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9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我教古人化妆

我教古人化妆

舒羽馨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身为二十一世纪顶级美妆博主的宁蔓,因为一场意外穿越到了古代,成了众人口中的“狐狸精”。面对家境贫寒,冷漠的丈夫,众人厌恶的处境,女人头疼不已,好在她有一手好技能,使得她重拾信心。一手养娃,一手发展美妆事业,终于,没过多久,她在这里混了个风生水起……

主角:宁蔓   更新:2022-07-15 22:35: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宁蔓 的女频言情小说《我教古人化妆》,由网络作家“舒羽馨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身为二十一世纪顶级美妆博主的宁蔓,因为一场意外穿越到了古代,成了众人口中的“狐狸精”。面对家境贫寒,冷漠的丈夫,众人厌恶的处境,女人头疼不已,好在她有一手好技能,使得她重拾信心。一手养娃,一手发展美妆事业,终于,没过多久,她在这里混了个风生水起……

《我教古人化妆》精彩片段

“哎!咱村头那秦书生家的狐狸精,昨儿个上吊自杀了知道不?”

河边一正 在捶打衣物的妇人侧头低声对弯腰舀水的另一妇人说道,眼神里尽是得意。

又一人接口道:“我还听说是被秦夫子亲自给逮个正着。”

妇人捶打着衣物,继续道:“不对不对!你说得不对,当时呀……”

在搓衣板上洗搓着一件外衫紧接着说:“是被屠夫家的母老虎给叫人捉奸在床,你们可不知道,当时乌泱泱一片人全看见了……”

“啧啧啧……这不第二天就让人在房梁上给发现了”

“作孽哟!”几人练练摇头

“还有……”

——

这边村里的小河边,一群妇人,七嘴八舌地讨论得热火朝天,而秦家秦家床前俩懵懵懂懂,压根不知道发生了的两小孩,神情紧张地看着床上的那位妇人。

刚才八卦的主角舆论的中心,那个被村里人嗤之以鼻的狐狸精宁蔓正一动不动地躺在小木床上。

“哥哥,娘亲睡了那么久,是不是像王阿婆一样醒不过来了?”年纪稍小一些,扎着两小髻的小女孩,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扯了扯一旁的绿衣小男孩。

“不会的,不会的娘亲会醒过来的。”高过一个头的小男孩,轻轻拍了拍毛茸茸的小脑袋安慰着,自己却神情紧张盯着床上嘴唇发紫的宁蔓。

破败的茅草房透风,风吹进来将糊窗的白纸吹得呼啦作响,凉风穿堂,阴冷的气氛让俩小孩依偎得更紧,梁上的茅草屋顶透着光,破了个洞,水滴顺着草尖滴到了地面上,打出了个泥洼的小坑,一旁还放着呈满雨水的豁口黑陶罐。

“滴答!”房顶上的小洞还在滴水。

“吱呀~”一身穿藏青色长袍的男子端着一碗黑漆漆的药推门而入,男人脚上穿着一双玄布千层底。

标杆般笔挺的修长身材,冷峻白皙的肤色,刀削的眉,高挺的鼻梁,薄薄却紧抿的唇,简单的一身藏青长袍,看起来极为普通的装扮却无法掩饰男人身上有那种大隐隐于市的凉薄气息

随着男人的每一步走动,药汤在碗里配合升腾的热气晕着圈。

骨节分明的手在宁蔓鼻下停留,既无出气也无进气,秦漠神色沉寂地转头看向哪吒头小脑袋。

“爹爹!娘亲是不是死了?”哪吒头奶声奶气地轻声问。

“咳咳!咳~”宁蔓突然咳嗽声打断了刚要开口的秦漠。

胸前一重,宁蔓定睛一看是一颗毛茸茸的哪吒头。

哪吒头亲昵地蹭着宁蔓“娘亲!!娘亲,桃桃就知道你会醒的。”随即将绿衣小男孩也扯进了宁蔓怀里。

小男孩将头埋进宁蔓怀里一会儿,抬起头就着红红的大眼睛委屈地叫了声“娘亲!”

看着眼前的一大一小,宁蔓懵了。

卧槽!这是哪里?

