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98读书网 > 其他类型 > 慕时陈南嘉

慕时陈南嘉

慕时 著

其他类型连载

慕时陈南嘉只是小说里面的女主角和男主角,并不是这部小说的名字。慕时陈南嘉是一部精品的中篇小说,在此小说中,读者将会体验一个完整的故事。慕时陈南嘉故事中,既有甜美,也有苦辣:我约苏苏吃晚饭,并在见面后向她宣布:「我要把慕时追回来。」「为什么?」「因为我喜欢他啊。」

主角:慕时陈南嘉   更新:2022-12-08 22:1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慕时陈南嘉的其他类型小说《慕时陈南嘉》,由网络作家“慕时”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慕时陈南嘉只是小说里面的女主角和男主角,并不是这部小说的名字。慕时陈南嘉是一部精品的中篇小说,在此小说中,读者将会体验一个完整的故事。慕时陈南嘉故事中,既有甜美,也有苦辣:我约苏苏吃晚饭,并在见面后向她宣布:「我要把慕时追回来。」「为什么?」「因为我喜欢他啊。」

《慕时陈南嘉》精彩片段

她用看傻子的目光看着我:「既然你喜欢他,当初为什么提分手?」

「因为他忙到忘记了我的生日,还不回我微信,还在提前说好的约会中放了我无数次鸽子……」

我说着,声音渐渐低下去,有些沮丧,「可是分手这三个月,我真的好想他。」

「那么,如果你把他追回来,这些问题就能解决了?他就能陪你过生日,陪你约会,秒回你微信?」

我无法反驳。

苏苏和我虽然是朋友,但却是完全相反的两种人。

我作天作地,娇气又公主病,想一出是一出;而她冷静通透,看问题一针见血。

「慕时是个医生,他很忙,而且大概率一辈子都这么忙。」

「可你连上班都不用,每个月除了赶几幅画稿,剩下的全是空闲时间——陈南嘉,你需要的是一个能时刻陪着你的男人,而他,永远不可能成为这样的人。」

道理我都懂。

我也不想这样,可那是慕时诶。

我难受极了,趁着苏苏去洗手间的工夫拿出手机,给慕时发消息:「你今晚要值夜班吗?」

过了几分钟,他回我:「不用。」

我绞尽脑汁地想了个借口:「我突然想到有东西忘了带走,晚上可以去你家取一下吗?」

「可以。」

我在心里安慰自己,有进步,好歹之前只回一个字,现在都是两个字了。

吃过晚饭,我告别了苏苏,回家换了衣服化了妆。

还喷了点香水,把自己打扮得像个妖艳绿茶,然后踩着高跟鞋打车到慕时家。

结果到了门口,才发现他居然不在家。

发微信不回,打电话占线,我在门口傻等了半个小时,越等越委屈,最后忍着鼻酸往楼下走。

走到花坛旁边,忽然发现前方不远处停着一辆熟悉的车。

还没反应过来,车里就下来了两个人。

慕时依旧像从前一样,挺直了脊背站着。

夜色模糊了他的轮廓,让他身上那股冷漠到疏离的气质微微淡去,反而有种禁欲的迷人。

而站在他面前,正仰着头和他说话的女孩……

不就是他的那个病人?

所以慕时是因为她在,才不接我电话的吗?他说不会跟她在一起,也是骗我的?

