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98读书网 > 其他类型 > 布局人生小说

布局人生小说

王纯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情人节这天,梁恭告诉我他要加班,中午不能回来了。我在家,梁恭基本上每个中午都回家陪我。梁恭骗人,他是去陪施甜挑婚戒。他的表情认真还带着些歉意,如果不是我听到电话内容,我一定会信任他。

主角:王纯梁恭   更新:2022-09-10 19:2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王纯梁恭的其他类型小说《布局人生小说》,由网络作家“王纯”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情人节这天,梁恭告诉我他要加班,中午不能回来了。我在家,梁恭基本上每个中午都回家陪我。梁恭骗人,他是去陪施甜挑婚戒。他的表情认真还带着些歉意,如果不是我听到电话内容,我一定会信任他。

《布局人生小说》精彩片段

情人节这天,梁恭告诉我他要加班,中午不能回来了。

我在家,梁恭基本上每个中午都回家陪我。

梁恭骗人,他是去陪施甜挑婚戒。

他的表情认真还带着些歉意,如果不是我听到电话内容,我一定会信任他。

我露出了一些委屈的表情,这让他很高兴,他捏了捏我的脸说:「纯纯,等我。」

梁恭走了后,我穿戴好,跟在了梁恭的身后。

梁恭锁门了,但是没用,我会开锁技术。

我跟他去了奢侈品广场,看到施甜开着豪车下车后非常自然地揽住了他的胳膊。

我站在店外,透过明亮的玻璃,我看到施甜挑婚戒的时候,他冷着脸坐在靠窗的皮质沙发上,手轻轻地拍着自己的胳膊,好像要扫去什么尘土。但是当施甜转头,他又露出一脸宠溺的笑容。