这都谁呀?

我不是正在参加美妆大赛吗?

抬手间看到不属于自己的双手,十指修长,腕白肌红,细圆无节简直就是堪比手模,

啧啧啧,这手不做美甲可惜了。

宁蔓打了个冷颤,除了房子漏风的寒意,房间中还有一股子眼神好像也自带冰刀,宁蔓找寻视线源头

一旁男人端着已经不见热气的药汤,深不见底的黑眸冷冷地看着醒过来的宁蔓。

表情冷冷的,细长的丹凤眼看不出波澜。

还来不及细想刚才,触及鼻息的冰冷,就对上了宁蔓疑惑的眸子。

冷冽的黑眸鼎得宁蔓浑身一颤……

!这这这张脸,简直吊打荧屏小鲜肉好吗?

被宁蔓盯得浑身不自然,将手中的药碗放在小桌上后,冷冷的转身离开。

药碗放在桌上“砰”地一声,看着秦漠出去的背影,一抹不属于自己的记忆涌上心头。

——

原身也叫宁蔓,在这偏远的渔家山村里算得上是一顶一的大美人,就算是放在整个县城里也不比那些名门闺秀,在宁蔓爹眼里自己的女儿比上县太爷的女儿也要更甚一筹,因此宁蔓也一直自视甚高,常常不把人看在眼里。

直到秦家人在河边捡到秦漠,自见第一面宁蔓就芳心暗许,秦漠醒来的第一个月里记忆全无,不知怎的,突然一天村里人竟发现是个识字的,秦漠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了教书先生。

秦漠一直不搭理宁蔓,宁蔓几次表白不成竟想起了用强,一个月后丑事被公之于众。

村里人本着男人一定要负责和想看宁父笑话的想法,逼着秦漠成亲。

生下一双儿女后,宁蔓原以为这个男人会有所改观,但实际并没有。

不仅如此,还愈发疏远,一次次的付出,让原本心高气傲的宁蔓颇受打击。

后来,宁蔓变得好吃懒作,一次又一次地挑战着秦漠的底线,可无论宁蔓如何作天作地,秦漠总还是不为所动。

这不这次就“勾搭”上村头的屠夫,成为人尽皆知的荡妇,成为村里的笑柄。

宁蔓疯魔地想要秦漠一起承受自己这种爱而不得的痛苦,好像只有那些流言蜚语才能将自己和秦漠捆绑在一起,只有这样他们才是一体的。

可是再看到秦漠那毫无波动的眼神,宁蔓决定自尽。

正真的宁蔓带着对秦漠的爱以及对一双儿女的愧疚消失了,而现代的美妆博主宁蔓来到了这具身体里……

看着宁蔓半天不动,冬哥儿将桌上的药碗端了过来,晃了晃宁蔓:“娘亲喝药!”

“啊,好!”宁蔓不知道是不是原主残留意识的影响,泛滥起母爱,鼻子酸酸的。

宁蔓心中默想:你放心我会照顾好你的孩子和他,我倒看看什么龟毛男人把你害成这样。

从冬哥儿手中捧过药碗,一口喝了进下去。

一旁的秋妹儿,高兴地拍起手来。

“对对对!娘亲喝药,喝了身体就会好起来,好起来后继续和桃桃玩躲猫猫变点心!”

宁蔓出来时,桌上放着热腾腾的饭菜。

平日里宁蔓不会老实本分地在家中做好饭菜,让秦漠有口热乎的吃食,向来都是给秦漠留一摊子残羹冷饭。

 


所谓的残羹冷饭自然也不是些啥好吃食,对秦漠而言能活着就可,并没有那么多计较。

宁婉连着昏迷了大半日有余,今日是糊口的残羹也没有半分。

看着桌上出自眼前文质彬彬的男人的一桌饭,没想到还会做饭,只是这成色嘛?

