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98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佛子高不可攀,小娇妻她怂了畅读全文

佛子高不可攀,小娇妻她怂了畅读全文

九燚 著

现代都市连载

其他小说《佛子高不可攀,小娇妻她怂了》,男女主角分别是魏语娴傅玄屹,作者“九燚”创作的一部优秀男频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阿景,早上好。”她道。程景尧这才满意了,笑嘻嘻的跟她道:“早上好语娴。”还有两分钟上课,程景尧抓紧时间和她聊天:“语娴,等会下课一起去吃饭吗?我都邀请过你好几次了。”这一次魏语娴依旧是拒绝,并且说明了理由:“不了阿景,我家里人给我送饭过来,就不去食堂里面吃了。”程景尧有些遗憾的“啊”了一声,问:“怎么你家里人天天给你送饭吗?”......

主角:魏语娴傅玄屹   更新:2024-06-11 20:14: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魏语娴傅玄屹的现代都市小说《佛子高不可攀,小娇妻她怂了畅读全文》,由网络作家“九燚”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其他小说《佛子高不可攀,小娇妻她怂了》,男女主角分别是魏语娴傅玄屹,作者“九燚”创作的一部优秀男频作品,纯净无弹窗版阅读体验极佳,剧情简介:“阿景,早上好。”她道。程景尧这才满意了,笑嘻嘻的跟她道:“早上好语娴。”还有两分钟上课,程景尧抓紧时间和她聊天:“语娴,等会下课一起去吃饭吗?我都邀请过你好几次了。”这一次魏语娴依旧是拒绝,并且说明了理由:“不了阿景,我家里人给我送饭过来,就不去食堂里面吃了。”程景尧有些遗憾的“啊”了一声,问:“怎么你家里人天天给你送饭吗?”......

《佛子高不可攀,小娇妻她怂了畅读全文》精彩片段


这是一种十分陌生的感觉,他从来,没对任何一个人如此上心。

只是,她似乎很怕自己,自己若是在家中,她定是躲在房内不肯出来。

该如何做,才能让她不惧自己。

傅玄屹眼中带着看不透的深意,手中佛珠被拇指用力摩挲。

这边,魏语娴还是跟往常一般去到教室上课,周一满课,她感有些力不从心。也可能是有了身子的原因,让她的精力大不如前。

她听说怀孕之后会比较容易累,也会变得嗜睡和食欲不振等,当初她只觉得是夸大其词,但是自己亲身经历过后才会知道,都是真的。

她也有些担心以后月份大了,没有这么多精力去兼顾学习。

还有,怀孕之后还会有妊娠反应,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听着就非常的恐怖。

她也怕自己会出现这样的反应,这样她就没办法学习了。

不过幸好,到目前为止,她除了有一些累之外,别的反应都没有,这是比较幸运的一件事。

她也希望,自己的妊娠反应不要太大。

一路走到教室,在前排坐下,认真的听课,时间过去的很快,认真的做一件事的时候,无论是做什么事,时间都会过去的很快。

第二节课到来了,魏语娴赶去下一个教室,刚刚坐下,身边就坐下一个熟悉的人——程景尧。

自从上次他们加了微信之后,他们的关系也变得好了一些,是魏语娴在学校里面唯一的一个朋友。

“语娴,又见面了!”程景尧热情的跟她打着招呼。

“hi,好久不见啊程同学。”魏语娴也跟他打着招呼。

程景尧道:“我都说了不要叫我程同学了,这样叫太生疏了,我们都这么熟了,语娴叫我阿景就好。”

魏语娴觉得这样的称呼太过亲昵,她自认为跟程景尧的关系还没有好到那个地步,所以都是程同学程同学的叫着。

但是他今天既然再次说了,那她也就改个口吧,跟他关系好一些也没问题,人都是相处久了才熟悉的。

“阿景,早上好。”她道。

程景尧这才满意了,笑嘻嘻的跟她道:“早上好语娴。”

还有两分钟上课,程景尧抓紧时间和她聊天:“语娴,等会下课一起去吃饭吗?我都邀请过你好几次了。”

这一次魏语娴依旧是拒绝,并且说明了理由:“不了阿景,我家里人给我送饭过来,就不去食堂里面吃了。”

程景尧有些遗憾的“啊”了一声,问:“怎么你家里人天天给你送饭吗?”

魏语娴点点头道:“是的,因为我身体不怎么好,家里人在给我调养身体,所以我每天都是吃家里送过来的饭。”

她编造了一个小小的谎言,其实她不是身体不好,而是因为怀孕了,但是没事,都是调养身体。

程景尧觉得非常的遗憾,道:“我还想跟你一起去吃饭呢,既然这样还是算了。那我请你喝奶茶吧,就今天中午怎么样?”