我小心翼翼地走到他所在的玻璃前。

梁恭的眼瞳瞬间睁得很大,眼里是震惊、错愕、惊喜等复杂的情绪。他下意识地看向施甜的位置,但是施甜去了另一个柜台,那个柜台是视线死角,看不到梁恭位置的玻璃。

我伸出手,在玻璃上缓缓画了一个爱心。

梁恭的手不自觉地贴上了玻璃。

这是我们中学时候经常玩的游戏。

每当冬天到了,我就会调皮地在玻璃上写字,梁恭嘴上说我幼稚,但是他每次都跟我一起写画。

我们两个人隔着玻璃,手掌贴合在了一起,我画了一个哭泣的表情。

梁恭写了两个字:「回家。」

我摇了摇头,梁恭又看了下施甜的方向,他咬了咬牙站了起来。

然后他迈着长腿快步地走出奢侈品店,在人潮拥挤的大街上不顾别人目光猛地抱住了我。

温热的气息喷在我的脖颈上,他的声音低沉又沙哑。

「回家,我马上回去。」

梁恭拥抱我的时候,我看到了梁恭的背后,施甜从奢侈品店走了出来。

随后,他猛地推开了我,我快速地戴好口罩和鸭舌帽离开。

我回去的半个小时内,梁恭风尘仆仆地赶回了家。

这一定是他计划外的,这是一个「意外」。

但是意外也一定种在了他的心底。

那天晚上,梁恭在我的无名指上套了一枚婚戒。婚戒上雕刻着一只蝴蝶,翅翼中是璀璨的钻石。

他把耳朵贴在我的胸口听心跳声。

他说:「我以前是恨你的,恨你为什么没有选择我。」

他听着我的心跳声,闭上眼睛,睫毛长如蝶翼。

「原来我不是不甘,而是爱。」



梁恭说我是小混蛋,这下他不好收场了,他加快了送我出国的步伐了。

我确定施甜看到了我。

我出狱了,施甜也一定会再找我,她不会放过我的。

在她心里,我曾经勾引了她哥哥,分走了哥哥的宠爱,如今还不知羞耻地勾引她的未婚夫。

施甜找了一些人,想把我绑了送到国外。

皇帝打瞌睡,就立刻有人送上枕头了。

施甜安排绑我的人,正是我在监狱认识的瑜姐。

后来我不挨揍了,就是因为我跟了瑜姐。

我还记得我出狱前一天,瑜姐按着我的肩膀,红唇艳丽如玫瑰。

她勾着我的头发丝说:「小纯,你早走一会儿,等着姐姐。」

瑜姐的手下把我绑到了海边,让施甜来验货。

施甜看见我的时候,她捏着我的脸说:「王纯,我真是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人。

「你觉得梁恭是真的喜欢你吗?他就是玩玩你,不过是年少时放不下罢了。

「既然你喜欢被玩,把你送到国外好好让你玩个够。到时候可都是外国人呢。」

说着她甜蜜一笑,露出了可爱的表情。

我不生气,我笑着说:「施甜,梁恭碰都没碰过你吧。」一句话就让施甜瞬间被激怒了,她拿出刀想划我的脸几下。

刀被瑜姐的手下夺走了。

施甜有些扫兴,她只能掐着我的脸说些狠话。

我算了算时间,梁恭差不多到了。

梁恭看到我被挟持着,他几乎就冲上来了。

夜晚中,他敏捷得像一只黑豹,哦不,是蓝豹,因为我的原因,他开始穿蓝色了。

我当着他的面跳下去了。

为了不影响我潜水,江姐的手下早就给我松绑了,刀放我脖子上只是假招子。

冰冷的海水瞬间淹没了我,我猛地扑下去。

这个被绑的地点就很灵性,我跳下去正好游几下藏在一块礁石后面。江姐的手下会自己脱身,留下施甜和梁恭对峙。

我搞这一出金蝉脱壳就是要激化施甜和梁恭的矛盾。

梁恭让我等,我等不了,我没那么多时间。

梁恭现在的偏执和深情,我不确定能维持多久,我不能拉太长战线。

前面铺垫得够多了,梁恭得到了就很难再忍受失去,可是我却强迫他面对失去,强迫他面对施家。

五年前,施家给梁恭压力,梁恭恨我,他选择了报复我。

他想让我学到教训,看,这就是你跟施礼好的代价,谁让你不选择我呢。

五年内,每次探监,梁恭都会申请看我,他却一直见不到我,他开始反思自己的冲动。

五年后,梁恭的恨意全部消失殆尽,他幻想着和我的未来,他在国外的钱以我的身份去开户,而我在他即将迎接未来的时候,毁掉一切。

求而不得并不让人苦恼,苦恼的是求而得之又不幸失去。

梁恭,现在你最恨的人是谁。

是施甜,对吗?

我好像听到了纷乱的步伐声,我在梁恭找到我之前,游到海滩的另一边,搭车离开。

后来我才知道,我走得太快了,我错过了很多精彩的画面。

比如一向温润有礼的梁恭抓住了施甜的头发,他几乎疯了一样地把施甜的头按在地上撞击直到施甜求饶。

再比如,他从海岸中搜寻我的身影,直到太阳升起。

那天海浪太大了,海浪藏起了秘密,让我也没有听到他声嘶力竭地喊我的名字直到声音沙哑。

我还有一个目的地——西郊林间别墅。



西郊林间别墅我很熟悉,以前谈恋爱的时候施礼总是带我去别墅玩。

施家买下了一座山建造这个造型别致的别墅。

我知道施礼就在这家别墅里修养,别墅的门是人脸识别的,系统曾经录入过我。

我没想到现在还没删去我的信息,我很轻松地打开了门。

我握紧了手上的瑞士军刀走进了别墅里,我一眼就看到了施礼。

施礼闭目靠在沙发上,他仰着头,露出精致的下颌线。

我轻手轻脚地走到他的身边,举起了刀。

施礼猛地睁开了眼睛,只是一瞬间,他就捏住了我的手腕。

等他看清楚我长相的时候,他的眼中闪过震惊和狂喜,他颤抖着嘴唇叫着我的名字。

「纯纯……我一直在找你。」

我此刻才认真地端详着施礼的样子,他的黑眼圈很重,憔悴了不少,往日壮健的身体此时显得有些消瘦了。下巴尖得不可思议,给曾经狂傲恣肆的他添了几分颓废。

我不说话,施礼看到我手中的刀后,他握住我的手腕,把我往他的怀里一拉。

他的胸膛滚烫,属于施礼白松香的味道包围了我。

他握着我的手把刀抵在他的胸膛上。

「纯纯,别不理我,我这就去死。」他使劲握着我的手往他胸膛上按。

啪嗒一声,刀掉了。

我颤抖着嘴唇,摆出仇恨的表情说:「我不是舍不得你,我只是……」我一句话没有说完,眼泪就簌簌落下。

我一边掉泪,一边悄悄审视着施礼的表情。

施礼脸上带着掩盖不住的喜悦,他的嘴角不自觉地勾起了,他拍着我的背说:「纯纯,我明白,我明白。」

施礼紧紧地抱着我,他一点都不敢分开。

「纯纯,是我的错,我当初什么都没问你,就让你去坐牢了,这些年我一直都在给你跑关系,花了很多钱,却没有成功。」

施礼捂着脸,浑身都颤抖着,愧疚、悔恨、悲痛这些情绪似乎都化为实质从他的身躯中跑了出来。

我不说话,我默默地脱下了自己的上衣。

我指着自己的身体,在腰部的位置有在监狱里被打而留下的痕迹。

我笑得有些惨淡:「施礼,你所谓的找关系,就让那些人在监狱里打我吗?」我一边说着,手指又移动到了小腹。

「施礼啊,这里曾经孕育着一个小孩子,我记得是你曾经对我说,毕业就娶我,是你曾经对我说,要和我生一个健康快乐的宝宝,男孩像你,女孩像我。」

说着,我露出了悲哀的笑意。

「宝宝化成血水啦,老公。」

这句话直接动摇了施礼,施礼的身躯有些摇晃,他直愣愣地看着我,一双眼眸此时无神起来。

施礼啊,好好记住我的痛苦,我有多痛苦,你就要有多悔恨。

巨大的痛苦和愤怒席卷我的全身,我几乎要站不住了,摇摇欲坠中,一双手稳稳地托住了我。

双目通红的施礼,他死死地咬住嘴唇,几乎要咬出血滴。

在他托住我的那双手上,我看到手腕处是丑陋斑驳的伤痕。

怪不得施礼需要看心理医生,他不知道何时开始自残了。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