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手机版

198文学网 > 现代都市 > 重生第三世:冷酷军官爱上我文章精选阅读

重生第三世:冷酷军官爱上我文章精选阅读

起房子 著

现代都市连载

正在连载中的其他小说《重生第三世:冷酷军官爱上我》,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陆娇儿顾风霁,故事精彩剧情为:结果陆娇儿还没说什么呢,可在一旁没走的方大妈见状,差点就替她给气死了。这几天她陆续在陆娇儿这里拿药,有些不用钱不说,还卖给她这么便宜,她不替人家小陆说话,心里都过意不去。“方大妈,都有的,我给你拿,这次还是优惠价,一瓶两块钱。”其实至少也得卖三块,不过,这位方大妈一直支持她,就是不收她的钱,她领了自己的好意后,还会给自己送东西。陆娇儿......

主角:陆娇儿顾风霁   更新:2024-06-11 20:13:00

继续看书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男女主角分别是陆娇儿顾风霁的现代都市小说《重生第三世:冷酷军官爱上我文章精选阅读》,由网络作家“起房子”所著,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本站纯净无弹窗,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正在连载中的其他小说《重生第三世:冷酷军官爱上我》,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陆娇儿顾风霁,故事精彩剧情为:结果陆娇儿还没说什么呢,可在一旁没走的方大妈见状,差点就替她给气死了。这几天她陆续在陆娇儿这里拿药,有些不用钱不说,还卖给她这么便宜,她不替人家小陆说话,心里都过意不去。“方大妈,都有的,我给你拿,这次还是优惠价,一瓶两块钱。”其实至少也得卖三块,不过,这位方大妈一直支持她,就是不收她的钱,她领了自己的好意后,还会给自己送东西。陆娇儿......

《重生第三世:冷酷军官爱上我文章精选阅读》精彩片段


“小陆,这药膏真的没有了?!”

陆娇儿刚说她的药膏已经卖光了,闻讯赶来没买到的人就一脸不敢相信的一个劲的追着她问了。

“真没有了,不骗你们,我熬得不多,药材又有限又贵。这三块钱一瓶我根本就没赚钱,毕竟药材大多数都是去中药收购站买的,不信你们去问问中药材的价格,而且我这瓶子买的还是一毛钱一个呢。”

她熬药用的还是柴火,而不是煤球呢,这玩意没有柴火好,所以买柴火又费了一笔钱,陆娇儿完全就是实话实说。

想来想去,陆娇儿都觉得自己亏大了,简直就是白忙活,算来算去也就回了个本。

她摇了摇头,下次可不能再这样干了。

“行了,小陆不会骗你们的,她卖的药膏一瓶都比那些雪花膏雪花霜大。那些雪花膏雪花霜一小盒就五块起,小陆三块钱的药膏别说挣钱了,不亏本就算好了,你们也别太欺负人,人家也要过活的,好用的药不说五块钱,十块八块也值得买。”

“我说你们呀,别蹬鼻子上脸了,占便宜就算了,还能让人免费给你们做药?!多大的脸呀。之前小陆就说过了只有前十个人能买三块钱一瓶,结果你们个个都只给了人家三块钱,我都替你们害躁啊?!小陆,你别管他们,该怎么做就怎么做。”

“还有,小陆,你给我的那个止咳化痰药你大爷用了特别好,我打算买点回去备着,听说你还有感冒药和发烧药,拉肚子的药,我都想要一些,一共多少钱我给你。”

结果陆娇儿还没说什么呢,可在一旁没走的方大妈见状,差点就替她给气死了。

这几天她陆续在陆娇儿这里拿药,有些不用钱不说,还卖给她这么便宜,她不替人家小陆说话,心里都过意不去。

“方大妈,都有的,我给你拿,这次还是优惠价,一瓶两块钱。”

其实至少也得卖三块,不过,这位方大妈一直支持她,就是不收她的钱,她领了自己的好意后,还会给自己送东西。

陆娇儿觉得这样的人值得交,就算赚少点,她也是愿意的。

“行,我信你。”