我站在原地,大脑一片空白,嘴唇被咬得生疼,等缓过劲儿来,他们已经从花坛另一边的小路过去了。

大概是天色太暗,慕时没看见我。

我想追上去质问,又觉得自己连质问的立场都没有,越想越委屈,干脆拿出手机,在地图上定位了最近的一家酒吧,然后打车过去。

我在酒吧门口自拍了一张,精心 P 好,发到了朋友圈,并特意附上定位。

事实上,长这么大,这是我第一次来酒吧这种地方,心里还有点紧张。

但想到慕时竟然骗我,又很委屈。

我点了杯精酿啤酒,又不敢喝,就端着酒杯去吧台那边,听台上的乐队唱歌。

听了一会儿,身后忽然有熟悉的声音响起:「好巧啊,陈南嘉,又见面了。」

又是秦轩。

他端了杯酒走过来,在我对面坐下,笑眯眯地望着我。

我缓缓地说:「其实……」


确定我和慕时不可能之后,我妈又给我介绍了她大学同学的儿子,叫秦轩。

小秦就是年纪比你小了点,人挺懂事稳重的。」

结果等见了面,我才发现我妈纯粹瞎扯。

秦轩刚大学毕业,我跟他第一次见面是在电玩城。

围观的小姑娘鼓掌欢呼,他在跳舞机上浪得飞起。

好幼稚的小男孩。

我嫌弃地等在一边,忽然更想慕时了。

秦轩带我抓了一堆娃娃,吃过晚饭后开车送我回家。

我闲得无聊,就把那些娃娃一个个摆好,然后拍了张照片,发朋友圈。

那天晚上洗完澡出来,我发现慕时竟然给这条点了个赞。

这是分手后,他第一次给我的朋友圈点赞。

我顿时来了精神,点开大图仔细研究了半天,最终在角落里发现了秦轩搭在方向盘上的手。

手指修长,骨节分明,一看就是男人的手。

我振奋地给苏苏发消息:「我觉得慕时对我余情未了。」

她发来一串问号:「陈南嘉,你们已经分手三个月了,你清醒一点。」

我很清醒,他心里有我。」

其实秦轩也是个好人,但我也很清楚,我这个人,说好听点是娇气,说难听点就是公主病。

活了这么多年,能受得了我脾气的,除了我妈和苏苏,就只有慕时。

就连我非要搭个小桌在他床上吃螺蛳粉,结果把碗打翻,他都没有生气,只是很平静地替我收拾烂摊子,还帮我煮了一碗新的。

我在网上挂了慕时的号,第二天一早就去他们医院面诊。

他听我说要做用来避孕的皮下埋植手术,轻轻蹙了下眉,很快又恢复了平静无波的表情:「近期有过婚后生活吗?」

我盯着他口罩上方好看的眼睛:「你是我男朋友,你不清楚吗?」

安静片刻,慕时冷淡地说:「陈小姐,我有必要提醒你,我们已经分手三个月了。」

他从来没用这么疏离冷漠的语气跟我说过话,我鼻子一酸,差点掉下眼泪。

婚后生活……暂时还没有,做完手术再说。」

其实我是听说皮下埋植可以缓解痛经才想来问问,但显然,慕时误会了。

他一边开检查单子,一边冷着脸说:「为了健康着想,做完手术也建议使用卫生用品。」

按照过往的经验,我几乎可以肯定,他生气了。

我拿着慕时开的单子出去,走了一圈又绕回来,发现他正背对我,微微低着头,和一个穿病号服的年轻女孩说话。

你的检查报告我看过了,各项数值都正常,今天就可以出院了。」

很温和的声音,和刚才跟我说话的态度截然不同。

那女孩软软地说:「那慕医生,我出院后,还可以再来找你吗?」