魏语娴立刻摆手拒绝,道:“不了不了,我不能喝奶茶,喝了之后晚上会睡不着的。”

奶茶是个很好喝的东西,甜滋滋的,她也挺喜欢喝的,喝过几次,但是每次喝完,晚上就睡不着觉,这让她很是苦恼。

不过幸好她对奶茶没什么瘾,不喝也可以。而且,奶茶的价格不便宜,她很少会喝。

程景尧继续道:“喝不了茶没有关系,奶茶店里面还有果汁的,我请你,你就当给我个面子好不好?”


村子里的人又都是什么德行?这个跟这个说,那个又跟那个说,那她的名声,就彻底没了啊!


之前的帖子,她的名声在学校里面算是没了,可是学校里的人,她认识的又没几个,没了也就没了,大不了过段时间,人家就忘记了。

可是村子里面不一样!村子里都是认识的人,各种各样的叔伯姑婶,他们都知道自己的存在!见过自己!

好狠啊!母亲好狠的心!

她敢这么说出去,就不怕别人戳着他们家的脊梁骨吗?!

魏语娴眼泪瞬间流了出来,咬着牙问:“你非要这样做?非要这么逼我?”

“是你非要逼我这样做的!”魏母反咬一口道,“你说你要是乖乖的把钱交出来多好?我还会这样吗?要是你早点把钱拿出来,我也不用跑来京都一趟了,还浪费了我这么多车费!”

魏语娴此时好想大声的吼出来,我真的没有钱啊!一分钱也没有!不要再来找我问钱了!我就是个穷鬼!连饭都吃不起的穷鬼!

可她不能这么做,因为在她的身边还有好几个佣人,老夫人派给她的两个保姆以及芙姨都在,她要是大叫出来的话,肯定会引起她们的注意的。

她就算有苦,也只能往肚子里面咽。

可她不知道,自己现在这副样子,已经被周围的佣人注意到了,特别是芙姨,一直注意着她这边的动静。

魏语娴用还算小的声音道:“我说我没钱,真的一分钱也没有,你还要我说几遍?”

她如今连电话都不敢挂了,就怕自己挂了电话后,母亲会造谣自己的名声,虽然这些都是事实,她确实做了一些可以让人诟病的事。

可,她也不想让外人知道这些事!

就算她以后不会再回村子里面了,见不到村子里的人了,可谁又知道母亲为了还能做出什么样的事来呢?

毕竟,自己这个女儿在她的眼里,根本就不是亲人!

为了钱,为了她的两个宝贝儿子,她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魏语娴真的怕,自己未来的道路就这么被毁了!

她这辈子过得实在是太苦了,还没过过几天好日子,每天都活在担惊受怕当中。

她本还想着,靠着自己的双手去创造一个属于自己的美好世界,可是她还没有付出行动,就要被折断翅膀吗?

魏母才不相信她说的没钱的话,道:“你没钱?你骗谁呢赔钱货?你都被老男人包养了,你还会没钱?

老男人一个月给你不少钱吧?你赶紧的赚钱过来,要不然,我真的要回去说了啊!不仅如此,我还要在你的学校里,在网络上曝光你的事,让你被千千万万人唾骂!

你说你干什么不好?非要去当小三?你知不知道现在的人最狠小三了!”

就连她也非常的唾弃魏语娴的做法,觉得她丢人现眼,这事要是说出去的话,他们老魏家少不得会被人说三道四。

可是没有办法,不到逼不得已,她不会用这个方法,谁让这贱丫头就是不给钱呢?

都被老男人包养了还跟她说没钱,说出去谁信啊!

魏语娴的眼泪流的更凶了,低下头去,真不敢相信这是一个母亲对女儿说出来的话。

世界上真的有这样的人吗?为了钱连女儿都不认了!

她真的是他们的孩子吗?要是她真的是他们的孩子,他们为什么舍得这样对她?



时间可以淡化一切,那就让时间,来淡化这件事,她还有一年时间才重返校园,到那时候,众人都已经遗忘了这件事,她是安全的。


她只能把希望寄托在时间上,因为,她什么也做不了。

像丁娜娜说的一样,她就是个废物。

可她又有什么办法?出生在怎样的家庭,不是她可以选择的,拥有什么样的父母,也不是她可以选择的。

怪就怪在,她的命不好,投的胎不好,没能去到一个有钱人家。

若她是有钱家人的孩子,丁娜娜还会这样看轻她吗?还会羞辱她是个穷鬼吗?