虽然陆娇儿的药比医院开的药还要贵一些,但是方大妈现在还是更相信她多一些,就算上当了,也不过是就一回了。

就几块钱而已。

陆娇儿拿了三瓶药出来给她,每瓶药上面都写着药名,用法和用量。

方大妈来出门之前就已经决定要来陆娇儿这里买别的药了,所以钱是带得足足的,立马数了六块钱出来给了她。

“小陆,我也要这三瓶和你方大妈一样的药,不,再加一瓶止咳化痰药。”

一位不缺钱的老大爷拿了药膏并没有走,这会看到方大妈要了别的药,他马上机智的跟风,几块钱他花得起。

“小陆,我也要和你牛大爷一样的药,他要什么我就要什么。”

“那我要一瓶止咳化痰,一瓶感冒药,一瓶发烧药。”

“我也来一瓶止咳化痰的。”

“小陆,两块钱一瓶是吧?!那我也来一瓶感冒药。”

“两块钱一瓶的话,我也要止咳化痰和感冒药。”

牛大爷刚刚霸气的说完,立刻就有跟他风的,就是不是所有人都像他这么阔气,毕竟退休金不如他,家底也不如他。

十来块钱肯定个个都有,但是有些人家不是个个都领工资,家庭好的三四个大人领工资,就养二三个孩子的。但,有些家庭只有两个工人,还要养老人和孩子,这负担就不一样了。


“四叔,娇儿怎么样了?!我带了一碗瘦肉鸡蛋汤来给娇儿吃。”

门外突然响起一个女人说话的声音,打断了陆娇儿的胡思乱想。

“还没,娇儿刚才发烧了,医生说退完烧就会醒。燕儿妈谢谢你来看娇儿,还给带吃的来。”

然后,陆娇儿就听到了一直守在门口的这副身体的爸和来人的熟稔的说话。

“我们一家人还说什么谢不谢的?!要不是我知道的时候已经太晚了,好在娇儿福大命大没事就好,我就只来得及做点吃的给她送来。”

“没事,好在建业来得及时,幸好有他在,要不然那个军人走了我们都不知道。燕儿妈还是先进来吧,这里说话不方便。”

外面说话不方便,于是两人一边说着话,一边推门进来。

这次人要进来了,陆娇儿也没把眼睛闭上,只是转动着眼睛看向了进来的两人。

先进来的是一个中年男人,陆娇儿看清他的样子时,整个人都愣住了,不敢相信的盯着他看,因为这个人的样子和自己前前世的父亲有七分像啊。

“娇儿你醒了?!她婶娇儿醒了。”

陆建平没想到进来就发现女儿盯着自己看,激动的急忙向女儿走近,头也不回的高兴的和身后的人大声的说道。

“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在陆建平让开之后,跟在身后进来的方丽平也忍不住高兴的连声说道。

陆娇儿还在怔仲中没回过神来之时,陆建平的大手已经放到了她的额头上了。

“爸。”

看着眼前这个长得很像自己上上世的父亲,陆娇儿忍不住眼眶一热,自然而然的就喊了出来。

“唉,没事就好,你婶子来看你了。”

刚摸了大女儿那温度正常的额头的陆建平悄悄的松了一口气,一直提着的心总算是放下来了,赶紧和女儿说。

“小婶,麻烦你了。”

来看自己的是自家人,这副身体的小叔陆建业的媳妇,陆娇儿的小婶子,陆家人的关系都不错。

方丽平嘴里一边说着客气的话,一边把手里的汤递过去:“自己人,不用客气。”

卫生院人来人往,自然不是说话的地方,不仅陆建平没多说什么,连方丽平这个婶子也没多说几句。

于是,陆娇儿刚吃完一大碗的瘦肉鸡蛋汤后,方丽平叮嘱了几句后,就拿着空碗先回去了。

结果,方丽平刚走一会,刚关上的门又被推开了,这回进来的女人也让陆娇儿又愣了一下。

像,真像。

如果说陆建平像她前前世的父亲,那么这个女人和她前前世的母亲也很像,不过眼前的人比她原来的母亲要更好看些。

“娇儿真醒了,我刚才在外面遇上她婶了,她说娇儿没事了,还吃了一碗瘦肉鸡蛋。”