她看向慕时的眼睛亮亮的,里面是毫不掩饰的爱慕。

我呆在原地,心头被酸涩的痛意填满,神思一片空白,甚至没听清慕时应了些什么。

等缓过劲儿,那女孩已经走了。

慕时站在几步之外,清清冷冷地瞧着我:「过来。」

进了问诊室,他看了一眼我手上的缴费单,平淡道:「抽血不疼。验了血,我才能给你开手术单。」

我很怕痛,他一向知道。

我忽地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腕:「不需要,我今天其实是来找你的。」

他穿着白大褂,倚在桌边,口罩把那张好看的脸遮住大半,只留下一双冷峻的眼睛,就这么看着我:「找我干什么?」

声音里听不出半点情绪,好像很不想见到我似的。

我吸了吸鼻子,赌气地说:「哦,来给你送请柬,邀请你参加我的婚礼。」


声音里听不出半点情绪,好像很不想见到我似的。


我吸了吸鼻子,赌气地说:「哦,来给你送请柬,邀请你参加我的婚礼。」


空气凝滞片刻,慕时闭了闭眼睛,又睁开,他拉下口罩,声音冷到极致:「拿过来吧。」


当然不可能有什么请柬。


我把随身的小包拽过来,胡乱在里面摸了两把,然后说:「忘带了。」


他很轻微地勾了下唇角,转头就走。


我又下意识去扯他的衣角:「刚才跟你说话那个女孩是谁?」


「我的病人。」慕时步伐一顿,回头看着我,「陈小姐,现在是我的工作时间,如果你没有看病的打算就请回吧。」


他的眼睛,像是一汪清澈的寒潭,平静无波,好像没什么东西能影响到他的情绪。


我唯一一次见他失态,是在我们恋爱后两个月。


那是我和慕时第一次接吻,我主动的。


一吻结束,他平息着微乱的呼吸,看向我的眼睛里,仿佛有碎裂的星光。


路灯暖黄的光照下来,他搂着我的腰,把脸贴在我耳侧,低低叫了一声:「南嘉。」


我从来没遇到这样的人,仅仅只是叫一声我的名字,已经让我心跳加速、脸红腿软。


现在我们分手了,是不是有一天,他也会这样对别的女孩?


光是想象那个场景,我已经难受得快要哭出来,抖着声音问:「你会和她在一起吗?」


「谁?」


「你的病人。」


他不应声,我心情一下子跌到谷底,转过身,勉强撑着往外走。


慕时却追上来,抓住我的胳膊,在看到我朦胧的泪眼时叹了口气:「不会。」


「慕时,你是不是觉得我很讨厌?」


「不是。」他低头看了一眼腕上的表,「午休时间到了,我送你回家吧。」


我内心一喜,火速答应下来。


坐进慕时车里,仍然是熟悉的清冽气味。


他是不抽烟的,车里的味道干干净净,像他这个人一样。


我努力找话题:「你这几个月忙吗?」


「还好,和之前一样。」他侧过头,迅速看了我一眼,不冷不热道,「不过我看你日子倒是很快活。」


「怎么可能!」我赶紧自我澄清,「我这几个月痛经都比之前剧烈,过得可不好了。」


他叹息一声,好像有点无奈:


「之前就跟你说过,生理期前后一星期都不要吃冰的,结果呢?这段时间你隔三岔五就喝冰奶茶,不难受才怪。」


他竟然知道我喝的是冰奶茶?



难道我的每一条朋友圈他都放大看过,连奶茶杯上的标签都没放过吗?


