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您的位置 : 首页 > 现代都市 > 朱门绣户

朱门绣户第4章

发表时间: 2022-09-08

“什么?!”玉姝一惊。

待反应过来凌波在说什么,忙道:“那我的书呢?我那些书可曾泡坏了?!”

凌波原本都快要急哭了,闻言却是又无奈又好笑:

“我的好姑娘,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惦记着那些书,没有解药,那……那眼下的毒可怎么解?”

……玉姝浑浑噩噩的大脑方才有几分清明,也对,解药都被水泡了,那岂不是……

主仆两个一时间面面相觑,还是玉姝道:

“泡坏了也不至于药性就散了,你且拿一丸来与我吃,若是药效还在也未可知。”

凌波忙取了一丸药,拿蜜水和着服侍玉姝服下,一时紧张不已地盯着她瞧:

“姑娘,可感觉好些了?”

又见她面上潮红丝毫未消,一双原本清凌凌的杏眼此时愈发迷蒙,全不似以往服了药后立时清明的模样,不由恨道:

“都是那起子不长心的,老爷原吩咐了要将这船上上下下仔细检查,定不可有丝毫疏漏的。今日雨大,谁知板壁就漏水了,左不淋右不淋,又都淋在了姑娘放药的那只匣子上。”

因此待凌波去取药时,就看到那一只紫檀木的方匣全都泡在了水中,她知道那一匣子药可谓是自家姑娘的命根子,如何不又慌又急,偏偏今晚姑娘热毒又发作了,若是不赶紧寻一个法子,自家姑娘岂不是要血热而亡?!

“姑娘,为今之计,不如请了萧先生来商议,姑娘离家时老爷不是嘱咐了?但有什么为难之事,寻萧先生即可。”

玉姝本因为身体里那一把火被烤得头晕目眩,其实凌波在说什么,她也听得不甚分明。此时听到“萧先生”叁字,勉强打起精神:

“咱们现在在船上,萧先生再神通广大,又上哪里去寻药?”

况且那铁钵尼姑留下的药方,药材虽不算珍贵,可其中叁味药引,天下难寻。若不是玉姝生在程家这样的人家,怕是第一次热毒发作的时候,就因为寻不到可配的药引丢了命。

除非,除非……一时她脑海中划过父亲曾经说过的话——

“若是不能阴阳相合,就会血热而亡。”

阴阳相合……唯一的法子,难道就只有……

思及此,只觉身体里便又是一股情火涌上,仿佛单单只是掠过这样的念头,那股缠绕她数年的干渴便耐受不住了。

玉姝不由脸上作烧,也不知是羞窘还是因为毒发所至,顿了顿,她轻声道:

“也罢,你去请萧先生来。”

“可姑娘不是说……”

“他虽拿不出来解药……但他是个男人。”

凌波原还不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待想通后顿时大惊:“姑娘,真的要……”

那女子贞洁,是何等要紧?虽然萧璟深得自家老爷信任,可他毕竟只是一介西席,老爷是不会把姑娘许配给他的,姑娘若是与他有了肌肤之亲,日后还如何嫁人,如何在夫家立足?

“……管不得许多了。”玉姝原本也还犹疑着,可她自知身子已支撑不了几时,此时不仅是浑身燥热不堪,太阳穴亦是突突乱跳,仿佛下一刻就要爆裂开。

她决计不会为了守贞将自己的性命弃于不顾,打小儿父母也不是这般教导她的。为人子女者,要爱重父母,亦要爱惜自己,若为了一个虚名甘愿舍弃性命,岂不是大不孝?

她相信如果爹爹在这里,也会跟她做出同样的选择。

“萧先生的品行是爹爹都信任的,我相信他会替我保守这个秘密。况咱们这条船上本也没几个男子,他……是最好的选择。”

见自家姑娘声音虽轻,却透着坚定,凌波原本一颗乱跳的心也安定了下来。她知道姑娘从小是极聪明极有主意的,既然姑娘这般说,她照做就是。

“姑娘且等着,我马上就让婆子请萧先生过来。”

“不行。”玉姝忙按住她,“你亲去,悄悄儿地,不要让任何人知道。”

凌波方才明白自己惊慌之下已是失了冷静,点了点头,这才拿上灯笼,往外头去了。

舱房之外,雨势竟比之前还要大了。呼啸的风声仿佛刀子,桅杆上的旌旗更是不停发出夸啦夸啦的刺耳声响,萧璟房中,灯火明亮,他正在桌案前写信,屋外时不时飘进船工的呼喝,闷雷滚过的隆隆声响……偌大的一只楼船在巨浪狂涛中颠簸摇晃,他却仿佛一无所觉般,连每一次落笔的频率,都稳定得恰到好处。

忽听门外传来他亲随疾风的声音:“爷,姑娘那边的凌波姑娘来了,说是有要事,请爷过去一趟。”

萧璟手上不停,只是淡淡道:“何事?”

“小的也不知,凌波姑娘不肯说,端看她模样,像是急得很。”

萧璟这才将笔搁下,看了一眼手边的西洋怀表,将信拿起来以火漆封缄,交给了候在门外的疾风。

“等明日雨停了,送到京里。”

“是,爷。”

言罢,疾风见他要走,忙道:“爷,外头那样大的雨,爷好歹也添件衣裳。”但萧璟生得修长挺拔,这样一两句话的功夫,已是去得远了。

不一时,凌波已带着萧璟到了玉姝房间外,一路上她刻意挑着无人的地方走,又一语不发,萧璟自是早已觉出异常。

但他亦不催问,只是在凌波要推门之前方道:

“我与姑娘到底男女有别,夜深来此已属不妥,若是再进了姑娘的卧房,恐于姑娘清名有碍。眼下四处无人,不论何事,隔门亦可商议,我就不进去了。”

凌波听了不由心内大急,若是萧璟不进门,那姑娘还怎么靠他……当下只能强笑道:

“知道先生守礼,不过我们姑娘确实是有一件极要紧的事,绝不可让第叁个人知道的。先生且先进去,又不是没有下人在,还怕人乱嚼舌根不成?”

萧璟笑了笑:“这么说,凌波姑娘莫非不是第叁个人?”

凌波一时语塞,还要再劝,门后传来自家姑娘轻轻的声音:

“凌波,先生既不愿就罢了,我说与先生便是。”

“可是姑娘……”话未说完,只听门扉吱呀一声打开,幽幽甜香顺着风的方向扑面拂来,一只纤细白皙的小手探出,抓住萧璟的衣带用力往里一扯,随即——砰的一声,门扉再次阖上。

凌波还愣在原地,半晌没法言语。片刻后,她长长吐出一口气,拿着手里那盏半灭不灭的灯笼,背过身去,守在了门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