不会。

什么都不会发生。

她静静的看着天花板,洁白干净,没有一丝灰尘,可是这个世界,却是肮脏的。

看着看着,眼泪不知怎么又从眼眶里流出来,缀了整个枕头。

她还没来得及伤心,身体里便涌上一股反胃,捂着嘴进厕所去吐,眼泪流的更是汹涌!

在厕所里面吐了好几分钟,才停歇下来,中午吃进去的东西又吐出来了,肚子里空空的。

喉咙很难受,胃酸的味道算不上好,甚至有一些烧喉咙,她洗漱过后,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

这才半个小时不到,她又恢复了一副憔悴的样子,眼睛肿肿的红红的,一看就是哭过。

心情才好了没多久吧,有十天的时间吗?

没有。她还以为接下来都可以安心的养胎没有烦恼了,可现在……

她努力的让自己不要去想那个帖子,更不要去想帖子下面的评论,可是越是不想想,脑子里就非要跳出那些东西来!

美好的心情瞬间一落千丈,就连看到好不容易出现的太阳,也提不上兴致。

她丧气的走出厕所,在床边坐下,看到床上的手机,一看到,那些评论便又跳了出来。

好不容易停下来的眼泪又要忍不住了。

她吸了吸鼻子,抬头去看天花板,让眼泪不要掉下来。

这样做还是有一点效果的,她的眼泪最终也没再掉下来,只是在眼眶里聚集着。

几分钟后,她控制住了情绪,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要是一直这样下去,她得把自己哭死。

太过低落的情绪对她的身体不好,也会影响到肚子里面的孩子。

刚刚好起来的抑郁情绪也有可能会再次出现!

为了避免这些,魏语娴必须要给自己找点事来做,分分神,要不然大脑老是会想到那些事。

想了想,她决定用看书来分心,正好房间里有一本在傅玄屹书房里拿的书没看完,她坐到桌椅前,拿起那本书继续看起来。

这是一本名著小说,她之前看的还挺好的,还一直期待后面的情节来着,可是现在看起来,却只觉得索然无味。

里面的每一个字她都认识,但是串联起来形成的故事,她却看不下去了。

是心情的原因导致的,因为她心情不好,也没有心思和耐心再去看那些干巴巴的文字。

看书好像并不是一个转移注意力的好方法。

几分钟过后,魏语娴的书还是停留在那一页,而她的视线也停留在第三段上,双目无神,在发呆。

看着这些密密麻麻的文字,她只觉得烦躁,不想再看下去。

又尝试着强迫自己看了一会,发现还是看不下去,魏语娴放弃了,瘫在椅子上,没有兴趣做任何事。

心情不好的时候,做什么事都觉得没劲,也不知道到底要做些什么,却还是想找点事来做。



那股危险的感觉又来了,身上不自觉的涌起一股燥热感,眼神也变得炽热了些,想吃人!


可是不行,她如今的状态不好,情绪不能大惊大喜,得好好的养着。

最近这样危险的感觉变得频繁起来,让傅玄屹也有些苦恼起来。

他像是个多年没吃肉的人,自从吃了一次肉后,就对那个味道念念不忘起来。

那一晚的画面又浮现在脑海,她是那样的青涩,什么也不懂,用一双湿漉漉的、小鹿般的眼神看着他。

虽然他也没有经验就是,但是男人在这方面上有着天生的天赋,不需要经验,也能无师自通。

压下心中的乱想,他将心神放到接下来要进行的事上。

起身进浴室里放水,把毛巾拿出来,坐到床边,轻轻的脱下手中的黑色佛珠放置一边安置妥当,才把手放进温水里浸泡。

魏语娴自觉的在床上躺好,控制着眼睛不去看这个男人,顶着天花板看。

等傅玄屹热好了手,挖出妊娠油在手上,她则把睡衣撩起来,露出微鼓的肚子。

傅玄屹看着白嫩嫩的肚子,他是看着这个肚子一点点鼓起来的,里面孕育着的,是他傅家的骨血,是他的骨血!

孕育的人,还是他爱的女人。

目光不由得放得温和了许多,褪去了在外的杀戮狠厉。

他怜惜的把手放到她的小肚子上,用着技巧的把妊娠油涂抹到上面。

魏语娴感受到肚子上的大手的温度,放在身侧的手有些紧张的紧握起来,抿着唇去看傅玄屹的脸。

男人的表情很是认真,好像是在对待一件易碎的珍宝一般,动作很轻柔,抚摸起来也很舒服。

魏语娴又生出了那股错觉——傅玄屹是一个居家好男人。

甚至更加离谱的是,她还生出了一种错觉,那就是她好像跟傅玄屹在一起生活了好久,是一对配合默契的老夫老妻!

天爷!她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她怎么敢有这样的想法!

她哪能配得上玄爷呢?她就算努力十辈子也配不上玄爷的!

