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9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嫡女毒妃惨死后我颠覆江山

嫡女毒妃惨死后我颠覆江山

风宜安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曾经的孟初妍是天之娇女,可是因为卷入到了宫廷斗争中,孟家被灭门,而她在杀了新帝后也自焚了!再次醒来孟初妍发现自己回到了多年前,这次她要好好的过自己的人生,保护好孟家的一切,只是为什么总是有人想要将孟家卷入夺嫡之争?这次她又要如何迎战保住孟家,而邹寒天这个人的出现又会有怎样的变数!

主角:孟初妍,邹寒天   更新:2022-07-15 22:25: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孟初妍,邹寒天 的女频言情小说《嫡女毒妃惨死后我颠覆江山》,由网络作家“风宜安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曾经的孟初妍是天之娇女,可是因为卷入到了宫廷斗争中,孟家被灭门,而她在杀了新帝后也自焚了!再次醒来孟初妍发现自己回到了多年前,这次她要好好的过自己的人生,保护好孟家的一切,只是为什么总是有人想要将孟家卷入夺嫡之争?这次她又要如何迎战保住孟家,而邹寒天这个人的出现又会有怎样的变数!

《嫡女毒妃惨死后我颠覆江山》精彩片段

“你......”

明黄的床帘将床上的一切掩盖,躺在床上之人不敢置信,一手捂着疯狂飚血的喉咙,一手指着淡然坐在他身旁擦拭匕首的美艳女人。

“皇上,我孟家三百一十五口人,来接你上路了。”

女人人美声娇,说出来的话却好比深渊底下传来,带着阵阵阴寒。

心中泛起恐惧,宣帝奋力的伸手意图够到床帘,结果什么也碰不到。

孟初妍安静的看着他咽气,看着那双至死也没有闭上的眼,心中滔天恨意翻滚。

被擦拭干净的匕首猛的又扎进他的胸口......

然后她安然下床,擦干净身上的血污,换上一身白衣,一步步走到皇宫最高处的观星台,小心翼翼的点燃了浇满桐油的观星台。

一瞬间,整个观星台被烈火吞没,照亮了漆黑的夜。

烈火中,孟初妍清丽绝伦的脸上带着解脱的笑容。

三年了,她带着孟家三百多条因她枉死的冤魂,设计弄死了丈夫邹寒天满门。

又一步步走入皇宫,背负天下人的骂名,侍二夫,成了新帝的女人。

以色侍人,委身皇帝,为的就是这一天。

报仇。

如今,该死的都死了,她也终于可以安心去地下找家人赎罪。

天启三年,年仅二十三岁的宣帝被杀于床榻。

同夜,宠冠六宫的妍贵妃自焚于观星台,尸骨无存。

 

“你当真与她说好了会到这边来?”

“哼,难不成你还不信我?”娇媚的声音嗔道:“她当我是她未来嫂子,我说的话她又岂会不听。一会儿她过来,你就拿着这块帕子说对她早已情根深种,若是必要,可以将事情闹大。”

“眉儿真是我的贵人,若有朝一日我为帝,眉儿必然为后。”

还未睁眼就听得耳边嗡嗡声,孟初妍心底一惊,猛的睁眼看向周围,近处却空无一人。

远处百花绽放,姿容艳丽的少女三三两两聚在一起,巧笑倩兮。

孟初妍诧异的低头看向自己的双手,眼眸微动,这是怎么回事?自己不是死在了观星台?

再往远处看去,只见几个相熟的姑娘,一如当年未嫁时。

而自己所在的位置她也熟悉得很,是御花园。

这是——皇后举办的百花宴!她十四岁那年。

“我几次示好,孟九川那个老匹夫只当看不见。这次我倒是要看看,若她女儿都将清白失与我,他是不是还能这般硬气。”

“孟伯伯最是心疼他这嫡女,你若能将孟初妍拿下,那她的背后那些人自然而然就成了你的追随者。再有一炷香的时间,她就会过来,三皇子可是准备好了?”