苏玉兰看着靠坐在床上的大女儿一脸的惊喜,她刚刚听说女儿醒了没事就松了一口气,现在看到女儿脸色不再苍白的样子终于放心了。

“对,全部吃完了,人也没发烧。”陆建平一直站在边上,这时也高兴的连忙附和。

这么冷的天掉到水里,只要不发烧就不会感染肺炎,他大女儿这一关总算是过去了。

苏玉兰听了之后更高兴,连忙把手里从家里带过来的篮子交给自己的丈夫。

然后自己亲自用手去摸女儿的额头和脸,以及手,感受到和自己没两样的体温后,脸上情不自禁的露出了笑容,她完全不知道眼前的女儿其实已经换了个人了。

这时,陆娇儿终于回过神来了,看着眼前既熟悉又有点陌生的父母,她也不认生的就赶紧提要求:“爸妈,我没事了,我想回家。”

她都没事了当然不愿意继续住在卫生院里,难道住院看病不用花钱吗?!在这个身体的记忆里,这个家本就不富裕,不仅住一天多花一天的钱,还耽误家里和地里的活。

再说了,她还得回去找人算账,找人报仇呢。这副身体的主人又不是个傻子,这种大冬天怎么会去河边?!还怎么不小心掉到了河里?!陆娇儿在心里冷笑的想着。

很快,在陆建平把医生请来给女儿做了检查了之后,陆娇儿就被批准出院了。

陆家和卫生院都在镇子上,而且还离得不算远,从卫生院走回去都不用十分钟。

苏玉兰一边走一边扶着女儿,陆建平也一边提着篮子护在边上,三个人一路上都没有说话。

还好现在天气冷,在外面的人不多,一路上也只见到几个老头老太太在屋下烤火,这会儿见到他们也好奇和熟稔的和陆建平苏玉兰打招呼。

陆建平和苏玉兰客气的边打招呼边脚步不停的往家里走,完全没有想多说几句的意思。

被夹在中间走的陆娇儿一边走一边打量着有些熟悉的四周,这里和前前世南方老家也有些像,让她真的有些分不清也迷茫了。

“大姐,爸妈,你们终于回来了。”

“姐,你真的好了?!”

“大姐好了没事了,太好了。爸妈,大姐。”

就在这时,几个大小孩子远远的看到他们,激动又高兴的跑来,一起边盯着陆娇儿上下打量,边一脸忐忑的问。

“你们大姐没事了,好了。”

“对,我们先回去,让你大姐好好休息。”

陆建平和苏玉兰见到三个孩子关心自己的大姐心里很高兴,不过现在不是说话的好地方,就边说边一手拉着一个往家里走。

而,陆家也不远才几步路就到了。

陆娇儿被一个五岁的小男孩子和八岁的小姑娘紧紧的簇拥着走进了一个黄泥房子盖着瓦片的房子,这所房子建的还是长方形的。

于是,一家人从踏进来开始就先经过了一个堂屋和天井,然后又是堂屋和又一个天井,最后一个带阁楼和小半座灶房的堂屋,一家人才停了下来,陆娇儿知道这就是她现在的家了。

“珠儿你带你大姐去楼上好好休息。”

苏玉兰刚到家就吩咐小女儿,大女儿刚出了事,她担心家里会来那些好事的人,万一影响到大女儿就不好了。

陆娇儿哪里不懂苏玉兰的心思?!二话不说就和叫珠儿的小姑娘一起往边上的楼梯爬,就这样上了阁楼。

“姐,你快躺下休息,有什么事就喊我。”

陆珠儿小姑娘领着她绕过阁楼上的一张大木床,转过一个小门过去,也是一个十五平的阁楼,这里也放着一张大木床。

“好,珠儿吃饭了吗?!要不要一起睡一下?!”

