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98读书网 > 女频言情 > 豪门婚宠顾少强势撩妻

豪门婚宠顾少强势撩妻

落水缤纷作者 著

女频言情连载

林温辞不知道上天为何如此不公,她想要的东西最后全部都会被姐姐抢走,包括男人!在生日宴会上,她被姐姐灌醉,那个女人代替她走进未婚夫的房间,而她则与一个陌生男人产生纠葛。十个月后,林温辞九死一生诞下胎儿,就在她打算带着孩子远走高飞的时刻,那个陌生男人主动找上门……

主角:林温辞,顾净庭   更新:2022-07-15 22:53:00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林温辞,顾净庭 的女频言情小说《豪门婚宠顾少强势撩妻》,由网络作家“落水缤纷作者”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林温辞不知道上天为何如此不公,她想要的东西最后全部都会被姐姐抢走,包括男人!在生日宴会上,她被姐姐灌醉,那个女人代替她走进未婚夫的房间,而她则与一个陌生男人产生纠葛。十个月后,林温辞九死一生诞下胎儿,就在她打算带着孩子远走高飞的时刻,那个陌生男人主动找上门……

《豪门婚宠顾少强势撩妻》精彩片段

夜色深沉。A市人名医院第一妇产科内。

林温辞躺在手术床上,脸色惨白,浑身都被汗水湿透了。明明那么痛,却那么隐忍,不曾哭喊过一句。

“用力,已经看到孩子的头了。”助产医生的声音在耳边嗡响着。

林温辞的手死死的抓着床边的围栏,痛了一天一夜之后,她已经使不出力气。

“孩子好像卡住了,可能会难产。要不要通知阮先生,保大保小?”助产医生和护士长交换了一个眼神。

“别,别管我,保孩子。”林温辞湿漉漉满是汗水的手突然紧抓住医生,声音痛苦,却坚决。

医生有所动容,反握住她的手说,“我们再试一次,你现在听我的指挥,吸气,用力……”

伴随着一声婴儿嘹亮的哭声,产房内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护士长抱走了婴儿去清洗,助产医生走出产房,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阮先生……”

另一端,阮祺接听完电话,伸手敲响了面前的雕花木门。

“进来。”门内传出男人成熟低沉的嗓音。

阮祺推门而入,高大的落地窗前,伫立着一个挺拔的男人。

他身上的西装纽扣散着,露出里面挺括的衬衫,左手的中指与无名指之间,静静的燃烧着一支烟。

“有事?”男人挑眉,有种让人发怵的不怒自威。

“哦,医院刚打来电话,那个,林温辞生了一个男孩,六斤二两,母子平安。”阮祺立即回答。

“嗯,我知道了。”男人听完,深刻的眉宇没有一丝波澜。

阮祺觉得自己似乎应该道一声‘恭喜’,可话未出口,就听他继续问道,“美国分公司的视讯会议几点开始?”

阮祺愣了一下,脑子差点儿没跟上节奏。他抬起手腕,低头看了眼腕表,小心翼翼的回答:“半个小时之后。”

“让欧阳准备一下,去会议室。”男人说完,掐灭了指尖的烟,转身向门外走去。

视讯会议持续到第二天清晨才结束。

秘书端着两杯浓咖啡走进会议室。

“你,不去医院看看?”阮祺憋了一整个晚上,终于忍不住询问道。

坐在对面的男人优雅的抿了一口咖啡,短暂的迟疑后,才吩咐了句,“备车吧。”

……

医院,病房。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透过窗棂落进来,照在人身上的感觉是暖的。

林温辞疲惫的睁着眼睛,看着身边熟睡的孩子,眼泪不受控制的涌出来。

她十九岁,别的女孩在她这个年纪还赖在父母怀里撒娇,可她已经当妈妈了。

虽然,这是个父不详的孩子。虽然,在刚刚知道怀孕的时候,她几乎崩溃了。但这十个月以来,他在她的身体里一点点的发芽,成长,他已经成为了她生命中不可割舍的一部分。

也许,这就是母性。所以,当医生说她可能会难产的时候,她几乎是不假思索的愿意用自己的命去换这个孩子生存的希望。

‘当当’的敲门声在此时响起,林温辞迅速的用手背抹掉脸颊上的泪痕,沙哑的说了一声,“请进。”

她以为是护士来换输液瓶,然而,门开了,走进来的却是一个英俊的年轻男人。


一个完全陌生的男人,林温辞确定自己并不认识他。

“你是不是走错房间了?”