我精神一振,可怜巴巴地撒娇:「还不是因为你不在我身边,都没人监督我。」


这话说出口,车内气氛蓦然一滞。


转头看到慕时紧绷的下颌线,我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其实我们已经分手了。


可是我还喜欢他。


慕时把车开到我家小区门口,淡淡道:「下车吧。」


我试图邀请他:「要不要去我家坐坐,我妈不在家,我新换的床单很好看。」


慕时一手搭着方向盘,转头看着我,一字一顿:「你既然已经要结婚了,何必还来招惹我?」


「陈南嘉,我不是你的玩具。」


赌气说的话被当真,看到他冷冰冰的眼神,我终于意识到,我好像……有点作过头了。


「……我没有要结婚,那是我随便说的。」我揪着他的袖子,小声说,「我来找你,只是因为我想见你。」


他抿了抿唇,问我:「前两天,你跟谁去抓的娃娃?」


我斩钉截铁:「我表弟。」


慕时的手轻轻颤了一下,然后他打开车门:「走吧。」


我愣了一下:「去哪?」


「我还有半小时上班。不是要我送你回家吗?」


灰暗的心情一下就亮起来,我响亮地应了声好,跟着下了车。


伸手试探着挽慕时的胳膊,他也没拒绝,反而握住我的手腕,像之前一样微微侧低了身体,以便我能挽得更舒服。


他出医院脱了白大褂,露出里面棉质的白衬衣,胳膊蹭上去,有种柔软的触感,温温热热地传递到我心里。


心神荡漾,我正要开口说话,前方忽然传来了一道熟悉的声音:「姐姐。」


一抬头,是秦轩。


他拎着一袋汽水,小跑到我面前,正要开口说话,被我火速开口截住:「表弟,你今天怎么过来了?」


秦轩看着我。


我也看着他,挤眉弄眼,疯狂暗示。


他挑了挑眉,意味深长道:「当然是来看表姐的。」


说着,他主动向慕时伸出手:「你好,我是陈南嘉的表弟。」


慕时绷着唇线,和秦轩握了一下手就迅速收回。


他淡淡地对我说:「既然你表弟也在,那我就回去上班了。」


我握着手机,恋恋不舍地冲他挥手:「好吧,那你要回我微信。」


慕时说了声「好」,转身走了。


我一直盯着他,直到他背影消失在小区门口,耳边忽然响起秦轩的声音:「这么舍不得啊?表——姐。」


转头看到秦轩,他正微笑地看向我,那张小脸近在咫尺,嫩得像能掐出水来。


是挺好看的,但我不喜欢。


「刚才谢谢你。」我说,「但我会跟我妈讲清楚,我对你这种类型的不感兴趣。」


秦轩怔了一下,大概是没想到我会把话说得这么直白。


他垂眼望着我笑:「可是怎么办?我好像对姐姐这种类型的,特别感兴趣。」


我拍拍他的脑袋:「乖。」


秦轩:「?」



「以后少在外面认几个姐姐,年纪轻轻的,别这么油腻。」


说完,我拎着包扬长而去。


我约苏苏吃晚饭,并在见面后向她宣布:「我要把慕时追回来。」


「为什么?」


「因为我喜欢他啊。」


她用看傻子的目光看着我:「既然你喜欢他,当初为什么提分手?」


「因为他忙到忘记了我的生日,还不回我微信,还在提前说好的约会中放了我无数次鸽子……」


我说着,声音渐渐低下去,有些沮丧,「可是分手这三个月,我真的好想他。」


「那么,如果你把他追回来,这些问题就能解决了?他就能陪你过生日,陪你约会,秒回你微信?」


我无法反驳。


苏苏和我虽然是朋友,但却是完全相反的两种人。


我作天作地,娇气又公主病,想一出是一出;而她冷静通透,看问题一针见血。


「慕时是个医生,他很忙,而且大概率一辈子都这么忙。」


「可你连上班都不用,每个月除了赶几幅画稿,剩下的全是空闲时间——陈南嘉,你需要的是一个能时刻陪着你的男人,而他,永远不可能成为这样的人。」


道理我都懂。


我也不想这样,可那是慕时诶。


我难受极了,趁着苏苏去洗手间的工夫拿出手机,给慕时发消息:「你今晚要值夜班吗?」


过了几分钟,他回我:「不用。」


我绞尽脑汁地想了个借口:「我突然想到有东西忘了带走,晚上可以去你家取一下吗?」


「可以。」


我在心里安慰自己,有进步,好歹之前只回一个字,现在都是两个字了。


吃过晚饭,我告别了苏苏,回家换了衣服化了妆。


还喷了点香水,把自己打扮得像个妖艳绿茶,然后踩着高跟鞋打车到慕时家。


结果到了门口,才发现他居然不在家。


发微信不回,打电话占线,我在门口傻等了半个小时,越等越委屈,最后忍着鼻酸往楼下走。


走到花坛旁边,忽然发现前方不远处停着一辆熟悉的车。


还没反应过来,车里就下来了两个人。


慕时依旧像从前一样,挺直了脊背站着。


夜色模糊了他的轮廓,让他身上那股冷漠到疏离的气质微微淡去,反而有种禁欲的迷人。


而站在他面前,正仰着头和他说话的女孩……


不就是他的那个病人?