小姑娘看着瘦瘦小小个的,脸上也没什么肉,一身衣服上也打了好些补丁,肯定家里的日子不富裕。

“姐,我们吃过了,姐我陪你睡。”

陆珠儿最喜欢粘着自家大姐了,她大姐勤快人好又对弟弟妹妹好,有什么好吃的都会分给他们,大姐是顶顶好的大姐。

姐妹俩一起盖着棉被并排躺在床上,陆娇儿侧耳倾听楼下的声音,家里果然来了好几个人了。

她本以为自己一定睡不着,结果听着那些声音她居然睡了过去。

等她一觉醒来,眼前一片昏暗,身边已经空无一人了。陆娇儿还怔了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没一会儿,楼下就传来了苏玉兰和陆珠儿一起喊她下楼吃饭的声音。

今晚的陆家晚饭很丰盛,一大海碗的鸡汤,一碟白切鸡,一盆青菜,白米饭。陆娇儿一看这些饭菜,就知道是特意给她做的。

不得不说,这样的年代,陆家人对女儿很不错了,至少没那么重男轻女。

陆娇儿在一家人的要求下,喝了一大碗的鸡汤,又吃了一碗白米饭,才被放过了。

晚饭后,陆娇儿迟疑了一下,就找了一个去上大号的借口,说服了想要跟着她的苏玉兰和陆珠儿,从家里的后门出去后就毫不犹豫的朝罗家走去。


她的话顿时让所有人都觉得无比的满意,于是除了黄主任外,其他人就赶紧回家统计要买的数量数目了。

“小陆,你快跟我走,刚才我接到了一个电话,是你丈夫打来的,让你过去接电话。”

没人了黄主任就想起了自己来找陆娇儿的目的,赶紧边说边拉着她出门。

什么?!

她丈夫的电话?!

丈……夫?!对啊,她是结婚了,在法律上她确实有个合法的男人。

不过,他怎么知道自己住在这里?!还知道居委会的电话?!

陆娇儿一脸的懵逼,乖乖的跟着黄主任去了居委会。

俩人刚刚到居委会门口,就见居委会的办事员小李一脸惊喜的拿着话筒对着里面的人迭声说人来了人来了,又对着陆娇儿说:

“小陆,你丈夫打来的。”

陆娇儿笑着点头小声的和小李道了谢,就接过了她递过来的话筒。

“喂,我是陆娇儿。”

“我是顾风霁,小陆,我不知道我家里人这样对你,也不知道你没住在我家,对不起。”

顾风霁通过在京市里的发小找到了这个胡同居委会的电话,就第一时间打过来了。

他在听陆娇儿的声音时,竟然有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紧张和忐忑不安,也为自家人的行为感到羞愧。

然而,陆娇儿却没有半点没有责怪他的意思,也没觉得他对不起自己。

“我能理解,他们也没错,不用说对不起。”

陆娇儿觉得大家都没有错,心里不怨也不恨,她又不是没有本事和能力,不和顾家人一起住还更好呢,她更自由更方便也没有约束。

顾风霁:“……”

他听出来了,也感觉到陆娇儿的轻松愉快,心里却很不是滋味。

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俩人在电话里开始沉默,都不知道要说什么。

“你家里一切都好,我昨天回去看了。对了,我明天让人给你寄五百块钱,有什么事情你就去找京市xx部队的平文理,他是我的发小和好友,我也和他打过招呼了。”

“还有老凌也给他家里人打过了招呼,可能这几天会有人过去找你。”

过了好一会儿,顾风霁才开始向陆娇儿进行交代,他打电话让发小帮忙了。

凌雨霖知道了这件事之后,也说给他哥打电话,万一陆娇儿有事的时候,还能找到人帮忙。

“谢谢你,钱就不用给我打了,我自己还有钱。”

他的这份好意陆娇儿心领了,但是他的钱她就不能要了,他给的也足够了,反而还是她欠他的呢。

“你一个人在外也没工作,该花的花该用就要用,我这里也不花钱,足够你用的不用替我省。”

顾风霁完全不同意,现在养她是他的责任,不容许她拒绝。

陆娇儿懵:“……”

他,好像……有点不对头啊?!