“既然还有这么久,那我自然也要奖励我们家眉儿一番......”

还不等孟初妍将情况理清,一男一女的对话声再次传到她的耳中。

这一次她听得越发清晰,藏在袖中的手死死的握住,指甲刻进肉中尤不自知。

云骐,沈如眉!

一个是三皇子,一个是她未来的好嫂嫂。

他们竟在这时候就已经勾搭在一起。

她记得正是这一天,她被云骐找借口缠上,被人误会与他不清不楚,而云骐也企图借此强迫自己为妃。

云骐的野心爹爹看得分明,他就是冲着孟家在文人中的声望,在老皇帝心中的分量而来。

一旦有了孟家的支持,那他想要登上那高位,简直易如反掌。

爹爹不想参与夺嫡,便第一时间给她挑了夫婿——当年考中进士的寒门士子邹寒天,与他下订成婚,即便她还顶着不洁的名声。

嫁给邹寒天,并没有如爹爹预想的那般绝了云骐的念头。

反而让云骐与邹寒天勾结在一起,最后孟家还是被逼得上了云骐的贼船。

云骐称帝后,爹爹为保家人平安,更是一心做纯臣,从不与其他官员交好,最后却落得个满门被屠的下场。

如是想着,孟初妍的眼中迸射出彻骨的恨意。

既然上天让她重活一次,她决心不再让前世的悲剧重演。

凡害她者,必百倍还之。

尤记得上一世的今天,沈如眉邀她去清望楼远眺,她赶到时,不见沈如眉,只有云祺拿着她绣的帕子对她说着不明不白的话。

正当这时,沈如眉带人闯进了清望楼,正好看见云祺将她的帕子揣进胸口。

自此,宫内外谣言四起,说她与三皇子私相授受,孟相将会投靠三皇子。


孟初妍清丽的脸上寒光闪过,眼眸一垂一扬,转眼已是一脸天真浪漫。

“杨姐姐好,祝小姐好。”

宴会的水榭边瞧见了世交好友杨采薇,孟初妍上前招呼,顺便与一旁身穿鹅黄宫装的大将军府嫡女祝小姐问好。

孟初妍眸光一转,心道:这俩人一起正好。

她随即开口邀请:“沈姐姐请我去清望楼远眺,听说从高处眺望御花园,风景绝美,你们可愿一同前去。”

“远眺?这倒是个好主意。”

没有多费唇舌,少女三人一起往清望楼而去。

满心的恨意,让孟初妍没有意识到,清望楼离她这般远,她居然能清晰的听到云骐和沈如眉的对话,就好像在耳边说起一般。

不消一刻,仨人及至楼下,清望楼一楼紧锁,通往二楼的楼梯口站着沈如眉的贴身丫鬟宣翠。

一见几人齐齐过来,神色一变,转身就想往楼上跑。

孟初妍飞快上前两步,自后头一把捂住宣翠的嘴,调皮的做了个嘘声的动作。

“沈姐姐一定是在楼上,都别出声,咱们吓唬她一下。”

宣翠使劲挣扎,偏偏孟初妍好似感受不到,示意后头两人先上去。

两人提着裙角点着脚尖上楼,很快便不见人影。

孟初妍嘴角的笑瞬间消散,好似毒蛇出洞,冷眼盯着宣翠,“你若敢开口,我现在就拔了你的舌头。”

阴冷的寒意从宣翠的脚底窜起,下意识的僵住身子,未敢言语。

孟初妍转身上楼,每一步都走得很稳当。

刚上去就见两人手足无措的站在门口,一双手还悬在半空,犹豫着要不要开门。

疑惑的看着她俩,孟初妍眨眨眼,忽而似恍然大悟,上前砰的就将门给推开。

两人都来不及拉住她,只得飞快的往两边躲,以防被里头的人看见。

“哈,沈姐姐没想到我会提前到吧。”

嬉笑着闯进门去,脸上还挂着灿烂的笑容,结果在进门的瞬间凝固。

惊中带怒大叫一声,“你们在做什么?”

