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98读书网 > 其他类型 > 苏听然楚斯年

苏听然楚斯年

楚斯年 著

其他类型连载

苏听然敛了神,拿起右边的文件前往二楼主卧。房间里,床头灯柔和地开着,驱散了一室的冷清。楚斯年躺在床上,狭长的双眸微阖,似是已经睡着。看着他刀削般的脸,苏听然有些晃神。

主角:苏听然楚斯年   更新:2022-09-11 00:30: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苏听然楚斯年的其他类型小说《苏听然楚斯年》,由网络作家“楚斯年”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苏听然敛了神,拿起右边的文件前往二楼主卧。房间里,床头灯柔和地开着,驱散了一室的冷清。楚斯年躺在床上,狭长的双眸微阖,似是已经睡着。看着他刀削般的脸,苏听然有些晃神。

《苏听然楚斯年》精彩片段

除夕夜,零点的钟声敲响,宣告着新年的来临。

窗外喧嚣热闹,屋内却冷清至极。

空荡荡的客厅里,苏听然坐在沙发上,纤细的手指划过茶几上的文件。

左边是一份《眼角膜捐赠协议》,右边是一份《离婚协议》。

看着白纸黑字,她苍白的脸色浮起一抹怅然。

三年飞蛾扑火般的坚守,终于要结束了。

苏听然敛了神,拿起右边的文件前往二楼主卧。

房间里,床头灯柔和地开着,驱散了一室的冷清。

楚斯年躺在床上,狭长的双眸微阖,似是已经睡着。

看着他刀削般的脸,苏听然有些晃神。

她伸出手,在虚空中无声描绘着他的轮廓。

“出去。”男人厌恶的声音传来。

苏听然手一僵,有些迟缓地放下。

“新年了,我来给你送新年礼物。”

她强忍着心底的涩意,将手中的离婚协议递给他。

楚斯年拧着眉,神色带愠。

“明知道我看不见,还给这种东西!”

说罢,他拿起文件朝前狠狠一掷。

锋利的边角蹭过苏听然的脸颊,刮出一道血痕。

猝不及防的疼痛,让她倒抽了一口气。

“是离婚协议。”她苦涩解释道。

楚斯年微怔,蓦地神情中满是讥讽:“白天不给非要大晚上给,你想玩什么花招?”

冰冷的话语如同窗外寒冬冰刃,狠狠刺向苏听然的心脏。

“我说了,是新年礼物……”

她弯腰捡起地上的文件,左胸口疼得好似烈火灼烧。

楚斯年唇角勾起一抹厌恶:“大过年的有谁上班,你掐着点签字的目的,别以为我不知道。”

三年前他眼睛刚失明,这个女人机关算尽,就为了博得楚太太的身份。

现在楚家股市上涨,跃身成为枫城第一富商,她舍得放手?

这般想着,楚斯年心情更为躁闷。

他在黑暗中摸索着起身下床,却不小心撞到了桌角,差点摔倒。

“小心!”

苏听然连忙伸手去扶,却被男人一把拂开。

她的举动,让楚斯年觉得自己很挫败。

整整三年了,他还是没能适应黑暗。

苏听然轻手轻脚将桌子挪开一些,眼底带着楚斯年看不到的卑微和小心。

“医生说了,过完新年正月就给你安排眼角膜移植手术,用不了多久你就能重见光明。”

她的话,并未给到楚斯年安慰。

反而,是更肆无忌惮的羞辱。

“一想起过不了多久便要看到你的脸,我就觉得恶心。”楚斯年话语间皆是浓浓的嫌恶。

苏听然的心狠狠一痛,让她差点直不起身。

这些年来,她如保姆般对楚斯年悉心照料,换来的却是他的不屑一顾。



如今她依他所愿签字离开,得到的却是恶心二字。

别人是不撞南墙不回头,她却是撞了南墙头破血流还一条路走到底。

“放心,离婚后做完眼部手术,你就再也看不到我了。”

苏听然轻飘的口吻,饱含了太多苦涩的情绪,沉重到让她近乎窒息。

“咚——咚——ⓨⓑγβ”