整桌饭菜都是白绿白绿的,并无半点荤腥和油水,简直真切的配得上“粗茶淡饭”。

不对只能叫“淡饭”因为连粗茶都没有。

难道这男人只会水煮这一项技能,高估了,高估了。

看着眼前的饭菜,以及瘦不拉几的两萝卜头。

在男人狐疑的眼神下宁婉试探性开口:“我去做饭吧。”

宁婉钻进厨房一来看,几根不知名的野菜,是不是人吃的姑且不论,见底的米坛,

深刻明白了什么叫做正真的“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宁婉撸起袖子给自己打了个气,埋头苦干的在破败的厨房奋斗着,压根没看见门角的一双玄色千底的布靴……

“就一鸡毛男人和两小屁孩,姑奶奶我还治不了了,呵!仿佛在开玩笑。”宁婉一边刷锅一边很是自信的自言自语。

就着角落里的一小捆绿叶青菜,破瓦罐里还有一丁点油,炒了个青菜炒饭。

条件拮据,宁婉看着稍微有点油水的炒饭,看起看来虽然没有多豪华,但起码味道好多了,

从淡饭变成了咸饭。

不知道秦漠吃的开不开心,反正一直都是一副冰块脸的模样。

倒是俩小不点吃得挺开心的,边吃边两眼冒星星地望着宁婉,仿佛宁婉施了魔法。

吃完饭,秦漠就去教课去了。

宁婉一下子轻松了不少,这倒省得宁婉在秦漠面前演戏,毕竟小鬼可比成年人好对付多了。

——

天快黑时秦漠才从村里私塾那边回来,院子里跟早上出门时候已经截然不同,他扫了眼,但也没多说什么就进屋了。

宁婉正端着盆子准备给俩小孩洗换洗衣物,看见破的不成样子的两件衣服,鼻子酸酸的。

心揪着疼。

心中盘算着自己的技能,想着怎么发家,怎么让自己的孩子过上好日子,瓜皮男人要是到时候无法接受洗心革面的自己,那就和离。

反正现代离婚的也不少,那就让自己在古代当个富婆。

越想越绝得自己未来可期,转头看见秦漠在院子中央出神。

秦漠站在月光中,五官被月光映射得更加立体,只一眼竟让宁婉看得出神。

宁婉意识到自己看着秦漠出神时,果断地在心里给了自己两巴掌,定了定神放平语气打破了空气中的安静。

“那个,锅里还有些热水。”说完宁婉低着头红着脸,不敢再看映着月光的男人一眼。

——

洗漱完秦漠回房间才看见了东倒西歪的宁婉,他什么话也没有说,直接脱了外衣在床侧躺下。

宁婉愣了愣,刚开始还呼吸一紧,可过了会儿旁边很快传来了均匀的呼吸。

心口莫名一滞,在原主的记忆里好像每天晚上都是这样度过的,原主也由一开始的各种挑逗最后学着变成一棵一动不动的木头。

茅屋外的风声哗哗作响,宁婉听着这声音半天没睡着,只战战兢兢地担心房顶会不会塌,尽可能地将身体缩在角落里。

夜越来越深,空气也越来越冷,茅屋根本不能抵御风寒。

宁婉缩成一团,一边秦漠的身体就像一个不断发热的热源,宁婉尽可能的往他那边靠了靠,慢慢闭上眼睛。

风声依旧呼啸,茅屋里床侧的男人却悄然睁开眼睛,黑眸往贴在他身旁的女人身上落了落,眼底冷淡清许,最终却没推开她。

宁婉醒来时,天已大亮,身旁的被窝冷冰冰的,昨晚深夜映着月光的轮阔已经不见了踪影。

推门出去,自院子东南角射入的一抹阳光将院墙上的嫩芽照射的熠熠生辉,迎面吹来的微风夹杂着林间草木的清香。

宁婉深深嗅了一口,“杏花夹杂着小野菊”

“吱呀~”

秋妹儿揉揉惺忪的睡眼,甜甜地叫了一声“娘亲!”手里还紧紧拽着宁婉昨晚趁休息空挡用破布条做的一个玩偶。

不见冬哥儿的身影,这小子难道出去野了?!

正想开口,厨房里传来一阵响动。

不一会儿,宁婉就在厨房看见一个及灶高的小绿衣,正低头熟练地对着灶空一阵捣鼓,小手有些短,半个身子都已经探了进去,露个屁股在外面。

“冬哥儿,干嘛呢?”