没想到会有人进门,沈如眉几乎是从云骐怀中弹开,紧张地看向门口。

此时她胸前的衣裳大开,露出里头傲人的春光。唇上的胭脂都没了,即便很惊慌,转头看人的眼神依旧媚眼如丝,媚态横生。

“沈姐姐,你刚刚跟三皇子——你们在亲热。”

这一次,孟初妍反客为主,她要让沈如眉感受一下,什么叫做百口莫辩。

“初妍你看错了,我只是正好遇上了三皇子,与他闲聊片刻,正准备离开,你就来了。其实我之所以会与三皇子说话,主要还是因为你。”

说着,她起身走过来将孟初妍给拉了过去,“三皇子可是一直在向我打探你的消息呢,你们该不会是——”

“打探我的消息?”

压根不接受被她转移话题,孟初妍嘲弄的盯着两人。

云骐也施施然起身,拍了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目光落在孟初妍的脸上,“孟小姐这是吃醋了?”

“三皇子自重,可别恶心人了。沈如眉乃是我兄长未婚妻,你非但不避嫌,反而染指臣子之妻,简直不配为人。”

云骐何时被人这般讽刺过,心中杀意陡生。

偏孟初妍微扬着头,一脸冰霜的望着他,丝毫不惧,“你想杀我?就不怕被天下人耻笑?”

眼下两人的事情被孟初妍给撞破,沈如眉心中也着急,暗恨孟初妍不听话,坏两人好事。

不过沉思片刻,沈如眉便心生一计,淡定开口:“三皇子手中有一个帕子,是你的。你与三皇子何时私下有了联系?方才我只是帮你与三皇子说话,你竟还赖上我。更因嫉妒而诬陷我与三皇子,初妍你太让我失望了。”

将衣服给穿戴整齐,沈如眉恢复了端庄的模样,一脸痛心的看着她,反手将私相授受的帽子给她戴上。

“的确,这帕子正是孟小姐送给本皇子,所以我猜测孟小姐是吃醋了。”

大喇喇的拿出一块绣着鸳鸯戏水的帕子放在鼻尖使劲闻了闻,云骐笑得一脸暧昧,“是孟小姐身上的味道呢。”

孟初妍清凌凌的站在原地,看着这一出戏。

今日若不是她找了人一道来,怕是还要被这巧舌如簧的俩人将脏水泼在她身上。

“我从未私下见过三皇子,你今日如此诬陷我,难不成这帕子是你给他的?”孟初妍缓缓开口。

沈如眉见她反应过来,轻蔑一笑,“你知道了又如何?此处只有你我他三人,若传出去,你说别人是信你一人,还是信我们两个。”

“事已至此,三皇子不如趁机要了她,一旦她成了你的女人,何惧她出门乱说,还不是得乖乖听话。”沈如眉转头对云骐冷静的说道。


上一世沈如眉在改了两次婚期之后,依旧嫁给了孟初妍哥哥孟司彦,却在孟家蒙受冤难时,转头投进了云骐的怀抱。

孟司彦因受不了此等侮辱,在狱中自杀而亡。

原来沈如眉的冷血早有迹可循。

孟初妍看着一步步朝自己走来的云骐,并未后退。

反而冷静的看向沈如眉:“你们想趁着无人夺我清白,我便是想躲也躲不开,那不若请沈姐姐帮我将门给关上。”

这怎么突然就识时务了?沈如眉有些惊讶。

云骐心中一喜,没有细想,示意沈如眉去关门。

“孟小姐早这么配合,我们又何须多费唇舌。”