这时,窗外绽放了绚烂缤纷的烟花,震耳欲聋的声音此起彼伏。

苏听然看着耀眼闪烁的烟花,在心底虔诚的祷告,愿新的一年她所爱之人喜乐安康。

“斯年,烟花很美,快许个新年愿望吧。”她一脸真诚。

楚斯年顺着声音,摸索着抬手抚上她的脸。

突然的靠近,让苏听然心一颤。

但下一瞬,楚斯年粗粝的手指渐渐下滑至她的颈脖,一点一点收紧。

“我的新年愿望,是希望你早点死。”

苏听然不敢置信,整个人如坠冰窖。

她以为楚斯年只是不爱她,却没想到早已厌恶到了要她死的程度。

“你就这么讨厌我?”她颤声问道。

听着她哽咽颤抖的嗓音,楚斯年只觉心情躁闷。

他甩开手,仿佛碰过什么脏东西。

“明知故问。”

短短四字,字字诛心。

苏听然看着他,嘴里心底满是无尽苦涩。

她转过身,萧瑟凄凉地离开卧房。

这份新年礼物,她送得自讨没趣。

苏听然回了自己住了三年的侧卧,蜷缩着躺在床上。

屋内暖气充足,却吹不走她心底的寒意。

彻夜未眠,辗转到天明。

正月初一。

两人一同回楚家老宅,给老人拜年。

楚氏集团独揽全国烟花市场,逢年过节尤为忙碌。

在楚斯年失明,所有担子都压在了楚父身上,每年初一团聚压根见不到他人影。



楚母对苏听然不咸不淡,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

只有楚老太太,每次看到她都笑容可掬。

“苏丫头,肚子有动静了没?”

饭桌上,老太太笑着给苏听然夹了个鸡腿。

苏听然看了楚斯年一眼,随即佯装腼腆道:“斯年马上要准备眼角膜手术,等痊愈后我们再备孕。”

“这些年多亏有你在斯年这小子身边,他才能恢复这么好。”老太太一脸欣慰,“好孩子,新年想要什么礼物?”

新年礼物——

苏听然蓦地想起昨夜楚斯年许下的新年愿望,喉头一阵苦涩。

“奶奶,我什么礼物都不要,只要斯年平安健康就好。”

闻言,一旁的楚斯年心底涌上几缕异样情绪。

但下一瞬,他依旧嘴不饶人。

“惺惺作态。”

听着他的冷眼讥讽,苏听然脸色蓦地一白。

一旁的楚老太太生气地拍了楚斯年一下:“对苏丫头好一点,别身在福中不知福。”

楚斯年冷嗤:“这福气我宁可不要。”

苏听然不想老太太因为自己而被楚斯年气到,连忙起身去倒水。

饭后,她如往常一般主动去厨房帮楚母洗碗。

客厅里,楚老太太看着玻璃门内忙碌的苏听然,扭头看着楚斯年连连叹气。

“你再这样冥顽不化,有你后悔的。”

楚斯年沉默着没接话,心底却情绪翻涌。

后悔?他最后悔的事便是认识了苏听然这个人!

晚上回家。

进屋后,楚斯年没理会想扶他的苏听然,径自拿出盲杖摸索着上楼。

看着他的背影,苏听然忍不住喊道:“斯年,明天初二可以跟我一起回苏家拜年吗?”

“那是你的家,跟我有什么关系?”楚斯年冷声道。

冷漠的话语,刺得苏听然心口生疼。

她咽回涌上喉头的酸涩,用卑微的口吻小心翼翼祈求道:“最后一次,算我拜托你了……”

楚斯年冷嗤一声,头也不回地进了房间。

看着被关上的门,苏听然垂在身侧的手无力的松开,仿佛有什么东西也在指缝中流逝。

她迟缓地进了侧卧房间,看着冷清的一室,心底涌上难以言说的凄凉。

连最后的一个月的佯装安好,他都不愿意给到自己吗?

苏听然晃着神,忽的听到隔壁房间传来开门声。

她下意识地担心楚斯年有事,连忙走出去。

看着换了身衣裳正准备下楼的男人,苏听然愣了愣。

“斯年,这么晚你要去哪?”

楚斯年整理着袖口的皱褶,神情冷漠:“我的事,你少管。”

“我只是担心你……”

苏听然的话还没说完,便被他打断。

“不需要。”

楚斯年扶着楼梯栏杆准备下楼,手中的东西不慎滑落至地。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