男人的气质偏冷,看着她的目光,给人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顾净庭,你孩子的爸爸。”

他的自我介绍简短又直接,明明嗓音清冽冷漠,听在林温辞耳中,却觉得像是一声闷雷劈得她头晕目眩。

她原本就没什么血色的脸瞬间变得惨白,她挣扎着从床上坐起来,有些失控的抓起枕头向他砸了过去。

“强奸犯,你居然还敢出现,不怕我报警抓你!”林温辞愤怒的低吼着。

相对于她的歇斯底里,顾净庭很随意的伸臂挡开她丢过来的枕头,然后,迈开长腿走到病床前。

病床旁,睡着襁褓中的婴儿。皱巴巴红通通的一张小脸,像只小猴子。

林温辞不知道他究竟想干什么,本能的伸手把孩子护在怀里。

“怎么还没报警?”顾净庭的目光从孩子身上移开,重新看向她。一双深邃的眼睛,冷静漆黑。

林温辞紧咬着唇,身体颤抖着,气的说不出话。

她不可能报警,因为,她没有证据能证明他强暴她。

那晚,是她自己走进他的房间,她把他当成另一个人,从始至终甚至没有反抗过。

“你究竟想怎么样?”林温辞沙哑的问道,没有了刚刚的气焰。

“如果你冷静了,我们可以谈谈。”他说。

林温辞瞪着他,她和强奸犯有什么好谈的。

“你有两个选择,和我结婚,或者,把孩子的抚养权给我。”理所当然的语气,他似乎习惯于高高在上的发号施令。

林温辞却恨不得扑上去撕碎他那张好看的脸皮。一个强奸犯还敢提条件。“你休想……”

“不必急着回答,想好了可以给我打电话。”顾净庭打断她,俊脸上神情淡漠,将一张印花名片放在了床头柜上。

房门一开一合,男人离开的无声无息。

襁褓中的孩子睡得很香甜,好像天塌了都和他无关。

林温辞无力的闭上眼睛,觉得委屈,酸涩的眼睛好像又有了流泪的冲动。

一年前的一幕幕,如同潮水般涌入脑海。

她十八岁生日的那天,和未婚夫左烨约定好把彼此的第一次交给对方。

她同父异母的姐姐陆雨欣却在把她灌醉后,代替她爬上了左烨的床。

而她在另一个漆黑的房间里,被陌生的男人强暴了。

林温辞一直以为,和她整夜缠绵的男人是左烨。直到第二天清晨醒来,她光溜溜的躺在被子里,房间内空无一人。

她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像个傻瓜一样喊左烨的名字。然后,继母陆慧心带着人闯进来,抱着她放声大哭,“小可,我可怜的孩子,怎么会发生这种事。阿姨已经报警了,绝对不会放过强奸你的畜生……”

被陆慧心这么一闹,她睡错了人的事闹得人尽皆知。

她的父亲林建山,不分青红皂白,愤怒的扇了她一巴掌……

咚咚的敲门声,把林温辞从记忆拉回到现实中。

她下意识的以为还是顾净庭,强撑着下床,气急败坏的拉开门,低吼道,“你还想怎样!”

“火气这么大!”门外,陆雨欣她伸手摘掉了脸上的黑色墨镜,露出一张妆容精致的面孔,笑容明媚而招摇。


“怎么是你!陆雨欣,你还敢来找我!”林温辞瞪着她,不知道是痛,还是气,身体都在不受控制的颤抖。

“别激动啊,我亲爱的妹妹,刚生完孩子,气大伤身。”陆雨欣假惺惺的说,越过她身边,直接向病房内走去。

“我这里不欢迎你,请你马上离开。”林温辞目光戒备的看着她,不客气的出声撵人。

陆雨欣却好像根本没听到她的逐客令,不急不缓的从精致的手提包中翻出一张大红色的喜帖,递给林温辞。

“下周我和左烨就要订婚了,特意来邀请你参加我们的订婚宴。这么重要的场合,怎么可以少了你这个见证人呢。”

