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98读书网 > 其他类型 > 夏晚霍南琛许哆哆

夏晚霍南琛许哆哆

许哆哆 著

其他类型连载

良久。霍南琛合上病历本,缓缓抬头:“我跟夏晚早就断绝了关系,就算她真的要死了,也跟我无关。”话落,霍南琛摔门而走,只是也不知道是不是门板震的,他的手竟然有些颤抖。病房内,傅语柔垂头捡起病历本,正想离开,却忽然被轻轻扯住衣袖。

主角:夏晚霍南琛   更新:2022-09-10 16:3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夏晚霍南琛的其他类型小说《夏晚霍南琛许哆哆》,由网络作家“许哆哆”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良久。霍南琛合上病历本,缓缓抬头:“我跟夏晚早就断绝了关系,就算她真的要死了,也跟我无关。”话落,霍南琛摔门而走,只是也不知道是不是门板震的,他的手竟然有些颤抖。病房内,傅语柔垂头捡起病历本,正想离开,却忽然被轻轻扯住衣袖。

《夏晚霍南琛许哆哆》精彩片段

夏晚含泪抬头,却被霍南琛冷漠的视线刺痛。

可他的话更让她难以接受:“傅华盛不是你堂哥吗?我怎么会和他——”

话还没完,夏晚眼前忽然闪过破碎的画面。

傅华盛猩红着眼将她按进沙发:“本少今天就剜了你肚子里这块肉给霍南琛送去,老子要他痛不欲生……”

记忆到此戛然而止。

“不——不要!”

夏晚眼神徒然失焦,脑袋里似是有着千万根针刺入,之后傅华盛还做了什么,她再也想不起来。

她捂住脑袋,蜷缩倒地。

一旁的霍南琛挑蹙眉:“你又玩什么诡计?”

他蹲下去将人翻过来,却发现夏晚的唇角、鼻中皆涌出鲜红的血液。

“夏晚!”

霍南琛沉着脸抱起了人,驾车带着她赶往了医院。

急救一个小时候,夏晚被送入普通病房。

傅语柔闻讯赶来,看见病床上闭着眼,生死不知的夏晚,忍不住责备一旁的霍南琛:“你知不知道眠眠脑袋里有个肿瘤,已经没多久可活了,她受不了刺激!”

霍南琛心底隐秘的某根弦噌地紧绷起来。

他睨向傅语柔,但出口的话却是:“你以为我会信你们的苦肉计?”

傅语柔再也看不下去,直接将病历摔到霍南琛手上:“你自己看!”

霍南琛接过翻开几页,瞳孔猛地一缩——

病患夏晚,诊断为中枢神经恶性肿瘤!

手中力道骤然加剧,霍南琛用几乎要将纸张碾碎的力道,直接翻到了最后一页。

——肿瘤彻底癌变,伴随严重失忆症状,已无有效治疗手段……

医院的红章,白纸黑字的病历,都作不了假。

良久。

霍南琛合上病历本,缓缓抬头:“我跟夏晚早就断绝了关系,就算她真的要死了,也跟我无关。”

话落,霍南琛摔门而走,只是也不知道是不是门板震的,他的手竟然有些颤抖。

病房内,傅语柔垂头捡起病历本,正想离开,却忽然被轻轻扯住衣袖。

低头看去,才发现夏晚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过来。

夏晚眼望着她,眼中几乎是一触即坏的破碎感:“语柔姐,你能不能告诉我,我到底做了什么?”

傅语柔凝着夏晚眼中的执着,缓了半天才说:“三年前,你爱上傅华盛,带着傅家的机密投奔了他,导致傅氏濒临破产,气死了老爷子。”

一字一句,骤然压弯了夏晚的脊背。

她想象不到,三年前的自己到底怎么了?

自己爱了霍南琛十年,一心想着和他白头到老,又怎么可能背叛?

可接着却又听到一句:“你早产死掉的那个孩子,就是你跟傅华盛在一起的最好证明。”

夏晚心口一刺,忽然呼吸不上来。

她看向傅语柔,如求救般询问:“这些是假的……对吗?”