“娘亲”

“妹妹饿了,点火做吃的”站在一边,乖乖地向宁婉解释着。

“你下次可以叫醒我记住了吗?”宁婉蹲下擦去了小花猫脸上的黑炭灰。

宁婉想着昨晚米缸已经见底,正愁着。

“吱呀~”秦漠手里拎着两个布袋子,只见秦漠将袋子放在了桌上,转身进了房间。

打开袋子是一袋米,米有些泛黄,看样子应该是陈米,和记忆中的东北大米比起来虽说差远了,但也还能入口。

另一个袋子里是一捆新的蔬菜,长得和现代的紫苏叶差不多,只是没了那股清香味,底下还堆放着三个红薯和两个鸡蛋。

宁婉果断起锅烧水,熬了一锅菜粥,将三个红薯放进灶孔

三人正在饭桌上喝着粥,厨房里飘出一阵熟悉的红薯香甜。

“果然还是用柴火烤得比较甜”宁婉边说边将红薯分给两小孩,还剩一个宁婉低头撇了一眼正在喝粥的秦漠。

动作行云流水,简单的动作竟被做得潇洒,心中犹豫要不要将自己手中得红薯“礼让”出去,讨好一下“房东”。

看了半天,秦漠好像没什么反应,宁婉也就淡定地将拷红素收入口中。

吃完饭后,就不见了秦漠踪影,再见到时身上多了个布包,

想必这个时间段是要去私塾教课去了,宁婉放下手中得碗筷“上课去了呀,路上小……”

话还没说完,宁婉就只看见了一个白色背影。

倒是冬哥儿礼貌地回了一句“嗯,好的娘亲!”说完便向门口跑去。

“也是,那个男人给一个给自己戴绿帽子的女人好脸色!”


宁蔓嘟囔着并没有注意到刚才自己的提醒让秦漠的脚步顿了一下。

“好了让娘亲看看秋妹儿乖不乖呀!”擦了擦手,宁蔓抱起了在角落里的秋妹儿。

“娘亲看!花花!”说着将手中的花捧到宁蔓眼前,身为美妆博主的宁蔓对颜色格外敏感,一眼就分辨出,小手被花汁染为了浆果红。

是一堆淡紫色的小花,形状像极了凤仙花。

这色号,要是在现代被调出来做个唇釉,再打个纯天然提取的广告,一定能挣个盆满钵满,可惜呀!自己也回不去……

宁蔓突然灵光一闪,有了!

“宝贝呀!你可真是娘亲的福星”说着放下了云里雾里的秋妹儿,火急火燎地钻进厨房。

叮叮当当一阵响后,拿着菜刀将角落里的“凤仙花”割了个干净,又转身进了厨房。

宁蔓将花瓣全部摘了下来,放在小碗里捣碎,再用布包着过滤,加入蜂蜜调和。

这个世界上的第一支染唇液横空出世,宁蔓赶紧往自己唇上抹了一层薄薄的,迫不及待地找了桶水。

倒映在水里的美人,面若桃花,嘴上的一抹色彩更是将原本自带的秀美衬托得妩媚,像极了一朵娇艳欲滴的花。

“啊啊啊!成功了!成功了!”宁蔓忍不住扶着水桶,看着倒影大叫。

独自欣赏完自己的美貌后,宁蔓好像看到了正在向自己招手的大把钞票,

加蜂蜜可以是染唇液,加蜂蜡是口红、还有粉底液精华、彩妆……

在角落拔花的俩秋妹先是被厨房尖叫的宁蔓吓了一跳,现在又都在小板凳上看着笑得诡异的宁蔓。

秋妹儿心想:娘亲是在学王阿婆家跳大戏吗?

同时忍不住担心,娘亲醒过来就有点不同,是不是脑子烧坏了?要不要给爹爹说说?明明娘亲醒后,爹爹也变了,大人的世界真奇怪?

小小的脑袋里充满大大的疑问?