话音刚落,就听得孟初妍扑哧笑出声,突然就恢复了一开始的嘲弄神情,眼睛跟着沈如眉的脚步看向门外。

“不好意思,忘了跟你们说,今日来清望楼欣赏美景的,不止我一人。”

门外的两人瞬间发愣,完全不知道沈如眉会突然出来,脸上闪过一丝尴尬。

祝未央将方才的对话都听了个清楚,心底鄙夷,眼底不自觉对沈如眉露出嫌恶,叫沈如眉越发的难堪。

云骐呼吸一促,狠厉的看向孟初妍,快步走至门边,果真看见了外头的两人。

“臣女杨采薇(祝未央)见过三皇子,请三皇子安。”

几乎是为了印证孟初妍的话,两人齐刷刷的给云骐行了礼。

云骐只觉得眼前一黑。

“啊——”

耳边陡然听闻沈如眉尖叫起来,云骐反手就是一巴掌落在她脸上,“闭嘴,还嫌事情不够乱?”

刹那间消音。

“我撞破了你们的奸情,你们便意图诬陷栽赃我,更欲毁我清白,这一切她们皆是听得清楚。”

云骐眼中杀意顿生,与冷静下来的沈如眉对视一眼,立即下了决定。

右手反手一转,一束寒光朝着孟初妍的后脑勺直飞而去。

而随着银针飞射之时,不知从何处飞出的小果子将其打歪,直愣愣的偏离了原来的轨迹,孟初妍莲步轻移闪身躲避。

听到声音,孟初妍抬头快速朝着周围看了一圈,竟是没看到任何人。

心底骇然,是谁在暗中帮她!脸上神情未变,眼眸一转,冷冷的看向云骐。

“三皇子是想杀人灭口?这里有三人,你想将我们都杀了?”孟初妍一步步重新逼近云骐,直视他的眼睛。

上一世她历经家人俱亡,独自谋划灭邹寒天满门,暗杀已经高登天子位的云骐,心志早已超越常人,又岂会惧此时还不过刚刚开始筹谋的少年云骐。

浑身散发的强大气场,令云骐有些心惊,但他绝不会示弱。

眼芒微暗,目光落在孟初妍的脸上,几乎咬着后槽牙一字一句道:“你当我不敢杀你?”

“你不是做了吗?可惜没成功。”眼角微扬,孟初妍淡淡道,“唯一杀我的机会你也用完了。”

云骐呼吸一滞,这是在挑衅他,心底升起一股怒火,偏这会儿他还真的不敢再动手。

见他没有下文,孟初妍扬声对着对面的两人道:“杨姐姐,祝小姐,我们走。再待下去,我怕三皇子又失心疯。”

两人不敢去看云骐的脸色,垂着眼急忙跟上。

“我乃当今三皇子,你们不过一介臣子之女,若是想告发我,孰轻孰重,你以为皇后分不清?”

云骐站在几人身后开口,警告之意明显,“今日之事,你们最好堵上嘴,烂在心里。若是敢为孟初妍说一句,无论是杨家还是祝家,谁都别想好。”

两人的脚步一顿,只觉得今天出门没看黄历,无故飞来横祸。

孟初妍猛然回身,将二人护在身后,嗤笑道:“三皇子又何必慌张,我将此事禀告皇后娘娘,为了皇家颜面你是不会怎么样。不过有了这个污点,将来......你以为还有希望?”

话说得模棱两可,但云骐听懂了,她知道自己的野心,知道自己想要将太子取而代之。

扬起的狐狸眼眯了下,脚步微动,以手成爪,直取孟初妍光洁白皙的脖颈。

孟初妍自是知道自己那句话的威力如何,她为的就是激怒云骐,逼着他痛下杀手,借此将事情闹大,安然抽身。

孟初妍见状,快速逃至二楼边缘,云骐只见眼前人影一闪,她竟然毫不犹豫的从二楼连廊跳了下去。

下去之前高呼,“三皇子杀人灭口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