陆雨欣笑,笑声有些刺耳。

“胜利者的炫耀?你不觉得自己赢得很无耻吗?”林温辞捏着喜帖,指尖发白。

原本,这一切都是属于她的,爱情,婚礼,还有左烨。却被陆雨欣用无耻的手段夺走了。

“手段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林温辞,别觉得自己多委屈,是你太蠢了。”

林温辞觉得自己真是够蠢的,才会放她进来。

而此时,陆雨欣已经走到病床边,眼睛落在熟睡中的孩子身上。

“这就是你生的野种?”她说话间,手伸向了孩子,修的尖尖的长指甲,就好像妖魔的魔抓。

“你别碰他!”林温辞一把抓住她的手,顺势推开她。

林温辞刚生完孩子不久,根本没什么力气。不过是轻轻的一推,陆雨欣却突然倒在了地上。

“啊。”她惊叫一声,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泪流满面的看着她。

“小可,你别这样对我,我是你姐姐啊。我知道是我不好,我不该和左烨……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你原谅我好不好?”

林温辞错愕的看着她,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一道高大的身影突然擦身而过,蹲在了陆雨欣面前。

“雨欣,你怎么了?”左烨满眼疼惜的看着她。

林温辞刚刚是背对着门口的方向,并没有看到左烨是什么时候来的。而陆雨欣却看到了,并且上演了这么一出苦情戏。

“是我自己不小心摔倒的,左烨,你别怪小可。”陆雨欣柔柔弱弱的话,想让人不误会都不行。

果然,左烨目光冷漠的看向了林温辞,“温辞,是我一定要对雨欣负责的,你要怪就怪我。”

林温辞听完,冷笑。果然是他看中的男人,多有责任感啊。

“我没怪你,也没请她过来让我推。”

左烨皱了皱眉,问陆雨欣:“你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我,我想求得小可的原谅,我希望她可以祝福我们,我不想要一场不被亲人祝福的婚姻。”

陆雨欣可怜兮兮的流着泪,好像林温辞才是罪大恶极的那个。

“好,我祝你们新婚快乐,白头偕老。够了吗?陆雨欣,如果你继续赖在地上不肯起来,不怕他怀疑你是装的吗?”

陆雨欣脸色变得有些难看,身旁,左烨想要扶她起来,她却惊叫一声,再次跌在地上,身下突然多了一大滩鲜血。

“左烨,我好痛,我,我们的孩子……”

左烨的脸色也变了,惊慌失措的把她从地上抱起来,快步向外跑去。临走之前,还丢给林温辞一句:“温辞,你怎么变得这么可怕。你知不知道,她已经怀孕九周了。”

怀孕九周?原来,他们之间可不止上过一次床。

林温辞冷嘲的笑着,笑的浑身不停的颤抖。

她低头,突然发现自己的裤子上一片湿热。她生产之后一直在流血,身体虚弱的厉害,刚刚不过是强撑着而已。

此时,林温辞感觉身体里的力气好像被抽干了一样,她顺着墙壁,缓缓的跌坐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了。

“小姐,你怎么了!”吴惠拎着保温桶走进来,见到林温辞瘫坐在地上,吓得脸都白了,大声的哭喊着叫医生。

熟睡中的宝宝都被吵醒了,小家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扯着嗓门,嘶声力竭的哭嚎。

林温辞处于半昏迷的状态,她的手紧紧的抓着吴惠的手臂,眼前一片模糊。

“吴妈妈。”她的声音沙哑而微弱。

“哎,妈妈在呢,小姐别害怕,吴妈在这儿陪着你。”吴惠哭红了眼睛。她是林温辞的奶妈,从小看着她长大,感情深厚。

“吴妈妈,我是不是像个傻瓜……”林温辞苦笑着呢喃了句。

那一晚之前,她一直把陆雨欣当成亲姐姐,把左烨当做相守一辈子的爱人。可他们却一起背叛了她。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