还没从疑惑中寻找到答案,秋妹已然被宁蔓带出了门,

“走!咱去接哥哥下学”

一路上引得路人频频侧目,原本宁蔓长得不错,再加上今日将自制得染唇液更是将肤色称得洁白盛*。

当然这些目光中除了有来自男人的垂涎,更多的还是来自女人的嫉妒。

宁蔓丝毫不在意后面的人在说什么,自顾自的走着,如今的宁蔓已经不是当初的宁蔓,换了一个灵魂又怎么会是同一个人呢?

“哟,这不是秦夫子家的狐狸精吗?”突然宁蔓前面来了个女人正是屠夫家的泼妇,硬生生的将宁蔓拦了下来,扯着嗓门,吸引来更多的人围观。

“大家快来看看!秦家荡妇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想必又是看上了谁?大家可要小心了”泼妇对着宁蔓就是一阵指手画脚。

包子店的老板娘也出来大声呸了一句“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呸!”宁蔓墨绿色的衣角沾上的吐沫星子。

看着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宁蔓盯着眼前这个胖女人,定定地反问道“狐狸精?荡妇?”

接着也提高了上嗓门“你看看你自己这副样子,难怪屠夫大哥……”

胖女人被问得有些不自在,往后缩了缩“你……”

宁蔓乘胜追击地问“你皮肤有我好吗?身段有我好?是个男人大概都会选我好不?脑子是个好东西希望你也要有。”

连连几个反问,逼得胖女人一直后退。

“再看看你,灰头土脸肥头大耳的?性格还那么泼辣,屠夫大哥也只会怕你?”

听完宁蔓得话,胖女人自己打量了自己一番,看看自己又看看宁蔓好像真的在细细比较自己和宁蔓的不同。

周围的人听完也在打量着屠夫家的女人,接着开始交头接耳

“你们看什么看!!”胖女人恼羞成怒地向周围人吼去。

宁蔓接着提高声调

“还有我相公一表人才,还是以为颇有才华的教书先生,当初小女子为了和相公在一起费了多大功夫各位不是不知道。”

说完宁蔓脸上爬上了一丝红晕,却没看见远处的一袭白衣。

满脸自信的宁蔓继续道,仿佛不是在说自己的事情“如今会为了区区一屠夫,轻易背叛我相公,各位也不想想其中门道?”

宁蔓的话在人群中炸开了锅,人群开始中议论纷纷。

宁蔓继续乘胜追击反问“那日可有那位乡亲父老,看得真真切切?俗话说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所以呀小女子也只是被有心人陷害了呀?”

说完还带着哭腔,周围人看见宁蔓着梨花待遇的模样,都纷纷心生怜悯,众人思绪不注意都被宁蔓给带走。

“昨日,我以给相公说明原委,相公答应不日便去县衙一纸状纸抓出这居心叵测之人?”

“小女子这是有幸活了过来,要是正有什么不测,那人可就是犯了杀人的罪行!”

“县官大人问起缘由,咱村里那些乱嚼舌跟之人相比也脱不了干系,说不定还会被判个拔舌之邢。”

在宁蔓的一系列追问下,一旁围观的妇女赶紧推脱责任

“是呀,当时咱也没见过,这可不我说的”

“也不是我”

……

“我到底是不是狐狸精,是不是荡妇这件事你不是更清楚吗?”宁蔓看着真在冒虚汗的陶蔓儿。

陶蔓儿是屠夫的小姨妹,一直芳心暗许秦漠,十分嫉妒宁蔓,那日宁蔓只是想去屠夫家里佘些肉给两个孩子补身体,哪曾想竟被摆了一道,正真的宁蔓屈辱而亡。

“还有那天你真的看清楚了吗?”带着原身的怨恨,宁蔓向陶曼儿逼近。

“村里的谣言是你一人散布的吧!啊?!”宁蔓悄声在陶曼儿耳边反问,被看穿的陶蔓儿一下退坐在地上。

“你这样做目的何在?你真的想让我死,如今我死了可是要回来找你报仇的。”

宁蔓温柔地将其扶起,压低的声线听在陶曼儿眼里就像来着地狱的恶鬼。

这场辩论由宁蔓高调地推向高潮,以陶曼儿落荒而逃收尾,人群散开,一大一小站在宁蔓眼前。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