着我吗?」

我还在想着怎么解释这件事,就被他不由分说地拽走了。

他手力气大得很,攥得我生疼。

直到到了一个没人的地方,他才将我放开。

「夏楠,是你说你是来爱我的。」

我本以为他会对我发火,没想到他只是轻声指控我,好像我做了很过分的事情。

我一时不知道该怎样接话。

见我没有话,他自嘲一笑:「算了,你走吧。别来找我了。」

说完他就转身欲走,我连忙冲上去从后面抱住他的腰。

「贺林朝,以前的事情很委屈吗?」

感觉到他身体僵硬了一下,我怕他想起更多不愿意和别人分享的事。

「没关系,你不告诉我也没关系。我陪着你就行。」

贺林朝将我扯进他的怀里,好半晌才开口说话。

罗浩说的话是真的,他爸妈确实是不伦之恋。

倘若别人有一个过目不忘的神童儿子,肯定会开心得不得了,但贺林朝的爸不这样以为。

儿子异于常人的表现,时刻都在提醒他他做了什么恶心的事。

终于他受不了内心的煎熬,撇下母子二人跑了。

因为两人当初执意要在一起,家里人早就和他们断绝了关系。

没有了亲人,也没有了爱人。

贺林朝的妈妈把全部的错误都归结在了这个意外到来的孩子身上。

肉体的折磨远比不上自己妈妈语言上的恶毒。

察觉到自己精神不对劲是在他高中的时候。

白天他试图假扮一个正常的人,晚上不得不受精神的折磨,贪享自残带来的快感。

一次夜晚,他在百度搜索如何没有痛苦地死去时。

弹出来一小句话让他想到了自救。

这个世界虽不完美,但总有人守护着你。

「当时我就想,再等等呢,如果真的有人愿意来爱我呢。」

「贺林朝……」我听完这番话有些心疼地摩挲着他背。

「所以夏楠,你现在还可以反悔,只有这一次机会了。」

我坚定地摇头:「我不会反悔的。」

上一次,因为我的胆怯,永久地失去过他一次。

这一次不仅是上天给了他一次重生的机会,也是给我的一次机会。

我再次坚定地开口:「贺林朝,我不会后悔。」

他没再说话,只是将我搂得更紧。

好半天我才鼓起勇气问:「那现在你是我男朋友了吗?」

这话直接让他松开我,刚刚还哭唧唧的人一下子恢复到了之前的傲娇样。

「不是。」

「为什么?你都抱着我占我便宜了!」我狂怒。

这厮不慌不忙地将手插外套兜里:「你还没有给我表白。」

我不是天天都在表白吗?

「正式的。」

我惊讶于一个男生怎么还这么计较流程,更何况一般不是男生给女生准备吗?

「男生不能有仪式感了吗?」

我嘴上虽吐槽,但心里已然已经为他策划了一场浪漫的告白。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