傅语柔否认的话卡在喉咙,最终却还是点了点头。

夏晚眼里的光暗淡下去,从来不骗她的语柔姐都这么说,自己好像也无可辩驳。

自此,夏晚再也没有脸说出一句话。

明明有阳光透过窗户照在脸上,可她却发现阳光都是冷的。

傅语柔默默离开病房,回头望见失魂落魄的夏晚,无声说了一句:“眠眠,对不起。”

……

夏晚一直蜷缩在病床上,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护士来通知去抽血,她才走出了病房。

走到一楼的拐角,一个三岁左右的男孩突然从楼上冲出来,直接撞入了夏晚的怀中。

她忙弯下腰扶起孩子,正要说话,男孩忽然怯生生喊了她一声:“妈妈!”

夏晚这才仔细一看,却一眼就发现了孩子眼尾一点泪滴般的胎记!

她陡然僵住,她的眼尾也有同样的胎记。

一股难于言喻的熟悉感涌现心头,而就在这时,身后却突然传来了童蔓蔓的声音:“阿佑,过来。”

夏晚回头一看,却见童蔓蔓抚着小男孩的头,用炫耀的语调说:“这是我跟云深生的孩子,可爱吗?”



霍南琛和别人有了孩子?

夏晚忽然有些喘不气。

童蔓蔓竟然也完全不顾孩子在场,直接冲夏晚说:“要是当年你跟傅华盛那孩子活下来了,也该有这么大了吧?”

夏晚猛然起身退后,踉跄着扶着墙站稳:“不,不要说了……”

可耳边尖锐的女声还在继续:“可怜那孩子刚生下来就没了呼吸,云深说那就是你背叛他的报应……”

每一个字都像是一把锋利刀,扎入了夏晚的心中。

她痛苦地捂住了耳朵,但那些话如同跗骨之蛆不停传入脑海,折磨的夏晚意识昏沉,连童蔓蔓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

“这都不是真的,我没背叛小叔……”

“我没有!”

……

霍南琛赶来之际,就见夏晚缩在墙角,疯了似的揪住自己的惊恐模样。

他当即抱起人冲向了急救室。

这一次,手术灯亮了一整晚才熄灭。

夏晚意识模糊间,好像掉入噩梦。

她的身后有一个凶恶的男人在追逐着她,她拼命地狂奔,却怎么也逃不过,男人追上了她,狠狠地掐住了她的脖子。

就在即将窒息之际,她豁然睁开眼。

噩梦如潮水般匆匆褪去,夏晚的目光就被床边的身影吸引住了。

“小叔!”她惊喜喊了一声。

霍南琛转头看向她,不发一言。

夏晚却好像根本没有发现他的冷淡,还一脸依恋问:“小叔,我为什么会在医院里,我是病了吗?严重吗?”

霍南琛眸光一暗,夏晚又忘记了。

脑海忽然浮现刚才医生无力的劝告:“患者每遗忘一次,意味着她离死亡更进一步,别在刺激病人,让她过好最后一个月吧……”

到了嘴边的狠话骤然一转:“不严重,配合医生就能治好。”

夏晚点点头,全盘相信了霍南琛。

“小叔,打针很疼的,你能不能陪着我啊?”

她放软了语调,像从前那样撒娇,但这一次,她没能等来霍南琛对她心软。

“不行,我有急事。”

冷硬的拒绝让夏晚的笑容一僵,但很快她又竭力装作无所谓:“我刚才开玩笑的,公司的事最重要,你去忙吧。”

可她失落的眼,没有半点说服力。

霍南琛目光一顿,但却什么都没有说,转过身准备离开。

就在这时,一身红裙的童蔓蔓忽然推开病房门,边走进边说:“云深,我们得去挑婚纱了,不然都赶不及拍结婚照。”

夏晚脸色刷的惨白,小叔说的急事,竟然是跟别人拍婚纱照?

可霍南琛不是答应了她,要陪着自己携手到老吗?

“小叔……”

夏晚伸手想拉住霍南琛的后背,可童蔓蔓却更快一步,熟稔地伸手挽住了霍南琛,亲昵地将整个身子贴了上去。

而一贯最讨厌人触碰的霍南琛,没有推开她。

喉中犹如灌了砂砾,夏晚无措收回手,茫然又慌乱询问:“小叔,你真的要娶她吗?”

问完,她期盼的凝着霍南琛的脸,祈求着他一句否认。

但霍南琛只淡淡扫来,平静吐出一句:“你不是都听见了?”