所以慕时是因为她在,才不接我电话的吗?他说不会跟她在一起,也是骗我的?


我站在原地,大脑一片空白,嘴唇被咬得生疼,等缓过劲儿来,他们已经从花坛另一边的小路过去了。


大概是天色太暗,慕时没看见我。


我想追上去质问,又觉得自己连质问的立场都没有,越想越委屈,干脆拿出手机,在地图上定位了最近的一家酒吧,然后打车过去。



第二天一早,苏苏敲开我家的门,喝得醉醺醺的我抱住她,哭得稀里哗啦:

「慕时骗我,他说不跟她见面,其实大半夜还去见她。他答应和我复合,其实根本没打算和我结婚,还跟别人说我是他前女友,呜呜呜……我再也不喜欢他了……」

「你确定他是大半夜特意去见她的?不是那女孩去看病正好撞上了?」

「不可能。」我斩钉截铁,「他的排班表我都背下来了,昨天根本就不是他的夜班。」

「那你打算怎么办?」

我擦了把眼泪,咬牙道:「我要和他分手。」

然后苏苏就把我拖到了慕时家门口,按响了他家门铃。

「他今天是白班……」

我话还没说完,门开了。

慕时站在门口,脸上尚且残留着几分倦色,看到我,微微顿了一下:「南嘉?」

苏苏翻了个白眼,把半醉的我推到他面前:「来,南嘉,把你要说的话跟他说一遍。」

我在心里给自己鼓了鼓劲,然后借着醉意大声宣布:「慕时,我再也不喜欢你了!我要和你分手!」

慕时的神情竟然没有丝毫意外。

他只是轻轻勾了勾唇角:「陈南嘉,你真的喜欢过我吗?」

苏苏在我身后叹了口气:「我就知道。」

我试图回头看她:「知道什么?」

结果她扶着我的脑袋,强行掰回来:

「南嘉说,你和你的一个病人有暧昧关系,而且已经跟她表白过了。而且你不打算跟南嘉结婚,只打算和她玩玩。至于你的想法,我猜不到,你们自己谈吧。」

她把我推到慕时怀里,低头看了一眼手表:

「一个小时。我就等在楼下,一小时后如果问题还没解决,南嘉依旧打算和你分手,我会接她走。」

说完,她不顾我的挽留,转身进了电梯。

我要追过去,却被慕时握住手腕,一把拽了回来。

房门啪地一声关了,他把我按在玄关的墙壁上,一字一顿道:「陈南嘉。」

「能不能别闹了?」

我被这个闹字激怒了,用力挣开他:

「我闹?慕时,你这个渣男,是你就没把我放在心上,也不打算和我结婚,你根本就只是想和我玩玩!」

慕时没有立刻应声,他松开我的手,闭了闭眼睛,再睁开,眼底一片冰寒,尽是压抑的怒火。

「你说,我不打算和你结婚?」

他语气中隐约带着一种轻缓的危险,然后转身去卧室,把身份证和户口本摔在我面前,「如果你愿意,我现在就可以和你结婚。」

「可是你敢吗?」



我心都要碎了,抱着萨摩耶玩偶哭得稀里哗啦。

哭了好久,打开租房软件,开始看附近的房子。

如果慕时真的想跟我玩玩,我还厚颜无耻地住在这里,未免也显得太可怜了。

可万一有什么误会的话,我又好舍不得他。

最后我把房子租在了对面小区,并叫来苏苏帮我搬家。

其实这次过来,我本身也没收拾多少东西,只是很想她安慰一下我。

她见我第一句话就是:「陈南嘉,你疯了吗?刚复合没几天,这又是搞的哪一出?」

我眼圈还是红的,哽咽着把事情讲了一遍。

苏苏皱起眉头。

「慕时……他竟然是这样的人吗?」她摩挲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儿,「南嘉,你真的不考虑亲自去问一下他吗?」

我猛摇头。

难道我要去问他,慕时,你答应和我复合只是为了和我玩玩吗?