难道是因为此刻傅玄屹的脸色太柔和了,才会让她产生这样的错觉?

是的,一定是这样的!

就在她走神的时候,傅玄屹的一句话把她的思绪拉了回来:“今天心情不好?为什么哭?”

芙姨跟他汇报了她下午的情况,睡了午觉后眼睛就红红肿肿的。

魏语娴早就知道他会知道自己的情况,也料到了他可能会过问,提前想好了理由,道:“午睡起床的时候吐了,难受,就哭了。”

这个理由没有任何毛病,本来怀孕的人情绪就是不稳定的,突然难受哭一下也是正常。

傅玄屹不疑有他,在心中更加心疼她,动作更是轻柔了。

涂抹完了肚子就是大腿,魏语娴盯着天花板,尽量忽视着那双大手带来的触感,想着能早点结束。

傅玄屹也想快点结束,因为他发现,自己要是再在房间里面待下去的话,会出事的。

于是他加快了动作,在她的大腿上涂抹均匀,端着温水和毛巾进了浴室,出来后道:“接下来的你自己来。”

声音里带着比平时要低沉一些的沙哑。

魏语娴没察觉出异样来,还以为是傅玄屹太久没说话导致的,“嗯”了一声。

傅玄屹离开了房间,魏语娴松了一口气,把剩下的自己涂抹均匀,收拾好用具,躺在床上酝酿着睡意。

小说《佛子高不可攀,小娇妻她怂了》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能有勇气在大街上把她们绑走的,身份必定不小!


想来想去,她们也没有想到自己最近得罪了什么大人物。

丁娜娜家里是有点小钱,也会欺负一些弱小的同学,但是真正的大人物,她是一个也不敢得罪的!

平时欺负人的时候,她也会调查好身份背景,才决定要不要欺负。

毕竟在京都,一个不小心,就有可能招来杀身之祸!

想着想着,突然,她们的脑子里出现了一个人——魏语娴!

她们最近欺负过的人,除了魏语娴之外没有别人了!而最近魏语娴又被老男人包养了……

所以,是魏语娴背后的人把她们抓走的吗?

如果真的是的话,那她们心中只剩下一个念头,那就是——完了!

无论是魏母,还是丁娜娜,都不知道魏语娴背后的人到底是谁,也不知道那个男人的底蕴如何。

她们还以为,魏语娴只是一个玩物而已,不会被重视的,谁又能想到,她会被老男人如此重视!

车子在郊区的某个地方停下的时候,丁娜娜三人的心也紧张到了极点,因为她们不知道,接下来迎接她们的,会是什么。

她们的眼睛嘴巴都被堵住了,只有耳朵能听见声音,她们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恐惧感会无限放大。

耳边是呼啸的风声,冷风打在她们身上,冷得一个哆嗦。

她们被高大的男人拽着走,不知往什么方向走,也不知道是走进了什么屋子。

开门声响起,她们进去了,身旁也没了呼啸的冷风,可她们身上的温度却没有回暖,反而,更加的寒冷起来!

这是一个厂房一样的大屋子,但是不是废弃的,因为这一片地方,都是他们的地盘,他们平时会在这里训练、生活。

这一片地区,隶属于玄爷名下,而他们,明面上是陆二爷的人,实际上,真正的头头是玄爷!

屋子里还有好几个跟他们一般高大的男人,每个人都剃着一样的寸头,身上穿着黑色的衣服。

六个男人把丁娜娜三人押进来后,就把人扔到了一个角落里,检查了一遍身上捆绑的绳子有没有松,确认没有问题后,才安心的坐在一边。

其中一个男人问:“另一个什么时候到?二爷快回来了,要是二爷回来之前没把人抓到,可有他们好果子吃的。”

“这我不知道,我发信息问一下他们到哪了。”

男人的信息才发出去,两分钟的时间不到,大门又被打开了,去抓魏母的三个男人押着狼狈的魏母走了进来。

三个男人一脸嫌弃的把魏母扔到角落里面去,和丁娜娜等人放在一起。

离魏母远远的后,他们脸上的表情才终于变得好起来,没有别的原因,魏母的身上实在是太臭了!

这家伙也不知道多少天没有洗澡了,身上一股子酸臭味,跟垃圾堆里发酵的烂菜叶一样!靠近一点也受不住了。

他们也是强忍着,才没把人给扔下车。

要不是这是二爷要抓的人,他们才不干这活!

丁娜娜三人听到了动静,还没来得及多想,鼻子里就钻进了一股难闻的酸臭味,差点没让她们吐出来!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怎么会这么臭!丁娜娜心想着。

身边的东西传来一阵动静,是人想说话却被堵住嘴巴说不话来的动静,她们身边,是个人。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