霍南琛一声反问,打破夏晚所有的希望,她跌回了病床上看着他们挽着手,亲密离开。

心脏像是被无形的手挤压着,她张开嘴大口呼吸,依旧缓解不了半点痛。

门外。

一出病房,霍南琛就推开了童蔓蔓,神情比在病房更冷:“公司有会议。”

话毕,他大步走向了电梯。

身后,童蔓蔓盯着他的背影,眼中闪过浓烈的不甘。

……

傅氏大厦。

一上午的会议,霍南琛否定了所有的方案,把下属骂的头都不敢抬,可心头的郁气却不降反升。

谁都不知道霍南琛今天怎么像是吃了火药一样?

而就在这时,霍南琛的手机忽然响起,下属们屏息望去,却听见手机内传来清晰的一句:“傅总,江小姐不见了!”

霍南琛倏地起身,顾不得中途的会议,直接冲了出去。

……

这一找,就找到了傍晚。

雨越下越大,但霍南琛依旧没收到夏晚半点消息。

他开着车,压着心口闷堵着的说不上是什么的情绪,不知不觉来到了一个熟悉的地方——

傅家别墅的后山。

只见荒僻道路的尽头,是一颗枝繁叶茂的巨大古树。

大雨倾盆落下,天空中传来了轰鸣雷声,古树被狂风吹得枝叶纷飞。

而夏晚,就坐在大树凸起的树根上。

此刻,她蜷缩着身体,正苦中作乐唱着什么。

霍南琛下车走近,才听清夏晚哼的是一首儿歌。

“月儿明风儿静,树叶儿遮窗棂……”

霍南琛脚步微顿。

夏晚刚被接来傅家时,整夜被噩梦惊吓,他哄她入睡时哼唱的就是这首摇篮曲。

对面,夏晚已经看到了霍南琛,她欢欣地抱着怀中的小箱子站起,奔到了他的面前:“小叔,你来接我回家了!”

霍南琛却冷眼斥责:“雷雨天待在树下面,你是嫌自己死的不够快?”

夏晚一抖,像是被霍南琛忽然的冷酷吓住,手足无措道歉:“对不起,我,我不该忘了回去的路……”

霍南琛捏紧伞柄,凝了夏晚几秒,才问:“为什么不找其他地方避雨?”

夏晚垂下头,带着几分委屈说:“小叔,是你跟我说的……如果忘了路就等在原地,你会来我带回家。”

她头发都被雨水打湿,衣衫也在滴水,瑟瑟发抖站在霍南琛面前,他忽然有些看不下去。

霍南琛干脆转过身大步朝车走去。

“还不上车!”

夏晚连忙跟上,她不明白小叔为什么会突然对自己这么凶?

上了车后,她也全程不敢出声。

汽车一路驶回了医院。

把夏晚送进病房,霍南琛正要离开,却被她弱弱叫住:“小叔,你能陪我看看我们一起埋下的时光胶囊吗?”

霍南琛这才认出来,夏晚怀中紧紧抱着的脏兮兮的箱子,是他们曾经亲手埋下的时光胶囊。

他还没说话,夏晚已经急切地打开了胶囊。

一封皱巴巴的信飘落在地,信封上,是孩童稚嫩的寄语——

致未来的眠眠与小叔,要遵守我们的约定哦,永远不分开!

只一眼,夏晚的眼眶便已湿润。

抱歉,我们失约了。

拆开信封后,歪扭的文字在白纸上书稚嫩的写着:

-未来的眠眠,要一直陪着小叔哦!他总是闷闷的,不喜欢交流,要好好照顾好小叔。

-未来的霍南琛,我相信你已经成长为了男子汉,我现在把眠眠交托给你,一定要好好宠她!不能让她受一点委屈!

-要一直一直在一起,永远都不要分离!

一封信不长,几行字两人扫一眼就看完,却皆是沉默许久。

少时真挚的期望,终究抵不过岁月磋磨。

夏晚抬头望着他,眼中有零星微末的期望,低低渴求:“小叔,你还会一直陪着我,直到老死的那一天吗?”

霍南琛望向她,平静却又残忍:“夏晚,我的人生不是只有你一个人。”

说完,他头也不会离开了病房。

夏晚望着他离去的方向,泪水渐渐模糊了视线,良久,她绝望低喃:“可我只有你了啊……”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