光是想象那个场景,我就要窒息。

苏苏叹了口气:「好吧。那这样,你先搬出去自己住,冷静几天,也别跟他发脾气,就说你编辑要你加更几张图,时间比较紧急,你需要闭关几天。看看慕时什么反应。」

「呜呜呜,好。」

我走过去,搂着她的腰,把脸埋在她肩上,「苏苏,还是你对我最好。」

「少来这套。」她声音无比冷静,「还记得上次你怎么说的吗?我问你,我和慕时掉进水里你先救谁,你娇滴滴地跟我说,『我会救你,因为只有我和慕时能坠入爱河』——陈南嘉,我要是有一天英年早逝了,那一定是被你气死的。」

虽然她这么说,但还是帮我拎起行李箱:「走吧。」

晚上慕时回家,大概是发现我不在,东西也空了,直接打了电话过来。

我按照苏苏教的理由说了一遍,他在电话里那边沉默了片刻,然后问我:「我上班的时候,你不能在家画吗?」

「我……」我一下子卡住了,好一会儿才勉强想了个解释,「白天时间不是很够用,我晚上也要工作。」

「你完全可以用书房。」

「我……有你在房间里,我满心都是你,画不进去。」

「呵。」慕时在那边轻笑了一声,声音有些冰凉的嘲弄,「陈南嘉,你比我想象的更会。」

更会什么?

他没说完,直接挂了电话。

接下来几天,为了让这个闭关画画的谎言更加逼真,我强忍着没让自己给慕时发消息,可又很想他,于是就盼望着他主动联系我。

然而没有。

那天晚上,我画完草稿,去楼下吃饭,回来的时候旁边小广场有个支着手机直播的歌手,正在一边弹吉他一边唱歌。

「我的重听,以为你说继续,原来你说的是离去。」

歌词实在是太应景了,我忧伤地回到家,越想越伤心,刚拿出手机,就看到慕时打来了一个电话。

那边传来一道软绵绵的嗓音:「陈南嘉。」

我愣住了。

好熟悉的声音……这是慕时那个病人路玉?

他不是答应过我,不会再见她了吗?

我吸了吸鼻子:「我不听你说话,你叫慕时过来。」

「不好意思,慕时现在不方便接你的电话呢。」她笑着说,「你是慕时的那个前女友吧?我打过来就是想告诉你一声,他现在喜欢的人是我,他已经跟我表白了——」

话说到这里,电话被突兀地挂断了。

我握着手机,坐在床上发了好久的呆,等回过神来,抬手在脸上抹了一把。

满脸冰凉的泪水。

第二天一早,苏苏敲开我家的门,喝得醉醺醺的我抱住她,哭得稀里哗啦:

「慕时骗我,他说不跟她见面,其实大半夜还去见她。他答应和我复合,其实根本没打算和我结婚,还跟别人说我是他前女友,呜呜呜……我再也不喜欢他了……」

「你确定他是大半夜特意去见她的?不是那女孩去看病正好撞上了?」

「不可能。」我斩钉截铁,「他的排班表我都背下来了,昨天根本就不是他的夜班。」

「那你打算怎么办?」

我擦了把眼泪,咬牙道:「我要和他分手。」

然后苏苏就把我拖到了慕时家门口,按响了他家门铃。

「他今天是白班……」

我话还没说完,门开了。

慕时站在门口,脸上尚且残留着几分倦色,看到我,微微顿了一下:「南嘉?」

苏苏翻了个白眼,把半醉的我推到他面前:「来,南嘉,把你要说的话跟他说一遍。」

我在心里给自己鼓了鼓劲,然后借着醉意大声宣布:「慕时,我再也不喜欢你了!我要和你分手!」

慕时的神情竟然没有丝毫意外。

他只是轻轻勾了勾唇角:「陈南嘉,你真的喜欢过我吗?」



「路玉住院的时候,我是她的主治医师。后来她出院了,还执着地天天给我发消息,我就把她删掉了。然后那天晚上,她故意剪坏自己的衣服,弄伤自己,跑来找我,我通知她爸妈把她领回了家。那天晚上,我给她爸妈打电话,让他们看好路玉,她把电话抢过去,说如果我不见她,她会死。」

慕时说着,垂下眼:「后来我不见她,她就真的划开自己的手腕来找我了。」

我目瞪口呆:「她是不是心理、心理……」不太正常。

「没错。」慕时无奈地说,「她得了一种病,叫钟情妄想症。所以她坚持认为我喜欢她,坚持觉得我和她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我已经跟她说过,我有喜欢的人,但她根本不会放在心上。」

我愣在原地,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可是你之前都没跟我说过这些事……」

「因为都是些烦心事,我不想让你跟着担心,也觉得自己能处理好。」

他的声音在这里顿了顿,终于染上了一丝罕有的犹疑:「但好像还是让你误会了。对不起,南嘉。」

慕时揉了揉太阳穴,眼下还泛着淡淡的青黑色,想来是昨天折腾了一夜都没睡好。

我也小声跟他道歉:「对不起,慕时。」

「但是我们现在已经是合法夫妻了,以后有这些事,不要再瞒着我了好不好?我只想你能让我进入你的世界,而不是单独划出一块地方来给我,假装那是无忧无虑的桃花源。」

我努力想把这话说得庄重严肃一点儿,然而软绵绵的声音听上去实在很像撒娇。

慕时淡淡笑了一下,贴过来亲了我一下,呼吸吐露在我唇间,热热的。

他低低应声:「好。」

我纠结了整整一个星期,还是没想好该怎么告诉我妈结婚的事。

要是告诉她这是我跟慕时吵架时冲动之下去领的证,我妈再宠我也得生气。

慕时端着一盘切好的哈密瓜走过来时,我还握着手机冥思苦想。

他摸了摸我的头发:「不然就让我去说,反正也是我主动提议的。」

我猛地摇头:「不行,我再组织一下台词。」

苏苏倒是第一时间知道了这件事。

我们和好后,慕时问我要不要请她吃饭,结果苏苏毫不留情地驳回:「新婚燕尔,你们俩慢慢腻歪吧,我要工作了。」

好冷酷,我只好把慕时搂得更紧了些。

结婚后他把我盯得更紧了,牢记我的每一次生理期,前后几天都不许我吃冰的。

有一回我背着他点了杯冰奶茶,结果外卖小哥送来的时候晚了点,正赶上慕时下班回来。

他硬生生拿小锅把奶茶煮到温热,才重新倒出来给我。

我控诉:「你虐待我。」

他面无表情:「我要是真虐待你,应该每天盯着你吃一杯冰块。」

「你以后回我微信能不能多回几个字?」我向慕时提出抗议,「我给你发那么多,连今天喝牛奶打了几个嗝都告诉你了,结果你就回我一个嗯字,弄得我好像舔狗。」

他低头扫了一眼手里的书:「好。」

后来我才发现,那本书是他特意买回来的《网络聊天用梗指南》。

于是第二天,我把午饭顺手拍下来发给慕时。

他:「看起来真是绝绝子。」

我:「?」

我说:「感觉只吃炒饭有点噎,我打算再做个番茄蛋汤。」

慕时:「挺好的,这喝汤,多是一件美事啊。」

我:「???」

「聊得挺好,下次别聊了。」等他晚上回家,我软软地靠在他怀里,平息着呼吸,「你还是按以前那样回我吧,一个字也行,现在这样我害怕。」

但后来他还是会努力多回我几个字,比如把嗯改成嗯嗯。

好像我们的关系一下子从之前的僵局突飞猛进,我也在一点点走进他的世界,而不是单纯成为拖在他身后的一部分。

然后我就又忍不住开始胡思乱想。



他竟然知道我喝的是冰奶茶?