“老顾,嫂子还是挺有本事的呀,竟然靠自己在京市租好了房子,你也不用太担心她了。”

对于陆娇儿能安然的在京市落脚,没有惊动任何人,凌雨霖对她还是比较佩服的。

大胆和心细,这是他现在对陆娇儿的印象,又知道她在火车上的所做所为之后,好感直线上升。

这个桂省女子也不是大家想象那样啊,只不过没人发现她的闪光点罢了。

“其实她不住在我家也好,不然就以我妈的性子,她一定不好过。”

顾风霁和陆娇儿通完了电话之后,他自己也想开了,发现妻子还是住在外面更舒服自在些。


不来最好,走了更好,她们一点也不想见到这个女人。

顾母和女儿心里都是这样想的,她们觉得自己最优秀的儿子和三哥就应该有最好的妻子,而不是一个乡下的村姑,没文化没素质没工作。

所以,陆娇儿来过的这件事情母女俩谁也没告诉,因此顾父一点也不知道。

而从头到尾接顾风霁电话的都是顾母,顾母就愤怒的和丈夫说了小儿子在乡下娶媳妇的事情。

顾父知道之后也是不愿意也不高兴的,因为儿子这么优秀这么厉害,不知道多少老朋友老同事明里暗里都和他提起过结亲家呢。

所以,儿子这么优秀得到这么多老家伙们的肯定,顾父是骄傲和自豪的,可以说虎父无犬子,他在大院里是特别的有面子的。

然而,小儿子竟然突然就结婚了,顾父知道里面肯定有事情,不然有些事情不是一定要结婚才能解决,不能解决才赔上了儿子的婚姻。

事已至此,顾父想了两天后就想通了,小儿子的事情暂时就先这样吧,过个几年再说。于是,这件事情他就暂时丢开了。

后来顾风霁又来电话说他让妻子回这边京市来,让顾母安排一下人接站,顾母当时既不答应也没不答应,顾风霁就默认他妈会找人接陆娇儿。

但这件事情顾母就没有和丈夫说了,现在她也不会和顾父说就是。

门口的警卫员也不是会说闲话传闲话的人,毕竟这可是首长家的家事,怎么也不应该从他们的嘴里说出去,所以知道的人都没有一个说出来,大院的人也不知道。

顾风霁的电话是陆娇儿到京市的第三天晚上才打过来的,这两天任务比较紧,他就没空给家里去电话问问陆娇儿到京市的情况。

“妈,小陆到了吧?!”

顾风霁真没想到京市的情况完全和自己想的不一样,一点也没怀疑家里。

“你打电话回来就问这个?!不问问你爸你妈,你大哥二哥和妹子的情况?!”

顾母在电话里说话的水平特别的高明,避而不答,可又一副陆娇儿已经到了的感觉,反倒是反问起小儿子来。

“妈,你和爸现在身体怎么样?!大哥和二哥,小妹他们怎么了?!我不是不关心,实在是这边特别忙任务非常重。”

顾家的三个儿子和一个女儿,顾父最看重大儿子,顾母最喜欢小儿子,所以对于自己的母亲顾风霁是孝顺和敬重的,因为他妈都是为了他好。

“我们都挺好的,你不要担心,家里的人你也不用担心,大家都好着呢。你在那边自己多注意安全,完好无损的回来就好,一切都有你妈呢。”

“好,妈,我知道了,我一定注意安全。”

“那好,不多说了,你赶紧好好的休息,放心吧,这边一切有妈。”

为了不让儿子又问起那个乡下女人,顾母说的话似是而非,模棱两可,既不承认也不否认,至于那个不知去向的乡下女人她才不管她呢。

一般打电话也是长话短说,没什么重要的事情都不会打电话,因此顾风霁觉得说完了就把电话给挂了。他是真的半点都没有怀疑自己的母亲,自认为陆娇儿已经安全到家了,至于要不要亲自通话,他也是无所谓的,反正他也没有亏待她就是了,而且俩人的感情还真的没到那种地步。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