难道我的每一条朋友圈他都放大看过,连奶茶杯上的标签都没放过吗?



我精神一振,可怜巴巴地撒娇: 「还不是因为你不在我身边,都没人监督我 。」



这话说出口,车内气氛蓦然一滞。



转头看到慕时紧绷的下颌线,我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其实我们已经分手了。



可是我还喜欢他。



慕时把车开到我家小区门口,淡淡道: 「下车吧 。」



我试图邀请他: 「要不要去我家坐坐,我妈不在家,我新换的床单很好看 。」



慕时一手搭着方向盘,转头看着我,一字一顿: 「你既然已经要结婚了,何必还来招惹我 ?」



「陈南嘉,我不是你的玩具 。」



赌气说的话被当真,看到他冷冰冰的眼神,我终于意识到,我好像……有点作过头了。



「……我没有要结婚,那是我随便说的 。」我揪着他的袖子,小声说, 「我来找你,只是因为我想见你 。」



他抿了抿唇,问我: 「前两天,你跟谁去抓的娃娃 ?」



我斩钉截铁: 「我表弟 。」



慕时的手轻轻颤了一下,然后他打开车门: 「走吧 。」



我愣了一下: 「去哪 ?」



「我还有半小时上班。不是要我送你回家吗 ?」



灰暗的心情一下就亮起来,我响亮地应了声好,跟着下了车。



伸手试探着挽慕时的胳膊,他也没拒绝,反而握住我的手腕,像之前一样微微侧低了身体,以便我能挽得更舒服。



他出医院脱了白大褂,露出里面棉质的白衬衣,胳膊蹭上去,有种柔软的触感,温温热热地传递到我心里。



他出医院脱了白大褂,露出里面棉质的白衬衣,胳膊蹭上去,有种柔软的触感,温温热热地传递到我心里。



心神荡漾,我正要开口说话,前方忽然传来了一道熟悉的声音: 「姐姐 。」



一抬头,是秦轩。



他拎着一袋汽水,小跑到我面前,正要开口说话,被我火速开口截住: 「表弟,你今天怎么过来了 ?」



秦轩看着我。



我也看着他,挤眉弄眼,疯狂暗示。



他挑了挑眉,意味深长道: 「当然是来看表姐的 。」



说着,他主动向慕时伸出手: 「你好,我是陈南嘉的表弟 。」



慕时绷着唇线,和秦轩握了一下手就迅速收回。



他淡淡地对我说: 「既然你表弟也在,那我就回去上班了 。」



我握着手机,恋恋不舍地冲他挥手: 「好吧,那你要回我微信 。」



慕时说了声「好 」,转身走了。



我一直盯着他,直到他背影消失在小区门口,耳边忽然响起秦轩的声音: 「这么舍不得啊?表——姐 。」



转头看到秦轩,他正微笑地看向我,那张小脸近在咫尺,嫩得像能掐出水来。



是挺好看的,但我不喜欢。



「刚才谢谢你 。」我说, 「但我会跟我妈讲清楚,我对你这种类型的不感兴趣 。」



秦轩怔了一下,大概是没想到我会把话说得这么直白。



他垂眼望着我笑: 「可是怎么办?我好像对姐姐这种类型的,特别感兴趣 。」



我拍拍他的脑袋: 「乖 。」



秦轩: 「 ?」



「以后少在外面认几个姐姐,年纪轻轻的,别这么油腻 。」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